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旖旎婚爱在线阅读

2018/2/14 17:30: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旖旎婚爱

第一章 罪魁祸首

密集的云层遮住了天空最后一丝阳光,风渐渐大起来,林听扯了扯被吹成船帆的外套,拖着箱子匆匆向街对面走去。说明95lady.com

“吱……”

刺耳的刹车声响彻街道,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摔在地上,里面的衣服书本散了一地。

林听躺在马路上,眼前有刹那的黑暗。

“怎么了?”

“出车祸了!”

“怪可爱的小姑娘,不会死了吧?”

“看这车,有钱人!难怪这么嚣张,红灯也敢闯!”

耳边是乱糟糟的议论声,林听动了一下,扶着地面慢腾腾的坐起来。

啊,没死!真好!

她揉揉脖子,转头就看到散了一地的行李,赶忙想站起来,却不料一动,右脚脚踝就有剧烈的疼痛袭来。

她低头一看,九分裤露出的脚踝处有一点擦伤,不算严重,却红得吓人,看起来比左边大了一倍不止。

所以,这是崴脚了?

她蹙了蹙眉,眼看着人行道上的绿灯换了红灯,只好先一瘸一拐的收拾东西。

肇事者无声无息的降下车窗,露出一张带了墨镜看不清表情的脸。阅读95lady.com

“这是五万。”

男人声音低沉好听,却冷淡无比,说话的时候,他并没有转头,从林听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饱满的额,略显淡漠的薄唇,以及让人过目难忘的侧脸轮廓。

像当下影视圈流行的俊美男星,却又比那些人更显肃杀和冷漠。

而他伸出窗外拿着支票的手更是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好看到不行。

毋庸置疑,很帅,但没礼貌到极点,再帅也负分!

林听收好行李,轻吁了口气,勾起嘴角笑了笑。

“先生,闯红灯还撞了人,不管出没出问题,下车看看是最基本的不是吗?”

听到这话,男人总算转过头,即使隔着一层墨镜,她也能感觉到他锋利如刃的眼光。

“不够?直说!”他很快转回视线,收回手重新填写支票,再拿出来时,上面的金额已经变成了十万。95女性网

“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他微微倾身,表情看着很平静,语气却已透着危险的气息,“人要懂得适可而止。”

她瞥了一眼那张支票,没有动,语气却更嘲讽了几分:“哎呀真有钱!你在外面这么牛,你爸妈知道吗?”

男人转头,认认真真的看了她一眼,忽然摘下了墨镜。

林听看着他,有瞬间的失神。

明明是修长而幽深的眸子,还有多少女人羡慕不来的细密睫毛,却像尘封的古井,清冷而距离重重。

咫尺之间,如隔天堑。

“曾经也有人这么跟我说话,后来他消失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

他的眼神像永不融化的高山冰雪,浇得她一个透心凉。

林听打了个寒噤,她确信,这男人没有开玩笑。

“你这是恐吓!”她硬着头皮还击,“这是法治社会!我告诉你,你再有钱,也会遇到钱解决不了的问题的!”

男人不再看她,漫不经心的“哼”了一声。

林听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了极大的威胁,余光瞟到那张支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一把抓到手里三两下撕了个粉碎,又感觉自己气势不够,一扬手将支票丢进他车里,抬起下巴傲娇的“哼”了一声,拖着行李头也不回的走了。

虽然……一瘸一拐的走得很艰难。

——

半小时后,林听回到了阔别四年的林宅,管家伍叔把她迎进了门,林听径直回了房。

她给伤处上了药,抱着新晒过的被子,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洗了个澡,正在吹头发,就听到有人敲她的房门。

“开饭啦,二小姐!”来人是伍叔的妻子,伍婶。

林听应了,换了身居家服,慢悠悠的下了楼。

宽敞明亮的餐厅里,一张白色的长餐桌边坐了四个人。

林听一走过去,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爸!”她半垂着头,声音有些低。旖旎婚爱在线阅读

坐在上首的林天秦看向她,皱了皱眉:“嗯,下来了?坐。”

林听拢拢衣服,瞥见打扮得优雅富贵的朱漪莲边上有个座位,便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一抬眼,就看到对面坐了个男人。

居然就是那个在机场外撞了自己的罪魁祸首!

怎么这么巧?她觉得自己不仅脚疼,连头也开始疼了。

她许久未见的美丽的姐姐林宛若亲昵的挨着那个男人,巧笑倩兮的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啊小听,这是你未来的姐夫,江予城,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她说着又转过头,对身边的男人介绍道,“予城,你没见过吧?这是我二妹,林听,在国外呆了几年,今天才刚回国。”

江予城依旧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淡淡看了一眼林听,虽然勾起唇角,狭长的眸子却不见丝毫波动。他握住手边的高脚杯,虚虚朝她举了举:“又见面了,林小姐。”

林听身子一僵,本打算装聋作哑,身边的朱漪莲却干咳一声,强行插话道:“哎呀,予城你认识林听啊?怎么都没听我们家林听说起过呢?”

林听被她这一声矫揉造作的“我们家林听”恶心得够呛,开始慎重的考虑撤退的可行性。

她扯着衣角,还是决定先解释一下:“我们不……”

“大概是不好意思?”

她才开口,就被一个突然提起的男声盖了下去。

林听猛的抬头,恶狠狠盯着对面的男人。

江予城不为所动,甚至还露出一个款款微笑:“我们早就认识了,不是吗?”

不是,不是你妹的不是!林听一口血都要吐出来了。他不是冰山脸吗?那一脸笑容到底是装给谁看的?他到底知不知道这种话会在这个家里引起多大的风波?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啊?”林宛若笑得脸都快僵了,一边说一边意图挽住江予城的胳膊,还顺带瞪了林听一眼,语气倒是十分欢快,“小听,你认识予城怎么不告诉我?”

江予城状似无意的端起酒杯,林宛若成功的扑了个空。

“你不知道的多了。”他抿了一口酒,眼神从林听毛茸茸的头顶落到了她不施粉黛却依旧灵动美丽的脸蛋上。

听到这话,林听又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两人的目光正好在空中相遇,看在旁观者眼中,却是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情愫。

眼见情况就要一发不可收拾,林天秦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意图换回所有人的注意力。

“好了,食不言寝不语,先吃饭!”

林宛若不依不饶,撒娇似的喊了一声:“爸!”

“吃饭!”

林天秦一拍桌子,林宛若马上老实了。

江予城没有说话,只饱含深意的看了林听一眼,拿起了筷子。

这顿饭吃得很快,除开心事重重的林宛若和朱漪莲,其余三人吃得还算不错,尤其是林听,在国外她很少有机会吃到正宗的中国菜,自己也没什么机会下厨,着实馋得很,这次算是敞开肚皮吃了个够本!

她摸摸了有些发胀的肚子,刚才沉闷的心情减轻了很多。

林天秦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不满,正要说话,不妨江予城突然说道:“趁大家都在,我想说件事。”

林听靠在椅子上装死,打算等他说完就撤。

林天秦只点点头:“你说。”

江予城放松身子,视线从闷不吭声的林听脸上划过,又重新落回林天秦身上:“江林联姻,在商界看来,算是强强联手,美事一桩。”他顿了顿,又道,“至于当事人,并不那么重要,对吧?”

林听心里一突,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林天秦没有说话。

“予城,你都要跟我订婚了,还说这些干什么?”林宛若脸上的表情又僵住了。

久未发话的朱漪莲也忍不住附和:“对啊,不是日子都订好了嘛?予城你瞧你这话说的,宛若多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哪能事事都往商业联姻上推呢?”

林天秦沉下脸:“都是自家人,你想说什么就直说!”

“那好,”江予城丝毫不为所动,靠在椅子上的姿态优雅,目光沉静,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不那么好听,“日子不变,不过我的未婚妻,要换成林家二小姐,林听。”

这句话无疑是惊雷炸响湖面,在场几人都有些懵了。

林听最先反应过来,她抬起头,倒还算冷静,只是语气十分不好:“你开什么玩笑?”

林宛若想拽江予城胳膊,却被后者避了过去。

“予城,你别开这种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大家都知道我跟你要订婚了,你告诉我,你就是逗我的!好不好?”她眼眶含泪,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朱漪莲转眼看到红着眼睛的林宛若,心疼得不得了,赶忙打圆场:“哎呀,予城,我说你就不要乱开玩笑啦,还好现在就我们自家人,这要有外人在场,多叫人笑话啊!”

她说完又推了林听一把,语气倒还算和善:“林听啊,你看你在路上奔波一天也累了,没事的话就早点上去休息吧!”

这话虽目的不纯,但正中她下怀。林听腾地站起来,飞快说了一句:“那我先上去了,晚安!”

她说完便要走,江予城却抬起头,慢条斯理的喊了一声:“等等。”

林听僵着身子,没有回头。

第二章 订婚

“作为当事人之一,怎么能先走?”他语气淡淡的,脸色波澜不惊,“外界只知道江林联姻,可没明说是谁。还有,我只说一遍,我没有开玩笑,如果我们两家必联姻,那么只有一个条件,新娘是林听,否则……免谈!”

他最后两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听在人耳中,却充斥着危险。

他说的是真的,林听很确定。

她闭了闭眼,捏紧拳头,慢慢转过身来。

与此同时,爆发了林宛若尖锐的哭叫声。

“不!予城,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她眼泪大颗落下,如濒临死亡的人抓住救命稻草,拼命的想搂住江予城的胳膊,只是几次下来,她已哭得满脸泪痕,对方却始终不为所动。

林宛若又把目光转向沉默的林天秦,拉着他的胳膊求援:“爸,你替我说说话,跟予城说我才是林家的大小姐,我和他才是真真正正的门当户对!”

林天秦注视着眼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眉头深深的皱起来。

一旁的朱漪莲脸色十分难看,她安抚的拍着林宛若的背,难得在江予城面前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来:“予城,婚姻大事不能儿戏,你可不要因为一时兴起,做出后悔的事,林听,她确实配不上你!”

“哦?”江予城饶有兴致的看了林听一眼,又把目光转向林天秦,问道,“她不是林家二小姐么?难道不是叔叔你的女儿?”

“当然是了。”林天秦被问得头疼,皱眉想了想,脸色变得有些严肃:“你想好了?”

江予城看着他,没出声。

“好!”林天秦微微点头:“那就这样吧!”

“爸!”

“爸!”

林听不可置信的喊声和林宛若撕心裂肺的嚎哭同时响起。

她就这样轻易的被自己的父亲给丢弃了?

朱漪莲也不顾伏在膝上的林宛若,急切的站起来,慌慌张张的企图挽救:“老林,你糊涂了?怎么能答应这么离谱的要求?”

“你知道什么?”林天秦拉下脸,呵斥了她一声,又有些厌烦的挥挥手:“饭吃完了,就散了吧!”

他揉揉额头起身,林听猛然拦在了他跟前。

“爸,”她深深的看着他,巴掌大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有些苍白,“其实您从没把我当女儿,对吧?”

林天秦停下脚步,认真看了她半晌,目光深处流露出一丝怀念,随即叹息般的道:“我就是把你当女儿,才会这样。”

他说完不再看她,淡淡道:“我上楼了,你们随意!”

林听有些恍神,一瞬间屋里只剩林宛若的哭泣和断断续续的乞求声,她依旧不能面对这突变的事实,不死心的继续在请求江予城和朱漪莲。

而林天秦一走,江予城便站了起来:“那我也走了,还有……”他顿了顿,看向林听,“你跟我一起走。”

“我不!”林听回过神,凶巴巴的瞪他。

都是这个罪魁祸首,害得她陷入这种水深火热里。如果哪天她遭遇不测,除了视她如眼中钉的林宛若朱漪莲,江予城绝对也算一个!

“我不勉强你,”他穿好外套,有些漫不经心,“不过你确定呆在这里你能平安度过今晚吗?”

不能!林听很清楚眼下的情况。

罢了!她咬咬牙,对付一个毒舌的男人总比两个疯狂的女人好。再说了,她多跟他说说好话,说不定他就改主意了。

“那走吧!”

深秋的夜有些萧条,昏暗的光影从车窗投射进来,笼下大片阴影。

林听坐在副驾驶座上,心里的各种情绪渐渐退去,只余满腔平静。

她的人生,似乎一直处在这种不停奔波,转折,被人呼来喝去,想丢就丢,想甩就甩的局面。

似乎这根本就不是她的人生,而是别人漫不经心落下的一盘棋。

她扭头望向窗外,被阴影笼罩下的侧脸有说不出的倔强。

想象中的求饶、吵闹、示弱、谩骂一样都没有发生,江予城瞥了她一眼,有些意外她此刻的平静。

他沉沉看着前方,低沉而冷漠的声音在车内响起:“现在还早,先去一趟家里。”

“嗯?”林听对“家里”这个词有些不是很能理解,诧异的扭头看他。

“见家长。”江予城说得很是云淡风轻。

“什么?”林听却被这话吓得几乎跳起来,不可置信的看他,“见家长?”

开什么玩笑,这大晚上去见家长?还披头散发两手空空?他是来搞笑的吗?

“不见家长,怎么订婚。”他睨了她一眼,纵使在光线昏暗的车里,那眼神也像带着寒气似的嗖嗖往她身上蹿。

林听皱了皱眉:“可是这也……”

她梗了一下,脑子里把今天发生的一堆破事飞快过了一遍,随即坐直身子,认真的道:“虽然订婚这件事我爸已经答应了,但我还想再问一遍,就这一遍,”她目光炯炯,昏暗中反衬得眼睛异常明亮,声音清亮而坚定,“你是认真的吗?”

“我从不开玩笑。”江予城没有丝毫犹豫,几乎她话音刚落,就给了她明确的答案。

“好吧,”林听有些泄气,重新靠回椅背上,自暴自弃的说,“那就去吧,反正天塌下来你顶着。”

江予城勾了勾嘴角,没有再答话。

两人很快到了江家,虽然一路上做了不少心理建设,临进门前,林听还是免不了紧张。

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去一个陌生的家里,不紧张才有鬼了。

她小步走着,看到江予城要推门进屋,想了想,还是叫住了他。

“哎……”

江予城停下动作,回头看她。

她攥着衣服,表情还算平静,可眼底却有掩饰不住的不安。

终于怕了?他觉得有趣,故意不说话等着她开口。

“那个……”林听舔了下嘴唇,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我穿成这样,不会被他们说吧?”

之前是在家里,她就只随便套了身居家服,披散的头发也没好好梳理,看着确实不是能领回家的样子。

江予城收回目光,声音淡淡的:“放心,他们认的只是你这个身份。”

“可是……”这正是林听最不想提起的话题,她垂下眼,声音蓦的低了下去,“这个身份见不得光,你不知道吗?”

江予城推门的手顿住,余光瞥见她毛茸茸的头顶,眼睛里有奇异的光一闪而过。

“只要你姓林,其它的都不是问题。”他推开门,一只手自然拉过她,她的手掌被他牢牢握住,像是某种坚定的支持。

她一怔,看着他挺直宽阔的背影,心里蔓延上一种难言的情绪。

江家的房子是个比较老的复式别墅,屋里装修以简约朴素为主,看起来温暖而亲切。

一走进大厅,就有低低的电视声传来。

江予城不发一言,拉着林听径直往客厅走去。

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电视里正播着一个搞笑类的综艺节目,不时有欢声笑语传来,而那人也不断随着电视里的情节发出轻快的笑声。

江予城停下脚步,喊了一声:“妈。”

看节目的人一怔,随即飞快的转过头来。

“阿城?”这人自然便是江予城的母亲,江家夫人莫琴。她看到突然回来的江予城显得十分高兴,节目也不看了,迅速起身向他走来,“怎么突然回来了?吃饭了吗?”

她说着目光便落到了站在他身后的林听身上,脸上露出疑惑:“这是?”

“吃了,”江予城松开林听的手,侧过身子介绍两人,“这是林听,林听,这是我妈。”

“伯母好!”林听微微倾身,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

旖旎婚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旖旎婚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