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等到天蓝再看海在线阅读

2018/2/13 14:52: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等到天蓝再看海

第三章 求婚

 一千多个日夜,足以改变世间万物,唯独不能消散的是爱与恨。小说:等到天蓝再看海在线阅读

 擦掉冰冷的眼泪,梅诗文晃晃悠悠的从马路牙子站了起来,走进一家甜品店给盼盼买了一盒抹茶蛋糕,快步赶回了她租住的小公寓。

 推门,却见到袁枫正抱着盼盼坐在沙发上,看到梅诗文进来,袁枫立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梅诗文不要出声。

 梅诗文有些难为情的推到旁边换鞋子,保姆刘嫂说刚才盼盼一直在苦恼,无奈之下她只好给袁枫打了电话。

 “你干嘛要给袁枫打电话,他很忙的!”梅诗文有些心急地责怪道,却被刘嫂淡淡的一句“可你也很忙啊!”给噎得说不出话来。

 她内疚得抬不起头,连声跟刘嫂说着抱歉,是她自己跟刘嫂交待的,她工作的时候不要给她打电话,影响她工作会扣工资。

 她甚至隐瞒所有人,她每天晚上出去是给有钱人的孩子补习英语,而不是去直播间里给那些屌丝男士唱歌跳舞。

 十分钟后,她和袁枫坐到了阳台上,喝下一口袁枫带来的花茶,整个人也舒服了许多。小说:等到天蓝再看海在线阅读

 “袁枫,真是不好意思,今晚又麻烦你了。”梅诗文感激的说着,双手紧紧握着杯子,眼神却飘来飘去不敢直视袁枫。

 袁枫笑了,“跟我还客气什么?”

 梅诗文无言以对,自己确实是亏欠人家太多了,三年前是自己求他跟自己演戏,跑到国外待了一段时间,让楼斌死心,相信她真的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这些年袁枫一直陪着她和盼盼,他对她的感情她是知道的,但她不能接受,她配不上他。

 “盼盼是月底做手术吗?”

 梅诗文点点头,“是,钱我在凑了,你不用为我们担心……”

 梅诗文话没说完,袁枫已经将一张银行卡推到了她面前,银行卡上面,还放着一个精致的首饰盒。

 梅诗文愕然,惊慌的抬起头看着袁枫,“袁枫你……什么意思?”

 袁枫深情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爱你,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和盼盼一辈子。”

 梅诗文吓了一跳,“袁枫你别这样,我们真的不合适。原文95lady.com

 袁枫凝视着她,“在我这里没这些概念,我只知道我心里的感觉,就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一辈子,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袁枫你冷静一下,我就当作你开了个玩笑,我欠了你太多人情,我不想再欠你什么。”

 袁枫动情的拉住了梅诗文的手,“诗文,你可以不答应我,但你请为盼盼想想,他很渴望有个完整的家庭。”

 梅诗文僵硬的手瞬间软掉了,她急促的呼吸着,袁枫说得没错,盼盼需要爸爸。

 盼盼是早产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两年多以来他活得很吃力,没办法像其他小孩子一样肆无忌惮的玩耍,健康的成长。

 医院变成了他最常去的游乐场,从原先的一个月去一次,到现在一周去一次,医生说如果再不做手术的话,很有可能他就会有生命危险,就算能保住一条命,后半辈子也会落下残疾,永远都站不起来。

 50万的巨额手术费用,梅诗文真的崩溃了,她只能辞掉了原先在幼儿园的工作,去做直播赚钱。说明95lady.com

 

第四章 不能逾越的鸿沟

 “诗文,戒指和钱你先收下来,我知道要你马上接受我,对你来说有些困难,我等着你考虑清楚,亲口跟我说你愿意。”袁枫温柔的声音,将梅诗文从痛苦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袁枫……”

 “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袁枫顺手在她的鼻头上轻轻的刮了一下,冲她微微一笑,便起身离开了。

 梅诗文死死的咬着嘴唇,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个首饰盒。

 里面躺着一枚精致的钻戒,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心如刀绞。

 三年前,她的无名指上也曾带着这样一枚钻戒,她离开之前忍痛将它摘下来,手指上已经有了一圈淡淡的戒痕,这枚钻戒仿佛已经长在了她的身体里,摘下来的那种切肤之痛,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说明http://www.95lady.com/

 黄昏,残阳如血。

 公司顶楼的私人健身房里,楼斌疯狂的挥拳击打着面前的沙袋,汗水划过他帅气冷峻的脸颊,将他胸口的衣服打湿了。

 助手杨俊伦站在一旁,面沉似水,楼斌已经在这里疯狂发泄将近两个小时了。

 一记重拳打出去,“咔嚓”一声,楼斌的手指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他无力的垂下右手,脸上写满了痛苦。

 杨俊伦快步走了过去,“楼总,您受伤了?”

 楼斌咬着后槽牙,直视着面前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沙袋,冷声问道,“让你调查的事情呢?”

 “楼总您的手……”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楼斌冷声打断了杨俊伦。

 杨俊伦无奈,担忧的看了一眼他的右手,随即认真的说道,“当年梅诗文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德国,但是只待了一个多月,那个男人就走了,之后梅诗文独自在德国生活,半年前才回到这里,还带着一个孩子,应该是她跟那个男人生的。来自95lady.com

 “什么叫‘应该’?”楼斌转脸怒视着杨俊伦,“我要的是确切的答案,不是‘应该’。”

 杨俊伦面露难色,“因为我们目前还没有调查到她跟那个男人结婚的登记信息,所以我只能推测那个孩子有可能是他和那个男人生的,当然,也不排除别人。”

 楼斌扯起嘴角,鄙夷的笑道,“还真是挺复杂,连孩子爸爸的身份都不知道。”

 “她回国之后,先是在一家幼儿园里做老师,但是三个月前忽然辞职,签约了苹果直播,不过按照我们调查的来看,她并没有做过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

 楼斌点燃一根烟,冷冷一笑,“难道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她还要公布出来?如果连你们都调查到了,那就不叫见不得人的事情。”

 是的,他不相信梅诗文之前没有做过那种特殊的表演,那天自己随便一试探,她不也是为了钱,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吗?

 杨俊伦点点头,看着楼斌复杂的表情,他心里也挺不是滋味。

 跟了楼斌那么多年,他看着楼斌和梅诗文从相识,相爱,再到分开,这些年来楼斌是怎么过来的他都看在眼里,他表面上过得很潇洒,但其实他内心深处一直都忘不了她。

 

第五章 走投无路

 “去跟他们的老板谈,立刻开掉她,我看她除了做这一行捞钱还能做什么。”楼斌深深的吸了一口烟,表情变得有些邪恶。

 “是,楼总,我这就去办。”杨俊伦说着,便退出了健身房。

 右手的骨胳传来钻心的疼痛,楼斌微微皱眉,缓缓的抬起右手摘下拳套,看着已经肿起许多的无名指,自嘲的笑笑,“果然是没有命戴婚戒。”

 晚上,梅诗文抱着盼盼坐在沙发上,心里一阵阵的发怵,平台那边忽然跟她解约,说是收到举报,她进行了违反规定的直播。 

 梅诗文知道,那三天的特殊直播只是直播给楼斌一个人看的,否则自己从来没有在直播的时候做过任何违反规定的直播内容,别人想黑自己,也找不到证据。

 她很忐忑,楼斌打的到底是怎样的一手牌,花了几十万块钱羞辱自己,然后又砸掉了自己的饭碗,他到底是在拯救自己,还是要将自己推入无间地狱。

 梅诗文又去应聘了几家直播平台,但好像她进行违法直播的事情已经在圈子里被公开了,没有一家直播平台愿意跟她签约。

 梅诗文心急如焚,盼盼做手术的情还差十多万,她不想用袁枫的钱,更不想欠他人情,况且袁枫的事业才刚刚起步,那笔钱他拿出来也很吃力。

 这天中午,梅诗文还在满世界的找工作,连续跑了几家公司应聘都没有希望。

 袁枫忽然打来电话说是要见她,梅诗文听他口气有些急,心里也紧张了起来,立马就赶了过去。

 在路边的茶餐厅坐下来,梅诗文第一次看见袁枫的脸色如此糟糕,说不出来的那种憔悴。

 “袁枫你怎么了?”梅诗文心急的问道。

 袁枫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梅诗文更加心急了,她抓着袁枫的胳膊,指甲几乎都要嵌进了袁枫的皮肤里,“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好不好?你这样子我很慌张。”

 袁枫无奈的咬了咬嘴唇,将手机掏出来翻出了几张照片递给了梅诗文,沉声说道,“我朋友说这个女主播跟你长得很像,这不是你对不对?”

 梅诗文的心“咯噔”了一下,接过手机一看,正是自己做直播时候的截图,照片里的她穿着各式各样的露脐装,做着妩媚的舞蹈动作,搔首踟蹰,画着大浓妆,就连她自己现在看到也觉得脸红。

 袁枫轻轻地扳过她的肩膀,皱眉看着她说道,“诗文,我知道你为了盼盼做手术的钱非常的头疼,可是你需要钱你跟我说,你没必要去做那种工作。”

 梅诗文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几乎要牙齿咬碎了。

 “之前你说你在给人做私人家教补课,后来我去问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你说的那家人。”

 梅诗文只感觉心口被狠狠的捅了一刀,她推开袁枫,难过的说道,“我只是为了筹钱给我的孩子看病而已,你为什么要调查我?”

 “因为我不想你误入歧途,那些做直播的人全都是利欲熏心,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很纯洁,没想到你也有那样的想法!”袁枫有些生气的说道。

 

第六章 碎了的心

 梅诗文喉咙颤抖,“我的事情跟你无关!”说完,梅诗文拿起包包快步跑了茶餐厅,袁枫没有追出来。

 秋风一吹,落叶哗啦啦的,连同梅诗文的眼泪一起滚落了下来。

 隔天下午,梅诗文还在人力市场里奔波,刘嫂忽然打了电话让她赶回去,出了什么事情刘嫂也没在电话里说,梅诗文急忙赶了回去。

 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一个尖锐的女声在不停谩骂自己。

 梅诗文快步走了进去,对着疯了一般的中年女人,惶恐又尊敬的叫了一声,“阿姨。”

 “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躲着不敢见我。”来人正是袁枫的母亲,1米7的大高个还穿了高跟鞋,套上那件阔绰的呢子大衣,梅诗文站在她跟前显得特别卑微无助。

 刘嫂神色紧张的站在一旁,双手不安的交织在一起。

 “刘嫂,你先回房间去吧,没事。”梅诗文冲她淡淡一笑,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一点。

 “别,让她在这里也听一听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袁母抱着双臂冷冷一笑,“昨天我收到别人给我发的照片,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都在靠出卖自己赚钱,最无耻的是你还要在袁枫面前,装出一副很清高的样子,你配吗?”

 茶几上面放着一叠照片,梅诗文瞥了一眼,心脏立刻颤抖起来,想必刘嫂已经看过那些照片,知道自己之前根本不是去给有钱人家的孩子补课。

 “你做什么破事情我管不了,我只说一点,你要是再来纠缠我儿子,我会找人打断你的腿,臭不要脸的!”袁母粗壮的手指几乎都戳到了梅诗文的眉骨,梅诗文依旧站着一动不动。

 “阿姨,我没有纠缠袁枫……”

 你快闭上你的臭嘴吧,袁枫为了你连家都不顾了,花了多少钱我就不跟你算,你有点良知的话就赶紧滚蛋,从这里消失!”

 袁母骂完了梅诗文不算,又打电话叫了几个老姐妹来,把家里的东西砸得稀巴烂,更过分的是还在门口的墙上泼油漆,写了很多不堪入目的骂词。

 幸好好心的邻居报了警,这场风波才勉强被镇压住。

 零点刚过,梅诗文抱着盼盼坐在地上,心疼的看着睡着了却依旧梦魇不断的盼盼,今天那群暴徒来家里闹腾,盼盼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差点又送到医院去。

 “刘嫂,去休息吧,不用收拾了。”梅诗文抬眼看着在一旁收拾残局的刘嫂,苦涩的笑了笑,“这里已经住不下去了,明天我们回老家去。”

 刘嫂一愣,“回老家,那这里怎么办?”

 “这里本来就是租来的房子,还把人家搞成这样,明天我去找房东说一下,给他赔钱,看能不能把这里稍微恢复一下,回家去吧,这样我心里踏实一点。”梅诗文垂眸看着怀里的盼盼,心如刀绞。

 对不起宝贝,又要带着你颠沛流离了。

 梅诗文的爸爸很久以前就抛弃了她们母女,母亲带着她一直都没有再嫁,在她十八岁那年不幸遭遇车祸去世,给她留下了这栋老房子。

 

第七章 退路

 看着眼前斑驳的墙壁,梅诗文苦涩的扯起嘴角,童年的记忆都还在,只是物是人非了。

 梅诗文和刘嫂花了一天的时间把老房子整理起来,虽然条件比不上城里,但至少这是她的家,住在这里她能够安心。

 袁枫发来好多短信,打了很多电话,梅诗文一条都没有回复,她想既然都已经走了,那就不要再跟他有任何的瓜葛,至于自己欠他的那些人情,如果有机会的话再还吧!

 走之前梅诗文找到了袁枫最好的哥们,把钻戒和银行卡交给他,请他转交给袁枫。

 袁枫的哥们问她要转达什么话,梅诗文想了许久,苦涩的说了一句,“那就祝他幸福好了。”

 老家是一个偏僻的小县城,在这里不能找到什么好工作,所以梅诗文只能早出晚归,搭乘早班车和末班车,往返于小县城和市里找工作。

 一周之后,梅诗文确定了在一家高档KTV里做酒水销售,底薪不高,全靠丰厚的提成。

 刘嫂不同意她做这个工作,梅诗文几乎咬破了嘴唇才憋出了一句,“盼盼现在的情况,已经让我没资格去选择那些清闲又高雅的工作了。”

 一句话说得刘嫂含着眼泪沉默了,许久,她哽咽着说道,“不行的话,还是去找找孩子的父亲吧,这点医药费他应该会愿意承担的。”

 “盼盼没有爸爸。”梅诗文看着刘嫂,恨恨的说了一句。

 现在去找楼斌求他帮忙,那岂不是要她的命,他们之间所有的关联都已经断在三年前了。

 上班的第一天,梅诗文就碰到了不怀好意的客人,对方说她喝一杯,他们就买一打。

 为了销售业绩,梅诗文咬牙喝下去了五杯,这应该算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喝酒。

 跟楼斌在一起的时候,她滴酒不沾,楼斌带她去应酬,谁要是敢劝梅诗文喝酒,楼斌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跟对方撕破脸。

 记得有一次,对方说如果梅诗文肯跟他们喝一杯的话,他们的订单就加一份,楼斌单场就把酒杯摔了,而且还将原来的订单也退了,一桩800万的生意就这样被楼斌亲手毁掉了。

 事后梅诗文很内疚,她抱着楼斌哭着说,其实他不用这样,自己喝一点就喝一点,逢场作戏怕什么,做生意怎么可能不喝酒。

 当时楼斌就怒了,捏着她的肩膀大声吼道,“你不是陪酒小姐,你是我老婆!”

 而她现在却要为了500块的提成,在这里跟一群猥琐的老男人拼了命的喝酒。

 胃里像是被烈火炙烤一般,疼得她冷汗都下来了,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那几双魔爪不停的在她身上借机揩油,可她没有办法推开他们,这是她的客人。

 下班之后,她吐了半个小时,几乎要将五脏六都吐出来,唯一能够支撑她的就是,距离盼盼做手术费用的数额又近了一点。

 一晃在KTV上班将近半个月了,每天晚上梅诗文都醉得不省人事,几乎是连滚带爬回到那间廉价出租房,拼命催吐,喝葡萄糖,让自己折腾干净了,天亮再搭早班车回家去看盼盼,黄昏的时候又再回来上班。

 

等到天蓝再看海》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等到天蓝再看海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

  • 【诗歌】牛淑丽 |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

    我怎托付一世柔情黑龙江宾县牛淑丽清风拂面,绿了一池春水热浪滚滚,搅动波光粼粼一夜鱼光,洒满相思瘦寒意来袭,雪掩一湖冰湖还是那个湖水还是那个水只是换了秋冬别说水太善变是你给的不同你不给我最初的温暖我怎托付一世柔情牛淑丽,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宾县。热爱文学,希望通过质朴的文字,记录时代的强音,使心灵得到净化,灵魂得以升华。在线编辑:林兆丰主编:瑞雪制作:腊梅微信号:13115477919欢迎关注欢迎原创欢迎来稿2、来稿请用文本格式或word格式排版,并附上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片。最好自己配插

  • 【诗词】罗艳冬 |《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 ——读《纳兰词》有感

    【诗人档案】罗艳冬,79年出生,本科学历,一级教师,1998年参加工作,现任教于吉林省东丰县南屯基小学。吉林省诗词协会会员。2015年年末在同事的带动下参与写作,作品见于吉林省教育论坛、牛亨网,《画乡诗词》《诗词文艺》《地脉文学》。水,可至于万物之中,随于形;水,可包容世间万物,宽而广;人,亦如水,无争于世,故无尤。让我们用文字编织一份向往,守住一份宁静。《纳兰容若的相思》组诗——读《纳兰词》有感罗艳冬(吉林东丰)家里存放了一本书,名为《纳兰词》,内容涉及爱情友谊、边塞江南、咏物咏史及杂感等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