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历史架空小说《恶毒女配的悠然生活》在线免费阅读

2018/2/13 10:28:0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恶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第1章 赐死

  大庆天瑞二十年冬

  御园西面的启祥宫里,当朝太后顾氏被迫脱簪待罪,大冷的天儿里,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素服,身旁两个宫婢硬押着她跪在冰冷的地面上。版权http://www.95lady.com/

  她的眼前站着一个面白无须的内侍,内侍正用着尖细的嗓音宣读着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妇顾氏不守妇道,秽乱宫闱,把持朝政,危害社稷……以上诸多恶行,罪不容诛。本应凌迟以儆效尤,但念在顾氏生养之恩,特赐三尺白绫以保全尸,钦此。”

  顾氏听完目眦欲裂,一脸狰狞地对着坐在高位上的人吼着,“逆子!霍琛你这个逆子竟然要弒母?你会有报应的……你…不得好死……你不怕天打雷劈么?!”

  顾氏一边吼着,一边想要向前扑去,只是身旁两侧的宫婢架着她的双臂,使得她的挣扎显得徒劳无功。

  顾氏疯了似的挣扎吼叫,并且不断辱骂天子,直到三尺白绫缠绕上她的脖颈时,顾氏这才真正感觉到死亡近在眼前。

  她顿时慌了,赶忙收起狰狞的嘴脸,换上一副哀戚悲痛的表情,然后声泪俱下的哀泣着,“琛儿,我是你的母亲啊……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琛儿……”

  大庆的天子缓缓走下高位,一步一步走到顾氏面前,甚至纡尊降贵的蹲下身来,顾氏的面上闪过一丝希冀,她以为自己的哀兵政策打动了儿子,可大庆的天子却是凑到她的耳旁轻声说道:“就是因着您是朕的母亲,所以朕亲手送您上路。”

  还不等顾氏反应过来,天子的双手突然用力拉紧白绫的两端,将顾氏未竟的话语都勒在了喉头里……

  ******

  待到顾歆再度恢复意识时,便发现自己竟然飘在半空中,她惊愕极了,四处张望一番,可所见之处杂草丛生,俨然是一片荒郊野外。

  她愣了愣,随后眼神一扫,发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本书,她好奇之下飘过去将书捡起来翻阅,她草草的读了几页,面色却变得难看无比,接着她越翻越快,最后一怒之下将书甩了出去。95女性网

  顾歆喘着粗气,回想着方才读到的情节,觉得真是太荒谬了,她顾歆有血有泪,怎么可能只是一本书中的恶毒女配角?

  可是书中那些情节和她的生平一模一样,而且书中无论是人物、场景或对话,都和她的记忆相差无几,甚至是她的心理描写,也是一字不差。

  正当顾歆心头一片混乱时,远处摊开在地上的书页突然发出刺眼的光芒,顾歆一下子就被吸了过去,并且融入了光芒之中。……

  ******

  顾歆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雕了精细图案的床顶,她眨了眨眼,瞪着床顶看了一会儿,视线慢慢往旁边移动,床顶、床柱、床帐,她猛地坐起身,撩开床帐,眼前熟悉的摆设和布置,这不是自己未出阁前的闺房么?

  就在她疑惑万分,正想下床时,脑中突然闪过一丝剧痛,接着一道嗓音响起——

  【人渣自救系统成功激活,人物角色:顾歆,年龄:17,人渣值:80/100,三级戒备。】

  什么?顾歆顿时懵了,下意识地四处张望,想找出嗓音的来源。

  【尊敬的角色您好,欢迎使用人渣自救系统,由于您的人渣值趋近100,请尽快进行任务自救,否则角色将受到一定程度的惩罚。】

  那声音明显是来自自己的脑中,顾歆愣在床榻上,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前一刻自己还飘在荒郊野外,怎么现在却回到了未出阁的闺房?

  思及此,她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身体,温热的、有痛觉,她是活生生的人,表示这一切不是在做梦。

  【尊敬的角色您好,请尽快接受任务自救。原文95lady.com

  又是那一道嗓音,顾歆抱着头在心里吶喊着,“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的脑里,还净说些我听不懂的话。”

  【尊敬的角色您好,在下是人渣自救系统。】

  “人渣自救系统?那是什么?”

  【尊敬的角色您好,在下负责劝人向善,会不定期选择人渣值过高的角色,赋予角色重生自救的机会,而您是在下选中的第一千零一个人渣。】

  “重生自救?你的意思是我死了,又活了过来?”顾歆不可置信喃喃地问道。

  【尊敬的角色您好,是的,您生前下场凄惨,被亲儿子缢死之后,不仅不入皇陵且曝尸荒野,这都是由于您作恶多端,使得人渣值过高,若是想要改变命运,便得进行任务以消除人渣值。】

  “若是任务失败了呢?”

  【尊敬的角色您好,任务失败将会有相应的惩罚。】

  “只能用任务消除人渣值么?”

  【尊敬的角色您好,若想要消除人渣值,平日也可以多多行善,特别提示一点,若是做了坏事,人渣值便会增加,假如人渣值过高,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惩罚。推荐http://www.95lady.com/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顾歆在心里嘀咕着,她觉着自己只不过耍些心机手段,怎么就成了人渣了呢?

  不过顾歆从来不会轻易认输,虽然心里对这个系统还是半信半疑,但是她决定先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因此开口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尊敬的角色您好,现在是天瑞三年,八月初七。】

  “八月初七?!”顾歆失态的惊呼出声,天瑞三年八月初七,这不是她大婚的前一日么?果然,脑中的嗓音接着说道——

  【尊敬的角色您好,请接受任务:嫁入诚王府。】

  顾歆顿时觉得百感交集,没想到重来一次,她还是摆脱不了嫁给诚王的命运。
  
第2章 合欢

  虽然系统说了任务失败会有惩罚,可是顾歆还是不想嫁。

  她上一辈子就已经知道,诚王的心中另有真爱,再说诚王喜欢温柔婉约型的,这打死顾歆都装不出柔弱的样子。

  而且她的骄傲也不容许自己再度成为替身。

  因此她虽然接下了任务,可是却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逃婚,只是她的念头刚起,脑中便闪过一丝疼痛,接着系统的嗓音响起——

  【尊敬的角色您好,郑重提醒您,若是任务失败将会受到“身中合欢”的惩罚。原文http://www.95lady.com/

  不过顾歆压根儿不把惩罚当一回事,自从她被这破系统选中重生后,心里总有一股被赶鸭子上架的憋屈感。

  因此她骨子里的倔强和反骨之心被激了起来,越是不让她做,她越是要成功。

  只是她重生回到了即将嫁入诚王府的前夜,隔日便要出嫁,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让她思索对策,这不,还没有个头绪呢,就听见上夜的丫鬟说道:“姑娘,该起了。”

  顾歆闻言望了望窗外,哀叹了一声,“天都还没亮呢。”

  “我的好姑娘,今日是您大喜的日子,自是要早早的起来准备着。”丫鬟好声好气的哄着。

  顾歆无法,只得认命的让丫鬟服侍自己漱洗,之后便被按在妆奁前梳妆打扮。原文http://www.95lady.com/

  经过漫长的折腾,好容易穿好嫁衣梳好妆,还没来得及欣赏镜中自己的身影,红色的盖头便遮住了视线,顾歆心下一凛,知道吉时快到了。

  没多久,顾歆被搀扶着走出闺房,耳旁乱哄哄的吵杂声和鞭炮声,一切都和上辈子一样。

  顾歆麻木的上了花轿,手上捧着苹果,随着轿子一路晃到了诚王府,接下来的拜堂很顺利,她在众人的祝贺中被送入洞房。

  入了洞房后,诚王掀了盖头,看见顾歆的面容时,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因着他的面容冷淡,所以无人发现。

  顾歆倒是发现了,只是她在心里撇了撇嘴,她早就知道诚王的性子,外表看起来冷然严肃的诚王,其实心里龌龊主意多着呢。

  诚王和顾歆喝了合卺酒后,接着诚王便出去应酬宾客,洞房里除了顾歆之外,还有一些男方的女眷。

  顾歆微微抬起眼快速环顾了一圈,和上辈子一样,来的都是那些人,因此顾歆也没了应付的心思,沉默的端坐在喜床上。

  此时她的脑中在思考着,从新房里逃出去的可能有多少?

  她知道房中的女眷都是看在诚王的面子才来走过场的,待会儿便都会离开,待到女眷们离开后,房中便只剩下服侍的丫鬟和婆子。

  因此她耐心地等着,果然不久后,女眷们便嘻笑着离开了,顾歆呼了一口气,张口唤道:“琥珀,玳瑁,服侍我更衣。”

  琥珀和玳瑁两个丫鬟立刻上前来,手脚利落地帮顾歆卸下头上沉重的凤冠,接着又服侍她沐浴,沐浴完后顾歆换上一身轻便的襦裙。

  “姑娘喝口热汤垫垫胃吧。”顾歆才刚坐到床榻上,玳瑁便瞧见了桌案上有一碗热汤,因此开口建议道。

  “什么姑娘?该改口了。”琥珀睨了玳瑁一眼,玳瑁立刻轻打自己的嘴巴,笑着说道:“奴婢该死,还请王妃饶了奴婢这一遭。”

  “行了,吵得我头疼,都退下吧。”顾歆故意拉下脸来,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琥珀和玳瑁知晓她的性情,赶紧收起笑脸退了出去。

  待到房内只剩下她一人时,顾歆立刻跳了起来,她匆忙地捡了几件珍贵的首饰,又翻出放着嫁妆的匣子,匣子里不仅有银票,还有地契和田契,有了这些体己,起码她近几年的嚼用是不成问题了。

  将匣子和首饰收拾好后,她便朗声唤道:“琥珀进来。”守在门外的琥珀赶忙走了进来,顾歆便假意指使她替自己收拾床榻上的衣裳,接着趁琥珀不备时,用案几上的花瓶敲昏了对方。

  因着琥珀昏倒后倒向床榻,因此没有弄出太大的声音,顾歆放下花瓶将琥珀塞到被子底下,接着坐在床边,将玳瑁也喊了进来。

  用同样的法子将玳瑁也放倒后,顾歆丢下花瓶,准备打开门逃之夭夭。

  只是她的左脚才刚踏出门口一步,脑中又是一阵刺痛,接着便是一道嗓音——

  【尊敬的角色您好,再次提醒您,若是任务失败,将会受到惩罚。】

  顾歆愣了愣,可她越发的不信邪,况且比起嫁给诚王,她更愿意接受惩罚呢。因此她哼了一声,毅然决然的走出了新房。

  只是她才刚绕过新房前方的抄手回廊,脑中烦人的嗓音又来了——

  【尊敬的角色您好,由于任务失败,角色将受到“身中合欢,被丢青楼”的惩罚。】

  合欢?顾歆脑子还没转过弯来,身体深处突然涌起一股燥热,随后双腿发软,一阵难以启齿的酥麻从背脊直冲脑顶,酥麻过后便是深沉的渴望。

  顾歆顿时傻在原地,同时在心里暗骂一声,天杀的破系统、破惩罚,任务失败竟然真的让人中、春、药!
  
第3章 扮白莲

  顾歆全身发热又发软,欲哭无泪的倚靠在柱子旁,所幸天色昏暗,且因着靠近新房,所以附近没有下人走动,否则若被人瞧见她这狼狈的样子,她的脸就丢大发了。

  只是她现在这状态,还怎么逃离王府啊?

  不过坐以待毙也不是她的性格,因此她咬牙忍着体内的悸动,一小步一小步慢慢向前蹭着,当她好容易蹭到转角处,才刚拐了个弯,眼前便出现一男一女两个身影。

  “姐夫,我头晕……”娇弱的女子扶着额头,摇摇欲坠的想要倒向身前男子伟岸的胸膛。

  顾歆眨了眨迷蒙的双眼,勉强认出眼前那个投怀送抱的女子,竟然是自己的庶妹。而站在庶妹面前,一脸冷然的男子,赫然便是她的新婚夫婿,诚王。

  诚王不耐烦地看着眼前矫揉造作的女子,他好容易摆脱了前面的宾客,正想悄悄地回到书房,避过今晚的新婚之夜,谁知会在这里被人给缠上了。

  “姑娘请自重。”诚王冷冷地说道,同时退了一步,躲开女子靠过来的香软娇躯。

  “姐夫,我好像喝醉了,头晕得很……”女子锲而不舍又扑向诚王。

  就在这时,诚王发现了拐角处的顾歆,他的眼神闪了闪,一个失神便让女子扑到了他的身上。

  女子柔弱地倚靠着诚王,发现诚王突然定住不动,这才顺着诚王的视线望了过去,便发现本该在新房中的新娘子,竟然一身素服出现在眼前。

  女子的面上闪过一丝惊慌,不过立刻就换上楚楚可怜的表情,并且对着顾歆柔声泣诉,“姐姐……不要怪姐夫,是我喝醉头晕了,姐夫只是扶了我一把……”

  顾歆喘着气看着眼前庶妹的“表演”,她在心里暗骂一声“贱货”,顾悠这个贱人果然和上辈子一样,又想着勾引诚王。

  只是她没来得及破口大骂,脑中烦人的嗓音又来了——

  【尊敬的角色您好,请接受任务:拉回诚王的心。】

  顾歆闻言简直要吐血了,她分明是想逃婚,可破系统不只让她中了春药寸步难行,现在还要让她拉回诚王的心,她顿时觉得眼前发黑,恨不能就这么昏死过去。

  可是因着身体的异样,使得她再也不敢小看任务失败的惩罚,暗叹了一口气,她只得咬牙接下了任务。

  只是,“我要怎么做才能拉回诚王的心?”

  【尊敬的角色您好,在下建议您可以装可怜,以白莲花对抗白莲花。】

  顾歆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可亲一些,然后用柔的几乎能滴出水的语气说道:“妹妹无事吧?既是醉了便在府里歇息吧,这点儿小事,想必我还是能做主的。”

  “姐姐……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是我和姐夫是清白的,你误会了,姐夫也是好意……”顾悠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似是没料到顾歆会这样好声好气,不过嘴里却继续挑拨着顾歆和诚王。

  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诚王终于开了尊口,他对着顾歆问道:“你出来做什么?”

  顾悠听着诚王冷冰冰的语气,心下一喜,她早就打探到诚王不喜顾歆,今夜洞房花烛却要往着书房去,所以才会现身勾引。

  谁知顾歆丝毫不介意诚王的语气,反而面带娇羞和仰慕地望着诚王说道:“夫君迟迟未归,妾心里担忧,本想出来迎接夫君,谁知妾不中用,竟是崴了脚……”

  诚王闻言挑了挑眉,立刻推开怀中的顾悠,向着顾歆走过去。

  “姐夫……”顾悠被诚王推开,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

  可是诚王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只是温柔的扶住倚靠在柱子旁的顾歆。

  顾悠一咬牙,姿势优美地摔倒在地,口里更是溢出一声娇柔的呻吟,“唉呀——”

  “妹妹,你没事吧?摔疼了没有?”顾歆见状,硬忍着体内的悸动,柔柔地开口问道,可身体上的反应骗不了人,诚王一靠过来,浓烈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使得她几乎是迫不及待地依偎过去。

  诚王微微一愣,有些惊讶她的投怀送抱,不过却没说什么,只是顺势环抱着她的肩膀,将她半拥在怀里。

  不过很快地,诚王就感觉到她身体的异样,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嘲讽。

  “夫君,妾脚疼……”顾歆见顾悠似是还不死心,赶忙嘤咛一声,露出痛楚的表情,诚王明知顾歆在假装,却顺着她的话说道:“嗯,回房吧。”

  两人相依偎的转身离去,留下顾悠一人咬牙切齿的坐倒在地上。

  顾歆靠在诚王怀里,被他半拥半抱的回到了新房,才刚踏入房里,脑中便响起——

  【任务完成,取消惩罚。】

  顾歆顿时松了一口气,身上那让人难以启齿的躁动终于消失了,可当她正要推开诚王时,诚王却突然收紧了双臂,并且拥着她向床榻走去。

  接着诚王凑到她耳旁语气暧昧地说着,“难为爱妃这么主动,为了勾引本王连春药都吃了,本王又岂能辜负爱妃的用心良苦?”语毕,便将她压在了床榻上。
  
第4章 不适

  顾歆被压倒在床榻上的第一瞬间,心里便暗叫了一声糟,琥珀和玳瑁还在床上呢。

  果然,诚王将顾歆压倒后,还来不及做什么,就发现了两个丫鬟睡在他的新床上。

  诚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采不已,他眯了眯眼,淡淡地问道:“或许爱妃能够解释一下,为何本王的新床上会睡着两个丫鬟?”

  顾歆听罢眉心跳了跳,正想找借口搪塞过去时,门外突然响起一道嗓音,“启禀王爷,柳侍妾的丫鬟来报,说是柳侍妾身子不适,想求王爷准许府里的郎中过去看看。”

  柳侍妾?顾歆微微愣了愣,很快就从脑中扒拉出关于柳侍妾的记忆来。

  诚王本来压在顾歆的身上,听了门外婆子的回报后,立刻就起身离开床榻,顾歆暗自撇了撇嘴,诚王果然对这柳侍妾宠爱得紧。

  这柳侍妾也是个张狂的,竟然在王妃的新婚之夜,就想借口身子不适将诚王给拉过去,若是搁在上辈子,顾歆可是要狠狠地教训柳侍妾一顿。

  只是现在她不在意了,诚王爱宠谁宠谁。

  因此顾歆很淡定的坐起身,理了理稍微凌乱的衣衫,冷眼瞧着诚王脚步未停的往外走,就在诚王快要走出新房时,脑中烦人的声音又来了——

  【尊敬的角色您好,请接受任务:展现主母的大度。】

  顾歆咬了咬牙,迟迟不肯接受任务,这任务看起来就是吃力不讨好,想她顾歆上辈子拿捏妾室、通房丫头的手段不少,前后不知搓磨了多少诚王后院里的女人,她什么样的面目都展现过,唯独没有大度这一面。

  她自己本身就是庶女,吃过嫡母的亏,也受过后院里的腌臜手段,怎么可能还笑盈盈的善待诚王的妾室?

  只是系统冷冰冰的嗓音不断重复,吵得她头疼欲裂,最后她实在不堪其扰,极为不甘愿的接受了任务。

  没承想,这破任务失败还有惩罚,顾歆在心里悻悻地吼道:“别告诉我任务失败又是身中合欢!”

  【尊敬的角色您好,任务失败将受到“娇喘吁吁”的惩罚。】……

  此时,诚王已经走到了门口,对着方才大胆叫门的婆子说道:“是哪个丫鬟来报的?带上来。”

  待到婆子将人领过来后,诚王冷厉的眼神往婆子身上一扫,使得婆子顿时瑟缩了一下,心里正在暗暗叫苦,就听见诚王不带感情的嗓音说道:“不知规矩,自去领二十大板。”

  婆子闻言双腿一软,差一点就跪倒在地,可她不敢再惹怒诚王,赶忙佝偻着身子离开了正院。

  诚王这才将视线放在丫鬟的身上,只见丫鬟大约十八九岁,穿着一件粉色的比甲,衬得年轻的脸蛋越发娇嫩,丫鬟怯生生地站在原地,低垂着头侧脸看起来宁静又美好。

  顾歆刚走出内室,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口的丫鬟,只那么一眼,她便认出了对方是柳侍妾身旁得用的丫鬟,叫做香菊。

  顾歆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计较,她的嘴角微挑,轻巧地走到诚王身边,柔柔地开口说道:“王爷,既然是柳妹妹不适,妾便代王爷前去看看吧。”
  

恶毒女配的悠然生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恶毒女配的悠然生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