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万界主宰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2/13 7:34:0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万界主宰

第二章 吞噬之力

  金碧辉煌的韩家大殿内,一个气宇轩昂的年轻人负手而立,有恃无恐看着大殿正上方的中年人,振振有词道:“韩叔,我们听说韩尘还活着,不知道是真是假?他玷污了我妹妹,必须死,所以我希望你们韩家把他交出来,让我带回到秦家自行处置。95女性网

  敢在韩家大殿如此叫嚣,心高气傲,足以见得年轻人身份不凡。

  他是秦家少主秦傲,武将级别的强者,玄宗宗主的嫡系弟子,天龙城才华横溢的修炼天才。

  本来他是在玄宗修炼,因为妹妹被玷污了,闻讯而回。

  “秦傲,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就凭你也敢来我韩家要人?秦龙呢?”冷冷地盯着秦傲看着,韩武勃然大怒。

  秦傲的行径摆明了是没将韩家放在眼里,这让他尤为不忿。

  “我父亲有事离开了天龙城,目前秦家的大小事情由我全权做主。韩叔,莫不是你认为我不够格?”怡然不惧,秦傲处变不惊道。推荐95lady.com

  这些年在玄宗修炼,秦傲自认为开了眼界,见多识广,高人一头。

  此番回来,他根本就没将韩家放在眼里,这也是他敢只身来到韩家的原因所在。

  “够格?你是什么东西!哼,只是在玄宗镀层金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回事。”轻蔑的冷哼一声,韩武不屑道。

  “你!!!”

  “我儿已经被你父亲秦龙杀死过一次,当场死亡。能死而复生是他的运气,但你我两家的恩怨早就一笔勾销,可我没想到你们秦家竟然这么不要脸还想来我韩家要人,真当我韩家是好欺负的?作为长辈,我不想对你这个晚辈动手,你还是滚回去吧,我们韩家不欢迎你。下次如果你们秦家如果还敢如此放肆的话,可就别怪我不客气。网站http://www.95lady.com/

  没给好脸色秦傲看,韩武一身杀气,给人的感觉,他随时都会动手。

  “韩武,你不要欺人太甚!”

  目中无人的秦傲根本就没料到韩家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好歹是玄宗宗主的嫡系弟子,走到哪里不受尊敬?此刻却被韩武呵斥了,这让秦傲极不甘心。

  然而让秦傲更想不到的是,就在他的话音落下时,一道劲风闪电般急袭而来,在他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两个耳光狠狠打在他的脸上,直接将秦傲打倒在地,甚至连门牙都打落两颗。

  “啪啪,韩武是你叫的吗?滚!”

  脸色狰狞的怒视看着秦傲,忍无可忍的韩武终究还是动手了。

  虽然在大多数人眼中韩尘是废物,不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但作为父亲,亲眼目睹他死过一次后心如刀割,如今秦家人竟然还想要他的命,韩武自然不可。

  并且他在心中暗暗发誓,谁要是敢再打韩尘的主意,他就跟谁拼命。

  伸手摸着火辣辣的脸颊,秦傲挣扎着爬了起来。说明95lady.com

  自持修为不错,可真正当韩武动手后秦傲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渺小。

  他深知,如果韩武真动了杀心,恐怕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一时间,秦傲嚣张的气焰完全被打压下去了,心有余悸的看着韩武,忌惮无比。

  “父亲。”

  就在这时,韩尘从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正好看到秦傲被打的一幕,不由得对这个陌生的父亲愈加钦佩。

  要知道,韩尘在地球上的时候是孤儿,从来都没感受到亲情,如今这个“父亲”为了自己怒打秦家少主,足以见得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哪怕是废物,依旧不影响他对自己的爱。95女性网

  “小尘,你没事吧?”见韩尘走了进来,站在韩武旁边的那个白衣年轻人热情洋溢道,十分兴奋。

  此人正是韩尘的哥哥韩剑。

  颔首点了点头,韩尘感激的看了一眼韩剑朗声说:“我很好。”

  “你果然没死,废物!”冷冷地瞪视看了一眼走上前来的韩尘,秦傲红着眼睛狰狞道,杀气腾腾。

  眼神一凛,秦傲的话让韩尘脸上的神色阴沉下来,当即走到他跟前怡然不惧看着他厉声道:“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听到有人称呼我废物。还有,这里是韩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废物就是废物,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你玷污了我妹妹,我跟你势不两立。小说万界主宰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没错,我是玷污了秦红衣,但你们秦家对我哥哥韩剑做了什么事我相信你们很清楚。我韩尘就在这里,你不是要杀我吗?我倒是想要看看,你如何杀我?”一身傲气,韩尘气势逼人道,无所畏惧。

  此刻的韩尘跟之前那个软弱无能的韩尘有着鲜明的对比,以至于韩武、韩剑等人全都目瞪口呆,似乎没想到死过一次后韩尘在性格上竟然有如此大的转变,至少以前的韩尘说不出来这种慷慨激昂的话。

  “韩剑的事情跟我们秦家无关,你玷污我妹妹却有铁一般的证据。既然上次我父亲没能杀死你,那今天就让我亲手结果你的性命。”

  眼疾手快,秦傲想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杀了韩尘,只要杀了韩尘,韩武纵然愤怒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以韩武的眼力来说,秦傲这点小心思他早就猜透了,要是换做以前的话他肯定会动手,然而此刻韩尘的表现跟以前有本质区别,韩武很想知道,他为什么如此有底气,所以硬是没有出手。

  毕竟秦傲只有武将的修为,一击绝对不可能杀死韩尘。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劫后余生的韩尘给韩武另外一种感觉,以至于他坚信儿子能接下秦傲全力一击。

  他并不是废物,否则不会说出那种话。

  说声迟那时快,秦傲凌厉一掌狠狠击中韩尘的胸口,这一击凝聚了他所有的实力,灵力迸射,即使杀不死韩尘也绝对会让他身受重伤。

  眼见如此,韩家众高手有些看不过,毕竟这里是韩家,岂容秦傲在这里放肆,可就在众人准备动手的时候,韩武伸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让韩尘自己解决这次麻烦,他相信韩尘。

  没有意外发生,秦傲全力一掌狠狠击中了韩尘的胸口,不过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是,韩尘岿然如山,身子像是焊在地上一样完全没动,反倒是秦傲的脸色瞬间狰狞扭曲起来,看起来十分痛苦,生不如死。

  “啊啊……”

  一声惨叫,秦傲瘫软在地,脸上苍白如纸,双眼中更是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似乎没想到一向被称为废物的韩尘竟然如此强大。

  哪里还敢犹豫,秦傲立刻狼狈的爬了起来,逃也似的离开了韩家。

  安静!

  韩家大殿包括韩武在内的所有人全都震惊的看着韩尘,如果要是他被打成重伤的话众人绝对不惊讶,可经受秦傲一掌他不仅没有受伤,反倒将秦傲重创,这不得不令人咋舌。

  要知道,秦傲可是武将级别的强者,而韩尘只有武者之境的修为,两人在实力上有云泥之别。

  “小尘,怎么会这样?你只有武者之境的修为,怎么可能重创武将强者秦傲?你是怎么做到的?”双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韩剑走上前来开门见山的问道,他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哥,这个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能是秦傲自己的问题吧。”搪塞一句,韩尘伸手挠了挠脑袋,不想解释太清楚。

  随即,韩尘认真地看了一眼韩武说:“父亲,这些年让你为我操心了,我也让你感到失望,不过你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失望,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当即韩尘转身便离开了,他不想在大殿继续停留下去,似乎生怕别人发现他的秘密。

  “父亲,小尘今天是怎么呢?刚才我没看错吧?他只有武者之境的修为,却让打他的秦傲身受重伤,他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望着韩尘离开的背影,韩剑狐疑道,一头雾水,完全懵了。

  “你没发现他跟以前不一样吗?”并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韩武脸色动容道。

  他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不一样?小尘今天跟以前的确不一样,要是以前的话,他不可能出现在大殿中,更不可能跟秦傲理论,今天他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父亲,这……”

  “没事,下去吧。”挥了挥手,韩武似乎并不想解释,因为他也处于迷糊当中,什么都不知道。

  但不管怎么样,韩尘如今的转变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坚信韩尘绝非平庸之辈,如今这一天终于是来临了,韩武前所未有的兴奋。

  ……

  “吞噬之力,这颗黑色石头竟然拥有强大的吞噬之力……”从大殿回来后韩尘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内,仔细研究胸口上的黑色石头。

  刚才被秦傲击中的时候韩尘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吞噬力从黑色石头中激射而出,贪婪的吞噬了秦傲打在身上的力量。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黑色石头还吞噬了秦傲的灵力,这是他为什么没有受伤同时重创秦傲的原因所在。

  如果说秦傲之前是武将级别修为的话,那么刚才被黑色石头吞噬了灵力后,他最多只有武师的修为,而那些被黑色石头吞噬的灵力竟然全都进入韩尘的丹田中,对韩尘的实力提升有莫大的帮助。
  
第三章 九阴九阳

  迫不及待的炼化了从秦傲丹田吞噬进来的灵力化为己有,然而让韩尘惊讶的是,这些灵力进入丹田后宛若石沉大海,很快就消失不见,荡然无存。

  给人的感觉,他的丹田就好像是一个无形大漏斗,根本就无法贮存灵力。

  “怎么会这样?”

  紧皱着眉头,此刻韩尘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修炼了十余载还只停留在一重武者之境,根本就不是他不努力,而是这废物般的丹田让他所有的努力化为一江东水。

  其实这个问题韩武早就发现了,为此还请了很多修为精深的强者检查他的身体,但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所以然,只是单纯的认为韩尘是天生废材,不适合练武。

  “难道我真的注定不能练武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即使穿越重生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何用?”

  对于追究极致的韩尘来说,绝对不允许自己碌碌一生,他追究的是不断突破极限,可丹田无法贮存灵力这是事实,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他只能废物一辈子。

  不甘心,韩尘来到庭院里练武,他想仔细研究下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丹田无法贮存灵力。

  庭院门口,韩武静静地站在那里,脸上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他在这里站了至少三炷香的时间。

  “父亲,来了怎么不进去?咦,我没看错吧,小尘竟然在练武?他不是最反感练武吗?”说话的是韩剑,本来是想过来看看韩尘,不想在庭院门口看到韩武。

  “他不是反感练武,而是痛恨自己无法突破。”

  “但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他练武了。父亲,小尘这次死而复生后我总感觉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颇为担心的看着韩尘,韩剑忧心忡忡道。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韩武,我始终相信韩家出不了孬种。好了剑儿,难得尘儿如此刻苦练武,我们就不要打搅他了,你先回去吧。”撇过脸看了一眼韩剑,韩武不无心痛道。

  他知道,这些年来韩剑一直活在痛苦当中。

  “嗯,天色不早了,父亲,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望着韩剑离开的背影,韩武叹了一口气,曾几何时他是韩家乃至于整个天龙城的骄傲,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

  然而遭到奸人算计丹田被破,所有的努力付诸东流,就宛若冉冉升起的星星突然坠落一样。

  很长一段时间韩剑都自暴自弃没有活下去的信念,但最终还是走出来了。

  可韩武心里清楚,每当看到有人修炼的时候他就无比煎熬,生不如死。

  没有人比韩剑更想修炼,可丹田被破,他只能接受平庸。

  从大殿回来后一直到三更天,韩尘在庭院里练武就没停止过,大汗淋漓,可好不容易练出来的灵力进入丹田后立刻荡然无存。

  如此往复已经百余次次,丹田中竟然没能贮存一丝灵力。

  这让韩尘绝望,可依旧没有停下来。

  作为极限运动者,他的信念异常坚定,而今天他所要做的是如果不在丹田贮存一丝灵力他就永远不停止,直到突破身体极限。

  这段时间内,韩武始终都站在庭院门口看着,从来都没离开过,他能感受到韩尘的转变。

  这跟以前那个半途而废的韩尘有本质的区别,然而在亲眼目睹韩尘失败百余次后韩武最终还是走了进去。

  老实说,他是有些心疼了。

  “父亲,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本来以为这个点只有自己一个人在,不想韩武竟然走了进来,这让韩尘很惊讶,连忙停了下来。

  “你不也没睡?怎么样?修炼可有进展?”欣慰的看着这个脱胎换骨的儿子,韩武关切道。

  “哎,今天我已经重复试过百余次了,每次好不容易练出灵力,可灵力一旦进入丹田后立刻荡然无存,我的丹田就像是一个吞噬灵力的无底洞,根本就无法贮存灵力。”

  叹了一口气,韩尘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感慨万千。

  饶是如此,作为极限运动之王,韩尘的人生信条里从来都没有放弃二字,在没有成功之前,他是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你的丹田我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寻找办法,但很遗憾,目前还没听说过你这种情况,不过我相信,人最怕的就是有信念,从你身上,我看到了这点,只要你坚持练武,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会做到的。”

  欣慰的看着韩尘,多年来,韩武从来都没看到韩尘如此努力,所以此刻他心里充满了期待。

  他希望韩尘有朝一日能一飞冲天,这是他作为父亲最美好的愿望。

  重重的点了点头,韩尘承诺道:“你放心吧父亲,我会找到丹田无法贮存灵力的原因。还有,以前我很不懂事,做过很多混账事,给韩家丢了脸,同时也让你们操碎了心,但这次死而复生后我明白了很多,我不会再重蹈覆辙,更不会让你失望的。”

  “好、好。好。”

  接连说了三个好,韩武重重的点了点头,很久都没这么激动了,韩尘这一番话让他比突破一个境界更高兴。

  接下来韩尘和韩武聊了很多,他们父子俩从来都没走得这么近,而身为孤儿的韩尘也很享受这种温情。

  此刻从韩武的眼里,他分明看到了泪花,自己身上凝聚了他太多的期待,韩尘知道,父亲是为自己脱胎换骨感到高兴,眼中那是幸福的泪花。

  韩武走后韩尘独自一人又练了许久,这次就算是不为自己,为父亲韩武,为整个韩家也要把灵力练出来,这是他对韩武的承诺。

  四更天,韩尘终于是有些累了,这才停下来休息,他并没有放弃,而是为明天继续蓄力。

  “小子,想知道你的丹田为什么无法贮藏灵力吗?”

  就在韩尘躺在床上准备休息的时候,突然间,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

  韩尘可以确定,这绝对不是幻觉,可房间内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这让他开始狐疑起来,到底是谁在跟自己说话。

  “不用找了,我在你身体里。”

  一番搜寻无果后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次韩尘可以肯定,声音的确来自身体内部。

  准确来说,是从胸口那颗黑色石头中传出来的。

  “你是什么人?”

  从来都没遇到这种奇怪的事情,韩尘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差没将颈脖上的黑色石头扯下来扔掉。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知道你的丹田为什么无法贮藏灵力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但我更想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从地球来到玄武大陆,是你干的吧?”

  短暂的震惊后韩尘很快冷静下来,他知道,这声音对自己应该无害,否则早就将自己干掉了。

  不过把自己从地球带到这个世界中来,肯定是有求于自己,这一切并不是偶然。

  “有意思,看来我没看错人。你说的没错,是我把你从地球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你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在这里你可以尽情的挑战自己的极限,并且还能让自己修炼成至尊强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果你要是喜欢女人的话,只要你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便可坐拥佳丽三千,逍遥红尘……”

  “等等,我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更不会砸中我的脑袋,说说要我给你做什么事吧。”

  老头描述得很美,但韩尘不为所动,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这老头绝对是有所觊觎,否则不会让自己穿越来到这个世界。

  “咳咳,我的目的很简单,我现在只剩下一丝灵魂,希望有朝一日你能修炼达到武神之境,然后帮我复活,就这么简单。”轻描淡写,老者开门见山道,十分洒脱。

  “武神……”

  心底一颤,韩尘完全没想到老者对自己抱这么大的希望,不由得嗤笑道:“老头,你是不了解情况还是傻啊?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体根本就是个废物,丹田无法贮存灵力,修炼了十多年还只是一重武者之境的修为,你让我达到武神之境然后复活你,难道你不觉得这是天方夜谭吗?纵然我有修炼的决心也需要这破身体给我争气才行啊。依我看,你在让我穿越的时候选错了寄体,好歹你也别让我重生在一个废物身上啊。”

  “废物?我看不然!”

  “你的意思是……”

  “你觉得我费这么大的精力让你穿越过来会选择一个废物吗?这具躯体之所以被认为是废物,只是没有人发现他的玄妙罢了。其实他不仅不是废物,而是亿万年难得一见的神奇体质,只要运用好了,必将事半功倍,终有一天能达到武道巅峰。”

  掷地有声,老者对这具躯体充满了自信,洋洋得意。

  “老头,你就别卖关子了,不要忘了现在我们可是合作关系,你还是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吧?为什么我的丹田无法贮藏灵力。”

  强行压制内心的惊喜,韩尘有种感觉,也许会有惊喜发生,毕竟能被这神秘老头看中的东西,绝对不会简单。

  “其实很简单,这具躯体是传说中的九阴九阳之体。”语出惊人,老头一字一顿道。
  
第四章 破而后立

  “九阴九阳之体?听起来挺牛逼的,不过这跟我的丹田无法储存灵力有什么关系?”

  表面上皱着眉头,韩尘内心狂喜无比,他就知道这一切不简单。

  “九阴九阳之体极为罕见,在岁月的长河中,我只听说曾经有一人是九阴九阳之体,而且他在武道上的成就也极为恐怖,不仅成就武神之境,最后更是破空而去,这就是我为什么选择让你重生在这小子身体上的原因所在,你有坚强的毅力和不服输的精神,这小子空有九阴九阳之体却没有进取心,现在你们合二为一,天作之合。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会达到传说中的武神之境。”

  牛逼哄哄,老者对韩尘充满了期待,他坚信韩尘不会辜负自己的期望。

  “我的毅力你不用怀疑,但我没有弄清楚九阴九阳之体跟我身体无法储存灵力有什么关系。”

  “所谓的九阴九阳是指身体阴阳相合达到极致,一般这样的身体自身防御无可匹敌,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毒气不生,物化不之,金刚不坏之躯也随之而来。”

  轻描淡写,老者侃侃而谈,似乎对九阴九阳之体非常熟悉。

  “这么牛逼?可我从他的记忆中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倒是有一点,每次被打成重伤很快就能痊愈,不过这身体似乎也不容易受伤。”

  努力搜索记忆,韩尘说出心中的疑惑。

  “这就对了。九阴九阳之躯本身就有自我痊愈的能力,无论受多么重的伤,只要一个晚上就能痊愈,这就是九阴九阳之躯变态所在。”

  老者的话让韩尘陷入沉思当中,不管怎么样,他对这具身体有了全新的认识,可他的困扰并没有就此解开。

  所以韩尘继续追问道:“老头,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丹田为什么不能储存灵力。”

  “很简单,九阴九阳之躯之所以很牛逼,需要大量的灵力来维持,这些年你通过修炼进入丹田中的灵力其实都被身体中的血脉所吞噬,所以一旦你受伤了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痊愈。其实这些年来你修炼的灵力并没有消失,只是它们不在丹田当中,而是融于你的血脉里。”

  言简意赅,老者运筹帷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本来还一头雾水,可经老者这么一说后韩尘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但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如果丹田不能贮藏灵力的话,境界就不可能得到提升,如此一来,他依旧是那个废物。

  似乎知道韩尘心中在想些什么,老者悠然自得道:“小子,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要问我如何才能让灵力在你的丹田里贮存?”

  “没错,九阴九阳之躯虽然牛逼,可我也不能永远都无法储存灵力啊?你应该知道灵力对现在的我来说很重要。老头,你见多识广,又故意选择这么一个奇葩的身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该如何破除现在这种困境吧?”

  这才是韩尘最关注的,对他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比灵力更重要。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什么意思?”

  “如果你哥哥要是拥有九阴九阳之体就好了。小子,要想感受到灵力很简单,必须突破常规打破丹田,让它和身体中的经脉相通,进行十八大小周天循环,如此一来,你就能感受到灵力的存在。”

  脸色一愣,老者语出惊人的话让韩尘双眼中流露出震惊的神色,他完全没想到老者竟然让自己打破丹田,这根本就是自残的做法。

  韩尘来到玄武大陆的时间不长,对这里的事情了解也不多。

  可他知道,丹田是修炼的根本,修炼出来的灵力都贮藏在丹田中,如果丹田被破的话就是真正的废物。

  譬如哥哥韩剑,本来他也是天纵奇才。

  可自从丹田被破后灵力尽失,他就成为名副其实的废物,因此老者此刻说的话让韩尘很震惊,他想不通老者为什么会让自己这样做,太冒险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韩尘一脸肃然的质问道:“老头,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在跟你开玩笑吗?这是你走向成功的唯一捷径。”一本正经,老者波澜不惊道。

  从老者的言语间不难听出,他不像是在开玩笑。

  “可丹田是修炼的根本,丹田一旦破裂的话,我修炼的灵力贮存在什么地方?我还能继续突破吗?”

  难得重生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韩尘不想拿自己的前途赌明天。

  毕竟这是一条不归路,一旦丹田被打破,自己有可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废物,而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老者完全可以理解韩尘的心情,沉默一番后他泰然自若道:“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大炼炉,丹田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罢了,你的九阴九阳之体决定了你异于常人。”

  “其实我很能理解你的担心,寻常人修炼都以丹田作为储存灵力的地方,所以你在担心丹田一旦破碎,就永远不可能突破。但我想要告诉你的是,你不同于一般人,身具九阴九阳,你用来储存灵力的是你的身体,而不是丹田,丹田的存在反倒阻隔灵力循环。”

  “如此一来,突破对你来说是奢望。当然,如果要是用身体作为储存灵力大熔炉这就注定你修炼的速度要比一般人慢很多,但你完全不用担心,你胸口上的这颗黑色石头名为吞天石,从今天跟秦傲交手你该知道,吞天石能吞噬灵力,所以你有另外一种更快捷的方法来获得灵力,那就是依靠吞噬别人的灵力。”

  “这样也行?”

  老头的话让韩尘震惊无比,从谈话中不难听出,他似乎对韩尘以后要走的路早就安排好了,包括丹田破碎后修炼的速度慢该怎么解决,他想得一清二楚。

  “没什么不行的。现在就看你能不能下这个决心,如果你想成为强者,必须迈出这一步,破而后立,你将浴火重生。”

  老者掌控吞天石,其实他可以在告诉韩尘之前就打破丹田,但他并没有这样做。

  因为他心里清楚,必须要让韩尘从内心深处认可自己,只有这样,他才会心悦臣服,才会在将来复活自己。

  作为极限运动之王,韩尘无数次游走在生死边沿,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死亡的味道。

  然而此刻面对这个抉择的时候他有那么一丝犹豫,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真打破丹田的话是福是祸?

  没有人知道,可为了追究身体极限,韩尘不甘平庸,只能下狠心。

  “老头,你说吧,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韩尘眼神坚定的询问起来,他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

  “你很果断。既然做出决定,接下来一切你就不用操心,交给我就行。待会丹田破碎的时候会有些痛苦,忍耐一下,睡上一觉明天就好了。”波澜不惊,老者老成持重道。

  就在老者话音落下时,只见韩尘颈脖上的黑色吞天石闪过一抹璀璨的光芒,随后不可思议融入他的身体中。

  紧接着,韩尘毫无征兆的惨叫起来,脸色扭曲,满头大汗,身子更是无力的瘫软在床上,赫然是晕阙过去了。

  翌日清晨,当韩尘再次醒来的时候丹田破裂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痊愈了,从血脉中他也能感受到灵力的存在。

  但太稀薄了,完全不足以突破。

  “老头,现在我该怎么办?以我修炼所产生的灵力来看,这大熔炉实在是太大了,杯水车薪,根本就没什么鸟用。”

  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体,韩尘感到有些无力。

  的确能从身体中察觉到灵力的存在,可完全不足以突破,如果照目前的修炼速度来看,真不知道要修炼到猴年马月才能成为强者。

  “不用担心,接下来你会感受到这变态的身体有多牛逼。去问你父亲要一些修炼用的晶石,越多越好。”

  有恃无恐,老者云淡风轻道,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晶石?难道你是想……”灵机一动,韩尘本能的想到了胸口上的吞天石。

  “没错。晶石中贮存了大量的灵力,通常玄武大陆上的人也是依靠吸取晶石里的灵力来修炼,不过需要慢慢的炼化,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对你来说,吞天石能直接吸取晶石里的灵力,如此一来,你可以坐享其成,只需要化为己有就行了。”古井无波,老者漫不经心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即韩尘也不犹豫,立刻找到韩武要了大量的晶石。

  作为天龙城两大家族之一的存在,韩家有雄厚的底蕴,晶石不在少数。

  只不过以前韩尘从来都不修炼,所以也用不上晶石,如今却主动问韩武要,这让老爷子兴奋无比,立刻派人给他送去很多,并且还问他够不够,不够再送。

  庭院内,望着下人送来的百余颗上品晶石,老头颇为不满道:“小子,你只要了这么点晶石?”

  “咳咳,这可是上品晶石,寻常人如果想要炼化将它们全都炼化的话至少需要十年……咦,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让韩尘目瞪口呆的是,他的话音还没落,所有的上品晶石里的灵力全都被吞天石吸食干净,甚至连个渣都没残留下来。
  

万界主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万界主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豪门宠妻风云10章

    原标题:豪门宠妻风云10章书名:豪门宠妻风云第10章:留下来可是令叶蕾遗憾的是,俞子卿等到的是一杯酒,那个男人从怀中的女人手里拿过装有酒红色液体的酒杯,直接朝俞子卿泼了过去,然后,她看到俞子卿的眼里有什么瞬间支离破碎。“俞子卿,你真够贱的,我说过我们已经完了,我对你只是玩玩而已。”男人冰冷的声线敲打着叶蕾的耳膜,让她觉得难以置信,就算对他们一无所知,叶蕾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俞子卿对男人的爱,那种刻骨的爱,而那一杯酒彻底的将它浇灭。对于男人残忍的话语,俞子卿再也听不见了,又或是听见了,只是伤的太痛

  • 手眼10章

    原标题:手眼10章小说名:手眼第十章斩鬼术微微点头,眼镜男这才继续说道,“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我在他们的身上画了辟邪符咒,但是却依旧挡不住那些贪食九阴双子的恶灵,不过还好这二人的体质不错,再加上那辟邪符咒的威力,一般的小鬼是伤不到他们的。”顿时,我就回想起了,袁去一脚踹飞那老鬼脑袋的一幕,瞬间一阵作呕感袭上心头,急忙慌乱的摇头说道,“我做不到的啊!那样仿佛踢足球一样踢飞一个人头,这种防身的招数,踢完估计我自己也吓死了……”“真是没出息,”眼镜男平淡的说着我没出息,然后突然抬起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和

  • 不良校花从良:天使有点坏10章

    原标题:不良校花从良:天使有点坏10章书名:不良校花从良:天使有点坏第10章男生都崇拜李小龙“为什么不给我请假?我已经坐了N年的牢了,快闷死啦……”花火恼怒地冲着手机吼。“还没到一个月,怎么这么快就忍受不了啦?你出去能有什么事呢,学校里不是什么都有吗,而且学校离城里又远,交通不方便,你缺什么爸爸买给你就行了。听话,好好学习啊……”花佑前明显就是在应付女儿。“你你你你这个有了新老婆就忘掉女儿的老头子,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了!”花火怒气冲冲地关掉手机,再踢了墙壁几脚。这臭老豆,竟然不批她的假,嫌她出

  • 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10章

    原标题: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10章小说名: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第十章奇怪的男人林蔚的话一出口,萧千绫愣了愣,萧赫脸色立马沉了下去,怒骂道:“那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我们辛辛苦苦把她养大,可是她呢?把家里的存折还有钱全部拿走,还把我们唯一的房子也卖掉了,就只是为了她自己,我真是觉得不值啊。”“老头子,你别这么说,到底也是我们的孩子啊,绫绫,你要原谅音音啊,她也只是不懂事,你是姐姐就原谅她吧。”萧千绫实在不想把和父母难得的相处时间花费在萧千音身上,就故意转移话题,有一句没一句的说

  • 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10章

    原标题: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10章小说名字: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第10章纪白被坑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一叠文件递到了苏南织的面前,他面露难色的还想开口说点什么,可一见到苏南织那疲惫的脸,心中有再多的话也被硬生生的压制了下去。在苏南织接过那叠文件的时候,顾阙的助理有礼的打了一声招呼,便掉头离开了房间。苏南织的视线移动到手上的文件,一打开,上面那显眼的离婚协议书,就这么直直的进入了她的眼睛里。顾大少爷的行动果然很快。看着上面的财产分割,苏南织的嘴角也无奈的勾起一丝干笑,此时的她心里仿佛被什么东

  • 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10章

    原标题: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10章小说名: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第10章会不会接受我在黑色奥迪里,两人一直沉默着,秦亦书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我们待会儿要去哪里?”“不知道,我想回家休息休息。”叶知秋扶着额头,一脸倦容。“你吃过饭了么?”秦亦书一边把握着方向盘,一边问着。“哪里吃得下!”看着凌慕枫的鸿门宴,她就没有兴致。“那不如……我们去后湖的那个小吃街,去吃东西怎么样?”秦亦书忽然道。“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吃。”刚刚和凌慕枫针锋相对,真的是需要潜力和爆发力的。现在她小宇宙都爆发

  • 爱在流年10章

    原标题:爱在流年10章小说:爱在流年第十章考试前夕冬天的冰雪渐渐地接近尾声,也就意味着一学期的结束。那件事之后,凌净再也没有同贾阳说过一句话,不得不说,凌净有时候挺小心眼的,爱记仇!哪怕有时贾阳故意逗她气她,凌净也不理,反正是无视之。随着最后一场雪的结束,百育小学也迎来了第一学期的期末考。大家在最后一天里,都抓紧时间复习。许是雪停了的缘故,早晨在通往百育小学的路上,稀稀拉拉地学生似乎成为一个个点,而去百育小学的大道则是一条连接了好多点的线!凌净蹲在地上,伸长的两条胳膊,被跑动的杜娜娜和思昂分别拉

  • 凡花蚀锦10章

    原标题:凡花蚀锦10章小说书名:凡花蚀锦第十章温婉舒心几个紫檀雕花窗户用上好的竹篾纸足足铺了一层半。一层太过透亮,会刺伤眼睛,再加半层则光线适宜。暖阁中央,一个半人高的金丝青瓷罩镶金牡丹六角铜身熏香炉静静飘出烟雾。不同于一般的香气,那是一种清新的果香。靖安太后不喜浮华,也极为厌恶那些浓浊的香料气息。于是洛帝便命人千里寻得一个以瓜果为制作原料的制香高人,专门为太后调制香料。此事被传得街知巷闻,百姓都认为洛帝是个非常孝顺的好皇帝,一时之间,洛帝赢得不少称赞。暖阁内的锦榻上,一个身穿华服的妇人倚坐着,

  • 娶个死人当老婆10章

    原标题:娶个死人当老婆10章小说名字:娶个死人当老婆第十章驱魂香刘果在火堆前站定,看都没有看我一眼,似乎对吐血的事很是不在意,直接伸手从裤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灰色的小布囊,答非所问的说道,“一晚,我只能灵魂出窍一次,刚才收拾掉闹事儿的鬼魂废了不少力气,要是再来一个,我恐怕是撑不住了,但愿这点儿驱魂香能撑住。”“灵……灵魂出窍?”我瞬间哑然,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刘果,今晚我接触到的所有事情会不会只是一场梦?这诡异程度已经超出了我的接受范围……刘果抬眼看了我一下,有些不以为然,直接打开了那个灰色的小布

  • 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10章

    原标题: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10章书名: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第十章我要退房还没有看清楚四周的环境,手腕就被从后拖着,余光只看见厉靳琛在身旁走过去,拽着她走进了别墅里,甩在了沙发上。“你敢跑的前提是,你有把握不会被我找到。”厉靳琛幽寒的声音从头顶扑来。林舒雅闻言,刚要起身的动作就被压住了,改而抬头怒视厉靳琛,“我已经跟顾世钧结婚了,你没有权利把我关在这里!”“我就这样做了,谁敢说不?”厉靳琛双手插袋的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俊脸上还有一丝多余的表情。林舒雅和他对视,忽就脸颊一热,赶紧别过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