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灵爵2章

2018/2/8 17:39:3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灵爵

第一章 他们是灵爵

几缕阳光从云层里照下来,早晨的朝霞快要褪去。说明http://www.95lady.com/

这样啊,又是新的一天吗?我抬头半遮着阳光看那蔚蓝的天,成群结队的白鸽从天空划过,一瞬间,万籁俱寂。这附近一带倒也人烟稀少,我就那样独自站在空旷的马路中央,像是和整个无边无际的世界划分成两边,而我站在结界的那头,眺望着现实世界里如电影循环播放的行人平凡地度过每天,谈笑风生,人际交往,孝敬谦恭,或是枯燥无味的生活,弥漫着忧郁因子,迷失了自己,以悲观的心疼看待即使勃勃生机的事物,又或是满腹新奇地不停探寻追随每一角的乐趣与意义所在。

有时片刻的风平浪静后即将呈现的会是波涛汹涌。

但有时在晴天霹雳后又会赋予不一样的转机机遇。

所以说,上天与命运是深不可测又不可泄露的那样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存在。

事实上,你以为命运多舛像是深渊般神秘,实则是命运在给你一生开一个不那么小又不好笑的玩笑,兜兜转转待你尝遍世间酸苦又回首望去,那如走马灯播放的一生的经历重新从头开始播放到终结,最终还是发现又回到了起点。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玩笑倒真有深度,有用意。原文95lady.com

不可逃避,却又染上瘾。

对,你还是会屈服于那样一个命运。

曾经我所读的学校虽然也算是颇有名气的私立学校,但是那所学校里的学生都只是普通富家的公子和千金,但也不能说普通吧。我原以为这所即将迈入的学校同样如此,可当我踏门而入之时,我就隐隐约约感觉到并不是这样,脚步声回荡在长廊,异样感瞬间逼近,敏锐的直觉从四面八方袭来至全身,告诉我它一点也不普通。

诺大的校园里没有看到一个人影,教学楼很华丽却只有一幢孤零零的楼。那时没有人告诉我教室在哪里,但是在底层如无头苍蝇般徘徊不前的我正好听见“细细嗦嗦”的谈话声,便循声而去,越走近那谈笑声越逼近明晰。

“陆教授,据说这次的学生很少,但都是厉害的人物啊。来自http://www.95lady.com/”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

“是的,你看看他们的资料。”沉稳的语气,接着就传来小声翻动纸张的声音。

没多久,那男子惊呼起来:“天哪,这不是最年轻的大牌演员,你看看,这些全是有头有脸的人怎么会跑到我们这破地方读书来了?”

“谁知道呢?”我好似在那对话中的教授嘴里听出了不屑的语气。错觉吗?

我站在外头,敲着已经全开的门,“报告,老师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新生。请问我所在的班级教室在哪里?”

一个人把头转向了旁边的戴眼镜的男子,那男子推了推眼镜,微笑着说:“就在楼上,楼上只有一间教室。”我点点头,礼貌地道了声谢,轻轻退了出去。阅读http://www.95lady.com/

他竟然都不问我是谁,就知道我所在的是哪个班级。在我疑惑的同时,谈话声又从之中传出来。

“那个学生是谁?”我突然在门口停下,不经意听着。也许听到有关自己的事无论如何都想知道吧。

“就是你刚刚看到的那个心理学家啊。”又是在空荡荡的教学楼里显得异常清脆悦耳翻纸时发出的“哗啦哗啦”声响。

“那个学生估计是这些学生里最不起眼的吧?”那男人冷哼一声,我微微挑眉,倒也觉得挺有意思,到底那些名单里都是些什么人物呢?

“这你就错了,她可是15岁就考上心理博士学位的最年轻的人啊,而且这么年少也有自己的心理室,并且不时会帮助警方审问犯人。灵爵2章说不定就刚刚那一小会和我们说话的时间,就完全看穿了我们俩的心理。”

长时间的沉默后,又传来一句:“那着实很可怕。”

我摸了摸刘海,握着书包带子的手紧了些,这教授还挺了解我,应该不简单,之后几天要好好留意才是,便继续向楼梯走去,漫不经心地上了楼。这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学校倒有也有些许意思。

楼梯过去一点点便是教室,我向四周看看,还真的只有一间啊,将要踏进门口时,我驻足于一米外愣了愣,停了下来。那个女生的头发……挑染了紫色,显得很鲜艳。巧合吗?还是说,PM灵印?再往教室里一探,一个男生的头发也有蓝色混杂在其中。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顿了顿,自从那天起倒是从来没有碰见过灵爵,他们,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除我以外其他的灵爵,今天倒是能见到,但是,用意何在呢?我马上利索地把头发小心地盘起来,那白色的发梢被窝在里面,看上去就像是全黑的普通乌亮的黑发一样,接着我便若无其事地踏进了教室。

教室里的人听见声响都纷纷抬起头凝视我,只有三个人方才在教室里理着东西,虽在我身上凝视许久,但他们浑然没有理睬我,三个人依然盯着我的背后看。是在看头发吧,我猜想。他们的微表情都告诉我,他们看到我是个普通人后非常惊讶。我也没有搭理他们,找了一个位置安静地坐了下来。

我忙完自己的事以后,便仔细端详邻座的女生,长发中均匀的挑染了紫色的人。看了一眼,我便微愣,这不是演员沐熏?虽然有很明显的丑化痕迹,但是依然能清晰看出她底子确实很好看。她可能注意到我的目光,偏过头微微朝我笑笑,便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我转头再打量一下坐在后面,头发参杂着蓝色的一个同样剑眉星目的男生,这一看又是让我大跌眼镜,他胸口的徽章谁不认得?那是一家最新在国内新崛起的特大企业,两年直逼许多外企,绝对是匹资历深的黑马,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如此有头有脸、且胜过在职场上待了几十年的老精英的那个年轻总裁――冷一。他好像也注意到我的目光,便抬起头来,对视的那一刹那,我的后背不禁打了个寒颤,冷到骨髓里。那眼神里像是被冰包裹着的淡淡的锐气却又透彻。那双深邃的眼神看得出来也是经历过不少坎坷曲折的人。

紧接着又走进一个男生,意料之外的是,他倒是全黑的短发,可是仔细看完他的脸以后我又自然而然地低下头,手半捂着脸,那是以前合作过的一级警督兼犯罪专家――简夜,虽然只是少数几个案子,可作为同龄的他的聪慧与警觉还有那清新俊逸的脸也让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但现在还是希望他不要认出我才是。

跟在他后面走进一个黑发刘海中的一半染成了炽热鲜红颜色的男生,那也是曾经与之合作过的最年轻的侦探于漾,长相温文尔雅但又气宇轩昂的一个人,经常与简夜一同搭档办案,不仅推理能力优秀,洞察能力也过于常人,难怪这两人一起进出。他们只是缓缓扫过班级里的人,就径直走了下去。而最后本就在教室里的三人我却没有认出身份,但是想必也绝对是不一般的厉害角色。

最后,我才意识到,在这个宽大华丽的教室里,学生只有七个。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脑海中努力消化这些人的影子。真是见了鬼了。我心里轻轻低咒一声。

很久以后,走进了在办公室碰到过的那个,戴眼镜看起来比较沉稳、资历不浅的老师。

他环视这个教室一周,不久便听到他淡淡地开口了:“你们好,欢迎来到我们学校读书。我叫陆冥枫,你们可以叫我陆老师或是陆教授,我是过来助教的,请多指教。另外教你们的课程也只有上午安排,下午的时间全都由你们自修。具体的我今后再告诉你们。好,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因为不知道你们每个人的水平情况,我想先给你们做一份测试。”我左手习惯撑着歪着的头,凝视教授的脸,这人的表情分明就是了解我们的基本情况的,我嘟嘟嘴,也不知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我猜想:现在大家都没有过问过姓名和身份,甚至都没有多交流什么话,应该是都不想被察觉是谁。

卷子一到手我就估摸着题目,并且打量其他学生的水平,以便可以不用考得过为突出。虽然当时自己报考博士学位时学习的均为心理学,但是奋斗的那些年里,其他知识多多少少也是涉及到的。

拿到那份卷子后翻来覆去看便发现是一张综合卷,难度早已超过高中以上知识。我微微抬头,陆教授正望着我这个方向,淡淡地微笑。我向他挤出一个笑容,拿起笔开始答题。

就算在座的人学位不高,但绝不是那种可以轻视的角色,因此把实力隐藏太大反而会成为吊车尾,但如果使出全力分数过高反而会引起怀疑。于是在认真答完题后,我仔细研究每个人答题时的表情,再相应的更改正确的答案。

好不容易只剩下最后一大题,但是捏着笔的手早就没有答前几题写得舒畅,我捏着笔杆,反反复复把题目读了几遍,还是没有任何头绪。

我这才放弃这题,开始不露声色地打量其他人。有焦虑,也有平静,当然也有胸有成竹的表现。

后来我才发现,仔细琢磨什么的,这其实都是白用功。

灵爵》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灵爵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大年初三 | 聚会狂欢,这些安全防范可不能少……

    初正月三年初三的习俗有哪些1、小年朝正月初三被称为“小年朝”,这一天不扫地、不烧火、不打水,与岁朝同。凡住宅旁有水井的人家,造成起来拿香火、素菜贡于井栏,并将井上所封的红纸条接去,名曰“开井”。有的地方,人们把扫出的积尘放于簸箕中,加上扫帚,倒在三岔路口,以示送穷。2、不外出拜年因“赤口”,正月初三一般人们不会外出拜年,以此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3、安睡迟起经历了除夕和初一的热闹不免劳累,所以到了初三这天便可以早睡迟起,不宜外出或宴客,必须早点熄灯睡觉,好好调理身体,以备新年里精神抖擞。看完了大

  • 你要做生活的主宰,而非被生活所累

    做生活的主宰,不被生活所累。00:1006:331我想,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时候:某个瞬间,也说不出来到底心里有什么委屈,但突然就想大哭一场;某些时刻,突然就觉得特别特别疲惫,想要大醉一场,好好睡一觉。你一定也有过这样的经历:明明心里有很多话,却不知道要对谁说,通讯录列表翻了几遍,总觉得不该打扰;也许看场电影,也许听首老歌,被某个点突然击中心里最柔软的位置,眼泪就停不下来,哭过之后却又傻笑自己矫情。因为平日里软弱不肯示于人前,固执地倔强着,总想证明自己可以,证明自己能够做得再好一点。但其实,你心里

  • 多伦多长周末:天气情况+各场所开放时间汇总

    下周一即2月19日为安省家庭日(FamilyDay),从今天开始放假三天,更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是,从今天开始一直到周日都无雨雪,稍稍有点遗憾的是,家庭日当天有可能下雨,但那一天的温度高达5℃,周二更升到11℃,正如天气网络的气象学家所言,这个长周末异乎寻常的暖和,为民众出游及购物等提供良机。家庭日长周末天气情况根据天气网络的预报,总体而言,这个家庭日长周末是以“冷”开始,以“暖”结束:今晨-1℃左右,体感温度-5℃左右,周五温度会降至-11℃左右,家庭日长周末的周六,晨间仍然感觉很冷,但下午温度明

  • 从前 | 肖克凡:话说过年

    话说过年文肖克凡据说,“年”是一种古代的吃人猛兽,磨牙吮血,先民闻之丧胆。终于有神农氏手持神器将其降服,时值农历十二月三十日。黎民百姓遂称这一天为“过年”,“过”字含有去除之意,过年就是去除猛兽。燃放爆竹的习俗得以流传,也始于“过年”的原始意义。当然,这属于神话传说。四季为一周期。这周期,尧舜时称“载”,夏时称“岁”,商时称“祀”,周时称“年”。公元前104年即汉武帝太初元年创立“太初历”从而有了确切的农历新年。由此可见,“年”之字义表示春夏秋冬四季,而且代表着原始农业社会生活。很遥远了。百节年

  • 【图片视频】意大利RAI电视台五分钟报道:春节文化进校园

    一年一度的“春节文化进校园”活动今年再现新亮点:RAI电视台拍摄的专题新闻在新闻频道播出,引发了意大利民众对中国春节文化的极大兴趣,更使意大利手拉手协会-龙甲中文学校的舞龙舞狮对名声大噪。今年已经是这只具有光荣历史的龙狮队第七次走进米兰华人区附近小学,为孩子们送上中华文化盛宴。2016年春节意大利师生千人合唱中文歌曲《新年好》的歌声至今仍在当地居民的心中回荡,鼓舞人心。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诗词】张文业 | 清平乐 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

    张文业,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人,网名返本归真。用心灵读书,开阔思想的疆域,追寻着真理之光。做为天地间平凡而从容的旅行者,用文字记述对自然、社会与人生的感悟,永远不变的是对真善美的讴歌,对人生真谛的追求。经历许多风雨,见过几道彩虹;一步一个脚印,书写无悔人生。诗观:文以载道,诗贵自然。清平乐相约“兴凯湖文化在线”(外二首)黑龙江密山张文业兴凯湖畔,美景真无限。缘聚今朝相依恋,才子佳人争艳。万里泼墨流芳,群英荟萃久长。喜看大江南北,神州再赋华章。五绝今生有缘(二首)(一)悠游网海中,意境有相通。陶醉诗

  • 【小说连载】徐景文 | 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

    作家档案徐景文,男,小学高级教师,黑龙江省鸡东县人。鸡东县拔尖人才。省、市、县作家协会会员,鸡东县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品报告文学、散文、诗歌、歌词散见于《黑龙江教育》、《冲浪人》、《放歌盛世》等全国报刊。报告文学《情洒荒原》、《太阳连接着有一个太阳》、《创业》等荣获省作协、文化厅一等奖。出版专著报告文学集《奉献者之歌》、《中学语文新编配曲古诗词》(与人合作)。创作业绩收入《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中国当代教育家辞典》、《名师大典》。曲柳村的故事(第三章)黑龙江鸡东徐景文在偏僻的一个山坳里,十里外的

  • 【诗歌】水洼月光 | 往事(外三首)

    往事(外三首)黑龙江鸡西水洼月光常常往事不是分享细细的珍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回想湛蓝天空里的暖阳泥泞潮湿的雨巷午后寂寞的昏黄暗夜中烛火摇曳的光亮鼻涕孩儿的清澈目光沧桑老人笑容的慈祥谁手里诱人的棉花糖还有一起玩过家家的小新娘就这样不经意的随想往事便走出记忆悄悄溜回身旁好像很近触手便可及又好像很远一片朦胧与渺茫于是浅浅地回味于是静静地念想原来它们还在那里好好的没有被岁月遗忘心中欢喜再见了曾有的那一场场过往又很无奈于它们重逢的总是太匆忙其实每次旧时的念起都似老歌的清唱让人流连令人向往而那生活永久改变了

  • 【春节专辑:诗歌】北斗| 北斗诗词选

    【诗人档案】徐靖中(原名:徐寅辉)笔名:北斗。1966年1月出生于黑龙江省宾县。1984年于宾县一中高中毕业,1988年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历史系,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1988年7月7日到黑河市黑河日报社工作至今,主任记者。现从事影视剧文学剧本创作,现为专职编剧。他与崔富强合作的电影剧本《少年棋王》拍摄后,获得第二十四届金鸡百花奖提名,并获得2016年华表奖提名。在黑龙江大学期间,任历史系雪魂文学社社长。毕业后偶而创作诗词。他的诗词以爱国的政治抒情诗为主,他的诗大气而豪放。北斗诗词选黑龙江黑河北斗回

  • 【小说连载】姜芬 | 魂之三步曲:第二阕 魂--归兮,语兮

    作家档案姜芬笔名:瞳若秋水。居住在黑龙江省密山市,流连在兴凯湖畔蜂蜜山下。本职工作是会计,爱好广泛,喜爱音乐、舞蹈、朗诵、摄影和旅游,最爱的就是文学,有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报刊与杂志,密山作家协会理事,曾四年连任江山文学网系统短篇小说主编,现为网络播客,有声小说编剧。魂之三步曲:第二阕:魂--归兮,语兮文/姜芬(黑龙江密山)天寒地冻,风冷日斜。浑身汗湿一片,伸手推了推头上脏破的棉军帽,我开着拖拉机又一次驶出了煤窑。回头再看看那黑洞洞的井口,像一只面目可憎的凶兽,张着大嘴,正准备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