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言情小说《痞妻拒爱:老公,来战!》在线免费阅读

2018/1/26 1:30:0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痞妻拒爱:老公,来战!

第1章 放开那个帅哥

S城有名的五星级酒店,妖娆的女人攀上男人的肩膀,朝他耳边吹了口气,捏着甜腻的嗓子呢喃:“秦先生。说明95lady.com

沙发上的男人眼神冷俊,面部线条刚毅,裁剪得体的西装将整个人衬出一种严酷的气息。

女人微微眯眼,手伸进他衬衣里,暗想:还跟她装高冷,这世上的男人就没有她搞不定的!

秦瀚宇抓住那只下滑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却仍是微微勾起嘴角笑道:“你是陈先生的人,晚上不用陪他吗?”

“他那个死人,只知道赚钱,哪还管得着我?”女人脸色微红,秦瀚宇递过去一杯酒,她仰头喝下,整个人更觉晕乎乎的。

“再怎么忙,晚上也不忍心放着你不管啊。”秦瀚宇手抚上她的脸颊,动作尽量暧昧,她有致的身子直接倚到了他怀里,他眼中的嫌恶却越来越重,脸上却仍笑着。

“今天晚上他出货,早把我忘了,干嘛总是说他,你吃醋了吗?”女人捏着秦瀚宇的下巴,吻了下去。

秦瀚宇微微偏了头躲开过去,然后按住她的背扣进自己的怀里,温热的唇暧昧地蹭过她的面颊,附在她的耳边,问:“他在哪出货?该不会撞见我们吧?”

“不用担心,宝贝儿,他在城东旧仓库里,不到明天早上是出不来的。”女人急不可耐地撕开他的衬衣,秦瀚宇脸上浮起一丝讥笑,正要推开她,门“砰”的一声被人踹开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干什么呢?”来人一头杀马特造型,白色T恤搭上破洞的牛仔裤,竖起大拇指擦了一下鼻子,痞子味十足。

只不过那一声吼得有些中气不足。

陆小曼搜罗了三层楼,刚踹开门就看见这女的霸王硬上弓,可让她找着了。

“你是谁?想干嘛?”妖娆女站起来,刚好挡住了沙发上的秦瀚宇,脑袋虽然还晕乎着,可张扬跋扈的本能还在。

“我是你姑奶奶!也不看看是谁的男人就敢随便上!”陆小曼一脚踩在椅子上,破洞的牛仔裤里露出白皙的腿。

“你的男人?你算什么东西!”女人扑过来打陆小曼,陆小曼抓着她的头发,一把扯掉她的衣服。

“内需不足你坐台去啊!凭着自己有点权势就出来祸害良家妇男,你以为你是黑山老妖啊!”

“小贱人!自己留不住男人,怪我?”女人一脸得意。来自95lady.com

“我留不住男人不怪你,你男人留不住你,不知道该怪谁啊?”陆小曼趁机扒拉下她的裙子,拿出手机一通乱拍,完了还得意洋洋地扬着手机说:“两秒钟之内再不滚,我就把这些照片发到你男人手机上。”

女人脸色突变,那个男人要是知道她在外面偷吃,那她就不止是死那么简单了,恐怕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捡起衣服连滚带爬地出了房间,恶狠狠地瞪着陆小曼说:“你等着!”

她还想说点什么,陆小曼扬了扬手机,她只好快速消失在走廊里。

“胆子这么小还敢出来嫖鸭。”陆小曼甩上门。

秦瀚宇饶有兴致的脸沉了下去,嫖鸭,那他是什么?

“赔了钱就出来卖肉,你丫能不能有点情趣?小米步枪还敢冒充人家三八大盖儿?”陆小曼怒气冲冲地回头,对上男人冷俊的面容,呆愣。

“你丫谁啊?”陆小曼懵了,心中不由腹诽,现在公关这个行业真是正以惊人的速度飞速雄起啊,这种极品也跑来做鸭,收入肯定杠杠的。原文95lady.com

秦瀚宇将紧绷的背往椅子里一靠,坦然地接受着这个小女人不怀好意的打量:“三八大盖。”

是他被这个世界隔离太久了吗?还是现在的女人都这么奇葩?

欣赏了下对方风中凌乱的表情,他从她刚才的话里挑出重要信息,继续问:“你认识陈伟?”

“毛三八大盖!我还珠穆朗玛呢!我问你,你是谁?”陆小曼抓狂地重复,好基友杨康生意失败,家族企业眼看要破产,合作方那老女人居然看上了丫的,要他陪睡才肯签合同,入了火坑那孙子才后悔了发了短信让她来救驾,又不说清楚在哪间房,估计正被霸王硬上弓。

现在救错了人,那孙子不知道有没有被办了。

“你刚赶走真的珠穆朗玛的男朋友。”秦瀚宇瞧着她的身材,意味深长地说。

陆小曼脸上表情由惊愕转变为歉疚再到了然大悟恼羞成怒,伸出食指指着男人冷俊的脸蹦出四个字:“奸夫淫妇!”

刚才那女的可是有老公的人,眼前这男人看着年纪也不小了,应该也结婚了,两人居然跑出来偷吃!偷吃就算了,还敢鄙视她!

“你说什么?”秦瀚宇挑眉,不怒自威。

第2章 老王,求放过

“你,你不就是隔壁老王嘛!”陆小曼底气不足,慢慢往门边挪,坏了人家好事,这男的该不会要打她吧?

手还没摸到门柄,“砰”的一声一群黑衣人鱼贯而入,打头的吴深正巧听见隔壁老王那句,惊诧地盯着秦瀚宇。言情小说《痞妻拒爱:老公,来战!》在线免费阅读

“看什么看?城东旧仓库,出队!”秦瀚宇怒火冲天,陆小曼正要往外溜,一股强劲的力道把她拖了回去,鼻子撞上一堵坚硬的肉墙。

众人张大了嘴,他们老大居然强拉着一个女人,嘴唇上还沾满了口红!这场景简直比母猪上树还劲爆!

“还看?”秦瀚宇口中吐着寒气,众人打了个哆嗦,匆忙离开,吴深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陆小曼一脸哀戚地眼看着门缝合上。

秦瀚宇被她丰富的表情逗趣,冷哼一声将她扔到了床上。

“你,你想干嘛?”陆小曼捂着胸口,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张扬,更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

秦瀚宇皱眉,欺了上去,双手撑在她两侧,门砰地一声又开了,吴深强压住激动的心情,语调高八度地汇报:“那女人已经押回去了,头儿,你尽情享受吧,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押回去了?难不成这人是黑社会?陆小曼抖了两抖,突然额头一痛,秦瀚宇刺啦啦扯下一头假发,露出她墨黑的直发。

“认识陈伟?”他退到沙发上坐下,冷冽地问。95女性网

“不认识。”陆小曼被他强大的气场震慑,乖乖回答。

秦瀚宇看她呆萌的样子,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这小女人有些意思。

“姓名,住址,家庭背景。”他命令的口吻终于激发了陆小曼心中的小兽,可忌惮着他是黑社会又不敢太嚣张,很没底气地回:“调查户口啊?”

他眼睛微眯,站起来走近她,手伸进她的裤袋准确地摸出一个皮夹,抽出里面的身份证。

陆小曼?很熟悉的名字,不过跟她的形象似乎南辕北辙了。24岁,唔,有些年轻。秦瀚宇轻笑,真是被老妈逼婚逼疯了,看见一个女人考虑的竟然是适不适合结婚!

“照片P过的?”他挑眉,照片上的女孩清秀可爱,比她张牙舞爪的样子乖巧多了。

“你才p过,你们全家都p过!”陆小曼终于怒了,证件照本来就丑,居然还说她P过!抢过钱包和身份证,陆小曼豁出去了,可是刚奔到门口,脚下哧溜一下,直挺挺往后倒,没有预期的疼痛,她跌进了他怀里。

仰头看见他深邃的眸子,冷俊的脸,好帅啊!居然脸红了,心跳加速了!

“看够了吗?”他扬起薄唇,一脸讥诮。

陆小曼从他怀里弹起来,落荒而逃。

秦瀚宇手里一空,乍有些失落,手机响了起来:“头儿,已经包抄了,你放心办事,绝对一个都跑不掉!”

这个吴深,现在估计整个特种部队都知道他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一分队在酒店埋伏,今晚上一网打尽!”秦瀚宇收拾好情绪,一脸冷酷。

出了房间,陆小曼一头冷汗,恰巧杨康的电话打了进来。她没好气地骂道:“你孙子到底在哪个房间?我快他妈撞黑社会枪口上了!”

“你把黑社会吓跑了?”杨康的声音压得很低,却还是带着戏谑。

“滚蛋!到底还要不要姑奶奶我救场?”

“要,当然要,姑奶奶,我都快被吃干抹尽了。”杨康惨兮兮地躲在厕所里,浴巾裹了好几层。

外面的女人扭动着肥硕的腰肢,在门前晃来晃去,吓得他开了花洒还是不敢大声说话。

“你在哪个房间啊?”

“1203”杨康注意着外面的动静急切地报上房间号。

“不可能,我已经去过那了,里面是俩男的。”

“我在华宇,你在哪?”杨康想了一会突然觉得不对,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痛感。陆小曼你是猪吗?老子开房怎么可能跑去你家的酒店?

“我靠!马上到!”陆小曼翻了个白眼,接过经理递过来的车钥匙,对他的点头哈腰一律无视。

“亲爱的,你好了吗?”壮硕的身子贴在玻璃上,杨康吓得一屁股跌进了浴缸里。他怎么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节操啊,哥对不起你,哥一时智商下降拖累了你。

杨康抹了一把辛酸泪,正打算慷慨就义的时候,外面的女人一声尖叫,紧接着一群人闯了进来:“都别动,警察!”

陆小曼你丫太聪明了,居然叫了帮手过来!

杨康大摇大摆地走出浴室,脑袋立刻被人压在地上,手被反剪着。

“干什么干什么?”陆小曼紧赶慢赶终于冲到了1203,一打开门,喜大普奔地迎来了一管黑洞洞的枪顶着自己的脑袋。

她左掏掏右掏掏出一个钱夹和几枚硬币统统递到那人手上,可怜巴巴地双手抱拳:“好汉饶命!”

第3章 强吻算袭警吗

秦瀚宇正准备撤队,乍看见陆小曼毛手毛脚地冲进来,又听到她那句话,差点没一头栽倒。

他们像是打劫的?

锐利的眸子扫向杨康,杨康双腿一软,头磕地道:“好汉饶命!”

吴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显然认出了陆小曼。嫂子很风趣啊。嫂子的朋友也很风趣啊。

陆小曼都吓得都快跪了,但是隐隐又觉得周围气氛有点不对劲。错过枪口抬头,看见一身冷冽的秦瀚宇正冷眼瞧着自己,脱口而出一句:“隔壁老王?”说完又懊悔地捂住了嘴。

吴深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秦瀚宇一张脸黑得彻底,冷冷地说:“带走!”

“Yes,sir!”吴深见踩着老虎尾巴了,连忙端正地敬了个军礼。

陆小曼目瞪口呆,隔壁老王是警察?那刚才自己撞破了他的好事,他现在纯粹是公报私仇。

“警察叔叔,跟你商量个事。”陆小曼神神秘秘地把秦瀚宇拖到一边,吴深等人立刻投来暧昧的目光。

“什么事?”秦瀚宇尴尬地开口,语气还是冷淡得要死。

“刚才我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嘛,我跟你保证绝对不是有意的。再说了那女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货,你跟她那个了说不定还会染上什么怪病。说起来我还是救了你呢。”陆小曼吧啦吧啦,秦瀚宇的眼神越来越冷。

“那我还得谢谢你?”秦瀚宇冷笑连连。这女人脑子里装得都是小黄本吗?要不是为了套话,他这种正直青年会接近那种艳俗的女人!

恼羞成怒了?

陆小曼吞了口唾沫,软的不行得来硬的了,她讪笑道:“这倒不必,江湖救急嘛。不过你要是想公报私仇把我们扣在警局,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陆小曼翻着眼皮,手指滑过那些照片,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

“你想怎样?”秦瀚宇有些好笑,这女人想威胁他啊。

“你看吧,这上面可都把你照出来了,到时候我把这东西交给你上司,你可就完了。”陆小曼以“你懂的”眼神看着他。

秦瀚宇略微沉思,看着她强装镇定的脸和滴溜溜转着的黑眼珠子,笑道:“这是证物,暂时没收。”

没见过她这么笨的,拿着证物在嫌疑人面前晃,不被吃才怪。

秦瀚宇去抢她手里的手机,陆小曼力气没他大,眼看要被抢走,张嘴咬了下去。

一阵酥麻从手背传来,秦瀚宇身子微僵,手上稍稍用力,手机落入掌心,扳开那颗小脑袋,手背上印了两排牙印,还真是下死命咬的。

“你这个无耻之徒,徇私枉法,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要以为你染指了别人的老婆还可以一手遮天,我……”秦瀚宇头痛地捂住她叽叽喳喳的嘴,单手将她夹在腋下,扔进了车里。

“头儿终于爆发了。”吴深感叹,竟然觉得欣慰。

“嫂子那小身板儿,不知道受不受得住,头儿那积攒了三十年,很激烈啊!”一旁的士兵附和。

上车的时候,陆小曼瞟到那个妖娆女也被警察押着上车了,手上还铐着手铐,原来他刚才是在执行任务,不是在偷吃啊。

“警察叔叔。”陆小曼谄媚地凑上去。

“我没你这么大的侄女!”他看上去有那么老吗?张口闭口就是叔叔!

“警察大哥……”

“我没有妹子。”秦瀚宇看她吃瘪的样子,不自觉勾起了嘴角。

“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陆小曼霍地站起来,脑袋撞到车顶,吃痛地蹲下竟然看见秦瀚宇在嘲笑她,shit!

“那个,帅哥,刚才我好像是救了你吧,要不是我及时走错了门,说不定你就因公献身了呢。”陆小曼极力往自己身上揽功。

“我不认为我跟你一样蠢。”他低声笑着。

陆小曼气结:“人渣!”

“你说什么?”他冷俊的眸子一扫,她立刻焉了,眼睛弯成月牙笑道:“说您咋这么帅呢。”

他轻笑突然急转方向盘,陆小曼眼见着一辆敞篷法拉利直直冲向他们,要死了!

陆小曼张大了嘴,突然他侧身抱住了她,整个人趴在她身上,温热的身体将她挡得严严实实。

陆小曼心率失衡,他面瘫的俊脸离她只有几厘米,薄唇紧抿,眼眸深邃,她脑子一抽,眼睛一闭,小嘴一撅,亲了上去。

真的亲了上去,感觉到他的身子一抖,陆小曼居然得意地笑了,某种近似于变态的征服欲得到了满足。

处理好交通事故,秦瀚宇一直冷着脸,陆小曼不敢再造次,乖乖坐在后座,看他背后的衣服被玻璃划破了还有点血迹,心想这下完蛋了,她轻薄了人民警察还嘲笑他,不会要蹲大牢了吧?

第4章 定了娃娃亲的男人

到了警察局,杨康着急地凑上来拉着她的手:“你没事吧?”

“有事你丫能救我吗?”陆小曼翻了个白眼,却对上秦瀚宇若有所思的眼神,他好像很冷地瞟了一眼他们交握的手,命令道:“录口供,例行检查。”

之后真的只是例行检查了身份,证明他俩是大大的良民之后,就放他们走了。

陆小曼扫视了一圈,也没再看见那个酷拽的隔壁老王,早知道应该问问叫什么名字的啊。

陆小曼向来是个实践主义者,想到了立刻抓着一个警察问:“你们警察局那个黑脸的霸王叫什么?”

年轻警察秒懂,抽了口气回答:“你说秦营长啊,他不是警察局的,是特种部队的。”

特种兵!陆小曼目瞪口呆,难怪浑身都有种严酷的气息。她调戏了一个特种兵,想想还觉得自己赚了。

“头儿,我刚才听见嫂子在外面打听你呢。”吴深不怕死地嬉皮笑脸坐到秦瀚宇面前。

秦瀚宇头都没抬,眼神却扫过自己手背上的那道牙印。

“她问警察局那个黑脸霸王是谁?”吴深捂着嘴偷笑,秦瀚宇抬头看他一眼,他连忙正襟危坐,严肃地说:“不过知道你是特种兵后,看嫂子的表情,好像是赚到了。”

秦瀚宇埋头看文件,嘴角却在吴深灰溜溜出去后勾起。翻出老妈发来的短信,陆小曼,他的相亲对象,还以为是个无聊的大家闺秀,没想到……脑子里浮现出她时而张牙舞爪时而小白兔的样子。手指不自觉摸上了嘴唇。

吴深出去后,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刚才他叫嫂子秦瀚宇居然没有反驳,那就是默认了!有了嫂子庇佑,他们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一点了吧?

出去后陆小曼狠揍了杨康一顿,两人又去疯玩了一趟才回家。

溜进黑漆漆的客厅,陆小曼脱了鞋往楼上摸,刚摸到一半,灯啪地开了。她的母亲大人姜秀美坐在沙发上看都没看她一眼道:“滚过来!”

陆小曼就是个泄了气的皮球,慢塔塔地蹭过去献媚:“亲爱的妈咪,今晚上用的什么面膜?皮肤看起来好好,看着比我还年轻了。”

“坐好!”姜秀美铁面无私,看来今晚在劫难逃了。

陆小曼哀嚎一声躺倒在沙发上。

“我跟你说过秦伯伯家的儿子吧?”姜秀美严肃地问。

“他们家不是去云川了嘛。”陆小曼抓了个苹果啃,原来是为了这事,虚惊一场。

“回来了,现在你秦伯伯提起了当年给你们定的娃娃亲,你拾掇拾掇准备嫁过去吧。”姜秀美无比嫌弃地瞟了一眼陆小曼,怎么能养出这么个猴儿似的人精呢。

“妈!我可是你亲闺女啊,你拾掇拾掇就把我卖了啊!”陆小曼知道她爷爷和秦爷爷是老战友,秦爷爷救过她爷爷一命,所以她爷爷和秦爷爷当时许诺生下一儿一女就结成亲家,哪知道生下来两个都是儿子,于是这一承诺就落到了两家的孙子身上。

可是二十年前秦家就举家搬去了云川,听说混得还不错都混进中央了,居然这么不嫌弃还记得这破约定。

“你要是不满,自个儿跟你爷爷商量去!”姜秀美打了个哈欠继续说:“明天我找人给你拾掇拾掇,去见见秦家那孩子。”

“妈,那人都三十了吧!”陆小曼幽怨地看着墙上的黑白照片,她家老爷子笑容满面,就是不能开口说话。老妈的言下之意,是死是嫁自个儿选一个吧。

“男人三十一枝花,你这坨豆腐渣还嫌个啥?”果然是亲妈啊!

拾掇拾掇嫁过去,陆小曼苦着脸脑子里浮现出人头猪身的陆小曼被她妈拾掇拾掇用开水烫着刮了毛热气腾腾地送去了秦家。

第二天陆小曼还在睡梦中就被拖了起来,七岁的小弟跳到床上对着她的脸又揉又搓跟练太极似的揉出了一滩口水。

“妈,姐睡得跟死猪似的。”陆明朗抱着陆小曼的胳膊使劲摇晃,陆小曼动了动鼻子,翻身把他甩了下去。

“死猪怕什么?”楼下姜秀美准备了一大堆化妆用品。

“死猪不怕开水烫,那肯定怕冷水了!”陆明朗点头从浴室接了一大盆水泼到陆小曼身上。

“oh,shit!”陆小曼正梦到酷拽特种兵磨着刀叉要割她身上的肉就被一盆冷水浇醒了,打了个寒战跳到地上,陆明朗嘿嘿笑着:“死猪果然不怕开水烫,怕冷水泼。”

“陆明朗,你丫给我站住!”陆小曼追着小屁孩跑下楼,就被姜秀美一把按到了椅子上。

痞妻拒爱:老公,来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痞妻拒爱 或 老公 或 来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

  • 书斋、名号

    古今不少文人学者喜欢给自己的书屋(又称书斋)命名,以表明志向,寄托情怀,或自警自勉。这些饶有情趣的室名,给人以有益的启示。陋室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居室兼书房名。诗人曾专门写了篇脍炙人口的《陋室铭》,以描绘自己书斋的简陋,表现自己高洁的志行和安贫乐道的情趣。老学庵这是南宋诗人陆游晚年的书屋名称。此名表达了诗人活到老,学到老,生命不息,学而不止的精神。七录斋明朝著名文学家张溥,年幼时酷爱读书,凡是所读的书必定亲手抄写,诵读数遍后烧掉,然后再抄,再读,再烧,这样反复六七次,因此他给自己的书房取名“七录

  • 王阳明:愿你自己成为太阳,无需凭借谁的光

    世上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有困境、有挣扎、有痛苦、有迷茫。经过层层磨练之后。愿你自己成为太阳,驱散万里乌云,照亮来处去处,纵然身边无人守候,也可以拥有温暖自己的力量。1、你对了,世界就对了五百年前,王阳明历经生死劫难,在贵州龙场悟道归来,行到洞庭湖时,他的学生冀元亨请教老师,何谓“心即理”。王阳明笑而不答,唤书童取来一本《战国策》,翻开第一页,是一本战国详细地图。阳明把地图扯下来,撕成一张一张的纸片,然后递给冀元亨,让他重新拼接起来。这是一张战国初年的地图,除了我们熟知的七国之外,还有中山、鲁、邹

  • 饮冰室集宋词对联

    黄秋岳《花随人圣庵摭忆》记云:“前人集词为联,多摘四字、八字为对偶,至多十余字,师曾始专集姜白石词为长短联语数十。记尝一日过予,举《扬州慢》中‘波心荡冷月无声’,谓可对《琵琶仙》‘春渐远汀洲自绿’否?此联后竟缉成,警彩绝艳,即任公先生后此所举者也。”任公梁启超受陈师曾的启发在病榻前,以读词集联消遣,集成二三百副之多。“去年在陈师曾追悼会会场展览他的作品,我看见一副篆书的对联‘歌扇轻约飞花,高柳垂阴,春渐远汀洲自绿;画桡不点明镜,芳莲坠粉,波心荡冷月无声。’所集都是姜白石句。我当时一见,叹其工丽,

  • CCTV:一首孤独了300年的小诗,一夜之间,亿万中国人记住了它

    《苔》清·袁枚“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首20字小诗《苔》被乡村老师梁俊和山里的孩子小梁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重新唤醒孩子们最朴质无华的天籁之声唱哭了庾澄庆和曾宝仪也让亿万中国人都在这一刻被感动“我觉得这群山里面的孩子身边所拥有的资源是很有限的可是他们却有着最纯真的爱。”梁俊老师就是想通过这首诗告诉这群山里的孩子们“我们即使拥有的不是最多但依然可以像牡丹花一样绽放我们不要小看了自己”梁俊老师给了孩子们希望的种子于是,种子种在了每一个孩子的心里在他们的生命中开了花说是乡

  • baby家年夜饭12个菜大鱼大肉,明星狂吃不胖竟然用了“过年减肥法”!

    春节期间,所长的朋友圈里只能刷到两样东西,红包和年夜饭。泥萌说说这些人的举动,在过年还要保持体重的所长面前,是多么不要脸的行为!!天南海北、飞禽走兽、各大菜系,通通都有...所长边看边默默的流口水明星以前也没少晒过自家的年夜饭,到底明星过年吃什么呢?黄教主以前就晒过和baby一起在姥姥家过年的照片,这一大桌子菜看着相当丰盛所长数了一下应该有12个菜,四世同堂的画面既热闹又温馨再来看看厨艺高超的黄磊老师,估计他们家的年夜饭也算是大家的一个标杆了色香味俱全,有海鲜,有肉,有蔬菜,营养和卖相都很好,估

  • 《爨宝子碑》原石,太震撼了

    爨宝子碑原石附:爨宝子拓本局部《爨宝子碑》,全称为“晋故振威将军建宁太守爨府君墓”碑。乾隆戊戌(公元1778年)出土于曲靖县城南70里的杨旗田(今麒麟区越州镇)。咸丰二年(1852)移置曲靖城内,现在存于曲靖一中爨园内爨碑亭。碑首为半椭圆,整碑呈长方形,高1.83米,宽0.68米,厚0.21米。碑额题衔5行,每行3字;碑文13行,每行7—30字;碑下端列职官题名13行,每行4字。全碑共400字。除题名末行最下一个字残缺外,其余均基本上完整清晰可见。碑左下方刻有咸丰二年七月曲靖知府邓尔恒的跋,记录

  • 人世间最美的法缘——“师徒缘”

    师徒缘布施有句话说:年复一年地禅修,不及忆念师父的一刹那。这是很深奥的道理。一个真正的修行人,迟早会遇到自己的师父。当多生的那份缘成熟师徒相遇,弟子的内心总是有莫名的触动。或悲怆,或欣喜,或释然,或感伤难以言表。多数是师父找弟子,有时也看似是弟子找上门来,但师父心中自然明了。当师父一眼认出了弟子时,而你却全然不知。师父会以特殊的方式来点化你,使你自己来到师父的面前。接下来是艰难的磨合,总要两三年的时间。如果是你真正的师父,他也许会责骂你,摆布你,冷落你,抬举你,宠爱你,放任你,经过不断地热炒冷拌

  • 黔中文学‖何尘: 鸡冠花

    微刊鸡冠花作者:何尘随风潜落墙角沉沉入睡听到蛙鸣大地它探出了头夏绵绵烈日足足两月玉米失望的微笑在风中摇曳不能选择活在互补的自然众生面对苍天的无奈它精神茁壮存在就有它的价值鸡冠花伴我整个夏天秋她依然灿烂鸡冠花(二)好花何需绿叶衬深秋金黄的野菊花静静地抓紧刺篷学着蒲公英的样子准备起飞九月阳光懒慢大地进入休眠期深远宁静院坝边坎子上风的脚步厉经数月的跋涉奔跑着来到了故乡点亮夜空沐浴秋阳兴奋地分享时令带来的震撼九月火红的九月敞亮的心冬注定没雪何尘,开阳人,生于七十年代,九四年参加工作,现在城关镇南凉小学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