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爱你从不言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20 23:31:25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爱你从不言弃

第11章登记结婚

  第二天清晨,穆小彩已经退烧。说明http://www.95lady.com/迷迷糊糊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她惊得从床上坐起来,立即扫视了一眼身旁的男人,是应寒。

  自己怎么会和他睡在一起?穆小彩揉了揉太阳穴,记忆翻转,回到了昨天晚上。

  天啊,她昨晚都做了什么好事!

  躺在她身边的男人翻了个身,伸手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嘟哝着:“你怎么起那么早?”

  穆小彩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晃眼的太阳,闷声说了一句:“不早了。”

  应寒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女孩白皙干净的侧脸被阳光笼罩着,可以清晰地看见她脸上细小的茸毛。应寒慵懒地起身,抬手摸了摸穆小彩的脸蛋,温柔地笑着,眉眼间带着无限的宠溺:“是不早了,可以去扯证了。”

  穆小彩闻言一怔,扯证!

  对啊,她昨晚说要嫁给他的。

  “怎么?后悔了?”应寒见穆小彩不说话,侧目凑近她,吻了吻她的耳垂,温热的气息喷在穆小彩的耳朵上,惹得她一阵躲闪。推荐95lady.com

  穆小彩立即摇了摇头,她倒是没有后悔,只是她没有想到他的动作那么快,说要嫁给他就真的要陪她去登记结婚了。

  沉思片刻,穆小彩从心底深深吸了一口气:“好,我们去领证。”

  说罢,她就动作利索地跳下床,应寒跟在其后,心情非常好。

  只是,应寒没有想到,穆小彩与他到民政局扯了结婚证回到家里的时候,居然要求和他分房睡!

  一开始,应寒是拒绝的,他皱眉看着她,表情有些幽怨:“我们都是夫妻了,为什么要分房睡?”

  “虽然是夫妻了,可是我还是觉得太快了,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穆小彩随便编造了一个理由。

  应寒眯着眼,皱了皱眉,唇角勾起一抹邪笑,接受她的理由,答应给她时间适应:“好吧,那等你习惯了,我们再一起睡。”

  穆小彩笑了笑,和应寒勾手:“一言为定。阅读95lady.com

  应寒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但还是伸出手配合着与她打勾勾。

  这么一勾,应寒就借着尾指的力量将穆小彩勾到了自己的怀里,他眉目带着浅浅的笑意,温柔的眼眸正深情款款地望着怀里的小女人,他扬起嘴角,暧昧的气息喷在穆小彩的脸上:“小彩,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

  “嗯。”穆小彩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不明白应寒为什么要再一次强调这件事情。

  然而,就在下一秒钟,男人柔软的唇瓣就覆盖在了她的双唇上,温柔地吸允着她。

  穆小彩一开始是拒绝的,可是应寒太温柔,这个吻虽然没有经过她的同意,但是他却耐心地引导着她,带动着她,害得她一阵意乱情迷,跌入了他的温柔乡。

  穆小彩乖顺地被他亲吻着,感受着他的双手在她的背后撩起的温柔,不由地抬手抱住了应寒的腰肢,一点一点地回应着他的柔情。95女性网

  吻到窒息时,应寒终于松开了她,横抱着她走进他的卧室。

  穆小彩被应寒放在大床上的时候,自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身体本能地抵触,不由地爬起来,皱眉道:“不行。”

  而此时,应寒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只手则不安分地在她的腰间来回揉捏。

  “为什么不行?又不是没做过。”应寒魅惑地笑起来,随即埋头吻上了穆小彩的双唇。

  穆小彩用手推开应寒,抗议道:“那不一样,现在我们是夫妻,你情我愿的夫妻生活才容易促进夫妻情感。”

  听到穆小彩的话,应寒也没有强人所难。说明95lady.com她都成了他老婆了,还能跑掉吗?于是,他停止了他的索吻行动,双手捧着穆小彩的小脸蛋,有些无奈:“好,我等你。”

  穆小彩终于松了一口气,快速的跳下床,跑向自己的卧室。

  “小伎俩。”应寒坐在床上看着沈小纯离开的背影,宠溺地笑了。

  不过,对付穆小彩这种小顽皮,应寒多得是制服她的办法。

第12章 梦游

  晚上睡觉前,应寒打着关心穆小彩的名义,给她送了一碗自称美容养颜的滋补汤。

  事实上,应寒在拿到这碗汤之前,特地吩咐了下人:“今晚给夫人熬一碗安神助眠的汤,一定要安神助眠!”

  下人接到应寒的指令,自是明白了应寒的意思,特地在汤里加重了“安神助眠”的功效。网站http://www.95lady.com/

  应寒故作绅士地敲了敲穆小彩的房门,不一会儿,穆小彩就穿着她的粉红色卡通睡衣打开了房门,迎上应寒那张带着关心意味的俊颜,她凝眸问:“干什么?”

  应寒将手中的滋补汤递到穆小彩的面前,说:“女孩子不是都爱美的吗?我特地吩咐下人给你熬了这个养颜汤,你尝尝味道怎么样。”

  穆小彩有些讶异,想不到应寒这么贴心。她感激地接过应寒手中的汤,小尝了一口,笑逐颜开:“还挺好喝的,是我喜欢的。”

  应寒得逞,扬起唇角:“好喝就多喝点,喝腻了我让下人换着样式给你做。”

  穆小彩感激地笑道:“谢谢了哈。这个汤有点大碗,我端到房里喝。”

  “嗯,好,早点休息。”应寒说着伸手摸了摸穆小彩的脸颊,宠溺地说,“晚安。”

  “晚安。”穆小彩满足地关上了房门。

  十分钟后,应寒没有敲门,破门而入,看到穆小彩已经躺在大床上熟睡,他不由地笑了起来。安神助眠的功效,果然厉害!

  他大步走到穆小彩的床边,俯身将女孩抱了起来,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放下穆小彩,他也躺下了大床,单身支撑着脑袋细细地看着身边的女孩的睡容。谁知穆小彩忽然一个翻身,将一只腿压到了应寒的身上,一只手又伸进衣领挠了挠,这么一扯,穆小彩胸前的春色就暴露在了应寒的眼前。

  应寒忍不住诱惑,伸手轻轻滑过她的脸颊,他情不自禁地将唇覆上了女孩的香唇上,温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

  可惜穆小彩睡得太死,根本不能配合他。窃玉偷香之后,应寒心满意足的躺下,伸手将穆小彩揽在自己的怀里,还不忘揉了揉她的后脑勺,一觉到天亮。

  “啊……”穆小彩醒来就是一阵尖叫,伸腿就将应寒踹下床,“你怎么进来我房间的?”

  熟睡中的应寒硬生生地被穆小彩踹醒,他吃疼地从地板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地看着愤懑的穆小彩,无比自然地说:“你看清楚点,这是我的房间。”

  穆小彩闻言一怔,快速地环顾了一下整个房间之后,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拉扯着被子,一阵莫名其妙:“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应寒懒洋洋地伸了一下懒腰,转身间忍不住偷笑了一会儿,然后一本正经地回答穆小彩:“你昨天晚上梦游,跑来我这里。当时我都被你吓了一跳,你直接爬上我的床就死死地抱着我,死都不肯回你自己的房间。”

  “不会吧?”穆小彩闻言一阵羞涩,天啊!她以前听别人说过她会梦游,可居然是梦游到应寒的床上,这太不要脸了!她该不会还对他做了什么吧?

  一想到这里,穆小彩就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好在应寒只是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说:“你抱得我都落枕了,我能骗你吗?”

  说完,应寒还作势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作出一副痛苦状。穆小彩羞愧地闭了闭眼,立即转移话题:“好了好了,是我不好,我下次会注意的。”

  话音还未落下,穆小彩已经迫不及待地离开应寒的房间,她实在害怕自己在梦游的时候对他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情,更担心应寒会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指责她,真到那时候,她的脸该往哪搁啊?

  然而,穆小彩说下次会注意,不过是一句空话,梦游这种事情,哪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何况,她又不是真的梦游,不过是中了应寒的计谋罢了。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穆小彩次日清晨醒来,隔三差五地都会躺在应寒的身边,原因是她又梦游了!

  穆小彩对梦游这件事情简直头疼得不行,她梦游就梦游呗,为什么每次都是跑去和应寒睡?难道梦游的她就那么喜欢应寒?

  穆小彩却只能在心里进行一阵咆哮,好烦啊!怎么会这样!

第13章 应家娶媳妇是大事

  应寒和穆小彩相处还没两天,应寒奶奶就来电话崔了好几次,让两人回应家。

  “干嘛又要见我,不是才见过还没几天吗?”穆小彩有些无奈的问,她发现,这次居然比上次还要紧张,不知道为什么。

  “没事的,就是想看看你嘛。”应寒揉了揉她的头发,笑着替她解开安全带,两人一起下车。

  一进家门就看家应家的人都坐在客厅里,喝着茶,谈论着什么。因为听到动静,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抬头循声望向他们两人,穆小彩最先看到应寒母亲于玲对自己翻了个白眼,一副不欢迎她的模样。

  “奶奶,我们回来了。”应寒笑着叫道,牵着穆小彩走到奶奶身边坐下。

  见到穆小彩的时候,眼角出现了淡淡的笑意,平静地说了一声:“你们终于舍得回来了。”

  “奶奶好。”穆小彩礼貌地对应寒的奶奶微笑,老太太闻言点了点头。

  这时候,应寒的父亲应建斌放下手中的报纸,转头对应寒说:“你奶奶这次叫你们回来,是要和你们一起商量你们婚礼的事情。”

  应建斌说话的时候仍旧坐在沙发上,没有多余的表情。而坐在应建斌身边的于玲,更是没有好脸色,语气也有些冷嘲热讽:“还没进家门呢,就让奶奶三番五次地催,要是进了家门还得了!”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穆小彩就知道于玲对自己颇为不不满,她知道自己并不招于玲的喜欢,所以在来的路上也做好了被她冷嘲热讽的准备,只是穆小彩没有想到,于玲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排斥她,一点都不给应寒面子。

  瞬时,应寒握着穆小彩的那只手不由地加大了力度,试图用自己的力度告诉她不需要害怕。被应寒这么一握,穆小彩也安心了不少,仍然是一脸笑意地面对客厅里的每一个人。

  应寒牵着穆小彩的手走到奶奶的面前,解释着:“奶奶,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关系,没能按时回来。不怪小彩。”

  老太太点了点头,也不想追究,开口说:“好了好了,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别说那么多了。今天主要让你们回来讨论婚礼的事情。既然你们已经领证了,那明天就对外宣布婚讯吧,接着就举办婚礼。”

  应寒还未来得及搭话,于玲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蔑视地瞅了一眼穆小彩,然后转头反驳道:“妈,婚讯怎么说宣布就宣布呢?太匆忙了!”

  于玲就是不喜欢穆小彩的家庭背景,所以,每次提到应寒和穆小彩两个人的事情,于玲总是第一个站出来投反对票的。

  一旁的应建斌经过深思熟虑后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眉头紧锁,向老太太投去询问的目光:“妈,我觉得于玲说得对,这宣布婚讯非同小可,是不是太匆忙了?”

  于玲立即在一旁附和:“是啊,妈,应家娶媳妇是大事,何况婚姻对当事人来说乃终生大事,怎么可以这么草率就决定对外宣布?他们瞒着我们扯了结婚证,这已经够大逆不道的了。”

  穆小彩也看出了于玲的决绝,她开始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应寒的母亲如此反对自己嫁给应寒,她还死皮赖脸地说要嫁给应寒,在于玲的眼里,大概也觉得她很无耻吧。

  于是,穆小彩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决定:“奶奶,我觉得叔叔阿姨说得很对,要不,等我们举办婚礼的时候再对外宣布我们的婚讯吧?”

  穆小彩的口吻虽然类似询问的意思,但是她的眼睛里却有坚决,在场的人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老太太想了想,终于点头,而应寒却在这时候冷冰冰来了一句:“我不同意。”

  穆小彩闻言立即暗暗扯了扯应寒的衣袖,踮起脚尖小声道:“不要让你妈妈更讨厌我!”

  “应寒啊,可能是奶奶心太急了。就这样吧,依照你爸妈和小彩的意思吧,等举办婚礼的时候再公布你们结婚的消息!”老太太神色严肃,但口吻还算温和。

  虽然应寒的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妥协,但是面对母亲和父亲的反对,奶奶又发了话,加上穆小彩还在一旁求他,他也不得不同意大家的意思了。

  于是,他有些无奈地点头同意。

  得逞的于玲倒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婚讯没有对外公布,一切都还来得及,不然到时候公布了婚讯,即便有反悔的可能,多少都会影响应家的声誉。

第14章 挺好吃的

  穆小彩遵照应寒奶奶的意思随应寒在应家讨论了一整天的婚礼事项,其实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穆小彩在旁听。一整天下来,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生怕说出哪句话就得罪了应家的任何一个人。

  应寒开车载她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她突然松懈下来的神态,轻笑了一声:“你这表情像考试结束了。”

  何止啊!比考试结束还要令人兴奋好吗?沈小纯整个人靠在副驾驶座上,揉了揉脖子,松懈地说:“终于解放了!”

  “至于吗?”应寒宠溺地揉了揉穆小彩的脑袋,随即发动车子。

  穆小彩疲惫地笑起来,说:“你们应家的规矩太多了。”

  应寒轻笑不语,另一只手已经不觉地握紧了穆小彩的小手,他稍稍使劲儿,握得更紧了,仿佛在告诉她,有我在,你怕什么?

  穆小彩却因为应寒的这一举动不觉地脸红一片,身子缩了缩,把头埋得更低了。

  而这时,许久不联系她的宫霆却在这时候打来了电话。宫霆是宮氏集团继承人,一直以来,穆小彩翻译的私活儿基本上都是从他那儿拿到的。两人的关系算得上是好朋友,宫霆花花大少的形象也经常被穆小彩拿来吐槽。

  穆小彩本能地抽出自己手,接起电话:“宫霆?有事吗?”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应寒不由地看一眼穆小彩的表情,她的嘴角盈满了笑意,让应寒有些不悦。

  “没事就不能找你?”宫霆故意逗她,而穆小彩也只是轻轻一笑,寒暄了几句:“不是这个意思,你是大忙人,突然找我我当然好奇啊。”

  “其实是有个翻译的好活儿,就想到你了。你要不要接?”宫霆也笑。

  “当然接啊!”穆小彩闻言大喜,她正感觉自己很久没有接翻译的私活儿了,正想赚点外快,大学的学长宫霆就打电话来问自己接不接私,实在是太棒了!

  “小彩,我帮你找了那么多私活儿,你就不打算请我吃顿饭?”宫霆在电话那头突然假正经地问。

  穆小彩这才想起自己从来没有好好感谢过宫霆,加上两人也很久没有见面了,就说:“好啊,晚上我请你吃饭,有时间赏脸吗?”

  “当然有啊!”宫霆意外地笑了,他想不到那么容易就约到穆小彩见面了。

  穆小彩兴致勃勃地挂了电话,转头让应寒在下个路口放下自己时,却迎上一张冰冷的脸,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不安地问:“你怎么了?”

  应寒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穆小彩却鬼使神差地解释刚刚的那通电话:“刚刚我一个大学时的学长打电话来说找了点翻译的私活儿给我,我想请他吃晚饭,感谢他。我不想一直欠别人的人情。”

  应寒沉默了一下,终于闷声道:“是不应该欠别人的东西,要欠也只能是欠我的。”

  唔……穆小彩被应寒一句话堵得半死,不知道说什么,就说:“那你就在下个路口把我放下,让我去还人情。”

  “可以。但前提是,你先还我送你到下个路口的人情。”应寒目视前方,神色严肃。

  “那我要怎么还?请你吃饭?”穆小彩当真了,笑呵呵地说。

  “我不喜欢吃饭。”依然是冷冰冰的声音。

  这下穆小彩就苦恼了,咬着手指头若有所思地问:“那你喜欢吃什么?我请你吃。”

  “你。”应寒斩钉截铁地回答。

  唔……穆小彩尴尬地瞥向窗外,这话题要怎么接啊?真的是!堂堂应天集团的总裁脑洞能不能那么大啊?

  谁知道应寒却抓着这个话题不发,一脸地理所当然:“怎么?愿意请别人吃饭,不愿意请我吃你?”

  这不一样的好吗大哥?!停止你的脑洞模式好吗?

  穆小彩简直哭笑不得,交错着手指头,支支吾吾地说:“现在还不能请你吃。”

  “能的。”应寒果然在下一个路口停下了车,他侧目瞟了一眼不知所措的穆小彩,趁她还没解开安全带之际,俯身过去托着她的脸,用力地吻上了她粉嫩的双唇。

  应寒的这个吻很有力,却很短暂,穆小彩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随即迎上应寒那张笑得坏坏的脸。

  “挺好吃的。”应寒心满意足地说道。

  “啊,你……你无耻!”穆小彩羞得一脸通红,飞快地解开安全带跳下了车。

爱你从不言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你从不言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文化视野】春节节目展播:莒地记忆系列(三)

    本期节目主要介绍:1、手工加工金银饰品2、莒酒生产技艺3、羊肉汤

  • 【春节专辑:随笔】张鸥|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

    新年伊始:最好的大初一河北秦皇岛张鸥年三十儿,吃完婆家的饺子返回途中,儿子坐在后面冒出一句:“禁炮管事儿啊,不用在炮声中前进加速了”。少了夜空的璀璨,多了一份心灵的平静。路还是原来的路。年,一年又一年。两边的老人都恪守着不变的等待。公爹在路口,说着是无聊“卖单儿”,实则等我们去。爹在门口,路灯下徘徊,车库门打开,等我们回。他们都有着同样的心情,“过日子图惜的是人气儿”!哪怕我们口无遮拦的信口开河,和他们犟嘴,老理儿碰到时代特征也是捋不清的。唯剩下真实的感觉是,我们也会老,甚至将来不如他们呢。我们

  •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王顺昌|沁园春 賀兴凯湖文化在线

    【兴凯湖文化在线专刊之八】沁园春賀兴凯湖文化在线文/王顺昌(吉林东丰)兴凯波澜,竞技启航,一派盎然。喜北琴千载,贯衢雕誉;舂秋两渡,頌韵谋篇。网络推新,台刊出秀。荟萃精英展筆笺。摇蓝旺,看主编兴雅,抖擞长鞭。诗坛如此空前,唯在线,恢弘纳百川。有龙媒风釆,领隽骚头;鸡西矿工,举迹峰巅。江柳文学,北方时报,广纳心声脱颖婵。逢盛世,让文人墨客,四海扬帆!王顺昌,网名,坐山威,一九六四年出生,大专学历。东丰县诗词楹联学会会员,曾为吉林日报社优秀通讯员。经商多年,酷爱诗词,发表数十首作品,终生将于诗词为伴

  • 【诗歌】京城散人|初春丝雨,畅思游

    初春丝雨,畅思游北京京城散人一浮出春之梦,鸭在绿波抖落寒星。南来的暖流,融开板结的原野。年糕的甜美,是复苏的形容。晨光里,是谁在扎制精美的风筝?暖意间,是谁在清吟繁丽的前景?我多想,春姑娘步韵,少些延宕!归雁的行阵让人字感悟苍生!碧空下,尘霾能否少袭扰?屋顶上,鸽哨多些轻盈。迎春花,早些摇曳金色,牛背上,再现悠悠笛声……明晨,我行游飘雨的曲径,任随泥泞,任随朦胧。请岸畔丝柳,向行旅人垂青。借泥土清香,升扬绿色憧憬。二冬寒,是闲置的古琴,深沉、隐含、坚挺,指尖抚触,少些温润,多些松风。仅有冰冷目光

  • 何茂活:“近衣”考論兼訂相關諸簡釋文

    甘肅河西漢簡中常見“近衣”一詞,并有“謹衣”“慎衣”“適衣”“平衣”“調衣”等類似詞語。與之連言者有“強(彊)食”“幸酒食”“進酒食”“進御酒食”等。簡牘所見“近衣”與古代醫籍中所見之“近衣”意義有所不同。今據對漢代書牘套語“近衣強食”以及“甚苦候望事”“春氣不和”“察蓬(烽)火事”等的梳理解讀,參證訂補相關簡牘釋文近30例。通過比證分析可知,原釋“便酒食”“奉酒食”“強奉酒食”及“善酒食”者,“便”“奉”“善”實爲“幸”之誤釋。一“近衣”一詞,不見於《漢語大詞典》《辭源》等通行辭書,但在河西漢

  • 你见过清朝小学的语文课本吗?简直美得不得了

    这是100多年前的清朝小学语文课本的第二册,因为是四年制,相当于现在的一年级下或二年级初。开学第一课,由拜孔子开始。古语有云:“国将兴,必贵师而重傅”。仪式,有时并不是形式,这是一种虔诚,一种尊重,一种珍视。随随便便的习惯一旦养成,轻浮以待也是早晚的事儿。这里是以实践告诉学生,尊师重道的道理。再想想如今,纯粹的师生关系往往夹杂着额外的东西,实在让人唏嘘。第二课,讲清楚其他学习内容。让学习计划、学习目标变成学习内容,这点很利于学生学习习惯的养成。而习惯的养成,其实对于人的一生都非常重要。人生最怕的

  • 【散文】杨福东|写给母亲的天书

    写给母亲的天书文/吉林辽源杨福东你走了,我的母亲,带着无限的眷恋,带着慈祥的目光,带着无可奈何的心愿,走完了您八十岁的人生之路。安祥的离开了,离开了您日夜牵挂的亲人,您的儿女们。您那慈祥的容颜,早以印在了我们的心上。儿后悔没能多为你洗洗脚,捶捶背揉揉肩。多为你做几顿饭,多炒几次菜。妈妈,您总说我炒的白菜片好屹。儿在做,您也不能吃到了。想您了,儿子就炒上一碟白菜片,一壶老酒。慢慢就的品味,品味您在时的一切美好时光。每到这个时候,妻子女儿就躲到别处。不在来打搅我,知道我又想您了。每次回家您总是和我唠

  • 美好之上,以诚为敬

    每个人都该有自己的编年史,每个普通的人回家,翻看那些小时候的照片。回乡,看童年一起玩耍的地方。回归,最初的那些可爱的念想。回去,才能想起自己来自何方。在北京的这段时间,我频繁地回西安或厦门我,度过童年和少年的两个故乡。在城市间的空档里,我持续地见以往的朋友,去看以往读过的学校走过的路。我相信每一个当下的路口,都会有来自于过去和未来的隐约线索。胡老师说:对于生活,在那些明亮与美好之上,是对生活的诚意。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18岁的胡老师第一次走进我们班级。我们是她的第一届学生,她是一位对学生有着一生

  • 女人,有这“三气”,才有福气!

    女人五十岁以后,不是日暮西山,是到了人生最美的华年。这世上,的确有少数女人嫁得了多金而又颜值高的男人,飞上了枝头变成了凤凰,但或许一开始她们就是落在了麻雀窝里的小凤凰呢?孩子不会一夜长大,幸福不会白白降落,请相信,每一个看似幸福的微微一笑的背后,一定也有着她们的与众不同和暗自的努力。有福的女人有“三气”骨气、灵气、大气骨气就是不因压力而弯腰,不因诱惑而迷茫,不因清贫而颓废,不因困难而消极,不因挫折而回头,不因打击而萎缩。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按自己的意愿,精神充沛地生活着,并尽力让自己快乐。灵气就

  • 雨水 | 天街小雨润如酥

    ▼萨克斯《雨的印记》明日(2月19日,周一)雨水一、雨水节气《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正月中,天一生水。春始属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后继之雨水。且东风既解冻,则散而为雨矣。”意思是说,雨水节气前后,万物开始萌动,春天就要到了。如在《逸周书》中就有雨水节后“鸿雁来”“草木萌动”等物候记载。二、何为“雨”雨水的雨的古字,上面一横象征天,横下面是穹隆象征,象征云气升腾;说明“无云不成雨”。风流云散,别而为雨,由此,穹隆下有四行雨点,每行三点。这个象意,四是四方,四维;三是雨露滋润,天地气和而成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