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迟到的芳华:观电影《芳华》后有关音乐的感想

2018/1/14 9:44:55 来源:guben []

电影《芳华》热播有一阵了,阅读95lady.com我一直忙,而且也不习惯花两个小时时间在电影院里观看。

周末,终于有一些时间,从网上找到一个地址,欣赏了全片。虽然赶不上趟,也算了解了这部作品。

那个时代,对于青年人来说,貌似当兵是最好的出路,而且文艺兵更好,不受苦,学得一技之长。既然是最好的出路,版权95lady.com当然干部子弟趋之若鹜,难免会有不少是非。

我也是那个时候学乐器的,当时的理想也是考文艺兵,而且我有两个师哥(一个长号、一个圆号)都参军了,他们是我的榜样。

影片前面部分,乐队排练休息期间,有小号手演奏芭蕾舞剧《天鹅湖》中的《那不勒斯舞曲》,作为对话的背景音乐,那是小号经典片段,也是我们那个年代学号者的奋斗目标之一。平时偶尔吹几下,老师就发火,多次告诫我们不能演奏西方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网站http://www.95lady.com/不过倒关键时候,例如军队文工团过来考试,老师还主动让我吹了这个曲子。可惜我基本功不扎实,考试状态又不好,没有发挥成功。不知道那个时候,军队文工团里是否允许吹这个曲子啊?电影里这个情节,貌似有点夸张。

在电影中间偏前一些,有一段军号手的镜头,还有军号手在台上表演,也有台下小号伴奏。看上去小号主调音管带弧形,有点像盖琴(Getzen)3003型的样子,95女性网乐友说肯定是盖琴,我倒觉得也有点像西班牙菲迪斯(Fides)的形状。不过,那个时候,很少有进口的乐器,上海百灵的牌子算是最好的了,现在要找一把百灵的号作为道具也不是什么难事。也有朋友说,那里戏里的乐队,都是真的演奏员,不会用差的乐器。不管如何,也是导演们欠考虑的地方。仔细对照各个镜头,起码用了三种款式的小号。最后,小号手陈灿还是出车祸,版权95lady.com需要做假牙。文工团解散以后,就去海南做房地产了。

那段偷军装去拍照的戏,照片很柔软,不是那个年代的材质,而且那个年代彩色照片是奢侈品,更没有超过10吋的大照片了。

1976年以后,慢慢改革开放了,大家开始戴蛤蟆镜,穿喇叭裤,听邓丽君的歌曲。按电影情节判断,应该是1977-1978年之间。我们1980年 上大学的时候,指导员还不然放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呢,到现在大家都还记得。那么他们在军队里就能听这个?我不太理解啊。

后半就是战争场面,为了故事情节需要,再后面就更是胡编乱造了。虽然牵强,也能赢得观众的眼泪,95女性网特别是怀旧的感觉。

观影以后,与乐友讨论,那吹小号的确实是专业演奏员,叫刘怀博,中央音乐学院研究生在读,也是中国爱乐乐团演奏员。那把圆弧形状的小号是西班牙菲迪斯出品,是Fides Symphony Classic C(菲迪斯交响系列古典C调小号)。

那电影里,小号独奏出现过四次。上面提到了《那不勒斯舞曲》;女兵洗澡时候,吹的是《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文工团解散前夕,吃散伙饭的时候,吹的是《驼铃》。因为分段观影,网络不很好,我没有注意什么时候出现了《音乐会练习曲》,那也是小号的经典曲目,是我自己的芳华年代的追求目标。在文革时期,《夏日里最后一朵玫瑰》好像不很出名,也很少有人演奏的,直到80年代《英俊少年》风靡中国大陆,才流行起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妖神相公逆天妻7章(第7章 唇枪舌剑战渣姐)

    原标题:妖神相公逆天妻7章(第7章唇枪舌剑战渣姐)小说:妖神相公逆天妻第7章唇枪舌剑战渣姐“三姐姐,你觉得四姐姐是不是太过分了?”见月轻舞脸色比月轻霞更难看,眼神也狠狠的盯着自己,月轻颜话锋一转,毫不示弱的对上她的目光,嘲讽的问:“或许三姐姐还有什么见教?”月轻舞恨不得一鞭子抽花那娇美清丽的小脸,气极大吼道:“她是你四姐姐!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你来教训她!”又瞥向月轻霞,见她还是被月轻颜这贱丫头给震住了,脸上溢满了委屈不甘,却是没有丝毫动作,月轻舞在心里啐了一口,这个没用的东西!连一个没用的废物都压

  • 九阳神王7章(第7章 皇子之战)

    原标题:九阳神王7章(第7章皇子之战)小说书名:九阳神王第7章皇子之战“秦云,你如果真是武体四重的武者,定能成为华灵武院的学生!”杨诗月的声音虽然清冷,却非常好听。“你将内气放出来,武体四重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内气外溢如荧光。”秦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后,就运转内气,然后摊开手掌,将内气从掌心逼出来。大家凝视他的掌心,只见一丝儿晶莹气雾,如草芽般缓缓出现。瞧见这如萤丝般的微弱气雾,众人顿时哄然大笑起来。“这是什么呀?我放屁蹦出来的内气都比这强。”“就这点屁大的内气,还是回家再练十年八年吧。”“需要

  • 绝世邪尊7章(第7章 不灭圣体)

    原标题:绝世邪尊7章(第7章不灭圣体)小说:绝世邪尊第7章不灭圣体伤口不大,仅仅是皮外伤罢了,赤金色的鲜血溢出少许后,伤口瞬间愈合。这一刻,齐长老站了起来,神色激动。“不灭圣体!”齐长老双目之中精芒闪烁,那模样似要将叶邪给活吞了一般,有些恐怖。叶邪更是全身发凉,齐长老若是要对他动手,他只有受死的份。“不好意思,激动了。”好在齐长老反映了过来,老脸一红,有些尴尬。恢复镇定后的齐长老,神色之中还是显露着激动之意。叶邪之前被齐长老的举动吓了一跳,现在看到齐长老镇定下来了,不由问道:“齐长老,不灭圣体是

  • 总统大人禽难自禁7章(第7章 刻骨的危险)

    原标题:总统大人禽难自禁7章(第7章刻骨的危险)书名:总统大人禽难自禁第7章刻骨的危险萧景琛那个臭小子一定是在整她,故意装着没有听见她按门铃的声音,肯定在忙着跟那个惹火大明星翻云覆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际开始下起了雨来。裴悠然并未叫自己躲到屋檐下避雨,她心里实在是太生气了,径直站在原地,叫冰冷的雨水将她全身都淋了个彻彻底底。林媚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露背睡衣,倚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裴悠然,烈焰红唇勾起一抹笑容,魅惑无比。“萧少,只要你今天整整这小丫头片子,我就告诉你那个王处长的所有事情……”她手

  • 美女养成系统7章(第7章 秦氏药莊)

    原标题:美女养成系统7章(第7章秦氏药莊)小说名:美女养成系统第7章秦氏药莊秦氏药莊。作为东海市最大的中药批发市场,正好因为这两年中药使用量的兴起,在东海市,俨然成为了中医药材首选,天字号第一家!而在这里坐镇的中医药大学士关卫民,是一个年近花甲,头发胡子全白了的老人,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声誉。所有来这里买药材的,都冲着关卫民的面子来的,而所有世家进购药材,也都只有关卫民亲手开的种类,才能放心。此人的能量之大,可想而知。“您好先生,哦,苏小姐啊……”林凡也是世家子弟,可是没有几个人认识,倒是苏沐颜,

  • 逆天仙尊7章(第7章 寻寒精草)

    原标题:逆天仙尊7章(第7章寻寒精草)小说名称:逆天仙尊第7章寻寒精草时间就这样分秒流失,对于杨真而言,他感觉不到任何不同,反而杨箐立即扬起意外之色:“不知为何真儿你的经脉比化功之前深邃一倍,体内诸多气脉本是闭塞,需要不断突破去打通这些经脉,可你……现在全身经脉都是畅通的,就是娘亲也没有这种畅通状态,感觉是有巨头为你洗髓,全身经脉通畅,这就让体内力量时时刻刻处于运行状态……看来我儿是得到了大机遇。”“是吗?”全身经脉畅通?不可能!就是化元境,全身也有三分之二的经脉处于闭塞,修士修炼气功就是打通这

  • 绝世幻武7章(第一卷 未来世界第7章 精神测试)

    原标题:绝世幻武7章(第一卷未来世界第7章精神测试)小说名字:绝世幻武第一卷未来世界第7章精神测试雾霾袭击之后,全球的各大基地几乎没有了联络,只能依靠卫星通讯来传递信息。毕竟距离太远,路上全是雾霾,那凶险程度跟下地狱几乎没什么两样。空中陆地都是被封锁,海里面那就更不用想了……商会代表是一个印度人,名叫易普拉,棕色的皮肤,长得有些精瘦,手中玩弄着一滴水,坐在座位上说道:“刚才那个玩小刀的小子看起来不错,还没有武者测试就懂得一些皮毛控制。这就是有精神天赋的那个小子吧。”在来之前,各大势力都将这个学生

  • 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7章(第7章 违抗命令)

    原标题: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7章(第7章违抗命令)小说名:邪帝魔妃之狠毒九小姐第7章违抗命令这才明白,男人刚刚为什么要度给她那颗珠子,如果没有那颗珠子护身,她现在手都要废!要真是这么残了,她还不如一脑袋撞树上自杀算了!男人的蛇尾消失,露出长而有力的大腿。盯着这张妖孽的脸许久,她才放下心里的杀机。一件一件将衣服,走的毫不留情,脸上尽是淡漠之色。今夜之事,仅是一场意外。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当男人醒来发现身边空无一人,漆黑如墨的眼睛里显露出明显的呆愣,半晌后伸出手按住了自己的额角。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被人上

  • 冷少的私宠宝贝7章(第7章 我不能做你的女人)

    原标题:冷少的私宠宝贝7章(第7章我不能做你的女人)小说:冷少的私宠宝贝第7章我不能做你的女人花小蕊羞得小脸通红,头垂得更低了,浓密纤长的睫毛就象两张蝶翅,轻轻颤动:“我们不是开房,因为我父母一为了钱逼着我嫁给王大海,只有泽西哥护着我,那天被养父母逼得实在没办法了,才给他打电话,他让我到酒店3808号房来找他。”凌云霄面无表情地看着女孩用她那纤长的手指,用力绞着自已身上工作制服的下摆。看得出,她很囧迫。可是在没有完全弄清真相之前,他不会同情她,况且他也不是一个轻易就会怜香惜玉的人。“看来你那位亲

  • 医统天下7章(第7章 山羊胡子)

    原标题:医统天下7章(第7章山羊胡子)小说名称:医统天下第7章山羊胡子听到上官婉蓉的话,一个年约五十开外,颌下留着一把山羊胡子,身材清瘦的老者就越众而出,拱手道:“老朽元彬,正是这回春堂的主人,对于刀剑外伤也有些心得。”上官婉蓉点头道:“那就有劳先生了,请尽快为他疗伤。”元彬让人将司空不平扶到椅子上坐下,拿掉龙腾用来压迫伤口止血的布条,然后拿过一把剪刀剪开了司空不平肩部的衣服。剪开衣服,元彬顿时有些傻眼了,伤口又开始不断的往出渗血。元彬伸出手想要去拔箭,却被司空不平挥手挡住。“元先生。”龙腾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