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中国的富人,正在成为世界的笑话!

2018/1/14 5:59:55 来源:独新时空 []

作者:陈平

简介:作家、联合国教科文非物质遗产保护政府间委员会咨询专家,国际民间艺术组织IOV全球副主席,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专家,上海大学美术学院 客座教授,博士生导师。版权95lady.com西南民族大学客座教授,贵州省旅游文化大使。

每次回国,在法兰克福的机场免税店,都会见到成群成批的国内游客,手拿肩扛地徜徉在免税店里,同胞们几乎人人手中都会有几个甚至十几个免税店的袋子,买的可谓酣畅淋漓。

为此,一向保守的德国人,专门在通往中国的航班口又增设了一个新的免税店,这样便于中国游客购买,在登机前的一刹那继续消费。

直到他们买的心满意足。

这些年,同胞们手中有钱了,无论是在世界的任何角落里,只要有中国游客的地方,都会看到大包小包仿佛在自家门口的自由市场上随意捡几件东西的游客。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到了国外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对欧洲或者其他国家文化感兴趣,而是选择走马观花,胡乱随意看看几个著名的风景点,拍些照片作为纪念,回去后可以跟人说一周内去过了法国德国比利时布鲁塞尔西班牙等国家,然后一股脑就钻进了奢侈品店,疯狂购买,不仅仅买给自己,还要买个家人,同事朋友们,大方,慷慨,豪情万丈。

在机场,他们熙熙攘攘,声音洪亮,无所顾忌,或蹲或站,形象无所顾忌,全然不顾是在境外异域,仿佛蹲在自家后院中,端着海碗跐溜海吃。原文95lady.com

有的人,一脸有钱的样子,走路都理直气壮。大声呼叫同伴,不断高声打电话,还有的高声质问电话另一端朋友的,喂,我现在在某某店,你到底要多钱的香水?新款的才几千美金,你要不要?

那气势。仿佛人就在刘家窑的旧货市场或者大红门的旧家具店。而眼前的路易威登和夏奈尔们仿佛是一对破烂任人随便拎走。

同胞们在海外购物时的气壮山河和大义凛然也不得不令人有几分佩服。

我有个朋友,在德国开了一家旅行社,年代不短了,声誉不错,生意也做得不错。慢慢地,随着对大陆游客的开放,国内来的团队越来越多,自由行的,参观考察培训的,五花八门的名目,最后无不要求带到巴黎去,名牌店去,大肆消费一番。推荐http://www.95lady.com/

这些客人们挥毫酣畅,痛快之极,花钱之豪爽之不吝啬,让我的朋友看目瞪口呆。

很多人到最后还是意犹未尽,花了几十万,上百万之后,还觉得不够舒坦,问我朋友,还有没有更给力的地方。他们对我的朋友说,德国没劲,豪华名牌店不多,可以花钱的地方也不够多。还是巴黎和纽约比较给力。能一掷千金。

有一次,朋友接待了一个来自国内西部的团,按照计划,也就是说至少是按照来德国的办理商务签证的理由上的日程,第一天应该是参观德国的著名企业,跟公司主要负责人座谈,听取未来的合作计划和方案。

这几位客人在整个会谈过程中不停地打着瞌睡,心不在焉,甚至还有发短信打电话的,他们豪不在意德国人的认真和敬业,德国人为此十分反感。95女性网中途几次停下来演讲,希望对方能重视自己的发言。作为翻译的她,非常尴尬。她清楚地断定,这些人根本就不在意这次考察和访问的内容。

第二天,从科隆大教堂开始参观起,这些人急急忙忙在大教堂门前照了几张相片,就能要求尽快走人,同时提出,要求修改后面几天的行程。

他们说,教堂没什么看头,德国也没什么意思,要直接去巴黎。

我朋友急了,说按照行程的安排,要先在德国境内呆三天,然后才到巴黎。因为吧里的酒店式三天以后的时间入住。推荐95lady.com

对方不答应,坚决要求离开德国,并说德国太没劲,没什么可看的。

朋友只好打电话到巴黎去,取消各种参观行程,重新预订了在巴黎的饭店和活动。

到了巴黎,他们在埃菲尔铁塔和凯旋门照了几张相片,提出要去看红磨坊的演出,还要去买伟哥,我的朋友耐着性子帮助他们解决了。

最后他们要去名牌店购物。

到了名牌店,这些人立刻活跃起来,激情四溢。每人都买了五六个路易威登包,上百万的手表,无数的香水和名牌西服,还重新买了大皮箱。

最后,他们令人难以置信地提出,要求改签机票早点回家。中国的富人,正在成为世界的笑话!说巴黎也没什么意思。

我的朋友差点崩溃了。

机票是折扣票,不退不改签。

朋友告诉他们不能这么没有信誉。

这几位客人急了,说可以承担所有的退票费用,偿还损失,表示钱不是问题,但是要求早点回去。

我朋友也急了,说你们这么一折腾,我今后的名誉都毁了,今后还怎么跟当地的旅行社合作?

那几个客人轻蔑地说,那是你的事,给你钱都不要,死心眼,做事情怎么能发财?

朋友说,钱不能买来所有的东西。我需要的事信守合约和遵守行规。

最后,经过商议,达成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协议,这几位答应在巴黎继续住下来,但前提是,我的朋友必须找或者买两副麻将牌来。

朋友气的几近发疯,无奈只好在巴黎的中国城疯狂地寻找麻将,然后把中餐外卖叫进来,供他们吃喝。

他们昏天黑地地在巴黎打了几天麻将,最后把酒店造的乱七八糟,仓皇走人。

巴黎的酒店经理告诫我的朋友,今后如果再找如此的客人,将终止他们之间的合作。

酒店的经理还告诉我的朋友说,再有钱,我们也不接待了,这样把我的酒店的名声搞坏了。

我的朋友回来,也对我发誓,以后这样的团在也不接待了,再有钱也不干了。

无独有偶,去年我去法国参加加纳艺术节,一个以赞助商身份跟随着国内的演出队伍一起到来的男士,也是出手阔绰,一下飞机就要求陪同前往名牌店,出手就是15万买了卡地亚。

陪同他的小伙子是我们的法国大学生志愿者,因为在中国留过一年学,中文不错,人家孩子是利用暑假来帮忙做义工的。

看到这位大款出手豪放,小伙子以为这位大款看错了价码,连忙解释,这是十五万,不是一万五。

这大款眼皮都不动,比划着告诉店员,包起来,就是它了,然后问小伙子还有没有比这更贵的。

小伙子吓的目瞪口呆。

当他得知,这只演出队伍并没有得到这位仁兄的真正赞助时,他开始鄙视他,他说,如果我是他,我会给这些演员们发点补贴让他们到法国四处去看看,而不是把钱用到一块表上面,它代表不了什么。我也不想再为他服务。

无独有偶,这位仁兄在戛纳期间如坐针毡,对演出不感兴趣,对文化不感兴趣,对人文环境也不感兴趣,每天的活动对他而言几乎是坐牢和受刑。于是他要求,让他早点回国去,万般无奈,我答应了他的要求,因为不答应也不行了,他自己花了好几万,买了头等舱,原来的票宁可作废掉。

我跟我的朋友一样,哭笑不得。

我认识一位在法兰克福一家很大的旅行社做导游的女孩子,她对我说,有时候她带着国内来的团出去参观,他们的举止和行为让她无地自容,真想找个地缝转进去,她说,那一刻,她真不想承认她也是中国人!

有一次,我的朋友来海德堡一带玩,我去帮他们预订我家附近的一个酒店,酒店不大,但很有名气,因为十分干净而且价格合理。

老板娘对我说,不瞒您说,我不是很喜欢接待中国的旅行团,他们早上总是吃饱以后还要带走很多的面包和水果,甚至黄油和奶酪,来的晚的客人就没有吃的东西了,他们还在房间里大声吵架或者说话,对我来说都差不多,甚至还有我的床单擦皮鞋。所以我很不愿意接待团队。特别是来自中国的团队。她特别强调了一下。

她看出我的尴尬,连忙说当然也许不是所有的中国人如此。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中国人有钱了,真的有了,比起六七十年,我们的拮据,我们的寒酸我们的仔细来,那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可是我们却是失去了点什么。

我们失去的是什么?

尊严,勤勉,内敛和温和。这本来是我们中国人千年文化中最重要的精华部分,温良恭谦让,节约本分,温润如玉,淡如温水,无欲则刚。。。。。。

我们本来是谁?现在却成了谁?

毫无疑问,我们只是新一代的暴发户。

请你们好好想想,中国人有钱了,却失去了世界对我们的尊重和敬仰。

想当年,外国人来中国,对中国文化是毕恭毕敬,充满神秘向往和敬仰。

而今天,就在我们大把大把把银子洒在巴黎,洒在纽约洒在世界各国豪华场所疯狂挥霍的时候,我们却得到了世界的白眼。

为什么?

看看海德堡,一个600年的老古城,比起中国动辄就是千年的古城而言,年轻的很多,可是中国游客来了,有几个人会静静地徜徉在内卡河边,静静观望这座庆幸没有被盟军轰炸掉的城市,聆听罗马古建筑群的声音,到著名的哲学家小路上去走走,回味一下当年歌德和叔本华们走过的小路,静静地享受一下那座残缺的古堡在夕阳下的辉煌和悲壮气势。

中国来的客人们却不愿意,因为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人们来了,照张相就走人。因为什么?没文化,或者说对文化根本不感兴趣。

再看看巴黎,有几个人在夕阳里,从荣军院走到埃菲尔铁塔再走到凯旋门,认真看看夜色中华丽而壮观的香榭丽舍大街,想象一下当年拿破仑的威武雄姿。享受一下巴黎的旖旎和风采。

没有。中国的游客们都忙着去奢华的商店去烧钱,去挥霍,人们仅限于照相和走马观花。

中国人从古到今都崇尚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你连路都没走,怎么会知道这个国家的美好和伟大之处?你连看看这个国家的基本文化的热情都没有,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来自五千年的文明古国?

去年,我在巴厘岛乌布的时候,遇到一位印尼的木雕师傅,他们一家三代人都在从事木雕生意,最小的孙子只有七岁,已经会雕刻东西了。

他们不慌不忙地接待我,不卑不亢地给我介绍他们的雕刻艺术和他们的家族历史。

他们把收藏了几十年的中国木雕拿出来给我看。

屋外,气温高达34度,而他们却态度从容,不慌不忙,屋外的游客和炎热仿佛与他们无关,他们淡定,坦然,那份儒雅叫我不得不肃然起敬。

他对我说,比起中国的历史,我们印尼太短了,比起中国的古文物,我们这里大概算不了什么,但是我们只要一代一代这么工作下去,再过几百年,我们的历史也就会跟中国一样丰富。我们不在乎有没有钱,因为我们过的很愉快。

他儿子对我说,我知道中国人很有钱,他们来这里度假会花很多钱,我们没那么富有,但是只要过得愉快就可以了。孩子今后需要知道,我们乌布是个很美的地方,会受到世界的关注。

当我听他们的话时,我的眼泪在心中流淌起来。

我想,他们大概不知道,我们的城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

而我们的孩子一天一天羡慕西方的文明和豪华,我们的老百姓有钱的宁可到国外去烧钱,也不会想想把这些钱节省下来,为孩子们存好,设立一些教育基金,让孩子去学学传统的文化,手工艺。

宁可花几万块,把孩子送去参加一些骗人的境外互动,也不会带着孩子利用假期先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先去知道一下自己的祖先和文明。

家长们何曾想到,孩子们应该先去把中国的文化精髓书法学好,汉字写清楚,搞明白,再去读英语,考八级。

家长们趋之若鹭,把孩子送去学钢琴,学小提琴,却不想让孩子先去听听古琴,了解一下昆曲,皮影,秦腔,京戏。

孩子们什么时候可以在学校的组织带领下,先去走走西藏的天域,看看新疆的风土人情,去去内蒙的呼伦贝尔盟,了解一下我们的祖先是怎样生活的,是怎样走来的。先去了解一下我们自己祖国的博大与精深?

孩子连自己的文化都不了解,他们如何能自信和热爱自己的民族?

同胞啊,钱是一点一点挣出来的,怎么花,是你的自由和权利。

可是,能不能花的有点意义?花的高级些?花在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上?

一块卡地亚金表,能养活无数孤儿和上不去学的孩子们。

一个路易威登包,能打起无数口母亲水窖。

一个爱马仕,就可以让一个玉树和汶川的孤儿生活好几年。

一辆劳斯莱斯,可以帮助我的传统手工业艺人开始无数作坊和小工艺坊。

同胞啊,中国人富有了,我们高兴。

可是这么花钱,这么挥霍,却让人看不起,不仅仅是洋人看不起,连我们自己都不自信!

尊严不是花钱能买来的。

有钱,也不是用来炫耀的。

文化没了,教养没了,传统没了,廉耻也没有了,我们还剩下什么?

当你并不富有也不有钱,你却跟来自哥廷根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牛津剑桥大学,以及世界上更有名的大学教授攀谈关于老子庄子孔夫子以及古老中国洋洋大观的时候,他绝不敢对你有半分的鄙视,因为他不如你更懂得老庄的境界和心怀。因为你拥有你民族自己的文化。

你就算是万贯家产,富可敌国,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自己要去哪里,你没有教养没有文化没有学识甚至没有任何基本尊严的时候,你就什么都不是!

不仅洋人轻蔑你,连同胞都看不起你。

记得当年那句经典于德利的那句老话,没钱是万万不行的,但钱也不是万能的。

我们不能穷的就只剩下了钱。

况且三分之二的同胞并没有钱。他们孩子啊为了生存而挣扎。你想到过没有,去帮帮这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烧钱和挥霍的时候,想想你的责任和义务,或者想象你自己的形象和尊严。

记下自己的一点想法和感触,与同胞们共勉。

认同者引以为戒,不同者,请好之为之。

毕竟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欠你一个来生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欠你一个来生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欠你一个来生目录预览:第三章她不恨第四章软禁第五章先兆流产第三章她不恨榕溪不恨盛君霆骗了她,相反,这两年,她很感谢他,让她这么幸福。她是个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人,哪怕爱盛君霆爱到了骨子里,她也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榕溪,你该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盛君霆看着她,目光和从前不一样,幽幽的,令人捉摸不透。脸颊上是很鲜明的五指印,还带着浅淡的血痕。榕溪慢慢地蹲了下去,背靠在床沿上,双手捂着脸,虽然极力隐忍,却还是哭出了声来。原来这两年来,她的不安不是没有理由的

  • 封先生,离婚吧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封先生,离婚吧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封先生,离婚吧目录预览:第3章夫妻间的情趣第4章他很快就会玩腻你第5章他到底有没有碰你第3章夫妻间的情趣顾绵对上封嵘这含恨带怨的目光,眼眶一热,泪水终是忍不住再次滚落:“可你这样对待我,你就不怕姐姐伤心难过吗?你就不怕……”顾绵的话还没说完,她的一边面颊被封嵘捏了住。他手劲那么大,让她有种自己脸上的那块肉似乎要被他扯下了般的错觉,她脸都快要扯的变形,又哪里能再说出话。封嵘低头,与她目光相对:“你没资格提她,也没资格喊她姐姐。”他抬起她的腿,再次凶横撞

  • 何以暖冬,何以夏凉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何以暖冬,何以夏凉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何以暖冬,何以夏凉目录预览:第3章小叔,今晚我是你的第4章被扫地出门第5章凭你?也配第3章小叔,今晚我是你的屋子里一片漆黑,借着穿外透进来的月光,我才能辨别大致方向。我摸索着走到床前,这才看清,床上空无一人。我明显愣了一下,恰在这时,我感觉有一双手握住我的手腕用力往后一拉,我本能地转了一个身,然后就跌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鼻尖传来淡淡的酒味,刺激得我浑身发毛。“慕夏凉,谁允许你进来的?”黑暗中,我看到薛暖冬的双眼特别亮,也特别沉。我心里没来由地打

  • 爱你,是我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是我地老天荒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爱你,是我地老天荒目录预览:第3章:温暖的青春,伤痛了彼此第4章:她回来了第5章:只想你以后的日子里有我就够了第3章:温暖的青春,伤痛了彼此而季承泽在看到短信的那一刻,心脏像是被插进一把刀子,他们,终于离婚了,他是该高兴吗?可为什么更多的是苦涩。他看到林浅浅发的那条短信里包含了两个孩子,难道说,林浅浅又怀孕了?怀的是他的孩子?林浅浅真的怀了他的孩子?不是林楠的!他疯了一般的按着电话里的号码拨打了过去,一直都是显示着关机状态,坐在办公室的他早就按捺

  • 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目录预览:第三章撒旦先生第四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第五章仙人球第三章撒旦先生"你身体太虚了,应该注意。"童素抬头,正好看见他胸前的牌子,内科主任"莫宇昂"。莫宇昂,莫宇昂,她在心里默念着,名字真好听!"谢谢你!莫医生。"童素扯开嘴角,划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在他面前,仿佛所有的压力,烦恼,都一瞬之间烟消云散,不经意间就会微笑。"不用客气,你先休息,我去看其他病人。"莫宇昂微笑着向两人打了声招呼,转身向门外走去。童素就这样痴痴的望着

  • 情深不知归何处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情深不知归何处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情深不知归何处目录预览:第3章给她开打胎药第4章肚中的孩子是谁的第5章你敢公然勾搭别的男人第3章给她开打胎药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忙音,苏璐无奈地笑了,知道帝少轩的倔强的脾气,她也不敢多耽搁,赶紧换了一套外出服,打车朝帝少轩所在医院赶去。帝少轩是这家医院有名的整形主治医师。下了车,便看到帝少轩焦急的等在门口。两人见面,问过她哪里不舒服,苏璐说可能吃坏了食物,最近老想吐,帝少轩便陪同她一起挂了消化科,因为临时有事,帝少轩答应等会来找她。苏璐点了点头,直接

  • 许你情深不悔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许你情深不悔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许你情深不悔目录预览:第3章:第一次第4章:把血流干第5章:喜欢她赖着他第3章:第一次“好痛……”苗萌萌哽咽出声,她想说的是心痛,痛到要窒息。“第一次都是这样,忍忍就过了。”语气很粗鲁,可动作却变得轻柔,事实上他的身体都在紧绷着,一动都不敢动,他在等她适应。“别哭了。”替她抹眼泪,古北堂的心没来由的乱。记忆中的她总是笑得灿烂,小脸红扑扑的就像是熟透的苹果,可是今天,她的脸却该死的苍白。就连唇都没有一点血色,清澈的美眸透着泪光,就像是针刺痛着他的心。

  • 锦年不忘初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锦年不忘初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锦年不忘初心目录预览:第三章:大家都死了?第四章:不及他的狠心第五章:你依旧不信我第三章:大家都死了?洛初心直勾勾的望着苏樱雪离去的背影,洛氏的倒闭是顾锦言做的?那她父母在那场大火死去的背后人是顾锦言指使苏樱雪做的?可就算苏樱雪在怎么恨自己,怎么能杀了顾氏夫妇呢?洛初心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很渣,很贱,怎么会喜欢上顾锦言?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泊泊的鲜血流出,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么狼狈过。视线越来越模糊,她似乎看到父母在远方正在向自己招手,洛初心笑了笑,最

  • 爱上你无路可退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爱上你无路可退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爱上你无路可退目录预览:第三章不能死,我要报仇第四章跟踪陆熠城第五章可惜,你不是她第三章不能死,我要报仇直到....她在水中钻出,眼中一片光芒,欧阳暮雪大口喘息着,趴在河岸上,她早已耗尽所有力气,望着眼前的碧海云涛,眼底一片死寂。这里是哪里?她苦笑着,这里是哪里已经不重要了,她不能回欧阳家,她这副鬼样子只能让更多人嘲笑自己。满身是血的她,望着她手上那颗刺眼的鸽子蛋钻戒,冷眸寒霜,她会报复他们的,只要她还活着...今天开始欧阳暮雪死了,她叫苏瑜,她活着

  • 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遥遥归期,何以静此年目录预览:第三章强弩之末第四章老爷子和令堂的葬礼,我也去了第五章在她眼皮子底下作妖第三章强弩之末林静怡抹了抹眼泪从站起身来,对元伯轻声道:“谢谢。”爷爷和父亲都去世了,临终前爷爷把林氏交给了她,就算再怎么困难,她也不能倒下。至少在出殡之前,她不能倒下。她这一倒下,谁来保护母亲?谁来保护爷爷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何总,林氏如今已是强弩之末,正是收购的大好时机。”女人机械的声音传来,没有半点情感。何氏年点了点头,薄唇轻轻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