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我是你指尖的繁星】桃达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3 21:31:3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我是你指尖的繁星

作者:桃达

第2章 玩的就是小姨子

啊咧,怎么忽然白天就变黑夜了?

一群黑压压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殷白梨面前,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左一右地架住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

“殷小姐,靳首长有请。”

殷白梨抖了三抖,这次是真腿软了。

“我……我不姓殷,我也不认识什么……什么靳首长,你们找错人了吧!”

“带走。”

“诶诶!你们干什么!放开我!该死的靳嵇凡!你这个老男人!我要毙了你!”

……

说出去的话,可不可以收回来啊?

十五分钟之后,被塞进军区休息厅电梯的殷白梨,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而同在电梯内,穿着军装,不怒而威的靳首长,正狠狠地捏着她小巧的下巴,幽深的黑眸散发着烈兽的杀气,好似下一秒就把她吞下肚子,吃干抹净。

“听说你想毙了我?”

殷白梨的脑袋瞬间被装上了电动马达,拼命摇头。

“不不不!靳首长你听错了!这绝对是误会!”

挂在身后的冲锋机枪被轻易取下,抛到殷白梨手中。推荐http://www.95lady.com/

“给你机会,毙了我。”

这挺抢重得让殷白梨弯不起腰,若是给她一把轻便的意式手抢的话,说不定可以……嘿嘿嘿。

不过她现在好尿急啊,只想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您不要跟我这个小女生开这种玩笑嘛,靳首长……”

嘴里说着不行不行,那双澄澈的圆润却透着天真的坏意。

俏丽无辜的小脸蛋,让靳嵇凡几乎忘了这小妮子是三年前让帝都不少人伤脑筋的混世魔王,甚至人送外号“殷小太爷”。

长腿迈进,娇小玲珑的殷白梨被身形伟岸提拔的靳嵇凡困在角落。

“我是老男人?嗯?”

“这个嘛……”殷小豹子嫩脸绯红,不敢大声喘气,却还是大言不惭地继续念念叨叨。说明http://www.95lady.com/

“我还小,刚成年,姐夫你比我大12岁,那不就是老……老男人了嘛……”

冷峻的黑眸闪过一丝寒意,下一瞬,殷白梨嫩翘的蜜桃臀就被恶狠狠地捏了一把。

殷白梨瞬间惊叫!

“姐夫,我可是你的小姨子!”

靳首长恶意亵玩般在她耳边吐纳气息。

“所以呢?”

殷白梨叽里咕噜理所当然地脱口而出:

“所以你应该尊重我,爱戴我,给我钱花,给我卡刷!”

粉嫩嫩的小脸蛋被靳嵇凡的一把捏住。

幼滑得很,稍用了些力,便红彤彤的。

“还给你钱花,给你卡刷,你怎么不在自己身上绑个窜天猴,直接上天呢?”

这该死的靳嵇凡仗着自己是A国最雄韬伟略,虎霸一方的首长,竟然嘲讽自己可爱的小姨子!

真是操他十八辈儿祖宗啊!

殷白梨压着心底里汹涌澎湃的怼死他之心,压得太辛苦,还得双手叉着腰喘会气。

只是没想到,忽地感觉眼前一道黑影而过,就被自己名义上的姐夫靳嵇凡一压而下,禁锢在他深邃锐利的眸底之间。

殷小恶妮还没见过这架势,刚下意识得拼命往后靠,小巧的下巴就被擒住,听见他抑扬顿挫却又散漫悠哉的话语:

“……这会儿,是不是在心底问候我十八辈儿祖宗呢?”

第3章 姐夫你要日我吗?

殷白梨一愣,下意识嘀咕:

“我……我去你妹啊……”

这靳大首长还兼职算卦,会读心术不成?

“嗯?在嘀咕些什么呢?来,把你的言论全部发表出来,我洗耳恭听。原文95lady.com

看靳嵇凡这么个架势,铁定是她今天不说,就别想走了。

可外面不是人人都说,权势滔天,就连总统府都要畏惧三分的百年家族靳家继承人之一的靳嵇凡是个不苟言笑,清冷倨傲的男人么!

怎么到了她这里竟然这么混账!

真该给这个不知道尊重小。姨子的男人吃SHI,屎里下毒,毒里放蛆!

“姐夫姐夫,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殷小豹子收起利爪,使劲卖萌。

因为从进来这军区之后一直憋着的尿,意已经快憋不住了。

“我不好好教训你,日后你岂不是要上天了?”

“日后?”殷白梨眨了眨圆润的双眸,憋尿憋得几乎脑子失常。

“姐夫你要日我?”

靳嵇凡喉结滚动,幽深的眸底染上几分炽色。推荐http://www.95lady.com/

“你在男人面前一向这么合不拢腿吗?”

“不,只有今天!”她今天脑子憋尿憋傻了才会调戏自己的亲姐夫。

冷峻眸间的燃起的怒火因为她的回答而消散了些,随即又猛地窜上一丝无名烈火。

修长的指尖忽地掐住她水润的娇唇。

“……已经被男人破。处了?”

自己声名狼藉,被这么问殷白梨倒是一点都不出奇,只是在准备摇头否认之际,忽地就改变了注意,伸出了一个根软软白白的手指。

“有过一次!是跟男朋友!”

“噢,对了。”殷白梨故意挑着眉头挑衅他说:

“我那个男朋友,可是您的义子噢!”

剑眉顿时一皱。95女性网

殷白梨欢快地摊手。“现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吗?”

靳嵇凡俊脸之上并无波澜,眸底深邃。

不知天高地厚的殷白梨自以为双手奉上,给清冷倨傲的靳大首长吃一只肥鳖。

靳嵇凡薄唇对着战用对讲机轻启,只四个字,殷小野豹的熊心豹子胆就淌了一地。

“立即断电。”

轰地一声,军区之内,唯有这部电梯停了下来。

“姐夫你混账!你无耻!竟然欺负你无辜的小。姨子!”殷白梨夹紧两只腿,试图憋住尿。意,小利爪乱挥。

先是放下手上的冲锋机枪,再解开胸前的作战备用子弹和两腿之间的德制手枪,继而骨节分明的双手摸上了深绿墨色迷彩作战服的拉链。

……动作缓慢而又邪魅。

撩得人抓心挠肝。

紧贴的迷彩作战上沾染着训练时留下的汗迹,恶劣强势的雄性荷尔蒙瞬间充斥在这狭小的电梯之中。

“我倒要很有兴致要让你知道,你有多么无辜,我又有多么的无耻。”

他食指大动。

步步紧逼。

殷白梨无处可逃,白皙的俏脸差点贴在他精壮的胸膛之上。

还没来得及虚张声势地撩狠话。

紧夹的双腿中,忽地被大腿用力抵开。

“唔!……”

尿意一下子守不住,侵湿粉色棉质内裤。

俏脸爆红!

耳边传来无情的嘲弄。

“尿了?”

第4章 姐夫像是给小孩把尿

满脸的红意几乎溢满头发丝。

此时殷白梨才忽地发现。

她就是窜上天去拔天王老子的胡子,也不该来招惹靳首长!

“姐夫姐夫!我真的错了,放过我吧!我……我快尿出来了!”

靳嵇凡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布满羞意的小~脸。

认错?

晚了。

健壮的大~腿又是一抵。

殷小太爷花容失色。

湿意再次少许溢出。

圆眸惊慌,黑眸淡然冷峻。

共同的目光之下。

抵在腿~间的深绿墨色的作战裤,水花逐渐沾染上,颜色变深了,化开了……

从来都是她殷小太爷欺负别人,谁知道这次却载了自己亲姐夫手里。

殷白梨羞得眼冒泪花。

“姐夫!让我出去,我快憋不住了……姐夫!……”

靳首长大发慈悲般把腿收回,殷白梨夹紧双~腿渴望地期待电梯门的打开,谁知道下一秒却听到他的命令。

“就在这尿。”

殷白梨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这男人摆明故意刁难她!

“你混账!你去屎!”

居高临下的靳嵇凡仍旧是面容肃穆的模样,却威慑力十足。

“……那你就继续憋住。”

殷白梨看了看紧闭的电梯门,又看了看面前身形伟岸的靳首长。

“可……可我尿不出来……”

幽暗锐利的黑眸一深,娇小的殷白梨被拦腰抱起。

军用水壶的瓶盖被扭开,水哗啦啦地被倒个清光。

双~腿被分开,下~身一凉,空壶就在底下。

分明就是给小孩把尿的姿势。

羞,耻心爆表!

殷小豹子要杀人的目光紧盯着靳大首长。

而靳嵇凡的目光却紧盯着她水润的双~唇。

下一瞬,娇唇失守。

轻磨。

浅咬。

啃食。

深吻。

咦?

“……尿……尿出来了……”

殷小恶妮横走帝都多年,劣迹斑斑,战果硕硕,还没试过栽得这么惨。

她誓死不屈,别过僵直涨红的小~脸。

“小东西,还敢不敢再挑衅我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小东西用细细软软的嗓音求饶。

“不……不敢了……”

她被拦腰抱起,恢复通电的电梯直上。

靳嵇凡长~腿迈进,将她放在首长休息室里的房间内。

明明是作风一派禁欲肃穆的军长,却故意敲着她小脑袋逗玩:

“好好在这待着,我待会就送你这不经玩的小~姨子回家,再给你钱花,给你卡刷,嗯?”

殷小野豹怒瞪着靳嵇凡远去的伟岸背影,小熊心豹子胆上又蹭地燃烧得噼里啪啦的。

肚子里怀着的全是待会要怎么怼死靳大首长的坏水。

可靳嵇凡似乎事务缠身,最后又吩咐了他的专属副手送了殷白梨回家,压根就没有给殷白梨机会。

而在三天后,这机会终于降临了。

……傍晚,繁荣的富人商业区。

霓虹灯闪耀,街上行人匆匆。

若不是那辆崭新的劳斯莱斯太过显眼,殷白梨也不会一下子,就认出这辆车的主人,站在车旁的靳家的三公子,靳白邈。

靳家的人。

殷白梨的脑海中瞬间窜出伟岸的靳首长的身影。

“哼。”路边的马桶被她赌气般的踢了一脚。

靳白邈正在谈电话,似乎谈得一点都不顺畅,可目光在瞥见绕路走的殷白梨之时,却顿了一顿,目光随之一亮。

殷白梨被拦住。

与其说是被请,还不如说是被塞进了车里。

来者似乎不善,殷白梨佯装乖巧地问:

“白邈哥,我们这是去哪啊?”

“就是去吃顿便饭,本来约了向蕊,谁知道竟然被她放了鸽子。”

对于靳白邈这个人,殷白梨不熟悉。

她静静的不再说话。

车辆停靠在北爵山庄园,富人权贵最经常用餐宴请的地方。

豪华私人包间一打开,里面便坐着大名鼎鼎的房地产大王的儿子,廖公子。

虽是不过三十来岁的年级,却已然一副肥头猪耳的模样。

两人近期合作频繁,靳白邈对他甚是客气。

客气地打过招呼坐下,靳白邈忽地对身边的助手耳语了几句,接着殷白梨的面前出现了一杯果汁。

这是有诈?

竟然还诈到她殷小太爷头上了?

第5章 小东西觉得自己好热

殷白梨可不是什么纯洁的婊白花。

不管身边的靳白邈怎么相劝,殷白梨借口不口渴,硬是一滴没喝,倒是大口大口地吃起了水果。

可谁知过了没多久,就发现情况不对劲了。

身体很热,一股莫名的燥热感从心头凶猛地涌~向下腹。

她呼吸变得急促,难耐得眉头紧紧皱成了一团。

怎么会这样?

……对了,是水果。

这靳白邈佯装果汁里面有诈,实际上是在水果里下了药!

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人渣!

殷白梨的脑袋有些发胀,身子也开始发软,隐约能听见靳白邈跟廖公子的对话。

“今天柯向蕊有事,没能过来,不过这小女孩是前任警察厅厅长的女儿,年纪还小,或许,说不定别有一番滋味……”

靳家一直在逼靳嵇凡娶妻,因而靳嵇凡跟殷白遥订婚了。

但明眼人都知道,靳嵇凡只是随便找了个女人充数,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而殷家随着父亲的入狱,早已失势。

而在靳白邈的眼里,现在的殷白梨,就只是一个商品……

廖公子对刚成年的殷白梨兴致盎然。

他伸手要去抱住殷白梨,被殷白梨一把推开。

“滚开!再敢碰我,我剁了你的金针菇,让你练一辈子葵花宝典!去你丫的!”

殷白梨借着最后仅存的力气撒腿就跑,廖公子和靳白邈愣了一下,随即追了上去。

双~腿没力,殷白梨跑得甚是狼狈,好不容易跑出房外,却一头撞上了一堵坚硬的胸膛。

他低眸。

寒峻幽深的冷瞳。

她抬眸。

眨巴着迷蒙的圆润大眼。

直直对上。

心儿忽地就一紧。

这会是真没了一点点怼气。

展开双手,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死死地环保着他的腰,紧抓着衬衣。

继而,才听带她因无力而显得软糯的嗓音。

“姐夫……”

轻薄的学院制服衬衣被汗水侵湿,殷白梨被热得满脸绯红,纯真白~嫩的小~脸蛋上竟透着惹人采摘的渴望。

……这小东西被下~药了。

她好热好热。

可靳白邈是靳嵇凡的弟弟,而廖公子也是一位不好招惹的大人物。

虽然殷小恶妮前不久才刚招惹了靳大军长,不过就这挡子事儿,但凡是有点点良~知的人,都会伸出援手的。

追出来的靳白邈和廖公子,没有意识到靳嵇凡竟然会出现这里,而且怀里还抱着殷白梨,都愣住了。

始作俑者靳白邈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稍作思绪,随即迎着笑脸走了出去。

“我今天跟廖公子约好吃饭,瞧见殷妹妹刚好放学回家,就把她也带过来了,谁知道,这饭才吃了一半呢,殷妹妹就忽然发烧了。”

说着,靳白邈顺势伸出手,抓~住了殷白梨的手。

走廊内走过的都是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大抵知道下~药这种把戏,都放慢了脚步等着瞧靳家两兄弟的热闹。

“姐夫……救我……我要弄死他们!”

殷白梨死死地抓~住靳嵇凡,就算再怎么看这位自己亲爱的姐夫不爽,可现在能救她的人,也就只有靳嵇凡了。

可靳大首长却只是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热扑扑的嫩脸。

……压根就没打算救她。

第6章 求姐夫给我破处

靳白邈抓回殷白梨,暗暗松了一口气。

靳家一直在逼靳嵇凡娶妻,因而靳嵇凡跟殷白遥订婚了。

但明眼人都知道,靳嵇凡只是随便找了个女人充数,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而殷家随着父亲的入狱,早已失势。

而在靳白邈的眼里,现在的殷白梨,就只是一个商品。

但如果靳嵇凡出手相救,他自己下不台还好,但连带着肯定也会得罪廖公子,那可就麻烦了。

不过虽然知道大哥会权衡利弊,不会因为一个失势的殷家二小姐,让他在廖公子面前难堪。

可说实话,虽然是亲兄弟。

但他也经常猜不透,靳嵇凡那双幽深的冷眸之下,藏着的是什么……

“大哥,那我就先带殷妹妹去看医生了。”

靳白邈给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神,并对旁人施以微笑,就快速地拉着殷白梨往外走。

殷白梨凝望着靳嵇凡,眸光的情绪只充满了怨恨。

混账姐夫!无情的老男人!

她原本以为靳嵇凡只是借之前自她怼他的事情,小小地教训自己一下。

原来,靳嵇凡也跟别人一样,见她家道中落,就再也不理会她了。

而且,就算只是举手之劳都不愿意救她……

虚弱难耐的她艰难的回过头一看,却发现靳嵇凡没有走,仍是待在原地。

那如刀锋般雕刻的峻脸上没有透出一丝情绪。

脑袋发昏又发胀的殷白梨。

怎么可能甘心自己就这样被打包送给一个大猪头。

被扶着,晃荡晃荡地,看着身边围观看热闹的人,誓要拉自己那亲爱的见死不救的姐夫下水。

她转过身子,眨巴着黑曜石般的大圆眸,无辜,清纯的嫩脸上荡漾着纯洁的单纯。

“姐夫姐夫,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少一分不入味,多一分过火。

嗓音酥软入骨。

暧昧十足。

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又无辜地眨巴眨巴大眼睛,凝视着伟岸的靳大首长,娇唇轻吐:

“姐夫,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破处呀?”

……走廊内瞬间雅雀无声。

像是被投入一颗巨型原子弹。

冷峻的黑眸闪过一道厉光。

很好。

正想救下这小东西,却被反咬一口。

妖精!

长~腿迈进,长臂一伸,小人儿瞬间到了靳嵇凡怀里。

“现在就给你破。”

轰隆!又一颗原子弹。

无人敢拦。

电梯直上顶楼,顶级总统套房。

不知死活的殷小豹子被丢到软绵绵的黑色大床上。

“姐夫……快给我解药……”

黑色皮带被利落地抽开,就扔在她身边。

量身定做的名牌深色衬衫嘶拉一声,变成废布。

腹肌。

胸肌。

肱二头肌。

她燥热难耐,拼命摇头。

“不……不对,我要的是药瓶子……里面有解药的药瓶子!”

真可怜,小东西还以为自己能逃。

“你招惹了我,还想全身而退?”

小脑袋瓜被狠敲了一下。

冷哼,嘲弄。

“原来你脑子不好使,是个脑残。”

士可杀不可辱!

口袋摸出一张二十万支票。

在靳大首长那骗来的。

狠甩到床上。

大言不惭。

“我要嫖你!”

白软软的小手抚上他的裤链。

探索着往下。

再往下……

清冷倨傲的靳首长此时语调竟邪魅到了极点。

“小女孩,你确定还要继续下去吗?”

我是你指尖的繁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我是你指尖的繁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嫡女医妃:盛宠无双3章(第一卷 有凤来仪第3章 还是嫁了好)

    原标题:嫡女医妃:盛宠无双3章(第一卷有凤来仪第3章还是嫁了好)小说名字:嫡女医妃:盛宠无双第一卷有凤来仪第3章还是嫁了好杨氏和凤舒雅离开之后没多久,便有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自外头跑了进来,跪到床边满眼含泪:“姐姐……”凤比翼睁开眼,看着小男孩儿没几两肉的小脸儿,心知这就是她的弟弟凤连理了,在现代时她虽然有师父疼爱,但却从小是个孤儿,穿越之后虽然也没好多少,到底是有个一奶同胞的弟弟了。她叹了口气,摸了摸凤连理的小脸儿:“连理啊,这么多年苦了你了。”“连理不苦。”凤连理虽然瘦小,但模样长得挺讨喜,脸

  • 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3章(第3章 欺人太甚)

    原标题: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3章(第3章欺人太甚)小说书名:盛宠不欢:青梅欲强婚第3章欺人太甚程亦言微微抿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你应该谢谢我,昨晚吐了一身,还是我给你洗了个香喷喷的澡,不然我才不让你睡我床。”乔瑞雪是个禁不住刺激的主儿,被人这么逗弄,想到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被看光光,还被摸了个遍,羞愤,怒不可遏。她掀开自己的被子,一把扯住程亦言的领口,用力一拽,后者猝不及防,倒下的同时,一个小小的身躯跨坐在自己肚子上。“我让你欺负我,掐死你这个王八蛋。”她几乎用尽了全力,掐着程亦言的脖子,大有不死

  • 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3章(第3章 上了他的床)

    原标题: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3章(第3章上了他的床)小说名称:诱妻深宠:霸道总裁狠狠宠第3章上了他的床小晚赤着脚连忙往后退,浴室很大,但里面除了一个宽大的全自动浴缸和梳洗台外,并没有别的东西了。听到男人的脚步声逼近,小晚慌忙地躲在了门后面,快速地从口袋里摸出口红,涂得一脸都是。男人推门,迈步进来。小晚躲在门后,看到男人那精健的身躯,强壮的体魄,呼吸猛地一窒。男人脚下的步子却在这时,忽然一顿。小晚伸手捂住嘴,半点呼吸声不敢发出。浴室安静无比。昨晚一定是疯了,居然这么不怕死的跑到这里来,上了他的

  • 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3章(第3章 红蟒蛇)

    原标题: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3章(第3章红蟒蛇)小说书名:特工狂妃:拐个王爷乱天下第3章红蟒蛇“她人都敢杀了,还谈什么身子弱?她这样对你,你还替这白眼狼求情,也就你这么善良。”安建刚提到了崔如莲的伤心事,崔如莲忍不住又是一阵哭哭啼啼。看到这两个人在她面前腻腻歪歪,安以绣觉得只有两个词可以形容她现在的感受,矫情,恶心,有想吐的欲望!去禁地?那就去呗,她安以绣什么场面没见过,会怕一个小小的禁地?所谓的禁地在安府的后山,怪石林立,入口装了个铁门,她根本看不见里面有什么。下人战战兢兢的打开铁门门锁,

  • 总裁太会宠3章(第3章 想死就动她试试)

    原标题:总裁太会宠3章(第3章想死就动她试试)小说书名:总裁太会宠第3章想死就动她试试“臭女人,识相点就别乱动!”冰凉的枪口让安颜脊背一直。安颜没再乱动,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她年纪轻轻还不想死!“老爷。”忽然,身后举枪的男人发出了极为恭敬的声音。安颜抬眸朝着眼前望去,瞧见的是一个约莫年过半百的男人,纵然两鬓有些花白,但却依然精气神十足。这个老人看样子就不是善茬,肯定是有来头的大人物!老人朝着一侧的几个保镖使了个眼色,跪坐在地上的安颜被一把揪起!她整个人被抵在了甲板的围栏上,而围栏下面就是那深不可

  • 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3章(第3章 现在,我要泡你)

    原标题: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3章(第3章现在,我要泡你)小说名字:名门暖婚:霸道总裁极致宠第3章现在,我要泡你豪华总统套房里,楮墨直接将时清欢扔进了浴池里。这动作,带着强烈的泄愤意识!“噗……”时清欢沉到水里,吸了两口洗澡水,咳嗽起来,“咳咳!”两条细长的胳膊扒着浴池边沿,露出脑袋来。她长着一双狐狸似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越发勾人。此刻脑子被酒精浸透了,朝着楮墨就是一个媚眼抛过去。勾人的狐狸精!这一点,还是和以前一样。“喂。”时清欢脸蛋红扑扑的,声音发嗲,“你是不是想泡我呀?”楮墨勾唇冷哼,意

  • 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3章(第3章 这下俞家有救了)

    原标题: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3章(第3章这下俞家有救了)小说书名:闪婚契约,老公么么哒第3章这下俞家有救了在他面前的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俞小小所在的包间影像。俞小小一声抱怨从电脑内传出,祁清风停下动作,放下杯子,修长莹润的手指在电脑闹上敲击了两下。“叶然,告诉俞小姐,约她到XX商场的咖啡馆见。”“是,先生。”叶然扫了眼电脑上的画面,再次面无表情的拿出手机。俞小小手边的手机轻轻一震,打断了她的沉思。看到显示的号码,俞小小觉得有些熟悉,略微一想,一个名字在脑海中浮现。叶然!她

  • 吻安,老公大人3章(第3章 深夜的绑架)

    原标题:吻安,老公大人3章(第3章深夜的绑架)小说:吻安,老公大人第3章深夜的绑架五年后。安城第一医院急症室。“医生!医生!”林莫颜刚刚处理好一个小男孩膝盖上的摔伤,还未来得及回到座位上,急切的呼唤声就再一次从门外传来。医院这种地方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最繁忙的,尤其是急诊室,哪怕是到了深夜,也没有片刻的清闲。林莫颜端起杯子喝了一大水,这才快速的拉开急诊室的房门。站在门外的是一位穿着性感的年轻女子。女子的姿色不错,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身上穿着一袭红色的连衣裙,领口开口的很低,露在外面的肌肤上有着深深浅

  • 黑道公主误夺心3章(第一卷 穿越开始第3章 乱)

    原标题:黑道公主误夺心3章(第一卷穿越开始第3章乱)小说名:黑道公主误夺心第一卷穿越开始第3章乱莫若兰被带到一个房间,坐在梳妆台前任凭那名丫鬟摆弄自己的头发打扮。最后竟然还要扑粉?莫若兰原本就白皙的皮肤被粉扑的是更加显得白了。莫若兰换上一身纱衣。莫若兰被打扮好后,那老女人走了进去看到后,呆住了。美,实在是太美了。她,红玫瑰香紧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莫若兰最受不了别人紧盯着自己,于是开口:“那个…

  • 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3章(第3章 烧了婚房)

    原标题: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3章(第3章烧了婚房)小说名称:再婚盛宠:权少的契约前妻第3章烧了婚房苏蔓呵呵地笑了起来,“你觉得我还会跟你结婚?”秦风两眼冒出精光,手指骤然收紧。苏蔓被掐的脸赤耳红,呼吸苦难,“就是死我也不跟你结婚,你别做梦了。”秦风的脸瞬间扭曲起来,眼神里露出一丝凶光,“由不得你!现在我跟你分手,别人只会说我忘恩负义,不如我们结婚个一年半载,我再休了你,到时候就没人敢说三到四。都会称赞我醇厚孝义。”“你真奸诈。”苏蔓艰难地吐出这句话。“乖乖听话,要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秦风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