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邪君榻上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13 19:27:4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邪君榻上来

第11章 躺你床上怎么了?

  好在这柳诗的院落是这个柳府内位置极佳的一处,即便这脑海中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柳微还是顺利地到达了目的地。版权95lady.com

  此刻,她正是立在房门前,当那纤细的手指半弯着抬起准备敲门的时候,不由得顿了顿,眉间滑过一丝寒意。

  我,竟然还想着要敲门?

  那可是自己的亲妹妹?需要这般客气?

  这也就太见外了吧?

  想到这处,她稍微地收拾了下自己的神色,那抿嘴的瞬间隐藏着一抹复杂的笑意。

  “……”下一息,只听得一道窸窣的声响而知,她直接推门而入。

  这声响自然是惊动到了屋内的人儿,一时间,柳诗的眉头皱起,心头不禁暗想,这丫头今儿个是怎么了,竟是都不敲门了,还有没有礼数了?

  “小林。”

  “你不是才刚出去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声响饶过屏风清晰地传入耳中,在柳微的心头这声响是如此熟悉,忽然,她撇开嘴笑了笑,大步走过去饶过屏风,特地带着惊奇的口吻,道,“二小姐,真是好久不见啊。”一边注意着那面颊上的巴掌印,也不知是好了还是故意妆粉遮去了,眼下是一点都看不出了。

  “什么人?”

  柳诗听出了不同于小林的声响,心头一惊,顿时从木椅上起身。95女性网而这一时间,乌黑的眸中已是印上了这道俏丽的身影。

  霎时间,她的瞳孔一阵微缩,露出了浓浓的惊疑之色,“是你?”她的面颊上滑过一丝阴冷,双手微微地握紧。

  “怎么?这才半天不见,不认识姐姐了吗?”

  柳微带着嘲讽的口吻说着,一边缓缓地走向柳诗,将之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微微地偏着头继续说道,“妹妹,你这脸色可真是不好?”

  “莫不是我不在府中几日,当真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让妹妹操心了?”

  此时此刻,仇恨的目光和玩味的目光交织,带出了一时间的安静之状。

  空气似是凝固了些许。

  “姐姐,你这进来也不敲个门,妹妹还以为是谁呢?”

  在僵了几息之后,柳诗登时就转换了神色,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不紧不慢地说着,一边揽过一个精致的陶瓷杯,满上了一杯。

  “妹妹可真贴心,知晓姐姐口渴了。”

  见对方正欲拿起杯子,柳微这一步,一个微俯身,一手一揽,便是拿过这个杯子,将里边清凉的液体一饮而尽,“啪……”她重重地放下了杯子,就是故意弄出了声响来。阅读95lady.com

  手头空空的,又是看着对方那自如的模样,柳诗这心头噌的一下怒意又升上来了,“姐姐,你不在你的屋子里好好待着,到我这里来做什么?”

  “这不是让你们知晓我在何处嘛?”

  “进自家的门,还得等人去汇报,我可是担心你们这么多年不去我的院落,到时候忘了路找不到了我了,可别急坏了。”

  语毕,柳微特地给了柳诗一道灿烂的笑意,好似在说着:看,我是不是很贴心啊。一边思量着,看这时间,那江氏也差不多知晓我到府内这个消息了。

  兴许,她很快就会过来了呢。

  但是,女人多了,就会显得聒噪,我现在只想休息会儿。

  “怎么会呢?”柳诗顿了顿冷冷地说着,视线向着屋外飘去了一眼,这事之前自然是听得娘亲说起来过,眼下,她正是在这处,她必须赶紧滚蛋,别脏了我的屋子!

  “我说……”

  “你快给我下来。”

  没想到,一转眼,便是看见柳微正惬意地躺在自己的床上了,竟是连鞋子也没脱掉,柳诗差点就大叫了起来。推荐http://www.95lady.com/

  “怎么?这床认生?”

  柳微侧过身,故意露出一副惊奇的神色来,“妹妹这是怕这床吃了姐姐?”躺着又怎么了?这么紧张干什么?不觉得你现在的模样很好笑嘛。

  “我倒是要看看这床是不是真的会反抗?”

  说话间,柳微故意曲着双腿,重重地在这床面上踩来踩去,蹭来蹭去,可别提觉得多有趣了,直把鞋底给抹了个干净。

  “妹妹你看,这死的东西究竟是死的,你可别当这么玄乎,哪天真吓着自己了可就不好了。”

  柳微继续说着,压根没把一边的身影当回事,不过是弄脏了床而已,若我要把这整间屋子弄个底朝天又如何?只要我想。

  这么一朝,可见这柳诗面容显得几分扭曲,狠狠地咬着银牙,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好似在嘲笑着自己。自己的屋子,竟是容得这个贱人这么乱来,说出去可真是没颜面。

  “小姐。95女性网

  这个时候,小林端着一盘水果进了屋,饶过屏风一眼就看见了床上的身影,未等果盘安稳地放置,便是满带着讽刺之意,道,“大小姐,被褥这些可都是今早刚换的,您怎么好意思把它们都尽数弄脏了呢?这叫我家小姐晚上还怎么躺下?”

  “哟,还有水果吃啊,待遇竟然这么好。”

  “想我之前待的那个小院落,连个伺候的丫鬟也没有,大冬天的,自己洗衣服不说,穿不暖睡不好,连吃的都是你们剩下的东西。”

  “这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眼下,你,柳诗拥有的东西,我是不是可以尽数来一遍呢?说到这里,柳微一个灵活的动身从床上下来,直向着那果盘。

  见小林试图拿过果盘不让柳微碰,可这速度哪里跟得上?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见着对方美滋滋地吃着,只得是一阵干瞪眼。

  “柳微,你够了没?”

  柳诗阴沉着一张脸,立在一侧,向小林投去了一个眼神,后者马上就意识到自家小姐的意思,便是上前试图阻止柳微。

  “就这样?”

  早就察觉出这二人在打着什么小算盘,面对小林猛地一个扑身试图困住自己,柳微这身段早已是做出了反应。原文95lady.com见其右手一翻转,那银针便是露了出来,只轻轻地刺向了小林的面部。

  正是这个时候,柳诗那凌厉的掌风而至,那凝聚着玄力的掌心,若是受到这一击,必是会受伤。眼下,她那眸中印着这道身影,她就是想这么做,贱人,你这么想躺就让你躺个十天半个月吧!

  “啪!”

  顿时,屋内,传出一道响亮的声响。

第12章 你脸皮真厚

  这声响在柳微看来真的是想笑出声响,可眼下,她思量着还是稍微克制下的比较好。自是早上,已是试了下手感,发觉这柳诗的面皮竟是这般厚实,在那之后,她便是发誓绝对不要再做同样的事情了。

  “小林,怎么样,你家小姐的面皮是不是出乎意料的厚实啊?”

  柳微又是一个忍不住差点就笑出了声响来,好一个仆人打主人,这戏可真是精彩啊。

  这边上的二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柳微竟是何时出的手?

  小林只觉得方才自己的面庞好似忽然麻了一下,可这仅仅是面颊,这脑子可还是清清楚楚的呢?而下一息,自己的手掌就这么重重地甩在了自家小姐的面庞上,这声响,这痛意。

  “小姐,这是……”这都是这个贱人搞出来!自知一言说不清楚,小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手掌一道火辣辣的痛意时刻在提醒着她,眼下,这个事情可不简单。

  此刻,柳诗的手这才是缓缓地移开了桌子,她睁大了双眸,怎么也不能相信。这一掌丝毫没触碰到她先不说,好似这手不是自己的,就那么不到一息的时刻,竟然是这么硬生生地偏转了方向直击在了桌面上。

  “……”随着一道沉闷的声响而知,这桌子四分五裂,狼狈地躺在地上。

  最让柳诗感到气愤的还是那一巴掌。

  好啊,柳微,知晓借别人的手来打我?

  早上那一巴掌还没有找你算账,方才又来一击。

  “滚开!”

  柳诗气得一脚踹开了小林,直把后者一个踉跄倒在了破碎的桌子残屑当中,那一下直把她的后背刺得一股股生疼,她却是狠狠地忍着不叫出声响来。

  “装神弄鬼。”

  眼看着柳诗的面部越来越扭曲,她喘了几口大气,这面颊上深刻地痛意牢牢地印在她的心头。先前的可还没有好全,如今又是这么一下,旧伤上新的伤口,这鲜艳的巴掌印。

  贱人,看我不把你的脸打烂!

  说话间,柳诗迅速抽身到一侧,拿出了一根长鞭。

  夺目的红色,好似染着殷红的新鲜血液,在柳诗看来,这下一息便是会看到上边粘着她的血液。这张脸,竟是生的比我好看,这绝对是不允许的!

  “怎么,气急败坏了嘛?”

  看着主仆二人,一边的柳微已是趁此机会闲了一段时间,果盘里的水果已是尽数吃掉了不少。她抬手摸了摸嘴际溢出来的新鲜的果汁,掀开眼皮子淡淡地看了一眼柳诗。

  真是无聊的家伙,以为这样就能出气了,真是幼稚。

  “贱人,今日后,你就给我老实点吧,柳府,不需要你这样无能的人!”

  话还未说完,这柳诗的鞭子好似活了一般,在她的掌控之下,似是一条毒蛇一般,细看之下,冒着一层薄薄的红光,带着一股深深的寒意。

  “啪……”

  第一鞭而下,柳微只一个简单的侧身就避开了,看其位置,好家伙,直击心脏啊,看来是想在此就将自己的小命解决掉。

  也是,只有我挂了,你才能名正言顺的当这柳府的大小姐。

  听说某个好日子也快了。

  妹妹,你原来是这么焦急的啊

  “妹妹啊,你这技术也太差了,不会是刚入门的吧?”

  她故意这么轻蔑地一言,根本不在乎对方究竟接下去有什么动作,因为,那根本伤不到自己。而眼下,她觉得可以让这件事情变得有趣一些,就让她自己把这间屋子好好地装扮一番吧。

  被柳微一言,柳诗那带着血丝的双眸微微地凝起,说我技术差?这么多年,被多人赏识,你一个废物怎么会知晓?哼,刚才,就算你走运,下一次,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你避开了!

  “啪……”

  又是一下,柳微依然毫发无伤,她冷言看着柳诗,暗想着当真是到了气急败坏的时刻了,这,她可管不着。躲避之际,她甚至是还能继续悠闲地吃水果。

  时令水果,味道真是好啊。

  “小姐……”

  倒在地上的小林,已是挣扎着起来,眼看着自家小姐好似发疯了一般,就因为这个人!身为她的丫鬟,在这个时候岂可什么都不做,这日后还怎么跟在自家小姐的身边?

  “大小姐……”她大喘了一口,试图一步步到柳微的身边,哪怕是争取到一息的时间,那也足够让自家小姐有时间将鞭子甩上去了。

  “哦,自愿当挡箭牌?”

  见小林一步而上,柳微实在是忍不住感慨着,这真是叫人感动啊,这一个鞭子下去你吃得消?你就这么想尝试一下这种痛感?

  又是柳诗挥手一下,柳微轻易地就将小林丢到了前边。

  “啊……”小林发出了一声惨叫,没帮到不说,自己这后背被狠狠地甩上了一个鞭子,这下子,她可真是一时半会起不来了,倒在地上,蜷曲着身体。

  “不去看看这么护主的丫鬟嘛?”柳微问道。

  “活该。”

  柳诗恶狠狠地说着,不过是个碍事的家伙,眼下,她的动作缓了不少。虽说是怒意冲头,可这理智还是留有点的,这么几次下来竟然是一点都没有伤到这个贱人!

  为什么,她竟然能变得这么灵活?

  以前,就是狠狠地骂她,打她又如何?

  现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甚至是开始怀疑眼前的人是不是柳微了,种种疑惑交织在脑海中,那不是面颊上的痛意可以冲散的。她的眼中,对方,从容淡定,一切的一切都在嘲笑着自己。

  多年来的实力,竟然伤不得一个玄力废物!

  “妹妹,你这实力……”

  柳微静静地立在一边,心头自是明白,若是其他人兴许就中了她的鞭子,柳诗,你确实是个玄力人才,可惜,你遇上了我。

  “闭嘴!”

  柳诗大叫了起来,登时这手中的鞭子又是狠狠地一甩,玄力尽数缠绕在鞭子上。

  “闭嘴吗?”不好意思,我还想继续说来着,不说话,多无聊啊,就听得这鞭子在这个屋子里放肆吗?真是无趣。

  这一阵接着一阵的声响传出里,不多时便是惊动了到了其他人。

  江氏带着侍卫出现在院落里。

  “诗儿?”

  江氏可谓是心急如焚地带人就冲了进去,这声响里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这大步而前一进去,她这心头登时一紧,竟是一时半会儿说不上话语来了。

第13章 家法伺候

  先前好好的一间屋子,眼下,这东一处痕迹西一处痕迹,桌子破碎不堪,丫鬟小林哀叫着倒在地上。自己的女儿,柳诗,正是红着眼挥着鞭子,而另一人则是一副安然的模样。

  “二夫人,您可快来评评理,您的女儿可是在出手打柳府的大小姐。”

  见江氏进来,柳微一个动身到了她的身边,故意带着急切的声响说着。而她这一近身,自然是在提醒柳诗,是时候放下手中的鞭子了。

  “快住手!”

  听着柳微的言语,江氏冲着柳微便是一股狠意,料想自己的女儿日里这般乖巧,这必是在这个小贱人的故意刺激之下才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也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娘,怎么都不会觉得是自己女儿的错。”

  前一息还在疑惑为何江氏朝着自己这么说,现在看来,真是蠢到了,她定是觉得我欺负了她的女儿。这么一来,多说无益了,真是一对好母女啊。

  “小春,快去端盆水来。”

  江氏吩咐完自己的丫鬟,便是快步上前走到柳诗的身边,万分心疼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好端端的面庞,眼下竟又是带上了这血色的巴掌印,这若是以后留了疤痕,该如何是好啊?

  “诗儿,还不赶快放下鞭子,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吗?”

  “你看看这个屋子,为娘还要替你收拾这个摊子。你这么做,只会让那个小贱人更加猖狂,娘亲昨日不是说了吗?要先摸清楚这个小贱人的底细,然后,娘亲自会安排。”

  江氏刻意压低了声响对那柳诗言语着,眸中还带上了几分责备的目光,这事可急不得,若偏偏这样,只会适得其反。

  “娘……我……”

  柳诗缓缓地放下手中的长鞭,倔强地看着江氏,“娘,我就是忍不住……看着她这么……我……”就是不想看着这个小贱人活蹦乱跳的,只想着越快解决越好,大事临近怎能不焦急?

  听着柳诗断断续续的言语,江氏心头都明了。

  眼下,一边的柳微看着这母女二人不断地低喃着,她忍不住掏了掏耳朵,这两人不管说什么,她都不会去在意的。言语代表不了什么,重点是他们的行为,只要他们有什么动作,那自己就可以一一解决。

  “柳微,还不赶快跪下。”

  这个时候,江氏猛地一个转身,言语高昂地说着,那一个恶毒的眼神之下,已是抬手叫了一边的侍卫,“身为柳府大小姐,动手打你的妹妹,你这是没把家法放在眼里,今日,老爷不在府内,就由我来做主。”

  “什么?”

  柳微重复了这两个字眼,一时间还真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家法?哼,这到底是柳府的家法还是你江氏的家法?

  “二夫人,你可真是糊涂,谁打谁都看不清楚,要我给你的女儿擦屁股?”

  想坐实这个言论,简直是在开玩笑!

  面对着迅速围上来的柳府侍卫,柳微小退了一步,手上的银针早已是备好。她微微地凝起双眸,目光一片清冷,本想着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么看来,不得不再次活动一下身子骨了。

  “柳微,你以后可要记住,柳府,容不得你胡来。”江氏一言强硬着,眸中丝毫不带着一分亲情。

  “是吗?”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二夫人。”

  讽刺的言语还未说完,眼见着下一息,侍卫围上来,柳微那身形好似鬼魅一般,一步之下,已是一枚银针刺人到他们的体内。多年的研究,各种毒物,她都了解得清清楚楚,此刻的这一种,会让人在短时间失去浑身气力。

  一个接着一个,直到全部的侍卫都中招了,各个倒在地上挣扎着怎么也起不来。

  “你这贱人,竟然使用妖术!”

  那柳微的动作快得根本没能让江氏看出一丝一毫,她只看见这侍卫好好的竟是一个个应声倒地,身上一点显眼的伤口都没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待老爷回府了,定是要让他瞧瞧。”

  一时间,眼看着这个屋子里的人没一个能动得了柳微,江氏紧紧地扶着自己的女儿,狠狠地咬着银牙。

  “爹吗?”

  这个词语,似是带着一分陌生感,自从自己住到了那个院落,印象中爹爹好像都没来过一次。若他真为今日之事做主,不用说,吃亏的定是自己。

  “柳微,你等着吧。”

  柳诗大喘着粗气说着,这面庞一面红一面苍白,加之这面色,看上去极为扭曲,根本不像一位端庄的小姐,像极了穷凶恶极之人。

  “等着做什么?”

  柳微冷冷地回应道,眸中爆发出一阵寒意,登时,那身段已是出现在江氏的面前,“二夫人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们若是妨碍我做什么了,我可保不住你们的小命。”忍?那是不可能的,我的字典里没有这个字眼。

  “你……”咫尺之距,这丝毫不减弱的气势直冲向江氏,惹得江氏竟是一时间说不出话语来。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柳诗一触碰,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便是冷哼了一声。

  “这儿可比那我那小屋子脏多了,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语毕,柳微头也不回地甩手走人。

  剩的一干人等留在屋内。

  “娘,那小贱人会用银针,方才就是用染着毒的银针让这些侍卫毫无反抗之力。”

  多年习得玄力的经验,让柳诗看出了方才的端倪,加之之前遇到的情况,这个结论准确无疑。但得知了之后,又是新的问题,这个贱人究竟是怎么学会使用的?

  “那小院落,来往的人几乎没有,莫非她自己偷偷出府?”

  这究竟是让柳诗百思不得其解,明明的玄力废物,任人打骂,如今这副模样,竟是要踩到自己头顶上来了。想到这处,手中握着鞭子的力道又是加重了几分。

  江氏心头同样有这般疑惑,但眼下,这还不是个重点。

  “诗儿,你这几日先把伤养好,过段日子,皇室那边会举行一个游园会,你可要好好表现。”

  百般打听知晓的消息,江氏自然是不会错过,那三王爷必是会到达。进入还需要一张请帖,那个小贱人自然是不会有的。

  “好,娘亲。”

  柳诗连连答应着,心头自然是知晓,这机会就在眼前了,往后这几日,不得不由着那个小贱人继续活蹦乱跳了。

第14章 由不得你

  这处,柳微刚到院落,耳边立马传出几分动静,这上前一瞧,竟然是看见了柳茵。

  “姐姐。”柳茵一看柳微过来,面颊上立马显露一副喜悦的神色,便是提着轻快的步子,上前问好,“姐姐,你来的正好,你瞧瞧哪里还得需要打扫一下。”说话间,已是热情地挽着她的手,准备一起步入屋子。

  被对方这般,柳微倒也不觉得嫌恶,任由着她带自己步入屋内。

  之前布满着灰尘的屋子,眼下,已是尽数换了个样子,看上去十分干净简约。

  “真是辛苦妹妹了。”

  柳微没想到那江氏丝毫不在意的事竟是让柳茵来处理了,莫非这是三夫人的意思?思索间,她下意识地向柳茵投去了一分惊疑的目光。

  “姐姐,这是茵儿自愿的,先前这二夫人的意思……茵儿也不好插手,如今看着姐姐回来了,可想着姐姐的住处呢?哪能让姐姐住在这么脏的地方。”

  柳茵看出了柳微神色中带着的意思,便是缓缓地解释着。

  “这样啊。”

  看着对方一副乖巧可人的模样,这让柳微一时间觉得这柳府可还有个真心念着自己的人,不由得心头产生了一分暖意。

  “姐姐刚回来,就先休息休息,等会儿,我让小熙给姐姐备点吃的来。”

  “茵儿就先不打扰姐姐休息了。”

  “好。”

  柳微应着,看着柳茵和她的丫鬟收拾了打扫工具出了这个院落,直到背影完全消失,不知怎么的,心头忽然冒出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当她收回视线,发觉脑海中只剩的一件事情了,那便是上床去睡个觉先。

  ……

  也不知道是过去多长时间,柳微缓缓地睁开了双眸,伸了一个懒腰,起先还带着些许朦胧的感觉,而后,这思绪和视线已是变得异常清楚。

  周身还是通亮的一片,这么看来,这时间不晚。

  随后,她起身穿好鞋子下了床,一觉而起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去喝杯温水。眼下,看那干净的杯子,她顺手揽过,正是这个时候,她发觉一张红色的请帖如此夺目。粗粗一看,这纸张的质量以及这字,不是出自一般人。

  “这什么玩意儿?”她下意识地看了四下,这屋子只有自己一个人,莫非是趁着自己睡去的时候放进来的吧?她思考了片刻,便是拿起来打开,掠了一遍里边的内容,她撇了撇嘴,露出了一副无趣的神色,“什么皇家游园会?”

  “切,还不如睡大觉来得实在。”

  这种场合,要多无聊有多无聊,一群公子小姐们,叽叽喳喳的,“想想就聒噪。”她收起视线,便是将这请帖放进了抽屉里,不再去理会了。

  先前柳茵说的让小熙备点吃的来,可这看着空空的桌子,柳微抿了抿薄唇,那纤细的指尖很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果然,还是亲自去找吃的来得实在。

  想到这处,柳微起身,朝着厨房而去。

  这处,厨房里,正是两个丫鬟来回走动照看着各种吃的,尤其是这锅粥。

  自是上午这么一下,小林根本起不来,自然也没办法继续伺候柳诗了,这江氏心疼自己的女儿,又马上指了两个丫鬟来照顾她,一个是二等丫鬟小石,另一个则是三等丫鬟小艺。

  “差不多了吧,看着时辰。”小艺看了看粥问道,思量着,不过是一碗粥,何必这么小心,只要是熟了不就可以吃了,哪里来的这么多的讲究?

  “急什么?还早呢。”

  小石看了一眼小艺,不客气地说着,“夫人交代的事怎能做得这般粗心大意,这时间一息都不能差,万一察觉出了这口味的不同,可得被责骂了。”若不是那小林有伤不能服侍二小姐,自己可哪里有机会?若是把二小姐服侍好了,指不定就能一直跟着二小姐了,可比跟着那个病秧子的臭女人好多了。

  “嗯,我知道了。”听罢,小艺一脸难堪地说着,这心头究竟还是不服气,可也没办法,谁叫自己是三等丫鬟呢,而且,待这柳府也没多长时日。

  正是她们说话的时候,这柳微已是到达了。

  “好香啊。”

  一进去,她这一双美眸好似探照灯似的,四下扫视这厨房,“原来是这个啊。”发现踪影后,她有些兴奋地靠近了这锅粥。

  “大小姐,这粥您可动不得。”小石察觉而出,立马上前说道,“这是二夫人特别给二小姐准备的。”既然是二夫人说的,除了老爷,可没人有这个资格动了。

  什么狗屁?二夫人,二小姐?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在何处了?

  柳微一听,可就不乐意了,看了眼小石,一时间露出了惊疑的神色来,“怎么,好似没见过你,新来的?”

  “大小姐。”小石面无表情道,看着眼下的大小姐,心头多了一分思绪,早就听其他下人说起来过,怯懦的大小姐,在这府内,她也不曾看在眼里。

  “你让开。”柳微看着小石,冷冷地给出了一道命令,我可不管这粥是给谁备的,今日,我就是要喝,谁也拦不住。

  “大小姐,您这么做,可是让我们为难。”这个时候,小艺站出来说道,就是靠着方才那小石的气势,这事这般重要,她也得找机会出来说说不可。

  “嗯,我现在有点饿,可能没多大的气力了。”柳微暗暗地叹了一口气,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当她再次看向小石的时候,忽然眸中射出一道凛冽的视线。方才给你们好脸色看,你们不懂的,那现在就没办法,非要给点狠的才懂。

  “大小姐,这可由不得你。”小石继续说着,气势还比先前增加了一分,直直地看着柳微一点都不肯退却,暗想着这大小姐竟是丝毫没把二夫人的话语放在眼里。这粥若是出了丝毫的差池,自己可哪里还有好果子吃?怕是会连照顾那病秧子的资格都没了。

  她想到这处,便是上前试图扯过柳微的胳膊往着外边拽,想喝?门都没有!

  柳微只一眼撇过去,早已是发觉对方的举动,便是干脆借力而下,灵活地转个了身,抓过对方的手臂一转,直把后者扭得直喊疼。随后,又是猛地忽然放手,这让后者差点没站稳,踉跄了好几步。

邪君榻上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君榻上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观点| 谁发明了“公摊”这个奇葩概念?

    阅读时间:11分钟(文章转载自“IPO那些事”仅供学习交流使用)据说好像是著名的英国商人嘉诚·李在香港率先发明的。不过“公摊”这个概念是非常有利于政府,房地产商,物业公司的,除了业主打落牙齿和血吞,倒了血霉外,简直可以说是完美。一:有效的降低了“房价”欧美一般都是按“室内面积”来计算房价,比方说美帝某个住宅楼的某套房的“室内面积”有一百平方,房价折合成RMB是一百万,那么单位房价就是一万元/平方。而国内机智的采用“建筑面积”来计算房价(目前国内好像只有重庆城区采用室内面积),比方说国内某个住宅楼

  • 2000平独栋别墅,大气奢华的庄园

    提示:本案例主要风格为现代欧式,在材质、用色、造型、布局上进行了整体规划和设计,将传统美学的古典元素游刃有余的运用在各个功能空间中,既不显突兀,也没有堆砌的观感,反而融合着现代审美将生活方式的细节缓缓植入,温婉而典雅。色彩看起来明亮、大方,使整个空间给人以开放、宽容的非凡气度,让人丝毫不显局促。石材研习社(微信号stone5A)1F-楼梯门厅优雅大气的吊顶造型、水晶宫灯、双跑梯亦是此作品的点睛之笔。地面采用石材拼花,用石材天然的纹理和自然的色彩来修饰人工的痕迹。使客厅和餐厅的那种奢华、档次和品

  • 四十岁后,就别再贪杯了(值得所有人看!)

    人在江湖走,哪能离了酒?现在不管是亲友聚会,还是商业应酬,都离不开酒。不少朋友还经常是“不去不去又去了,不喝不喝又喝了,喝着喝着喝高了……”然后成了贪杯“烂”酒的人。贪杯“烂”酒的具体表现贪杯“烂”酒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大家可以对号入座。1不知不觉就醉了。以前是知道自己能喝多少,还能喝多少,知道控制和把握。现在是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个节点醉。四十岁以后不知不觉就醉了,原因应该是自己还按照以前的酒量来喝,实则已经今非昔比。2醉了之后会断片。四十岁以前喝醉了,总感觉自己心里是清醒的,事后能回忆起

  • 销售精英培训手册

    第一部分:销售日志一、销售过程中销的是什么?答案:自己1、世界汽车销售第一人乔·吉拉德说:“我卖的不是我的雪佛兰汽车,我卖的是我自己”;2、贩卖任何产品之前首先贩卖的是你自己;3、产品与顾客之间有一个重要的桥梁:销售人员本身;4、面对面销售过程中,假如客户不接受你这个人,他还会给你介绍产品的机会吗?5、不管你如何跟顾客介绍你所在的公司是一流的,产品是一流的,服务是一流的,可是,如果顾客一看你的人,像五流的,一听你讲的话更像是外行,那么,一般来说,客户根本就不会愿意跟你谈下去。你的业绩会好吗?6、

  • 华为的惩罚

    一、华为问责通报文件的本质2018年1月17日,华为任正非签发公司15号文件——《对经营管理不善领导责任人的问责通报》。这个通报很简短,但内容却很沉重。“公司一直强调加强经营质量管理,杜绝做假。近年,部分经营单位发生了经营质量事故和业务造假行为,公司管理层对此负有领导不力的管理责任,经董事会常务委员会讨论决定,对公司主要责任领导作出以下问责,并通报公司全体员工。任正非罚款100万;郭平罚款50万;徐直军罚款50万;胡厚崑罚款50万;李杰罚款50万。”毫无疑问,华为是个敢激励与会激励的公司。另一方

  • 人力资源部工作全套流程图(干货速收)

    很宝贵的资料,人力资源工作的每一环节都梳理得很清晰了,建议大家收藏或分享给圈内好友,时不时对照理一理自己手头的工作。1.人力资源工作总图2.员工进入-退出公司轨迹3.招聘流程4.绩效管理-考核5.绩效管理-评估6.薪酬操作流程7.福利-社保8.奖惩9.岗位调整10.人才储备11.培训12.劳动合同13.入职14.试用转正15.考勤16.休假17.档案18.离职(免责声明:图文内容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公众号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

  • 贝雕到底是怎样的艺术品,足于惊艳世界!

    贝雕,将海的绮丽与传统文化汇聚于一体,融合贝壳的自然美、雕塑的技法美和国画的格调美,其精美华贵不亚于玉石,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贝壳,大多有绚丽的色彩和精美的纹理,有的还是很妙的反光体。贝雕以珍稀螺壳为原料,巧用贝壳的天然色泽和纹理形状,综合玉、木雕和螺甸镶嵌等工艺特点,精心雕琢成平贴、半浮雕、镶嵌、立体等多种形式和规格的工艺品。贝壳远在五万年前山顶洞人时期,就被穿成串链作为装饰。贝雕历史悠久,秦汉时期,就已经出现。那时,冶炼技术的提高和普及为贝壳的雕琢开辟了新途径。工匠们利用贝壳的色泽,将一种较

  • 【为爱朗读】第三期:《写给未来的你》

    以爱齐发声,引领享阅读!这里是FM98.4宁夏交通广播《为爱朗读》。今天主持人陈红和大家分享作家余光中《写给未来的你》。984主播:陈红主持栏目:周一至周五晚间20:00—21:00《大城小事》主播心语:安静的做好自己《写给未来的你》作者:余光中朗读:陈红孩子,我希望你自始至终都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你可以是农民,可以是工程师,可以是演员,可以是流浪汉,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童年,我们讲英雄故事给你听,并不是一定要你成为英雄,而是希望你具有纯正的品格。少年,我们让你接触诗歌、绘画、音乐,是为了让你

  • 当你扛不住的时候就读一遍(非常精辟)

    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不如意的事,有的时候甚至会让我们觉得就要扛不住倒下了……而这些经历其实都是人生必经之路,只要认识到、想明白,就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当你扛不住的时候,就读一读下面这些内容吧……1、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只有自己最可靠。2、没有人陪你走一辈子,所以你要适应孤独,没有人会帮你一辈子,所以你要奋斗一生。3、与其用泪水悔恨今天,不如用汗水拼搏今天。4、当眼泪流尽的时候,留下的应该是坚强。5、人生就像一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喝起来是苦涩的,回味起来却有久久不会退去的余香。6、有一种缘,

  • 悟道就是停止思考 原创

    我们听课,不只是听老师讲课声音的,只听音乐的,而是是全神贯注用心用心再用心,全神贯注专注专注再专注,全神贯注专一专一再专一,不再思考,不再思想,不再猜测,而是进入每个当本心频道,当你全神贯注用心了,一切问题答案,瞬间出现……也就是小我不想了大我自然而然给你答案当你小我念头全部停下来,你以为问题瞬间不见了,你以为的困境瞬间消失了,你以为障碍瞬间破除了,心自然而然给你灵感,给你智慧,给你答案!本来世界上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什么困难,更没有任何困境……都是小我看不到答案臆想出来的问题,困境,困难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