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与恶魔共白头全文在线阅读

2018/1/13 5:31: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与恶魔共白头

第5章 没了

在顾浩南无情的打压下,许家,彻底没了。与恶魔共白头全文在线阅读

看着病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许父,许安然想了很久很久,或许,她是一无所有了,但是,她的父亲还在。

一个星期后,许安然拿着离婚协议书回到了顾家豪宅。

从早上一直等到凌晨两点,终于,等到了满身酒气的顾浩南推开了客厅大门。

“这是离婚协议书!”许安然没有多说半个字,一见顾浩南,就直接将离婚协议替了过去。

“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我从此陌路。”她道。

顾浩南冷冷的瞥了许安然一眼,他知道,这段时间许安然一直在医院陪许父,却没想到,她今天居然回来了,而且一回来还要离婚。95女性网

什么都不要?顾浩南冷笑一声,目光危险至极。

许安然被他森寒的目光看的脊背发凉,但此刻,她再无退路,昂着头道:“顾浩南,我不欠你的,若是爱你是我的错是我的罪的话,那我也已经为这个错误付出了代价。”

她从不曾欠顾浩南什么,若是要给所有事情定一个罪,或许,就是她爱上他,就是最大的错,最大的罪。

可如今,许家彻底垮了,许父也重病在床昏迷不醒,甚至孩子差点都没了,她为她的错,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所以,我们离婚吧!”从此一刀两断,两不相欠。

顾浩南看着许安然决绝的样子,突然间,笑了,“离婚?你想的美!”

“许安然我告诉你,当初还会娶你,我就是为了折磨你,羞辱你,你觉得……我可能放你离开吗?”

“顾浩南,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是要为冰洁报复我是吗?可是我也明明白白告诉你,三年前冰洁的事,不是我做的,不是我,是赵冰洁与赵冰梅自己做的,赵冰梅已经亲口承认了!”许安然声嘶力竭道。

“当天是冰洁邀我去金色盛典的,也是她给我下迷药的,只是我幸运碰到林逸轩,他救了我。与恶魔共白头全文在线阅读赵冰梅看一计不成,这才转而将主意打在赵冰洁身上,一直都是她们两姐妹在背后害人,你凭什么怪我!”

许安然气愤,这三年,她受了顾浩南多少折磨多少羞辱,甚至她自己也愧疚了很久,谁曾想到,真相却是这么残忍。

顾浩南被许安然这么一大嗓子吼的,有片刻的怔愣。

可随即,是满脸阴沉,眼眸狠厉如同狂风暴雨刮过:“许安然,你这恶毒的女人,亏冰洁对你这么好,你不仅害死了她,如今,还想抹黑她?”

长臂一伸直接将许安然狠狠的推倒在沙发上,随即,整个身子压了上来,没有任何前奏,强势又狠厉的进入她的身子,凶狠的律动起来。

手中的离婚协议散落一地。

许安然沉痛的闭上了双眼,默默的承受着这无情的狂风暴雨,两行清泪滑下。

是了,他怎么可能相信她所说的。

在他心中,赵冰洁一直都是温婉善良的,善解人意的,而且,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碍…

许安然凄楚的笑了,这该死的救命恩人……

第6章 又一次

这天夜里,许安然终是没能回到医院守着她的父亲,因此她并不知道,就在这个晚上……

一个全身裹着黑色大衣,用帽子盖住了面容的人,避开了所有人悄无声息的来到许父所在的病房,用那双带着黑色手套的罪恶之手,将许父的氧气罩给拿开。与恶魔共白头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日天还未大亮,许安然就被医院传来的噩耗所惊醒。

待她赶到医院的时候,她的父亲许文海,身子都已经凉了。

她甚至没有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也没来得及与父亲说上一句话,许文海的身上已经盖上了白布……

“爸!!!”声嘶力竭,许安然直接跪倒在地,心痛到不能自已。

顾浩南看着盖着白布的许文海与悲痛欲绝伏地大哭的许安然,身形僵硬神情错愕,他万万没想到,许文海就这么过世了。

他记得他打听到的消息是,许文海虽然昏迷不醒,但还不至于就此丧命。

怎么突然就这么走了?

“安然,安然你怎么了……”同样听到消息的林逸轩从外面赶来,一眼就看到许安然满脸泪痕晕厥在地。而她浅蓝色的裙子再次染红。原文http://www.95lady.com/

这一次,林逸轩已经没心情再去痛骂指责顾浩南了,急急抱起许安然夺门而出。

顾浩南见此眉头微微蹙起,怎么又流血了?

等许安然再次被推进急救室后,直接找到林逸轩拽着他的手臂问道:“她怎么又流血了?”

林逸轩真的恨透了顾浩南这个渣男,紧握的拳头指节泛白,咬牙切齿道:“好一个又字,安然为何会流血,你不是最清楚吗?”

每次,都是他伤的安然体无完肤,他怎么还敢大言不惭的来问他!

“上次没有流掉?果然是个贱种!”顾浩南突然道,除了这个,他想不出许安然为何还会出血。

林逸轩被他这话给气得,连呼吸都不顺畅了,胸口剧烈的起伏。

抬手指着电梯口面色青白大声吼道:“你滚,你给我滚,安然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你,你给我滚!”

顾浩南的脸色瞬间铁青,这辈子,还没人敢在他面前叫嚣,更没人敢冲他指手画脚。

气氛瞬间凝滞,走廊内过往的路人见此纷纷躲避开来。

“林逸轩,请你记住,许安然可是我顾浩南的妻子!她会不会见我,由不得你来指手画脚!”顾浩南伸出食指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戳在林逸轩的胸口上,仿佛要将他的心口戳碎。

“她生是我的人,死,亦是我顾家的鬼,请你务必认清楚这一点!”

即便他不稀罕她,把她当破烂货一般羞辱折磨随意玩弄,也不会给林逸轩半点机会。版权95lady.com

彷如被戳破的气球,一句话,瞬间让林逸轩泄了气,被伤的体无完肤的他,颓废的跌坐在地上,一脸惨白。

而顾浩南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急救室紧闭的门,随即,重重的哼了一声,冷漠的转身扬长而去。

不就流掉个孩子吗?上次就以为她流了了,有什么稀奇的。

若不是看在她父亲过世的份上,他还要质问下她,为何敢骗他了。

第7章 真的没了

许安然再次从昏迷中醒来,依旧,只看到了林逸轩守候在身边。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双手捂着平坦的腹部,许安然惊慌失措的看着林逸轩问道。

林逸轩真的很不忍心告诉她这个残忍的事实,可是,许安然终究要面对这一切。

“孩子没了,没关系的安然,你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林逸轩柔声安慰道,看着一脸苍白无色的许安然,只觉得每个字说出来,都是对她的一种伤害。

果然,许安然整个人都呆了,随即,突然拿开被子就下了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就跑了出去:“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么可能没有了,不可能,你一定骗我……”

“我的孩子一定还在的,我还没有告诉爸爸这个好消息,快,我去告诉我爸我怀孕了,他知道后一定很高兴的,一高兴他就会醒来了,我现在就去告诉他,……”

“安然,你别这样,你快回来,安然……”林逸轩愣了一下立即追了出去,可其他安慰的话他一句都说不出口。

父亲过世孩子又没了,叫安然如何接受得了?

披头散发的许安然如同疯子一般在各个病房里冲来冲去寻找着她的父亲,林逸轩没有办法,最后只能强行将许安然抱住不让她乱跑:“安然,别这样,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许安然挣扎了几下,最后,无力的抱着林逸轩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顾浩南也不知他为何会回来,或许是因为许父过世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其他。因此,当他看见林逸轩与许安然紧紧抱在一起时,冒名就火大了,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拉开林逸轩一拳头紧随而上:“林逸轩,看来你没把我的话听进去!”

“还有你许安然,你最好管住你的春心,否则,我不介意让林家步许家的后尘!”扔下一句狠话,满身火气的顾浩南再次扬长而去。

许安然还没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缓过来,突然听到顾浩南放下的狠话,竟然反应不过来,到底又发生了何事,她哪里又做错了?

整个人呆呆愣愣的,心口一阵窒息,再次晕厥了过去。

只有林逸轩知晓顾浩南的意思,默默的扶起许安然送回病房安顿好后,这才转身去追顾浩南。

好在顾浩南还没走远,就在医院的停车场内,林逸轩将一份报告狠狠的砸在顾浩南脸上:“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这是什么?”

顾浩南正要发飙,余光却瞥见了纸上的几个显目的字体,DNA,心中有所迟疑,却还是捡起地上的报告单来看,一目十行,检测的是许安然流掉的孩子与他的基因相似度,竟然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点几……

冷峻的脸上神色变幻,最后,猛地抬头看着林逸轩冷冷道:“那又如何?”

是他的孩子,那又如何?

林逸轩瞳孔一阵紧缩,好一个戳心窝子的那又如何?

若不是想让安然好过点,他又如何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本以为证明安然的清白,顾浩南至少会善待她一些……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痴心妄想,顾浩南,真的渣到底,彻底没救了。

第8章 代价

“安然,我早晚会带你离开的!”林逸轩一边往回走,一边默念道。

只是安然现在身心皆受到重创,需要好生修养一段时间。

届时,无论付出何种代价,他都要带安然离开……

再次醒过来的许安然终于恢复了平静,只是形容枯槁面容憔悴,双目空洞无神,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呆呆的,旁人看了都觉得莫名心疼。

但唯独有一人不会如此想,甚至还觉得不够,这人就是赵冰梅。

“许安然,真是没想到啊,这样都打不倒你!”赵冰梅凉飕飕如鬼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许安然木然的转头看了她一眼,并垂眸不再看她。

可赵冰梅又岂会如此轻易放过她!

当初,她能逼得赵冰洁跳楼自杀,今日,她同样可以。

“蹬蹬蹬”高跟鞋尖锐的声音似一步步踩在许安然的心间上,赵冰梅晃了晃手中的瓶子,嗜血的红唇轻启:“知道这是什么吗?”

“可伶啊,这么小还来不及成型,就被他妈妈狠心抛弃……”

许安然瞳孔一阵紧缩,不可置信的瞪向她手中的玻璃瓶,里面有一团物体还看不出模样,只听到赵冰梅的话还在继续:“许安然,你知道你父亲又是怎么死的吗?”

“是被人拔掉氧气罩不能呼吸又拼命想要获取氧气……”

许安然只感觉到脖颈被人死死掐住不能呼吸,脸色瞬间煞白如鬼。

“哎~可怜的孩子,可怜的老父亲,若不是因为你,因为你许安然缠着浩南不放,他们又如何会这么凄惨的死去?许安然,这一切,都是因为你造成的!都是因为你,你怎么就不去死了?”

你怎么就不去死了?

是啊,她怎么就不去死了?

但是临死之前,她必须要拉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一起去死!

谁也不曾想到,身子极其虚弱的许安然,会在这一瞬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如猛虎出山一般,直接从病床上往下一扑,赵冰梅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她给扑倒在地。

那双孱弱苍白的手,此刻,集聚了全身所有力气,死死的掐在赵冰梅的脖颈上,许安然哑声厉道:“好啊,我们一块去死吧!”

去死吧!!!

赵冰梅拼命挣扎,竟然挣脱不开许安然的禁锢,没几下,缺氧的她面色由红变成酱紫,意识开始混沌,手脚开始无力垂下。

而许安然眼眸却亮的惊人,这个恶毒卑劣的女人,就要死了,哈哈,她就要死了……

只可惜。

“许安然,你疯了!”一道暴喝传来,许安然被狠狠的拽起了身子,狠狠的甩到了墙脚。

嘴角竟然溢出血来,许安然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小心的抱起赵冰梅,忽然间,就笑了……

苍天无眼啊!

许安然哈哈大笑,笑得不能自已,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从嘴角一直滑落到下巴,到脖颈,到她的心口,顾浩南回头就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心里闷的慌,眉头紧蹙:“你真是疯了!”

抱起昏迷的赵冰梅举步离开,留下满室疯狂凄凉的笑声。

第9章 离开

“安然,离开他吧!”林逸轩再次道。

再不离开,她迟早会被顾浩南折磨死的。

这一次,许安然终于点了点头:“好,离开!”

即便顾浩南没有同意离婚也没关系,她可以选择隐姓埋名,逃得远远的,远离这块令她伤透了心的城市。

更何况,这儿除了林逸轩,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人了。

除了伤痛,还是悲凉。

再不离开,她自己都觉得快要被逼疯了。

许安然甚至都没打算回去顾家拿自己的东西,修养了两天就办了出院手续,直接从医院坐车去了机常

为了不让顾浩南起疑,许安然甚至没有让林逸轩陪同。

只是,天公不作美!

许安然万万没想到,竟然就在机场,她碰到了顾浩南。

顾浩南这两天完全没理会她,因此绝对不知道她临时做出的决定。

所以只能说太过巧合。

顾浩南因一个重大项目需要出国一趟,没想到在机场看到了许安然!他一瞬间就猜到了什么,许安然来不及躲避,他已经大步追了上去。

纤细的手臂被紧紧抓住,顾浩南眼眸阴沉:“许安然,你想跑?”

“你放开我,我不认识你!”许安然极力挣扎道,奈何挣脱不开。

“许安然,你想要我当众证明下我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吗?”顾浩南冷笑道,得知她想要逃离,心里莫名的火大。

“你敢!信不信我叫人!”

这可不是在娱乐会所,机场里到处都是人,也有警卫执勤,许安然就不信顾浩南能一手遮天,还敢在机场放肆。

只可惜,顾浩南又岂会被她吼住!

“好啊,你叫啊,叫的越大声越好,让机场所有人都来瞧瞧,我们夫妻是怎么恩爱的!”话音落,顾浩南一手按着许安然的后脑勺,薄唇强势的压了上去。

许安然没想到顾浩南真敢这么做!

经过这段时间,许安然已经彻底认清了他,而她的心早就伤透,对于顾浩南的强势,异常的羞愤,甚至充满了恨意,极力别过脸,大声嘶吼道:“救命啊,非,礼,碍…”

一嗓子喊出,顾浩南也惊了下。

这个女人,还真敢喊!

果然,这一大嗓子惊得众人纷纷看了过来,机场内的警卫也闻声走了过来,正要动手之际,顾浩南突然从公文包里摸出个红本本,扔到众人面前。

“好好看清楚!”

一名警卫捡起红本本打开看了看,又抬头看了看顾浩南与许安然,随即挥挥手:“小两口闹矛盾了,没事!”

许安然整个人都傻了,完全没想到顾浩南随身还带着他们的结婚证。

而自始至终,顾浩南一只手都抓着许安然不放,许安然根本无法趁乱离开。

“许安然,还要不要叫的更大声点,嗯?”

许安然,还要不要叫的更大声点,嗯?”顾浩南咬牙切齿道,她为了离开,竟然做出这种事,谁给她的胆子?谁允许她这么做了?

“顾浩南,那是因为我恨你!”许安然一脸悲戚愤慨道,就这么被顾浩南拽着手臂离开了机常

“正好,许安然,我也同样恨你!”所以,不会轻易放你离开。

第10章 看管

许安然怎么都没想到,当她再次回到顾家豪宅,竟然是会被他看管起来。

别墅外有四个保镖巡逻,别墅内,也有两个保姆无时无刻不在看管着她。

自己,彻底没了自由。

“顾浩南,你凭什么把我当犯人一样看管起来?”许安然怒,直直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冲着顾浩南吼道。

“不凭什么,我高兴,乐意!”顾浩南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连个余光都没给她。

他说过,许安然生是他的人,死,亦是他顾家的鬼。

就算他恨她,这辈子,她也休想离开自己半步!

“顾浩南,你简直不是人!”气极了的许安然抬脚就往外冲去。

他怎么可以囚禁自己,她是个人,不是个玩物。

精神极度崩溃的许安然不顾两个保姆的阻拦,发了疯的往外冲,门外,四个保镖立即上前,将大门口守的严严实实。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许安然大声嘶吼道,奈何所有人都听而不闻,坚定的挡在她面前。

“碍…”一声凄厉的叫声后,许安然开始疯狂的摔东西,整个客厅如同被人洗劫过一般。

最后,顾浩南起身,迈着长长的步子来到许安然面前,冷冷的看着她道:“我警告你,别给我装疯卖傻,你这么做,除了让我更加厌恶你以外,毫无用处!”

一句话,伤的许安然体无完肤,颓废的跌坐在地上抱着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顾浩南冷冷的瞥了她一眼,示意保姆看顾好她后,直接转身离开。

沉默,是最无声的指控。

经过这一次闹腾后,许安然就像突然间就醒悟了一样,既不再闹腾,也没有吵着闹着说要出去,整个人空洞安静的让人害怕。

倒是保姆与保镖们纷纷都松了一口气。

顾浩南看到如此沉默乖巧的许安然,却依旧没有松口,甚至在他出国之前,也三番五次交代保姆与医生,看好许安然,不行就给她注射镇定剂。

这个行程是之前就安排好的,为了许安然他已经耽搁很久,这次必须要外出一趟。

只要三天,他就会赶回来的。

而这三天,许安然表现的很好,乖乖吃饭,乖乖睡觉,看顾她的人都不禁松了口气。

三日后,顾浩南一下飞机就从机场赶了回来。

他想知道他不在的这几日,许安然有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

车,开的很快,在这栋依山傍水的好地方,顾浩南隔得老远就看到了顾家豪宅,甚至,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三楼窗口的许安然。

许安然同样看到了他,樱唇微微勾起,露出了一抹玩味而略带狠意的笑容。

顾浩南见状,心,猛地咯噔一下。

他急呼的声音还卡在嗓子眼,瞳孔剧烈紧缩,眼睁睁看着一纤弱身影从三楼跃下。

“嘭”的一声,重物落地。

所有人呆愣了一下,随即惊恐的瞪大眼睛跑了出去。

只见别墅前面,一个女子身着白衣躺在地上,鲜红的血液不断的从她身上蔓延开来,如地狱盛开的罂粟,绝美妖艳……

与恶魔共白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与恶魔共白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

  • 贾平凹:新的一年,学会拒绝

    作者:贾平凹行走于世间,接纳或拒绝,爱或不爱,放弃或执著……每个人都应有接纳与宽容之心,但也要学会拒绝。我拒绝麻木。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太多的热情化作云,但不能让感情磨出老茧,如果没有云让眼神放飞追逐,那么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拒绝永远明媚的日子。因为那是虚幻的梦境,痛苦可以让我成长,让我坚强。生活中的阴雨与风雪使我能清醒地在春梦中看清脚下的路。我拒绝折下那朵盛开的小花,那是在毁灭美的生命。一枝脆弱的纤细花茎,经过多少挣扎与痛苦才盛开出美丽,怎忍心为个人的私欲而去毁灭别人的幸福。我只求远远地望着,默默祈

  • 奴性哲学10句话!

    来源:思享无界0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奴性潜台词:改变有很多种,但是一大部分喜欢用这句话给别人洗脑的人,强调的总是让人变得柔顺的那一面。遇到了矛盾,要求你先理解体谅,先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且是“只能”这样做,他们会反复地强调你“只能”这样做,甚至把某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凭什么不能改变别人,就要改变自己?需要改变的是对付别人的方式,而不是自己的原则。改变有很多种,比如有人天天抽你,你改变不了这个人,但是你可以选择1.抽他;2.离他远点,他要是继续缠着不放,抽他;3.调整心态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