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风华无双:一品毒妃 大结局

2018/1/13 2:16:37 来源:网络 []

小说:风华无双:一品毒妃

第一章 对太子有意

“苏苓,你这个贱人,居然敢勾引太子殿下!你以为长了一张狐媚的脸就能兴风作浪,你不过是个白痴!”

御花园平月湖边一个无人的水榭里,苏珍恶狠狠地一步步逼迫一脸茫然无措的苏苓,眼中毫不掩饰的妒忌像火一般燃烧。阅读http://www.95lady.com/

苏苓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落苏珍眼里就像是一把妒火淬炼过的剑,狠狠地扎在苏珍的心窝!一想到刚刚太子是如何讨好纠缠苏苓的,她就恨极了这张美丽的脸!

“没,我没有,二姐……”

苏苓看着苏珍那张逐渐逼近的狰狞面孔,完全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却也不敢跑掉,只能惧怕地步步后退,已然退到水榭边缘。

“太子殿下何等尊荣,岂是你这个傻子可以肖想的!”

说罢,苏珍看了苏珍身后的湖水一眼,心生怨毒,猛地上前一步,一把将毫无防备的苏苓推出水榭,跌进平月湖里!

“姐姐不要啊!咳咳……我,我没有……是他说会对我好,想要脱我衣服……”苏苓双手用力抓住水榭的边缘,惊恐地向着苏珍求饶。

“太子殿下说会对你好?”苏珍站在水榭边沿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水里的苏苓,冷冷道,“你也配!你给我去死吧!”

苏珍的脑子里已被嫉妒和愤怒所占满,她重重地一脚踩在苏苓抓着水榭的手背上,用力碾压,听着苏苓的痛呼,只觉得畅意的快感如同潮水一般在胸口汹涌。

“不,好痛!姐姐,不要!苓儿不想死……”

苏苓拼命地呼喊着求饶,挣扎着不愿松手,苏珍却冷着脸一脚猛踹向她头部,将她整个人踹进水里,苏苓那双抓着水榭充满求生欲望的双手,终究是松开了。

她整个人在苏珍面前慢慢下沉,下沉,直到水面卷起一个旋涡,归于平静。

“哈哈哈哈……”苏珍看着只剩粼粼微波的湖面,得意地大笑,“苏苓,你活该,太子殿下是我的,谁让你这个天生痴傻的贱货,偏偏生了那么漂亮的一张脸――”

她的笑声忽然止住,她看见苏苓下沉的位置忽然涌起一阵水波,苏苓又浮了上来!

“还没死?”苏珍吃了一惊,眼看着苏苓就要浮出水面,她恶念徒生,伏下身子,伸手按在苏苓的头上,猛地将苏苓往水里按,一意非要淹死苏苓不可,“别怪我!我不对你狠,就是对我自己残忍!”

苏苓刚想浮出水面,忽然就有人伸手压着她的头拼命将她整个人往水里按,苏苓顿时火大了,直接在水里伸出手一把抓住按在她头顶那双手,猛地把苏珍扯进水里。

“呀――”苏珍一时不防,跌进水里,顿时尖叫出声,“你这个贱丫头,你敢拉我落水!救命啊――救命啊――”

苏苓刚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浮出水面就一下怔住,她瞪着湖岸上的奇石假山,还有身边那个尖声呼救的苏珍。风华无双:一品毒妃 大结局

她刚刚明明在桥上驾驶着警车追击逃犯,因轮胎被击中而导致翻车坠桥,沉入江水里。她记得她好不容易从警车里脱身出来,拼命向水面游,可是中途却因为缺氧晕眩了一下。等她恢复意识就差点被这个古装打扮的疯女人溺死在湖水里。

难道是因为缺氧产生了幻觉?

“怎么回事,好好的,丞相府的两位小姐怎么会落水了!”被苏珍的哭喊声吸引来的皇后皱起眉头看着水中的苏苓和苏珍两人。“还不快把人救上来!”

如今正值四月维夏,牡丹花开正艳,皇后心血来潮,于皇宫御花园里办牡丹花会,宣一众皇亲贵胄携家眷入宫赏花。实则是想借此机会为太子选几个家世有力的女子为妃,好巩固太子的势力地位。却被苏苓和苏珍的落水给生生破坏了,她怎么能不恼怒呢!

“珍儿,你没事吧!”苏丞相的夫人吴明珠一看见亲生女儿全身湿透地被救上来,顿时心疼地拿过一旁准备好的斗蓬披到苏珍身上。风华无双:一品毒妃 大结局“你怎么会掉进湖里呢?”

“母亲,都是苏苓害的,是她把女儿拉下湖的!”苏珍偎依在吴明珠怀里,恶人先靠状地指着苏苓说,反正苏苓是个傻子,任她怎么往她身上泼脏水,她也不懂反驳。

吴明珠立刻就瞪向另一边同样全身湿透却孤伶伶没人理会的苏苓,怒问道,“苏苓,是不是你拉你二姐下湖的!”

围观的众人看着苏苓的眼神顿时都有些鄙夷,东胜国国都谁人不知丞相府的三小姐苏苓有沉鱼落雁之色,却是个天生的傻子,拉自己二姐跌下湖这种事,也不是干不出来的。

苏苓在湖岸边喘了口气,心里冷笑,你女儿要不是想淹死我,我会拉她下湖么?

吴明珠这对母女平时是怎么欺侮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的,还有刚刚苏珍是怎么推她下湖的,刚刚那一瞬间,她已全部从这具身体的记忆里看见了。

“不,不是,是太子殿下说喜欢苓儿,可是二姐姐说苓儿是个傻子不配让太子殿下喜欢,就说要淹死苓儿,把苓儿推下水,苓儿好害怕,就拉住二姐姐的手,二姐姐就下水里来陪苓儿了。”苏苓装出原本痴傻懵懂地模样看着众人,边全身冷的发抖边故作无知地问,“母亲,什么是淹死啊?”

此人一出,众人都倒吸一口冷气,一个傻子是不可能懂得说谎的,苏珍居然想因为太子对苏苓示好就下些毒手,而太子居然会喜欢一个空有美貌的傻子――

众人忍不住都向皇后看去,皇后脸色铁青,要知道太子炎天肆可是在她精心教导下长大,为了让炎天肆稳坐太子之位,她不知费了多少心力。能进太子府的女人,一定要是家世有力,聪惠精明,怎么能让这样一个丞相府庶出的傻子进了太子府?

这样支持太子的朝臣们,岂不会觉得太子沉迷美色,不顾大业!

“太子,可有此事!”

“回母后的话,绝无此事!儿臣本在湖边赏景,是苏三小姐自己扑着蝴蝶突然扑进儿臣怀里,正好被苏二小姐看见了,怕是有所误会。”炎天肆垂首回答,看也不看苏苓一眼,一脸俨然,跟之前在花丛里纠缠着苏苓的风流纨绔完全两样。阅读http://www.95lady.com/

之前明明就是炎天肆一意纠缠着苏苓,还许诺会娶她入太子府,结果被苏珍撞见,醋意大发,才会想要溺死苏苓的,现在炎天肆倒是一推四五六,一干二净!

苏苓在心里冷笑了一下,还没等她出言反驳,苏珍就急不可耐地指着苏苓说道,“太子殿下说的没错,皇后娘娘,是臣女见苏苓品行不端,指责了她两句,谁知道她不听教诲也就罢了,反而把臣女扯下湖!”

一时间,众人看着苏苓的眼神都有些狐疑,毕竟一人之言不可轻信,但是炎天肆和苏珍两人都指责是苏苓主动勾引炎天肆的,那么苏苓的话都显得虚假了。只是一个傻子拉人下湖不奇怪,怎么会懂得如何勾引男人呢。

“太子殿下,你,你不是说最喜欢苓儿也么,你说话不算话!”苏苓立刻摆出一副眼泪湾湾的可怜样,结结巴巴地看着炎天肆说,“你,你还抱着苓儿,给苓儿念诗,什么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曰不见兮,思之如狂。’,还有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皇后越听脸色越难看,炎天肆更是恨不得马上堵住苏苓的嘴,周围的宾客也都互相使着眼色,谁不知道苏苓就是个空有美貌的草包,哪里懂得这些情诗,苏苓既然这样说了,那定是事实了。

“啊,还有还有――”苏苓还嫌不够,又从袖子里掏出一方丝绢亮在众人面前,众人一看都是一怔,只见这方丝绢一角绣了两个小字“隽彦”,正是炎天肆的小字,还是他及冠那年,太学鸿儒徐先生亲自取的。

“你,你还给了我这个丝帕,说是定情――”

“住口!”皇后狠狠打断苏苓的话,现在连定情信物都出来了,再让苏苓说下去,炎天肆若是不娶苏苓就被人说私德有亏,但是她是绝对不会让苏苓进太子府的。95女性网若今日炎天肆看上的人是苏珍倒还罢了,偏偏是苏苓,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炎天肆一眼。

苏苓虽说是个庶出的傻子,但到底是丞相之女,若是进了太子府,一个侧妃的位置是少不了的。太子府里女眷规制,一个正妃,两个侧妃,皇后怎么可能会白白让苏苓这个天生痴傻的女子占了侧妃的位置,自然是要用来拢络更为有力的大臣。

还没等她想出来拿苏苓怎么办,就听见一直站在一旁的三皇子炎夜麟看着全身湿透发抖的苏苓叹了口气,他取过一旁宫女刚刚拿来的披风,一瘸一拐地走上前,轻轻披在苏苓的身上。

四月初夏,湖水还带着些许寒意,苏苓全身湿透跪地久了,本来有些发冷,这披风一盖在身上,苏苓的心里顿时因为炎夜麟的举动而有了暖意,她有些感激地冲炎夜麟一笑。

就见炎夜麟对着皇后拱手道,“皇后娘娘,苏府两位小姐落水,全身都湿透了,初夏风还寒着,不如先让她们换了衣衫再追究此事如何?”

第二章 颠倒黑白

还追究什么!再追究太子迟早会被扯下水娶了苏苓这个傻子!皇后冷眼看着炎夜麟,心里憋了口恶心偏偏无法吐出来,她打量了炎夜麟几眼,又去看跪在地上的苏苓,来回几次之后,忽然心中一动。

“夜麟,本宫记得这方丝帕是前天你与太子在本宫处品茗时,因茶水洒在你身上,太子才将这方丝帕送给了你用,如今怎么到了苏三小姐手上。阅读95lady.com”皇后面上带笑,而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想是你对苏三小姐倾慕已久,才将这方丝帕借给苏三小姐,却被苏三小姐误会是太子所赠。”

如此颠倒黑白的功力,真是让人砸舌,在场的诸人,自然是没有一人相信皇后所说的话,都不禁有些同情地看向炎夜麟,心道三皇子这真是遭了无妄之灾,刚刚就不该同情苏苓出了这个头。

果然,皇后接下来又道,“既然你们过来人两情相悦,那本宫现在就下懿旨,为你们二人赐婚,着钦天监为你们选个黄道吉日完婚如何。”

皇后虽然说的是商量的话,可是口气里却是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炎夜麟只能跪下,“儿臣接旨。”

“臣,臣女也接旨。”而苏苓也只好装出傻傻的模样跟着炎夜麟一起接旨。

东胜国三皇子炎夜麟在十岁伴驾秋狝的时候,因遇上猛虎马儿受惊将他摔下马背,导致他如今跛了一足,右耳又有些聋,常常在右边同他说话,他都听不清。原本一骄勇的好男儿就这么毁了,如今文不成武不就,可算是诸皇子里最为废物的一个了。

皇后看着接旨的炎夜麟,在心里冷笑着想,一个傻,一个残,倒也真是天生一对,她锐利的目光又转向苏苓,暗自道这个傻子想进太子府,她今天就断了她的痴心妄念!

苏珍偎依在吴明珠的怀里,虽然冷得全身颤抖,但是看见苏苓被指给了废物三皇子,从此与太子无缘,心里却是无比快意,恨得不立刻爬起来冲皇后磕上三个响头以表谢意。

才这么得意地想着,苏珍的视线却与苏苓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对上,只见苏苓悄悄冲着她扬起嘴角,张口无声地说着什么,苏珍读懂了她的口形,她在说,姐姐,别得意!

苏珍突然有些心中发寒,她总觉得这个天生痴傻的妹妹有哪里跟以前不一样了。

牡丹花会原意为替炎天肆选妃,谁知道炎天肆的妃子没选成,反倒成就了炎夜麟与苏苓这一段不知是福还是祸的姻缘,一进间东胜国国都里都在议论着这事。

苏苓坐在自己院子的堂屋里,听着在院子里做洒扫的小丫头们对这件事情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她却面无表情,不动如山地坐着喝茶。

反倒是她贴身的大丫头小桃听不下去了,正在冲进院子里去教训那几个小丫环。

“站住!”苏苓却喝止她,“干什么去?”

“她们太过分了!小姐你嫁给三皇子那样一个废人,她们居然还说您是捡了个大便宜!”小桃气鼓鼓地说,忽然猛转回脸,瞪大眼睛看着苏苓,“小,小姐,你,你不傻了?”

只见苏苓双眼澄澈地看着她,是从未有过的清明。

“你看我像傻么?”

“太好了,小姐你的痴症怎么突然就好了!”小桃开心地都要跳起来,但是马上又黯然道,“可是小姐你就要嫁给那个残废的三皇子了。”

在小桃看来,自家三小姐漂亮脾气又好,就是有点傻病,现在连傻病都好了,简直就是完美无缺啊,可是却被赐婚给一个跛足又耳聋的三皇子,怎么能不让她不甘心。

“三皇子也未必不好。”苏苓想到御花园里为她披上披风的那双手,可见炎夜麟是个心思细腻又极为体贴的人。

“都又跛又聋了还能好么?”小桃怨愤道。

“你不懂,挑男人呢,不能光看外表。”苏苓淡淡笑道,她莫名其妙穿越到这个地方来,这里的婚姻都是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其以后不知道会被她那个巴不得她早点死的嫡母配个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她还宁可选炎夜麟。

况且炎夜麟如此废,更和她的意,要是炎夜麟敢让她不痛快,她可是21世纪的特种兵出身,不打得他满地找牙才怪。

而且炎夜麟皇子的身份还能借她用上一用,她站起身,“走,跟我去夫人的院子。”

“苏苓那个贱人活该,还想勾搭太子,这不,惹怒了皇后娘娘被赐婚给残废的三皇子,哈哈哈,娘,你不觉得太好笑了么——”

苏苓刚走进吴明珠的院子,就听见堂屋传出苏珍张狂得意的笑声,一旁的小桃听了顿时气红了脸。

只听见吴明珠笑道,“她是个傻子,能嫁给一个残废皇子为正妃也是她的福气,怎么说也是个皇子不是,不然就她就是个做妾的命!”

“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皇子妃,母亲和二姐姐如此语言可是有意藐视皇族威仪?”苏苓进了堂屋,看着吴明珠盈盈笑道。

“胡说,我什么时候藐视皇族威仪了?”吴明珠一听,顿时冷下脸来,开玩笑,藐视皇族威仪可是要砍头的,她怎么能让苏苓给她安上这么一顶大帽子。

“可是我刚刚明明在院子里听见母亲和二姐姐说三皇子是个残废,如此背后议论帝子,不知道皇帝陛下听了,会作何感想?不如我们去问一问父亲如何?”

苏苓此话一出,吴明珠和苏珍的脸色都难看起来,昨天的牡丹花会上,苏丞相虽然有事没去成,但是宴会上发生的一切都会有人汇报给他,他自然也知道了自己两个女儿在平月湖里落水一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皇后有意偏私太子,才把苏苓和炎夜麟凑成了一对,事实到底如何,大家心知肚明。苏珍争风吃醋谋害亲妹一事,只过了一天,疯传的速度丝毫不比炎夜麟和苏苓可笑的婚事差。导致苏珍和吴明珠都被苏丞相狠狠责骂了一番,两人现在都还气不顺,偏偏苏苓还要挑她们的痛处提。

“贱人,别以为你被赐婚给三皇子了就高我们一等!”苏珍急气,立刻口不择言地回道,“告诉父亲又如何,父亲是会在意你这种废物,还是更在意我们?”

“我废物?我废物好歹还能得太子爷的青眼,而二姐姐你想给太子做妾,他都看不上眼。”苏苓微笑道,“姐姐能做妾的命都没有,岂不是比我更废物?”

苏珍气得脸都红了,还要再骂,却被吴明珠一下拦住,吴明珠狐疑地看着苏苓,“你不傻了?”

换做以后,苏苓被苏珍讥讽都听不懂,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一一回敬。

“母亲不知道什么叫做大智若愚么?”苏苓施施然站着,一派悠然。

“好啊,原来你这个贱人以前都是装傻在欺骗我们!”苏珍瞪着苏苓片刻又大笑起来,“就算你现在变聪明了又如何,你还不是一样要嫁给三皇子!太子府,你这辈子都别肖想着进去!”

“二姐姐你当太子是个宝,我可不稀罕!”苏苓冷冷一笑,看着吴明珠终于说到正题,“我今日来可是要问一问母亲,我就要嫁给三皇子了,不知道我的嫁妆母亲打算如何置办?”

吴明珠脸色一僵,她明白苏苓的意思,苏苓已故的生母叶诗,出身富贾江南的叶家,当初叶诗可是带了大笔嫁妆嫁进苏府的,临终前留下遗言所有嫁妆都留给苏苓做将来出嫁傍身之用。

这笔嫁妆一直都由吴明珠代管,那些铺子田庄每年的红利银子早让吴明珠吃红了眼,如今再让她把这么大一笔钱全都吐出来,她怎么可能甘心?

正好这时,有丫环进来通传,“夫人,老爷说三皇子前来府上下聘,让你出来招待。”

“知道了。”吴明珠应了声,如蒙大赦地站起身对苏苓说,“嫁妆的事情之后再说,三皇子来了,我先出去招呼。”

说完,就急急往外走,不给苏苓任何再开口的机会。

第三章 不知廉耻

苏苓却是冷笑一声,也起身向外院走,走得竟是比吴明珠还快,吴明珠落在苏苓身后喊她,“你去哪里?”

“母亲不肯把我娘留下的嫁妆吐出来,我自然是去外院找三皇子为我做主了。”苏苓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外院走去。

“你——”吴明珠气结,“不知廉耻,有未嫁的女儿家让夫家出面讨嫁妆的么!你给我回来!”

“廉耻是什么?能吃么?”苏苓状似天真地回过头看吴明珠,恍惚又变回了从前痴傻的模样,“母亲,傻子是不知道廉耻的,就算原本我有,这几年下来也被你们折磨得抛到爪哇国去喂狗了。”

“好啊,原来你要讨的不止嫁妆,是还想跟我算这些年的账么,告诉你,做梦!你什么都不能从丞相府带走!”吴明珠眼中闪过戾色,心道,不就是一个残废的皇子么,她堂堂丞相府二品夫人,还怕他了不成。

“未必吧。”苏苓嫣然一笑,走得更快了,出了垂花门,直奔前院待客的福碌堂,她一看见炎夜麟和一个内侍官打扮的男人坐在厅里喝着茶,就狠狠地在自己的手臂上掐了几把,硬是把自己的眼泪给掐出来。

一抬头,正好对上炎夜麟端着茶碗有些愕然的眼神,显然她刚刚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了。

不过这丝毫不妨碍苏苓继续发挥她的演技,只见她眼泪湾湾地扑向上首坐着的苏丞相,带着哭腔道,“爹,母亲打我!”

苏丞相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换做以往,这个天生痴傻的女儿总是惹事生非,被吴明珠教训一下也不妨事。但是今天三皇子和徐公公在这里呢,让皇上知道吴明珠虐打未过门的三皇子妃,那还了得,皇上岂不会认为自己夫妻藐视天恩?

“你母亲和你开玩笑呢,哪能真的打你埃”苏丞相赶紧哄着苏苓,要知道苏苓长到这么大,他可是第一次如此和颜悦色地对待这个天生痴傻的女儿。

“不是开玩笑。”苏苓用力摇着头,捋起袖子露出刚刚被自己掐得淤青的手臂,白晃晃的手臂上,青紫淤血的痕迹非常明显。苏苓亮着自己的伤,啜泣道,“爹,好痛。”

一瞬间,苏苓看见炎夜麟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显然是对苏苓这番唱作俱佳的表演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

“苏丞相,这是怎么回事?”徐公公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苏三小姐可是三皇子快要过门的妻子,在丞相府你们就是如此对待她么?”

徐公公服侍当今圣上日久,做人那是精得滑不溜手,无论哪个皇子,他都留了三分颜面,但凡能帮的地方,都不介意帮一把,这样日后无论哪个皇子登基,他一个荣养晚年的好处都是跑不了的。

就连炎夜麟这样一个与皇位无缘的残废皇子,他也不介意在这种事情上为他出出头。所以这次到丞相府下聘,皇上才会派了他来,就是怕炎夜麟残疾耳背无法应对自如。

“你是怎么回事!”苏丞相面露尴尬,不知道该如何回徐公公的话,正好这时吴明珠晚一步赶到,他立刻就把祸水移到吴明珠身上,“苓儿有何错处,你不能好好说,要这样责打她!”

苏苓在心中冷笑,这就是她的好父亲,这话看似听着是在为她出头,实际却是暗指她苏苓犯了错,才会被责打,想要就是揭过。

可惜吴明珠悟性不够,没能明白苏丞相的意思,一脸惊讶地问,“老爷,我何时责打过她?”

虽然吴明珠这一次确实是冤枉的,但是往日她和苏珍欺负打骂苏苓不在少数,苏丞相心里也是清楚的,所以对于吴明珠的话完全不信,只认为她有意推脱。

顿时觉得这个妻子实在是不开窍,他皱眉道,“那苓儿手上的伤是哪里来的?这淤伤怎么看都是被人掐的,撞是撞不出来的!”

吴明珠这才看清楚苏苓裸露出的白皙手臂上的淤青,瞬间明白了,她正要开口斥骂苏苓嫁祸给她,苏苓抢先一步向苏丞相低泣道,“爹,女儿本来是去向母亲询问之前娘亲留给女儿的大笔陪嫁的,谁知道女儿才一说,母亲就对女儿又骂又打,说是那笔嫁妆就算她不给女儿,女儿是个傻子也拿她没办法!”

苏苓表面上是向着苏丞相哭诉,实际上是刻意说给炎夜麟和徐公公听,这下苏丞相终于发现事情不对头了,他奇怪地看了苏苓一眼,以苏苓以往痴痴傻傻的个性,怎么可能懂得叶诗留给她大笔嫁妆这种事情?

况且叶家富贾江南,叶诗当年带进府的嫁妆几乎站在丞相府一办的收益财产,苏丞相以往也没少捞好处,如今让他把这大笔田庄铺子首饰连同苏苓这个傻女儿一起送给炎夜麟,无异于让他割自己的肉,怎么想怎么觉着吃亏。

“苓儿,这事稍后再说!”苏丞相冷下脸来喝斥苏苓。

苏苓巴眨着眼睛看着炎夜麟,心说你身上残疾,但是脑子应该不残吧,姑奶奶我表达得这么清楚明白,你不会不帮忙吧?

在苏苓视线的压迫下炎夜麟干咳了一声,向着苏丞相开口道,“苏丞相,这件事情还是现在说清楚得好。苏苓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能不管。”

“这——”炎夜麟都开口了,苏丞相虽然一直看不上这个在朝廷上没有半点分量的皇子,可是到底徐公公在场,他也不能太不给炎夜麟面子,否则徐公公回宫往皇上那里一禀报,皇上指不定就以为他丞相官坐大了,敢看不起他儿子了。

“苏苓,你别在这里乱说!”苏丞相顾及着炎夜麟,吴明珠这个草包可不在乎,在她看来,炎夜麟这个残废皇子还不如给苏丞相办事的幕僚有分量。再加上苏苓在外人面前这一番唱作俱佳的表现,实在是让她丢尽了面子。

她心中怒气横生,直接就冲苏苓骂道,“你娘早就死了,哪里有留给你过什么嫁妆,你吃的用的,一分一毫都是丞相府的东西,你不知道感恩,反而想要讨便宜,丞相府居然养出你这种白眼狼!”

此话一出,苏丞相和徐公公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苏苓怎么说也是将要成为三皇子妃的人,吴明珠这样当着徐公公和炎夜麟的面辱骂苏苓,看轻炎夜麟不说,简直完全不把皇家天威放在眼里。

“你,你胡说,苓儿才不是白眼儿狼。”苏苓的眼泪像断了线的水晶珠子般落满了衣襟,冲着吴明珠满脸委屈地喊,“我娘给我留了一封信,信上说给我留了十箱珠宝,五十个收成极佳的田庄,还有六十家收益不错的铺子!”

“哪里有六十家铺子,明明只有三十家——”吴明珠话刚出话就只知道不对了,她看见苏苓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心知中计了。顿时怒气直冲大脑,冲上去就打苏苓,“小贱人,你敢诈我!”

以往她打骂苏苓已成习惯了,如今一气之下,完全忘记还有外人在场,直到苏丞相脸色铁青地怒喝一声,“住手!”

她才想起炎夜麟和徐公公还在这里。

“原来丞相夫人是如此教养庶出子女的。”饶是八面玲珑的徐公公都已看不过眼,他冷笑道,“还真是让咱家开了眼界。”

他想没想到,今天陪炎夜麟来下聘竟会看到这样一出嫡母强占嫁妆,欺压庶女的好戏。

“苏丞相既然连三皇子和咱家的颜面都不顾,当着我们的面就这样打骂三皇子妃,那咱家也没啥好说的,咱家回宫后,定会把今日所见一五一十地呈报皇上,这个中是非还请皇上论断为好。”

说罢,徐公公站起来甩袖就走,苏丞相大惊失色,赶紧上前去拉住徐公公的一只袖子,急急道,“公公且慢,贱内不知轻重,惊了公公,还请公公海涵。”又转头冲吴明珠吼道,“你还快过来向徐公公致歉。”

“罢了。”徐公公抬手制止陪着笑要走过来的吴明珠,看向可怜兮兮的苏苓说,“受辱受惊的人,可不是我,而是三皇子妃!”

他一口一个“三皇子妃”,完全省掉了“未过门”三个字,就是有意抬高苏苓的身份,好压一压吴明珠和苏丞相的气焰,让他们明白,无论炎夜麟如何不受皇上重视,他的身份总归是个皇子,而苏苓是他的妻子,苏苓的脸面也就代表了炎夜麟的脸面。

吴明珠打骂苏苓,就等于打骂了炎夜麟!

风华无双:一品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风华无双 或 一品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我的性感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我的性感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我的性感嫂子目录预览:重生未婚妻?嫂子,你等等震惊的杨倩重生“啊……”迷糊中,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萧凌的耳朵中,像是要把他的耳膜给刺穿一般。“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古墓内考古么?”萧凌心中一阵疑惑,同时想要爬起来。但是手掌一动,却感觉手掌下面有个奇怪的东西,下意识的捏了捏。“好软,好有弹性……”尽管中间隔着一层布料,但是萧凌还是能够感觉到布料下方那惊人的弹性。“啊……流氓!”一道更加尖锐的声音,传进萧凌的耳朵中,声音中满含羞

  • 《爱了又错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爱了又错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爱了又错了目录预览:第1章就算是死,也是罪有应得第2章她耽搁不起了第3章是她的报应第4章她是不是不会再死了?第1章就算是死,也是罪有应得“你这个贱人!你把伶柔害成这样,你怎么还敢待在这里?!”“为什么现在躺在里面被抢救的不是你?!”“我要掐死你!!”…不错,的确是她开车把江伶柔撞成了这样。所以在面对江家人歇斯底里的谩骂和拳打脚踢,萧梦跪在地上,低着头默默承受。门突然被推开,萧梦脑子里嗡了声,抬头去看时,从急救室出来的谢景霄已经站在她

  • 《首席甜心太抢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首席甜心太抢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首席甜心太抢手目录预览:第1章让她撞死在西裤下吧第2章全看了第3章请把拉链拉好第4章重磅头条第1章让她撞死在西裤下吧“请听我解释!”冯萌萌要哭了,清甜的嗓音里全是焦虑和颤抖。俊美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攥着她纤细的手腕,沉默着,似乎是在给她时间解释,但更像是某种无言的压迫。“这些照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妈蛋,为什么紧张的舌根发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是因为,眼前这个俊的让人喘不过气的男人,是她的顶头上司吗?冯萌萌想一头撞死他的西裤下

  • 《色鬼夫君请自重》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色鬼夫君请自重》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色鬼夫君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误踩死人血第2章被鬼缠身第3章惊魂家访第4章神树倒第1章误踩死人血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做为实习护士的我跟着主治医生出过一次外勤。几个富二代在酒店里玩嗨了,嗑了药神志不清,跑到露台上玩展翅高飞,结果其中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富二代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生命迹像,脑浆子溅了一地不说,连眼珠子也飞出来一只。当时我和刘医生上前看一眼,就知道已经没救了。警察取证什么的跟我们也没关系,当下便打道回府

  • 《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巨星归来第二章壁咚第三章9999号房第四章他的家第一章巨星归来“今天晚上是安林夫人的私人宴会,你作为今晚的特邀嘉宾,可一定要好好表现!”“回国这一个月,你称霸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安林夫人在各界都有很好的名声和很高的威望值……”“啧啧,如果她能喜欢你,在媒体面前夸奖你几句,你以后的路更会一飞冲天。”舒元希任由经纪人百合一边帮她整理头发,一遍喋喋不休的嘱托。“还有啊,今晚,古月阳也会出席。这个男人

  • 《乡野热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乡野热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乡野热火目录预览:01遇美02师娘03狗王蛋04三粒蛋蛋01遇美“开车了开车了,还有五分钟啊。”售票员象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李福根给她叫得晕了,闭上眼晴,却突然听到一声叫:“是到化县的吧。”那是个女声,特别的圆润好听,李福根忍不住半睁开眼晴。为什么只是半睁开呢,因为他有过经验,好多嗓子好听的,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他打了几年工,见过不少妹子,这种当上过不少。“是咧是咧,马上就开了啊,还有五分钟。”售票员的表,永远差五分钟。随着话声,

  • 《阴阳夺宝逆苍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阴阳夺宝逆苍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阴阳夺宝逆苍天目录预览:第1章为伊落得自尊尽第2章看破红尘得传承第3章万古堂前两不欠第4章玉佩之中藏怨念第1章为伊落得自尊尽东昌市,万宝堂古董行。万宝堂古董行地理位置很奇怪,不在繁华的古玩一条街,而是处于东昌市东边,一条人流量很稀少的街上,不过让秦奋更奇怪的是,这么偏僻的地方,每天竟然有不少人前来买卖古董。按照老板牛来财的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不过秦奋心中知道,这个大腹便便一脸奸相,一笑就露出两颗大金牙的老板,一定有着自己买卖

  • 《夜,不要那么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夜,不要那么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夜,不要那么深目录预览:第一章香不香第二章好像一条狗第三章苹果手机第四章接客-肥胖女人第一章香不香十六岁辍学之后,为了养活妹妹和自己,我做过各种工作。但是我的脾气有点儿犟,一不小心就会得罪领导,前段时间导致我再一次失业了。金碧辉煌夜总会刚刚开业,需要招聘各种职位的员工。我没有文化,更没有其它的技能,于是报名了服务生,这种最低层次的员工,没有太复杂的手续,面试了一次,第二天我就正式成了金碧辉煌的员工。眨眼间,我在金碧辉煌已经做了半

  • 《别跑,纯情小新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别跑,纯情小新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别跑,纯情小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豪华婚礼第2章伴娘变新娘第3章她不嫁第4章姐妹怨恨第1章豪华婚礼M国,春天。一场盛世豪门的婚礼将在这里举行。新郎,龙御琛,拥有千亿身家的龙氏集团太子爷,今年二十六岁,新娘,裴颜,裴氏大家族掌上名珠,今年二十岁,两个大家族的强强连手,更是轰动国际的商界结盟。婚礼在M国最大的教堂举行,一切就绪。十点,婚礼如期的按照流程进行,教堂最上方由九万九千九百朵彩红玫瑰搭建的花台,是新人交换誓言的地方,牧师已经

  • 《豪门的私宠宝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豪门的私宠宝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豪门的私宠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最后一次第2章竟然是他第3章她不愿意第4章好尴尬啊第1章最后一次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衣服落了一地。凌乱的大床上,是缱绻过后的平静。夜,静得可怕。浴室里有水声传来,淅淅沥沥。洛轻云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双清澈黑眸紧盯着浴室的门,藏在被子下面的小手紧拽成全,将床单揉皱。“哗啦”一声,浴室门打开,身材健硕的男人带着沐浴露的清香从里面走出来。他没有看床上的人一眼,径直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走到穿衣镜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