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之《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在线全文阅读

2018/1/12 16:32:3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

第1章:背叛

我叫沈疏词,今年25岁。原文95lady.com

因为一场车祸,我住了三个月院,配合治疗服用的激素让我的体重从90斤暴涨到140,出院那天,老公和婆婆迟迟没来,我只好一个人拖着笨重的身子收拾东西办理出院手续,负责替我换药的护士见我一个人拎着东西实在难受,问了一句:“你老公呢?”

我怔了怔,心虚的笑道:“他开车去了,在外头等我呢。”

护士露出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我顿时有种被扒光的难堪感,拎着东西匆匆下楼离开。

连护士都能看得出来,自从我变胖后,老公来医院看我的次数越来越少,从一天一次变成三天一次,一个礼拜一次,目前我已经半个月没看见他了。

下楼走出医院,我正准备打车回家,却意外的看到医院门口正停着老公的车,我心里一喜,立刻走过去敲了敲车窗,车窗没降,车门反倒开了,老公余北寒下了车,目光淡淡的看着我。

我正要开口说话,副驾驶的车门也开了,一个挑染着咖啡色大波浪卷长发的女人下了车,烈焰红唇,把我这个身材严重走形的黄脸婆衬得越发沧桑。

我看看老公,再看看那个女人,心里涌起不详的预感。

果然——

女人走到余北寒身旁,无比自然的抱着他的手臂,挑眉看着我:“这就是你老婆啊?难怪你这么着急离婚,长成这样,看着都倒胃口。95女性网

我的心脏剧烈抽搐了一下:“你是谁?”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安安,等你和北寒离了婚,我就是他的新婚妻子,我这么说,你懂了吗?”白安安摆出十足的胜利者姿态睥睨着我。

我浑身都剧烈颤抖起来,转身看着余北寒:“北寒,你、你们……”

余北寒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又迅速消失,他反手搂着女人的腰,动作亲昵:“沈疏词,我们离婚吧。”

我浑身的血都涌到头顶上,耳朵轰鸣得厉害,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离婚吧。”余北寒别开脸不看我,一如六年前在大一新生见面会上清俊的白衬衫少年,但此时,他说出的话如此残忍。

“为什么?”我手里的包掉在地上,重物落地的声音跟砸在我心上一样。

余北寒看看身旁身材曼妙的女人,又看看我,有片刻的犹豫,但很快,他像下定了决心似的说:“这么明显的答案还用问?本来想给你打个电话通知你一声就行了,但安安说想过来看看你,我也顺便把离婚协议书给你,你签个字吧。”

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在我面前抖开。95女性网

我没敢伸手接。

相恋四年,结婚两年,他事业蒸蒸日上,我尽心尽力持家,最后却换来那句轻描淡写的离婚,我不敢,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我在犹豫,余北寒却没那么好的耐心,他直接把离婚协议拍在我身上:“拿好,回家收拾东西,你的东西全部搬走,安安过几天要搬进去。”

说完他搂着那个女人转身就要走。

我慌不择路的扯住他的衣角,声音里带了哭腔:“北寒,我做错了什么?”

余北寒一顿,转身看着我扯住他衣角的手,他嘴角扯起一抹冷笑,缓慢且不容拒绝的掰开我的手:“你做错了什么?住院三个月花了我二十多万,医生说你服用激素过度,以后生下来的孩子有可能是畸形的就算了,还变成这个鬼样子,你还有脸问我你做错了什么?”

“我、我也不想这样……”

我慌忙解释,但余北寒根本就不听,手一扬,一耳光甩在我脸上,力道大得我头一偏,整个人摔在地上,半张脸都麻了。

余北寒指着我的鼻子骂:“识相点就赶紧滚,一看到你这张脸我就犯恶心!”

我跌坐在地上,看着余北寒搂着那个女人扬长而去,过往的行人对我指指点点,那一刻,我的自尊被踩进了尘埃里。

在余北寒面前,我一直都是卑微的。说明95lady.com

我和他是校友,他大我两届,学习成绩优异,还是学生会主席,万众瞩目一般的存在,当初和我在一起,人人都说我捡到宝了,相恋四年,一路磕磕碰碰,毕业后我们就结了婚,他家庭条件不错,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相比之下,单亲家庭,母亲还常年药不离身的我就显得寒酸得多。

婚后我尽心尽力侍奉公婆讨好亲戚,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为的就是能把这份本来就不对等的婚姻关系持续下去,但我没想到,我做了那么多,余北寒到底还是和我离婚了。

拖着行李回到家,一打开门就看到婆婆张丽黑着脸坐在沙发上,摆出三堂会审的架势在等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刻放下东西走过去:“妈,您怎么来了?”

“还叫我妈呢,北寒不是把离婚协议书给你了吗?”

我心里一顿,还没来得及辩解,张丽就劈头盖脸的骂开了:“医生不是早就说没大碍了吗?你一直赖在医院是什么意思?当住院不要钱啊?要不是北寒把账单给我看,我还不知道你个败家娘们住个院花了这么多钱,花钱就算了,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北寒的妈呢!”

我脸上一阵发烫:“妈,医生说这是激素导致的……”

“说到这个,服了那么多激素,身体没问题吧?”张丽抬头看我:“我可是听说了,激素这东西对身体副作用大得很,以后还能生孩子吗?不能生就赶紧走,我们余家就北寒这么一根独苗,不能在你这里断了香火!”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总算明白张丽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了,无非和余北寒一样,怕我厚着脸皮不走,来赶我呢。

张丽向来刻薄,虽然是高中老师,但骂起街来跟泼妇没什么两样,事已至此,我知道多说无益,如果不想继续受辱,那就只能赶紧走。

我转身回房间收拾东西。

把那些属于我的私人物品一股脑倒进箱子里,我拖着箱子在张丽的白眼中离开这个生活了两年的家。推荐http://www.95lady.com/

刚走出家门,头上一盆水哗啦一下扣了下来,把我浇了个透心凉,我抬起头,张丽端着脸盆站在楼上,对我吐了口口水:“丧门星,把晦气给我带走,免得污了我的家门!”

我捋了一下湿漉漉的头发,腥臭的水滴滴答答落下来,明明是六月天,我却打了个寒颤。

第2章: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的娘家在郊区,一大片低矮拥挤的民房角落里,拖着箱子经过长长的巷子时,不时有邻居探头出来打招呼,大概是我一身湿淋淋,半张脸还高高肿起的样子太过狼狈,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探究。

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冲回了家里。

一进院子,母亲正在水龙头下洗菜,见我回来,她愣了一下,立刻问:“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我强忍了一路的眼泪到底没忍住,丢下箱子扑进母亲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母亲在听完我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后沉默了。

许久,她轻轻叹了口气:“回来就回来了,把衣服换了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吃饭了。”

这时弟弟沈疏影从阁楼上走下来,他刚才应该听到我说的话了,此时对着我露出一脸不加掩饰的不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妈,您家的水泼出去了还能自己回来,真神奇。推荐95lady.com

母亲呵斥道:“就你话多,去把外面的垃圾倒了,别在这里碍眼。”

沈疏影撇撇嘴,一脸不乐意的走了。

我在家住了下来,经过两天的调养,脸上的伤看不出痕迹了,立刻回银行报到。

因病请假三个月,也不知道领导会怎么想。

到了银行找到经理,他看见我时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几眼才露出亲切的笑容:“是这样的小沈,根据银行规定,你请假三个月,已经相当于自动离职了……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吧,别让后来的人难做。”

抱着箱子走出银行大门,我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待了两年的地方,人情冷暖莫过于此,我知道,银行解雇我并非是我请假违规,而是一百四十斤的我,连职员制服都穿不上了。

失业,离婚,接二连三的打击压得我喘不过气,回到家,在母亲惊疑不定的眼神下,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假装没听到沈疏影的高声挑衅:“哟,公务员这么早就下班啦,你们领导是不是让你先回来减个肥?不然吓到客户怎么办?”

我用枕头捂着耳朵,心脏像浸在寒冬腊月的冰水,连血液都冻住了。

25岁,我曾经有人人艳羡的婚姻,有前途无量的职业,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一无所有。

在家躺了两天,我一点精神都没有,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午夜情绪翻涌的时候,看看自己粗壮的腰身和大腿,再想想过街老鼠一样连门都不敢出的现状,真想找个地方吊死算了,免得留下来让人看笑话。

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老天爷没给我自杀的勇气,证明他留着我还是有用处的。

比如继续受苦。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天家里接到一个电话,是警局打来的,说弟弟打群架捅伤人,要家属过去处理。

我和我妈急急忙忙赶到警局,一进门就被一个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女人抓住,她劈头盖脸的问:“你是沈疏影的家属?”

我茫然的点头,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女人尖锐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沈疏影捅伤我儿子,这事儿我跟你们没完!赔钱!不赔钱就等着进号子里蹲吧!”

母亲见我被打,连忙冲过来护着我,对方家属以为她要动手,顿时一拥而上厮打起来,现场乱成一片。

最后,在警员的调解下,对方同意私了,要我家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一共二十万。

带着沈疏影离开警局,一回到家母亲就关上门,从角落里抽出棍子,一棍子抽得沈疏影跪坐在地上,她一边抽一边大骂:“我养你有什么用!除了闯祸惹事你还会干什么!二十万!赔偿二十万,你这是要我去抽血卖肾啊!”

沈疏影痛得龇牙咧嘴,嘴上却一点都不肯妥协:“你不是还有个女儿吗?让她去卖不就好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我妈,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抡起婴儿手臂粗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抽在沈疏影身上,一声接一声的闷响听得我牙酸,但我一点都不想去阻止。

他活该!

母亲打累了,扔了棍子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你这个不孝子,把你养成这样我要怎么跟你死去的爸爸交代啊……”

母亲心脏一直都不太好,我怕她情绪波动太大会诱发心脏病,连忙上前扶起她:“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这些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想想该上哪儿去弄这二十万。”

母亲一顿,立刻抓住我的手:“疏词,妈没本事,疏影又不争气,现在只能靠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疏影,要是让他坐牢留下案底,那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妈,我……”

“你跟余北寒在一起那么多年,感情没了情分还在,你回去求求他,帮帮我们,现在能救疏影的只有他了!”

我:“……”

我辗转反侧了半夜,到底还是没答应母亲回去求余北寒,在他面前我卑微到了尘埃里,我不能在离婚后亲手把最后一丝尊严送到他跟前让他践踏。

后来的几天我一直辗转在各路亲戚朋友间,把我这二十五年的脸皮和交情都耗尽了,东拼西凑借了五万块,但这些钱远远不够。

母亲因此病倒了,着急上火的她嘴里起了燎泡,躺在床上无精打采,我把药送到她床前,她抓住我的手,眼泪涟涟的问我:“疏词,比起你所谓的尊严,疏影的一辈子就那么不值一提吗?”

那一刻,我溃不成军。

贫穷是一种原罪,它如跗骨之蛆一样跟着我,让我做什么都抬不起头直不起腰,现在更是要为它豁出所剩无几的脸面,更可怕的是,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无法摆脱它。

经过打听,得知今晚余北寒在夜阑酒吧有个酒局,我换了身衣服过去找他。

在酒吧找到余北寒时,他喝得半醉,正搂着白安安在酒池里跳舞,白安安穿了一身镂空露背的长裙,露出纤细的腰身,我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心里一阵气馁。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我挤开人群走过去,拉了余北寒一把,他一怔,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先是顿了顿,继而露出一丝厌恶,他挥手像赶苍蝇一样:“你来干什么?”

第3章:沈疏词是我的女人

我还没说完,旁边的白安安掩唇媚笑:“大概是几天没见到你,太寂寞了,毕竟她现在这副样子,想要再找个看上她的人可不容易……”

白安安声音不小,旁边几个跳舞的人都停下来,好奇的打量着我。

余北寒醉得不轻,听到这话,他哈哈大笑起来,对我摆摆手:“沈疏词,算了吧,我有多久没碰你你心里清楚,没生病之前在床上就跟死尸一样,一点情趣都没有,现在变成这副样子,你就算求我我都没兴趣碰你……赶紧走吧,别扫我的兴。”

这话一出口,旁边几个挨得近的人都捂嘴笑了起来。

我的脸火烧火燎的发烫,嗫嚅道:“我找你是有事……你能不能跟我出去一趟,我有话要说。”

余北寒皱眉,不耐烦道:“有事在这说就行了,赶紧说,说完就滚!”

他的态度摆在那里,我估计在这里跟他要钱,他十有八九是不会给,正犹豫着要不要先离开算了,白安安却突然凑上来,抓住我的手往旁边一扯,像展示物品一样对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说:“你们知道这是谁吗?”

围观群众露出兴味十足的表情,白安安往我脸上呵了一口酒气,媚笑说:“这是我老公的前妻!他们离婚了,但是这个女人三番两次来找我老公,你们说,她想干什么呀?”

围观群众起哄道:“难道是旧情难忘?”

“想和好吧?”

“我看是想要别的东西吧,比如钱。”

周围那些或有心或无意的议论像利刃一样一刀一刀凌迟着我,我有种被扒光了丢在人堆里供人展览的耻辱感,我就不明白了,过去人人喊打的小三渣男,现在凭什么站在这里引领舆论指责我?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这时白安安染得鲜红的指甲突然重重嵌进我手臂里,我疼得大叫一声,迅速把她推开,白安安惊叫了一下,身体以一种夸张的姿势摔倒在地上,那模样就好像是我故意推她的一样。

余北寒顿时大怒,扶起白安安,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我脸上:“沈疏词,你还要不要脸?住院三个月花了我二十多万,我没找你还钱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你现在还来找我麻烦?我看你是活腻了!”

我捂着脸,火辣辣的疼痛里,舌尖尝到了一丝甜腥味,我用舌尖顶了顶发麻的口腔内壁,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是她先掐我的……”

我抬起手臂想要自证清白,余北寒的巴掌却再次甩了过来。

我无力抵抗,侧了侧脸,那一巴掌却没落下来,一只宽厚的手搭在我肩膀上把我往旁边一带,我身形一歪,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我愣了一下,一抬头就看见一张堪比明星的脸,鼻如悬胆,目若朗星,偏生又不失硬朗,绝美的五官被高挺的鼻梁骨一撑,有种近乎妖异的英俊。

此时这个帅得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正一手揽着我一手镬住余北寒甩过来的手腕,瞳色极深的眸子里寒气四溢。

余北寒似乎是被捏疼了,挣扎了两下,却没挣开,他怒道:“你谁啊?”

男人目光森冷的看着他:“沈疏词是我的女人,你说我是谁?”

这话一出口,不仅余北寒和白安安,连我都愣住了。

但我很快就反应过来男人是在帮我,我立刻很识相的搂住他的腰,假装委屈的控诉道:“老公,他打我!”

男人被我搂着的身体微微一抖,他嗓子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冷哼,手猛地往下一甩,众目睽睽下直接把余北寒这个一米七八的男人掀翻在地,可见他的手劲到底有多大。

我和吃瓜群众都惊呆了,白安安更是直接尖叫起来:“打人啦!保安,保安!有人动手打人啦!”

看着酒吧的保安迅速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我急得冷汗都出来了,看看摔倒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的余北寒,再看看白安安那张讨厌的脸,我干脆破罐子破摔,抓起旁边酒台上的酒瓶,“哗啦”一下砸在余北寒头上,酒液和玻璃碎片喷了他一身,他闷哼了一声,软趴趴的倒在地上,我拉起好心男士撒丫子就跑。

躲开围攻的保安,我和男人一口气跑出两条街,确定身后没有人追上来,才气喘吁吁的停下,我双手撑在膝盖上,感觉胸腔像是要炸开一样。

好不容易喘匀了,我一扭头,刚好对上男人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我正想说点感谢的话,他却先开口了:“长这么胖还能跑这么快,潜力股啊。”

我:“……”

好歹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系里一枝花好吗,校运会还得过短跑亚军呢!

这些话我自然没法跟男人说,只好对他讪讪的摆摆手:“今晚的事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脱身。”

男人看了我一眼,突然抓住我的手,捋起袖子露出被白安安挠出来的两条血痕:“被打了也不知道还手,没见过你这么怂的。”

我缩回手,不好意思的笑了,看来白安安的那些小动作这个男人都看到了,所以才会挺身而出帮我吧。

男人没有要和我继续交流的意思:“回去吧,以后少跟那种人打交道,打女人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和男人道别,回到家里,母亲还没睡,一见我就着急的问:“怎么样,他怎么说?”

我摊摊手,心情并没有多失落,反倒因为刚才一时意气砸了余北寒舒爽不已:“不肯借。”

母亲沉默了一会儿,说:“你没求他吗?”

我噎住了,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一定得求他吗?”

母亲大概意识到我的情绪不对,没敢继续这个话题,敷衍了两句就回房间去了。

我回到房间,拿了毛巾和冰块冷敷高高肿起的左脸,让我心寒的不是母亲说出的话,而是她的态度,从我进门到现在,脸肿的跟猪头一样,她却丝毫没注意到。

在她眼里,我这个女儿永远都比不上将来能防老的儿子。

跟余北寒借钱失败,又不能让沈疏影真的去坐牢,我揣着借来的五万块,买了水果到伤者家里求情,说尽了好话给足了优越感对方才勉强同意把剩下的十五万还款日期宽限到一个月后。

这就表示,未来的一个月内我要赚够十五万。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宠你在心 或 萌妻也逆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热门小说《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与你咫尺天涯第6章李薇的话像是在我脑子里扔了个重磅炸弹。既然宋归已经自己买过了为什么还要我再来买一条?昨晚上既然是和那条紫色内衣一起买的,那么这件深棕色的皮带裙又哪去了?为什么没看见他拿回来?难道是给别的女人买的吗?我心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坐在车上,一时间觉得有些无助,看了眼时间,已经快晚上九点了。宋归说晚上他要加班,事实上,从我们结婚后的第二年开始,宋归就经常这样,不停地加班加班,一个星期能有两天晚上回来已经算是不错的了。我以前只觉得是

  • 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婚婚欲睡:求求总裁纯一点006造成无法挽回的结果憋了一天的委屈,俞潇潇终于在此刻爆发,“您为什么要骗我说江荀喜欢我?”俞锦源表现无辜,“这的确是事实啊!”俞潇潇奋力摇首,“不,这不是事实……事实根本就是江荀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他视如生命的女人,半年前他们还差点结了婚……试问他如果一年前就已经喜欢上我,又怎么会有那么恩爱的女友?”没有人注意到当俞锦源遭遇俞潇潇的质问时他的眼神透露出了一丝心虚,但岁月的沉淀令他沉稳的性子立即起到了作用

  • 热门小说《新婚换一生长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新婚换一生长情》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新婚换一生长情第六章婚礼上的陌生新郎(6)“我答应你。”凌欣柔决定了,看来不做到这一步,这个男人是不肯罢休。慕容冲的嘴角带着邪魅,脸上是胜利的微笑。他对这个女人很感兴趣,他就喜欢看着这个女人乖乖的臣服。6慕容冲很满意的点头:“你把衣服脱了吧。”“你做什么?”凌欣柔谨慎的看着他,如果这个男人敢用强的话,她绝对拼了命也要让这个男人付出应有的代价。“当然是帮我洗澡了。”慕容冲嘴角微勾。“你自己洗。”让她面对一个裸男已经不可思议了,还想让她给

  • 热门小说《情迷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情迷女上司》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情迷女上司第6章你是好人出了辉煌大厦,叶煌带着紫菱朝稍远些客家菜馆走去,那里中午去的人少,比较安静适合他教教这丫头怎么自卫。一路上紫菱乖乖地跟在叶煌身后,也不问去哪,一点也不担心叶煌会欺负她。来到客家菜馆后,叶煌找了个包间,落座后,服务员就拿过来了菜单。“想吃什么?”叶煌将菜单递给紫菱问道。紫菱腼腆地接过菜单,打开后第一时间不是看菜名,而是瞄向每道菜后面的价格,从头翻到尾后发现菜都贵得离谱,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忧色,又翻看了一遍,缓缓合

  • 热门小说《倩影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倩影娇妻》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倩影娇妻第6章再遇玄耀寒乐千千回头对乐子晟喊了句,“晟晟照顾好妹妹哦。”晟晟也懒得回答她,他自己的妹妹他知道怎么照顾,牵着那小小的手,他总是觉得心里满满的。“哥哥,萱萱想尿尿。”萱萱拽着晟晟的手,站着不动了。晟晟小跑了两步告诉乐千千他带萱萱去上厕所,待会在出口找她们。“哥哥,我怕。”萱萱拽着晟晟的小手,他们从小在加拿大长大,这里虽然来来去去都是和自己一样肤色的人,可是陌生感却并不会那么快就消失的。晟晟在妹妹的脸上亲了亲,这里的厕所是男女正对

  • 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006:没有尊严的疼爱宫殿外。暖小楼就那么跪在那雪地里面,一张小脸上面没有半点的血色,苍白如纸,却又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怀玉窝在暖小楼的怀里面已经快没有了气息,急得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不断的往着雪地上磕着头,光洁的额头上面渗出血色,却也没停下半分。暖小楼却不相信他就怎么死了,他才出生还不到满月的时间。可是那扇紧闭的大门偏偏就是不打开,只听得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一声盖过一声。直到暖小楼快要磕死在那雪地里面的时候,那扇紧闭着

  • 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放你走“安小奈!你在说我是垃圾!?”欧崎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没说,你自己说的。”安小奈心里想,你就是个渣!渣!渣!竟然像猴子一样耍她!欧崎离开座位,走到到她面前,强烈的压迫感朝安小奈袭来。安小奈略微苍白的小脸抿着嘴,一脸倔强地看着他,不后退一步!“安小奈,你再跟我贫嘴,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的嗓子永远说不出话来!”欧崎勾起左边的嘴角,一副邪恶的笑容。安小奈后退一步,抚上自己

  • 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夜夜笙歌:宝贝,做我的女人第6章放你走“安小奈!你在说我是垃圾!?”欧崎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没说,你自己说的。”安小奈心里想,你就是个渣!渣!渣!竟然像猴子一样耍她!欧崎离开座位,走到到她面前,强烈的压迫感朝安小奈袭来。安小奈略微苍白的小脸抿着嘴,一脸倔强地看着他,不后退一步!“安小奈,你再跟我贫嘴,你信不信我可以让你的嗓子永远说不出话来!”欧崎勾起左边的嘴角,一副邪恶的笑容。安小奈后退一步,抚上自己

  • 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白发一夜相思愁006:没有尊严的疼爱宫殿外。暖小楼就那么跪在那雪地里面,一张小脸上面没有半点的血色,苍白如纸,却又似乎一点都感觉不到冷。怀玉窝在暖小楼的怀里面已经快没有了气息,急得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不断的往着雪地上磕着头,光洁的额头上面渗出血色,却也没停下半分。暖小楼却不相信他就怎么死了,他才出生还不到满月的时间。可是那扇紧闭的大门偏偏就是不打开,只听得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呻吟,一声盖过一声。直到暖小楼快要磕死在那雪地里面的时候,那扇紧闭着

  • 热门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缘来深情:命中注定恋上你第6章给你很多很多钱霍钧霆没吭声,眸底划过一丝细不可觉的失望。不是她!虽然两人身上味道很像,可终究还是有点差别。他皱紧眉头,松开手,若无其事的道:“过两个路口下车,不然我把你丢下去,明白?”“哦哦,明白,先生,你真是好人!”景兮愣愣的回神,心里也是暗松了口气。刚才那一下,她还以为自己遇见流氓了,还好这家伙没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否则,她一定会呕血到死。霍钧霆似是笑了一声:“我可不是什么好人,等会儿下车,记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