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异界之魔武双修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2 0:55: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异界之魔武双修

第六章  祸福难料  (一)

第六章祸福难料(一)

马赛飞最擅长的就是轻功,所以小林帅想要从马赛飞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根本是不可能的,因此,没过多久,小林帅就落在了马赛飞的手中。原文95lady.com

“小兔崽子,让你跑……让你跑……让你跑……”马赛飞说着话,就拿着手中的烟杆,在林帅的小胳膊上烙了一下。

林帅“氨地一声,两滴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很显然,马赛飞随意的一下,确实是起到了教训林帅的作用。

林帅含着眼泪,忍受着胳膊上传来的疼痛,狠狠地瞪着马赛飞。

马赛飞怒道:“还瞪……再瞪让你再尝尝烙铁的滋味……”马赛飞的话刚说完,那母夜叉也飞到林帅的身前。

“老头子,别跟这小娃娃计较了,我们赶快将这小娃娃带回去,免得一会儿节外生枝,让官府的人发现我们。”

马赛飞听了母夜叉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轻轻点了点头,便将林帅扛在了背上。网站95lady.com

“放开我……大恶人……放开我……”林帅一边挣扎着,一边大骂着。

“住嘴……再说话老娘就将你的脖子砍下来……”那母夜叉说着话,还用手在林帅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看着母夜叉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林帅心里暗暗喃道:“还是安静一点的好,多活一分钟,就是一分钟,万一将这母夜叉惹怒了,真拿菜刀将我的头砍下去,那我就完了,还怎么来得机会给妈妈报仇啊!”

林帅想到这里,便静静地呆在了马赛飞的背上,不过林帅的两只眼睛,却一直明啾啾地盯着那母夜叉。

看着林帅安静了下来,马赛飞先是朝着母夜叉微微一笑,然后便朝着小路,偷偷摸摸地向着自己的住所而去。

母夜叉跟在马赛飞后面,小心翼翼地瞧着,看后面有没有人跟上来。

半个小时之后,马赛飞将小林帅放了下来,这是一个四面都是高强的院子,院子里除了一些破烂的杂物之外,还有七八个和他同样大小的孩子,那些孩子倒是玩的挺开心的,从这点可以看出,母夜叉和臭老头不,并没有虐待那些孩子。

林帅猜想着,那七八孩子,命运可能是和他一样一样儿的,因为他可不相信,母夜叉和臭老头都一把年纪了,还能一下子生出那么多小孩来。说明http://www.95lady.com/

“臭小子,你给我安分点,别想着逃跑……要不然老子就宰了你。”说完这句话后,马赛飞便转头看向了另一个小男孩,向那另一个小男孩说道:“狗杂种,你过来盯着这个小畜生,别让这个小畜生跑了。”

那一名小男孩听了马赛飞的话后,跑到了马赛飞身前,向马赛飞恭敬地叫了一声“师父。”

听那个小男孩称呼马赛飞为师父,小林帅当时就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小男孩为什么要称呼这个臭老头为师父!难道这个臭老头教过那个小男孩武艺,应该不可能吧!臭老头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会教那个小男孩武艺呢!一定是我想错了。”

这时候,母夜叉正好走进了院子,母夜叉刚一走进院子,就转身将院子的大门关上了。

臭老头谨慎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人跟上来……”

那母夜叉回答道:“放心吧!老头子,我们这件事情做的非常漂亮……”

老头子这才放心地说道:“那就好……”

林帅听了臭老头和母夜叉的对话之后,便更加确定,臭老头和母夜叉不是什么好人。

不过母夜叉和臭老头可不管林帅怎么想,他们二人嘀咕了几句,就走进了房间。阅读95lady.com

这时候,整个院子里就剩下了林帅和那七八个玩耍的小孩子。

“唉……狗杂种……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林帅站了一会儿,见那个小男孩不肯和他说话,便主动问那个小男孩道。

小男孩听了林帅的话后,不仅没有回答林帅的问题,而且还瞪了林帅一眼。

看着小男孩瞪了他一眼,林帅倒是不生气,因为林帅觉得,他刚才叫人家狗杂种,人家肯定是生气了,所以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妈妈以前说过,做人要有礼貌,看来这是真的,妈妈,您一定要保佑帅儿,帅儿一定要活下去,为您报仇。”林帅一边想着,一边还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藏在袖口中的铁笛。原文95lady.com

停顿了几分钟,林帅又问了那个小男孩几次同样的问题,可惜那个小男孩一句话也不跟他说,林帅觉得无趣,就找了一个台阶,坐了下来。

坐在地上,林帅心中念道:“人家装哑巴!我自己装逼,这样才不会被其它的小孩欺负。”

就这样,很快就到了晚上。

皎洁的月光照在院子里,除了那个叫狗杂种的小男孩盯着林帅之外,其它的小孩子都在有趣地捉迷藏。

林帅心里想着:“这个够杂种还够敬业的,竟然一声不啃地就盯了他瞅了大半天,就这耐心,真能当私家侦探了。”

就在林帅胡思乱想的时候,母夜叉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向院子里面玩耍的几个孩子喊道:“孩子们,吃饭了。”

随着母夜叉的声音落下,那七八孩子停止了玩耍,都争先恐后地往房间里。推荐http://www.95lady.com/

林帅看到这一幕后,可不想落下,所以他很快便跟在了那七八个小孩子的后面,往房间里挤。

林帅想着:“既然来到了这里,就先乖乖地吃顿饱饭再说,即使是死,也不能做个饿死鬼吧!即便是要逃跑,也要吃饱饭,美美地睡上一觉,才有力气逃跑啊!”

挤进房间,林帅便看见了一张大圆桌子,大圆桌子上放着一些碗筷,那些碗里面,都盛满了稀饭。

林帅看到这些之后,没有客气,一声不吭地就坐在一把凳子上,然后风卷残云般地喝起了稀饭来。

饭菜虽然比不上林府的美味,但是凑合着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有稀饭喝总比在树林里啃树皮的好。

看到新来的同伴这样随便,其他的七八个小孩子,都有些惊讶,他们都是母夜叉和臭老头从外面抓来的,刚来的时候,他们可不敢向林帅那样的随便。

马赛飞看到林帅风卷残云般地喝起了稀饭,一边点着头,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嗯!果然是有些与众不同。”

说到这里,马赛飞突然将话题一转,看着其他的几个小孩子说道:“来,来,来,快坐下,今晚是大年三十,我们大家坐一起,好好地吃顿饱饭,明天早上我带你们去一个新地方。”

那些小孩子听了马赛飞的话后,没有说话,就各自找了一把凳子,坐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母夜叉和马赛飞谁都没有说话,可能是因为母夜叉和马赛飞觉得,一年就一个大年三十,让孩子们轻松轻松吧!

吃完饭后,马赛飞将林帅和那七八个小孩关在了一间黑屋子里,黑屋子大约有十几个平方,四周没有窗户,看不到一点亮光,但是老鼠的“吱吱”叫声,却能清醒地传到林帅的耳朵里。

就这样的环境,那些和林帅在一起的小孩子们,竟然没有一个会害怕的,这其中还包括一个小女孩,林帅猜想着,这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这样的环境,早已经习惯了着。

就在林帅准备找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的时候,那个唯一的小女孩,便说话了。

“哥哥,师父明天要带我们去什么地方啊!”

那个叫狗杂种的男孩回答道:“我不知道,不过师父管我们吃住,应该不会害我们的。”

“噢!”

小女孩“噢”了一声,就再没有说话。

林帅这时候,心里就更加奇怪了,他从那个男孩子的说话中,已经听出来了那些小孩子对母夜叉和臭老头看法,“他们似乎一点都不痛恨那个母夜叉和那个臭老头,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就是因为母夜叉和臭老头管他们吃住,只凭这一点,就断定母夜叉和臭老头是好人,也说不通啊!”

沉思了一会儿,林帅便叹了一口气道:“唉!还是不想那么多了,总之明天早上,就会看清楚臭老头和母夜叉的真面目。”

林帅想到这里,便缩在了韬草堆上,睡起了觉来,由于他从小在恶劣的环境中长大,所以这样的环境,林帅倒是能很快适应下来。

黑屋子里面,一道人影从林帅的袖口中飘了出来,在屋子外面吸了一阵月光,便又射进了黑屋子里面。

异界之魔武双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异界之魔武双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老公,慢点吃11章(第11章 被拉入浴室)

    原标题:老公,慢点吃11章(第11章被拉入浴室)小说:老公,慢点吃第11章被拉入浴室简一二话不说,拉着秦季言就往外走,一口气走到商场门口,什么东西都没买。秦季言不明所以,商场里面的人更是惊讶万分,一些老牌的经理和柜员还是认识秦季言的。以为跟在他身后的是秦总的秘书或者家里的保姆,却不想这个下人居然这么大胆,敢拉着秦季言!整个江城,认识他得人都知道,异性生物绝对要远离秦季言一米,那个女人,似乎不同!“你疯了,买那么多东西做什么,那么贵,我赚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钱。”看着消费单上一连串的数字,她都没来

  • 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11章(第一卷 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1章 假戏)

    原标题: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11章(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1章假戏)小说名:暗宠难消:女人,他来了第一卷谁的年少不轻狂第11章假戏席天擎不知道是什么在这里的,两个男人首次交锋,乔漫成了导火线。“我的女人,只能是我的女人。”席天擎西装革履,面无表情的盯着名义上的小叔叔。宽厚的手掌第一时间揽住了她的肩。乔漫的身子轻轻一颤,转头看向席天擎的侧脸。不久之前席天擎还提议过要撮合她和简驰,现在却字字都透出一个男人的占有欲。是因为那晚的肌肤之亲?应该不是的。席天擎睡过的女人无数,何必在意一个她?一份家产的

  • 金主总裁暖暖爱11章(第11章 我不需要你管)

    原标题:金主总裁暖暖爱11章(第11章我不需要你管)小说名字:金主总裁暖暖爱第11章我不需要你管原本站在远处的萧楠却跑了上来,一把拉住何向南:“你干什么去?要是被记者拍到你深夜和她约会,还不知道怎么乱写了。”何向南不甘心,紧紧盯着林若溪远去的背影,最后也无计可施,转身钻进了车里……林若溪失魂落魄地走着,不知不觉泪水已模糊了双眼。她心里痛得就像被生生剜去了一块血肉,但并不后悔提出分手。与其日后两相厌恶、彼此伤害,还不如及早分手,留下那些美好的回忆。天空中忽然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似乎为了衬托她此

  • 暴君枭宠妖妃11章(第11章 终于,跪了下去)

    原标题:暴君枭宠妖妃11章(第11章终于,跪了下去)小说名:暴君枭宠妖妃第11章终于,跪了下去云珠跪地,护在上官清越身前。抬头看着一步步走来的君冥烨。这个男人俊逸非凡,不仅仅是大君国第一战神王爷,更是大君国,乃至整个天下的第一美男。他俊美又霸气,如睥睨天下的王者。只要是女子,都会对他敬仰爱慕,春心萌动,想要得到他的青睐。只是这个男人身上,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威慑,任谁都不敢与其直视。云珠硬生生低下头,轻轻拽了下上官清越。示意上官清越快点向君冥烨行礼,免得又触怒了君冥烨的威严,后果不堪设想。上官清越

  • 帝少的1号娇妻11章(第11章 装聋作哑失败告终)

    原标题:帝少的1号娇妻11章(第11章装聋作哑失败告终)书名:帝少的1号娇妻第11章装聋作哑失败告终谁会送人一千个手机啊,还全都是一模一样的,她会审美疲劳的好吗?“满意的要死啊!”曲欣欣咬牙切齿的说道!深呼吸一口气,伸手从里面拿出一个手机,转身对一旁的男人说道:“我要一个就够了!拿人的手短啊!”男人冷哼了一声,“吃都吃了,还怕手短,嗯?”最后一个字,愣是把曲欣欣听的一哆嗦,他说的吃,肯定是指吃饭吧!“……呵呵!”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反驳他!容辰烈瞥了一眼一旁装傻充愣的小女人,一副低眉顺眼老实乖巧的模

  • 首席的毒宠11章(第11章 逃不开,躲不掉)

    原标题:首席的毒宠11章(第11章逃不开,躲不掉)小说书名:首席的毒宠第11章逃不开,躲不掉唐素玲见简昀曦一直都心不在焉的样子,觉得她有事,便关心的问道:“昀曦,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你有什么事可以诉我,说不定我能帮你解决呢?”“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没有睡好的原因,你先下班吧,我要整理一下图纸才能走。”“那好吧,我先走了,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唐素玲做了个打电话的工作。“好。”同事们陆续的离开,到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看着窗外的景物,简昀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思绪烦乱不已。突然见到展云博出

  • 总裁一宠成瘾11章(第一卷 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1章 女人,尝到苦头了吗)

    原标题:总裁一宠成瘾11章(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1章女人,尝到苦头了吗)小说名称:总裁一宠成瘾第一卷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笔直的,转弯,就是为了遇见有缘的你第11章女人,尝到苦头了吗“怎么回事?你怎么开车的?”程三少回头。‘砰’得一声,又猛地被撞了一下。黑色轿车在倒车,冲上来连续撞了三四下。那黑色车身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兰博基尼的车头已经严重变形,它只是车灯碎了而已。连续被撞了好几下,把车内的人都撞晕了。前面的车停下,走下来莫璃。他大步走来,拉开车门,就将还趴在

  • 奉旨二嫁:庶女弃妃11章(第11章 琅王完胜)

    原标题:奉旨二嫁:庶女弃妃11章(第11章琅王完胜)小说书名:奉旨二嫁:庶女弃妃第11章琅王完胜两天后,宫里突然来人,宣玉琉璃御书房见驾。施礼起身,楚天奇面色沉静:“玉琉璃,云儿说这门亲事你还需要重新考虑,如今考虑得如何了?”玉琉璃摇头说道:“这话是琅王殿下说的,臣女并无此意。”“哦?”楚天奇转头看向楚凌云,“云儿,这……”便在此时,只听内侍高声禀报:“启禀皇上,司徒笑颜求见!”司徒笑颜年方十七,肌肤胜雪,鼻梁高挺,是个大美人。且眼中光华内敛,显然内功不弱。这位镇国大将军司徒默的独生爱女正是内定

  • 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 引狼入室)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11章(第11章引狼入室)小说书名:帝国总裁的宝贝宠妻第11章引狼入室“不可能,除非姜东阳放弃他手上的项目,我便无条件把手机交给你们。”简婉清知道,这一切都是姜东阳唆使欧艳艳一大早来要照片,这些照片虽然不至于让姜东阳身败名裂,却也能给他带来一定的影响,姜东阳格外在乎他个人名誉,简婉清便想拿这些照片和姜东阳做个交易。只要他放弃在她们郊外的村子里建设化工厂,她不仅会把那些照片删除,而且以后都不再缠着他,她会和他一刀两断。“你做梦,这次的项目对东阳来说格外重要,要东阳妥协那是

  • 继承者的甜蜜娇妻11章(第11章 有了爹忘了娘)

    原标题:继承者的甜蜜娇妻11章(第11章有了爹忘了娘)书名:继承者的甜蜜娇妻第11章有了爹忘了娘尤小蕊兴奋的丢掉手机,爬到沙发上,像玩蹦蹦床似的蹦个不停。边嘣边吼,“噢噢,小蕊有爹地喽。”尤香到家后,尤小蕊的兴奋还未褪去。她无奈的看她一眼,转厨房做饭去了。云小浅跟到厨房,给她打下手,两人边择菜,边聊天。“想不到那些狗仔那么厉害,这么快就查到你的资料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她压根没想过破坏东方阎的订婚典礼,更没想过东方阎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吻她,更更不曾想那群记者会拿这个说事儿。最离谱的是,那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