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钦点皇妃10章

2018/1/11 15:22:35 来源:网络 []

书名:钦点皇妃

第十章 入宫

金御麒经常待在傲龙堂里还有一个原由。版权http://www.95lady.com/金鎏国虽然强大,有他在,定保所有子民安全,但觊觎小国中不乏暗中使坏的小人。他这么做,就会让那些人误以为他金鎏国太子只不过是一个只知道玩女人的小角色,不足为惧,好对他失去应有的戒备。一旦敌人轻敌,他便可以出奇制胜,给对方猛烈一击。银宁国就是很好的例子。

皇后纳兰秀慧沉吟了一阵子,说道:“母后说不动你,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我国的臣民考虑埃你是太子,是将来的皇帝。臣民想要的是一个怎样的君主你应该明白。好了,多言无意,希望你好自为之。阅读95lady.com”作为一国之后,她其实活的很累。她何尝不想自己的夫君只宠爱她一人。但祖宗的规矩不是她可以擅自改动的,她只是一介女流,能做的只是尽量维持好后宫,共侍一夫。

金御麒说道:“母后,想必为儿臣选妃之事太过劳累,请尽早回宫歇息吧。”

纳兰秀慧点头:“母后是有点累了,来人,摆驾回宫”

随即,一行人尾随在国母身后浩浩荡荡而去。

金御麒行礼说道:“儿臣恭送母后。”他重重吐口气。阅读http://www.95lady.com/这个母后,近日来找他的次数变频繁了,每次所言都与选妃有关。泱泱大国真有他喜欢的女人存在吗?当他若有所思地回转身之时,一个身影忽然靠近他,那种冰冷犀利的金属气息告诉他,来人手中握有武器。

金御麒反应敏捷地身形一闪,定睛看清是一把泛着寒光的长剑,他毫不迟疑得用双指将其夹住,然后稍稍运气,立即将剑弹至半空,他动作敏捷地侧身,那把长剑已稳稳落在他的手中。随着“氨的一声尖叫,他手中的长剑已抵在来人的脖颈处。

“皇兄,是我,手下留情呀!”来人是位女子,娇俏可爱的模样,一双明眸中满是崇敬之色:“皇兄,你的武功越来越高喽。”

“我早就知道是你了,若不然,你已血溅当场,小命休矣!”金御麒气定神闲地收起剑:“真顽皮!”他将剑收入妹妹手上的剑鞘里,提醒道:“剑是锋利之物,万一弄伤可不好。”

来人是他胞妹金御婷,当今的六公主。来自http://www.95lady.com/

“哦。”金御婷将剑交给了丫环,对他说道:“老待在我的鎏秀殿太无趣,就上皇兄这里来走动走动。”她年芳十六,生性和善好动。

金御麒和这个妹妹天生有缘,兄妹之情很深。他看了她一眼,打趣道:“有如此众多的宫中丫环佣奴供你消遣还不够吗?”

金御婷开始埋怨:“他们都忌惮我是公主的身份,处处忍让,哪里能玩得痛快。就拿这练剑来说,我的剑还未碰到他们身上,就个个露出被伤到的表情,连连夸我这个公主好本事。”

“想有人陪你玩,很简单啊,招个驸马吧。钦点皇妃10章

金御婷吓了一跳:“驸马?皇兄,饶了我吧!”

“你已经不小了,再过些时日,说不准父皇就要给你指婚了,招个附马来管束你。”在整个皇宫,也只有这个妹妹能让他开心说话。

“我可不要什么驸马。母后如今正忙着为你选妃,我依然可以逍遥自在。让驸马管束我?他不被本公主欺负已经不错了!”金御婷笑着说道。

“好,知道你厉害!我的六公主。”金御麒笑言。钦点皇妃10章

“皇兄,后日便要开始选妃了,到时宫里一定会热闹非凡。我很好奇,文武双全的皇兄会选怎样的女子为妃呢?听母后说,皇兄的条件甚是苛刻,因此我好期待皇嫂究竟会长何等模样哦。”她的明眸中闪烁着光芒。

“不会有什么太子妃的。”金御麒直言相告。

“为何?皇兄是太子,选太子妃本就在情理之中,为何皇兄如此肯定?”她的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

“在我身边已经有很多女子了,再来一个太子妃有何必要?”

“话可不能这么说,当然有所不同。”金御婷反驳道:“皇兄好糊涂,这太子妃岂能与侍妾相提并论。那国师神通广大,他测出皇兄凡心将动,就定是太子妃已经出现。皇兄何不顺应天命?太子妃就是日后的皇后,将关系到金鎏国的盛衰荣辱,还请皇兄三思。”

她的话令金御麒陷入思考中。难道他的想法错了?他真的该纳一个太子妃吗?

“哎呀,出来久了,我也该回鎏秀殿了,皇兄,皇妹告退!”见皇兄正在思考人生大事,她也不便多加打扰,赶紧行礼离开。

“无情无恨,回御龙殿。”金御麒喊了一声,他们两人立即现身。他向来不喜欢后面跟着一大堆人,一般只带他们两个。

“是。”无情无恨除了听从太子的命令外,平时更是惜言如金。这也是太子很赏识他们的原因。

无情无恨是金御麒在多年前一次出宫途中收留的。后来被训练成武功高强的暗人,用于保护主人的安危。这是他们此生唯一的使命。

慕容府终于到了选妃首日,全国上下一片欢腾。慕容府的大门口也停了一辆马车,是送小姐慕容倾城进宫参选的。

高氏紧握着爱女的手,看着她易容后的容貌,不舍地叮咛:“嫣儿,此去定要小心谨慎,切莫露出破绽坏了大事。”

倾城点头,说道:“娘亲请宽心,女儿知道怎么做的。”

“是啊,夫人,小姐她冰雪聪明,一定可以顺利回府的。”清风说。她和妹妹将陪小姐一同进宫。

“嫣儿,在宫里不比在府中,一切都靠你自己了,爹爹是有心无力埃”慕容有道刚从皇宫回来赶着送女儿入宫。

“爹爹,女儿必定早日回来。”倾城宽慰父亲。

“清风明月,你们要好好照顾小姐,知道吗?”慕容尚安吩咐两个丫环。他是倾城最小的兄长,只年长两岁。

“老爷,夫人,少爷请放心,我们一定将小姐照顾得妥妥贴贴,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小姐,时辰不早了,该上路了。”清风说道。

慕容倾城上了马车,和家人挥手告别。她有许久未曾出门,此去究竟会发生何事她不清楚,只知道自己必须早日回家,越早被淘汰越好。

清风和明月各坐一侧,她们见小姐双眼无神,清风说道:“小姐,别这样,很快就会过去的。”

倾城一笑,说道:“我没事,只是有些心中忐忑罢了。清风明月,此次入宫,尽量低调行事,少惹是非,一切听我命令就是了。”

“好的,小姐。”明月应声。

马车渐行渐远,向着皇宫方向而去。

一个时辰之后,马车载着她们三人来到喜福门外,宫门口早已围了不少马车和官轿,无疑都是来参加选妃的。

“小姐,来了好多人埃”清风踮起脚尖向周围望了望,燕环肥瘦,约莫有上百人。

“爹爹说了,这喜福门接纳的都是三品以上官员的女眷。迎庆门接纳的是三品以下官员的女眷和民间女子,若合在一处,人自然更多。”不过,再多的人也与她无关。

“咦,小姐,那边有个人好像在发木牌,我去看看。”明月眼尖,说罢便走上前去询问。她询问之人正是宫中负责发给每位参选女子号牌的小官吏。

不出片刻,明月回来了。她手里多了一块金漆木牌:“小姐,这是您的号牌。”

慕容倾城细看木牌:朱红色的长方形木牌用金丝线系着,下坠同色穗子,煞是喜气。字是用金漆书写的,正面写着捌拾捌号,背面是龙的图腾。她将之系在了腰间。

由于此次选妃的女子特别多,礼部经过多次商议,设立了一套严格的选妃程序。经皇后的准可,按此法行之:在喜福门和迎庆门各设立初选点,为的是将样貌丑陋和非完璧者淘汰。另外再设立一复选点,对过关的女子进行再次的筛眩这其中只包含民间女子和三品以下官员的女眷。而三以上官员的女眷由初选验身通过后,直接进入下一轮。三选过后剩下的女子便是真正参与选妃的人选,这些人被统称为应选女。

应选女必须经过一定时日的宫中教导,过程中还要淘汰部分应选女,最后剩下的方可在黄道吉日接受太子钦点,从中选出一位金鎏国的太子妃。如果太子愿意,还可从其他应选女中挑出四五位候妃,共同服侍太子。

钦点皇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钦点皇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谁许我一世倾城 谁许我一世倾城 全文免费

    原标题:谁许我一世倾城谁许我一世倾城全文免费小说名字:谁许我一世倾城目录预览:第1章慕倾城,你休想第2章爬过去第3章杖毙第4章旧人第1章慕倾城,你休想凉国牢狱。“你终于来了。”虽然身上满是鞭痕,衣衫破碎,只剩一口气在。慕倾城还是强撑着身子狠狠地瞪着眼前这抹明黄的主人。“你走的那天朕就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将你踩在脚底下。”言出必行,此时的慕倾城不仅承受着多日来的严刑拷打,还要承受宇文钰施加的锥心之痛。瘦弱的身躯在宇文钰的脚下无力的挣扎着。她真的好痛——快没有力气了。他看到她现在的痛苦竟有一丝快.感

  • 我听闻,爱情回来过 我听闻,爱情回来过 全文免费

    原标题:我听闻,爱情回来过我听闻,爱情回来过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我听闻,爱情回来过目录预览:第1章忘记所有第2章厌恶第3章治腿第4章挣扎第1章忘记所有落嘉音紧了紧自己的拳头,她抬头看着医生,凄凉一笑:“医生,你直接说吧!现在的我已经可以承受了。”“如果你的病情持续恶化,你会忘记所有,包括你自己。”“我还有多久。”“大概还有三个月。”这大概就是老天对她的惩罚,惩罚她得到了原本不属于她的婚姻。这么年纪轻轻就得阿兹海默症,三个月以后她的世界又会变成一片白吗?老天真狠,明明知道自己爱覃鹿鸣,不能没有他,却

  • 血色小旅馆 血色小旅馆 全文免费

    原标题:血色小旅馆血色小旅馆全文免费书名:血色小旅馆目录预览:第一章小旅馆第二章自杀的模特第三章隔壁的惨叫声第四章扭曲的画面第一章小旅馆灰蒙蒙的天,狂风肆意的刮着,我独自走在这人眼稀少的大街上。眼看就要下雨,我有些着急起来,都第五家,前面几家酒店都满房了。无奈我只好随便找了家小旅馆。“请问,还有房吗?”我刚进来就看见了收银台站着的阿婆,便急忙问道。阿婆头看着我笑道:“还有,80、120、200你要哪个价位的?”我想着住个小旅馆用不着太豪华的,便选了80块一晚的房子。阿婆取出一张房门卡,扔给了我:

  • 幽灵列车 幽灵列车 全文免费

    原标题:幽灵列车幽灵列车全文免费小说:幽灵列车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三号列车第二章消失的列车长第三章列车长死了楔子宁市街道上的灯光有些昏暗,秋风袭来,有点凉意。位于白夜老街的一家名为小风烧烤店内,我拿着一个酒瓶子,点燃一根烟,跟坐在我对面的这个人聊了起来。他是扬沙人,有着一口浓重的带着点塑料味道的普通话,他说他那边说话都是这个样子的。他带着一幅墨镜,颜色比较老旧,镜框上已经有点微白,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看清楚。他笑了笑,拿起桌台上的一瓶二锅头,放在我的面前说道:“老弟,要不要来点。”我对着他龇牙一笑:

  • 九州墓事 九州墓事 全文免费

    原标题:九州墓事九州墓事全文免费小说名字:九州墓事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玉扳指第二章黑影第三章阿霜楔子夜黑如墨。浓密的林荫和黑暗下,一队人影正前后跟进,只听得见碎步踩在地上的碰撞声和衣物的摩擦声。不一会儿这群人停在了一处荒郊的土岗前,“哗”,只见其中一个人点燃火把,五个人的脸孔和身形马上显影出来。“就是这地方”。陶牛跺了跺脚下的地面,看着眼前一道缸口大小的盗洞,顺手将裹着油膏的火把扔了下去。黑黢黢的洞底,在火光下现出了一片明朗开阔的空间。当地人陈三看上去有些迫不及待,兴奋的表情写在了一张胖葫芦脸上

  • 倾尽余生来爱你 倾尽余生来爱你 全文免费

    原标题:倾尽余生来爱你倾尽余生来爱你全文免费小说书名:倾尽余生来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重逢第2章走丢第3章新导师贺连第4章换人第1章重逢三月,奚遥从学校办理了转学手续,坐了十几小时的飞机飞回国内。孤身一人来到陌生的城市,她不指望有人来接机,也可以不用面对陌生人尴尬交谈。但……她拖着行李走出来,不远处男生一手插兜,一手举着画板。画板上赫赫写着“奚遥”,旁边画了缩小版的她,脚下有Q版的动植物,如此花哨想忽视都难。不面对陌生人什么的,实在是她想太多。她走到那男人面前,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奚遥。

  • 民国鬼夫夜半来 民国鬼夫夜半来 全文免费

    原标题:民国鬼夫夜半来民国鬼夫夜半来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民国鬼夫夜半来目录预览:第1章噩梦第2章红色殓服第3章那东西生气了第4章做法第1章噩梦大股大股的水从鼻子,口腔灌进体内,一股沉闷的窒息感通过大脑传达到四肢。沈岱秋眼睛紧闭着,只听到“咕噜咕噜”的水声,脸上,脖子上紧巴着一股怎么也挥之不去的粘腻而冰冷的触感,压着她的脑袋往水的深处去,整个身子像是被什么重物压着,怎么也动弹不了。“沈岱秋!”倏地,一声惊呼不知道从何处传来,沈岱秋只感觉到一双有温度的手抓着她的衣领,用力的把她从那种窒息和无力中拉回。

  • 我在坟山养女鬼 我在坟山养女鬼 全文免费

    原标题:我在坟山养女鬼我在坟山养女鬼全文免费书名:我在坟山养女鬼目录预览:第1章森白的手骨第2章厕所里的女声第3章妖艳女鬼第4章你不怕死?第1章森白的手骨寂静的夜,寒风呼呼的刮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开始变的猩红。我是一名金融公司的信控专员,说的好听点是信控专员,说的不好听的就是催债的,别看我们只是个催债的,由于业务的问题,经常需要加班。摇了摇头,我看了看手表上正好指着的零点,心中满是无奈,直接出了公司。没有直达的公交和地铁,为了节约钱我又不可能座的士,每天只得花一个小时的时间走一段路,不过说实话在

  • 娇妻难缠:总裁挡不住 娇妻难缠:总裁挡不住 全文免费

    原标题:娇妻难缠:总裁挡不住娇妻难缠:总裁挡不住全文免费小说名字:娇妻难缠:总裁挡不住目录预览:第1章再遇顾止第2章老公,不要丢下我!第3章适可而止第4章免费给我睡第1章再遇顾止“先生们,女士们,本架飞机预计在十分钟后到达C市,飞机正在下降……”苏绫望着舷窗外,心道:终于又回来了。曾经的C市社交圈里,她苏绫的大名如雷贯耳。她长得漂亮,性格好,像个小太阳,拥有天生的吸引力,身边永远不缺人,永远生活在热闹的包围里。“砰!”苏绫一时得意忘形,没注意后面有人过来,等想要避开,对方已经直直撞上来了。苏绫站

  • 驼岭驱鬼师 驼岭驱鬼师 全文免费

    原标题:驼岭驱鬼师驼岭驱鬼师全文免费小说:驼岭驱鬼师目录预览:第1章谜一般的任务第2章诡异陶壶第3章神秘女子第4章邪鬼师第1章谜一般的任务蹬蹬蹬,一连串清脆地脚步声蓦然地响彻在楼道中间,可整个室内,却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是一间已经废旧了很久的一个仓库,里面空荡荡的,落满了灰尘。一股腐朽的味道,远远的就传到我的鼻子里。我大概是这十多年里踏入这里的第二位来客,至于第一位来客听说已经疯了。传闻这里闹鬼,本来我可是没打算来的。不过,一位大雇主花了大价钱,硬生生的把我请了来。飒飒飒飒,风声诡秘的吹进来,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