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凶楼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8/1/11 10:56:4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凶楼师
序章

房屋是我们在生活见到最频繁的东西,商业大厦、楼房小区、豪华别墅、私人会所、酒店旅馆,房屋如何搭建,构筑的风格,现代世界已经极为纯熟,问题是,你有没有想过在这些房屋建筑前的土地是怎么一番景象吗?

房建商打着舒适奢华的旗子建筑楼房,但无非都是寻求金钱上的利润,但总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为了更好地谋取暴利,做出一些违背道德的事情。说明http://www.95lady.com/

真实新闻一:北京闹市鬼楼,正门甚至擦出‘真有鬼’三个字,后成为四大‘凶宅’之首。

真实新闻二:苏格兰爱丁堡城堡,英国最有名闹鬼城市之一。

真实新闻三:美国洛杉矶的好莱坞罗斯福酒吧。

真实新闻四:美国科罗拉多州的斯坦利酒店,酒店看起来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418房间。

真实新闻五:各大疗养院!精神病院!

这些房屋,都绝对不是构建的问题,不是构建问题,就只能是地点问题。

深扒震惊一时的闹鬼房屋事件,你所居住的房屋,不一定只住活人!

吓人的新闻

我叫李邪,初中毕业,是个孤儿。

在我二十三岁的时候,我已经在某屠宰场做了十年,我所在的屠宰场没有经营执照,随着警察的行动,老板逃难,这家屠宰场最终解散。推荐http://www.95lady.com/

我失业了,血本无归。

我没有文化,都是在屠宰场工作,但现在已经明令禁止屠宰野生动物,就算鸡肉、猪肉都采用机械切割甚至是工厂加工,这种先进的仪器比起手工快太多,我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连续找了好几家饮食店,应聘时候对我刀工都挺满意的,可一番试工后,老板都是大摇其头,饮食店不是猪肉档,只要刀工好是不够的。

一连数天,我徘徊在街头。

我蹲在街头,拧开矿泉水瓶盖,仰头喝着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了电线柱贴着的小广告。

以前在经过的时候,经过看到电线杆贴着小广告,但都是梅毒、XX产品,要不就是各种办证,还有就是小姐服务了。

但真正吸引我目光的是用黑色油性笔写着的广告,上边写了这样一条招聘启事:

招聘:

光亚建筑公司现招聘建筑工人一名,要求年级18周岁以上,屠宰七年经验,待遇丰厚,地址乐云路总站,联系人房小东,手机号……

我没学过建筑,但搬砖什么的,我还是可以的,而屠宰经验,我正符合要求。阅读http://www.95lady.com/

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赶往了乐云路。

乐云路在郊外偏僻的地方,距离市区很远,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才到,在乐云路总站里,我找到了负责人房小东,他看起来三十来岁。

他正在电话里强硬要对方拉来什么人,见我进来后,立马把电话挂断,站起来跟我亲切的握手。

坐定后,房小东笑道:“你叫啥名字?是来应聘建筑工吗?”

我点头,挤出微笑:“我叫李邪,在屠宰场做过十年,但我不会建筑。”

“哦,十年阿?不错,不错,咱们这边呢,就缺一个建筑工,没有建筑经验不要紧,会拿锤子敲就可以,每天晚上十二点工作,将房子贴着黄符的地方拆除,四点就可以下班了,包吃住,月薪八千,感觉如何?”

房小东的话,让我当场就愣住了。

我做了十年屠宰场,就没见过这样的待遇,一天只上班四小时,月薪八千,包吃住?

见我脸上惊讶不已,房子东整理一下笔挺的西装,拍着我肩膀说:“如期完成的话,还有提成,感觉如何?”

我感觉这简直就是喜从天降,当下就要点头答应,但房小东又小声说道:“不过有些地方,你得注意。”

我点头:嗯,你说。推荐95lady.com

“你必须准点工作,将贴着黄条的地方拆除,绝对要拆除,就算你在半途累得昏倒了,都要将黄条贴回去,除此以外,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能搭理,明白吗?”

这一点我感觉合理,拆除建筑若然在半途离开,建筑里还未拆除东西忽然砸出来会很危险,这一点让我感觉这间建筑公司作风很端正。

但感觉合理同时,又感觉房小东的话有点过头,要是旁边真有遇到意外的,我怎么说也得过去帮忙一下吧?

见房子东脸色很是严肃,我为了高薪待遇,还是点头说:“明白。”

房子东这才点头笑着道:“没问题的话,今晚可以上班吧?”

我疑惑道:“不用试工吗?”

“不用不用,很简单的,今晚就来吧,行吧?”房子东看起来很是爽快,但我总感觉不对劲,这应聘条件怪怪的,一天只工作四小时,工资还这么高,种迫不待及要人上班的感觉,这……

良久后,我还是点头:“好的,今晚就可以上班。”

又和房小东谈了会,我先回了一趟出租屋,将房租退掉,收拾妥当东西后,就拎着行李来到乐云路总站,我找到房小东,他将我带到宿舍就离开了。

晚上十一点三十分,房子东到宿舍找到我,递给我烟,但我没抽烟的习惯,他点了口,喷一下后笑着说道:“李邪阿,还不急着上班,咱两先谈下。”

我看了下手机,说道:“三十分了,我先去准备吧,一会该坐车去?”

房小东笑着道:“没有,就在这附近,很近,走几步就到,我给你叮嘱几句话,你要记住,第一,撕开黄条就要将工作进行到底,明白吗?

我点头。

“第二,中途可以休息,但千万别到处走,明白吗?”

我又点头。来自http://www.95lady.com/

“第三,禁止随意聊天,更不能勾肩搭背,就算忽然有人喊你,也要当听不见,明白吗?”

我还是点头,这些事情都挺合理,第一是职业操守,第二是不让偷懒,第三更是需要做到的行为准则。

时间差不多了,房小东就领着我,来到宿舍后面,这一路就大概百来米,在一片将森林铲除极为空阔地面,用木桩插在地面,还贴满黄符的粗棍上,用大灯将一栋古旧的房屋照亮。

房屋三层。

一三层里边装几乎三步一盏灯,只有二楼是暗的。

可即便这样,我仍然觉得这里极阴森,可能周围都是树林的关系吧。

说真心话,这间房屋,比我以前在山旮旯的屠宰场还要破,明显有五六十年代那种集体宿舍的味道,虽然底层已经用木桩加固,但天花板已经凹凸不平,感觉随时会坍塌一样。

我不懂建筑,但也知道,像这种危屋,一个推土车过去就可以,为什么还要人力去拆建?

房子东将安全头盔以及拳头大的铁锤交给我,看了看表,又望了望月亮,示意我可以过去,吩咐我今晚搞好三层就可以下班,他就直接转身回去,根本就没有监工的意思。原文95lady.com

现在是午夜十二点,也就是凌晨零点,在这种荒郊野岭,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房小东也没有交代过要如何拆建,难道就是撕开黄条,直接抡一锤子下去?

这工作未免太好做了。

我刚走上三楼,就看见一个戴着安全帽穿着白色背心的小伙子,他正蹲在墙角,转过头看到我,我吓了一下,因为他脸色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白,感觉像是花旦里的脸似的。

我点头,说:“你好,我是李邪,第一天上班。”

这层没人,就只有我们两个,他看了看我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浑身冰凉起来,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退了,他骇然看一眼我,机械般转过头继续蹲着。

而房小东要求做的事情,那更是简单了,黄条封住的地方,已经用额外的蓝色笔写出拆建的要求,像在我眼前有一张木板床,贴着的黄条写着将木床卸下来,再扔出去窗外。

这一层,都是简单的拆建,第一天上班,真是令我觉得要好好珍惜这份工作。

回到单人宿舍,洗完澡已经四点半了,我坐在床上等着头发干,就顺手拉开抽屉看看报纸解解闷。

我就着黄灯,在报纸封面看了一眼,就是一眼,我吓得将报纸都给扔了!

林夏

死亡事故的照片。

报纸大大的‘小伙沉迷游戏连续通宵熬夜在建筑猝死’的标题,而照片里歪着脑袋靠着楼房,仰起头看着天花板瞪大眼睛死去的小伙,就是我在三楼见到的那个差不多模样!

我坐在床边有点不敢去看地面的报纸,仔细回想一下,今晚蹲在墙角的小伙,心想报纸里的,是不是他的弟弟?难道这原本是两兄弟在做?因为弟弟意外丧生,所以他无精打采地蹲在墙角?

这么一想,也不对,要真是有这样的事,房小东难道不会提前跟我说一下吗?

这件事,我想不明白。

第二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十二点上班,这一次没有遇到那个蹲在墙角的小伙,一层要处理的地方很多,工作了好几天,也没再遇到他。

而偶尔回来,房小东都会拉着我问今晚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事情就这么平淡过去了,可就在第二个星期,在我抵达废居的时候,我遇到一位挂着数码相机的女孩。

她见到我,就问:“你是这里新的推建师?”

看她年龄约二十出头,戴着黑色边框的眼镜,穿着白色纽扣衫,黑裤,这一身打扮不像是建筑工。

我说是,问她有什么事。

谁知道她忽然冷着对我说:“就是因为有你们这种人,才有那么多鬼神论,谣言才会漫天飞,这些楼盘将来才炒得起来!”

我不明白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得罪她,也听不懂她到底说些什么。

但她就是用悲世愤俗的眼神看着我,我见到她衣服有证件,原来她是一位记者,叫林夏,这个名字,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定见过,只不过暂时想不起来。

房小东说过,必须准点工作,我干脆没有理会她,继续到一楼工作。

连续一个星期,她都会准时在那边等我,监视着我,甚至还拍摄一下工作情况,后来我回去总站的时候,跟房小东喝酒,说起了这事。

谁知道我一说,房小东脸色就变了,他小声问我:“那女孩该不会还跟着你进去吧?”

我点头说:“是阿,我让她离开,但她说自己是记者,有权向市民报道这件事,我只能建议她站到外面,房经理,可以吧?”

房小东喝得有点多,眯着眼,饶有深意的说道:“不用管她,那女孩估计就是亲属什么的,就让她一直来吧,反正,她很快就会消失了。”

我点了点头,房小东仍然在自己怼白酒,我又说:“不过我看她不像家属,我见到她每次都戴着数码相机,还有工作证,应该是个真的记者。”

啪啦一声。

房小东听完我的话,手里的酒杯直接掉在地上,白酒洒了一地,他惊恐问我说:“她没有用数码相机拍摄吧?”

他已经喝得有点多了,说话都有点不清醒,可我没喝多少,就问他:“有的,怎么了?”

“里边的东西……不能……不能……”接着房小东就趴在桌子上,嘴里叽咕着什么,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我见他醉得不省人事,就扶他回去自己的宿舍,接着我也休息去了。

第二天起床已经是中午,到食堂吃饭的时候,就听到两个建筑工小声议论道:“快看,就是他。”

另一个有点幸灾乐祸感觉的小声说:“刚走了一个年轻的,又来一个不要命的,这小子估计也是被骗过来的吧?”

这两个建筑工是最近负责三楼拆卸的人,最近来的,我也很少见到他们,但他们话里的意思我就不明白了。

我就是负责晚上拆建的建筑工而已,这跟不要命有关系吗?

确实。

楼房安全太差,但他们还不是要在白天到三楼进行拆卸工作?

我也没在意他们的话,只是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他们立马装出一副认真吃饭的样子。

晚上十二点,我准时到达废弃房屋,我见到林夏,她仍然用敌视眼神看着我,但这一次,我走进去一楼的时候见到一个四十来岁的建筑工,他正在修辑门槛,见到我,给我一个礼貌的微笑。

我点头,同样还以微笑。

当凌晨三点多钟,还没四点的时候,大老远我就看见林夏在窗外皱着眉看着我,就在我疑惑她到底想做什么,走过去的时候,她冷冷问我说:“你刚才到底在自言自语什么?”

我一愣,转头朝着后边看去,那位四十来岁的建筑工正朝着我笑,他笑得有点诡异。

“我明明……”说完,我就闭嘴了。

房小东不是一次警告要我要遵守规矩,禁止随意聊天,更不能勾肩搭背,就算忽然有人喊你,也要当听不见。

我看她分明就是过来找茬,接着我看了她一眼,继续回去工作。

林夏也没有理我,我透过窗户看了她一眼,她就在不停地看着数码相机,又看看我,她的动作搞得我莫不着头脑,感觉像是在确实我身后有什么东西一样。

我记得很清楚,所有诡异的事情,就是从这一天开始。

最早是我醒来在枕头边看到旧报纸,后来我将报纸扔到垃圾桶,第二天还是出现在同样的位置,我还以为是恶作剧没有理会,但连续数天都是这样,对方似乎一定要我看一眼,我就打开一看,当时脸色都变了。

仍然是小伙死亡的报纸,但我总算找到林夏这个名字熟悉的原因!

不是人

死者的姐姐,林夏!

在标题照片下这段文字是那么清晰地出现在报纸里。

这时候房小东走进来,我紧张地将报纸收起来,他见到便调笑道:“藏起什么了?女朋友的信?”

我的紧张是因为这张报纸似乎隐藏着秘密,而房小东或许认为,是某个女孩给我写过来的信,因为害羞而不敢拿出来,房小东聊了几句走后,我这才拿出来认真看一下。

内容大概是在半个月前,也就是我上班当天名叫林木生的20岁小伙在建筑工地夜班时候猝死,建筑公司给出的解释是沉迷游戏,连续熬夜,但‘死者的姐姐,林夏’却反驳弟弟自从接这份工作后变得疑神疑鬼,怀疑是建筑地含有毒物质,建筑公司不予理会。

我一愣,仔细回想一下初次见到的小伙,难道他不是这位林木生的弟弟又或者是堂表兄弟?

我跑出去追问房小东,问问他建筑工地夜晚上班是不是还有其他人,他却笑着说:“没有,就你一个,怎么?一个人上班害怕了?”

光亚建筑在乐云路总站这边,建筑工我都见过眼,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都是建筑工,可以自由出入危房,但房小东却说,只有我一个,我心想,难道他们只是夜晚睡不着去帮忙一下?

这三天夜晚时候连续下起大雨,房小东让我休息。

随着诡异的事情越来越多,我觉得自己有必要去问问林夏,我记得她工作证写着‘环游’杂社的记者,向同事打听了一下地址,就准备拜访。

环游杂社在市区里一栋商业大楼,找到地点的时候,玻璃门没有关,进去一看环境还挺宽敞,布置很讲究,里面人很多,都埋头忙碌着,我站在门口问:“请问林夏在吗?”

我在门口喊了一会,一个大概三十岁左右,穿着笔挺西装,黑色皮鞋的男人疑惑过来问我:“你找林夏做什么?”

我回答说:“我有问题想请教她。”说话时,我将那份怎么扔都扔不掉的新闻交给他。

他皱眉看了报纸片刻,还给我后,对我说:“你稍等吧。”

我站在原地,不到半会,林夏熟悉的影子站起来,并朝我这边走过来,她看起来脸色不是太好,有点苍白,走过来问我什么事,我问:“你家里是不是还有亲属在建筑工地那边?”

她冷地看我一眼,说:“我家里就剩下两姐弟,我弟弟在半个月前已经离世。”

什么?!

我浑身一哆嗦,手里的报纸差点掉在地上,只有两姐妹?那我见到的小伙是谁?

见我吃惊不小,她还以为我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就让我等会。

她回到座位,翻找一会,拿出一份报纸递给我,报纸头条我见过很多次:小伙沉迷游戏连续通宵熬夜在建筑猝死。

沉默了许久,我心乱成了一团麻,我见她眼神也不好受,就说:“抱歉。”

没想到她冷哼一声说:“我弟弟虽然说沉迷游戏,但身体一直都很健康,最开始在建筑工地的时候就说过,一天只工作四小时,我是绝对不会相信我弟弟会猝死,像你们这样没有良心的公司,我一定会揭发你们背后的恶行!”

我有点理解为何当初她在见到我第一眼会露出那种厌恶的眼神,我点了点头,毕竟大家心情都有点沉重,就将那份诡异的报纸交给她,就转身离开了。

随后的几天里,林夏再没有来,我一直心神不宁。

那天我见到的小伙,到底是不是幻觉?

这事我没跟房小东说,估计说了他也不信,可第二天在我睡醒的时候,报纸再一次出现在我枕头边。

不知为何,我感觉到一层寒意,莫名的阴森笼罩在心头,我将报纸折叠起来,让这份报纸重新回到抽屉里。

下午,我睡醒过来就找了找建筑里头的工人,问问他们,上上一任的夜间建筑工住在哪里。

我查过,这栋楼房是在一个月前开始整建,林夏的弟弟是在半个月前猝死,也就表示,极有可能在之前还有一位建筑工顶替这份工作,现在我将目光放在他身上,希望找到什么线索。

刚开始问的时候,很多人都摇头,说自己并不清楚,都是刚调来的,我专挑年长的建筑工问,问到最后,一位眼神狠厉的中年建筑工忽然呼喝我一声,将字条扔过来,我打开一看,里边有一个地址。

他对我说:“这是你要的地址,这份工我劝你早点辞掉。”

我看了眼地址,地址有点偏远,我大概知道在什么位置,点了点头:“谢谢大叔。”

现在是下午一点多,距离上班还有十一小时,时间完全够了,当即我就起身,直奔字条里的地址,通过交谈我知道,再上一任的建筑工叫王荣辛,五十出头,我到了郊外小村,几经打听才知道,他现在在村里捡垃圾。

最后我在村民的指示下,在垃圾池见到了王荣辛,他头发凌乱,正拿着铁钩在垃圾堆里翻找瓶子,我发现他没有左手,而且右腿也不太利索的样子,不像曾经做过建筑工。

我走过去问:“请问你是王荣辛,王师傅吗?”

他转眼看了看了我,接着眉头就皱了下来,因为我看见他似乎不想理我,我只有直接说明来意:“我是李邪,现在在乐云路总站负责夜晚推建,有点事想请教你。”

王荣辛刚听到我这句话,脸色立马就吓人起来,拿着铁钩装出要砸我的样子狠狠说:“走!你给我走开!”

我以为自己勾引起他是在建筑里遭遇到难以磨灭的事情,所以激动起来。

但是他下一句,令我震惊定在原地,他对我说:“你已经不是人了,不要过来害我!!!”

恐怖的背后

我连连后退,不敢刺激他,王荣辛吼完,蹲在了地上,他咽哽着说:“你走,你快点走,不要来害我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哭累了,我站在他旁边默然不语,他用衣袖抹了眼泪,我见他这样,就对他说:“打扰了。”

“等下。”王荣辛忽然叫住我。

我转过身,看着他。

他看起来很落魄,小声对我说:“那份工作,你赶紧辞了吧,千万别再回去了。”

我愣了愣,尝试着套他的话,问:“为什么?”

王荣辛摇头说:“信不信随便你。”说完,他就要回去,我赶紧追上去,将这些日子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脸色逐渐苍白起来,到最后,他转过身很认真问我:“你没有听到声音吗?”

我摇头:没有,都很安静。

王荣辛又问我:“那楼下没有发出声音?”

我摇头。

他又问:“你有没有在二楼见到什么?”

我还是摇头。

王荣辛脸色如纸,对我说:“今晚你就回去,什么都不要做,,明天就辞职,还有,你一定要记住一件事!”

我问:“什么事?”

说到这里,王荣辛脸上浮现出恐惧的神色,他极其认真对我说:“千万不要进二楼!也绝对不要好奇。”

这给我说懵了,见到我疑惑不解,他拉起自己的衣袖,对我说:“这就是我好奇的下场,我想他应该告诫过你,不要理会任何声音,当初我就是忍不住,走到了二楼。”

我追问道:“二楼到底有什么?”

话刚问到这里,我见到王荣辛浑身一哆嗦,事情发展到这一刻,我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王荣辛叹口气,干脆坐在垃圾堆里,我见他愿意敞开天窗,赶紧陪着他一起坐,他说:“小伙子,有些事情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会信,我看你阴煞极重,一时三刻,你还死不去,听我一句话,辞职吧!”

“是的,我曾当过十年屠夫,算命先生也算我天煞孤星,百邪莫进,注定孤独终老,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其实我已经经历过,请你告诉我吧。”

他笑了一下,“最早的,是赵师傅,身体硬朗,当晚就暴毙在建筑里,正常吗?”

我摇头。

“半个月前,一个年轻小伙子忽然猝死在建筑,正常吗?”

我还是摇头。

王荣辛叹了口气,说:“赵师傅与我是好朋友,有酗酒的习惯,说出来恐怕你不信,那晚我打算找他在建筑里偷喝两杯,走到悬灯木桩的时候,我见到赵师傅已经喝醉了酒,摇摇晃晃走进二楼,第二天,我又去找他,不过他不在二楼,而是已经暴毙在三楼,我看他眼神就知道,是活活被吓死的。”

我浑身一冷,感受后背凉飕飕的。

最初是赵师傅,喝醉走进二楼,第二天暴毙死亡。

接着就是眼前的王师傅,似乎也是走进二楼,结果断了一根手臂。

最后,林木生,数天后当晚猝死。

而我就是第四任。

“王师傅,冒昧问一句,你的手臂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忍了许久,最终还是问了出来,我在屠宰场工作过十年,究竟是斩的,还是砸的伤痕,我一眼就看出来,这很明显是被铁锤这种钝器重复在一个地方砸断的。”

王荣辛闪过惊惧,他举起自己空荡荡的左臂,说:“有些事情知道太多没有好处,小伙子,回去了,尽快辞职。”

我点点头,给王师傅塞了一千块钱,他对我重重点头,临走前,他像是豁出去似的对我说:“对了,如果你真的要走进去二楼,不管你能不能见到,都不能打开黑色的门,他们应该就是打开了这对门而死,你要记住了!”

我还想问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王师傅已经拖着垃圾袋转头离开,仔细回想一番,我在一楼工作的时候,总感觉楼上有轻微的敲击声音……

现在我是不会好奇过去二楼的,原本我就不是爱管闲时的人。

这三任建筑工,下场都悲惨无比,按照这样想,只是在夜晚负责推建那栋楼房的人会遭到危险。

我没有遇险的原因,我觉得应该是十年屠宰场的关系,我就像古代的刽子手,传闻,要担任刽子手至少要有数年屠宰猪肉的经验,这种人,阴煞极重神鬼莫侵,要是配合命格孤星,就算是鬼差都要退避他三分,如若不然,可能我已经暴毙在那。

在回去的车上,我寻思到底要不要辞工,又用什么借口去辞职,想着想着,手机忽然响了。

知道我手机号码的,大概就是房小东以及前任老板。

我以为是房小东打过来的电话,刚一接通,我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你不在宿舍?在什么地方,我有事要问你。”

我告诉她,我现在就坐车回去。

刚坐车回到了宿舍,林夏见到我走进来,抬头就问:“你是不是见过超自然景象?”

我一愣,问:“超自然景象?”

林夏点头,说:“就是你曾自言自语那晚上,建筑里是不是还有其他人?”我还没说话,林夏又是一顿说:“你不用否认,这些日子我都在观看录像,我发现,你的行为告诉我,房屋还不止一个人。”

林夏就是这样用眼神逼视着我。

我想起王荣辛那句‘有些事情,知道太多没有好处’,就摇头对她说:“没有。”

我不知道这样说对她是好是坏,心里也经过一番斗争,我极力劝械自己,这份工资会这么高,是因为楼房危险性高,见到的那些‘鬼魂’,或者只是幻觉,反正我做完今晚就向房小东辞职,如果不批,最多就是自离。

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

当我如常十二点来到建筑工地的时候,林夏竟然一个人独自走进去。

必须拆建下去

那晚我独自坐在黑暗里,没有开灯,最后我决定,就做今晚最后一趟,明天就向房小东辞职。

我很意外自己出奇冷静,差不多到十二点,我就向着建筑工地走过去。

一路都没有人,走到悬挂夜灯的木桩时候,我头一次认真打量这栋危房,正想着离开光亚建筑公司后该何去何去的时候,楼房传来轻微的声音。

因为乐云路总站在郊外,附近也没有人,夜晚静悄悄的,楼房一点声响都会回放得很大。

而几乎就是在我眼睛转过去那一瞬间,我似乎见到有一个人。

我皱着眉,心说难道是我看错?其实我心里也倾向那方面想,但我知道,刚才即便仅仅只有一瞬间,我还是在二楼瞥见了熄灭手电筒的光,要是他误入二楼,很可能会出事。

我只能走上二楼。

刚上去,转头,忽然‘阿’的一声,长发绑起来,浓眉大眼的林夏吓一跳走出来,差点将我推下楼。

我略带怒气扶住她,说:“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指着二楼里面说:“里面,有……有……一扇门!”

我知道她是过来调查自己弟弟的死因,准备向光亚建筑公司讨个说法,我理解她,但王荣辛说过,千万不要上二楼,就拉着她往外拽走出去,谁知这时候我手机闹铃响起来,心里一惊,心说这次糟糕了!

房小东多次告诫我,必须准点工作,所以我设置了12点钟的闹铃,但现在,时间已经到了,我赶紧拉着她离开,来到一楼,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正准备用沉重语气告诉林夏她要离开,刚走进一楼,那个老人就站在偏厅的地方,对着我笑。

因为一楼已经进入收尾工作,而他所站着的地方,是已经处理的,所以我不用过去。

我远远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在意什么,而林夏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她问我:“你是不是又看见什么?”

我甚至觉得,她是不是眼睛有问题的,不过我已经做完最后一晚就辞职,就想将一些事情搞清楚,我对林夏说:“难道你没有看见,在你对面站在一个人吗?”

她朝我深深看一眼,接着摇摇头,将正在录制的数码相机举高给我看,在相机里,赫然空无一物。

我浑身犹如电击,心说这怎么可能?他分明就站在我大概七八米的前方,可相机怎么会拍摄不到他?难道站在我前面的,是玻璃的倒映,太模糊,没看清?

这一次我干脆同时看着数码相机,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看着看着,我浑身战栗起来,现在我终于知道房小东为什么告诫我,不要聊天搭话。

此时此刻,我已经可以下定决定必须辞工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阴风吹来,将旁边黄条给撕开,我再一次想起房小东的话,撕开黄条就要将工作进行到底,如果我没有这样做,或许会发生更不可思议的事。

即便我胆子已经很大,可也感到了恐惧,就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一只枯瘦的手搭在我肩膀上。

阴冷到极点,就像一块寒冰,我被这么一按,浑身麻木,连转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我还是要自己镇静下来,或者这就是赵师傅和小伙最后一秒遇到的事情,甚至明天报纸会出现我的头条。

与此同时,那个老人消失了,我见到林夏昏迷在一边,我直接说了一句:“你想怎么样,动我可以,放过她好吗。”

但意外的是,他在我身后淡淡说一句:“继续你的事情吧,今晚你还不会死。”

我一愣,正想问他到底是谁,他已经先一步说:“你要记住那些规矩,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栋凶楼必须拆下去。”

听到这里,我觉得他不是害我的人,就问:“你是谁?”

他说:“我是谁不重要,王荣辛没死,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所以他只是少了一只手,而那个小伙,说我在装神弄鬼,所以他死了,至于姓赵的,不是我不救他,是我来得太迟。”

我试探问:“是王师傅告诉你的这件事?”

他藏在背后,我也看不见他什么模样,只知道,他穿了一件黑色唐装,他说:“王荣辛将你的事都跟我说了,说你人不坏,希望我救你一命。”

我问他到底要怎么做。

他摇头说:“我需要你配合我做几件事,这样以后这栋楼也不会有人丧命。”

我想了想,要是我这么离开,房小东说不定还会聘请其他建筑工,我或者能活下去,但接下来的人怎么办?

我在世界无亲无故,如果真要牺牲一个人去解决这件事,我是最好的选择,我点点头说:“要怎么做?”

他没有转弯抹角,很直接对我说:“将凶楼拆掉,否则就算捡起来,以后要死的人也会很多。”

凶楼。

他称呼这栋房屋的名字让我心底微惊,我直接问他一句:“我在早些日子见到已经死去的人。”

他直接点头说:“嗯,他们都是鬼。”

即便我有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惊骇起来,见我脸色吃惊,他忽然出现在前面,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模样。

大概五六十岁,戴着黑色的圆顶帽,穿着一身同样黑色的唐装,在我这个角度可以透过黑眼镜的缝隙看到他眼皮被大火严重灼烧过。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瞎人。

我又将报纸诡异的事件都告诉了他,他点头说:“十有八九就是希望你可以帮助他。”

“想我帮他什么?”我连忙追问。

瞎眼大叔摇头,说:“不清楚,前三任都遭到恶意的袭击,唯独你没有任何事情,你是特殊的,我在想,应该就是你命格以及曾沾染太多血腥的缘故,对那些东西来说,你很可怕。”

我忽然想起那晚小伙见到我那种骇然的表情,会不会就是因为我沾染的血腥太多?

事情发展到这一刻,已经渐渐清晰起来,我问:“那现在我要做些什么?”

“这工作是必须继续下去的,但到底要怎么做,你调查清楚这间房屋的过去,或者就知道了。”

临走前,我问:“大叔,王师傅说过千万不要打开二楼的门,你知道,门里边有什么东西吗?”

他点头,说知道,我又问那是什么东西,他说无法告诉你,总之你别打开那扇门,王荣辛跟你说的话,都是我曾经告诫他的。

瞎眼大叔走了。

正闭目调整自己心态,忽然耳边传来林夏的声音:“我怎么会在这里?”

凶楼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凶楼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无法无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无法无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无法无天目录预览:第2章汪家嫡奴(中)第3章汪家嫡奴(下)第4章化废为宝(上)第2章汪家嫡奴(中)“好帅啊!”“哎,有子当如汪轩,就算让我死都高兴啊!”“……”汪轩,十七岁,汪家第三代第一高手,十六岁就晋升到了十品天灵幻者,即使在整个新月城,也算是四大年轻高手之一。英俊潇洒的外表,再加上强大的武道修为,绝顶的天资,简直就是少女们心中的偶像,据说在十六岁成人礼那天,汪家就和新月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吉家掌上明珠——吉祥天女吉心如订为了儿女亲家。要知道,吉心如

  • 小说我的妖孽女朋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我的妖孽女朋友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我的妖孽女朋友目录预览:第2章敢阴我?第3章收账第4章敢不敢来第2章敢阴我?同事们七手八脚地将两百斤的吴大壮给抬了出去。其他人这才弄明白,原来是钟铭在办公室里吴大壮,让总经理李芸烟看到了。钟铭你就自求多福吧,李芸烟的脾气可不好!不过,钟铭却好像丝毫不在意,而他现在的关注点却落在在了李芸烟那丰满圆浑的美臀上。哇,真他妈的翘,简直就是极品!进了办公室,李芸烟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发火,而是满含深意地望了钟铭两眼,才轻轻说道:“坐吧。”钟铭懒洋洋地躺在真

  • 小说顶级学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顶级学生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书名:顶级学生目录预览:第二章调戏美女导师第三章大哥的范第四章不愧是姓萧的第二章调戏美女导师山南大学,叶秋曾经也来过几次。不过,以前都是来找麻烦收保护费的,现在吗,嗯,他已经成了这里的一份子。老天爷这玩笑开的未免有些太过头了吧!大学校园的生活很丰富,今天是入学的第一天,但是依旧看到不少男男女女成双成对的样子。自己在监狱里修身养性了三年,望到这春意盎然的景象顿时让叶秋心里一阵发痒。“嗯,这个不错。这个不行,屁股太小了,这个也不行,长着一脸麻子……”叶秋望着过

  • 小说诛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诛天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诛天目录预览:第002章:垂死挣扎第003章:震惊全场第004章:你又输了第002章:垂死挣扎一条人车形成的长龙,从庄严的皇城缓缓而来。队伍中间有着一个华丽的龙撵,其上坐着一个俊朗的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五六,一身龙袍在身,为其增添了几分威严。这便是东龙国的国王雍庆大帝,在其身旁还坐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正是轩辕幻月。雍庆大帝的出现,顿时使得全场立即变得鸦雀无声。整个皇城广场数十万人,突然齐齐匍匐在地,山呼:陛下万岁。由此便可看出,雍庆大帝在东龙国万民心中的

  • 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女总裁的贴身特工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女总裁的贴身特工目录预览:第2章交换第3章比你还完美的女人第4章一回来找我呀第2章交换柳青红美脸泛青,眼眸中寒光闪烁,要不是今天有求于面前这混蛋,她一定毒的他生活不能自理。深深吸了几口气,柳青红努力让自己的心绪恢复平静,冷声道,“以前的事翻篇了,今天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议。”“如果是关于任务的事,您还是免开尊口吧,在被发配进监狱之前,张头儿答应给我半年假期作为补偿。完成任务,我就开始放假,所以,事实上,我现在已经在假期之中了,不接任务。”

  • 小说阴司守灵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阴司守灵人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阴司守灵人目录预览:第二章邪事连连第三章封鬼第四章水探鬼第二章邪事连连我杵着一米多长的竹篙,躬身看到戏台下的情况,真想掉头就走。台底中央有鞭渣,四方三角都上了香,唯独北方漏掉了。北方属水,水为阴,要么不祭台,祭台了就不能漏,这不是欺负过路的鬼吗?有几个小孩见我猫着看台底,他们跟着往里面看,较大的几个快速的钻进去,年纪最小的摔在地上哇哇大哭。夹着包的中年人板着脸轰小孩,转而又客气的对宾客多的地方喊:“麻烦各位看好自家小孩,台下全是电线,注意安全。”围着

  • 小说暗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暗视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暗视目录预览:第二章莫名第三章你在哪?第四章白若的心事第二章莫名又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这几天睡眠特别好,白若的心情也是棒棒哒。嘴里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白若难得起了个早床,一大早去超市买菜。心里喜滋滋的,白若一边幻想今天有什么惊喜,一边笑出声来。旁边的顾客纷纷侧目,白若才发现自己像个白痴,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告诉自己要淡定。七点,白若端上最后一盘菜,对着厨房正在帮着切餐后水果的男人喊道:“卫泽,别忙了,先吃饭,一会儿菜凉了”厨房里的男人笑吟吟的应着,手里

  • 小说飘渺仙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飘渺仙途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飘渺仙途目录预览: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二章地面之上,杂草当中,荒郊野外,雨露风沙,这里竟然横亘着一具干尸,头发,皮肤,眼眸,没有任何的腐败。只有眼眸露出惊恐,身上看不到任何伤口,没有刀剑或者野兽致命的攻击,干尸身旁,竟然连一只蚊虫都没有。司徒岩目光不由自主向着后方浩南看去,两人目光在空中短暂相交。轻轻挥手,“这里透露着古怪,大家都小心一些!”说完,招呼众人紧紧地跟上,窸窸窣窣的踩踏杂草。每一个的心中都又多了一份沉重,未知的干尸突然出现,不详的预感,心情

  • 小说曾经的那个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曾经的那个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名字:曾经的那个你目录预览:第2章:正文2第3章:正文3第4章:正文4第2章:正文2就是因为这个项链,不然我才不会上课中碎觉!(我才不是因为昨晚睡不着才...)哼哼!她捡起项链随手放在口袋。。。项链就不还给老师了,我先研究研究,嘻*^_^*。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方衾琴有点方虽然她本来就姓方。她再次将项链拿出,纳闷的看着项链,叹了口气就是一块普通的项链而已我竟然拿着它看了那么久,课都没听,真是醉了。。“方方,你在干嘛?这个项链...好眼熟啊,是你的吗?”刘

  • 小说食色天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标题:小说食色天骄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小说:食色天骄目录预览:第二章叶胜男第三章佛跳墙第四章超级无敌海景佛跳墙第二章叶胜男回到家中,迅速洗了个澡,把冰箱里的所有东西拿出来,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几盘拿手小菜,几种甜点很快摆上桌面,全部被饕餮系统吃掉,几个小时,竟然兑换了三百多万人民币。新鲜劲一过,万锋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计划,他必须学习更多的菜品,才能满足饕餮的胃口。“厨师学校?”他本来之前就是从厨师学校出来的,再去念一次书,实在没什么意思。“主人,饕餮系统中有一份《无双菜谱》,您可以用系统积分兑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