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恰情深断肠在线阅读

2018/1/9 12:02: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恰情深断肠
第三章 你逃不掉的

洁净如白的地上凌乱的散着男人与女人的衣物,皮质沙发上躺着一个被男人宽大西装包裹的女人,整个空间中飘荡着一股暧昧的气息。95女性网

我醒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个重物一直压着我,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手往下一推推开了横在我腰间的手臂,我全身酸疼得仿佛不是我的身体一般,尤其是那双腿间的疼痛感那般的火辣清晰。

我根本不敢去看躺在我边上的男人,快速的翻身下了沙发,在地上找到了我的衣服迅速套上,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令我耻辱的地方。

我的手刚刚碰到办公室的门把,身后悠悠传来顾锦时的声音,“许凉,吃干抹净就跑,是你一贯的作风?”

我的手僵在门把上,不敢离开现场又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男人,但我真的不想和他有再多的牵扯。

顾锦时走上前,一把把僵在原地的我抱在怀中,他的下巴轻轻搁在我的肩膀上,柔着声音道:“许凉,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那声音柔和得不像话,像极了五年前的他,我沉溺其中,想要就此溺死在他的怀中。

可是...横梗在我们之间的那些痛,又岂是谁人的温柔能抚平的,我闭了闭眼,凉凉道:“顾锦时,我们回不去也没办法重新开始。”

我的手扣开了禁锢着他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带着决绝,终于逃开了他,拧开办公室的门从时光娱乐中跑了出来,我提着一口气一直向前奔跑,害怕我晚跑一秒就会心软,更害怕身后那个男人追出来开口留我。

直至到我完全跑不动才有了安全之感,靠在一处墙壁上不断的喘着粗气。来自95lady.com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我鼓了鼓腮帮子,长长舒出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重新拾回了信心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去看我的外婆。

医生告知于我,我外婆的病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手术,可手术费用三十万,我从哪来...

再次站在夜色酒吧,我有些恍惚,即便之前我有做过陪酒卖酒,但心里依旧是拒绝的,可此时此刻,我除了这条路好像也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夜色酒吧灯红酒绿,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内里的肮脏龌龊又岂是外人能知晓的,我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认命,抬着步子走了进去。

今晚的林二爷是个大方的主,领班把我分了过去。我推开了林二爷包间的门。

我一进入,撞入的却是坐在正沙发上的男人的眼,深邃如汪洋大海,是我逃不掉的,顾锦时的眼。

我没想到他居然也在。95女性网

我顿时萌生了想要逃离的念头,脚步刚刚一动,我的手腕就被人抓住,转眼一看,是顾锦时那一双骨节分明又有力的手掌,被他接触的皮肤好像起了火,我立即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

顾锦时微微眯眼,十足危险的盯着我,凉凉道:“许凉,没想到离开我五年,至今还是混成这副鬼样子!”

我苦涩笑笑,“哪里及得上顾总,已经是时光娱乐的总裁了。”

顾锦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没再看我,而是转身坐回了他的位置,而他边上坐着的人正是林二爷。

林二爷一看见我,眼中喷射出惊艳之光,一双色眼咪咪的打量着我,朝我招手:“小美女儿,过来过来。”

我顿了顿双脚,最终还是无法抵得过金钱的诱惑,我走了过去,把手中的酒递到林二爷的眼前,娇着声音道:“林二爷,您可有阵子没来了,怪想您的。”

仅仅是我话落的瞬间,我感觉到一道足以将我烧成灰的目光笼罩着我,我知道是顾锦时在愤怒,但我卖酒只是想要赚取高额提成来救我的外婆,完全把他的愤怒当透明,继续和林二爷推销着我手上的酒。

林二爷的手摸向了我的小手,我下意识的一躲,但看到林二爷面上的不悦时,我又不得不把小手给重新送了回去,“林二爷,不如我陪您喝几杯,如何?”

林二爷一听,乐呵呵道:“好好好,来,开了!”

我怕林二爷后悔,立即拿了起子把酒给开了,酒盖放在口袋中,就这样,一瓶酒的提成到手。阅读95lady.com

酒是酒精浓度很烈的白酒,林二爷难得遇上我这么上道的卖酒女郎,自然不会轻易放开我,接过了我手中的酒之后,他立即拿了杯子来给我倒了一杯,送到了我的手边,轻挑道:”美人儿,陪二爷喝一杯吧。“

我看着那满满的一杯白酒,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再咬牙后,硬着头皮伸出了手去。

然而——

第四章 你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然而——

顾锦时的手比我更快,他把那白酒给端了过去,林二爷略有些扫兴的看向他,”顾总,这...“

顾锦时挑动着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道:”难得林二爷有如此雅兴,我提议玩个游戏助助兴,如何?“

林二爷玩性大起。”顾总,说来听听。“

顾锦时找来了一副扑克,玩的是算牌游戏。

以前我和顾锦时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经常玩这种算牌游戏,但他每次都玩不过我,回回输。

这种算牌游戏真的玩起来其实挺简单的,但林二爷从没接触过,顾锦时跟林二爷说了不下五遍的游戏规则,林二爷依旧不懂。95女性网

顾锦时说:”林二爷,如果您信得过我,您的牌我帮您算,如何?“

林二爷笑道:”顾总的人品我是最相信的,怎么会信不过呢,你算你算,我绝对信你。“

”既然如此,那开始吧。“顾锦时先进行洗牌,然后分别在林二爷,我,他的三个人面前发了五张牌,而赌注自然是那白酒,刚开的第一局我不敢赌大,只下了一小杯白酒的量,顾锦时一杯,林二爷两杯。

确定好赌注后,三个人同时开牌,我看了看三个人的牌面,心中已经在默默计算,计算的结果令我的心一提,居然是我输三杯,林二爷输一杯。

林二爷看了半天牌面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转而问顾锦时,”顾总,这谁输谁赢?“

顾锦时把所有的牌面全给收了回去,淡淡道:”她输一杯,我一杯,二爷两杯。“

”靠!出师不利!!“林二爷愤愤,但愿赌服输,也只得乖乖的喝了两杯。

反倒是我,意外的看向顾锦时,他怎么...明明他没输,为什么要喝...

林二爷开局不利输了两杯,心中极为不爽,丢开小杯子,换上了大桶杯,”顾总,小杯太小家子气了,来玩个大的。95女性网

大桶杯的容量差不多是一瓶白酒的一半,看着眼前的大桶杯,我真的想就此停手不玩了...可是顾锦时已经发牌,容不得我不继续玩下去。

牌面一开,我叫苦不迭,居然是我全输...天啊,这三杯大桶杯喝下去,我半条命绝对没...

林二爷兴致高昂,问顾锦时:”顾总,这局又是个什么情况?“

顾锦时答:“你0杯,她0杯,我全输。”

林二爷高兴的一拍掌,“好玩好玩,来来来,顾总,这三杯你可得全喝了,愿赌服输,别耍赖!”

顾锦时自然不会耍赖,他把三大捅杯的白酒给全喝下去了,我看着他嘴角上溢出的酒液,不知为何,心却在抽痛。

我不知道顾锦时究竟是不会算还是故意算错...

接下来的那几局,基本上是林二爷和顾锦时两人输,我回回都是0杯...

可是,按照我算的牌面,明明不是顾锦时说的,明明不是!!

玩到最后,林二爷输掉了整整四瓶白的,整个人喝得摊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而顾锦时也只是比林二爷好了一点点,不至于醉得烂泥,但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踉踉跄跄的没办法走直线。

顾锦时把起子丢在装酒的纸箱里,双手抱着纸箱进了包间的洗手间,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又怕他摔倒,只得在他的边上跟着他。

走进洗手间后,他打开了水龙头,掬了一把冷水扑在了他的脸上,我阻挡不及,骂他:”顾锦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中酒风。”

顾锦时一把把我推开,我的后背撞在门板上,有些许的发痛,等我稳住身子再走回到他的身边时,我看见他拿起子把纸箱中未开的白酒一瓶瓶给打开,白酒全部被他倒到了水槽中,全部倒完之后,他把瓶盖塞到了我手心上。

我愣愣的看着他,“顾锦时,你...”

“拿着瓶盖去跟你领班交差,你要的不就是钱吗?”

我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了他的热度,可是当我再去看,我却只看到他面上的寒霜,他狠狠的又推了我一把,大声道:“滚!给我滚出去!”

我咬着唇瓣,忍住要哭的冲动,问他:“顾锦时,我...”

顾锦时冷冷的眸光兜过来,打断了我余下的话,他说:“许凉,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算是我求你,你放过我,可以吗?”

第五章 玩个游戏如何

顾锦时满身孤寂,好似全世界的人都不能靠近他半分,我的脚步后退了两步远离他,道:“顾锦时,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我开车来的。”

“你不能酒驾,酒驾容易出事。”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他朝着我摆摆手,“走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太可怕了。”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决堤,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到底在哭什么,只知道特别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

曾经,他是那么的恣意潇洒,又是那么的阳光开朗,是我,是我把曾经的那个他给杀死了,变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冷情霸道的人。

顾锦时的手伸过来捧着我的脸,他的手指尖温柔的帮我一点点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又只在瞬间松开了我,拍着我的脸,冷凉着声音,“哭什么哭,真晦气,老子还没死呢!”

顾锦时醉得厉害,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呢,跟领班提前说了声,在酒吧的附近开了一间房。

把他放在床上,我帮他脱掉厚重的西装,他睁着一双醉眼看着我,手猛的扣住了我的手腕,“是你吗?许凉,是你吗?”

我的心一刺,看着这般狼狈的顾锦时,点点头,“锦时,是我,是我...”

几乎是我话落,顾锦时一个用力把我拽到了床上,他的身躯腹压上来,炙热又密集的吻就这么汹涌而住,他略带酒气的气息将我席卷,温暖的唇舌摩挲着我的唇瓣,那么的用力、霸道、却又有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至今,我还深深爱着这个男人,爱着他的一切。

我沉沦在顾锦时的热吻中,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热切的回应他,彼此呼吸交缠,体温越升越高。

顾锦时双手一扯将我的衣服撕了个粉碎,身躯一个用力的前顶快速的埋入了我,他的每一下都那么大力,好似要将我生生撕成两半,又好似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

我抱着他健硕沉稳的腰,躺在他的身下,他耸动的身躯满是诱惑,像极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我迷恋不已。

直至最后的一刻,顾锦时也没离开我,我心甘情愿的接受着他的给予,我的脑中宛如盛世烟花炸裂,落了漫天光华。

这一夜,我和他疯狂缠绵,仿似整个天地只有我和他。

第二日,我迎着窗外的阳光醒来,探手一摸,床边已经没了顾锦时的温度,空气中飘荡着浓烈刺鼻的烟味,我猛的坐起身,看见顾锦时正坐在窗台上,他的脚边落了满地的烟头,手指上还燃着半根,烟雾弥漫中,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心口钝痛,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顾锦时是一个阳光朗爽的少年,他从不抽烟,身上只有清香洗衣液的味道,却不曾想,五年的时间,早就已经不复当年。

顾锦时冷冰冰的眼神横过来,我如置身万年冰窟,他无一丝温度的声音随着那烟雾飘过来,“你杀死我孩子的那天开始。”

我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低垂着脑袋,手捏着被子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顾锦时,能不提孩子吗?”

忽的,一个小小的东西飞了过来,刚巧落在被子上,我一看竟然是顾锦时手指上夹着的那半根烟,燃着的烟头把被子烧破了一个洞,我手快速一扫,还没把烟头给烧开,长发被他扯住,完全不顾我的疼痛把我按在床上。

我对上的是顾锦时那如地狱修罗的表情,他一手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乱动,另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那深邃的眼眸底流荡着森然的冷意,他说:“许凉,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为什么?!!”

对于顾锦时的问题,我回答不出来,心里犹如千万根钢钉扎在我的心里,一颗心千苍百孔,面目全非。

顾锦时见我久久没说话,捏着我下巴的手慢慢开始用力,他青筋爆现,有着包天的怒意,“许凉,你给我说话,说话,你说话啊!”

我无话可说,能说什么?告诉他,五年前是他的妈妈逼着我去打的胎,然后呢?又有什么用,五年前逼得我和他分开的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离开人世了,我还能怎办?

能怎么办?!

第六章 你不就是要钱吗

顾锦时一把扯开了卷在我身上的被子,膝盖一顶顶开了我的双腿,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大M姿势展露在他的眼前,短促的拉链声落后,他身躯一个向前,毫无任何前情,就这么残暴的埋了进来。

我痛呼一声,“顾锦时,很痛...”

“杀人凶手还知道痛吗?”顾锦时动着腰身,英俊的面容因动怒而变得扭曲可怖,不再是我认识的温润如玉的男人,此刻的他只是一只饿狼,恨不得把我撕碎、毁灭。

顾锦时的动作粗鲁,带着他无尽的发泄,他冷笑,“叫啊,怎么不叫?”

他捏着我的下巴很用力,一直在收紧,我真的担心我的下巴就这么被他卸了,我紧紧的咬着下唇,渗出了血丝也没在他的眼中看出怜悯之情。

我的心中涌起阵阵酸楚,拼命的忍着忍着才没有让眼泪出框。

顾锦时面上的寒霜冷到了他的骨子里,“昨晚不是叫得欢吗?现在怎么不叫了?嗯?”

顾锦时说着,一个全力的前顶,痛得我再也忍不了,啊的一声破口而出。

他的嘴角勾着阴冷的笑,“这才是我认识的许凉,天生贱骨头!”

顾锦时在我的身上发泄完,没有做半分停留立即离开了我的身体,裤拉链一拉,理了理他些许凌乱的西装,顿时恢复了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他依旧是顾锦时,是时光娱乐的总裁,天之骄子,每个女人最想嫁的那个男人。

顾锦时半眯着眼看我,冷言:“许凉,别忘了吃药,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杀死我孩子的机会!像你这样的贱人,更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丢完绝情的话,顾锦时就离开了,徒留一个狼狈的我。

我忍住双腿处的疼痛下了床,在浴室里收拾好自己,站在药房的门口踟躇了许久还是没有进去。

顾锦时是我的命,我怎么忍心抹去他的痕迹,又怎么会杀死我和他的孩子呢...

我回了医院,回去的时候却没在病床上看到外婆,我急急的跑去问护士站,被告知说我奶奶正在手术室。

怎么可能?

我忙问:“谁签的手术同意书?”

护士帮我查了,“顾锦时”三个大字就这么烫入了我的眼。

我刚刚走到手术的长廊就看见一身西装笔挺的顾锦时正坐在凳子上,他穿着的还是今天早上的那套西装。

顾锦时正在抽烟,白雾渺渺,显得他特别孤寂无助,看得我心一痛,缓缓的走过去,他眼角一抬,扫了我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我在顾锦时的身边坐下,才刚刚挨着凳子,他大力的推了我一把,一脸的嫌恶,“脏!”

我推开了顾锦时好一段距离,后背靠着墙壁站着。

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我们之间只有那烟雾在弥漫,诉说着尴尬。

许久许久,我嚅了嚅嘴唇,“顾锦时,谢谢你。”

顾锦时把手中的烟丢在地上,皮鞋碾过,而后抬起头来冷看着我,掀唇:“过来!”

我接触到他如犀利一般的目光,挪动了小碎步走过去,他站起身,身形挺拨颀长,凉冷的眸子深不见底,他道:“许凉,我不是慈善家。”

我的个子刚巧到他的胸口,目光稍稍向上,我能看见他说话时一动一动的喉结,一如当当年那么性感,就像当初我的手轻轻碰着他的喉结,他一边喊着痒一边把我压在他的身下一遍遍的叫着我的名字,一遍遍的爱着我。

顾锦时说:“三十万,买下你,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主人。”

我仰起头,看见他眼底里的阴沉,看见他的霸道,更看见他那不容许我拒绝的气势,我轻声道:“是,主人。”

顾锦时拍拍我的脸,“不错,甚合我意,是一只听话的宠物。”

他的话那么平静,平静得不起一丝丝的波澜,我听着却是那么凉,那么冷,直直的凉到了我的骨髓里。

顾锦时帮我支付了我外婆的三十万手术费,而我成了他的宠物。

第七章 你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

顾锦时帮我支付了我外婆的三十万手术费,而我成了他的宠物。

命运倒是挺公平的。

他正巴不得我死呢,现在终于落他手里了,还不是随他怎么折腾吗?

外婆的手术很成功,顾锦时安排人打理好了所有事宜,根本不需要我操心。

我只需要做一只听话的宠物讨主人的欢心即可。

从医院出来,顾锦时把我带到了一所小公寓里,公寓里的布置纯净温馨,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有人住的地方。

顾锦时坐在沙发上,跟大爷似的朝我招手,“滚过来!”

我作为宠物,根本没有对主人说不的资格,我走过去,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坐上来。”

我忍着心里的不爽,双腿一分再一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他目光沉沉,我完全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他的眼神空洞涣散。

顾锦时忽而冷冷的嗤笑了一声,冰冷又稍稍粗粝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吃过药了吗?”

我怔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药是什么药,回他:“吃了。”

顾锦时摩挲着我下巴的手猛的一手,捏紧的力道很大,疼得我叫出声音,而他怎么可能对我有怜惜之情,捏着我下巴的手才一松就滑倒了我的后颈处,他看着我被吓得如无能为力的小兽模样,十分满意的勾唇,“伺候我!”

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问:“伺候你什么?”

“当然是干,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顾锦时的话还是那般的冰冷无情,每一个字都化作毒刺刺进了我的心脏,我说:“堂堂顾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故让我一只宠物伺候。”

“既然你能认清你的身份,你认为宠物有说不的权利吗?”

“没有。”

顾锦时的瞳仁紧缩,催促我:“快开始,取悦我。”

我紧紧的捏着手指,打了很久的心理战,终于决定放下尊严任由他践踏,我的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笨拙的去吻他的脸,他的唇,他的锁骨以及他的胸膛。

我解下他的皮带褪掉他的裤子,抬着臀坐上他,他的呼吸渐渐浑浊、粗重,呼吸的炽烈气息熨烫着我的皮肤,好像要把我整个烧成灰烧成烬。

“快点,再动快一点。”

顾锦时一声声的催着我,我只能一次次的加快速度,尽管已经超出了我的极限,但我作为宠物,只有顺从。

一整个全程,只有我一个人的独角戏,顾锦时压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很快,我就溃败在了他的身上,脑袋昏沉一片,不知今夕何夕。

隐隐约约中,感觉有温热的吻落下来,无比疼惜的吻着我。

顾锦时一心只想弄死我,他怎么会对我有恻隐之心呢。

错觉吧...

我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因没有开灯,偌大的空间黑暗暗一片,像极了我此时的心情,我努力的站起身,双腿间的疼痛更甚,我扶着墙壁找到了开关,茶几上躺着的那盒药却撞入了我的眼。

顾锦时当真那么狠心。

我把药片全部冲进了厕所的下水道里,去他妈的避孕!

身上粘腻腻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打开了衣柜找了找衣服,居然发现一整排过全部是女装,虽说前几年的款式,但却是全新的,连衣服的吊牌都还没有拆。

这五年,顾锦时应该有别的女人吧。

我准备在一溜排的衣服里找一件适合我的尺寸,竟然都是中码,我能穿的尺寸。

我随意拿了一套换上,洗澡出来后找了冰箱,有很多好吃的,我做了面条。

我不确定顾锦时回不回来,但做的是两人份的,免得他回来又因没饭吃找我的不痛快。

门口处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我从厨房中探出脑袋看了一眼,顾锦时的脸隐在半明半灭的昏黄灯光里,我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说:“你回来了。”

顾锦时抬头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把他自己丢进沙发里,不多时,浓烈的烟味就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把面条端出来放在茶几上,推了一碗给他,说:“我煮了面条。”

顾锦时的脑袋靠近我,朝着我吐出了一个烟圈,呛得我直咳嗽,他问我:“吃药了吗?”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回答:“吃了,你不需要担心,我不会怀上你的孩子的。”

顾锦时夹着烟的手伸了过来,捻起我衣服的衣角,直接把燃烧着的烟头贴近了衣服,好好的衣服就这么被他的烟头烫出了一个洞,我急忙把衣角给拉了回来,“顾锦时,你疯了!”

“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穿它!”顾锦时说话时的语气并不激动,平静无波得好似不泛起一丝涟漪的湖面,但那话,却一字一句的如同钝物狠狠的撞伤了我的心。

恰情深断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恰情深断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蒙古】 吴艳龙| 追溯我的同桌

    来了秋天,我怀着留恋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从屋檐下迁走的燕子。那一个个闪亮的黑点,陆续消失在苍荒的天边。去了冬天,我怀着急切的心情向南眺望,眺望那一一曾居在屋檐下的燕子,我终于看见,几个轻捷的黑点在天际呈现。凡事都有根有源,我只以此小诗为由,追忆初中三年那既温又馨的学习生活。从我村骑自行车向西走十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库伦图公社.(过去称公社现在改为乡镇)。颠簸的土街道两侧是低矮的小商店,专供穷孩子们买书本,或零食的地方,.也有家常用品。偶然跃起一座大的建筑,那是供销社的门市部。这在当时是库伦

  • 【湖北】黄朝忠 | 老盖(小说)

    麦子黄梢的一天,池乡长来到盖印村查看生产。快晌午了,乡长要走。村主任老汤说:“就11点了,在村里吃顿便饭呗。”“便饭也不能吃。”池乡长说:“老汤,你又不是不知道,上面八项规定,不许领导干部在下面吃饭给基层增加负担。”“这我知道。”老汤说:“不上酒店,就在农家吃顿便饭呗。再说,你领导下乡总不能把锅背在身上啥?中午了,你回乡政府食堂吃饭,怕是赶不上了哦。”池乡长抬腕一看手表,也是赶不上了.说:“老汤,就在你家随便吃点吧。”老汤说:“老婆回娘家去了,没人做饭,安排在老盖家,我陪你。”这时,老汤在一旁给

  •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征稿

    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是由红楼梦学刊编辑部主办的一个订阅号,在广大爱好者的热心支持之下,创办两年半以来,已经有了较大的发展,目前关注人数已达六万五千余人。二月份主题:王熙凤协理宁国府。感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投稿参与进来。其他稿件仍在需求范围之内,望广大红学研究者或爱好者踊跃投稿,分享您的读红心得。现将订阅号征稿要求发布如下:1、在微信订阅号上发表的文章,不局限于论文,与《红楼梦》有关的杂文、赏析、读后感、活动介绍、书讯等均可,文章以四千字以内为宜,在文中注明作者姓名。2、需作者本人投稿,首发需在学刊订

  • 【秦可卿】倾国倾城莫倾情

    作者林建勇庄子说:“人固无情。”惠子听到后被惊得目瞪口呆。他充满疑惑的问庄子:“无情还是人吗?”庄子解释道:“吾所谓无情者,言人不以好恶内伤其身。”有好恶之心便有情绪,有了情绪心便不能平静,不能安然。庄子所说的无情是指人不能被情所伤。《红楼梦》中提到:“宿孽总因情。”一个“情”字带来的悲欢离合说不尽也道不完。情是《红楼梦》一书的线索。书中人人有情。可是曹雪芹却忍不住要问,谁的情是真情?于是在《红楼梦》的引子中他感慨道:“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俗世所谓的情只不过是私欲的外化,是逢场

  • 【河北】汤云博诗歌集合

    第一课寂静了一夏天的保定学院在第一声报道之后突然热闹拖着沉重的行李捧着三年的果实离家的游子终究要去更远的地方我知道从踏入校门的第一步便开始了人生的第一课故乡稚嫩的小伙子一本正经的说着普通话却还是夹杂着奇怪的味道回到家脱下新衣一头扎进玉米堆里记忆中故乡只是爸妈和土地写给祖国祖国不是父亲是母亲无言又慈爱他有力的手臂紧紧地将我们拥在一起感觉好暖以前的磨难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他不言但成为我不退却的理由一片叶子一片叶子落地本意味着一切的结束可它偏不不愿作人们口中的春泥拽着风的衣角挣脱泥水的纠缠不知重点,

  • 查理·芒格的19本推荐书清单

    姚斌丨华研数据查理·芒格说,在他的一生中,他认识的各个领域的智者都在不停地阅读——没有不看书的智者。沃伦·巴菲特的阅读量会让我们吃惊,而他的阅读量也会让我们吃惊。因此有些年轻人嘲笑芒格是“一本长着两条腿的书”。芒格经常有着一种奇异的想法,同已故的伟人交朋友,比如一个人能同亚当·斯密交朋友,那么他就能把经济学学得更好。按照芒格的思路,既然我们同已故伟人都能交上朋友,那么我们更应该与我们同在的伟人交上朋友,它肯定将比课堂教育更有助于我们的生活和事业。芒格深信,这种方法远比仅仅传授基本概念出色。芒格先

  • 宏圆法师:色空不二的道理能帮我们破除分别和执着

    下面我们谈谈,为什么说色不异空,又接着说空不异色,然后又进一步的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因为这几句经文,不仅内容不同,而且所度的对象也不同,义理精微,所以句句深入,层次逐渐的提高。色不异空是对凡夫讲的,凡夫都着相、着有,把一切的这种境相都认为是实有,继而贪得无厌。所以,说色不异空,让大家明白,不要执着任何的色相。纵然你枉费心机,使尽计谋,可是一切都是空,反而自己造业受报,枉受轮回之苦,太不值了,佛说可怜悯者,冤枉受报。空不异色是对二乘说的,因为二乘人执空,认为色之外有空,空之外有色,因而废色守空

  • 天光作天音:走向好莱坞的音乐人

    作者杨天光文章来源香柏原创主持人:青云相约香柏,认识生命,传递信仰!亲爱的香柏读者们,晚上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青云。艺术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产生过不朽的影响力,或者说是艺术的魅力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从个人到整体,从民族到国家。近代中国,是真理的信仰所付的代价在支撑整个中国文明的转型。从文字到文学,从视觉灵感创作到音乐、美术、雕塑、影视作品等许多艺术呈现方式在上帝对生命的看重中不断地被补充,被丰富。现在更出现以福音主打的中国歌剧,比如2018年元旦在北京剧院演出的大型福音歌剧《诱惑》;还有今晚,即将

  • 【国诚精彩活动回顾】“睿智人生 品味生活”红酒沙龙活动圆满成功

    岁月悠悠,人海茫茫。今天的我们,越来越将日子过成浩瀚天空云淡风轻一般,多了份平静、平和是因为更加相互懂得,少了些“抑扬顿挫”和“如火如荼”的奔放是因为都留在了心底。今天的国诚资本,越来越懂你,越来越希望多一些相聚,少一些分离。为此我们特意于1月18日下午在公司举办了一场“睿智人生品味生活”的红酒沙龙活动。整场活动人气爆满,实际到场的朋友远远超过了主办方的预期。本次活动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圆满结束。下面就和大家一起来回顾下活动现场的情况。活动现场国诚资本为到场的来宾准备了醇香的红酒作为伴手礼人气爆

  • 干净,一个人最好的底牌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孟德斯鸠说过:美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白白,在形象上如此,在内心中更是如此。眼睛纯净,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心灵干净,才能拥有纯粹的感情。干净,是最好的底牌。如今说一个人干净,为极高的评价。-01-做人要干净,乃贯穿生命始终的课题。从一个新生儿呱呱坠地开始,就是吃喝拉撒睡的清洁呵护,并由此形成终生的卫生习性。一个地方如果干净的人多了,这个地方的环境会更为清朗清爽。因为大家行事各守本分,各司其责,光明磊落,规规矩矩,该办的事一定办,不该办的事一定不办,自然淳朴有爱,人心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