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恰情深断肠在线阅读

2018/1/9 12:02:0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恰情深断肠
第三章 你逃不掉的

洁净如白的地上凌乱的散着男人与女人的衣物,皮质沙发上躺着一个被男人宽大西装包裹的女人,整个空间中飘荡着一股暧昧的气息。小说:恰情深断肠在线阅读

我醒来的时候总觉得有个重物一直压着我,我微微皱了皱眉头,手往下一推推开了横在我腰间的手臂,我全身酸疼得仿佛不是我的身体一般,尤其是那双腿间的疼痛感那般的火辣清晰。

我根本不敢去看躺在我边上的男人,快速的翻身下了沙发,在地上找到了我的衣服迅速套上,我只想快点离开这个令我耻辱的地方。

我的手刚刚碰到办公室的门把,身后悠悠传来顾锦时的声音,“许凉,吃干抹净就跑,是你一贯的作风?”

我的手僵在门把上,不敢离开现场又不敢回头去看身后的男人,但我真的不想和他有再多的牵扯。

顾锦时走上前,一把把僵在原地的我抱在怀中,他的下巴轻轻搁在我的肩膀上,柔着声音道:“许凉,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那声音柔和得不像话,像极了五年前的他,我沉溺其中,想要就此溺死在他的怀中。

可是...横梗在我们之间的那些痛,又岂是谁人的温柔能抚平的,我闭了闭眼,凉凉道:“顾锦时,我们回不去也没办法重新开始。”

我的手扣开了禁锢着他的手指,一根又一根,带着决绝,终于逃开了他,拧开办公室的门从时光娱乐中跑了出来,我提着一口气一直向前奔跑,害怕我晚跑一秒就会心软,更害怕身后那个男人追出来开口留我。

直至到我完全跑不动才有了安全之感,靠在一处墙壁上不断的喘着粗气。小说:恰情深断肠在线阅读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我鼓了鼓腮帮子,长长舒出了一口气,暗暗在心里为自己加油,重新拾回了信心之后,我拦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去看我的外婆。

医生告知于我,我外婆的病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手术,可手术费用三十万,我从哪来...

再次站在夜色酒吧,我有些恍惚,即便之前我有做过陪酒卖酒,但心里依旧是拒绝的,可此时此刻,我除了这条路好像也没别的路可以走了。

夜色酒吧灯红酒绿,看起来风光无限,但内里的肮脏龌龊又岂是外人能知晓的,我犹豫再三,还是选择了认命,抬着步子走了进去。

今晚的林二爷是个大方的主,领班把我分了过去。我推开了林二爷包间的门。

我一进入,撞入的却是坐在正沙发上的男人的眼,深邃如汪洋大海,是我逃不掉的,顾锦时的眼。

我没想到他居然也在。来自http://www.95lady.com/

我顿时萌生了想要逃离的念头,脚步刚刚一动,我的手腕就被人抓住,转眼一看,是顾锦时那一双骨节分明又有力的手掌,被他接触的皮肤好像起了火,我立即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

顾锦时微微眯眼,十足危险的盯着我,凉凉道:“许凉,没想到离开我五年,至今还是混成这副鬼样子!”

我苦涩笑笑,“哪里及得上顾总,已经是时光娱乐的总裁了。”

顾锦时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没再看我,而是转身坐回了他的位置,而他边上坐着的人正是林二爷。

林二爷一看见我,眼中喷射出惊艳之光,一双色眼咪咪的打量着我,朝我招手:“小美女儿,过来过来。”

我顿了顿双脚,最终还是无法抵得过金钱的诱惑,我走了过去,把手中的酒递到林二爷的眼前,娇着声音道:“林二爷,您可有阵子没来了,怪想您的。”

仅仅是我话落的瞬间,我感觉到一道足以将我烧成灰的目光笼罩着我,我知道是顾锦时在愤怒,但我卖酒只是想要赚取高额提成来救我的外婆,完全把他的愤怒当透明,继续和林二爷推销着我手上的酒。

林二爷的手摸向了我的小手,我下意识的一躲,但看到林二爷面上的不悦时,我又不得不把小手给重新送了回去,“林二爷,不如我陪您喝几杯,如何?”

林二爷一听,乐呵呵道:“好好好,来,开了!”

我怕林二爷后悔,立即拿了起子把酒给开了,酒盖放在口袋中,就这样,一瓶酒的提成到手。阅读95lady.com

酒是酒精浓度很烈的白酒,林二爷难得遇上我这么上道的卖酒女郎,自然不会轻易放开我,接过了我手中的酒之后,他立即拿了杯子来给我倒了一杯,送到了我的手边,轻挑道:”美人儿,陪二爷喝一杯吧。“

我看着那满满的一杯白酒,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再咬牙后,硬着头皮伸出了手去。

然而——

第四章 你的样子真让我恶心

然而——

顾锦时的手比我更快,他把那白酒给端了过去,林二爷略有些扫兴的看向他,”顾总,这...“

顾锦时挑动着眉,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后道:”难得林二爷有如此雅兴,我提议玩个游戏助助兴,如何?“

林二爷玩性大起。”顾总,说来听听。“

顾锦时找来了一副扑克,玩的是算牌游戏。

以前我和顾锦时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经常玩这种算牌游戏,但他每次都玩不过我,回回输。

这种算牌游戏真的玩起来其实挺简单的,但林二爷从没接触过,顾锦时跟林二爷说了不下五遍的游戏规则,林二爷依旧不懂。小说:恰情深断肠在线阅读

顾锦时说:”林二爷,如果您信得过我,您的牌我帮您算,如何?“

林二爷笑道:”顾总的人品我是最相信的,怎么会信不过呢,你算你算,我绝对信你。“

”既然如此,那开始吧。“顾锦时先进行洗牌,然后分别在林二爷,我,他的三个人面前发了五张牌,而赌注自然是那白酒,刚开的第一局我不敢赌大,只下了一小杯白酒的量,顾锦时一杯,林二爷两杯。

确定好赌注后,三个人同时开牌,我看了看三个人的牌面,心中已经在默默计算,计算的结果令我的心一提,居然是我输三杯,林二爷输一杯。

林二爷看了半天牌面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意思,转而问顾锦时,”顾总,这谁输谁赢?“

顾锦时把所有的牌面全给收了回去,淡淡道:”她输一杯,我一杯,二爷两杯。“

”靠!出师不利!!“林二爷愤愤,但愿赌服输,也只得乖乖的喝了两杯。

反倒是我,意外的看向顾锦时,他怎么...明明他没输,为什么要喝...

林二爷开局不利输了两杯,心中极为不爽,丢开小杯子,换上了大桶杯,”顾总,小杯太小家子气了,来玩个大的。95女性网

大桶杯的容量差不多是一瓶白酒的一半,看着眼前的大桶杯,我真的想就此停手不玩了...可是顾锦时已经发牌,容不得我不继续玩下去。

牌面一开,我叫苦不迭,居然是我全输...天啊,这三杯大桶杯喝下去,我半条命绝对没...

林二爷兴致高昂,问顾锦时:”顾总,这局又是个什么情况?“

顾锦时答:“你0杯,她0杯,我全输。”

林二爷高兴的一拍掌,“好玩好玩,来来来,顾总,这三杯你可得全喝了,愿赌服输,别耍赖!”

顾锦时自然不会耍赖,他把三大捅杯的白酒给全喝下去了,我看着他嘴角上溢出的酒液,不知为何,心却在抽痛。

我不知道顾锦时究竟是不会算还是故意算错...

接下来的那几局,基本上是林二爷和顾锦时两人输,我回回都是0杯...

可是,按照我算的牌面,明明不是顾锦时说的,明明不是!!

玩到最后,林二爷输掉了整整四瓶白的,整个人喝得摊在了沙发上不省人事,而顾锦时也只是比林二爷好了一点点,不至于醉得烂泥,但走路的时候脚步虚浮,踉踉跄跄的没办法走直线。

顾锦时把起子丢在装酒的纸箱里,双手抱着纸箱进了包间的洗手间,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又怕他摔倒,只得在他的边上跟着他。

走进洗手间后,他打开了水龙头,掬了一把冷水扑在了他的脸上,我阻挡不及,骂他:”顾锦时,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容易中酒风。”

顾锦时一把把我推开,我的后背撞在门板上,有些许的发痛,等我稳住身子再走回到他的身边时,我看见他拿起子把纸箱中未开的白酒一瓶瓶给打开,白酒全部被他倒到了水槽中,全部倒完之后,他把瓶盖塞到了我手心上。

我愣愣的看着他,“顾锦时,你...”

“拿着瓶盖去跟你领班交差,你要的不就是钱吗?”

我从他的话中感觉到了他的热度,可是当我再去看,我却只看到他面上的寒霜,他狠狠的又推了我一把,大声道:“滚!给我滚出去!”

我咬着唇瓣,忍住要哭的冲动,问他:“顾锦时,我...”

顾锦时冷冷的眸光兜过来,打断了我余下的话,他说:“许凉,你能不能离我远点,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了,算是我求你,你放过我,可以吗?”

第五章 玩个游戏如何

顾锦时满身孤寂,好似全世界的人都不能靠近他半分,我的脚步后退了两步远离他,道:“顾锦时,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不需要,我开车来的。”

“你不能酒驾,酒驾容易出事。”

“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管我的事!”他朝着我摆摆手,“走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太可怕了。”

强忍着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决堤,我自己也不清楚我到底在哭什么,只知道特别的伤心,尤其是看着眼前的这一个男人。

曾经,他是那么的恣意潇洒,又是那么的阳光开朗,是我,是我把曾经的那个他给杀死了,变成了如今这么一个冷情霸道的人。

顾锦时的手伸过来捧着我的脸,他的手指尖温柔的帮我一点点把眼角的泪水擦干,又只在瞬间松开了我,拍着我的脸,冷凉着声音,“哭什么哭,真晦气,老子还没死呢!”

顾锦时醉得厉害,我怎么放心他一个人回去呢,跟领班提前说了声,在酒吧的附近开了一间房。

把他放在床上,我帮他脱掉厚重的西装,他睁着一双醉眼看着我,手猛的扣住了我的手腕,“是你吗?许凉,是你吗?”

我的心一刺,看着这般狼狈的顾锦时,点点头,“锦时,是我,是我...”

几乎是我话落,顾锦时一个用力把我拽到了床上,他的身躯腹压上来,炙热又密集的吻就这么汹涌而住,他略带酒气的气息将我席卷,温暖的唇舌摩挲着我的唇瓣,那么的用力、霸道、却又有着不可言说的温柔。

至今,我还深深爱着这个男人,爱着他的一切。

我沉沦在顾锦时的热吻中,双手勾住他的脖颈热切的回应他,彼此呼吸交缠,体温越升越高。

顾锦时双手一扯将我的衣服撕了个粉碎,身躯一个用力的前顶快速的埋入了我,他的每一下都那么大力,好似要将我生生撕成两半,又好似要把我揉进他的骨血里。

我抱着他健硕沉稳的腰,躺在他的身下,他耸动的身躯满是诱惑,像极了一个高高在上的帝王,我迷恋不已。

直至最后的一刻,顾锦时也没离开我,我心甘情愿的接受着他的给予,我的脑中宛如盛世烟花炸裂,落了漫天光华。

这一夜,我和他疯狂缠绵,仿似整个天地只有我和他。

第二日,我迎着窗外的阳光醒来,探手一摸,床边已经没了顾锦时的温度,空气中飘荡着浓烈刺鼻的烟味,我猛的坐起身,看见顾锦时正坐在窗台上,他的脚边落了满地的烟头,手指上还燃着半根,烟雾弥漫中,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心口钝痛,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顾锦时是一个阳光朗爽的少年,他从不抽烟,身上只有清香洗衣液的味道,却不曾想,五年的时间,早就已经不复当年。

顾锦时冷冰冰的眼神横过来,我如置身万年冰窟,他无一丝温度的声音随着那烟雾飘过来,“你杀死我孩子的那天开始。”

我眼里的光渐渐黯淡,低垂着脑袋,手捏着被子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顾锦时,能不提孩子吗?”

忽的,一个小小的东西飞了过来,刚巧落在被子上,我一看竟然是顾锦时手指上夹着的那半根烟,燃着的烟头把被子烧破了一个洞,我手快速一扫,还没把烟头给烧开,长发被他扯住,完全不顾我的疼痛把我按在床上。

我对上的是顾锦时那如地狱修罗的表情,他一手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乱动,另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那深邃的眼眸底流荡着森然的冷意,他说:“许凉,你这个杀人凶手!你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为什么?!!”

对于顾锦时的问题,我回答不出来,心里犹如千万根钢钉扎在我的心里,一颗心千苍百孔,面目全非。

顾锦时见我久久没说话,捏着我下巴的手慢慢开始用力,他青筋爆现,有着包天的怒意,“许凉,你给我说话,说话,你说话啊!”

我无话可说,能说什么?告诉他,五年前是他的妈妈逼着我去打的胎,然后呢?又有什么用,五年前逼得我和他分开的那个始作俑者已经离开人世了,我还能怎办?

能怎么办?!

第六章 你不就是要钱吗

顾锦时一把扯开了卷在我身上的被子,膝盖一顶顶开了我的双腿,以一种极其羞耻的大M姿势展露在他的眼前,短促的拉链声落后,他身躯一个向前,毫无任何前情,就这么残暴的埋了进来。

我痛呼一声,“顾锦时,很痛...”

“杀人凶手还知道痛吗?”顾锦时动着腰身,英俊的面容因动怒而变得扭曲可怖,不再是我认识的温润如玉的男人,此刻的他只是一只饿狼,恨不得把我撕碎、毁灭。

顾锦时的动作粗鲁,带着他无尽的发泄,他冷笑,“叫啊,怎么不叫?”

他捏着我的下巴很用力,一直在收紧,我真的担心我的下巴就这么被他卸了,我紧紧的咬着下唇,渗出了血丝也没在他的眼中看出怜悯之情。

我的心中涌起阵阵酸楚,拼命的忍着忍着才没有让眼泪出框。

顾锦时面上的寒霜冷到了他的骨子里,“昨晚不是叫得欢吗?现在怎么不叫了?嗯?”

顾锦时说着,一个全力的前顶,痛得我再也忍不了,啊的一声破口而出。

他的嘴角勾着阴冷的笑,“这才是我认识的许凉,天生贱骨头!”

顾锦时在我的身上发泄完,没有做半分停留立即离开了我的身体,裤拉链一拉,理了理他些许凌乱的西装,顿时恢复了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

他依旧是顾锦时,是时光娱乐的总裁,天之骄子,每个女人最想嫁的那个男人。

顾锦时半眯着眼看我,冷言:“许凉,别忘了吃药,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杀死我孩子的机会!像你这样的贱人,更不配怀上我的孩子!!”

丢完绝情的话,顾锦时就离开了,徒留一个狼狈的我。

我忍住双腿处的疼痛下了床,在浴室里收拾好自己,站在药房的门口踟躇了许久还是没有进去。

顾锦时是我的命,我怎么忍心抹去他的痕迹,又怎么会杀死我和他的孩子呢...

我回了医院,回去的时候却没在病床上看到外婆,我急急的跑去问护士站,被告知说我奶奶正在手术室。

怎么可能?

我忙问:“谁签的手术同意书?”

护士帮我查了,“顾锦时”三个大字就这么烫入了我的眼。

我刚刚走到手术的长廊就看见一身西装笔挺的顾锦时正坐在凳子上,他穿着的还是今天早上的那套西装。

顾锦时正在抽烟,白雾渺渺,显得他特别孤寂无助,看得我心一痛,缓缓的走过去,他眼角一抬,扫了我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我在顾锦时的身边坐下,才刚刚挨着凳子,他大力的推了我一把,一脸的嫌恶,“脏!”

我推开了顾锦时好一段距离,后背靠着墙壁站着。

他没说话,我也没说话,我们之间只有那烟雾在弥漫,诉说着尴尬。

许久许久,我嚅了嚅嘴唇,“顾锦时,谢谢你。”

顾锦时把手中的烟丢在地上,皮鞋碾过,而后抬起头来冷看着我,掀唇:“过来!”

我接触到他如犀利一般的目光,挪动了小碎步走过去,他站起身,身形挺拨颀长,凉冷的眸子深不见底,他道:“许凉,我不是慈善家。”

我的个子刚巧到他的胸口,目光稍稍向上,我能看见他说话时一动一动的喉结,一如当当年那么性感,就像当初我的手轻轻碰着他的喉结,他一边喊着痒一边把我压在他的身下一遍遍的叫着我的名字,一遍遍的爱着我。

顾锦时说:“三十万,买下你,从今天开始,我是你的主人。”

我仰起头,看见他眼底里的阴沉,看见他的霸道,更看见他那不容许我拒绝的气势,我轻声道:“是,主人。”

顾锦时拍拍我的脸,“不错,甚合我意,是一只听话的宠物。”

他的话那么平静,平静得不起一丝丝的波澜,我听着却是那么凉,那么冷,直直的凉到了我的骨髓里。

顾锦时帮我支付了我外婆的三十万手术费,而我成了他的宠物。

第七章 你为什么要杀掉我的孩子

顾锦时帮我支付了我外婆的三十万手术费,而我成了他的宠物。

命运倒是挺公平的。

他正巴不得我死呢,现在终于落他手里了,还不是随他怎么折腾吗?

外婆的手术很成功,顾锦时安排人打理好了所有事宜,根本不需要我操心。

我只需要做一只听话的宠物讨主人的欢心即可。

从医院出来,顾锦时把我带到了一所小公寓里,公寓里的布置纯净温馨,一看就知道是经常有人住的地方。

顾锦时坐在沙发上,跟大爷似的朝我招手,“滚过来!”

我作为宠物,根本没有对主人说不的资格,我走过去,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坐上来。”

我忍着心里的不爽,双腿一分再一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他目光沉沉,我完全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只觉得他的眼神空洞涣散。

顾锦时忽而冷冷的嗤笑了一声,冰冷又稍稍粗粝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吃过药了吗?”

我怔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他说的药是什么药,回他:“吃了。”

顾锦时摩挲着我下巴的手猛的一手,捏紧的力道很大,疼得我叫出声音,而他怎么可能对我有怜惜之情,捏着我下巴的手才一松就滑倒了我的后颈处,他看着我被吓得如无能为力的小兽模样,十分满意的勾唇,“伺候我!”

我不懂他是什么意思,问:“伺候你什么?”

“当然是干,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顾锦时的话还是那般的冰冷无情,每一个字都化作毒刺刺进了我的心脏,我说:“堂堂顾总裁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故让我一只宠物伺候。”

“既然你能认清你的身份,你认为宠物有说不的权利吗?”

“没有。”

顾锦时的瞳仁紧缩,催促我:“快开始,取悦我。”

我紧紧的捏着手指,打了很久的心理战,终于决定放下尊严任由他践踏,我的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笨拙的去吻他的脸,他的唇,他的锁骨以及他的胸膛。

我解下他的皮带褪掉他的裤子,抬着臀坐上他,他的呼吸渐渐浑浊、粗重,呼吸的炽烈气息熨烫着我的皮肤,好像要把我整个烧成灰烧成烬。

“快点,再动快一点。”

顾锦时一声声的催着我,我只能一次次的加快速度,尽管已经超出了我的极限,但我作为宠物,只有顺从。

一整个全程,只有我一个人的独角戏,顾锦时压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很快,我就溃败在了他的身上,脑袋昏沉一片,不知今夕何夕。

隐隐约约中,感觉有温热的吻落下来,无比疼惜的吻着我。

顾锦时一心只想弄死我,他怎么会对我有恻隐之心呢。

错觉吧...

我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一条毛毯,因没有开灯,偌大的空间黑暗暗一片,像极了我此时的心情,我努力的站起身,双腿间的疼痛更甚,我扶着墙壁找到了开关,茶几上躺着的那盒药却撞入了我的眼。

顾锦时当真那么狠心。

我把药片全部冲进了厕所的下水道里,去他妈的避孕!

身上粘腻腻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打开了衣柜找了找衣服,居然发现一整排过全部是女装,虽说前几年的款式,但却是全新的,连衣服的吊牌都还没有拆。

这五年,顾锦时应该有别的女人吧。

我准备在一溜排的衣服里找一件适合我的尺寸,竟然都是中码,我能穿的尺寸。

我随意拿了一套换上,洗澡出来后找了冰箱,有很多好吃的,我做了面条。

我不确定顾锦时回不回来,但做的是两人份的,免得他回来又因没饭吃找我的不痛快。

门口处传来钥匙转动的声响,我从厨房中探出脑袋看了一眼,顾锦时的脸隐在半明半灭的昏黄灯光里,我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说:“你回来了。”

顾锦时抬头看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把他自己丢进沙发里,不多时,浓烈的烟味就弥漫了整个空间。

我把面条端出来放在茶几上,推了一碗给他,说:“我煮了面条。”

顾锦时的脑袋靠近我,朝着我吐出了一个烟圈,呛得我直咳嗽,他问我:“吃药了吗?”

我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我回答:“吃了,你不需要担心,我不会怀上你的孩子的。”

顾锦时夹着烟的手伸了过来,捻起我衣服的衣角,直接把燃烧着的烟头贴近了衣服,好好的衣服就这么被他的烟头烫出了一个洞,我急忙把衣角给拉了回来,“顾锦时,你疯了!”

“像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穿它!”顾锦时说话时的语气并不激动,平静无波得好似不泛起一丝涟漪的湖面,但那话,却一字一句的如同钝物狠狠的撞伤了我的心。

恰情深断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恰情深断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少妇姐姐爱上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少妇姐姐爱上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少妇姐姐爱上我目录预览:漂亮的女人你不用害羞她想上我漂亮的女人2005年冬,我含着眼泪,走出了大学校园;那年我大三,才20岁。初入社会的我,既没毕业证,也没工作经验,想找一份对口的工作,简直难如登天。可在母亲的病情一天天加重,我身上的钱所剩无几的情况下;最后,我放下了一个大学生的尊严,跟着包工队,上了建筑工地。05年年底,白城的大街小巷,传来了喜庆的鞭炮声,浓浓的年味,迎面扑来;可工地上的我们,却坐在大雪堆里,有的人哭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圣体通天》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圣体通天》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圣体通天目录预览:第001章天才差生第002章九阳圣体第003章通天古卷之秘第001章天才差生“唐铮,你这个穷光蛋,快把偷的钱交出来!”“前几天就听说你爷爷生病了,肯定是偷钱去给你那死鬼爷爷看病了,你这种穷光蛋留在我们班级简直就是耻辱。”“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全市第一么,现在你是倒数第一的笨蛋,校方早就应该开除你。”指责辱骂之声不绝于耳,唐铮涨红了脸,紧咬着嘴唇,仰着脖子,坚定地说:“我没有偷钱!”“狡辩,不是你偷的会是谁?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小荷才露尖尖角》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小荷才露尖尖角》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小荷才露尖尖角目录预览:第001章回归南海!第002章谁是主人?第003章你还没嫁给我!第001章回归南海!南海市。这是一个南方省的临海城市,气候宜人,四季如春。加之又有阳光、海滩的吸引,每年过来南海市的游客络绎不绝,也给这个发达繁华的城市注入了新鲜的活力。“南海,三年没来了,变化还真是大,差点认不出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站在南海市繁华的市中心街头,看着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的人流,禁不住开口感慨了声。这个年轻男子脸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双手成就梦想》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双手成就梦想》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双手成就梦想目录预览:第一章:你的腿湿了第二章:来自美女的邀请第三章:为女人服务第一章:你的腿湿了赵斌看着眼前的女人,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内心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脸上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甚至还带着一丝严肃。那黑丝包裹的美腿,配上齐臀小短裙,一眼看去隐隐约约的裙内风景,高耸的酥胸,在一件低胸上衣下若隐若现,看到这里赵斌硬了。这种若隐若现的诱惑,让他这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男人怎能忍受。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肯定就会把对方就地正法了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女上司的全能助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女上司的全能助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女上司的全能助理目录预览:第001章妻子的义务第002章交易的代价第003章大恩人第001章妻子的义务省城济南。寂静的夜风,吹动着魔幻般的旋律。在一个十几平方的出租房里,黯淡的灯光下,黄星一寸一寸地抚摸着新婚妻子赵晓然的肌肤,心里充满了渴望。确切地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禁果’的滋味儿了。按理说新婚夫妇正是年轻力壮如火如荼的时候,男欢女爱乃是天伦之乐,天经地义。大多数新郎官都充分发挥出了极限的运动能力,即使是腰酸背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捡个萌妻来抱抱》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捡个萌妻来抱抱》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捡个萌妻来抱抱目录预览:第001章逃家捉奸第002章这身失得莫名其妙第003章跳槽!马上跳!第001章逃家捉奸“砰砰砰”一阵阵大力的捶门声从阁楼传来,夹杂着方小鱼撕心裂肺的呼喊声。“李云芳,你个老女人快开门,放我出去!”门外,继母李云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嘴里却假装好意相劝:“小鱼啊,你弟弟现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你就不能答应做这一次吗?”方小鱼知道继母为人,完全不吃这套,立马怼了回去:“你们别做梦啦!你那儿子已经渣得无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愈爱愈孤单》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愈爱愈孤单》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愈爱愈孤单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怀孕第一章“滴答——滴答——”简夕瑶看了一眼墙上的大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了,有些僵硬地动动身子,开始收拾桌子上已经冷透的饭菜。结婚三年,慕之霖从来不回来吃一口她做的饭。每晚都是工作到十二点才回来。并且回来了,也从来不会跟她同房。好像这段婚姻,对慕之霖来说就是一纸空文而已。三年了,每晚都是这样,除了一月前……那晚慕之霖喝得很多,回来后醉醺醺地踢开房门,从床上把她拽起来,掐着她的脖子质问道: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对不起,不再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对不起,不再爱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对不起,不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夜沉如水,万籁寂静,男女暧昧的喘息声伴着夜色的暧昧,两道身影在狭小的储物间交缠着。冷擎抓着夏如初的纤细的肩膀,从身后毫不留情的撞入夏如初的身体,不管夏如初的身体还干涩着,就疯狂的攻城略地起来。夏如初失声喊了出来,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害怕会引来人,又咬紧了牙关,不再发出任何声响。冷擎把她的动作收到眼底,身下的动作越发的疯狂。就在这时,冷擎的手机响,夏如初感觉到有东西抽离出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越过亿万光年去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越过亿万光年去爱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越过亿万光年去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第2章第3章第1章“蔼—”“韩瑾归,你给我停下来!你给我住手!你知不知道我已经怀孕七个月了!”楚云深刚洗漱完连护肤品还没有来得及涂抹,便被闯进来的韩瑾归压在了梳妆台前,从身后蛮横的要了她。韩瑾归一身的酒味混合着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身上的劣质香水味,侵入她的鼻腔,令她泛起一阵恶心。听到她的话,韩瑾归从她的身后抬起头,那双猩红的眸子反射在面前的镜子中,显得异常可怕!“就算这个孽种现在死了和

  • 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教我如何说爱你》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20推荐小说之《教我如何说爱你》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教我如何说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梦魇第2章:阴谋第3章:陷害第1章:梦魇昏暗的房间里,凌浩正在疯狂地折磨着李菲儿,李菲儿止不住地啜泣着,却得不到凌浩的一丝怜悯。“凌浩,我求求你停下来好不好?”李菲儿无力地反抗着,凌浩只是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半个小时过后,凌浩松开了李菲儿的两只胳膊,李菲儿哐当一声背对着凌浩重重地摔落在地。看着李菲儿那憔悴的模样,凌浩悠哉悠哉地抽了根事后烟。“还在我面前装清纯?你费劲心思想害死墨雪不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