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忆乡村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8/1/9 9:22:3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忆乡村
触电

这一抬头,两人四目相视,同时浑身一颤,有股强烈的触电感,两人竟然一见钟情。忆乡村小说txt全文阅读妹子纯情清澈的眼神彻底征服了杨羽,这种渴望,稚嫩的眼神和当初自己在爱情萌芽时如出一辙。

可这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了。初恋之后,杨羽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触电。

两人愣在那里足有几分钟之久,谁也不想先离开谁的眼神。人家间最美的事,莫过于此吧。

妹子早已经脸色火辣辣,两腮通红,难道这就是触电的感觉吗?少女害羞得低下了头,不敢再抬头看杨羽一眼。

杨羽终于回过神来,这浴女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怎么竟出美女?打量了下妹子,妹子十六左右芳龄,冰肌玉肤,白嫩如霜,更是有种少女的那种鲜嫩红润,个子比自己矮个头,但至少也有165了。原文95lady.com

妹子端着的衣服被杨羽撞得散落了一地,害羞过后,才想起来,立刻就蹲下去捡。

杨羽急忙说对不起,也弯下腰帮她一起捡。妹子低着头,仍然不敢看杨羽一眼,却偷偷微笑。杨羽自己也笑了。

这时,屋前走出一位中年妇女,四十出头,却风韵尤存,别有一番熟.女的味道,见散落的衣服,问道:“怎么回事?”

杨羽抬头望去,只见此村妇如此熟悉,这不就是自己的小姨吗?顿时惊呆了,这小姨跟十年前的样子没多少变化,小姨嫁得早,十九岁就生了表姐,如今四十一了却丝毫没有四十女人的黄脸婆模样,反而面若桃花,细润如脂,倒像个二十来岁的姑娘。

“小姨?”

这声小姨叫得两母女都愣在那里,小姨打量了片刻,邹了眉头,突然茅塞顿开:“小羽?”

小姨急忙跑来,将杨羽从头到尾瞧了个遍,摸摸胸肌又摸摸脸蛋,兴奋的样子,接着说道:“最后一次见你,还是个小胖子呢,现在长这么高这么帅了啊。”

“小姨也是越来越年轻啊。忆乡村小说txt全文阅读”杨羽也夸到,这还真是实话。

“真会说话。”丝小云呵呵笑着,转头看了下那个女孩,那女孩愣在那里,正偷偷得痴痴得看着杨羽:“发什么愣啊芸熙,快喊表哥啊!”

“表哥?”芸熙一脸吃惊,没想到眼前这位帅气的大男孩会是自己的表哥。

“表妹?”杨羽也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让自己神魂颠倒的小尤.物竟然会是自己的表妹。

芸熙抿嘴一笑,低着头,端着衣服便小跑去了河边,心里却不知道多开心。

“赶紧回屋,把汗味洗洗,很快就吃晚饭了。”小姨拉起杨羽的手就往里屋走,路上还不停唠叨往事,杨羽只好点头,那些事,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来自95lady.com

小姨家里是座大房子,农村最不缺的就是地基,所以房子都建得很大,小姨的屋子已经建了快二十年,很是老旧,水泥墙都坑坑洼洼,东补西补。

每层共有好几个房间,一楼是厨房,餐桌,还有乱杂物的房间以及小姨和姨父住一个房间。

二楼一个粮食仓库,三个房间,三个姐妹各一间。三楼还有个阁楼,阁楼很低,一扇窗户,目前是空着,外面有把梯子,直通上面的瓦还有个露天的小天台,平时晒粮食等等才使用。

房子前面是个小院,种了两棵柚子树,左侧是水源和间厕所,厕所远,姐妹半夜起来就很不方便,右侧是果园,种满了蔬菜,后院有个小池塘,养了鱼。

“姨父他们都不在吗?”杨羽只看到了三表妹和小姨,不知其他人去了哪里就随口问问。

“姨父去山上干活了,也快回来了。说明95lady.com你表姐闷在房间里,你洗了澡就看看她去,二表妹有事去了隔壁村,晚上可能不回来,三表妹你刚才见过了。”小姨边说着边拉着小羽往后门左侧而去。

“你就呆这洗澡吧!”小姨指了指左侧的空地,这里有自来水,还有洗衣服的水泥板。

“这?这是露天的啊?”韩尘有些接受不了,虽然是个大男人,但是这不是有厕所吗?

“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农村里都是这么洗的,把衣服脱了,小姨帮你。”

帮我?杨羽啥都没听见,就只听到了这两个字,这怎么能让小姨帮自己洗澡呢,何况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这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小姨,这不好吧?”杨羽有些不自在,这么大的人了怎么可能让小姨帮忙洗呢。

“哎呀,你还害羞了,你小时候哪次不是跟着小姨一起洗,身上哪个部位没看过没摸过?”小姨开起了玩笑。95女性网

“以前小没关系,现在长大了呀。”杨羽摸摸头,微微一笑,倒不是自己害羞。

小姨却不听杨羽的劝,在她眼里,这杨羽还是她的孩子,长大不长大的那都一样。便伸手去帮忙脱杨羽的衣服,顿时结实的身躯展露无疑,杨羽有182高,高中曾是体育特长生,练就了一身发达的肌肉。

这身健美的肌肉却让小姨看得有些心慌,这么帅气的男人的身体她这一辈子都没见过,农村的女人都很保守封建,小姨这一生可没看过第二个男人的身体。

丝小姨也没多想,毕竟自己已经四十一的女人了,岂能打自己姐姐的孩子的主意?那不是道德败坏吗。

杨羽想想反正是自己的小姨,小时候不是老一起洗吗,也就慢慢接受了,说着,一把脱下了裤子,也许是太用力,本来只是想脱外裤的,谁知之前下过水,这内外裤都粘一起,这一脱竟然将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顿时,那跟巨大的面棒像弹簧一样高高弹了出来,常态下竟然也有十来厘米之长,粗度就更是恐怖了,这常态的大小比常人起来的大小还要大。

而这一切被面前的小姨看得一清二楚,她生平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男人的这东西,一直以为男人的大小都一样,可这一看小羽的大小和自己的丈夫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顿时,看得惊呆了。

杨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下.体,往小姨瞧去,只见小姨满脸通红,胸口不知何时已经起伏,见杨羽望来,尴尬万分。

“你个大流氓,连小姨都想欺负,自个洗去。”说着,一把扔去衣服,撒手而去。杨羽愣在那里,心想完了,我怎么把内.裤也一起脱下来了,这下子小姨肯定误会了。

小姨心里是噗通噗通的跳,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是为什么,自从跟了姨父,生了三个娃,也就没太多的想法,一心一意想把三个孩子带大。可是四十的女人如虎,这是活生生的事实,而那近五十的姨父早已经不复当年之勇,成了软柿子。

杨羽洗好澡的时候,姨父已经从山里回来,想比小姨,这姨父就明显苍老了许多,也许是生活压力大吧,而三妹也端着衣服洗完回来了,看到杨羽换了衣服,阳光健康的模样,偷偷的看了一眼,心里美滋滋的就去了晒了衣服。

“小羽,上楼把你表姐叫下来吃晚饭,这丫头越大越不中用了。”

杨羽小时候跟表姐一起玩,表姐叫媛熙,比自己大一岁,那时候关系很好,可一眨眼已经十年过去了,想必表姐也已经亭亭玉立了吧。

杨羽上了二楼,敲了敲门,刚想开口,里方就传来了嘶吼的声音: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那个傻狗子。”

烦恼

杨羽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嫁人什么傻狗子:“表姐,是我,我是杨羽。”

“杨羽?表弟?”里方重复了下名字,只听腾腾的走路声,门就被打开了。表姐的靓影引入眼帘,表姐高高瘦瘦,足有170,一头

乌黑的头发,比起三妹成熟了太多,女大十八变,真心不假,十年前的表姐还是个农村放牛娃呢。可如今不仅仅亭亭玉立,

身材跟模特似的,不知道让男人多么垂涎三尺。

三姐妹的美丽都遗传了小姨,小姨年轻的时候可是方圆几里内最了名的美人了,可也不知怎的,就是嫁给了瘪三的姨夫。

所以这三姐妹,也成了村里的出名的美人儿姐妹,不知村里多少男人来追,就拿表姐来说,来做媒的媒婆都要把门槛给踩烂了。

“真是你啊,小羽,呵呵。”见到杨羽,表姐原本绷着的脸乐开了花,一把扑了过来,抱住了杨羽的脖子,两人身高差了8公分,

都是高高瘦瘦,还真是标准的一对情侣相。

表姐紧紧抱住,可能是真的很久没见了,胸口的那对奶.子狠很的压在杨羽的胸口上,杨羽气都喘不过来,按这触感估计这可是一对巨.乳

没个D,也有个C吧,而且,似乎还没有带胸罩。这让杨羽有点不知所措,被那对奶.子活活压着,下.体自然而然就起来了。

媛熙确实好久没有见这个表弟了,小时候两人的关系极好,有年暑假杨羽住了两个月,那时两人在这个村子里玩,抓螃蟹,捉迷藏,游泳等等

不知道日子多么快乐,可一眨眼大家已经这么大了。

何况,最近的日子缓熙过的真憋屈,没有人理解她,她为自己的婚姻而挣扎。

所以见到昔日的表弟,就像多了个战斗伙伴,自然开心死,就不顾一切的抱紧了表弟,可谁知这表弟下.体竟然有反应,顶着自己的小腹,表姐岂会不知道?

一把推开了杨羽,狠很的瞪了他一眼。

“表姐刚才说什么嫁人,是怎么回事?”杨羽急忙转移话题,对自己的亲表姐都这般无礼,耍流氓,杨羽岂是恬不知耻之人?

“别提了,我爸非要我嫁给隔壁村的傻二狗,我才不要呢,又丑又傻。”表姐撅着嘴巴满是一肚子火,狠狠得坐到了床上。

“现在婚姻自由,表姐要是不喜欢,没人会逼你的,我支持表姐。”杨羽终究受过高等教育,现在也不是旧社会了,哪还有婚姻不自由的,杨羽当然是崇尚恋爱自由。

听表弟这么一说,媛熙更加有了勇气,对这表弟更是好感了,何况眼前的表弟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小胖墩,而是个大帅哥了。

“这话是你说的,你要帮表姐搞定这事,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表姐抿嘴一笑,跟着表弟聊了两句话,心情就好了很多。

“那要看表姐给什么好处了哦~”杨羽故意逗她。

“好拉,到时表姐什么都给你!”媛熙当是玩笑,顺着表弟的意。

“哈哈,真的什么都给我!”杨羽故意一脸邪笑,翘了翘眉头,不怀好意的样子,是个人都知道,这句话是话中话,代表什么意思。

“哎呦,脑袋里装了什么龌蹉的事呢,好了,下楼吃饭吧。”说着牵起杨羽的手就往楼下拉,杨羽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姨夫摆着个脸已经在饭桌前,像是全家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见到媛熙下来,开口就骂:

“你不嫁也得给老子嫁,那傻狗子有什么不好,他爹可是隔壁村的大富人家,嫁到他家,吃香的喝辣的,有什么不好?”

“他是傻子啊~我又不喜欢他!我不嫁!”熙媛一屁股坐在板凳上,委屈,气愤都表现在脸上。

“彩礼都收了,钱都已经拿去买鱼苗了,下个月傻狗子他爹就要来。”姨夫一拍桌上,唾骂横飞。

杨羽本想插嘴,可看到姨夫那副凶样,心中的话又活活给憋了回去,表姐狠狠瞪了杨羽一眼。

“要嫁你自己嫁去。”缓熙顶了回去,起身,饭也不吃,直接又上了楼。

“你...你...女大不中留,翅膀硬了是吧!”姨夫气得气都喘不过来,脸憋得通红。

这顿饭吃的很安静,三妹一直低着头,话也不说,只管吃饭,也不知道长大后自己的命运是否很姐姐一样。小姨说了姨夫几句,上楼

又喊表姐,可表姐一个人关在房间里,怎么也不肯下来吃饭。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不假。

“都让外孙见笑了,他爹就是这样暴脾气。”小姨看了杨羽一眼,笑着说到。杨羽刚想看口说我们都是自家人,没事。可谁知姨夫问道:

“你以后住哪?学校有安排吗?”

“当然住我们家了哦,那破学校哪里能住人?再说了,吃饭怎么办?瞧你这话说的。”小姨当场给反驳了回去。

“又多了张白吃的嘴!”姨夫见杨羽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欢迎,反而是冷眼相看,这让杨羽泼为尴尬,心想看来小姨家也非长留之地,一时半会

又不能调走,看来想长久混下去,还得靠自己。

“你怎么说话呢,他是我姐姐的孩子!”小姨骂了姨夫一句,转头微笑得对杨羽说:“别往心里去,他就这样。”

杨羽也是微微一笑,没有说话,看着碗里的米饭,突然没了胃口。

吃好饭,天就黑下来了。

农村的黑夜跟城市那是天壤之别。

城市天黑了,还会灯,灯火通明。而农村,黑了就是黑了,没有路灯,没有店铺。天黑的农村,完全就会被黑夜笼罩,也是漫长的黑夜。

所以在这个漫长的黑夜里,总需要找点事情来做,比如嘿咻,所以农村孩子都比较多,都是因为天黑了实在没事情干了,要不就干?

“晚上你先暂时睡二妹的房间,明天让姨夫去砍棵树,弄张床。”这是小姨给他安排的卧室,二妹去了隔壁村,晚上估计不会回来,正好留给

杨羽临时睡觉。

杨羽在这里又没人认识,外面又是漆黑一片,没地方能去,本想找表姐三妹唠唠嗑,联络下感情,但是今天实在是走的太累了。

爱裸睡的杨羽便脱.光了衣服,趴在床上,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杨羽朦朦胧胧,整个房间又是漆黑一片,隐隐约约得听见楼下些声音,然后上楼声,想必是谁去上厕所吧。又继续蒙头大睡,

过了会儿,杨羽迷糊感觉有人进了房,欣起自己的被子,爬进了床。

杨羽想竭力醒来,可怎么也醒不过来,就像鬼压床一样,只感觉那个气息紧靠在自己身上,突然杨羽听到大吼:啊~~~

房间的灯被打开了,杨羽也被尖叫声惊醒,睁眼一看,惊呆了,床上还躺着一个裸.体女人,那女人正一副见了鬼一样不可思议,

双手紧紧的拉着被单遮掩自己的胸口,而整个后背,胸口以上完全暴露,正惊恐得看着杨羽。

“你是谁?怎么在我床上?!”那女人瞪着大眼,怒气冲冲:“你还不说,我喊非礼了!”

“非礼?我哪有?”杨羽一脸无辜,明明是自己先睡这床上的,要喊非礼也是轮到他喊啊。

“还说没有?你衣服都脱.光了。”那女孩指着杨羽的光溜溜的身子。杨羽发现自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世上怎么可能跟女人论理呢?女人是最不认理的人。

“怎么回事?”小姨朦胧着眼睛,未睡醒的样子,也是被刚才的尖叫声吵醒,才来查看,一眼就看见了二女儿:“你不是不回来吗?怎么摸黑爬山回来?这多危险啊。”

“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妈,他是谁?怎么睡我床?”女孩指着杨羽,手不忘提着被单,以防掉落。

“哦,他是你表哥,来咱们村教书的,你今早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

“表哥?”女孩一脸惊讶着看着杨羽。杨羽尴尬一笑,喊了声:“表妹!”

“今晚你们就先挤一挤,就先这么睡吧,啊!”小姨说完就关了门,下了楼,回了自己的房。

“妈?妈?”女孩急忙喊,可小姨压根不理,这怎么办?真一起跟表哥睡?

泼辣

二表妹雅熙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羽,这可是第一次跟男生同床,刚才自己裸着身子差点趴到他身上,这是第一次跟一个男人如此亲密。

“看够了没?流氓,快转过头去啊,我要穿衣服!”雅熙一脸泼辣的骂到,转了身子,对着墙,也找了件短袖穿回去。比起表姐的成熟,三表妹的乖巧

这二表妹可就泼辣太多了。

杨羽对着墙,二表妹的身体影子印在墙壁上,杨羽大惊呼,好一个S的曲线,胸口坚挺而出,连两颗点点都能在影子里衬托出来,高高得翘起,看得杨羽口水直流。

“晚上不许碰到我!”表妹雅熙穿好了衣服,还是谨防着眼前的表哥,幸好就睡一晚。

“我要是碰了呢?”杨羽笑着故意气她。

“你敢?我非剥了你的皮。”雅熙瞪大着眼睛,磨着牙狠狠道:“说到做到,我管你是谁!”说完,一趟,钻到被窝就睡了。

杨羽熄了灯,也躺了下来,房间又马上一片漆黑。

过了一刻钟,只见雅熙还在翻来覆去。

“你在,我很别扭,睡不着!”雅熙辗转反侧,轻声说道。

“要不表哥抱你睡?”杨羽虽然才来这里不到半天,但是见到三个美丽至极的表姐表妹,早已动了侧隐之心,男人好色的本性藏也藏,像表妹这种人间尤.物,在外面都市里

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狗屁伦理道德,日后再说!

“去死那!不想活了?有点表哥的样子行不行?”雅熙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装着继续睡觉。

杨羽偷偷得把头凑了过去,嘴巴凑近到耳边,轻语道:“表妹刚才裸着的酮体可真美!”

雅熙表妹一听,拿起枕头就往杨羽砸去。而在这里,突然后山传来一声非常古怪,非常恐怖的声音,听得杨羽毛骨悚然:“表妹,这是什么声音?”

“大惊小怪,是山鬼,天黑了不要去后山,要是碰到山鬼,就活不了了。”雅熙说道。

“山鬼?”杨羽重复着话,感觉很可笑,这世上哪有鬼,肯定是什么动物的吼叫吧。但那声音确实恐怖至极,在这漆黑万物寂静的深夜农村,显得更外的恐怖。

杨羽还是吓得钻回了被窝,这毕竟是农村,有很多跟城市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有更多恐怖的传说。

杨羽又朦朦胧胧的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尿意惊醒,外面还是漆黑。杨羽却不得不下床去尿尿,厕所在楼下,便轻声起了床,夸过表妹的身子,

朦朦胧胧的擦了擦眼,借着微弱的月光,往楼下走去。

出了侧院洗衣处一片杂草,杨羽也懒得再走,反正一个大男人,尿哪都无所谓,滋润下杂草也无妨。便掏出来,站着随风吹,就尿了起来。

月光微弱,杨羽也没睡醒,农村非常安静,无意一个侧头,往左边的邻居房屋看去,农村的邻居之间都不会砌什么围墙,完全相连敞开,平时也好来往。

可是杨羽这不看还好,这一看把杨羽的魂都吓出来了,只见隔壁后院的石板上正坐着一个老太婆。杨羽以为自己眼花,急忙擦了擦眼,定睛一看,

更加后悔了,这何止坐了一个老太婆,那老太婆还正睁着眼正一动不动的看着杨羽。

杨羽魂都吓没了,咽了口气,这三更半夜的,静静地坐这里,是人是鬼?而且还是个老太婆。杨羽心中念着,这世上没有鬼,没有鬼,便壮着胆子,走了两步

问到:“奶奶怎么还不去睡觉啊?”

那老太婆面无表情,也没有回答,杨羽见没反应,心里更不安了,人老了耳朵会聋,莫非没听见?杨羽刚想回头走,只听见老奶奶自言自语:

“等了七天了,终于等来个人,这是命。”

见老太婆说话,杨羽又停下了脚步,虽然不清楚她在说什么。

“年轻人,奶奶腿不太好,能扶我回屋吗?”

杨羽虽然不认识她,但自己也有爷爷奶奶,虽然他们都过世了,但打心里杨羽为自己没有尽太多的孝道而悔恨,老太婆的请求,自然没有多想,就跨步而去帮忙。

杨羽伸出右手去扶奶奶的身子,却感觉一股冰冷,心中好奇,这刚伸出左手,老奶奶一把将手放在杨羽的手上,顿时一股寒意袭来,直钻入身体,当即晕了过去。

农村的清晨非常清爽,当公鸡第三次鸣叫的时候,天就差不多亮了,农村的人就会纷纷起床,该上山的上山,该放牛的放牛,就算没事,也不会有人睡懒觉。

小姨天微亮就起来了,这刚开后门,就惊呆了,发现杨羽躺在后院的杂草里正睡得香!

“这傻小子,怎么睡这里?难道昨晚被二妹给赶出来了?想想也是,这二女儿最泼辣,怎么肯跟一个男人睡?哎”小姨如此一想,倒也不在惊讶,只能无奈摇摇头,

心想这二女儿如此泼辣,以后可怎么嫁人哦。便过去拍拍杨羽的肩头,喊道:“小羽,醒醒,不要睡这里。”

杨羽正睡得香,突然被人给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发现天已经大亮,再望望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杂草里,一副惊愕:

“我怎么睡在这?”

“是不是昨晚二妹把你赶出来了?这丫头,我马上跟她说去,太不懂事了。你快起来,上楼睡去,小姨熬稀饭给你们喝。”小姨说道。

杨羽极力回想昨晚发生的事,脑袋虽然有点沉,但还是想起来了:“昨晚我扶隔壁的老奶奶回屋,突然就晕倒了,醒来就在这了。”

“老奶奶?哪个老奶奶?”小姨一脸惊讶。

“就是隔壁的啊,她腿还不好使。”杨羽说着指着隔壁的房屋,但发现小姨的脸色苍白:“小姨怎么了?”

“隔壁的老奶奶摔了一跤,腿断了,七天前刚刚过世,三天前已经出殡入土,你是不是看错了?”小姨嘴唇干裂,脸色极其难看,被杨羽也吓得不轻。

可比小姨的脸色更难看的还是杨羽,被小姨这么一说,杨羽才想起来,昨晚那老奶奶脸色苍白,坐在石板上时,两腿是笔直挂着,而扶着她时,她全身冰冷僵尸

而且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完全站不住,再加上昨晚是头七,难道我昨晚真的遇鬼了?杨羽脸色更加难看了,冷汗滚滚而出,却故意装着镇定的样子,免得吓了小姨:

“没,没,我看眼花了,只是一堆柴而已,呵呵~”杨羽显得很不自然。

“你吓死小姨了~”小姨才松了口气,虽说隔壁那老奶奶生平就异常古怪,但还不至于死了还来找麻烦吧。

今天是杨羽学校报告的日子,再加上刚才吓得不轻,哪里还睡得着,就顺便起床绕着农村的小路跑了一圈,跑步是杨羽一直的习惯,清晨的农村那是真心舒畅,空气清新

环境幽静,鸟语花香,绿草还带着露珠,晶莹剔透。

这羊肠小道一路跑来,不知道多少村妇抛来媚眼,有些眼睛都看直了,议论纷纷这是谁家的孩子,村里已经很久没出现如此健康阳光,俊俏又充满男人味的小伙子了。

这村妇本就爱八卦,这一传十,十传百,马上就整个小村的姑娘,少妇沸腾起来。

忆乡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忆乡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6月12日 农历四月廿九 吉利的属相有哪些?

    今天是6月12日,农历四月廿九,星期二,干支组合为戊戌年戊午月乙亥日。甲乙同属木,只是甲为阳木,属栋梁之木,乙为阴木属花草之木,乙木柔和,生在午月耗气过重,做事要量力而行,不宜过激。同时,天干财星高透且强旺,在处理账目文书方面,要仔细。在这样干支作用关系下,今天哪些属相吉利呢?今日未羊吉利。芒种后,火土两旺,未羊处于旺相之地,又有天干比劫帮扶状态良好,利于发展;今日乙亥,亥未相合,为财合身之象利于合作与财运;天干乙木透干,利于事业的发展。今日寅虎为吉。戊戌年戊午之月,寅午戌,三合火局,利于沟通与

  • 6月12日 周二 生肖运势:看看你的属相,今天要注意什么?

    6月12日,周二,农历四月廿九,是戊戌年,戊午月,乙亥日。乙亥之日,干支皆阴,日干乙木阴柔,生在午月,状态不佳,故今日做事要保持定力,力求平稳,不宜过激。凡事要缜密计划,考虑周全,量力而行。今日十二生肖运气要点如下:子鼠:今天易得朋友相助,有助行事顺利与修养身心。适合商务洽谈、协商探讨、合作竞争、聚会交友、筹谋计划、养生休闲等。要合理进退,不宜过激。南方易引发冲动与矛盾冲突,不利求财拓展,尽量回避;吉位在西方与北方,白色与黑色衣饰可助吉。丑牛:今天财星降临,有助事情的落实与解决。宜做好统筹,把握

  • 6月12日 周二 农历四月廿九 今日运势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6月12日周二农历四月廿九戊戌戊午乙亥《黄历新说》:日干乙木属阴,生在戊午月,消耗过多,故今日不利做大事,要力求平稳,切勿激进。对待工作要多须谨慎,照章办事,处理文件、账目要仔细审查,谨防出错。要谨言慎行,理顺关系,谨防口舌争斗、疾病官灾等。乙亥之日忌与种植相关之事,大忌婚姻嫁娶之事,否则对新郎不利。西北方位今日吉方,选择此方位行事吉。十二生肖属蛇、属猪、属猴的行事多须谨慎。今日行事需要注意的时间:吉时:今日有利做事的时间段有两个,是昨日夜间23点至今日凌晨1点的丙子时和下午15点至17点的甲申

  • “双优”“双带”伴你在四季,陪你到永远

    夏日的暖风带给了人们温暖,带给了大地美好。阳光下,夕阳的微风吹拂着世间万物的脸庞,柔柔的,惹人喜欢,把“双优”“双带”演出构成了一幅美丽的画卷,到了夜晚,微风像大家的朋友,把凉爽带给我们的同时,也陪着我们直到永远。2018年6月10日,“双优”“双带”文化惠民工程演出走进了狼城岗镇南北街村,我们的舞台在南北街幼儿园中,所有的文化志愿者在踏入幼儿园的第一时间就已经融入了环境,他们有的跟园中孩子们互动,有的童心未泯地荡起了秋千,有的面对好奇心比较强的孩子,对他们讲解什么是“双优”“双带”,顿时大家打

  • 火臻石斛山庄:记忆中的美味-海南“石磨豆腐”还能吃得到吗

    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海南人,我们从小是吃着石磨豆腐长大的,那滋味已根植到灵魂深处,但是现在几乎很少尝到自家做的石磨豆腐了!海南石磨豆腐传统制作技艺是历史悠久的手工技艺,更是一种文化的延续和传承。“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少不了豆腐”。在中国人的食谱上,豆腐永远有着无法撼动的地位。据说它是淮南王刘安发明的,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不过说起它的制作程序,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不懂的!石磨豆腐的制作程序,连个小细节都马虎不得:选材很重要,首先采选颗粒饱满色泽亮丽的黑豆,用水浸泡差不多一个晚上!富硒黑豆然后就要

  • 客运站候车厅展示车辆侵犯旅客权益

    位于西安市西郊的城西客运站,担负着北接甘肃宁夏及北五县,西接宝鸡杨凌的旅客运输,是西安市重要的交通站点。每日客流量约五六万之多。城西客运站候车厅内,每日从早到晚排着几个购票长队,摩肩接踵,甚为壮观,可在这熙熙攘攘的购票候车大军中,却有某汽车厂商为推广营销,而侵占候车厅内拥挤空间展示轿车。给出行旅客带来极大不便,购票候车大军中不乏农民工兄弟,他们带的行礼及施工工具较多,刮蹭到展示车辆,又该是谁之责?西安是十三朝古都,古丝绸之路起点,是文明和谐的代名词,客运站候车大厅中展示车辆,购票候车旅客只能无奈

  • 一种后哲学:制导当代先锋诗歌演变

    一种后哲学:制导当代先锋诗歌演变陈亚平在这个“后哲学”时代,“哲学”本身也受到了解构。差异、延扩和充替的哲学制导着世界,也制导着文学领域的一切精神运动。哲学是文学的远源,文学是对哲学的演绎。不断演替的中国后当代先锋诗歌文学呈现着哲学的本质性特征。每一个文学时期先锋诗歌的变革与解构,都表现为结构的断链、解体,而每一次先锋诗歌文学解构的终结又生成着新的结构。一切解构都是生成。一切生成就是矛盾的过程循环。先锋诗歌生成系统的特性表现在同其他层次相对应转换的各个不同层次等级的可塑性结构中。而各个层次又都具

  • 朋友在古玩市场上收获六枚小铜钱,没想到还和《千字文》有关系

    朋友在古玩市场上收获六枚小铜钱,没想到还和《千字文》有关系今天和朋友去古玩市场,大家各自寻觅着自己喜欢的东西。在一个地摊上,朋友收获了六枚小铜钱,没想到还和《千字文》有关系,咱也跟着涨涨学问。这是一个卖古玩的小摊子,一个大叔正在看一个烟嘴,这个烟嘴挺不错,应该是和田玉的,就是不知道价格怎么样。这个大叔正在看一个景泰蓝的大花瓶,这个大屏的做工还是很精细的,上面的图案也非常漂亮,这个大叔看的非常仔细,不知道有没有成交。这种大瓶确实漂亮,不管他新老,只要价格可以接受,放置在家里也是非常雅致的。这个摊子

  • 长沙豪利原木定制私人艺术馆携千万拍品盛大开业

    携一朵流云,织一段锦梦,芬芳了岁月,婉约了期待,在这热情如火的期待中,“顶奢生活品质•高端私人定制”的豪利原木定制私人艺术馆于6.9号在长沙盛大开业。“长沙•豪利原木定制私人艺术馆”首发全球十大顶级生活方式,开启高端私人定制家居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跨度最广、亮点最多的开业庆典!▲上午10:08,八位身穿西班牙特色服装的舞者,踢踏着西班牙独有的舞步,旋转在倾泻而出的歌曲中,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盒,交织着神秘、优雅、活力、缥缈的音符,让人耳目一新。▲启动仪式遵循中国传统艺术——舞狮表演,舞狮者以阳刚

  • 你不一定知道,坭兴老壶是如何开壶的

    关于坭兴老壶的优点,我们也了解许多,比如它具有实用性,赏心悦目,又有艺术、历史、文化等极高的收藏价值。那么,当自己真的拥有了一把坭兴老壶后,你知道是如何开壶吗?都知道,得到一把新的坭兴老壶后是不能直接使用的,需要经过开壶,又有人称为“醒壶”。对于爱喝茶的人来说,每一只壶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珍贵,为了以后壶越养越好,合理开壶也是很重要的。开壶之前,我们要清楚明白开壶是为了什么。其一,是为了清洁。我们要清洁的是制作过程中外在因素所带来的杂质,例如,制壶后期对老壶的一些细小打磨后留下原料碎屑;运输储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