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爱过知情浓全文在线阅读

2018/1/9 3:17:10 来源:网络 []

小说:爱过知情浓

第5章  早早

顾早早紧紧攥着胸口的浴巾,“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阿康呢!你把阿康弄到哪里去了!他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司徒睿勾着嘴唇笑了笑,将餐车直接推到一边。95女性网

慢慢走到顾早早的面前,“不会放过我?我倒是想知道,他会怎么不放过我!”

司徒睿伸手捏住顾早早的下巴,一手来到她的胸口,扯着她握着浴巾的手指。

“顾早早,你怎么就这么下贱?”

“勾引了我哥,就为了他的一个肾?你还记不记得,明明马上就要做手术了,却来到我的房间里,爬上我的床?”

“当时,你怎么就不叫我哥?怎么,怕我哥不做手术了?”

司徒睿的神色略带狰狞,一双手死死地扣着顾早早的下巴。

顾早早眼底都是惊恐,她张着嘴,却无法发声。

看着司徒康的时候,她神色惊恐,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怕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看见她那副样子,司徒睿却笑得更加的冷漠起来。

“我可还记得,你穿着那是什么来着?”

“那时候,你十八岁吧?穿着镂空的蕾丝,钻到我的被子里。那时候你叫我什么?睿哥哥,是不是?”

“给我下药,自己主动的把我给骑了,是不是?”

“你这么下贱的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嫂子?!要不要我把你送到拍卖会上,每天晚上都换个男人,让你尝尝新鲜?”

顾早早眼睛几乎都要脱眶而出,手脚不断的挣扎,朝着司徒睿捶打抓挠,却无济于事!

司徒睿像是痕迹了顾早早,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顾早早感觉自己越来越呼吸不畅,手脚甚至都开始发麻发僵。95女性网

司徒睿看见她脸色涨红,张着嘴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

手指死死地扣着他的手,嘴里只能发出“氨的嘶哑单音。

司徒睿嘴角忍不住的就勾了起来,看着她越痛苦,他的心里就隐隐的泛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他手上越来越用力,甚至将顾早早都给提到了半空。

顾早早脸上憋的紫红,因为缺氧,这会儿她几乎无法思考。

眼前司徒睿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让她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情。

司徒睿是她的初恋,是她的初吻,是她的初夜。来自95lady.com

现在,更是她的老公。

虽然阴错阳差,一切都像是上帝给予的惩罚一般,变成了她身上的斑斑裂痕。

或许是因为她快要死了,忘记了身上需要背负的那些不得已。

看着司徒睿,她的眼泪毫无征兆的往下掉,有一种要解脱一般的快感。

她咬着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司徒睿的脸。

感觉到他脸上的温度,顾早早忍不住的勾了个笑容出来。

“睿,睿哥……”像是拼尽最后一口气,顾早早说完,直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爱过知情浓全文在线阅读

司徒睿在她伸手摸向自己的时候,手上就已经不经意的减少了力气。

看见她晕过去,他的心上也像是被扎了一把刀一般!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司徒睿确实不愿意看着她死。

松开手,顾早早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跌在地上,毫无生机。

司徒睿稍稍一怔,忍不住的伸出手,到她鼻尖摸了一下。

察觉到没有气息,他的心里一揪。

“早早!”

第6章  想死 没那么容易

“二少爷,二少奶奶身子没什么事。就是这两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大……”医生跟司徒康汇报道,接着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爱过知情浓全文在线阅读

“这是上好的药膏,活血化瘀的。等明天,二少奶奶脖子上可能……另外声带可能受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我给的药只要按时吃下去,嗓子就没事了。这药膏抹好了,那痕迹不出三天也就没了。”

司徒睿点点头,没接那个药瓶。

医生将药瓶放在床头,打了招呼就要走。

马姐见司徒睿没看她,急急忙忙跟着医生出去。网站http://www.95lady.com/

“有什么要注意的吗?二少奶奶……怪可怜的。”马姐眼眶一红,“造孽啊,大少爷的事,怎么能怪到她身上啊!”

医生叹了口气,拍了拍马姐的手,“二少爷心里也不好过。既然他们结婚了,彼此心里又有情分……”

“是啊是啊,你跟我说说,这人得怎么照顾。 别落下病根儿,以后日子长着呢……”

司徒睿能隐约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只是他故意装作听不到的样子。

看着床上躺着的顾早早,看着她脖颈紫红,呼吸微弱,脸色惨白。

让他想起她刚从手术中醒来时的样子,那时候,她睁开眼第一个喊的人就是自己。

司徒睿一度以为,他的幸福来了。

结果呢?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她现在躺在那里,安全无害,是最不设防的时候。

司徒睿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大约隔着一指的距离,隔空轻触她的脸颊。

他心底忍不住的慢慢发软,身子不自觉的缓缓低下去,眼看就要触及她的嘴唇。

顾早早的眼皮轻轻一动,司徒睿猛然直起身子!

“碍…”顾早早看见他的样子,接着就要尖叫!

然而嗓子发不出声音,只有嘶哑的微弱呼声。

司徒睿原本和缓的神色瞬间不见,又一次变得狰狞起来!

“你这是害怕吗?”司徒睿冷笑一声,伸手解开上衣的扣子。

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到门口,将门锁上。

等再回到床前的时候,他已经露出了光裸的上身。

司徒睿看着顾早早在床上缩成一团,一脸的惊恐。那副样子,活像是见了鬼!

她那样的表情,却让司徒睿心里舒服了一些。

是的,就该这样!

司徒睿伸手一把握住顾早早的手腕,一个用力,就将人禁锢在床上!

顾早早想要叫人,却根本发不出声来。

司徒睿一手握住她的两手手腕,让她无法动弹。

“顾早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娶你吗?”一边说着,他的手一边试探下滑,在她的腰狠狠一捏。

顾早早疼的冷汗都流了出来。

司徒睿冷哼一声,“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顾早早绝望的闭上眼睛,舌头放到牙齿中间。

心中默念,要是他再继续下去,她就死了算了!

“想死?”司徒睿发现了她的动作,伸手直接撬开了她的牙齿!

低下头吻住,强硬的闯入她的贝齿之间。

顾早早疯狂抵抗,嘴里泛起浓浓的血腥味道。

然而司徒睿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强硬的动作不仅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更加的野蛮起来!

顾早早只觉得在这股蛮力的控制之下,所有的挣扎都成了徒劳。

司徒睿见顾早早没了反应,干脆伸手将人抱了起来!

站在地上,让她挂在自己的腰间。

顾早早本能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露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司徒睿这才满意,将她直接压在墙上。

第7章  不知道自己又要被怎样

在别墅了住了七天,顾早早就承受了七天的暴怒。

顾早早看着此时外面的月光,心如死灰。

她怎么也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想到自己在婚礼上竟然出了那样的事情,再想到自己会被司徒睿囚禁于此,甚至永无天日,她就恨不得死在这里算了!

然而一想到,司徒康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她的心里就忐忑不安。

司徒睿对司徒康向来尊敬,当年在面对自己那件事的时候,他甚至毅然决然的站到了司徒康的那边。

现在,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冲着司徒康对自己的关注和喜爱,司徒睿即使是生气,也不该如此过分。

更何况,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那样,难道他就不怕司徒康受不了,跟他反目?

想到这里,顾早早的神色变了变。

是啊,有这么多疑惑在,她怎么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即使最后她成为全城的笑柄,成为司徒家淫荡的媳妇,她也要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

她要知道,司徒睿到底为什么这么对自己,司徒康又去了哪里!

这么想着,顾早早咬着牙从床上起来。

忽略浑身的痕迹,她选了一件比较保守的睡衣穿上,悄悄出了房门。

这个别墅她知道,是司徒睿众多度假别墅中的一套。

远离市中心,而且周围几乎没有什么公共交通。

就算她逃出去,只怕还没找到人带自己离开,就会被别墅的保安发现!

顾早早熄了自己溜走的心思,察觉到肚子实在是太饿了,她只能悄悄下楼,打算去厨房找些吃的。

刚到一楼,结果就听到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她仔细听了听,发现是一楼的书房那里。

书房的门缝里隐隐的透出光亮,看上去应该是有人在那里。

顾早早想了想,干脆脱掉鞋子,光着脚踩着地毯,尽可能的慢一些,不要发出声音,走到了门边。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然而她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大部分都是“移植”、“存活率”、“醒来”之类的词。

顾早早皱起眉。

难道又有人得了病了?

她因为一次疾病导致肾衰竭,还是司徒康捐出了一个肾给的自己,她才活下命来。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才将自己的心意从司徒睿的身上,转移到司徒康的身上。

现在一听到那几个字眼,顾早早下意识的就觉得背后疼。

伸手摸了摸腰侧的疤痕,她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谁要移植?

她已经痊愈了,司徒康也恢复的很好,难不成是司徒睿?

不可能,他看上去十分健康,根本就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怎么可能需要移植?

要是病情严重到需要移植的地步,别说是床事,只怕连正常的生活都很难保证。

司徒睿那生龙活虎,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的劲儿,怎么可能是生病了?

想到这里,顾早早的心里就忍不住的开始七想八想。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走了。”

顾早早正在瞎想,结果就听见有人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而且声音听起来那么清晰,肯定是已经到了门边了!

顾早早吓了一跳,着急的朝着周围看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躲到哪里!

要是被司徒睿看见,不知道自己又要被怎么样!

第8章  二奶奶似乎很不开心

就在顾早早犹豫的时候,对方已经拧动了把手!

顾早早吓得直接就跑到旁边的沙发后面,跪在地上躲了起来!

与此同时,书房的门打开,司徒睿跟医生从里面出来,两个人直接走向了大门。

顾早早趁着两个人站在门口不注意,轻轻的朝着旁边的楼梯挪动。

她务必的庆幸现在周围都黑漆漆的,想着或许他们都看不清楚。

只要她能别出声,挪过去,在楼梯的角落里蹲着的话,肯定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这么想着,她就开始悄悄的往那边挪。

站起来的话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她就趴在地上,四肢并用,一点一点的往前面挪动。

很快,她就听见身后的门锁上了,料想医生已经走开。

顾早早已经挪动了有一米的位置,眼看着就要靠近楼梯。

她咬着牙继续往前挪,手指已经碰到了楼梯的边沿。

她嘴角微微勾起,心里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身后有什么疾步走来。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脚腕一下被捏住!

“啊!”顾早早忍不住的尖叫,接着整个人就被往后拖动了好几米!

“走开,走开!”顾早早不用想也知道,被司徒睿发现了!

司徒睿看着她,忍不住的勾了勾嘴角。

一只手扯着她的头发,一边玩下身看着她。

“半夜从楼上下来,是因为想念我了吗?”他另外一只闲着的手很快就伸过来,在她的脸上轻抚。

司徒睿的手指很凉,激的她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司徒睿,你放开我!”顾早早张开嘴,牙关发出哒哒的声音。

听上去,就好像是冻到了一样。

司徒睿听她这么说,不仅没有放开,反而将手徘徊到下的下巴那里。

一下捏住,强迫她抬起头来,“二少奶奶似乎很不开心?”

顾早早咬着牙不回答。

司徒睿笑了笑,微微弯下腰,靠近她,“要不然,我们今晚就在这里?”

“司徒睿!”

“嗯,看来你也同意了。”司徒睿笑着,伸手一把撕开她的睡衣。

他俯下身,顾早早早就已经全身僵硬。

她不再哭喊,闭上嘴,侧过头去,默默地流着眼泪。

她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能再被他摆布!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还不如省下力气,否则只会换来他的嘲讽而已!

顾早早侧着身僵在那里,任由司徒睿做什么,她都没有半点反应。

司徒睿胸口一股邪火想要发泄,然而就在他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却猛然看见她的眼泪。

不同于她之前的挣扎恐惧,此时的泪水,像是充满了绝望。

司徒睿动作一滞,一只手不自觉的就伸出来,想要去给她擦掉。

就好像是以前,她每次露出这样的神情,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然而不过是刹那之间,司徒睿的神色就又变为冷绝的样子!

他伸出手,狠狠地给了顾早早一个巴掌!

接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第9章  真相呼之欲出

接下来的几天,顾早早都没有再见到司徒睿。

马姐在司徒睿走了以后,就开始变着花样的给她滋补。

顾早早知道,马姐心疼自己。

但是司徒睿是她的主子,她不可能去违抗他。

这些天司徒睿不在,顾早早就用电脑登入了公司的内部网。

她是寄养在司徒家的,司徒家的长辈们一直把她往秘书、助手的方向培养。

也不知道是希望她成为司徒家的左膀右臂,还是有什么别的私心。

顾早早在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以前是司徒康的得力助手。

顾早早虽然不知道司徒康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但是作为他的妻子,他的助手,顾早早都觉得自己务必要保护好司徒康的一切!

因为在家,公司的局域网因为vpn的限制,没有办法完全打开,只能打开个别的功能。

不过即使只是这么一点,也足够顾早早监控公司的资金状况。

她核对了一下最近一个星期的账目,发现司徒睿竟然挪用了一大笔资金。

顾早早吓了一跳。

司徒睿为什么要挪用公司的资金?

司徒家虽然是公司的老板,但是他们几乎不会挪用公司的资金。

以前司徒康就跟她说过,司徒家只会在公司分红的时候,才会从公司的账户转到他们个人的账户。

公司的钱,是司徒一家人的。

不光是司徒家的长辈,甚至还有一些沾亲带故的人也有金钱关系牵扯其中。

简单来说,公司就像是一个集体账户。

在扣除公司的基本开销以后,剩下的钱才会根据大家所占股份的比例来分配。

现在司徒睿直接挪走了钱,说明了什么?

顾早早忍不住的就面色严肃起来。

难道司徒睿在挪用公款?

可是司徒睿明明很有钱,她记得他不光是在家族的公司担着职务拿着分红,他自己在外面还有别的公司,现在也是大赚特赚……

想到这里,顾早早忍不住的查看了一下司徒睿自己的那几个公司。

然而等她查到了新闻以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被司徒睿带到这里不过十几天,这些天她因为惊慌失措加上一时难以接受现实,所以没怎么关注过新闻。

然而这会儿看起来,她似乎错过了太多的东西。

顾早早将最近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串起来,忍不住的就开始往最坏的方向想。

她一直都是司徒康的秘书,之前司徒康还交给她一本日记一样的东西,说一定要慎重保管。

而司徒睿将自己囚禁在这里,甚至还做出这些那些事情,难不成……

他是为了侵吞公司,拿着自己来要挟司徒康?

司徒康是司徒家的大儿子,手上握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是除了司徒家主以外,握有最多股权的人,也是钦定的司徒家继承人!

那,现在司徒睿根本就是为了争夺继承权,所以才做出这么多事情?

这么想着,顾早早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司徒睿……真的是这样的嘛?!

虽然她不想相信,但是感觉一切都呼之欲出,明摆在眼前的感觉。

第10章  把妻子托付给小叔子

之前司徒康向她求婚的时候,曾经给过她一部分股权。

这部分股权很微妙,本来势均力敌的司徒康和司徒睿,不管是谁获得这部分股权,都会成为第一大股东。

难道,司徒睿娶自己,根本就是为了那部分股权?

越想越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顾早早的心里更加的觉得这种猜测可靠。

想到这里,顾早早就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下来。

她的股份是司徒康给的,她不能轻易交给司徒睿!

不管他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不管他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甚至不管他们以后会如何!

顾早早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让司徒睿得逞!

这么想着,心底原本的那点自怨自艾全都不见,只剩下满腔的怒火和决然!

马姐端着红枣茶上来,一开门,就看见顾早早坐在床上,脸上满是严肃。

“二少奶奶,这,这是怎么了?”

顾早早摆摆手,看见她手上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顾早早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基本是靠着营养剂在过活。

或者说,因为被司徒睿强暴,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她一心想要活下去,想要报仇!

顾早早一口一口的将红枣茶吃掉,看的马姐的眼眶都红了。

“好,好!二少奶奶,你能想开就好啊!”马姐误会了,以为顾早早认清了现实,接受了她的婚姻。

马姐看着顾早早他们长大的,一直都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的问题所在。

顾早早之所以被送到这里,并且由她来照顾,完全是马姐的主意。

若是在老宅那边,马姐觉得顾早早一定会因为压力太大而受不了。

所以马姐才让司徒睿把人送过来,为的就是好好守着她,别让她想不开。

现在看见顾早早这个样子,像是想开了,她忍不住的就心头一酸。

“马姐,你别哭了。”顾早早抬起头,看见马姐的那个样子,忍不住的苦笑一声,“你这样,不是让我难受吗?”

马姐摆摆手,“好了好了,我不哭,我不哭!”

顾早早将碗勺递给她,拍了拍她的手,“抱歉,让你担心了。”

马姐摇摇头,“哪里光我担心了?二少爷也着急死了!”

顾早早一愣,随即苦笑,“怎么可能?他会担心我?他恨不得我死!”

马姐看见她那个样子吓了一跳,“二少奶奶,你怎么能这么想?!”

“我还能怎么想?”顾早早一脸的悲切,“马姐,我跟他的事情你不清楚,你说的那些都没用的。”

“二少奶奶啊,我看是你不清楚啊!”马姐一脸的焦急,“这件事情不是明摆着吗?”

“这是大少爷托付给二少爷的,也是成全你们两个啊!”

顾早早浑身一颤,“什么?!”

她的丈夫将自己托付给小叔子?什么意思?!

顾早早急忙站起来,抓住马姐的手,“马姐,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什么叫阿康托付给司徒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马姐看顾早早站在那里都吃力的样子,赶紧过去扶住她,让她坐在床沿。

“二少奶奶,你没事吧?”

顾早早整个人都像是冻住了似的,僵着颤着,“你,你说清楚!”

爱过知情浓》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爱过知情浓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夜深人静时,想一个人到流泪

    文/昕月蓝殇你说,天涯海角,再不能陪着你一起走,花开花落,谁是谁故事的主角,谁又是谁永恒的依恋,你若懂得,自是最好,你若不懂,便是一个人的孤独。往事不留痕迹,思念在诉说,输入那个熟悉的号码,你的世界亮着,我便心安。再没有你的消息,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一直把你放在我心里,还一直爱着你。时光老去了容颜,一颗爱的心永远年轻。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无奈,再也走不到你身边,我在想念你,还在痴痴的等待着你的归期。有一份感情,在我心中日夜守护,哪怕注定不能圆满,日记本中散落的字句,泛着清冷的光,一滴泪零落,一

  • teamLab·未来游乐园大型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展览在央·美术馆盛大开幕

    6月22日下午,央·美术馆携手日本顶尖新媒体团队teamLab打造的【teamLab★未来游乐园】大型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展览活动正式亮相开幕,将为城市和居民带来全新的艺术感知体验。现场teamLab团队kids系列总监西口正人(MasatoNishiguchi)先生、央·美术馆馆长王兆坤女士、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王川教授、蓝色港湾代表路超先生、展览招商代表畅读副总裁曲英女士依次致词,本次展览将给大家呈现时下最受欢迎的沉浸式数字互动艺术作品。开幕仪式主创团队合影,从左至右为王川教授、曲英女士、王兆坤女

  • 已经有了雷公电母,邓化、张蕃是何许神仙?

    这是《西游神仙谱》的第30篇原创文章在独角凹大王这一难中,孙悟空请来帮忙的神仙最多,什么托塔李天王啦,哪吒啦,火德星君啦,十八罗汉啦等等,最后请出太上老君才收了独角凹大王,原来是太上老君的坐骑青牛,在请来的众多神仙中,有一组神仙容易被人忽略,他们是跟随托塔李天王一起来的,但是办的事情不地道,这两个神仙就是邓化、张蕃二雷公。话说孙悟空跟青牛精打斗了一场,不分胜负,结果青牛精拿出一个金刚圈,把孙悟空的金箍棒给收走了,孙悟空赶紧到天庭去请玉皇大帝帮忙,查一下是哪个神仙思凡下界了,结果查了一圈也没查到,

  • 故宫博物院藏丨北宋•赵佶:雪江归棹图

    大家好!今天给大家介绍北宋赵佶的《雪江归棹图》,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局部图赵佶,也就是水浒传中的宋微宗,是宋朝第八位皇帝。局部图他具有相当高的艺术造诣,擅书法,自创一种字体被后人称之为“瘦金书”。局部图此画在横卷形式的构图中,江面平静,白雪封山,银妆素裹,山势雄伟,可见江中鼓棹片片归帆,岸边点点稀疏行人。局部图使整个画面在平稳安静中仍显出生气,静中有动。局部图如当时蔡京题跋所云:“伏观御制《雪江归棹》,水远无波,天长一色,群山皎洁,行客萧条,鼓棹中流,片帆天际,雪江归棹之意尽矣。”局部图本幅有

  • 《天龙》中若萧峰与鸠摩智一战,谁赢?金庸已暗示,国师胜

    文/叶七大家好,我是江湖人称“北洪七,南叶七”的七先生。本期话题我们来说说萧峰与鸠摩智,他们俩作为天龙四绝,武功已经是高至绝顶。可是金庸偏偏就不让他们打一架满足看客的好奇心,在最后藏经阁中本以为两人能够一战分高下,结果却被扫地僧打岔失之交臂。鸠摩智与萧峰之所以未能一战,当然是金庸先生有意为之。在黄日华版《天龙八部》中,特意给萧峰与鸠摩智加了一场打斗,鸠摩智被打的吐血受了重伤而走,不过原著却是没有的。如果当时金老让他们打上一场,可以说一定会非常精彩,成为一大看点。那金庸不让他们交战,到底意欲何为呢

  • 为什么收藏第三套人民币?

    每每见到第三套纸币就想起自己的童年时期,我是1985年开始上小学,当时的学费才几块钱,看到别的小朋友都去上学了,自己心里很忐忑深怕交不起学费去不了学校,最终家里拿出攒了很久的鸡蛋换成钱让我上了学。初次接触第三套纸币,是从五分纸币开始,当时写作业用小石板,爸爸给了五分钱去从老师那里买了滑石笔,看到这绿色的小轮船五分纸币,是童年时期多大的盼望啊,堪比现在拥有十万的心情,就这样开始了aoeiuü的学习,看到家境富裕的用纸本写字那是多么的羡慕,至今记忆犹新。钱这个字深深的记到了心里,二年级的时候接触到了

  • 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是深化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举

    党内政治文化就是一个政党在长期政治实践中形成的比较统一、稳定并被其成员自觉接受和践行的政治认知、政治信念、政治情感、政治态度、政治价值,主要表现在政治理想、政治立场、政治修养、政治象征、政治生活等方面,且具有价值导向功能、形象塑造功能、政治教化功能、激励约束功能、凝聚引领功能。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将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作为深化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举,明确提出政治文化是政治生活的灵魂,并作出一系列重要部署。党内政治文化建设要进一步强化党内政治文化之“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党内政治文化,

  • 弹指神通这么厉害,它有克星吗?当然有,黄蓉无意中揭破答案

    文/叶七大家好,我是江湖人称“北洪七,南叶七”的七先生。本期话题我们来说说黄药师的弹指神通,这门神功十分强大,通用性又好,它有克星吗?答案是肯定。在双雕之中弹指神通的出场率可谓远超一阳指、蛤蟆功等神功,能够与降龙十八掌一拼。虽然弹指神通没有降龙十八掌的威名这么响,但是它的普及程度却远超所有武功。其中创始人黄药师当然毋庸置疑是这门武功的集大成者,然后还有郭靖、杨过、程英、黄蓉四人。另外《倚天》中的杨逍、《侠客行》中的谢烟客,甚至有人怀疑《天龙八部》中天山童姥曾教虚竹用疑似弹指神通的手法弹出松球将乌

  • 九阳真经未解之谜:为何被写于《楞伽经》行缝之中?金庸已暗示

    文/叶七大家好,我是江湖人称“北洪七,南叶七”的七先生。本期话题我们来说说《九阳真经》,它被写于《楞伽经》的行缝之中,到底想要表达什么呢?其实金庸在《倚天》中已暗示,很简单。其实要解释这个谜底,不得不从《九阳真经》的来源说其。它乃是一位江湖奇士斗酒胜了王重阳,得以借观《九阴真经》,看后觉得《九阴真经》阴气太重,并且一味崇扬道家黄老之学,只重以柔克刚,以阴胜阳,未及阴阳互济之妙,于是独创《九阳真经》。但我们都知道《九阴真经》号称武学百科全书,乃是黄裳花费了四十余年的时间隐居深山之中所创,可以说得之

  • 新白茶煮着喝,黑暗茶汤你敢尝试吗?

    脑洞大开将新白茶煮制一番那场面堪比车祸现场新白茶千万别拿去煮!文小白01虽然是夏天,但依然有茶友喜欢喝煮白茶。一壶茶下来喝的酣畅淋漓,倒也惬意。只是最近新白茶的曝光率有些高,有些茶友既喜欢喜欢新白茶又喜欢煮茶。于是脑洞大开,将新白茶放到玻璃壶里“咕噜-咕噜”一顿好煮。结果呢,一定是不如人意的。那一大壶浑浊的,带着支离破碎茶叶子的汤水都是个啥?于是默默的来问小白:不是说新茶不容易买到做旧茶吗?还是说我买到了平地茶?平地茶有些委屈:这个锅我不背啊......02新白茶的煮制变为了车祸现场,其实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