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背尸人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9 1:33: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背尸人

第一章女尸睁眼

 我叫胡天,是一名收尸人。95女性网

 所谓收尸就是将那些不能入殓的尸体入葬,我们这行赚钱快,但也非常凶险,可以说,我们这些收尸人都是干着不要命的买卖。

 我的师傅姓万,我平时叫他老万。

 这天,老万开着他那辆二手破奥拓带我来到了一个小山村,出活。

 下车后,老万简单的跟雇主打了声招呼。

 雇主叫刘富贵,他父亲今年去世前好好的,哪知下葬的时候双眼突然睁开,而且怎么都无法下葬。

 刘富贵急的没办法,十里八村的找道士、大师,最后找到了老万。

 一行人来到大堂,刘父脸上盖着一块黄布,穿着一身寿衣。背尸人 全文免费阅读

 我入行三年,见过的尸体不计其数,倒是头一次见到像这里阴气这么重的地方。

 按理来说正午时分阳气最为浓郁,此时还能在这阳光暴晒的大院中感到刺骨的寒冷,非常不正常。

 老万自然也感觉到了,但他仅仅是面色略微凝重。

 我凑上前掀开刘父脸上的黄布,这一掀不要紧,刘父的嘴角竟然笑了,这一下可把我吓的半死。

 我以前也遇到过尸体放了一段时间自己动的,那是神经电流导致的自然反射,但刘父嘴角的弧度弯的那么完美,分明就是在对我微笑。

 “老万?”我颤抖的叫了一声。

 “嗯,你也看见了?”老万不待我回答把黄布盖了上去。版权95lady.com

 刘家人自然是不明白我们刚才看到了什么,但我却明白刘父的死没那么简单。

 “老爷子怎么过世的?”老万看了一眼刘富贵,问道。

 “前天去山上打猎回来后,说太累了,倒头就睡,哪知这一睡就再也没醒过来!!”刘富贵说到这擦了擦眼角。

 老万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说要去山上看看。

 我连忙跟着老万出了门,走到半山腰,老万说!“不去了,回去。”

 我一脸疑惑:“怎么不去了?”

 “刘富贵在说谎。”老万眯着眼,吐了一股烟。95女性网

 到了刘富贵家,老万说他有办法下葬,前提是把棺材抬到坟地去。

 刘富贵大喜,连忙招呼村里的小伙子们抬棺材,说来也怪,这棺材是空的,七八个小伙子抬它不动。

 老万一看,从包里拿出四个银钉子,钉到棺材四角,这才勉强抬走。

 “这棺材哪里弄的?”老万看着刘富贵问道。

 “唉,找人订做的,花了不少钱呢。”刘富贵支支吾吾的想了半天,最后回道。

 “嗯,我们今晚把老爷子下葬,后面的事,明天再说吧!”老万扔出一句话,就走了。95女性网

 我知道,老万这是生气了,连忙昂首挺胸的跟了出去,法术咱不行,这气势可不能输。

 我跟老万去了坟地,老万跟我随便啃了两口面包,俩人一直蹲在那里等,我也不知道等啥,但是老万肯定明白,陪着他一起等吧。

 到了后半夜老万说去上个厕所,我蹲久了脚都麻了,站起来走两步,还别说借着月光我看那棺木还挺漂亮,但是看不清楚,我就往前凑了凑,还是不够清楚,又挪了挪脚往前凑了凑。

 迷迷糊糊不知多久之后,我突然看到,自己面前竟然出现一个人。

 这个人,一身鲜红的衣服,红的仿佛要滴出献血一样,女人十分白皙,不是那种正常的肤白而是病态的苍白,瓜子脸,柳叶吊梢眉,丹凤眼,琼鼻微耸,樱桃小口,看起来十分的妖艳。

 而在这时,女人突然对我微微一笑,这一笑不要紧,我那仅存的戒备心里都被瓦解了,仿佛自己融入到了春风里,身体都隐隐发酥,更过分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走了过来,伸出莲藕般的双臂抚摸我的身体。

 我上完高中就跟着老万混了,何时接触过女人,这双手摸的我那个难受啊。95女性网

 我本想抗拒,但奈何对方的手不仅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得寸进尺了,往下面开始摸去,如同探索新大陆一般。

 我的身体有了反应,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女人,手也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着,我感觉到了触手可及的柔软,她的皮肤非常细腻光滑,我发誓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满心欢喜陶醉着看着女人那精致的面庞,早已忘我的嘴对准女人的脸亲了过去。

 就在我的嘴要亲到她完美的脸蛋时,她的脸变了,女人的眼睛竟然变得空荡荡的,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两行殷红的献血从眼眶中流了出来,看起来十分血腥。

 同时,女人挥舞着手臂张牙舞爪的抓了过来,那面容无比狰狞。

 我吓了一跳,之前的春意一下子吓没了,但我身体没有反应的那么快,被她一双手掐住了脖子。

 

第二章不孝子

 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没有丝毫作用,她的双手仿佛一道铁钳死死的钳住了我的脖子。

 我伸手去掰那对钳子般的手臂,奈何纹丝不动,想大声呼救又发不出声音,随着我吸入的氧气越来越少,我慢慢感觉到头昏脑涨,仿佛马上窒息了。

 我知道,我完了,都怪自己太贪恋女色,钱没赚到小命搭在这,真她娘的亏!

 就在我意识彻底失去前,我猛的吸到一口空气,这一团救命的氧气,却是老万给的。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老万拿一壶水浇到了我的头上,用力给了我几巴掌,我都不确定我的脸蛋此刻有多肿,后来他还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了拍。

 “老万,咳咳!!!”我深吸了几口气,抢过老万的水壶,大口大口的喝了好几口。

 “不用说了,你刚才跳到棺材里抱着老头的尸体一个劲乱摸,还叫唤!!”老万耻笑的看着我说道。

 我老脸一红,自己都觉得害臊,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还好此地只有我和老万俩人,要是别人知道了,我就不用在圈里混了。

 “这棺材不简单啊,还能让人产生幻觉!”老万点了一根烟,蹲在树根里,仔细的打量着不远处的棺材。

 “老万,你咋没事?”我擦了擦头上的水珠满脸疑惑的看着老万。

 “笑话,你才入行多久,我身上这么多护身法器,一般的幻术对我没用。”老万一脸的不屑。

 “法器?”听到老万的话,我摸了摸脖子,说道:“妈的,这次走的匆忙忘了带护身符了。”

 “下次带上,那玩意好歹是个物件。对了,你刚才看见啥了对一个老头又啃又抱的?”老万好奇的凑过来脑袋。

 “没啥,就一穿红色衣服的女人在那里摸我,小爷我可不能吃亏,于是我就摸了回去。”我有些沾沾自喜的说道,不知道人还以为我占了大便宜。

 “靠,竟然是红衣女鬼!”老万骂了一句:“刚才要不是我把你从棺材里扯出来,你小子就交待在这了。”

 我苦哈哈一笑:“老万,这刘老头怎么是个女的?”我想起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也不洋洋得意了,缩了缩脖子问道。

 “走我们回去。”说完老万自顾自的往村里走,我经历了刚才的凶险,此刻一分钟也不想待了,立刻跟了上去。

 到了村子,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我和老万就在车上眯了一会。

 来到刘富贵家,他正在吃早饭,他的妻子还在做粥。

 “万大师,尸体埋了吗?”刘富贵一看我们回来了很是激动,迎上来迫不及待的问道。

 “刘富贵你可知罪!”老万一瞪眼,两撮小胡子被气吹的飞起。

 “大师,这是怎么了?”刘富贵一愣,随即,倒退两步颤抖的挤出几个字来。

 我这个外人都能看出刘富贵明显心虚了,他额头上冷汗直冒,豆大的汗珠不断流下来。

 “一般农村老人去世后都是用松木、柏木、杉木其中杉木居多,柏木就算比较名贵的了,而你这口棺材是他妈的金丝楠木的!”老万怒吼道。

 我第一次看见老万发这么大火,就算刘富贵撒谎也没必要这样吧。

 “我……”刘富贵颤抖的手擦了擦汗。

 “你从你家地里挖出了这口棺材,你也是识货的,知道这是好木头,于是便想据为己有,但是村里人肯定不会让你一个人占有这口棺材,于是你想了个好主意,就是把你父亲害死,然后假借下葬之名把棺材埋起来,等过段时间风头过了没人注意你的时候再挖出来!”

 老万一口气说完,指着刘富贵骂道:“你这个不孝子!为了钱,你竟然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

 刘富贵好似被万千雷霆劈到了,双腿控制不住噗通跪倒在地。

 “都是我不好,我贪财,害死了我爹。”刘富贵被老万揭穿,一个大男人竟然哭了起来。

 我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更贪财,竟然丧失了人性。

 

背尸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背尸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强军评: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这个部队为领导划“红线”让铁规带电

    “每年有针对性调研解决1至2个备战打仗重难点问题。”“一般性会议、党委中心组学习,发言材料不得由机关代笔。”“不搞小圈子,不得任人唯亲,不准封官许愿”……这是给党委领导划的“红线”,定的“铁律”。谁碰谁倒霉,谁破谁流血。今天,《解放军报》报道,西宁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出台《党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具体措施》,细分理论学习、领导打仗能力、文风会风、选人用人等11个方面,制订39条具体措施,对党委工作进行规范。部队行不行,关键看党委;党委行不行,关键前两名。从严治党、从严治军,先治党委,搞强主官,抓住“关

  • 项目申报!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启动

    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已成功举办三届首届颁奖仪式2015年10月济南▼第二届颁奖仪式2016年9月成都▼第三届颁奖仪式2017年8月上海▼第四届参评项目征集工作已经启动欢迎文博机构科研单位文博企业踊跃申报关于开展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的函文物报社函[2018]4号各有关单位:为促进文物博物馆行业技术产品创新,激励文博机构和各类企业积极投身文博技术产品研发和推广服务,助力文博机构提升公共文化服务水平,全国十佳文博技术产品及服务推介活动办公室即日启动第四届全国十佳文博技

  • 2018年三月三黄帝故里拜祖大典(精彩分享)

    编者:三月三,古称上巳节,是轩辕黄帝的诞辰纪念日。从几千年前开始,每年的这一天,我们的古人都会焚香沐浴、祭祀先祖,并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这一传统美德也延续到了今天。河南作为黄帝的出生地,每年的三月三,全球华人都会来“老家”拜祖寻根。谭晶在壬辰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领唱歌曲《黄帝颂》“华夏文明,源远流长。我祖勋德,恩泽八方。启迪蒙昧,开辟蛮荒。伟烈丰功,万古流芳……”。戊戌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于2018年4月18日(农历三月初三)上午在新郑黄帝故里园区正式举行。如往年一样,今年大典邀请到现场参拜的近

  • 人,都有老去时

    花草的生命总是短暂,而人世的苦难却何其漫长。无论年轻还是老去,都要拥有一次最用心,最温柔的绽放。人不可能永远风华正茂,保持年轻的容颜。生老病死,是自然的规律,也是不可逆转的生命的轮回。人幼年时期受的苦不算苦,老年时候遭罪才是真正的苦。老年时候孤苦无依,居无定所,无依无靠,才是真正的悲惨。人生开始的时候渴望远行,后来却守望回归,期待着一份宁静致远。心是一切的起点,也是一切的归航。年轻的时候想过得轰轰烈烈,惊天动地,后来却喜欢平淡如水,平凡如斯,从一个穿越喧嚣的参与者变成了一个独处思考的安静的看客。

  • 王阳明:你的内心,就是最好的风水

    比外在风水更重要的是人内心的风水。内心的风水理顺了,自然顺风顺水。即便遇到坏的风水,也能逢凶化吉。1心安,则身安古人将心称作方寸。方寸大乱,这个成语就是用来形容心绪大乱,没有主见的情况。王阳明写过《咏良知四首示诸生》的哲理诗,其中有两首非常有名: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无声无臭独知时,此是乾坤万有基。抛却自家无尽藏,沿门持钵效贫儿。万事万物的源头和变化,都只在人心。良知就藏在心中,就像定盘针那样给我们指示方向。正因为如此,王阳明才把人的心称作无尽藏,就是没

  • 什么叫养生?究竟养什么?

    什么叫养生扎一针一天有效的叫做激素几天见效的叫做药坚持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没有任何副作用才叫养生治病花钱,钱是费纸!养生花钱,产生价值!现在养生与不养生的人10年以后比,别人老去了10岁,你还是10年前的你!这就是价值!花钱养生,你获得了健康和幸福!永远离不开病痛!健康幸福,从养生开始!养生就是养命白天损耗,晚上修复。白天是放电,晚上睡觉是充电,晚上只充了50%的电,白天还要释放100%,那50%哪来的,就得从五脏借。五脏在古书中为五藏,是藏的意思,藏的就是人体的精华,精华就是身体储存的营

  • 谷雨诗词10首:春山谷雨前,清和易晚天

    谷雨清·郑板桥不风不雨正晴和,翠竹亭亭好节柯。最爱晚凉佳客至,一壶新茗泡松萝。几枝新叶萧萧竹,数笔横皴淡淡山。正好清明连谷雨,一杯香茗坐其间。赏析:谷雨时节品新茶,天气晴朗无风,看院子里的亭亭翠竹,兴致盎然,在新茶缭绕的香气中,画几笔山水竹枝。牡丹图明·唐寅谷雨花枝号鼠姑,戏拈彤管画成图。平康脂粉知多少,可有相同颜色无。赏析:牡丹自古以来是花中贵族。牡丹素有“国色天香”、“富贵花”、“花中王”的美称。唐伯虎题诗牡丹图,花开谷雨前后,此时节,此花风头无两。春中途中寄南巴崔使君唐·孟浩然旅人游汲汲,

  • 3个小故事,悟出人生大道理

    1.误会早年在美国阿拉斯加,有一对年轻人结婚了,在婚后生育的时候,他的太太因难产而死,遗下一个孩子。他忙生活,又忙于看家,没有人帮忙看孩子,于是他就训练了一只狗。那狗聪明听话,能照顾小孩,咬着奶瓶喂奶给孩子喝,抚养孩子。有一天,主人出门去了,叫它照顾孩子。他到了别的乡村,因遇大雪,当日不能回来。第二天才赶回家,狗立即闻声出来迎接主人。他把房门打开一看,到处都是血,抬头一望,床上也是血,孩子不见了,狗在身边,满口也是血。主人发现这种情形,以为狗性发作,把孩子吃掉了,大怒之下,拿起刀来向着狗头一劈,

  • 南师开示: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

    南怀瑾:其实管理学最重要的,是老板思想的管理、情绪的管理。……我常常告诉做企业的一班人,你们画的数字越来越多,房子越住越大,汽车越开越新,人格越来越渺小。最要紧的是自我的管理,自我的修养……伟大的事业是人做出来的,人最难的是管理自己。——《漫谈中国文化》本文摘录自南怀瑾先生述著《南怀瑾选集》。篇幅有限,恐难尽意,欲辩玄旨,请阅原书。

  • 【山海经】是谁人能让印娢姑娘钟情呢?

    关注黄色的“土丘”来到了阵中央,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他向炎帝拱了拱手说道:“神农帝君果然名不虚传,手下能人无数,及岁也略懂一些小道术,今天就向帝君领教一番!”话音落地的同时,只见及岁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口中念念有词,一俯身,整个人一下子不见了,地上却真的堆起了一个土丘,只见那土丘不断从中间向四周涌出无数流动的黄沙,越聚越多,四周的黄沙不停的向土丘的底部汇拢、转动,速度越来越快。霎那间,强大的气流被从四面八方吸入涡旋的底部。转瞬间,那土丘竟然凌空飞了起来,以更加强大的力量翻腾汹涌着冲向天空,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