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的霸爱甜妻11章(第十一章 戴墨镜的闯入者)

2018/1/8 21:55:0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总裁的霸爱甜妻
第十一章 戴墨镜的闯入者

自打沈月苍宣布周末过来接她领证之后,宗夏这些天都在惶恐不安中度过,纠结自己难道真的要和这个男人度过下半生?

虽然还是有几分不情愿的,可是在经历过和叶辰的事情之后,对于感情,她看开了许多。总裁的霸爱甜妻11章(第十一章 戴墨镜的闯入者)其实婚姻也不一定非得的和自己爱的人结合啊,找一个可靠而不讨厌度过余生,也是另一种生活方式。

于是在周六的时候,宗夏开始按沈月苍所说的,收拾起行李来,中午接到了洛允的电话,得知她要结婚搬家之后也兴致勃勃的拍胸脯表示自己也来帮忙。

对于宗夏的婚事,她可是比任何人都感兴趣。

下午的时候,太阳斜斜的挂在天边,阳光照射着行李箱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洛允如约赶到,站在门外拍门不止。

“来了来了,门都要被你拍烂了!”宗夏赶紧起身去开门。

门外的洛允瘦瘦高高的身子套在洁白的体恤衫里,手举着几罐啤酒和果汁,塑料袋上冒着冰冰凉凉的水雾。

“这是干什么?”宗夏接过塑料袋打量一番,冰镇过的饮料摸上去十分凉爽。网站95lady.com

“当然是为了庆祝我们的小夏子告别过去,走向未来啊!”洛允大大咧咧的迈进房间,看着屋子只剩下原本的家具和一些被扔掉的垃圾,其余的都快被宗夏收拾的差不多了,不满的撇嘴,“怎么都不等我来。”

“谁叫你那么慢。”宗夏笑着打开果汁抿了一口,冰凉顺着拨开滑下,原本堵堵的心情也舒缓了许多。

说起来洛允看上去虽然粗鲁像个女汉子,其实内心还真是细心体贴,知道她不能喝酒,还不忘买了果汁。

“行吧,剩下的都交给我了。”洛允说完便开始继续替她整理衣柜里的衣服,只是动作太过笨拙,折起来的衣服和宗夏没法比,最后干脆乱七八糟揉成一团便塞进行李箱。

宗夏绕过她,兀自走到床头的小柜子旁边,蹲下身子在抽屉里翻找了一会,在最角落里摸到了一本厚厚的相册,拿出来,上面覆满了灰尘,像是被人遗弃在角落里太久而被遗忘了一般。原文95lady.com

宗夏毫不在意的用手拂去灰尘,露出相册原本的样貌,牛皮质的外壳,翻开里面每一页都被满满的照片占满。

是她和叶辰的过去。

望着相片上二人明媚的笑脸已经不复如初,心里也仿佛有某样东西跟着飞走了。

洛允不知何时站在她的身后,安慰般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她抬头看着洛允爽朗的笑容,一人拿起一杯饮料在半空中轻轻碰杯。

仿佛看了好几眼,那相册她最终没舍得扔,一起放进了行李箱,就像美好的过去尽管被伤害所覆盖,也依然深深的想要记住那些快乐,不舍得丢。

两个女孩子无拘束的坐在地板上喝饮料,一侧的房门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却不是敲门声,而是悉悉索索,像有人从外面拿了根铁丝在撬门一样!

二人互视一眼,眼底的惊慌不约而同,但仅仅一瞬间,洛允便神情坚定的站起身来,把宗夏死死的护在身后,两人一前一后的靠近大门,想要从猫眼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人在搞鬼。原文95lady.com

刚一靠近大门,还没来得及往外看,锁被拧开的声音在这大夏天竟会显得如此惊悚阴冷。

洛允反应迅速,抱着宗夏一起摔向了摆满东西的床,这时,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便踹开,“砰”的一声在墙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印子。

宗夏望着那道印子心有余悸,还好洛允反应快,不然这门若是砸在她二人的身上,估计得砸出一个血窟窿。

门外迅速窜进来了五六个男人,一个个人高马大,在柔弱的宗夏面前如同小山一样难以撼动。他们装束各有不同,却统统戴着墨镜,想必是怕人认出他们的样貌来。

“你们什么人啊?私闯民宅还有没有王法了?”洛允一蹦而起,虎视眈眈的瞪着这些家伙,尽管她经常打架没错,可面对这么多强壮如牛的汉子她也没办法了,只期望自己能稍微拖住他们,暗中挥手示意宗夏赶紧跑。

宗夏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而她留在这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不如按洛允想的,先跑出去找人帮忙。95女性网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洛允心神领会,为了拖延时间,转头便对着那些家伙笑开了,“大哥们啊,有话好说呗,要钱还是要色?我们统统的给你们就是了!”

那几个墨镜男互视一眼,随即讥笑一声。

“小妞这么懂事啊……只可惜大哥们受雇于人,恐怕不能接受你的好意了。”其中一个穿着V领衫的小平头上前一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瓶子和一块毛巾,拿起瓶子对着毛巾上上下下喷了个遍。

宗夏和洛允离那人老远,也依旧闻到了那股喷雾的气味,清香馨甜,很是好闻。

洛允却在闻到这股味道之后脸色都变了——自己上次就是被这玩意过迷昏了,才被那个糟老头子给带到云上烟火去的!

她忽然明白了这群人的来历,心中对宗夏升起几丝愧疚。

都怪她没事去招惹别人,现在还给宗夏带来了麻烦。

那几个男人拿着毛巾一般般靠近洛允,在离她只有两米的时候猛地闪了过去,身手迅捷的牵制住她,把毛巾捂上了洛允的嘴。说明http://www.95lady.com/

趁着他们纠缠的时候,宗夏看准时机一跃而起往外拼命的跑,那几个人也没有去追她的意思,因为等她跑到门口才发现,大门外居然还守着两个人,待她一出门便同样用那散发着异香的毛巾捂住了她。

浓郁猛烈的香味如同洪水灌进她的身体,每过一处都能抽走她的几分力气和神志,没过多久便头脑发昏,四肢无力,软软的像棉花糖一样滑倒在墨镜男的怀中。

眼前一黑,那些家伙用黑色袋子套上她们扛着便往楼下走去。

颠簸之中,宗夏终于失去最后一丝清醒,无力的耷拉在他肩头。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蒙蒙亮,尽管头晕目眩,但宗夏还是打量了四周一番,并试图寻找洛允的身影。

这是一间装修风格为欧洲中古世纪的房间,她躺在一张双人床上,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去哪了,穿着一条乳白色睡裙,头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晃得她眼发昏,不禁侧头将眼神移向别处。

周围很安静,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窗台上一只小鸟蹦跶着唱歌,声音却好小好小,她想自己可能还处于药物作用没有退散的状态。

试着直起身子,全身上下沉甸甸的,勉强能够移动,于是扶着墙壁一步一步向门口挪动,好不容易走到了门边,身体的支撑却达到了极限,头一沉便倒在地上。

……

布满苔藓略显老旧的公寓,楼道响起脚步声,沈月苍神色淡然的顺着楼梯到达了宗夏所居住的七楼。

不知是他本人的刻意还是沈母的强迫,他今天的穿着异常整齐,浅灰色西装笔直修长,还特地打了一条浅褐色领带。

他的心情一改往日的乌云密布,平淡甚至透着几分期待,然而这份难得的情绪在他踏入宗夏家的大门没多久后,便被打破了。

房间里放着一大一小两个绿色行李箱,其余的地方乱糟糟一片,塑料袋和空罐子抛的满地都是。

沈月苍紧皱的眉宇在酝酿着风暴……

他不是叫她在家里等着他吗?一眨眼又跑去哪里了!

正欲发怒,忽然一缕奇特的香味儿飘进他的鼻尖,在商场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他也曾被丧心病狂的对手绑架过,这股味道虽然更加浓郁勾人,他又怎么会不认得?

沉稳的水面像是被人扔进了一颗定时炸弹,不仅惊起波澜万分,更随时有引爆的危险。

他的表情冷漠依旧,身侧的双手却早已捏得骨节泛白,咔嚓作响,眼底氤氲的火气如同幽幽黑暗中的一束惊雷,骇人而狂暴。

高大的身影在门口停留了片刻,冷风扬起狂舞的衣角,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书羽,以最快的速度查到从昨天到今晨出入过云庭小区的所有人。”

越野车内,沈月苍身靠在座位上,深色如冰,一旁的小周跟随他多年,自然知道他的神情越是冷静,爆发起来的后果就越发恐怖,如今也不敢多说什么,打起精神随时听候差遣便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

柯书羽这人也值得一说,曾经因为聪明能干而在沈父身边待过一段时间,在调查方面的本领令人惊叹,只要是电脑里面储存过的东西,他纷纷都能入侵了给窃取出来,这也是沈月苍的公司为何树敌众多,却依旧独占鳌头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片刻之后,柯书羽那边有了消息,按照他的吩咐把宗夏所住的云庭小区监控录像一一进行排查,最终发现几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扛着两个黑色袋子走了出去,袋里的人十有八九就是宗夏。

绑架她的人叫做秦夜何,一个近年来逐渐由小公司发展起来的公司老总,上次在云上烟火对洛允意图不轨的男人就是他。

“其实我也觉得那个秦夜何不可能这么窝囊就咽下那口气的,所以直接调查了一番他最近的动向,没成想还真是他。”电话那段,柯书羽无奈的说着,毕竟上一次沈月苍揍了人家一顿,收拾残局的人就是他。

“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戴了墨镜。”沈月苍眼中有一丝不明意味的神采迸射而出,冷哼一声,命令小周按照柯书羽所发过来的地址前进。

总裁的霸爱甜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霸爱甜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美女总裁的护花兵王第1章演一场戏“嗨!美女!”“你是谁?你想干什么?”时值初夏,共和国美丽的海滨城市青门,一栋豪华的海景别墅二楼,一个身穿红色皮衣的神秘男子,痞气十足的冲他身前的大美女坏笑道。‘没想到逃命的时候,都能遇到这种女神级的大美女,看来那算命瞎子果然没有忽悠我!我苏天齐今后要走桃花运了!’苏天齐一边想着,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着身前只裹着浴巾的大美人。青丝如瀑,肤白如雪,前凸后翘,倾城倾国,真是美得让人看一眼都觉得醉了。倾城倾国的叶倾城,

  • 小说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总裁溺爱:霸道老公在枕边第1章第一次被拍了!!!市中心的ATS酒店,这是隶属于本市最大财团天行集团旗下的酒店,自然也是最顶级的。一夜要十万人民币房费的总统套房内,偌大的king-size瑞典大床,奥地利水晶吊灯,处处奢华。清晨的阳光从落地玻璃落下,一室金碧辉煌。只是,凌乱的大床前方,不知为什么,架着一台高清摄像机,为这金碧辉煌的房间,加了一丝诡异。当简安睁开双眸的时候,她扫了扫身边,竟发觉偌大的床上竟再无他人,瀑布长发不自觉的下滑,

  • 离婚成了家常便饭,但你有没有想过孩子的将来......

    当爱情已远去,夫妻的缘分走到了尽头,离婚也不失为一种明智的选择。然而离婚毕竟是宣告一个完整家庭的破裂,预示着孩子今后将生活在一个不再完整的家庭,加之一些离异者不能正确对待孩子,留给孩子的往往是一片浑浊、阴暗的天空。在离婚大战中,孩子只是手中的一枚筹码据调查,在离婚案件中,双方能做到理智地处理好一切,平心静气地分手的并不多见。围绕着财产的分割、孩子的归属、孩子的抚养费等问题,双方就像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为着各自的利益,置孩子的利益、需要于不顾。孩子甚至成为父母手中的一枚筹码,成为双方争斗时的“撒手

  • 禅语心灯——主动选择

  • 嫌我生不出孩子老公要离婚,听到老公和婆婆的对话,我感动落泪

    我叫王琴,今年28岁,跟老公结婚3年了,可是一直都没有怀孕。可能是因为我们忙着工作,一直没有好好备孕的原因吧。因为我们俩的家庭条件都不是很好,都是农村的,生活水平不是很好。但是我一直相信日子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让我非常意外的事情。我一定要说出来让你们听听。婆婆在我们结婚1年的时候让我们赶紧要孩子,她急着抱孙子,我和老公商量了没有同意,因为我和老公都想着要挣点钱,有经济基础了再生孩子,不让孩子重蹈我们的覆辙。所以我们都把要孩子的事情放在脑后,直到结婚第三年,我和老公的生意有点起色了,挣

  • 界面设计中的极简原则!

    文/徐孟瑾朱华极简主义(Minimalist)是20世纪60年代流行于西方现代艺术的一个流派,以其理性、客观、高效率的设计方式进行其艺术表达。在我国道家思想中一些观点也与极简主义有共通之处,“有”、“无”、“少则多,多则惑”等对极简主义的设计理念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二者均认为事物的最高境界即是还原其本质,追求简洁、凝练和纯粹化和事物最本真的内在。近几年,互联网及无线事业的飞速发展无疑引起了科技领域的巨大浪潮,人们的生活也因此产生了巨大的改变。人机交流正在不同程度取代着人与人的交流,而界面正是构建

  • 狠心婆婆伺候月子只让吃素菜,半夜我推开冰箱一下子就懵了!

    我的名字叫做赵欣,我已经结婚两年了。今年我以前二十五岁了。老公和我的感情特别的要好,所以说,我们两个结婚一年之后就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我是刚刚生产完。要知道,一般的中国女性,都是需要生完孩子休养一段时间的,这么一段时间是被大家称作为坐月子。一般女性在坐月子的时候,都是需要被照顾的大部分都是在婆家,让婆婆照顾了。我也是不例外的那一个,因为我的娘家离我实在是太远了,很不方便,所以说只能让婆婆照顾了。因为我生下来一个儿子,婆婆也非常的开心的照顾着我。一个女人,她在生完孩子修养的那一段时间,可以说身体是

  • 青年画家李志钦:人真画亦真

    李志钦,字芮鞫、存业,号龙泉山人、谛清居士、崇信人,1956年生于甘肃崇信,祖籍山西芮城。1982年毕业于河西师范学院美术系,1985年结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从1983年至今师承著名大写意画家老甲(贾浩义)先生。现为兰州教育学院美术系教授。北京老甲艺术馆、北京中国西部画院研究员。人真画亦真贾浩义/文1983年秋,我去甘肃平凉写生讲学,与青年画家李志钦相识。两年后他到北京进修,见面机会骤然增多;2000年他在北京建了艺术工作室。工作室恰好在老甲艺术馆隔壁。在西北兰州的高校教课之余,他大多数时间

  • 沈从文的字为什么那么好?一辈子都在“写字”!

    总第1098期;欢迎关注。1979年,沈从文在北京沈从文:一辈子都在“写字”文/范诚来源:文化中华书局聚珍文化沈从文的书法之所以写得漂亮,与他长期临帖、练习书法是分不开的。纵观沈从文先生的书法练习和创作历程,可分为四个阶段。少年求学阶段据沈先生《从文自传》回忆,沈从文出生后,因为父亲常年在外奔波,他幼小时的教育主要得益于母亲。母亲出生于凤凰的书香门第,外祖父是凤凰最早的贡生,也是文庙书院的山长。母亲知书识礼,自小对他管教甚严。沈从文四岁时,母亲就教他识字,已认识600汉字。小他四岁的弟弟沈荃出生

  • 油画里灯光下如梦如幻的智慧女性

    法国印象派画家DelphinEnjolras曾说:“美丽智慧的女人是他创作的灵感之源”,“在我的画里,无论是光泽面料、火、壁炉或台灯等,所有景物都以烘托营造伟大的爱的氛围为中心”。DelphinEnjolras,法国印象派画家。1857出生在法国。开始生涯时想做风景画家,但后来改变了方向,专门描绘年轻妇女肖像。他的画中女主人公经常参与:阅读、缝纫或在花园里的灯下沉思等简单的日常活动。(他的代表作是“窗下夜读的年轻女子”)。1901年,他被接纳为法国艺术家联盟会员。1945年逝世,享年8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