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8/1/8 17:31: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

第9章 雪夜里的噩梦

夜幕浓黑深沉,大雪之中,劳累一天的人们安然入梦,还有一些人,为着兴元帝的病,为着一个权字,夜不能寐。推荐http://www.95lady.com/

莫良缘高床暖枕,却噩梦连连。

梦里,严冬尽带着她策马狂奔,箭羽的破空声中,一只只雕翎箭穿透严冬尽的身体,再带着这个人的血肉,扎进自己的身体里。莫良缘抬头看向直到这一刻,仍死死护着自己的人,严冬尽的脸上满是血污,不过这人的眉眼却仍是精致,让人赏心悦目的漂亮,十五年过去,时光似乎就没有在这人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何必呢?”莫良缘喃喃自语,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问严冬尽,她父兄死后,按照李祉的意思,只要严冬尽愿意效忠于他,那严冬尽就是辽东铁骑新的统帅。涛天的富贵,这人不要,为什么要反?

神情恍惚间,莫良缘似乎又看见了傅美景,这女人一身宫装,笑意盈盈地看着她,还是一副如花美眷的样子,跟她说,莫良辰你是真的蠢,圣上是我的亲生子,他怎会真心孝敬你?哀家才是太后,而你,傅美景笑,只是棋子罢了。

莫良缘想怒,只是此时她已经末路,怒有何用?她想哭,却流不出泪来,想把这一生当做一场笑话,大笑一场,身上的伤口却又太疼,让她笑不出来。

“当年我拼着性命不要,也应该带你走!”严冬尽的声音发颤,嘴角渗血,“你本该是我的,你也应该是我的妻!”

严冬尽的颤声低语,让莫良缘眼前的过往云烟消散,看一眼四周,大雪纷飞,天地洁白,她和严冬尽的血将身下的战马与雪地染得鲜红。推荐http://www.95lady.com/

“血肉相融,”严冬尽沙哑着声音跟莫良辰说:“良缘你莫怕,我陪你走黄泉路。”

莫良缘有些茫然地看向她和严冬尽的远方,这里是皇城,不是她和严冬尽度过孩提时代的辽东边城,没有一望无际的旷野,她和严冬尽也不可能再有策马飞奔在大漠荒原里的时光了。

再转眼又是明月楼,严冬尽抱着她上楼,这楼他已买下,门窗都贴上了大红的喜字,床榻上鸳鸯红枕,桌上放着一双玉杯,这是严冬尽为她莫良缘布下的新房。

追兵追至楼下,架起柴堆,浇上火油,最后点火焚楼。

大火起时,严冬尽问:“良缘,来世你可愿嫁我为妻?”

莫良缘没及说话,但严冬尽看见被他一直挂在心头的小姐点了点头,咽下此生最后一口气息时,严冬尽嘴角微扬含笑,他这一生的繁华,孤寂,此刻都可以放下了。

“冬尽!”莫良缘喊,猛地睁眼,罗帐微动,闺阁香暖,她不在明月楼。

“小姐?”帐外传来秀云小心翼翼的声音。推荐http://www.95lady.com/

“没事,什么时辰了?”莫良缘问。

“天光放亮了,”秀云说:“小姐再睡一会儿,老太君特意吩咐了,天冷,让小姐多睡一会儿。”

起个床的事,这个丫鬟都能扯到老太君那里去,莫良缘冷笑,世上难买忠心人,只可惜这个丫鬟忠心的不是她。

坐起身,摸一下枕巾,湿漉漉的一片,原来方才自己哭了。

莫良缘收回手,揉了揉眼睛,今日就要去见严冬尽了,心跳得厉害,已经死过一次,觉着自己什么都不会再害怕的人,竟是近乡情怯了。

第10章 冬尽,你听我说

大雪仍是没有停歇,正是清晨时分,路上的行人不算多,马车到了护国公府别院的时候,莫良缘在车中又坐了一会儿,才一个轻跳就下了马车,也不看候在车外的人,径直就往门里去了。

秀云几个人要跟,被带队的一个侍卫长拦下,小声道:“国公爷有令,我等不必进院。95女性网

护国公的话谁敢不听,跟着莫良缘过来的丫鬟婆子们都低头站在了围墙的檐下,只秀云似是不死心,掂脚抻头看往门里走的莫良缘。若是莫良缘叫她,那她跟着进别院,就不算违了护国公的命令了,只可惜莫良缘头也不回,走得飞快,眨眼的工夫人就进了别院的门里,绕过门院的照壁就不见了人影,秀云这才死了心,乖乖地去了墙檐站着。

别院是四进的院落,有小厮给莫良缘带路,将莫良缘带到了最后一进的院前,也不说话,替莫良缘推开了院门,就低头退到了一边。

莫良缘进院,小厮又“吱呀”一声,将院门复又关上了。

“谁?”屋门虚掩的屋里,传出声音,低沉压抑,带着主人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狠戾。

莫良缘的脚步一顿。

严冬尽推门出屋,看见院中站着的人后,脚步随即也停住了。版权95lady.com

记忆中的人,一身的血污,被长长的雕翎箭穿透身体,这会儿却又好端端地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玉面玄衣,长身而立,看过了这个人英雄末路时的样子,再看这个人正当少年时的模样,眼泪从莫良缘的眼中夺眶而出。

严冬尽已有一年末见莫良缘,莫良缘生长于边关之地,边地女子性烈如火的多,温婉如水的少,莫良缘就是个个性张扬,容貌艳丽,衣着打扮也艳丽的姑娘,今日莫良缘身披的白狐裘下,一袭水红的衣裙,仍是艳丽颜色,人却不再艳丽,如同鲜花褪去了颜色,苍白的可怕。

“怎么,怎么哭了?”难得地说话有了结巴,严冬尽快步走出屋门,两步就下了廊下的台阶,到了莫良缘的面前,“被人欺负,受委屈了?”

莫良缘抹一下眼睛,小声道:“你就不问我入宫的事?”

严冬尽顿时就沉默了。

莫良缘往屋中走,她祖父只会命人将这座别院死死的围住,但不会命人听她和严冬尽说话,毕竟只是人不跑,说再多的情话,说再感天动地的海誓山盟,都不会伤到莫家分毫,他又何必在意?

严冬尽跟着莫良缘进屋,眼见着雪被风吹进屋里,犹豫了一下后,严冬尽关上了屋门。

莫良缘扫一眼这间屋,一桌四椅再加一张木床,一只卷了边的破炭盆,除这六样之外,屋中再无他物。

严冬尽走到莫良缘跟前,抬手替莫良缘掸一下发间的落雪。

严冬尽的动作小心翼翼,让莫良缘的双眼又是泛酸,深吸了一口气,莫良缘也不抬眼看严冬尽,问道:“我祖父昨天与你说了什么?”

严冬尽替莫良缘掸雪的手一僵,往后退了一步。完整版【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他与你说了什么?”莫良缘问。

严冬尽说了四个字:“圣命难违。”

莫良缘笑了起来,笑容也不复严冬尽记忆里的明媚。

“小姐,”严冬尽喊莫良缘。

莫良缘抬手就掩住了严冬尽的嘴,眼中隐有泪光的道:“冬尽,你听我说。”

第11章 你在我心,我在你心吗?

无法跟严冬尽说他们的前世,说什么,我爹爹和大哥会被李祉借她的名,一道假诏骗到京城,他们会被李祉下毒,之后毒发之时,被御林军斩杀于京城的长街上,说我们会死在明月楼,在场大火之下,尸骨无存。

莫良缘只能跟严冬尽说:“圣上的病无救了,驾崩就是这几日的事了。”

严冬尽的眼睛瞬间睁大,一脸的难以置信。

莫良缘等着严冬尽说话。

过了半晌,严冬尽才开口道:“你不想入宫为后?”

“这不是我找的借口,”莫良缘知道严冬尽的话意,马上就道:“我没想过圣上,就凭他对我爹有知遇之恩,我就不会咒他,我莫良缘不是这么没良心的人。”

莫良缘性子不温婉,一个不高兴甩鞭子打人的事常干,没什么识人的本事,但这姑娘不是个没良心的人,严冬尽紧锁了眉头,下意识地看一眼门窗,往莫良缘的跟前又靠近了一步,低声道:“你怎会知道圣上的病无救了?”

“我在护国公府住着,府里现在有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我知道,”莫良缘的嘴角现了冷笑,“昨天,嫁到傅家的大姑奶奶带着傅家的女眷来看我。”

“傅家?”严冬尽目光一跳,“傅妃?”

“还有她的儿子六皇子殿下,”莫良缘说。

严冬尽站着又是半天没有言语,按着莫良缘的说法,这事儿比护国公昨晚的那一句圣命难违,要可怕多了。

“谁让我爹和大哥手里有兵呢,”莫良缘又说了一句,语话听着像是自嘲,又像是在讥笑谁。

严冬尽的脑子转得飞快,李祉今年不过五岁,傅家只占一个清贵的名声,就算是莫家,也只是占一个朝堂上有权这一条,夺嫡要的是什么?无非就是兵,大将军手里四十万大军,这不就是莫傅两家想要的东西?

“只要我入了宫,为了我这个讨债的女儿,”莫良缘的声音哽咽了,“我爹和大哥不情愿,也得上了李祉的船了。”

严冬尽突然就问:“圣上中意哪位皇子?”

莫良缘被严冬尽问得一愣,这个她还真不知道,前世今生,她都还没有见过兴元帝一面,兴元帝至死也没有立太子,只有一份傅妃塞给她的,所谓传位六皇子的遗诏。

“无论是哪位皇子继位,只在大将军他们待在辽东,那就谁也动不了他们,”严冬尽说完了这句话,脸上就现了怒容,道:“你们是血肉至亲,护国公怎么可以害你?!”

莫良缘低头,这家人才不是她的血肉至亲,她这辈子的血肉至亲只有父兄,还有面前的这个人罢了。

“小姐,”严冬尽沉声问莫良缘道:“你没有哄我,是吧?”

“我入宫那天,圣上会驾崩,”莫良缘抬头看着严冬尽道:“那时,帝宫会很乱,我会想法出宫,冬尽,你在宫外等我好吗?”

“你怎知……”

“若不是圣上那时没有驾崩,那我就安心做我的皇后,”莫良缘打断了严冬尽的话,“你就当我,”话到了这里,莫良缘说不下去了。

“就当什么?”严冬尽的声音又变得有些冷了,“就当我今天没有见过你?”不是因为爱他,想着他们之间的婚约才要走,而是不想当寡妇才要走的?

严冬尽都没办法看着自家小姐受委屈,更别提让他看着莫良缘一生葬送了,只是严冬尽还是有些伤心,伤心于他将莫良缘放在心间,他却不知道自己在不在莫良缘的心里。

第12章 亲吻

莫良缘拉起了严冬尽的手,直接拉着严冬尽往床榻跟前走。

莫四小姐不是贤良淑德的人,但还是谨守男女大防的,单独跟自己在屋里说话,已经是难得,拉自己的手?严冬尽被莫良缘弄得懵住,一时反应不及,等反应过来,他已经被莫良缘拉坐到木床上了。

莫良缘看着严冬尽,说:“以前我一直待你不好。”

是真的不好,就算他们定了亲,她也没有过要做严家妇的自觉,严冬尽是父亲开恩养大的人,是沙场上可以为大哥去死的人,是自己惹了麻烦,可以将这些麻烦全盘接下的人,却唯独不是她莫良缘要嫁的夫婿,是要跟她少年夫妻,老来相伴的人。

前世里她入宫当寡妇,莫傅两家各占一分错,她莫良缘要占上八分,若不是贪慕虚荣,富贵迷眼,她怎么就能那么好骗?

“什么?”严冬尽却不懂莫良缘在说什么。

“如果这次我走不了,”莫良缘说:“我……”

“我带你走,”严冬尽没让莫良缘把话说完,也没丢开莫良缘拉着他的手,说道:“我带你回辽东,没人可以欺负你。”

莫良缘身体往下倒,将严冬尽也拉得躺下了,严冬尽愣怔之后,忙就要坐起,莫良缘却身体灵巧地一个翻身,整个人坐在了严冬尽的身上。

严冬尽不敢动弹了,也不敢伸手推莫良缘,喉咙迅速地哽滑几下,严冬尽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说:“你这是干什么?”

莫良缘嘴唇,将没上胭脂的嘴唇咬得鲜红一片。

严冬尽看莫良缘这样就急了,腰一挺就要坐起身,急声道:“你要干什么?”

“冬尽!”莫良缘人往下一趴,严冬尽促不及防,出于本能地伸手将莫良缘一抱,两个人就相拥着躺在了木床上。

严冬尽想推莫良缘起身,不管这次的事结局如何,也不管他与莫良缘是不是还有做夫妻的缘份,没有拜堂成亲,他们就不能这样,他不能毁了莫良缘的名声。可是还没等严冬尽手上使上劲,他的衣襟就湿了一片,意识到莫良缘哭了,再试着推一下,莫良缘死死地抱着严冬尽不松手,严小将军再也硬不起心肠推开莫良缘了。

想着这会儿院里没有,门窗又都关着,严冬尽自欺欺人的想,横竖没人看见,抱着就抱着吧。

“不会有事的,“严冬尽轻拍莫良缘的后背,小声哄道:“有我在呢,我带你回辽东,我说到做到,不哭了好吗?”

严冬尽这会儿对自己越是好,莫良缘就越是伤心,原本还只是默不作声流泪的人,突然就放声哭了起来。

听莫良缘哭,严冬尽心里就难受,他陪着长大的姑娘,他当成心肝,当成宝贝的姑娘,竟然会被人伤到,严冬尽咬牙念一句:“护国公!”

“我想嫁给你,”莫良缘哭着跟严冬尽说,随即莫四小姐就感觉到贴着的胸膛颤抖了一下。

“小姐啊,”严冬尽低头想看莫良缘,“你……”

莫良缘抬头,主动吻上了严冬尽的唇,让严冬尽没能说出想说的话来。

第13章 醉在温柔乡里的少年

有些事如果姑娘主动了,非要不可,年轻的汉子是把持不住自己的。

严冬尽翻身,跟莫良缘换了个位置的时候,呼吸急促,眼睛甚至有些发红。

“冬尽,”莫良缘笑,笑容又明媚如此,盛夏里最娇艳的那朵花儿一般,迷了严冬尽的眼,恍了严冬尽的心神,莫良缘说:“冬尽哥。”

严冬尽附身,狠狠地吻上莫良缘的额头,从脸颊一路吻到了莫良缘的嘴唇。

疼痛袭来,莫良缘蹙眉,随即就又心满意足了,世事求不了万全,万一她这次走不了,那不管之后她是生是死,她都无憾了,她总算是做了严冬尽的女人,不能相伴到老,她也守了前世里的承诺。

木床轻轻摇动。

屋外落雪无声。

对于相拥在一起的两个人来说,十方世界在这一刻小的可怜,只有彼此罢了。

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等严冬尽拥莫良缘在怀里,看向木窗的时候,窗外天光已经放暗,他醉在莫良缘的温柔乡里,没想到就这么醉了一夜。

“疯了,”严冬尽自语,他心想事成了,却又害莫良缘没有了退路。

莫良缘轻声一笑,这人前世里为她疯了一场,一世重来,就换她疯一场好了。

“我什么都不怕,”莫良缘跟严冬尽小声道:“我只怕你有事,怕我爹和大哥被人害了。”

我还怕你不知道我的心,这话莫良缘压在心里,没有说出。

严冬尽坐起身,素白的床单上,点点红血,剌得严冬尽目光微跳,心头却又有初为人夫的欢喜。“疼吗?”严冬尽低头要替莫良缘查看。

莫良缘却推开了严冬尽,方才还主动的人,这会儿红了脸。

严冬尽笑了起来,这人本就长得好看,这一笑就更是能把小姑娘们迷得五迷三道了,“这会儿你倒是知道害羞了,方才却又是怎么了?”

男人和女人就是这么的不同,该做的事做过了,之前再羞涩的少年人也能无师自通一般,放得开了,脸皮厚了。

“如果我们能回辽东,你会娶我吗?”莫良缘侧躺在严冬尽的身旁问。

“这个自然,”严冬尽认真起来,手掌轻抚莫良缘的脸道:“我带你回辽东,然后我就向大将军求娶你,良缘,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人了,后悔也没用了。”

这会儿不喊小姐,喊闺名了。

莫良缘抿着嘴笑,轻轻嗯一声。

“还有五天,”严冬尽从起身,拿了枕下的手帕,不顾莫良缘于他而言,一点力道没有的挣扎,替莫良缘擦净了身体,一边小声道:“护国公一定会派人守在城外,不过我会想办法的,你等我的消息。”

莫良缘由着严冬尽帮自己穿好了衣裙,摸一下膝上狐裘的软毛,“五日之后,我会趁乱出宫,你在宫外等我。”

“万一圣上无事呢?”严冬尽问。

“他活不了,”莫良缘幽幽道:“莫傅两家费尽了心思,就差最后一步了,怎么可能还让圣上活着?”

“若圣上那一日无事呢?”

“也许圣上现在已经死了,宫里宫外的人,只是在等我的花轿进宫门,演一场戏罢了,”莫良缘笑了起来,方才还明媚的笑容,就这么几句话的工夫又褪了颜色。前世里她只听见丧钟响起,谁知道兴元帝究竟是何时去的呢?

第14章 这就是她的命

莫良缘要走的时候,严冬尽的身体蓦地就绷紧了,如同一张绷紧了的弓。

“我会从丰登门出宫,”莫良缘看一眼严冬尽抱着自己的,青筋绷起很高的手背,决定为了让严冬尽安心,她要说出自己怎么出宫的计划,“冬尽,你在白崆街等我。”

“丰登门在哪里?”严冬尽问,他没进过宫,也没关心过帝宫有道宫门。

“一道小门罢了,”莫良缘抬手替严冬尽扣好了领扣,前世她坐在花轿里被人丢在丰登门那里不管不问,傅美景救星一样的出现,从此以后就成了她莫良缘心里的好人,不过这一世,收回抬起的手,莫良缘跟严冬尽说:“我知道那里,没事的,冬尽你就信我一回,行吗?”

事情从头到尾都不在严冬尽的控制范围之内,但严冬尽只能选择相信莫良缘,他们是夫妻了,他得信娘子的话。

“我走了,”莫良缘转身要走。

“小心点,”严冬尽抱着莫良缘没撒手,“这几日我会找机会,若有机会带你走,我会去护国公府找里。”待在别院里,只是因为他顾念着莫良缘,否则就凭一帮子护院,怎么可能困得住他?

“好,”莫良缘点头。

严冬尽松了手,送莫良缘到了廊下。

大雪依旧。

莫良缘的脚步有些蹒跚,但没有回头。

严冬尽走下台阶,张嘴想再说些什么,但最终闭了嘴。这个时候说他不想莫良缘走,说由他来想办法,说那些他本就不太会说情话?说这些有什么用?多说无用,那就不如不说。

莫良缘狠狠地揉眼睛,她本就哭过,所以大力地揉了几下之后,莫四小姐的眼睛便红得厉害,看在秀云这些丫鬟婆子的眼里,四小姐是痛哭过一场了。

“回去,”匆匆上了马车,莫良缘下令。

严冬尽站在大门前,看着马车消失在街角,才转身往里走。

护院们看这个一向脸上无甚表情的人往里走了,都暗自松口气,这人在庭院里练武,他们多少都看过几眼,知道这位想走,凭他们的本事拦不住。

莫良缘回到护国公府,直接就发了小性,也没去见过老太君和祖母刘氏,直接就回了自己的闺阁,关上门谁来都不搭理。

秀云被叫到老太君的跟前,不等老太君问,秀云便道:“四小姐哭过,这会儿在房里生闷气,奴婢们说话,四小姐都不理的。”

老太君挥手让秀云退下,看向了坐在自己下首处的护国公和刘氏夫人,道:“看来四丫头的心被那个严冬尽伤着了。”

刘氏夫人叹气,护国公没什么反应,道:“话说清楚了,对他们两个都好,看来这个严冬尽是个懂事的。”

老太君的心这会儿定了,两情相悦两情相悦,严冬尽那里冷了,莫良缘再热的心,这情也续不下去了。

刘氏夫人开口道:“那四丫头那里怎么办?就让她这么难受着?”

“进了宫的日子就好受了?”老太君道:“这就是她的命,从古至今,哪个女人是能为自己活着的?好歹不管日后怎样,她后半生能衣食无忧就是了。”

刘氏夫人没再说话了,丈夫和老婆婆决定的事,她不忍心又能怎样?莫望北不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罢了,刘氏夫人想,我何苦操这个心?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太后要逆天 或 将军请上座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最强战神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强战神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最强战神第三章搞定咣,酒瓶是碎了,但是却是在南大少的头上。南念佛也没搞清楚自己往对方头上砸下去的酒瓶怎么会在自己头上。就在南念佛被砸后一愣神的功夫,卓不凡抬起右腿,嘭的一声,南念佛就应声也撞在了另外一面墙上,捂着自己的肚子在地上翻滚。看到自己的主子被人打翻在地,有一人急忙往前扶起地上的南念佛,而另外两人则一起朝卓不凡冲了过来。就在莎莎和她同学的惊呼声中,两位保镖没有任何悬念的飞到墙上然后趴在了地上。卓不凡嘴角撇了撇似乎有点不太满意,但是他这个笑容在

  • 小说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嫡女有毒之一品逃嫁妃第三章狠毒威胁火辣辣的痛楚从脸颊蔓延开来,然而花如陌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便再度抬起眸来,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妇人。那目光使得柴若蓉一阵心悸,忽然想起来对方是妖邪之人,不知道这一巴掌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厄运,顿时后怕起来,慌忙退避回到花坤清的身边。“花如陌你还是不要想玩什么花样,趁早将解药交出来,省的给我们整个相府带来晦气!”“爹爹,女儿觉得爹爹还是先将我的婢女放了比较好,毕竟和筱玉相比,好像妹妹更加矜贵一些吧,若是那些笨手笨

  • 小说极品特工王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极品特工王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极品特工王妃003苏二爷如地狱修罗般的声音让周围一圈的心中一颤,冷月如手上的鞭子也不由一滞。“二小姐!”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人,在冷月如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冷轻尘听得不完整,但是大概也听见了什么太子一类词语。冷月如的脸色变了变,恨恨地放下鞭子,“你先去和我娘说一声,我换了衣服就去。”说完冷月如居高临下地瞥了冷轻尘一眼,“今天放过你,等我成了太子妃,再好好收拾你。”太子妃?冷轻尘微微皱起眉头,和逸羽国太子凤无双有婚约的,本来是这具身体——武林盟主冷

  • 小说剑纵天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剑纵天下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剑纵天下第3章姐姐林颖也难怪凌晨会如此激动,因为他距离凝真境界又近了一步。灵气是一种无形无质的气体,是一种精纯力量,它散步在空气当中,修炼者们将它吸收,将其提纯,炼化成为真气。所以,灵气与真气有本质的区别。纳气是龙翔大陆武者修炼的第一个阶段,也是起点。吸收天地灵气强化身体,当能自如的控制体内的灵气后,再将其转变成为真气便进入了下一个境界——化气。顾名思义,化气就是将吸收到体内的灵气炼化成为真气,供自己使用。凌晨体内有了第一缕真气,很明显是要进入化气境界

  • 小说战神转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战神转世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战神转世第0003回:族会交锋第三回族会交锋张皓低头进入大厅,当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张皓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自己的座位上竟然是湿的,根本没办坐。望着座位上的水痕,张皓眉毛微皱,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头,一定又是张星一班人搞的鬼。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张皓,周围的族中年轻人,都是忍不住的发出讥笑之声,显然很是喜欢看他出丑的模样。此时,坐在上面的张军武也是发现了张皓的尴尬,脸庞上闪过一抹怒气,对着身旁的负责内务的二长老皱眉道:“二长老,你…”“咳,实在抱歉,下午下人

  • 小说校园最强恶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校园最强恶召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校园最强恶召第三章怪异人偶“这是什么?诅咒人偶?”叶天疑惑的摆弄着手里的怪东西,平时这种东西也就只要在什么僵尸片子里看到罢了,像这样近距离观察还是头一次,不过说实在的,这个人偶做的的确很粗糙,而且眼睛也只安了一个,好像是用绿色的玻璃球代替的,给人的印象只有一个......丑......“谁这么无聊......”叶天拿着手里的人偶,人偶很硬,好像它的体内不是棉花而是木头块似的,不过叶天也实在没心情去理它是什么材料做的了,只见他望向不远处的垃圾箱,

  • 小说羽落苍穹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羽落苍穹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羽落苍穹003:天机神图孙道长!看清来人之后,易羽又是大吃一惊,这手持长剑,发出凌空一剑的竟然是常年在三元观中闭门不出的孙道长。见识了这两人惊心动魄的一剑,易羽口中微微发苦,精武功夫院那些所谓的高手只怕给这两人提鞋都不配,甚至连那些隐居潜修的宗师级人物恐怕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华服老者也就罢了,孙不平的那一剑,也让人叹为观止,就算易羽不懂其中的玄妙,但可以看出这一剑的威力,想不到平日老实木讷的孙道长竟然是一名身负绝世武道的高人,二虎可谓是身在宝山而不

  • 小说二货特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二货特工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二货特工第3章军队捉奸虎爷的翡翠原石中转公司位于汤原县东经济开发区最好的地段,公司挂名恒运,跟荆阳市区内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恒远只有一字之差,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从缅甸边境批进已经擦边出绿和切口的大小原石,然后扣出整块的翡翠原料倒卖给有需要的珠宝商,买卖风险不是很大,中规中矩,不过胜在走货量大,一年下来资金的流水非常惊人,虎爷一介白身能打拼到这种地步,的确有其过人之处。公司的正门展示区临街而建,往里是一个宽敞的院子和两排水泥浇筑的库房以及一座三层小楼的办公

  • 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妙手易容之庶女毒妃第三章受欺因为体质缘故,雪慧从不吃甜食。“沛玲,这些饭你吃了吧!”沛玲瞪大眼睛,一脸怪异望着雪慧。“二小姐是嫌饭菜不好么?这是夫人吩咐的,二小姐如今在静养,饭菜减半。可这已经比我们从前吃的好很多了。”雪慧笑了笑,小脸拂过一丝不以为然。“我只是不想吃而已。”沛玲犹豫片刻,见雪慧确实没有胃口,这才开吃。她不敢坐下,就这么站在桌边,一手端碗,一手拿筷,呼噜呼噜几下便喝完一碗甜粥。看到沛玲一脸满足表情,雪慧眼中露出一丝怜惜。“这丫头

  • 小说盛宠恶魔盗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盛宠恶魔盗妃第3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盛宠恶魔盗妃第三章辩白一丝画面从脑海闪过,上官九眯了眯眼睛,所有的头绪纷纷清晰。上官九抿唇一笑,眸光闪闪,原来如此。苏玉柔顺势捡起喜榻上那白帕,回头看着慕凌风。“王爷,这……”苏玉柔欲言又止,只觉得周遭的气息压迫的让人喘不开气来。“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慕凌风阴郁的声音响起,听着像地狱来的使者。上官九跳下床,一把扯过苏玉柔手中的白帕鄙夷的看了一眼然后随手扔在了地上,有些厌弃的模样。一屋子的人都不敢大口喘气,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上官九的动作上,每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