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不悔此生种深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4 21:31:00 来源:网络 []

书名:不悔此生种深情

02章 不必对我负责

秦棉双眼通红,仰头哈哈笑了一声,素白手指紧紧捏在一起,连额角青筋都爆了起来,她歇斯底里道,“江城,我告诉你,你父亲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从今往后,你再也不必道貌岸然地说要对我负责,江城,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我受够了你的虚伪,受够了你的无情……”

秦棉两手紧紧抱着头,肩膀在剧烈的抖动着,她极力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字字喋血,“我不想成为你的责任,我是活生生的人,不是责任,我不是责任……”

这牢笼,她一天都不想待下去了,再待下去,她会窒息……

她不想死在绝望里,更不想死在他面前。95女性网

江城浓黑的眉毛高高挑起,双眸阴鸷,死死盯着秦棉,“我是个男人,说过的话就绝对不会食言,既然我答应我父亲要照顾你一辈子,就一定会做到,秦棉,你要离婚,我不准。”

“够了,我再也不想听你说这些。”秦棉抬头,一双眼里里充满了绝望和愤怒,“江城,你对我就只有责任对吗?如果当年我没有在那场车祸中救你,如果我没有因为那场车祸而失去一条腿,你这一辈子就不会娶我,对不对?”

八年前的那场车祸,二十岁的她失去了一条腿。

二十岁的她,原本可以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芭蕾舞者,但她却为了自己最爱的人,心甘情愿的失去了一条腿……

她甚至以为,一场婚姻,总会是因为爱情。

毕竟她爱了江城那么多年,高中的初恋,大学的守候,一直到了这一次的奋不顾身……

她以为,他们之间该有爱情的……

如今看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是她太过天真,把自己活活困在了自己编织的爱情美梦里。

这一场天真,一连持续了八年。说明95lady.com

八年里,江城即便和她同床共枕,也绝不会碰她一下……

那是何等的悲哀和无助。

秦棉紧咬下唇,死死盯着江城。

今晚,他们之间,必须有个了结。

“我再说一遍,我要离婚。”

江城忽然就动怒了,低下头,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

秦棉下巴上顿时一阵疼痛。

她倔强的缩着眸子看着江城。原文http://www.95lady.com/

江城面容绷的紧紧的,也死死盯着她,黑色西服透着一股阴冷气质,“我再说一次,我绝不会离婚。”

“那我也告诉你,我一定要离婚,就今天,就现在,立刻,马上。”

“我不签字……”

江城的气息一点点喷洒在秦棉的脸颊上,秦棉只觉得心都要裂开了。

他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折磨她?

既然不爱她,又何必将她禁锢在身边,占着江太太的位置?

这个男人,可真是狠。

难道非要将她折磨死,他才肯罢休?

秦棉心里的疼痛一点一点蔓延,眼眶中明明蓄满了眼泪,可就是倔强的不肯让泪水掉下来。

她忽然“呵”地笑了一声,恨恨道,“好啊,你不离婚是不是?行,江城,就现在,我要做你真正的妻子,就现在……”

03章   你不是男人

江城听到秦棉这个要求,眸子忽然缩了一下,眼底是浓稠的黑……

只是很短暂的一个表情,落在秦棉眼里,她瞬间觉得自己要疯掉了。

看啊,他果然还是不想要她。来自95lady.com

结婚到现在,他从未想过要她,她从来都不是他真正的妻子。

秦棉张狂的笑着,笑的眼泪差点掉出来,她声嘶力竭地大喊,“江城,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你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放我走,从此以后,你找你的幸福,我寻我的快乐,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更不需要你的同情,什么狗屁责任,统统都见鬼去吧,我不用你道貌岸然的为我负责任,我不需要,统统不需要……”

有东西从胸腔里砰一声爆裂开来,血淋淋的疼。

秦棉身体如筛糠一样剧烈颤抖着,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疯了,她真的疯了。

她最爱的男人,却用这种最残忍的方法来折磨她……

江城看着秦棉一点点疯狂,情绪也跟着一点点奔溃。

他一张脸绷的越来越紧,脸色越来越冷,手指忽然就那么绕到了她的身后,五根手指朝上,直直插进了她黑色的头发里。

他的身子越来越低,低到两张脸随时都可能碰撞在一起,低到呼吸相闻,低到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他眼中的怒火……

“你刚才说什么?秦棉,你再说一遍……”

江城另外一只大手牢牢捏着秦棉的下巴,浑身充满了戾气。

这样的江城,很可怕……

秦棉心痛的无以复加,眼里却满是倔强,她抬着下巴,一字一句道,“我说你不是男人,江城,你不是男人,从你娶我的那天开始,你就不再是男人了……”

江城两颊边的肌肉不自觉的抽动起来,两道浓眉紧紧拧在一起,手指的力度加强。小说不悔此生种深情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秦棉觉得下巴都要被江城捏碎了。

这个禽兽,混蛋……

“你再说一遍……”江城牙齿磨动,太阳穴突突跳着,显然是要气疯了。

秦棉疼的死死咬着下唇,太过用力,下唇甚至被咬出了血,口腔里都是浓重的血腥味道。

只不过说了一句他不是男人,他就承受不住了?

他可知道她这八年里都承受了什么?遭遇了什么?

“我说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男人,不是男人……”秦棉撕心裂肺的喊着,声音一阵嘶哑。

江城没有说话,只是倨傲的下巴紧紧绷着,粗粝的大手忽然就落到了她的腰上,毫不费力,一把将她从轮椅上抱了起来。

这个男人,周身像是裹挟着冷气一样,冰寒一点一点侵蚀着秦棉。

秦棉瞬间吓坏了,踢着一条腿,拼命挣扎,“江城,你要干什么?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

江城绷着脸不说话,只是抱着她往床边走去。网站http://www.95lady.com/

他粗鲁的将她丢在了床上,手松动着脖子里的格子领带。

秦棉慌了,手指紧紧抓着床单,往后退,“江城,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江城紧绷着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他扯开了领带,扯开了衬衫,扯开了身上最后一丝丝防备……

04章 你要的 我给你

秦棉浑身的血液直往头顶上翻涌,脸色惨白。

江城一张脸骤然在她面前放大,黑色的瞳孔紧紧将她锁定,那表情可怕极了。

他很恼火的说,“你要的不就是这个吗?好,我给你……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江城像是被激怒的野兽一样,眼里烧着了一团火。

他怎么不是男人?

她可知道他压抑了到底有多久?

这个女人,根本不知道他心底的那道痛处……

秦棉瞪大眼睛,绝望的不断挣扎着,“江城,你这个禽兽,我恨你,我恨你…”

她要的不是这个。

她要的,只是他的爱……

可他却不懂,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她。

秦棉心口划过一刀,像是被凌迟了一样。

她不断绝望挣扎着,一双眼睛充满了泪水,泪水一点点砸下,很快晕开。

“江城,你就那么讨厌我?”

“江城,你就那么恨我?”

“我知道你不爱我,我知道……”

秦棉痛不欲生,声音颤抖,“放了我好不好?放了你自己吧……”

江城紧绷着身体,没有爱,没有关心和安抚,一张脸冷酷至极。

终于,秦棉再也挣扎不动了,像是死了一样的承受着,眼角,有一滴泪慢慢滑落……

她终于成为他的女人了,却是以这样屈辱狼狈的方式……

夜,漆黑,像是弥散开来的曼陀罗一样,暧昧迷惑,却又是穿肠毒药。

江城披着一件睡袍站在窗边,他点了一根烟,烟头忽明忽暗。

秦棉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雪白毯子,睁着一双眼,一动不动。

那一抹红如嗜血玫瑰一般绽放在雪白床单上。

秦棉嘴唇上全是血迹,有她自己的,也有江城的。

她像是死了一样躺着。

她曾无数次期待过要把自己交付给江城,要为他生儿育女,可从不是以这种方式。

现在的她,只感觉到恶心和虚无。

她甚至不想再看江城一样。

眼角有一滴泪滑落,她紧捏拳头,咬碎了牙齿,“江城,你这个禽兽,你毁了我,你毁了我……”

江城吐出一个烟圈,没有回头,一双眼睛看着窗外,语气冷淡,“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要的,我都给你了,不是吗?你还想要我怎样?呵……我没那么多时间去揣摩你的心思,这些年,你想要的东西,我统统都给你了,是你自己不知足罢了……”

秦棉紧咬牙关,忽然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齐飞,“我想要的?我想要什么你真的不懂吗?八年了,你真的不懂吗?”

江城没说话,又吐了一个烟圈。

秦棉忽然就坐起了身子,一双眼睛死死盯着站在窗边的江城,眼底一片赤红,“我要你爱我,你不知道吗?我要你一个承诺,你不知道吗?八年了,你给过我爱吗?我要的,只是一句‘我爱你’,只是一个天长地久的承诺,可你,却不肯给我,一丝一毫都不肯给我,江城,你知道你对我有多残忍吗?我在你身边,活的就像是一个笑话,我受够了,我真的受够了……”

不悔此生种深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不悔此生种深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纵横花都9章(出院)

    原标题:纵横花都9章(出院)小说名字:纵横花都出院这点伤倒无所谓,主要是我感觉自己像个小丑。还他妈逞英雄,到头来,连管自己的人都没有。我越想越憋屈,暗自下了决定,去他妈的吧。老子不干了!到了医院,我本想包扎完就走。但医生却死活不干。他说住院观察两天,没有别的事才能出院。我本来没当回事,但让他一说就严重了。说脑袋这是被重物击打,万一留下后遗症就完了。我被大夫一说,吓得乖乖的去住了院。病房就我一个人,我躺在那儿也睡不着。脑子里想的都是KTV的事儿。开始时我心里还有些埋怨芸姐,帮她出头,她却一句话都没

  • 按摩师的规则9章(:约定)

    原标题:按摩师的规则9章(:约定)小说名:按摩师的规则:约定“好热,你们这里没开空调吗?”美‘女’媚眼如丝,如一头饥饿的母狼在盯着一只羊羔,眼闪烁着光彩。品書網“咳咳,我今天第一天来,我也不清楚。”赵斌尴尬的说道,他看出来‘女’人已经劲了,果然与桃‘花’印记有关。“你坐过来。”美‘女’抿了抿嘴,然后拉住赵斌给她按摩的手,直接拉扯到了‘床’。“不好意思,我们只提供按摩服务。”赵斌尴尬的说道,内心却已经翻江倒海,这样的‘女’人简直是尤物,倾国倾城的样貌,‘艳’媚入骨的气质,尤其是用那双媚眼看向赵斌,

  • 我曾在你心尖9章(:帮我夺回孩子)

    原标题:我曾在你心尖9章(:帮我夺回孩子)小说书名:我曾在你心尖:帮我夺回孩子刘欣妍一下就听出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他的声线低沉,极有辨识度,只需听一遍,便能轻易听出。看来这次又是他救了她。刘欣妍想坐起身,可她动了一下,却发现这次她的身体比上次来的时候更疼痛和虚弱。“医生说你现在的身体极度虚弱,如果不想落下一身病,现在就不要随便乱动。”男人冷冷地开口。听到他说的话,刘欣妍不动了。现在如果连她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话,那也别指望还会有别人来关心她了。脑海里像放电影回放一般,快速地闪过这些天她所遭遇的种种羞

  • 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9章(:威严的大白狗)

    原标题: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9章(:威严的大白狗)小说名字:冥婚惊情:相公别咬我:威严的大白狗但是不管谁是真的谁是假的,我在这个家里都是步步凶险,揉着发酸发痛的肩膀,我看向窗外,那里始终是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正在这个时候门忽然被打开,我一回头,惊出一身冷汗,我那个死人相公回来了,他依旧是双目紧闭,身子僵硬的站在门口。“小小过来把大少爷扶到床上去。”云嬷嬷站在那死人相公身后冷冷的吩咐。“哦。”我颤巍巍的走过去,华服之下的身子是僵硬冰冷的,我用力的搀扶他却一动不动。“真是没用,这样怎么伺候夫婿”

  • 异世之风流大法师9章(亵渎)

    原标题:异世之风流大法师9章(亵渎)小说书名:异世之风流大法师亵渎天空慢慢暗淡下来,夕阳在地平线上只剩下淡淡一圈光晕,正好倒映在水潭里少女的身上,让少女蒙上一层绚丽的朦胧美感,显得越诱人。龙一拽紧拳头,全声微微颤抖,血脉贲张的他竟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扑过去将少女推倒,在那绝美的女体上纵横驰骋。几滴汗水从额头滑下,模糊了龙一的双眼。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自制力会如此不济呢?龙一心里喊道,刚刚那种邪恶的念头就像是这身体的一种本能一样,已经渗透在了血液骨髓之中。哗啦一阵水声,龙一极目望去,眼睛立刻变得幽深

  • 深夜里的滋味9章(第9章 轻车熟路)

    原标题:深夜里的滋味9章(第9章轻车熟路)书名:深夜里的滋味第9章轻车熟路“哎呀,你出来,别,别这样,弄的我难受死了。”宋楚红假意推他,私处被他弄的很快就湿润了。他就喜欢她这风骚的样子,脸色因为兴奋红的厉害,还极其敏感,他手底下的乳尖被他一揉摸很快就硬了。许泽旭可算是这方面的老手了,对付她轻车熟路,一边用手指顶她,一边把她逼的靠在墙上。他低头一口啜住她另一侧乳房,乳头乳晕一起含入口中,又是啃又是咬,弄的宋楚红不停地叫受不了。“我受不了了,你,你这混蛋,你快停下来。”许泽旭不光不停,还加大了手指的

  • 后半夜交易9章(第9章 救我)

    原标题:后半夜交易9章(第9章救我)书名:后半夜交易第9章救我我用尽浑身力气推他,他依然纹丝不动。疼!我被他啃咬的锁骨那里疼的厉害,肯定都已经流血了。可这跟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比起来不算什么,我特别特别害怕,我一边儿哭一边儿求他。“魏岳,你放开我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不会让叶北亲我的,我保证!”他像是听不到我的话,继续他野蛮粗暴的动作。在我的挣扎中,他很快把我扒了个精光。他血红着眼看着我的身体,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看到女人一丝不挂,他的眼神带着一种疯狂又带着些膜拜。“难怪叶北惦记你,身材真他妈的好

  • 我愿与你缠绵每一夜9章(第9章 与他无关)

    原标题:我愿与你缠绵每一夜9章(第9章与他无关)小说名字:我愿与你缠绵每一夜第9章与他无关他的表情毫无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甚至亲自伸手扯下她正在输液的针,扔在一边拽着她的手就把她拽了起来。夏青薇一阵头晕,差点就又倒回床上,就在要挨上床的刹那,莫辰逸伸出手臂接住了她。“又装死!”咬牙说了一声,他还是弯身把她抱了起来往外走。她的身体似乎轻了一些,她的脸色似乎苍白了些,他凝视了她的小脸一两秒钟,似乎有某种不舍的情绪在心底泛起。最终,他压下了那些情绪。“放我下来吧。”夏青薇轻声说。也许是中毒后太虚弱了,

  • 童话般的天赐之福9章(第9章 悲哀吗?)

    原标题:童话般的天赐之福9章(第9章悲哀吗?)小说名字:童话般的天赐之福第9章悲哀吗?如果不是付思思找宁染,她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柳承嗣还有这一处隐蔽的别墅,或许该说是他们的爱巢吧。别墅黑色的铁门外守着七八名保镖,别墅里面还有四五名保镖在巡逻。柳承嗣多在乎付思思,才会如此谨慎小心。想着不再牵挂,可是眼睁睁看着他这么保护另一个女人,宁染的心还是有些酸涩。毫无疑问,宁染被拦在了大门外。“抱歉,宁小姐,大少爷有交代,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进入。”双方正在僵持,就见付思思穿着一条白裙走出来,轻声软语地说

  • 吻上你,温柔的呼吸9章(第9章 这样舒服吗?)

    原标题:吻上你,温柔的呼吸9章(第9章这样舒服吗?)小说名:吻上你,温柔的呼吸第9章这样舒服吗?他的眼中露出看猎物时才有的凶光,几乎不跟她啰嗦,伸手就去掀她礼服的裙摆。夏若知道,她想用身体跟他抗衡根本不可能。她没推他,只是冷笑着开口:“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饥渴了?连自己表哥的女人也要动,不是说兄弟妻不可欺吗?”“你也配说是他的妻?”周韩咬牙问。“你自己亲耳听到的,他介绍我时,说我是他的女朋友。”“他女朋友从这里能排到月球上去,你算个什么东西?”周韩手上的动作停了,只是还继续压着她,低低的跟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