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落难的尤物 大结局

2018/1/4 15:28:44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落难的尤物

第1章 一遭落难

我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原文95lady.com

从外面逛完街回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早,难得地在门下看到了东扬的车子,结婚两年很少见他这么早就下班。

进门之后,更难得的是婆婆这么早也在家里。

看到我的那一刹那,她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这一丝慌乱很快就被不屑所取代:“揣着赔钱货回来了?”

对于她的冷嘲热讽我早就已经司空见惯,虽然心口还有一丁点地疼痛,但很快我就将心情平复下来,准备上楼。

婆婆见我没有理她,更是怒火中烧,几步就抢在我前面:“没听见我跟你说话吗?”

我别过头,没有看她:“请你让开。”

“让开?”她冷笑了一声,抄手倚在楼梯的扶手上,像是故意拔高嗓门了似的,高声说道:“你以为你还是金枝玉贵的白家小姐?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们家那不中用的老东西已经死了。现在易家是我做主,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跟我说话?”

我用力捏紧拳头,控制住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重申了一遍:“请你让开。”

连和她争吵的勇气都没有,因为她说的是实话,爸爸三个月前已经从江祁的办公大楼上跳了下来,从那以后,江祁一直是东扬在打理。版权95lady.com虽然东扬还是很疼我宠我,但不能否认的是,爸爸已经没了。

说着我就大步上了楼梯,婆婆没料到我挺着大肚子居然也能跑这么快,急忙追了上来,一边追一边念念有词:“反了天了你这赔钱货,居然敢给我甩脸色。”

没有理她,我径直往房间里走,东扬在房间里,他会保护我。

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了几声不怎么和谐的声音。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中含着无限的春.情:“东扬……你爱我吗?”

东扬带着意犹未尽的喘息,气息凌乱地回答:“你说呢?小傻瓜……”

东扬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每次缠绵过后,他都会用这种声音趴在我的耳边对我说:“如斯,我爱你。”

心里就像有一根刺猛地在扎一样,我用力捏了捏大腿,突如其来的疼痛告诉我,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在我爸爸发生意外后的第三个月,在我怀胎六个月的时候,我的丈夫易东扬在我们的婚房里和别的女人厮混。95女性网

婆婆许世兰已经追了上来,看到我木然的表现,她很满意地勾起了嘴角:“赔钱货,你还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萱萱正在给我们易家生大胖小子吗,你滚远些,别把你身上赔钱货的晦气带给她了。”

还记得我刚刚怀孕的时候,东扬和许世兰眼睛里面都是笑意,成日里围在我身边转,许世兰每天给我熬汤汤水水,说是要滋补肚中的孙子。

那时我以为她看在孩子的份上放下了对我的芥蒂。直到三个月可以检查胎儿性别,她迫不及待带我去医院检查了孩子的性别,是个女儿。

许世兰眼中的失望溢于眼底,当场就给了我一个白眼,还是东扬立马上前抱住我说:“女儿也好,是我们的小公主。”

原来他也嫌弃我肚子里的是“赔钱货”。

我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扶着扶手颤巍巍地跑出了家门。落难的尤物 大结局

身后一直回荡这许世兰的嘲笑,可我没有回头,也不敢回头。

跑出老远,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

弥漫的月色下,远处别墅区里的灯火仿佛一场糜烂的梦境。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出门的时候也忘了带钱和银行卡,身无分文而又漫无目的,沿着马路一直走,走着走着就到了墨河边。

站在跨江大桥上,眺着夜色里滚滚奔腾的江水,又想起了当时和东扬商量买房子的时候,他站在我们现在房间外的露台上,指着墨河对我说:“房子买在这里,以后我们就可以经常来看江景了。”

现在每每想到曾经发生过的甜蜜,心里都犹如针刺一般。

一道闪电劈开天,撕心裂肺的痛开始发作,我抱着膝盖瑟缩在江桥的护栏下。推荐http://www.95lady.com/

我好想爸爸,谁能带我去看看他?

我扶着栏杆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冲进马路中央:“停车,请你送我去南山墓地。”

回答我的只有溅起的泥水和刹车降窗骂我是疯子的司机。

随着一声长长的刹车声,一辆迈巴赫停在了我的眼前,它抵着我的大腿将我撞进了雨幕中,腹部顿时传来了撕心裂肺的疼痛。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司机从车上走下来扶我。

我紧紧拽着他的衣袖,仿佛溺水者抱紧漂浮过去的浮木:“求你了,带我去南山墓地。”

司机眉头皱得紧紧的,对我说道:“小姐,你在流血,得先去医院。”

正说话的时候,车窗的玻璃忽然被摇开,一个婉转如溪流的声音窜了出来:“怎么回事?”

像是有什么东西拽住我起了身,猛然抬眸,对上女人那双似笑非笑的精致眉眼。95女性网我记得这个声音,不久前在我的卧室里面。

周边昏黄路灯的光线将她优雅的轮廓照得朦胧,她薄唇弯着轻松的弧度,那丹凤眼波光流转,眼神在我身上扫了一边,嗤声笑道:“这不是易太太吗?挺着个大肚子淋雨干什么?”

我见过别人恭维我的样子,这是第一次见到别人的奚落。

雨水灌进眼睛里,呛得眼仁生疼,血水带着我的体温从身下流失,我浑身颤栗,双手不断地拢着从身上流淌而去的血水。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宝宝,我现在一无所有了,你不能不要妈妈。

我呆呆地对着车里的人,脑子疼痛欲裂:“救我……救我的孩子。”

她轻轻一笑,目光对上了司机:“杜小姐的Party就要开始了,去晚了小心易先生炒了你。”

黑色的车窗又升了上去,将我的希望都关在了雨天里。司机将我扶到马路边,小声地说抱歉,急匆匆地上了车。车轱辘溅起的水花,冰冷地洒在我的身上,汽车的尾灯将车牌照亮,我认出这辆车是父亲生前最爱的那一辆。

而如今,易东扬已经将他送给了他的情人。

我仰头望着暗黑的天,银丝线一样的雨水如注,狰狞的闪电,惊天的雷鸣,轰隆隆仿佛震耳欲聋。

在陷入黑暗之前,我听到有车子紧急的刹车声。

第2章 变卖江祁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满天雨里了,入目的是白得刺眼的天花板,鼻子后知后觉闻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手下意识就放到了腹部,高高隆起的小腹告诉我,孩子还在。

长吁了一口气后,身边忽然笼上了一道黑影,他笑道:“小姐,你醒了?”

我一天没有喝水,嗓子已经干得起壳,开口的声音就像是裹着风的破棉絮:“这是在什么地方?”

他又笑了笑:“小姐,昨天你晕倒在了路边,是苏先生救了你。”

“苏先生?”隐隐约约我记得昨天晕倒之前,好像有一辆车停在我的身边。

正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又开了,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眉眼都清冷得很,眼神桀骜,一身浆挺的西装一看就做工良好,价格不菲。他进门后,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方才那男人自然而然地接了过去,搭在臂弯,弯腰道:“苏先生。”

被叫苏先生的那人只轻轻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到病床前:“白小姐,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我愣了一下,记忆中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人啊。

我试探着问:“苏先生,我们以前认识吗?”

他笑而未语,拿起案上的橘子,剥开,正要递给我,一旁的护士开口道:“病人现在还在恢复期,不能吃凉的。”

于是他又将橘子放下,抽了两张纸巾擦手:“白小姐贵人多忘事,记不得我也不奇怪。不过看着白小姐现在过得这么落魄,我心里还挺开心的。”

震惊以及愕然,像是海浪铺卷而来,一下子将我的心填满:“苏……”

“白小姐……”他截断我的话头,向方才那人使了个眼色,他便递了一张名片上来,他将名片扔在案上:“如果白小姐下次无家可归的话,可以打我的电话找我,我不介意再见识一下白小姐更落魄的样子。”

说罢,他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落在他的脸上,他的侧颜被照亮,俊美得令人心思恍惚。只可惜,嘴太欠。

不等我发怒,他已经站起身离开,笔直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

我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抓起案上的名片往垃圾桶里重重一扔:“神经病。”

余光瞥到了床头的日历,九月十七号。我恍惚地坐在床上,捏着日历,心里乱成了一团。

九月十七号,江祁的股东大会。江祁是做生物制药的自主研发和销售的企业,前几年的时候,公司发展势头很好,但是因为最近几年成本的增加和股东的不断撤资,江祁忽然陷入了困境,资金链在三个月前彻底崩断,每天有无数的债主上门要债,爸爸迫于无奈从办公大楼跳了下去。从那以后,江祁一直就是东扬在接管。爸爸死后,我做了很多努力,到几家投行求爷爷告奶奶,终于求来了一笔资金,才使江祁正在进行的一项试验得以继续开展。

现在正是这批药生产投放市场的时候,东扬却提议把江祁卖入大财团百诚集团。为此,我们俩在讨论细节的时候意见有些出入,所以他提议开股东大会来解决。

以前我一直以为他是为了降低风险,所以才会想让江祁并入百诚。可发生了昨天的事情,我忽然就明白了,他这是准备卖店跑路了。

江祁是爸爸一辈子的心血,我绝不能让它赔在易东扬的手里。

不知是想到了爸爸,还是想到了残忍无情的易东扬,脑子里一闷,泪水哗然而下。

半晌,我擦干了眼泪,从病床上爬起来,强撑着精神打车赶往江祁。

到江祁的时候,时间已经不早,前台的保安和行政,笑容满面地对我打招呼:“易太太好。”

易太太,这个名称真是讽刺。

我停住脚步,对他们说:“以后叫我白小姐。”

他们虽然愣了愣,但终究点了点头,说:“是,白小姐。”

许是见我行动不便,行政小妹唐薇薇上前扶了我一把,把我送到电梯口并按了上行的电梯,我向她点头致了谢,电梯的门缓缓观赏。

深呼吸一口,也不知道等会儿要面对什么样的狂风骤雨。手抚在腹部,腹中的孩儿又轻轻动了动。那微弱的胎动给了我一丝勇气,让我有了无尽的力量继续下面的路。

会议室里气氛正严肃,隔着百叶窗我看到易东扬坐在以前爸爸坐的位置上,单手支头,像是在沉思什么。易东扬长得俊,大学刚进校门,茫茫新生中我一眼就看上了他。

在一起后他一直温柔体贴,在一起四年,结婚两年,六年的时间我们没有吵过一架。也正是因为这样,他的背叛尤为伤人,他将我从天堂拉进了地狱里面。

他放下了手,缓缓起身:“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那我在此宣布江祁正式……”

“慢着!”我推开门,赫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听说今天开股东大会要卖江祁,难道易先生就不问问我这个大股东的意见?”

江祁的股份,婚前爸爸就划了百分之二十给我,就算他自己持有的百分之四十作为婚后财产,我和东扬一人一半,东扬手中的还是没有我多。

“你怎么来了!”会议室里忽然出现了一丝不怎么和谐的声音,东扬的下首坐着的赫然是他妈许世兰。

东扬的眼神也投了过来,他站起来走向我:“你怎么来了?”

昨夜我一夜未归,再见面他没问我去哪里了,反倒问我怎么来了。

我眉毛皱了皱,狠狠甩开他的手,缓缓坐在椅子上,转身对行政经理说道:“今天股东大会的主题是什么?”

行政经理忙递上来了一份企划书,我翻了两页,易东扬果然还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卖了江祁。我心里一阵阵地泛凉,抬手将企划书在会议桌上拍得重重一响:“只要我白如斯还活着一天,你们就休想把江祁给卖了!”

他垂着头,沉默了片刻,半晌才走过来蹲在我的面前:“你听我说,现在的时机很好,卖掉江祁我们只赚不亏。”

我将企划书扔了出去,转头对与会的各位股东道:“大家都去吧,江祁我是不会同意卖的。”

他们也都知道,只要我不在卖江祁的合同上签字,江祁就卖不出去,于是纷纷往外走。

“卖了江祁,你就好拿着钱去养情人了吗?”我掉头看向东扬,心里犹如刀割,一字一句道:“易东扬,你做梦。要想卖江祁,除非我死。”

许世兰慌了,连忙去拦他们:“等等,等等,你们不要走,刚才大家不是都同意了吗……喂喂喂……”

她自然拦不住他们,只好转身回来,将怒气都撒在我身上:“白如斯你这个破烂东西,还有什么脸出现在这里?”

许世兰不喜欢我,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可是爸爸在世的时候她还能将这份不喜欢压一压,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她的厌恶不加修饰。

我忍她,让她,敬她,重她,因为她是东扬的妈妈,我不想让东扬在妈妈和老婆之间为难。

可是现在我不想忍了,再也不想过这种忍气吞声又自讨苦吃的日子了,我笑了笑,对她说道:“我算什么东西,我是江祁的大小姐白如斯,当年你们家易东扬腆着脸求我嫁给他的。你说我是什么东西?”

许世兰没料到我会顶嘴,一时间愣了一下,但很快她就将巴掌高高扬起,正要落下。我下意识抬手去挡,却被人从身后捏住了手腕。

“啪”的一声,巴掌就落在了脸上,火辣辣的痛觉登时传来。

第3章 再度相逢

易东扬松开我的手,转身对许世兰说:“妈,你先回去,公司的事情我来处理。”

我扯了扯嘴角:“易东扬,你别在这里装好人,我们在一起六年,六年的时间养一条狗都能叫两声,你简直连狗都不如,没心没肺!”

易东扬的太阳穴突突直跳,额头上的青筋也陡然暴起,好似下一刻就要爆发了。

许世兰刚打了我一巴掌,正得意:“你这贱人,赔钱货,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千人骑的东西,别以为你背后做了什么我们不知道,还要装高洁。”

我抓起桌上的矿泉水瓶子向她猛地砸过去,东扬用胳膊挡了挡,溅射的玻璃碎片划过他的小臂,蜿蜒的血迹显得十分狰狞。我捂着脸长吸一口气,说道:“婆婆,今天我尊称您一声婆婆,你就还是江祁集团白如斯的婆婆。但要是你再造谣生事,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看谁还当你是我婆婆。你现在养尊处优的生活怎么来的,你比谁都清楚。要不是我看上了你的儿子,您老人家现在恐怕还在山里种地吧。”

易东扬的手哆嗦着抖了抖,许世兰气得直哆嗦,嘴皮张了张,像是要说什么,却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最终脱口而出的是:“白如斯你这贱人,赔钱货,有什么脸说这种话?你和全盛老总那些勾当,还以为谁不知道,还真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全盛老总,爸爸跳楼之后我求了他三天,他才肯贷款给江祁。难道他们竟然因为这个来诬陷我?

“我和利总清清白白的,能有什么勾当?”我咬着牙看向易东扬:“难道你也这样认为?”

“如斯,我们有六年的感情。”易东扬闻言,倒也不和许世兰僵持了。反而是冷笑一声,翘着腿坐回沙发上,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过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和你计较了,只要现在你别和我作对,我管你吃喝不愁。”

“不和我计较?管我吃喝不愁?”

我停顿了一下,突然笑出声来:“你自己什么身份你还不知道?一个靠老婆吃软饭的人有资格跟我说这些?没有我,你现在和一条狗有什么区别?”

易东扬平生最恨别人将我们俩的关系拎出来说,他努力工作,比公司的谁都要努力,就怕别人说他是靠着老婆上位,吃软饭的。

而现在最伤人的话,是从我的口中说出,他脸色很难看。

看着他错愕的神情,心里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我握紧了拳头,心脏一抽一抽地发痛,暗暗发誓,他让我心里有多难受,我就要他成倍地感受回来。

“反了天了,白如斯,你这贱人还有理了。”我感觉鼓膜都快被许世兰尖细的叫声震破了。

说话间,许世兰猛地向我扑来。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我下意识拉过椅子拦在面前,她往椅子上重重一撞,跌落在了地上。

顿时,会议室响起了她的哀嚎:“白如斯,你这挨千刀的臭婊子,居然敢对我动手。”

易东扬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白如斯,你别太过分了。”

“我过分?究竟是谁先动的手,你眼瞎没看见?”我反唇相讥。

“妈年纪这么大了,你就不能让着点儿?”易东扬怒视着我。

我听后只是轻轻笑了一声:“倚老卖老我为什么要让她,况且我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

易东扬一双眼睛冷冽至极,鼻腔里发出了一声骇人的冷哼:“我的孩子?白如斯你摸着良心说这孩子是我的吗?”

他眼神中忽然就蓄满了怒意,紧紧地握住我的肩膀,下手的力道极狠,仿佛要将我捏碎了一般:“我究竟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要背着我做那些事?还是你觉得我不能满足你?”

我看到了他眼里的赤红,好半天才睁大了眼睛,一字一句问他:“易东扬,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他咬牙切齿,眼里写满了恨:“你知道外面现在怎么说我?他们说我吃软饭,不仅吃软饭还戴绿帽子。白如斯,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以前老爷子在,我给他几分面子。现在……”

冰凉的话见血封喉,我只觉得从头凉到了脚,再也吐不出来一个字。

易东扬冷哼一声,将我往沙发上重重一推,马上转身扶起许世兰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会议室的门又被推开了,行政部门的小姑娘倒了三杯水过来,见我半靠在沙发上,急忙上来扶我:“白小姐,你没事吧?”

腹下传来了一阵疼痛,我紧握着她的手,艰难开口:“快,送我去医院。”

————————————————————

进去医院之后,小姑娘径直去找医生,我在大堂的座椅上等他。腹中的疼痛一阵比一阵更厉害,我额头和背上渐渐渗出汗水。

汗水湿透了衣背,我坐在椅子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邻座的女生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天哪,那个人好帅,就跟电影明星一样。”

旁边坐的大概是她男朋友,脸微微扬起,不屑道:“拜托,你的老公在这里!”

小情侣之间的打打闹闹,以前我和易东扬也经常会这样玩闹,此时此刻更让我心里难受得慌。迷蒙抬眼,目光无意间瞥到走廊上正走过来的人,他穿着白衬衣,领间的两粒扣子微微解开,露出了精瘦的锁骨,身姿挺拔,倒真的挺帅的。

上午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耐看。

无视身边女生的惊呼,转眼间这个人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站在我面前,嘴角扬起的弧度似乎是嘲弄:“白小姐,又见面了。”

我下意识撑着身子地往旁边挪了挪,没有理他。

早上他说的话让我十分不舒服,此时他的笑让我想起了当时的不舒服。

他弯下腰,凑在我的耳边,温热的气息轻吐在耳畔,没来由的耳根一阵发热:“白如斯,我有一句忠告给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千万别对谁抱有幻想,哪怕那个人是你老公。”

我骇然抬头,望着他轻笑的眉眼:“你究竟是什么人?”

他直起身,理了理衣袖:“我是谁不重要,我要做什么才重要。”

说罢,他竟然转身就要走,小姑娘却在此时回来了,她急得就快要哭了:“白小姐,怎么办?他们都说现在医生没空,让我们排队。”

我脸色煞白,身上汗如雨下,肚子里的孩子好像明白了此时她的处境,在子宫里不停地翻滚。痛感一阵阵袭来,令我苦不堪言。

精神恍惚的刹那,身子忽然落空,像是跌进了一个怀抱。

“白如斯,你又欠我一道恩了。”

耳边忽然传来悠悠荡荡的一声呢喃。

落难的尤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落难的尤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王妃要溜走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王妃要溜走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王妃要溜走第八章苏子归是清白的苏子归含着泪,心中惆怅无比,不知不觉间点了点头。“对不起。”祁宿嘴中突然说出。她吃惊的看着他,他一个为天下所尊的王爷,竟给她一个伴读道歉?“王爷不必挂在心上,是子归骗了您……是子归的错。还请王爷惩罚。”而祁宿似乎并没有要责罚她的意思,而是叫子归穿好了衣服,随后便又传来了张管家。张管家一直蹲在外面留意着里面的动静,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听祁宿传他进去,忙不迭的进去行礼问安,“老奴在。”他抬起头看了看祁宿,又看了看苏子归。祁

  • 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前夫不太冷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这个前夫不太冷第八章爱的到底是她,还是钱?她不明白其中的原由:“为什么?”“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项御尘一脸冷然。“那这个东西我不能签,你要想让我签,还是签离婚协议吧,这次我们直接去民政局,一次性搞定,把离婚证也给拿了。”楚若晴有点生气,她觉得自己被耍了。“楚若晴!”项御尘眼神一凛。“项御尘!”楚若晴不甘示弱,“你要不想跟我在一起,咱们就去好好离婚,别弄那么多花花肠子,你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也不想懂,但你如果让我签这份东西,就得给我个明白。”

  • 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这个王爷有点蠢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这个王爷有点蠢第八章下面见血了(中)玉荷苑。秦苑和一群小丫环们正围着刚摘来的欣赏呢,因为这花配得好看,特别是花房里面那独一无二的一朵,看着更是让人赏心悦目了。林妈妈看她盯着这花都不眨眼了,心里也有些喜悦,小姐终于不再板着张脸了,现在倒是有几分活泼的样子。“小姐,先歇一会儿喝口水吧,这花在这里又不会被人拿走,先吃点糕点填填肚子,老奴去看看厨房里面的菜做得怎么样了?”前些日子小厨房倒是还可以用,但是也不知道哪个杀千刀的,在老爷面前嘀咕,这院子里面

  • 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总裁一往情深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总裁一往情深08难道喜欢你也有错?“那么按照你的意思,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吗。”俞寒将手放下,然后转身背对着她,一边洗手一边说:“你能通过重重的筛选接近我是你的本事,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来我身边的目的没那么简单,我说得对吗?”孔碧笙压制内心的不安,看着镜子里的他,装作镇定,笑着说:“敢问哪一个来面试的女生不认识俞总您呢?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图谋不轨,那也只是这些女生对俞总一直都存有爱慕之意罢了,难道喜欢俞总您也有错吗?。”“那你呢?”他抽出一张纸巾,低

  • 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你从不言弃第8章奇葩后妈“妈,现在就结婚未免也太早了点吧?”于玲对穆小彩的家庭背景很不满意,在她心里,儿媳妇肯定要豪门世家女或者高官千金才能配得上她儿子。“越早越好,我还想赶紧抱重孙呢!”奶奶笑得很开心。“咳咳……”穆小彩一口茶差点喷出来。于玲捅了捅应建斌的胳膊,应建斌赶紧劝道“妈,结婚是大事,是得好好商量商量。”“这件事你们就别管了,一切我说了算!”奶奶非常不满的瞪了两人一眼。她都快八十的人了,也不知道哪天就撒手人寰了,最殷切的希望就是能抱上重

  • 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不期而遇的深情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不期而遇的深情第八章这是躺着也中枪窦芷橙忽然怔了一下。什么叫忘了他?如果他说的是和她一起看小黄书那次,她还真没忘,但看他的表情,显然不是指那一次。柏天翊倏而伸出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冰冷的嗓音仿佛柔软了几分,“我很想你。”窦芷橙仿佛触电般猛地向后一退,警惕的瞪住他,“你究竟什么意思?”柏天翊抿紧薄唇,她果然还是不记得他了啊!最后,窦芷橙不仅没问出柏天翊装哑装瘸的目的,反而陷入了柏天翊疑似暗恋她多年的迷茫中,带着满腹疑惑的下了楼。一下楼,两人

  • 小说旧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旧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旧城第八章:你们真让我恶心苏篱落敲门进入顾长泽的办公室之后,看见顾长泽坐在真皮座椅上,苏知画整个的身体都贴在他身上。他裤子的皮带已经解开,苏知画正探进手去不停地抚摸,而此时的顾长泽也是一脸享受的样子。这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在办公室里居然就如此地迫不及待,而且丝毫不避讳自己。“恶心!”苏篱落别过脸去,骂了一句。“姐姐,你见的应该比我多吧?这又是何必呢?”苏知画笑得有些轻浮。“苏篱落,都到这地步了,你装清纯给谁看?”顾长泽一脸怨怒道。“我只是劝你们公共场合收敛

  • 小说庶女成凰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女成凰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庶女成凰第八章未有体贴此后再无人愿意和苏彦朗说亲,更宁愿绞尽脑汁去做皇子妃,万一在皇子病死之前生下一个儿子,那必定是未来的皇太后,荣华无限。所以,苏彦朗要躲避的那些人,恐怕也想不到有女子愿意和苏彦朗并肩而行吧?如此是最安全的了。她做为一个死后重生的人,不会惧怕这些的。她的反应让苏彦朗瞥来一眼,放慢了脚步,却是真真的扶着她踏过湿滑的雪地。两人并肩走进刚开门的仁德医馆,店伙计热情的上前招呼道:“老爷夫人看病还是抓药?”“抓药。”苏彦朗转头看向穆菀龄,声音

  • 小说用我青春许你芳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用我青春许你芳华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用我青春许你芳华第八章你想要几次?顶楼的风很大,吹的闵天晴都睁不开眼睛,整个身体都被霍靖深圈在怀里。他的力气很大,她只能跟着他走。“霍先生,这里是顶楼,我不要......”还没说完,她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闵天晴抬头去看,一双眼睛募地睁大,医院顶楼,一架直升飞机降落。这里是医院,公家的地盘。一瞬间,闵天晴心底的恐惧越来越大。她真的后悔了,不该进魅夜,不该接近他,伺候他。直升飞机上走下一个高大的黑衣男人,步伐沉稳,来到霍靖深面前,

  • 小说爱是逃不掉的劫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是逃不掉的劫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爱是逃不掉的劫第八章倒是小瞧了她王宣宜气急,这时候脑袋一团混乱根本没把话过滤一遍就胡乱地说了出来:“不客气你又能怎么样!”“没怎样。”宋庆抬手缓缓滑过王宣宜溺出细汗的脸蛋,最后扣住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面对自己:“也不过,是让你家破产而已!”“你!”王宣宜怒极反笑,抬起双手掰掉宋庆右手:“宋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急着和我离婚是你有了别的女人!你信不信那些记者会非常感兴趣宋氏集团二少爷的出轨?”一句话轻易地激怒了他。他正要发怒,王宣宜已经看准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