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前妻,不可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8/1/3 2:47:5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前妻,不可欺

第11章 我想给他生个孩子

兰姨跟雅雯都从一楼的房间里面探头出来看看她的情况,她在楼梯口冲她们弯唇一笑,表示自己已经习惯,没发生什么事情。95女性网

进了三楼属于自己的卧室,房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就听见二楼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再然后是客厅的大门,按照往常的惯例,这个时间他出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了。

浑身有些无力,她关好自己的房门,整个人如抽掉筋一般顺着墙沿滑坐到地上。

想想明天还要上学,还要为长兴打算,她又赶忙扶着墙壁一点一点爬了起来。

……

简竹从学校出来的时候,顾容轩就背靠在一辆明黄色的兰博基尼前冲她招手。

她几步奔上前来,“你怎么来了?”侧头又见那车,鄙夷的摇头,“太骚了。”

顾容轩轻笑起来,“这车不是我的,你也知道,我的车上次被爷爷收了,要开就只有开我哥的。可是我哥的车太威武了,不是我的风格,所以就只能找朋友借了。版权95lady.com谁知道丫也是一骚包,给我弄了辆这。”

两人一起去了市中心的餐厅吃饭,港式的餐馆,午间各种精致小吃搭配热茶,简竹一人就吃了一大堆。

顾容轩摇头,“大半年没见,你还是这么能吃,女孩子这么能吃可不好,夫家养不活的。”

她哈哈两声扑在他面前的桌上,“你这是在替你哥打抱不平吗?‘焦阳’现在都是他在管着,我知道,他可有钱了,他养得起我。”

“竹子,关于这事……你就没有别的想法了吗?”

“什么别的想法?”

“跟一个对你完全没有感觉的男人结婚,你觉得这样好吗?”

带鱼的鱼刺,不深不浅地扎着脆弱的喉管,让简竹觉得好像五脏六腑都疼起来了一般。

扯了扯唇角,还是绽一抹笑颜,“容轩你……今天是来帮你哥哥当说客的吗?”

“并非是给谁当说客,只是这两年里,每次我回来,看见你们之间一点进展都没有,所以问问,你对以后就没有别的打算了吗?”

“我没有什么别的打算,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就是尽快给你哥哥生个孩子。”因为爷爷说过,两个人有了孩子就会有感情,他们那辈的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她和顾容昊也会这样过来。95女性网

顾容轩捏着杯沿的大手一紧,“可是我哥有他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且外面也不只一个女人,而且以他现在对你的态度,你觉得他会要你生的孩子吗?”

“……”

“竹子,我把你当妹妹,所以有些话不得不说,我哥是不会爱你的,他这辈子就爱过一个叫简汐月的女人,那个女人离开了,便也连他的爱都带走了。你别对他有任何幻想,真的,一丁点都不要有,那样,最终受伤害的也不过是你自己罢了。”

简竹笑着露出两只漂亮的酒窝,“容轩,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顾容轩却甚是笃定,“别说什么你不爱他的话,一个女人如果不爱一个男人,何必苦苦纠缠。”

两个人都沉默着一句话没说,餐桌边却立时又多了一个人出来。

“呦!原来借我的车是来这泡美女啊!洋枪洋炮的折腾惯了,现在居然支持国产,行啊!”笑得花枝乱颤的温礼乔,过来一掌猛击在顾容轩的肩头。

第12章 与小三面对面

顾容轩被他一击,猝不及防之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恨得牙痒,“怎么哪哪都有你啊?跟踪我吧!”

“呸!你又不是美女,我也不是菊花党,跟踪你做什么?毛病。”

“没毛病你一边待着去啊!过来搅什么局啊!闲得抽搐吧你!”

胡闹了一阵,温礼乔也懒得废话,索性往旁边的椅子上一歪,直接就伸手向简竹道:“嗨!温礼乔,美女,怎么称呼你?”

简竹一愣,只得伸手与他一握,“我、我叫简竹,你好……”

“呸!”顾容轩起身将简竹的手臂一抓,“握什么手啊!跟这种人握手是会怀孕的,赶紧的,起开!”

两个人刚转身要走,温礼乔就追上来道:“嘿!我说你小子今儿个是怎么回事啊?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个美女么,干什么藏着掖着啊?”

顾容轩将简竹挡在身后,“哥们儿,甭管你信还是不信吧!我真不是要泡她,你也甭想,行吗?”

温礼乔来回梭巡过这两个人的眼睛,努力想要看出些什么,“怎么?看得还吃不得了么?”

顾容轩一见温礼乔那副世家公子的吊儿郎当相就来气,“您老,爱哪哪待着去吧!这姑娘真不是用来泡的,是亲戚,亲戚,懂了吗?”

温礼乔歪脖,望着如花似玉的简竹,心下一痒,当即就疑惑了起来,“等等,她刚才说……她姓简……我好像记得你哥的老婆也是姓简的,难道她……”

话还没有说完,餐厅的大门却在这时候被人从外面打开。版权95lady.com

一男一女先后走了进来,男的,飒爽英姿、面目清俊,普一出现在店内,就引得无数女人望过去;女的,眉清目秀,妆容也优雅大气,进来的时候因为惦记着身旁的男人,不时侧身与他说着什么。

有服务生上前来为他们带位子,那男人自然而然揽住女人的后腰。

他们之间的交流互动并不算多,却偏偏是一举手一投足之间,亲密无间。

顾容轩的心底“咯噔”一声响,简竹已经一个闪身,一屁股坐在了那两人选定的座位上。

“这位小姐,你……”

服务生刚开口说话,就听见旁边的女人道:“是你?我们见过的!”

那女人显然认出了简竹,微笑着道:“你是容昊的表妹,你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简竹抬头,笑得甜腻,“姐姐,上次我自己开门进去,把你吓了一跳,害你衣服都没穿好,真不好意思。”

女人红了脸庞,娇滴滴偎在顾容昊的身前,“我是吓了一跳,不过已经没有关系。前妻,不可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带路的服务生放下菜单,正准备转身,“等等。”冷冷的一记男声,顾容昊已经开口道:“这里已经有人坐了,请再帮我们安排别的位置。”

服务生茫然不知所措,简竹已经站起身道:“不用换了,这个位置留给你们,我的位置在那边,就是过来打声招呼而已。”

顺着简竹所指的方位,顾容昊侧头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两个男人。

第13章 收起你的孩子气

顾容昊皱眉,“容轩?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容轩知道避无可避,尴尬地挠了下头才迈步过来,“哥,我刚跟竹子在这里吃饭,好久没见了。”

女人有些吃惊地张了下唇道:“你就是容昊的弟弟容轩?你好,我叫温妍,之前经常听你哥哥提起你,说你一直都在国外念大学,最近才因为圣诞假期回到家里。”

顾容轩伸手同她一握,眼角余光自自然然瞥过身边的简竹,“是吗,我哥经常在你面前提起我?”

“当然。前妻,不可欺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温妍的落落大方恰到好处,既不傲娇,也不张扬,却充分说明了她同顾容昊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

可是,顾容昊是什么样的男人?

这么多年来,就算外头盛传他早已结婚,身边的女人也走马灯似的换,却从不曾见他公开与谁以情侣的身份示人,更遑论向对方说起自己家里的事情?

从前他爱玩女人,身边的女人更是一个比一个妖艳,一个比一个性感。

可是,再看面前的温妍。发质极好的中长发被一只简单的橡皮筋束在脑后,虽然施着薄妆,却面容干净秀丽,穿着优雅大气,人也落落大方。

这个温妍,不同于他先前所有的女人。

这个温妍,即便只是站在他的身边,都会自然形成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氛。

“姐姐。”迅速打捞起有些沉甸甸的心,简竹几步迈到跟前,将温妍的手臂一挽,“其实,上次为了叫我表哥回家吃饭,所以我才会擅作主张打开了你们的房门。今天这顿饭你就当是我请,我请你跟他两个人吃饭,当是我给你们赔不是,行不行?”

温妍笑得欢欣,“你要请我们吃饭?”

顾容昊抓住温妍的胳膊,转身,“我们换一间餐厅。”

简竹见他想走,索性改为挽住他的手臂,“容昊,我想请你跟你的女朋友吃饭,这里好吃的东西特别多,而且我最熟悉,我请你们吃还不行吗?”

顾容昊的脸色冷硬,左手手臂被她抱住,右手却是死死抓住温妍。

顾容昊凑上前来,贴住她耳边,微笑,轻声道:“简竹,这里人多,很多难听的话我不想说,你也别逼我,嗯?”

简竹点头,“可是这顿饭我是真的想请,我诚心实意给你的女朋友赔不是,难道这都不行?”

“赔不是的话不必,温妍不会在意,我也不会,只是希望你以后尽量收拾好自己的孩子气,别再做一些无谓的事情,早点回你的申城去。”

他在赶她走,他的生活不需要她的参与。

“可是我在边城,因为边城有你,是爷爷们要我们在一起……”

顾容昊面如霜冷,“这就是孩子气。简竹,回去吧!回去当你的千金大小姐,好过在这里强求一些本来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尴尬一触即发,简竹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到是一直懒洋洋的温礼乔突然走过来道:“一个个的,几十岁的人了,吃个饭居然纠结成这样,有意思么!”说完以后他大喇喇地在简竹先前坐过的位置上坐下,低头,抓过菜单就开始点菜,完全无视这几个人尴尬的眼神。

第14章 因为是你,所以我不觉得是糟蹋

温妍一楞,“礼乔?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礼乔一边不紧不慢地翻着手里的菜单,一边头也不抬,“这里不是吃饭的地方吗?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抬头的时候看向简竹,“嘿,姑娘!刚才是你说要请客的吗?那我可点菜了啊,到时候千万记得买单啊!”

不知道怎的就演变成了这样的场景,一张不算大的餐桌前,却坐着五个人。

简竹跟顾容轩早就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到是突然打岔插进来的温礼乔好像完全没有被影响到任何食欲。

温妍沉默了下还是开口道:“简竹,你姓简的话,那你跟申城简家的关系……”

“简国梁是我爷爷。”简竹一笑,若说温妍也是这圈子里的人,就不应该不知道申城的简家同顾容昊之间的关系。

温妍的表情有些僵楞,却还是迅速回过神道:“是么,那按理说,这样的关系你不应该会是容昊的表妹,之前你说谎骗人,这样的习惯可不好,下次不要了,知道吗?”

气势一下就压倒了一边,温妍正在表示,像简竹这样的小妹妹她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简竹继续微笑,“怎么,徐姐姐你也知道申城简家同顾家的关系?”

温妍的唇角有些抽搐,简竹却又说道:“那陈姐姐你觉得,如果我跟容昊不是之前我所说的那种关系,那我们又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还有你,你跟顾容昊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温妍有些尴尬,仍是努力笑道:“依你看呢?我跟容昊……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还有,我不姓陈也不姓徐,我姓温。”

简竹笑道:“你是他的什么人我怎么会知道?就像你姓朱姓李姓王都跟我没有关系。因为下次,坐在这里的女人,可能姓周也可能姓赵,所以,我记不住也没有关系。”

简竹说完了话,两只漂亮的梨涡深陷,一下就让温妍的脸色惨白——即便再好的休养和隐忍,这时候也被简竹夹枪带棒的言论弄得又难堪又尴尬。

顾容昊的面色不佳,这时候却似乎没有要出口帮忙的意思。

其实简竹刚才说的那些话谁心里又不明白?

传言里,顾容昊就是一个结了婚的男人,而除了妻子以外的任何女人,但凡出现在他的身边,除了小三,还能是什么关系?

“噗!”的一声响动打断了所有人的尴尬。

几双眼睛齐刷刷来袭,到是温礼乔这人,仿佛漫不经心地放下手里的茶杯,一把抓过桌上的纸巾,“抱歉,我太激动了,你们继续。”

温妍收拾好东西起身,“我医院里下午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顾容昊淡淡拿起茶杯,挨了唇,却并没有要送的意思。

温礼乔到是应声站了起来,“正好我也吃饱了,堂姐,我送你。”经过简竹身边的时候在她肩头用力一压,凑到耳边,“第一次有人把我堂姐气成这个样子,小东西,我很看好你!”

简竹单手捂着被他吹热的耳根,转头就见顾容昊一双犀利的眸,正冷冷注视着自己。

第15章 我愿意做姐姐的替身

温礼乔与温妍两个人一前一后离开了餐厅。

简竹自知无趣,也怕顾容昊真的发起火来,所以赶忙奔到收银台前买单,却叫服务员出示的收银条给吓了一条,原来刚才温礼乔那家伙点的那杯酒那么贵!

顾容昊已经起身向她走来,简竹再不敢耽搁,狠一咬牙,还是掏钱买单,却在心里把温礼乔那杀千刀的家伙给骂了个遍。

从餐厅里奔了出来,正准备打车逃开,后劲突的被人用力一压,她正惊得想要逃开,人却已经被强行推上了停在路边的迈巴赫。

挣扎着扑过去想推车门,顾容昊的动作却比她更快一分。

他一把将她用安全带绑在原地,再回身的时候,已经将车门锁了,而他自己也绕到了驾驶座里。

简竹暗叫一声完蛋,但是输人不输阵,还是仰高了自己的小下巴道:“又要为你的女朋友打抱不平了不是?你打吧!我知道你想打我很久了。”

顾容昊牙根紧咬,却努力保持冷静,“简竹,我不打女人的,你别逼我。”

“你放心吧!这里没有别人,就算你打了我我也不会跟别人说,更不会跟爷爷告状,你打我吧!给你自己消消气!”

“我不明白你刚才那么做的理由,就是想让我打你?”男人烦闷又纠结的声音,显然,他再好的家教和休养,每每到了她的跟前,都会碎成一地。

“如果我说是为了让你爱我,你信么?”

他冷笑一声,捏紧她的下巴向上一抬,“你知道爱是什么吗?”

她说:“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会教我吗?”

顾容昊菲薄的双唇微弯,捏住她下巴的力道也不自觉收紧,“教?你听说过谁的爱情是需要用来教的?简竹,我再说一遍,你顽固守旧地愿意听家里老人的摆布和安排,那是你的事情,可是,不要将我牵涉其中,不然,别怪我对你们简家翻脸无情!”

简竹的下巴被捏得生疼,那种钻心的疼,一下一下向上蔓延,撕扯着她的头皮,啃咬着她脆弱的神经。

强扯了一抹笑颜,“我知道你现在还在记恨我姐姐当初对你的不告而别,可是简家已经因此做出了补偿,他们将我送到这里……”

“别在我面前提起那个人!”

“好,不提就不提。可是,当初我到边城来的时候我爷爷已经做过申明。他说,让我给你做妻子,让我给你生个孩子,如果有一天能够将我们家对你的伤害降到最低,那时候你再赶我离开,我若离开了,今生永远都不会再回来,到时候所有人都可以称心如意。”

说起这事顾容昊便怒火中烧,用力将她抵在身后的座椅上,“你怎么那么贱?简竹,你怎么那么贱?为什么现在我让你走你不走,却非要等到被人糟蹋了之后才愿意离开?”

她抬起双手缠绕上他肩头,媚眼如丝,笑得没心没肺,“因为是你,所以我不觉得是糟蹋。就连爷爷也说我跟姐姐长得最像,你把我当成是她,闭一闭眼,也许这一生,就过去了。这样,难道不好吗?”

第16章 害人精

顾容昊被人戳中了要害,又好似被人扒光了衣服暴露在人前,大手用力将她的下巴甩开,迈巴赫里,简竹猝不及防之间额头直接就撞在了车窗上,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声。

“下车!”

简竹头疼得不行,正准备撒娇惨叫,忽然听见顾容昊冷冷地道。

“容昊……”

“你骗得了自己,可我不行!下车!下次只要有我的地方就请你尽量离我远远的,如果再在我面前胡言乱语,那就别怪我把帐都算在你们简家的头上!”

莫名其妙又惹了他一通邪火,简竹只好转身,拉开车门,下去。

脚步落到地下,人甚至都还没有站稳,顾容昊已经猛踩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下午回了学校,上课上到一半就接到江叔的电话,说是老司令倒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脏又出了毛病。

什么也管顾不得,简竹中途就冲了回去。

赶回顾家的大宅时,顾父顾母竟然都在。

她人才到二楼的楼梯口,就见顾母正陪着医生从卧室里出来,那医生正说:“总体上来看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只是老司令这样的年纪,最重要是保持心情愉悦畅快,不要让他再受任何刺激。”

一听见“再”字,简竹一个激灵,正好抓住端着托盘上楼的张阿姨,问她刚才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阿姨苦了一张脸道:“刚才大少爷回来了,说起让你回申城的事,老司令没同意……”说到这里便不再往下去说,顾家的佣人,长期受官宦气氛熏陶,已经养成了说话只说半句,其余的让你去猜的毛病。

简竹不再阻拦,让张阿姨上去,却在抬头的瞬间,撞进顾母的眼底。

“回来了?”

对于顾母,她一直恭敬,低着头道:“是,婆婆。”心里却更记挂着突然倒下的爷爷。

顾母的眉眼一跳,赶忙转身赔笑着让佣人送医生出去,回身的时候,才有些颤抖地指着简竹道:“你们简家,全部都是害人精!”

“婆婆,对不起……”

“你不要叫我婆婆!这两个字我听都不想听!也不知道我们顾家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了,竟然招惹到你们简家的女人!一个简汐月害了我们家还不够,还有一个你……”顾母说着,简直是气急攻心。

“爷爷现在怎么样了?我想先上去看看!”这些难听的话,她一天到晚不知道要听几回,时间久了,真的就有些麻木了。

“看?你还有什么好看的?如果不是为你,他至于会突然晕倒在家里?”顾母气得自己都快接不上气,“罢了罢了,你自己上去,别再说让爷爷受刺激的话,也不要当着他的面激怒容昊,我们对你,真是惹不起!”

简竹急冲冲奔到顾老爷子的房间门口,用力将房门一推,焦急唤了一声:“爷爷!”

开了门,迎面就撞见正坐在沙发椅上的顾父,以及站在床边,冷着一张脸望过来的顾容昊。

几个人刚才似乎正说到什么,顾老爷子气得紧闭双眼,顾父则是神色凝重地皱着眉头,而顾容昊,一副灰头土脸的神情,显然是刚才挨了一顿狠批。

第17章 谁让你睡这里?

听见简竹的声音,顾老爷子这才悠悠张开了眼睛。

“小竹子……”

“爷爷!”简竹轻叫一声奔到床前,“您做什么又晕倒啊?您故意刺激我是吧?您看自从接到江叔的电话,我的心脏就一直噗通噗通的,我也快得心脏病了!”

顾老爷子一见简竹红了眼睛,还没等与她说上些什么,就见这姑娘的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了。

“哟,你看老江这电话打的,小竹子这会儿是在学校上课吧?我都说了没事,干嘛还给孩子打电话耽误她上课啊?老江,这事你可办错了。”顾老爷子有些嗔怪的声音。

站在床头的江叔,轻点了下头道:“是,老首长,是我心急了。”

简竹连忙帮腔,“爷爷,不怪江叔,是我自己,是我自己要跑回来的,江叔没耽误我上课,真的。”

抬手抚了一下简竹娇俏的脸庞,缓和了些神色后顾老爷子才道:“好孩子,爷爷没事。只要爷爷没事,也不会让你有事,顾家的孙媳妇,我就认你一个人,别的谁都不行!”

简竹怔然抬起头来,顾父还是一副神色凝重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多说什么。

而顾容昊,这个一向威风凛凛又霸气侧漏的职业军人,他在她的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清冷又高傲的样子。可偏偏是今天,是这一刻,当着所有的人面,他周身的骄傲和光芒好像都被人给夺了去。

简竹看着就有些心酸,想起当初他同简汐月的那场婚礼,即便是在突然得知自己的新娘与人不告而别时,他都没有过现在这个样子。

“爷爷……”他刚一出口,顾母便赶忙进来唤了他出去,临行之前他也还是一副笔挺的样子,走到床前,低头,“爷爷,那我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

“哼!”顾老爷子一副气到极致不想与他说话的模样,闭上眼睛,“这段你哪里都不许再去,就在家里,给我弄个曾孙,不然你就是顾家的不孝子!”

……

夜里,顾容昊果然哪里都没有再去。

在餐厅里用过晚餐之后上楼,进爷爷的房间里待了一会之后,还是回到了他与她楼房,而且直接就上了三楼她的房间。

进来时,他看也不去看她,自顾自进了卧室拿起换洗的衣物,转身便去了浴室,洗澡。

简竹知道这么多年来他与她同房的日子并不算多,且每回留下来过夜,他都不喜欢她睡在他的床上,所以久而久之养成的习惯,不管他在还是不在家,她都老老实实地睡在三楼的客房里。

简竹走到更衣室的里面,从最下面的柜子里翻出被褥和枕头,自觉走到厅里的沙发跟前将“床”铺好,料想他今夜也不过在她房里做做样子,等过了一夜,再出去让兰姨汇报给爷爷听就是了。

等她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手臂却突然被人用力一抓,尚不及反应,对方直接就将她从沙发上给提了起来,“谁让你睡在这里?”

是顾容昊,压抑,却也愤怒的声音。

前妻,不可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前妻 或 不可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刚刚好”先生

    我把生活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生活;把爱情放在第一位,才有可能获得高质量的爱情。我把事业的高度放松了,把灵魂的深度也放后了,告诉自己刚刚好就可以。也许我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无甚大爱,无甚理想。所做的都是为了一个好的生活,一个刚刚好的灵魂,行有余力,则可以照顾几个人更好的生活,让更多的灵魂活得刚刚好。多数时候,我想得比较透。但有时候,贪婪会作祟,想要我在钱财上多搜刮一些,为了更辽阔更长久的事业,那事业看上去是一种情怀。但是,得警惕啊,贪婪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性格,有人贪婪得很鲁莽,

  • 2018年,重新出发,重新起航

    今天起恢复更新,大家久等了

  • 环保提标 助力蓝天增多

    3月1日起,“2+26”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环保提标助力蓝天增多“到2020年,全国未达标城市PM2.5平均浓度比2015年降低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优良天数比例达到80%以上。”近日召开的年度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明确了新的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让收获了更多蓝天幸福感的百姓们又有了新的期待。打赢蓝天保卫战,需要综合施策。按照环境保护部《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3月1日,此区域内,国家排放标准中已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行业以及锅炉的新建项

  • 「记梦器」喂,妖妖灵吗?-----拯救阿尔茨海默老人

    昨晚做了特别清晰的梦。梦到,我和小伙伴在楼上收拾准备上班,听到楼下有动静,误以为是婆婆也起床了。但是下楼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老太太。依稀的记得,老太太穿着盘扣的暗粉色上衣,比较利落,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一名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的老人,找不到家,然后误入我家了。后来我婆婆还给她做了一碗清汤挂面,卧了一个鸡蛋。就让她在餐厅吃饭。我就拿起手机拨110报警。结果接线的小哥,还是一个逗比,跟我逗了半天闷子,才让我说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当时都醉了。然后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这个接线员事情的经过。后来,出警没出警

  • 悦读 | 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一定是笨路

    什么叫先驱者?当几万万同胞还生活在当下,他们就在思考这个民族的未来,为了自己的理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甚至贡献了自己的生命——黑暗中没有火炬,我只有燃烧了我自己;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眼睛像探照灯一样,更多的知识分子像更多的探照灯一样,要照亮这个民族的未来。如果这些探照灯全部都熄灭了,这个民族的前方是黑暗的;这个民族需要目光长远的人,他们一定走的是笨路。这个民族最不缺的就是聪明人,最缺的就是笨人。——刘震云有远见的人走的是笨路笨人和聪明人是世界上两种不同的动物。笨和聪明,首先不是在做具体的事的时候,而是

  • 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

    !我为你留着一盏灯让你心境永远不会近黄昏我心中不会有黄昏有你在永远像初春的清晨大年三十晚上,有上亿人听了王菲、那英这曲《岁月》,不知道有多少人真的听懂了……那英唱到这句歌词,“我心中亮着一盏灯,你是让我看透天地那个人”,很多人以为写的是爱情。当王菲唱“我心中开着一扇门,一直等待永远青春的归人”,恍然明白:“你”指的不是爱人,是岁月。20年前《相约98》,20年后《岁月》,岁月还是在她们心里留下了痕迹。不然即使写出“生活是个复杂的剧本”,也写不出“不改变我们生命的单纯”。20岁时,我们都曾轻视过岁

  • 半生已过,才明白这些道理都是真的!(精辟)

    当年多少荒唐事,如今都成下酒菜。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正如大曾所说,往事已成过往云烟。人生就是一个饱经沧桑历经磨砺的过程。春夏秋冬,风水轮流。揪不住的时光,衔不住的岁月。而有些事情,总是在经历过后才懂得,有些道理,年纪大了,才发现——都是真的。年纪大了,才发现:朋友,不在远近,只在真心。朋友,就像是夜空里的星星和月亮彼此光照,彼此星辉,彼此鼓励、彼此相望。朋友,也就是镶嵌在默默的关爱中,不一定要日日相见,永存的是心心相通,不必虚意逢迎,点点头也许就会意了,有时候遥相晖映,不亦乐乎。作家

  • 周日要上班!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还有这些消息你要知道!

    距离春节只剩不到两周的时间有的小伙伴已经陆续放假回家了大部分仍坚持在工作岗位掰着手指头倒数着回家的日期然而就在你默默等待的时候季里看了下日历表突然发现一个大大的“噩耗”不仅这周日(2月11日)要上班!放假回来的那个周六(2月24日)也要上班!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2018年部分节假日安排的通知》,今年春节,2月15日至21日放假调休,共7天。2月11日(星期日)上班,2月24日(星期六)上班。这还不算什么季里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噩耗”▼除夕不是法定节假日什么?阖家团圆的除夕竟然不是法定节假日20

  • 你抓住假期这个阅读高峰期了吗?

    进入小学中高年级段后,你会发现阅读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现在的老师和父母都一再强调要重视阅读,但阅读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的。随着年级段的升高,作业量的增加,再加上各种培训班,孩子的空闲时间确实少得可怜。我自己在爽爽升入五年级后,也明显感受到了这一点。小学阶段每天只保证半小时到一小时的阅读,在我看来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假期就成了特别好的阅读高峰期。寒假和暑假都是如此。每次寒假暑假前,我都会购入大量的书籍,因为家里有个酷爱看书的小书虫。有了大把可以挥霍的时间,我知道他最大的兴趣点除了玩就是阅读了。所

  • 我与父亲的关系

    2018030你与父亲如何相处?有些父子增进感情,是通过打篮球或者聊汽车。有些,则体现在不经意的生活细节中。《负空间》(NegativeSpace)是入围本届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中的一部,片中父子的交流方式,是收拾行李。动画短片《负空间》何为负空间?简单的说,构成视觉中心的空间是正空间,负空间则与之相反。短片用“收拾行李”这件事贯穿始终,它是父亲教会自己的十分有效的整理方式——将一件件物品缩到最小,然后按固定顺序放进行李箱,“负空间”被这些衣物填满,极其充实。父子之间的感情如果也是一个行李箱,那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