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一穿成囧:恶魔总裁别抓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2 23:37:11 来源:网络 []

小说:一穿成囧:恶魔总裁别抓狂

是梦还是现实

“啊!”冷色调的总统套房里,乍然响起一声女人惊叫。一穿成囧:恶魔总裁别抓狂 全文免费阅读

宫夏痛苦的闭着眼,只觉自己的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转瞬通达四肢百骸,她不禁抽了口冷气。紧接着,身上传来迫人的压力,像巨石一般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浑身灼热得紧,隐约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游荡她耳际。

宫夏只觉得自己浑身发热,脑海中浮现出岛国动作片里某些场景,卷翘的眼睫微颤,犹豫了半晌才掀开了眼帘。

入目的是男人浓密亮丽的碎发,散着淡淡柠檬香味,清新诱人。目光往下,视线缠绕着男人肌肉紧致肤色健康的臂膀,顺着腰身往下……啧啧啧,她不是在做梦吧!刚刚还在商场挥泪大采购,转眼就和男人床上嘿咻了!?

应该是做梦!

宫夏闭了闭眼,正想闭眼继续睡,却听见一道颇为刺骨的男音轻问:“痛吗?”男人微垂的俊脸轻抬,墨眸里雾色深浓,忽而一暗,冷声嗤笑,“求我,也许我会发发慈悲放过你。”说话之际,他的大手顺势上滑,擒住了宫夏的下颌,迫使她看着自己。一穿成囧:恶魔总裁别抓狂 全文免费阅读

眼下的女人眉若弯柳,正微微蹙着。估计刚才那一下真的弄疼了她,一双美目里云雾缭绕,险些疼哭了。

宫夏咬着唇忍着疼意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爬过他玉质天成的五官,对上那双打量自己的双眼。

沉默半晌,宫夏才迟钝的喃喃,“竟然睡了这么帅的男人,我果然是在做梦……”她轻叹一气,颓败的闭上眼,依旧当这是个梦。

她的反应明显让冷溢城感到不满,他要的是她痛苦,可这女人却像个死尸似的,叫了一声又挺上了。

“宫-夏!”冷溢城惩罚似的狠狠一动,宫夏立时觉得一股痛意随之散开,不得已再次睁开眼。

这一次,宫夏清醒了不少,看着男人的双眼,从中读到了怒意与讽意。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她狐疑的伸手,搭上男人的肩膀,视线也随之看去。柔软的手掌摸着男人的手臂,轻捻慢拢,然后狠狠一掐。

“该死的女人、”冷溢城咬牙切齿,一把挥开了宫夏的手,抽身而起,“你想死吗?”

高大挺拔的身影映入宫夏的眼帘,她毫不避讳的打量他,半晌才慢悠悠的坐起身。脑袋放空了几秒钟,宫夏似乎明白了一件事情。她没有做梦,眼下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她刚才真的和那个男人……可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呢?

“帅哥,你怎么在我床上?”宫夏淡定的看着他,完全没有顾虑一下周围的环境。

冷溢城嗤笑一声,睨着她的眸又寒了几分,“你的床?”光溜溜的身子微转,他走到了衣柜前,随手捞了一件衬衣往身上套,这才转身看向宫夏,“跟我装傻?”

高大的身影缓缓压下,男人的两手撑在宫夏身子两侧,呼吸逼近:“你还有什么把戏,尽管使出来。95女性网

“什么?”宫夏一脸茫然,“我们很熟吗?犯得着跟你耍把戏。”她一边说着,一边环顾着周围的环境,这里的确不是她的房间。

这间卧室很大,冷色调的装潢,含蓄的奢华。这让她不禁对眼前的男人,多了几分好奇。

不过,眼下这帅哥半趴在自己身上,姿势实在暧昧了点,“帅哥,咱们能换个姿势好好说话吗?男女有别你不懂吗?”她说着,挪动身子想要避开男人下床。

谁知她刚动,纤细的手腕被人猛的一拽,整个人又重新回到了男人身下。这次,冷溢城整个人压低,将她禁锢在床与他之间的缝隙里。95女性网

一张俊脸冷硬难看,咬牙切齿的瞪着宫夏:“看样子,你还没有学乖。”他说话之际,呼吸逼近,上下其手,宫夏想挣扎,奈何力气没人家大。

许是她的蠕动,让冷溢城的小腹燥热起来,原本只是打算戏耍她一番,最终演变成将她吃干抹净,一次又一次。

“放开我!你个禽兽、人渣!”宫夏气喘吁吁,小脸红红的。明明是怒骂,此时此刻却因为底气不足,欲拒还迎。

殊不知,她越反抗,冷溢城就越凶狠。曾经她给他的伤痛,现在他要一分分的讨回来。95女性网

*

天微明,宫夏被窗外的亮光刺醒,眼睫颤了颤,想翻个身。

微微一动,下身便传来一阵钝痛,“嘶——”

微微咬唇,宫夏睁开双眼,触到窗外的光线,忍不住抬手挡住。等到稍微适应了,她才开始打量周围的一切。

还是昨天那个房间,身体传来的痛意让她清楚的意识到,昨天发生的一切都那么的真实。那个该死的男人,折磨她一次又一次,后来宫夏实在忍受不住晕过去了。

从身体疼痛的程度来看,她晕了以后,那个男人也没放过她呢。

该死的男人!吃了她就跑了,怎么一点责任心都没有?

宫夏腹诽着,随手捞起床头柜上叠放整齐的连衣裙,便去了浴室。

她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这里是哪儿,更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只知道不管是梦还是现实,为今之计,她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洗漱完,身子清爽不少。宫夏站在梳妆台前,打量着脖子上的吻痕,想起昨晚那个疯狂的男人,小脸不由一红。

深深吸了口气,宫夏拉开了房间的门,径直出去。

出了门,宫夏才发现自己身处一家酒店里。从酒店大门出去后,她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TM到底是哪儿啊?”嘴里骂了一句,宫夏站在陌生的街头,看着来往的人群,很是茫然。

就在她步出酒店的一刹,一个黑色西装的男人便跟在了她身后,看见宫夏站在街头,黑衣人摸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冷少,人已经离开酒店了。”

报告完毕,黑色西装的男人再次向宫夏方才站的位置看去,却发现那丫头已经步进了人群中,朝着某个热闹的人群堆去了。

前面的十字路口聚集了不少人,车都堵在路上了,吵吵闹闹的,似乎是出了事故。宫夏反正无所事事,索性围上去看看。

人群之间那片狭隘的空地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旁边坐着一个男孩,正哭得伤心欲绝。宫夏挤进了人群,一阵微风拂来浓浓的血腥味,她没能忍住,转身就吐了。

天生就看不得这般凶残的场面,闻到味道就已经受不了了。

宫夏有些后悔自己走了过来,正打算离开,却听见周围传来指点她的议论声。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

“自己没遇上这种事儿,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现在的年轻人,良心都被狗吃了。”

“唉,那女孩子就那么没了,真让人心疼。”

“哪天她自己遇上事儿了,看还能那么自在不?”

……

此时,宫夏已经走出了人群。那些人的话一字不漏的落在她耳里,她心里有些委屈,却也不想去跟一群大妈大叔理论。

可不知哪个乌鸦嘴,说她遇事,这不转眼就遇上了!

“别动!不想死的话就配合点!”

明晃晃的刀子架在脖子上,事出突然,宫夏尚且没有反应过来。

她刚刚走出人群,就看见迎面奔来一道人影,速度太快,还没看清,就被人擒住后颈挟持了。

宫夏举起双手投降,“千万别冲啊!刀剑无眼,我只有一条命的。”她心里紧张,额头冒出细汗,眼帘垂下,缩着脖子尽量的远离那把刀。

前方传来一阵脚步声,宫夏掀起眼帘看去,只见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蜂拥而来,转眼就将她与匪徒包围起来。

周围的人群也跟着聚集过来,那一出车祸转身就被人抛在脑后了。

宫夏一直跟着绑匪小心后退,望着眼前面色冷漠的警察,心里打鼓。

警察建立了包围圈,迅速疏散人群,这才有一个警官拿着扩音器步出人群,“放下武器,释放人质,你已经被包围了!”

弱智!

宫夏心里暗骂了一句,换做她是匪徒,也不会轻易释放人质的好么。

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又贴近几分,挟持她的男人如惊弓之鸟一般,不停的打转:“你们都放下武器!否则我就杀了她!”

不要啊!宫夏在心里大叫,人生头一次遇上这种事,真TMD狗血,像小说似的。可小说女主好歹也有主角光环或者金手指,她有个毛啊!毛都没有!

宫夏感觉有一千只草泥马在心里奔腾而过,心颤抖着,连带着身体也开始颤抖。

这TM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啊?是梦的话给她一个逆天的设定吧!不想死在自己的梦里啊!

宫夏心里哀嚎着,匪徒正拖着她往后退,“都不许靠近!再靠近一步,老子崩了她!”

宫夏被迫跟着后退,要不是歹徒的另一只手拎着她的脖子,她是真的就跪下了,撑不住了快!

后退了好几步,警察们也跟了几步,却还谨慎的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别乱动!”匪徒低喝一声,冰冷的刀锋擦过宫夏的脖颈,划过一抹凉意。

好半晌宫夏才觉得疼,心想脖子肯定被擦破皮了。

擦!反正也不知道是梦还是现实,不如拼一把!

穿越是事实

心里想着,宫夏一脚踩上歹徒前脚掌,胳膊顺势超后一顶,本想击倒劫匪然后迅速逃跑,可是结果却与她预想的背道而驰。

靠!怎么纹丝不动?

宫夏欲哭无泪,这和电视剧里演的不一样啊!

“你找死!”劫匪一声厉吼,手起刀落,眼看锋利的刀片就要插入宫夏的脖子。

“不要!”

宫夏一声大叫,双眼紧闭,可是许久,她也没感觉到疼意。

难道方才的一切真的只是一个梦?

宫夏犹豫了半晌,才忐忑的睁开眼,入目的是对面那群警察,一个个脸上写着惊讶与恐慌。

宫夏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个梦还没有结束呢。

不过,匪徒呢?

思及此,她缓缓回眸,只见歹徒双唇发紫,似乎有点喘不过来气。他已经松开宫夏了,向后连连倒退好几步,整个人摔在地上,刀子随后也从他的手里掉落。

“哐当——”

警察们见状一拥而上,可歹徒却在他们冲上去的瞬间就断气了……

宫夏惊魂未定,这歹徒是有心脏病么?有病还出来混?真敬业啊!

突然,宫夏脑耳边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机器人的声音一般机械朦胧,“您已被奥莱世界选中为仲裁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你将全心全意为奥莱星的治安与和平效命。”

什么鬼?她果然是在做梦吧!否则怎么会遇上这么多怪事。

“你不是在做梦,是我们把你带到奥莱世界,这里是奥克国,发生在你身上的这一切都是现实,所以,保护好自己,因为你在这个世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机器人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宫夏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别开玩笑了,什么奥克国,她从来没有听过好么。

宫夏嗤笑一声,显然不肯详细。

那声音却似是能猜透她的心思似的,依旧冷道:“信不信由你。”

“喂,你是鬼吗?”宫夏蹙眉,怎么她想什么,对方都知道?

再看看四周,大家都去围观那位匪徒了,她周围几乎没人。所以,那个声音到底是从哪儿传来的?

“喂!你倒是继续说啊。”宫夏听不到回应,不由得大吼一声,不远处的人群纷纷回首。

可是那道诡异的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起过,为此,宫夏莫名烦躁。扫了周围人群一眼,发现大家都用讶异的目光看着她,好像她是个怪物似的。

宫夏垂下头迈步,只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宫夏?”身后传来一道清脆的男音,似有些不敢置信。

宫夏顿住脚,狐疑的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正讶异又惊喜的看着自己。

这个人……认识吗?宫夏整个身子转过去,上下打量了那个男生好几眼,愣是想不起来自己何时与他有过交集。

男生却面露激动之色,“宫夏!真的是你啊!”提步朝着宫夏冲过来。

宫夏皱眉头,尼玛,这是什么情况,一个陌生男人看到她快哭了似的朝她冲过来?扯!真是扯!

该不会是人贩子,想要拐卖她吧?宫夏左顾右盼,在这里她一个熟人也没有,这男人怎么会知道她名字呢?

眼看着男人张开双臂就要抱上来了,宫夏赶紧朝边上跳开一步,男人扑了个空,踉跄两步差点撞上路边的邮筒。

“这位帅哥,我们认识吗?你一来就扑我,该不会暗恋我吧!”宫夏双手环抱在胸口,盯着面前那个模样清秀,却极有可能人面兽心的男人咄咄逼人问。

男人清秀的脸微红,垂在腿侧的手握紧,咬着唇瓣小心翼翼的道:“学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你的学弟,木槿啊!你毕业之前不是说,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可是为什么你毕业以后就消失了,根本就联系不上你。”他垂下脑袋,很是沮丧。

宫夏只感觉莫名其妙,学弟?以前她就不喜欢交朋友的,哪儿来这么秀气的学弟?要是真的有,她早就吃掉他了好么。

“你认错人了吧,小弟弟,我不认识你哦!”宫夏故意压低声音装老成,毕竟面前这个叫木槿的大学男看起来很纯真!

“别开玩笑了学姐,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你!你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呢,还是那么喜欢作弄我。”木槿微微低下头,就好像害羞了一样。

果然是个小孩!和大姐姐说几句话就害羞了!宫夏撇撇嘴,“抱歉,我从来不喜欢开玩笑,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要是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宫夏话落,转身潇洒离去。

木槿却快她一步,拽住了她的衣袖,“学姐……”

宫夏嘴抽,“喂!男女授受不亲,不要随便拉我衣服,快松开,不然我喊非礼了。”

“学姐……你别走……”木槿一脸的楚楚可怜,眼里隐约闪着泪光。

不会吧!这就要哭了?宫夏感觉自己的脑仁儿疼,摊上这么一个小鲜肉。

她得跑!

木槿低垂着脑袋,还想说点什么,却骤然觉得身前一道狂风掠过。他满眼讶异的抬头,只见宫夏的身影迅速消失在人群之中。

那双泪光闪闪的眼徒然一沉,墨色的眸子里闪过复杂的光,眼神比之先前更为深邃。先前还悲怆的脸,此刻一派严谨老成,仿佛变了个人似的。

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木槿低头盯着自己的指尖,方才捏过宫夏的衣角。

“就算没有他,你还是看不见我吗?”木槿喃喃,目光微抬,望着宫夏消失的方向,“七年陌路,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

宫夏牟足劲跑出老远,才敢回头看了一眼。那人没有追上来,她终于松了口气,继而打量周围的环境。

她不知道这是哪儿,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乱转,寻思着这到底是不是一场梦。

谁知眼前徒然一黑,隐约嗅到一股麻醉剂的味道,转瞬失去了知觉。

……

冷色调装潢不失奢华的总统套房内,身着浴袍的男人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床上沉睡的女人。

“宫夏,我们为何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温暖的手掌轻抚女人的头发,话语间是淡淡的无奈与浓浓的感伤。

床上的女人正是宫夏,她轻咳了两声,动了动手指,眼见要醒了。

冷溢城脸上的暖意刹那散尽,如附一层薄冰,眉目间的情意也化作了恨意。

本以为宫夏要醒了,谁知她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

男人那张冷脸稍微柔和了一些,床上的宫夏却好像做恶梦了一般,皱着眉喊叫:“好痛……”

冷溢城骤紧眉头探出手,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响了。

怕吵到熟睡的宫夏,男人一边往阳台走去,一边接了电话。

听筒里立时传来腻死人不偿命的女声,“阿城,你都好久没有来找人家了……”

冷溢城蹙眉,嫌恶打断女人的话,“不想死就别再打过来。”话落,他直接扣了电话,随手一扔,手机沿着抛物线落在了真皮沙发上。

电话没再响,因为凡是跟过冷溢城的女人都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

弄死一个人,对他而言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在阳台上站了许久,冷溢城才回到了床边,墨色的眸睨着床上的宫夏。他忽然俯身,掀开雪白的蚕丝被,在宫夏身边躺下,长臂一捞,轻柔的揽过女人娇柔的身躯,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冷溢城也想睡会儿,但是宫夏裙子上那颗水晶扣子一直顶在他的胸口,让他难以入睡。

墨眸一沉,俊脸扭向怀里的女人,瞟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觉得万分碍眼。大手撩起她的裙子,三下五除二扒干净,冷溢城感觉舒服多了。小心额将宫夏的头抬起,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另一手将宫夏搂紧。

宫夏紧皱的眉头这才慢慢的展开,冷溢城冷哼一声,闭上眼睛。

“对不起……”宫夏的噩梦已经过去,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梦话,让冷溢城不由得一愣。

好半晌,他面上的柔情一瞬消散,冷意凝聚,薄唇一抿,冷道:“太迟了!”说完,冷溢城大力掀开被子起身。

宫夏被他甩开,脑袋撞上了一边的床头柜,“痛!”

痛叫一声,宫夏五官纠结在一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

艰难的掀起眼帘,入目的是熟悉的轻纱幔帐。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是……

她被色魔xxoo的地方!她怎么会在这里!

“阿西吧!”宫夏抓住自己的头发,猛的坐起身,异常恼怒。

在现实与梦之间徘徊了这么久,她现在能够确信,眼前的一切是现实。

“怎么?现在又开始装疯了?”低沉的男音带着嘲讽的味道。

宫夏扭头看去,只见真皮沙发上靠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XXOO她的色魔!

“你到底是谁啊?”她心慌意乱,语气也有些急,“从我梦里滚出去OK?”

宫夏不会相信自己穿越了,也不可能相信,她要回家,她必须要回家,她不要待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她要做最后的挣扎,让自己醒过来。

一穿成囧:恶魔总裁别抓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一穿成囧 或 恶魔总裁别抓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 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穿越之腹黑王爷的绝世舞伶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无奈第二章.初见第三章.玩暧昧第四章.朋友第四章.朋友楔子任你机关算尽,笑靥如花,在那男子眼中,仍抵不过一世烟花!他曾说:“七月,有我,荷花便可一直盛开!”她说:“王爷,我信了呢,怎么办?”……………………她说:“我最喜欢的就是蔷薇,粉蔷薇,不是荷花!”他问:“为什么?”目光带笑。她答:“因为粉色蔷薇的花语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他不懂前面的话,但最后一句话听懂了,心微微一动,抱住她

  • 《 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甜妻难养:嗜血总裁7日情目录预览:第一章下药第二章误会第三章相亲第四章威胁第五章真相第六章结婚第一章下药这是一家生意萧条的酒店,灯光昏暗的走廊里,一个五十岁左右,身形肥胖的男人,畏畏缩缩的走到502房间的门口,对旁边的中年女人说:“你在这里给我把风,等事情办完了,我就把东西给你。”女人点了点头,带着祈求的口吻说:“天凡,欣然她还是个孩子,你下手轻点。”李天凡嘿嘿的笑了,带动了满脸的肥肉,拍拍了女人的肩膀,说:“你放心吧,我会好好

  • 《 萌系爱妻太难训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萌系爱妻太难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萌系爱妻太难训目录预览:第一章酒醉后的舞蹈第二章酒吧初遇第三章相亲第四章装傻白甜第五章闪婚第六章我的老公第一章酒醉后的舞蹈西京的夜素来是酒绿灯红的璀璨,迷乱的光影和喧嚣的声色,掩去忙碌一天人们的悲欢离合。林芷白有些醉了。今天她不光情场失利,连游戏也运到也不好,回回罚酒抽牌,一抽一个准。“小白你还行不行啊,最后一轮了。”姜曼曼手中的色子摇得哐当哐当响,半带揶揄半是心疼,“不行就先休息会。”“行,当然行!我林芷白什么时候说过不行?”林芷白举手

  • 《 三世六道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三世六道》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三世六道目录预览:第一章穿越异世第二章焚天魔焰第三章孩儿不孝!第四章为店小二看病!第五章疗药斋供奉!第六章天山剑阁收徒!第一章穿越异世“卧槽,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哪里?”一声惊讶的尖叫,刺耳至极,寻声望去,却是看到了一个坐在地上的少年,他面色苍白,好似白纸,吊梢眉,不是太过于浓厚,双眼皮,啪嗒啪嗒的动着,打量着这个世界。“这谁的身体啊,怎么这么瘦弱……”摇摇头,有些疼痛,叹了口气,便是站起身,这时,才看清此人的身高,约莫一米八,身长

  • 《 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媚乱天下:妖孽王爷别乱来目录预览:第1章命运第2章干净第3章搜查第4章受伤第5章上药第6章包养第1章命运冷夜,唯有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偶尔那轻轻坠落的枯叶带着几许飘渺,让夜只更加的凄清。空寂中,伴着整个青城浅浅的呼吸,星星点点的烛光却掩不尽夜的黯黑,这一夜,就连更夫也偷了懒,那梆子只响过了一更天便再也没了。青城的西北角,荆州刺史的府宅却被悄悄的围了个水泄不通,院子里沉睡着的人突然被一阵阵纷乱的脚步声惊醒,刹时,宅院里便乱成了一团。吴

  • 《 我是武大郎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是武大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我是武大郎目录预览:第一章我是武大郎?第二章家破人亡第三章糕点与创业第四章初临云虹阁第五章文坛大盗第六章一鸣惊人第一章我是武大郎?张问心发现自己死了!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倒霉,才活了二十三岁,还有大半辈子没过呢!张问心灵魂离体以后,一面破口大骂缺德的司机,什么人不撞,非要撞我这个穷打工的?一面恋恋不舍地看着路上支离破碎的尸体。不过还真是没有想到,人死了居然还有意识,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灵魂吧……茫然失措的张问心看着街上车来车往,穿梭不息的人流。一

  • 《 总裁在上,女佣在下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总裁在上,女佣在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总裁在上,女佣在下目录预览:第一章人物介绍第二章有钱人不愧是有钱人第三章那嫌弃的瞥一眼第四章别墅里的独处第五章书店里的偶遇第六章空气有些暧昧第一章人物介绍男主——冷凌傲27岁185cm排名前十位冷氏跨国集团总裁,不仅多才多金多权,就连外表都完美得无可挑剔,几乎是A市所有女性幻想的对象。女主——夏小茜17岁152cm出自农村贫困家庭,为了能上高中,在A市半工半读。男主2——楚熙18岁180cm校长独子,连续三届校草排名榜第一,是学生会会长,

  • 《 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一笑倾城:老公大人宠不停目录预览:第一章来,爷香一个第二章美人害羞了第三章她没把我怎么样第四章我好怕第五章顾爷被免费睡了?第六章看看你做的好事第一章来,爷香一个容城最神秘的地方,外景路88号,一幢古老的院子,门口守卫森严,全都是真枪实弹,就连苍蝇都飞不进去。安夏躲在外景路88号的一棵千年古树下,扛着摄像头,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88号的门口。蹲点几个小时,别说人,鬼影子都没看到。安夏冷哼一声,主编那老女人故意整她,想让她知难而

  • 《 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书名:撒旦索情:女人别想逃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窗外乌云翻滚,闪电撕破长空。“咚….”凌如兮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倾盆大雨席卷而来,远方迷离的万家灯火也一并被雨水吞噬的干净。索菲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冷气开得很足,凌如兮站在房里,望着对坐那扇紧闭的卧室门,那轰鸣的雷声摄的她肝胆俱裂,握紧拳头,凌如兮不由发觉整个身子都在颤抖。父亲的公司被恶意打压、天恒一夜之间易主,凌如兮还未清楚明天那个即将接管天恒的男人到底谁,接到的却是

  • 《处处繁花处处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处处繁花处处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字:处处繁花处处锦目录预览:第一章娶我为后第二章登基大典第三章把孩子还给本宫第四章孩子生病了第五章吐血昏迷第六章此生只爱一人第一章娶我为后庆历年冬,先帝年迈驾崩不久后,储君逸王也病重薨逝。群龙无首,当初被贬塞外封地的前太子召回临危受命,接管朝政。举国欢庆!但后宫深处——温如歌跪在雪地里,身上只裹着一件单薄的素衣,上面血迹斑驳,破碎的衣服里都能看到那皮开肉绽的伤口,鲜血淋漓。这哪里还像是高贵的相府千金、逸王钦点的王妃?北唐修回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