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在线阅读

2018/1/2 22:42:54 来源:网络 []

小说:邪王专宠:傲娇女妃

奶娘

“好舒服啊~”一抹纤细的身影躺在摇动的金丝楠木摇椅上,凉亭遮挡着夏末的阳光,阴凉惬意,嘴角也翘起了慵懒舒适的弧度。95女性网

这是她喜欢的生活,没有口舌纷争,没有生计愁苦,享受着如她名字一样悠然的生活。

她的名字,就叫悠然。

这微醺的午后,随着摇椅的节奏,悠然渐渐的打起了瞌睡,梦也不期然而至。

“这简直是人间仙境啊~”繁花似海,风姿万千,悠然徜徉在其中,可一抹背影出现的突兀而明显。

紫色的发带束起一头乌丝直至腰际,覆住了匀称坚挺的脊背,耳际那几缕银丝印在素白色长袍上,莫名的有那么一丝伤感。

悠然好奇的朝背影走去,可那背影却越来越虚幻,瞬间,漫天的颜色如同染了墨。

突然,心脏仿佛被强有力的抓住,钳制到窒息的感觉。说明http://www.95lady.com/

悠然的身体被梦中的情绪牵引,紧紧的攥住摇椅的边缘,嫩白的指尖渐渐青紫,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啊!”悠然突的坐了起来,眼前仍是被郁郁葱葱围住的凉亭,自己也还在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止摇动的摇椅上。

悠然不禁蹙起了眉头,噘起了小,嘴心中多了一种说不清的郁结。

“讨厌……”这情绪油然而生,可能是那本来应该是场浪漫温情的邂逅的,可最后却变成了这副模样,也可能是因为那惊醒时的一身冷汗濡湿了衣裳,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悠然擦去了额头的汗迹,打算起身回去换上一身舒适的裙衫。

直立起身,素白色长裙垂落及地,腰间鹅黄织锦腰带系成的蝴蝶已经松散,广袖堪堪遮过手腕留出一截已回复本来颜色的青葱玉指,悠然重新将及腰的长发随意的用发带束起,腮边两缕发丝调皮的垂落轻柔拂面,没有什么刻意的修饰,她不喜那些锱铢满身的奢华。

十一经常打趣悠然:“我要是男子的话,非爱死了小姐,虽不如别的女子梳妆打扮,可腰若细柳,肩若削成,不施粉黛的模样却恰恰是最漂亮的,要是性格能好点……”,剩下的评价总是淹没在悠然那凌厉的眼神之下。说明95lady.com

十一比悠然小一岁,是她的丫鬟,却像妹妹一般。

“十一,你野到哪里去了,帮我把我的宝贝书籍给我带回房间去!”一张口已经完全颠覆了悠然那娇弱楚楚的气质。

揉着迷蒙的大眼,翠绿衣衫的丫头从凉亭一端的躺椅上飞奔过来,嘴角的口水仍然还挂着半截未来得及擦干净,悠然看到十一那个可爱的模样心情瞬间轻松了起来,梦中的那个背影也被抛却了脑后。

十一嘴巴嘟起不情愿的跟在悠然身后,时不时的给那青石小路上的石子一脚,不知是嫌石子碍眼还是把悠然想象成了远射的小石头,悠然斜瞄了十一一眼,这小丫头有点皮紧呀,清澈流转的凤眼此时多了一抹掩藏不住的笑意。

青石小路的尽头,一座朱漆红瓦的小屋就是悠然的地盘了,是个不大但是独立的院落,悠然不喜欢被打扰,这么多年清闲的日子过惯了。

小小的院落依山傍水,占据得天独厚的地势,是府里最幽静的地方。

小院的后面是一座断崖,在本来也不低洼的地势上耸起那有如冲天之势的巍峨,令悠然望而生畏。推荐http://www.95lady.com/

悠然从没有想要征服一下那个断崖的念头,而且每每看到它就是一阵心悸,总觉得站在那上面会是一种绝望而非一览众山小的气魄。

悠然的小院麻雀虽小但是五脏俱全,屋内也开凿引流出一个天然的温泉水池。

悠然七手八脚的除去身上的束缚,钻进夏末的温泉里,虽说热的快要窒息,但是异常的舒爽,她有时也会自恋的想想,自己这细嫩如水的皮肤估计也跟这天然的水疗有关吧。

呼~享受生活就要从点滴做起,悠然的生活……

迷蒙的眼睛睁开一条小缝儿瞅瞅,都快午时了,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从床上坐了起来,明晃晃的太阳已经晒到床沿,该死的,悠然低咒一声,这又是一个又热又晒的艳阳天哦……

再过几天就是自己十八岁的生辰了,据说会有很多人要参加宴会。黎城有个传统,凡是黎城居民家中子女满十八岁时都会设宴招待。

悠然是黎城城主的女儿,宴会的规模当然也会有所提升,悠然想到这里不禁嗤笑一声,父尊虽是一城之主,可是生活的却像是一个隐居山林的世外高人,一个不注重人情世故的城主女儿过生日,那么兴师动众拍马屁有什么用?!况且这荒野山村的也没什么好招待的。

从悠然记事起,就和父尊住在药山脚下的黎园,药山是黎城的南面的边界,也是守护黎城的天然的屏障。邪王专宠:傲娇女妃在线阅读

作为一城之主,悠然觉得父尊有点过于淡泊名利,明明有繁华城里的城主府不住,却偏偏跑到这个偏远的地方落脚,遥遥的指挥城中的事务,幸亏黎城还有副城主坐镇,而且和谐平安到家家几乎夜不闭户,否则这个城主迟早得被革职处理。不过她喜欢这里,清雅幽静。

父尊很少管她并对她嘘寒问暖,见面的次数也是寥寥无几,悠然需要什么也只是通过别人跟父尊索要,虽然每次都得偿所愿,但是曾经也耍了很多次小脾气。

后来,悠然也想通了,父尊虽然身处偏远,但毕竟是一城之主,大事小情毕竟也会很多,对自己照顾不周也属正常,这样应该也算是父爱的低调深沉吧!

“小姐,城主找你”。眼睛微闭嘴巴张着瞌睡打到一半,十一就跑进来找她。

悠然知道父尊突然找她肯定是很严肃的问题。跳下床,快速的梳洗一番连忙赶去。推荐http://www.95lady.com/

每次见到父尊悠然都会偷偷的想,幸亏父尊不住在城中,否则得有多少女子伤透芳心,劲拔挺直的身材,不怒自威的气质,年龄只会更增加他成熟的魅力。

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媒婆上门为父尊介绍一些良好的姻缘,不过都被父尊断然的拒绝了,有时候也为父尊惋惜,不过其实她还是很高兴的。

“悠然,收拾一下需要带的东西,跟我回城主府去,收拾完了就启程吧!”

悠然睁大了那狭长的丹凤大眼,突然要离开自己住了十八年的地方,不瞪眼才不是性格了。

回府?那个府就只听说过,还没见过呢,但私心里还是窃喜的,可以去溜溜传说中的地方了。

“为什么?”

“你的生日宴很多人会来,不能在这里办。况且我们也该回去了。”父尊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留下了一脸茫然的悠然。

该回去了??父尊应该是话中有话吧……不过一会儿这个疑问就被淹没在即将启程的新鲜感中了。

一路奔回的小院,十一正在收拾那乱糟糟的床铺,听到要一起启程回主城的消息,小丫头更加的雀跃,毕竟都还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对繁华的城中生活,充满了向往和期待。

这里,有着悠然十八年的回忆,有和十一一起玩耍的童年,突然要走会有太多的舍不得,觉得每一样都是需要带走需要继续陪伴的。

悠然自我安慰着,每个地方都会有其独特的生活方式和印记吧,不可苛求。她总是会这样自己开导自己,所以最后洒脱的只带了一些最喜欢的衣服和书籍,至于那些最爱的花却只能拜托看管小院的仆人代为照顾了。

最后,十八年的时光只凝缩成三辆马车行走在通往陌生城市的路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期待。

所有人不知道的是,这一走,却再没了机会一起回来,回来的,也已经物是人非。

黎城不愧是黎日国的几大主城之一,繁华程度跟药山脚下简直是云泥之别。

马车一进城门,街边小贩的叫卖吆喝声,三五成群朋友的欢呼声,买卖讨价还价的交谈声……差点按捺不住好奇的心思,可最后也只得忍住从侧帘后偷偷的向外张望。

不愧是父尊的处事态度,没有任何特点的马车入城后,丝毫没引起任何的注意,一路‘哒哒哒’的直达城主府。

连续几日赶路的疲乏也敌不过对新鲜事物的好奇。

悠然迫不及待的先从马车上跳下,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淑女风范,望着眼前高悬牌匾上赫然烫金的几个大字“城主府”,肃然起敬的情绪顿时冉冉升起。

悠然这时候才真切的感觉到父尊是一城之主,完全忽略了门口望着自己激动到红了眼眶的妇人。

“是悠然吧,和姑娘真是一模一样……”只一句妇人便哽咽起来,紧走几步来到悠然的面前不知如何是好。

听到奶娘的话,黎城主眼神明显的晃动了一下,只一下也便掩了过去,走过来做了个简单的介绍:“悠然,那是你的奶娘。”

悠然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妇人,五十左右的年纪,中等微胖的身材,身穿素淡衣裙,圆润的脸庞经过岁月的侵蚀皮肤也略显下垂,看到自己盯着她瞧的样子突然局促羞赧起来,愈发显得慈祥可亲。

“奶娘。”悠然漾起甜甜的笑容叫出这个略显陌生的称呼,奶娘慈祥的面容让她有莫名的好感。

两人一会儿也便熟稔了起来,悠然拉着奶娘的手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入了府中,奶娘也自告奋勇当起了悠然的向导。

杀伤力

城主府的规模果然对得起一城之主的身份,也对得起这个时代的建筑思想。

悠然曾在梨园收集的书籍中看过当时盛行的建筑风格:为了体现“长幼有序,内外有别”的传统,府邸大都是一些围廊、围墙之类环绕城一个个庭院,庭院和庭院也都是前后串起来的,通过前院到达后院,而家中重要人物,少女都需要远离外门,显示出明显的尊卑、长幼、主仆之间的等级差别。

这城主府也完全落入俗套,悠然一边闲逛一边腹诽,也不知道哪位名师大家建造出这么世俗的建筑,白瞎了层层庭院中的美景了,也就那么几个人要那么大多浪费。

就在悠然在切身感受到“庭院深深深几许?”的经典时还没有完全逛完自己的家。

“悠然,还没到你的住处呢。”看到悠然一屁股坐在身旁围廊的扶手上,奶娘爱怜的唤到。

“不走了不走了,有个住的就行了,住那么远干嘛,这要是出个门脚还不得磨出个水泡呀!”悠然一边摆手一边气气喘吁吁的说。

“可是所有的小姐房间都是在内院。”按照传统的思想,悠然的住处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奶娘,反正房子那么多,我就找一个离外门近点的房间吧,不用那么拘泥!”不等听到奶娘的回答悠然攒足剩余的力气一马当先的跑走了。

路过的地方悠然也没有看好,遂拐出回廊从石子小路往外门的方向走。

石子小路的两旁也别有一番洞天,坐落的也都是些闲置的下人房间,但周围的建筑景色却相对雅致很多。

奶娘看到悠然走去的方向,心中‘咯噔’一下嘴里急切的喊道:“悠然,别往前走了,这里没有好的住的地方,我们换个地方吧…”

可是弯曲小路的尽头露出的房屋一角已经完全勾起了悠然的兴趣。

“奶娘,奶娘,这里这里,这里不错。”悠然抬起脚步就朝小屋跑了过去,丝毫不容奶娘拒绝。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奶娘无奈的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两道篱笆小杖略略的将小屋隔成个敞开的小院,说是小院也不小,也有几个或独立或串起的房间,院子里没有一根杂草泥巴,全是颗颗圆润的石子铺成。

咋一看像是无人居住的房子,可是没有丝毫的破败。

“迎晨居,这名字不错,这个方向确是可以看到早晨的第一缕晨光。”看到屋门上的牌匾,悠然砸吧着嘴点评道。

“奶娘,这里没人住吧?”说着悠然已经推开了没有上锁的房门走了进去。

“没有……”本能的回答完奶娘差点没咬断自己的舌头。

没有奢华的古董镶嵌摆设,没有繁重不堪的花枝招展,只有几幅字画,日用桌床,妆点到恰到好处,清淡素雅到正和悠然心意。

“这屋子没人住还这么干净呢,再填床被褥就行了。”

这里完全没有弃置老屋的杂尘蛛网,想是丫鬟们卫生打扫的真够彻底。

悠然美滋滋的欣赏自己挑选的住处,边看还边点头赞许,自说自话到完全忽略了奶娘。

奶娘扫视了一圈这么多年从没间断过打扫的房间,默默不语。

迎晨居空置这么多年,虽然城主从来没有踏足过,但也是交代过不许人随便打扰的,就是关于姑娘的事情也是不允许任何人随便提及,现在悠然竟然阴差阳错的选中了这个地方,这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指引。

“姑娘,你的女儿回来了,也住在了你当年居住的地方,你开心吗?”奶娘在心中对着虚空说道。

悠然行使了下自己大小姐的权利,住进了一个套间,将后吩咐来的捧着一大叠被褥的十一安排到旁边的单间。

十一幽怨的瞥了眼悠然,自己大小姐也不带着自己一起逛逛这城主府。

“小姐,城主让你休息会儿然后去前厅。”十一憋着小嘴道。

悠然大赤赤的往铺好了床褥的镂空雕花实木质床上一躺,放松下来的身体渐渐酥软,总算找到了家的感觉,舒适自然。

“哎,真不想起来~”多日的疲乏渐渐的侵蚀放松下来的身体,可是正事儿还没干呢,只能拽着十一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出了房门。

在兜兜转转七拐八拐和偶遇的丫鬟的指引下,总算走到了前厅。

原来所谓的前厅,其实就是外门直对着的大厅,平时的集会或公事都在这里。

悠然带着十一来到前厅的时候,厅中已经候着两排人,父尊则坐在主座上喝着什么。

奶娘也在队列当中,看到悠然唤了声,其他人则是朝悠然躬身行了个礼。

“悠然,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奶娘接到城主的眼神示意后直接介绍道:“这是府里的总管,你就称呼王总管就好了,这是管后厨的李嬷嬷,这是管打扫的王嬷嬷,这是管……”

在一圈轮下来悠然早已记不清哪个嬷嬷姓李哪个嬷嬷姓张了,统称嬷嬷,好赖先混了个脸儿熟。

而后奶娘私下里告诉悠然,这好多人都是近来才入府,她都不太熟,想来是城主为了更好的照顾悠然吧!

而城主黎峰自始至终也不发一言,也没有对悠然自选住处的事情发表看法,只一味的喝着杯子里的东西想着自己的事情。

简单认识了下府里的人,了解了下府里的环境后,太阳也快落山了,悠然实在疲乏,快速的扒拉几口晚饭,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多天没有好好休息的悠然急切的想享受一下大床的温馨,后天就是自己的生辰了,这之前需要好好休息调整一下。

生辰前悠然休息的时间有限,可她除了吃饭和去茅房,其他时间就消耗在了床上,睡得昏天暗地。

悠然的生日宴自然不需要她自己准备,外事接待也有父尊亲自来,可是前期的梳妆打扮还是要悠然配合的。

一大早悠然就被人从被窝里面拎了出来,梳洗过后像木偶一样,坐在了奶娘为她特意搬来的梳妆台前,脑袋耷拉着直打瞌睡。

十一对着铜镜在悠然的头上脸上一阵的捣鼓,胭脂水粉,珠钗耳饰一样不落,她想让自己小姐的风姿震惊全场,到场的肯定不乏名门公子,十一要让他们惊爆眼球。

就在十一终于结束了手头的忙活,欣赏着自己的手笔时,悠然也终于振作出了点精神。

在看到铜镜中的自己后,悠然的眼睛瞬间放大到了平日的极限,手指着铜镜中的自己:“十、十、十、十一,你这是干嘛要,这满头满脸的什么啊?”

悠然本来就是丹凤眼瓜子脸,这么一妆点打扮,真真是妖艳奢华到了极点,但这完全不附和悠然的品味。

悠然边说边把头上的珠钗步摇等等一一往下扯,又重新打了点水把脸洗了个干净。

十一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悠然,看着自己的作品就这么的毁于一旦,索性什么也不管了,只把奶娘送来的淡紫色衣群放在了悠然的床上便躲到一边低头掰着手指玩了。

悠然还是知道点分寸,这毕竟是个重要的场合,不能给自己给父尊给城主府丢人,所以打扮也相较平时更慎重更隆重。

轻粉铺面,轻扫娥眉,执起一盒胭脂,轻点朱唇,淡然抿唇,将乌黑如缎的长发轻挽,缀上淡紫色步摇,穿戴起床上那件浅紫色连衫裙。

“十一,看看这样怎么样?”

待十一舍弃她那特别有吸引力的手指抬头看时,眼前的女子双眸含笑,肤如白雪,眉如墨画,唇若樱瓣,一颦一笑眼眸慧黠的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淡紫色的衣衫配饰更是衬托出一丝高贵,美得如此无暇却又空灵清逸,确实还是这样比较符合小姐。

可是十一嘴巴上还是不愿意承认:“哎,谁让小姐底子好呢,瞎折腾也过得去喽。”

嘴角的偷笑却掩藏不住称赞,悠然了然,这小妮子是故意找茬呢。

悠然慢慢踱到十一旁边,突然伸出手去挠十一的咯吱窝。

“小妮子,让你找茬……”

宴会的时间就这么在两人的笑闹中接近了。

悠然和十一来到接待宾客的前院时,客人已经来了大半。

两人站在角落偷偷的张望,来的全都是些陌生的面孔,有气派威严的人物,有油头粉面的世家公子,也有琳琅满身丫鬟随行的千金小姐……

客人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寒暄,都各自挖掘着今后可以发展自己的人脉,就连一些小姐也都聚在一起,有时女人一起的分享八卦会更加的有杀伤力,而父尊却没有踪影,可能在哪里接待宾客的吧。

邪王专宠:傲娇女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西柚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西柚文学)或者(xiy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邪王专宠 或 傲娇女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征稿

    用自己的视觉来呈现所想的“睿德欣辉杯”第1届风光旅游摄影十杰十佳年赛细则(2018年)主办:广州青年摄影家协会、睿德欣辉摄影培训俱乐部协办:广东省摄影家协会广州市青少年摄影指导委员会时间:2018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要求:参赛者不受年龄、职业、区域限制,同时也不受器材的限制,可以使用大画幅、单反、微单、手机进行创作。组别:本次年赛仅限于旅游风光题材类别,所有参赛作品要求积极向上,催人奋发,健康的和时尚的创作手法,更可发挥创新的意念,纪实手法类只允许作反差、色彩的微调,其他一概

  • CAFA荐展丨毫不逊色的小众雕塑:“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亮相美国国家美术馆

    2017年11月19日至2018年4月1日,展览“在塔中:安妮·特鲁伊特”(IntheTower:AnneTruitt)于美国国家美术馆东馆展出,回顾这位极少主义艺术先锋1961至2002年间的创作。▬安妮·特鲁伊特在工作室展览现场安妮·特鲁伊特(AnneTruitt,1921-2004),生于巴尔的摩,长于伊斯顿,曾在布林茅尔学院接受教育,毕业后辗转波士顿、达拉斯、圣弗朗西斯科,最终定居首都华盛顿特区。她是极少主义雕塑的探路者,1963年,即在安德烈·埃梅里希美术馆举办个展,此后又参与了“黑,

  • CAFA资讯丨以“肖像”观当代中国精神:中央美院百年校庆重要篇章“时代肖像”于太庙艺术馆开幕

    “肖像”题材创作一直以来都是艺术表现最为重要的课题,从古代的墓室壁画、帝王功臣、宗教供养、文人高士到当代多元的人物画创作,“肖像”都承载着一个历史时代的道德礼仪规制、审美取向、文化表征以及社会主题,观一件肖像创作,不仅是认识一个特定的人物形象,更是洞察人物所处时代、空间的精神面貌,肖像更是时代精神的一面镜子。百年艺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在从中西交融到全球视野的历史进程中,肖像艺术一直都是造型学科的优长项目,在教学和创作中留下一大批经典肖像艺术作品,这些作品一方面体现出水墨、油画、雕塑等造型语言在当代

  • 佛珠多少颗,代表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十四颗表示观世音菩萨与十方、三世、六道等一切众生同一悲仰,令诸众生获得十四种无畏的功德。十八颗俗称“十八子”,此中所谓“十八”指的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六识。二十一颗表示十地、十波罗蜜、佛果。“十地”见“五十四颗”一段,“十波罗蜜”见“弟子珠”一段的介绍,兹不赘述。而“佛果”指达到最究竟成佛的果位。二十七颗表示小乘修行四向四果的二十七贤圣位,即前四向三果的“十八有学”与第四阿罗汉果的“九无学”。三十六颗三十六颗无确切的含义,通常皆认为是为了便于携带,遂三分一百零八颗成三十六颗,其中蕴含有以

  • 书画落款的讲究,懂了,才敢称书画人!

    一、何为落款落款,是在书画作品主体内容完成后,作者的签名、签印、年月、轩号等,以示作品的完整性。佰金瀚艺术合作艺术家白玉宁作品落款的分类1、短款——即简单签上姓名或年月,最多不过十字。【一字款】书法落款中有用一个字者称一字款。【二字款】只签作者名字,若一字名则书姓名。【叁字款】大多书己之姓名,若一字名者多加一〔书〕字。【四字款】多为姓名叁字再加〔书〕字或用二字姓名上加年,年则多用干支。【五字款】五字多叁字姓名上加年或二字姓名上加年,下加〔书〕。【六字款】六字中多以叁字姓名上加某年或两字姓名上加某

  • 水+墨 | 王彦萍:世界或社会给我的感知始终没有脱离“屏风”

    王彦萍WangYanping1982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士1989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硕士2005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教授2009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博士1992“王彦萍画展”,中国美术馆1993“93’年度批评家提名展”,中国美术馆,郎绍君主持1997“东方面对西方——中英当代女画家展”英国妇女博物馆1998“王彦萍画展”,荷兰侯合芬画廊1999“世纪之门——1979—1999中国艺术邀请展”,成都现代美术馆2000“世界女性的进步展”,代表中国女画家赴纽约联合国总部参加五十国七十女画家展2

  • 四十岁以后,女人最好的活法就这6个字!早看早享受!

    本文所有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四十岁之后,最好的活法就是六个字:想开、看开、放开!1人,一辈子都在忙着,累着,奔波着,不论多苦,事,还是没做完。人,一辈子都在省着,攒着,储蓄着,不论多抠,钱,还是没存够。人,一辈子都在忍着,让着,怕着,不论多小心,人,还是得罪了不少。我们一辈子都在读着,写着,感悟着,不论多聪明,亏,还是没少吃。人,一辈子都在觉醒中,不论多淡定,多机智,遗憾,还是有一些。1于是四十岁之后,我明白:世界很大,个人很小,没有必要把一些事情看得那么重要。我们已经很苦、很

  • 法国大爷种了棵“树”,从此再没交过电费!

    来源:环球网当风吹过树叶,传来“沙沙声”这竟然启发了一个新能源项目。。法国的NewWind公司发明了世界首款风力树发电机——WindTrees这个公司的创始人曾经是一位电影编剧和作家,名叫Jeromemichaud-lariviere在一次公园散步时,他感受到微风拂过头顶与树叶的“沙沙声”,激发了心中的小火苗,于是在2011年创立公司开始研发风力树。。风力树没有传统风力发电设备的傻大黑粗,看起来更像一件雕塑艺术品:每当微风轻轻吹过“叶子”就会在树枝上翩翩起舞,产生持续的电能每片塑料“叶子”中都内

  • 贾平凹:新的一年,学会拒绝

    作者:贾平凹行走于世间,接纳或拒绝,爱或不爱,放弃或执著……每个人都应有接纳与宽容之心,但也要学会拒绝。我拒绝麻木。虽然生活的磨砺让太多的热情化作云,但不能让感情磨出老茧,如果没有云让眼神放飞追逐,那么生还有什么乐趣。我拒绝永远明媚的日子。因为那是虚幻的梦境,痛苦可以让我成长,让我坚强。生活中的阴雨与风雪使我能清醒地在春梦中看清脚下的路。我拒绝折下那朵盛开的小花,那是在毁灭美的生命。一枝脆弱的纤细花茎,经过多少挣扎与痛苦才盛开出美丽,怎忍心为个人的私欲而去毁灭别人的幸福。我只求远远地望着,默默祈

  • 奴性哲学10句话!

    来源:思享无界01.你不能改变别人,只能改变自己奴性潜台词:改变有很多种,但是一大部分喜欢用这句话给别人洗脑的人,强调的总是让人变得柔顺的那一面。遇到了矛盾,要求你先理解体谅,先改变自己的态度,而且是“只能”这样做,他们会反复地强调你“只能”这样做,甚至把某些不该你承担的责任,推到你的头上。凭什么不能改变别人,就要改变自己?需要改变的是对付别人的方式,而不是自己的原则。改变有很多种,比如有人天天抽你,你改变不了这个人,但是你可以选择1.抽他;2.离他远点,他要是继续缠着不放,抽他;3.调整心态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