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21:17:46 来源:网络 []

书名: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

第一章 异世还魂,捉奸在床

东陵国 晋安二十年 春

偌大的东陵皇宫中一片欢声笑语,文武百官各地诸侯,齐聚皇城庆贺太后六十大寿。95女性网百花齐放的御花园内,摆满了瓜果珍馐,搭建的舞台上身子妙曼的舞姬,正伴随着悦耳的丝竹声翩然起舞。

偏僻的宫中小道上,一穿着百花争艳对襟华服,梳着牡丹鬓的女子,正跟着一粉衣宫女身后步履匆匆。片刻后二人便在,一处偏僻的陈旧的宫苑门口停了下来。

“你确定太子哥,约我在此处见面。”华服女子浓妆艳抹,一双被画的狭长粗黑的眉皱在了一起处,红艳的朱唇也嘟了起来,再配上那脸上红红的腮红让人不忍直视。

那粉衣宫女拼命的忍住,让自己不露出嫌恶的表情道:“奴婢怎敢欺瞒沐大小姐,要知道您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奴婢若骗里岂不是自寻死路吗?”

这般丑陋不堪的女子竟然也能太子妃,这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她只为太子殿下不值,不过今日之后这太子妃的位置,怕是轮不到这沐纤离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

宫女的话让沐纤离十分受用,得意的挺了挺胸膛,褪下手上的玉镯塞在了那宫女的手中。

“赏你的,日后我入主东宫,自少不了你的好。”说完沐纤离便急不可耐的进了宫苑内,平日里太子哥哥都不愿意理她,不曾想今日竟邀她于宫中私会。她就知道太子哥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中却是喜欢她的,她自不能让太子哥哥久等。

那宫女掂了掂手镯的分量,嘲讽的看了看沐纤离的背影一眼,把碧绿的手镯塞进了袖子里。再见沐纤离已经进了宫苑里的房间内,便上前关上了宫门并落了锁,在宫门口等着。这落锁是为了有备无患,到了时候自然会开了锁的。95女性网

且说这沐纤离推门进了屋,一股异香便扑面而来。沐纤离不由皱起了眉头,想这平日里高雅脱俗的太子哥哥,竟也喜欢着甜的有些腻人的熏香。看来翠玉她们说得没错,太子哥哥就喜欢浓郁的香味,还好她每日都有听翠玉她们的话,扑了许多香粉。

“太子哥哥离儿来了,你在何处?”屋中未见有人,沐纤离便出声唤道,拿着帕子的手不由的扇了扇。这不过初春的天气,此刻她竟然觉得有些闷热面上也烧得很。

“太子哥哥?”沐纤离又往屋里走了些,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那心心念念着的太子哥哥的声音。难道是那宫女诓骗与她,太子哥哥根本就不在此处?沐纤离心中有些恼了,又觉得口干舌燥,呼吸也加重了几分。版权http://www.95lady.com/

“我的好妹妹,哥哥来了。”下流的声音响起,一双粗肥的双臂环住了沐纤离的腰身。

沐纤离虽然此刻脑子也有些迷糊,但是却听的这声音,还有这猪蹄一般粗壮的手,并不是她太子哥的。

“狗东西快松开本小姐”她是要做太子妃的人,着身子岂是旁人可碰触的。沐纤离用力想要挣脱,可是原本会些拳脚功夫的她,此时却使不上半点力气来。她也并非愚蠢之极之人,当下便想定是进屋闻到的异香有问题。

“呵呵呵,我这个狗东西,自会让你快活,好妹妹你莫要挣扎了。原文http://www.95lady.com/”那男子的脸埋在沐纤离颈间磨蹭。

沐纤离羞愤交加,扭头看清了那男子的容貌。

“甄箭你这下作的狗东西,你可知我是谁竟敢轻薄于我。”沐纤离恨不能一刀杀了身后的男子,只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那体内的热浪一阵高过一阵,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爷怎会不知道你是谁?沐家小姐沐纤离,爷脸上这疤还在爷又怎会忘了你是谁呢!”甄箭绕道沐纤离跟前来,猪头一样的脸凑到沐纤离面上,只见那右脸上有一只长的疤痕。盘踞在他白白胖胖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可笑。看见沐纤离在自己面前毫无反抗之力的模样,甄箭心中十分痛快。版权http://www.95lady.com/一年前,他不过是言语调戏了两句,这个该死的女人便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了这永远无法消除的疤痕。当日之辱他今日自然要讨回,虽然这沐纤离比起那沐家的天仙相差甚远,但是只要想到她在自己的身下承欢他就忍不住心神荡漾。

“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妃你都敢碰,太子哥哥一定会杀了你的。”沐纤离咬着自己嘴唇,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她平日里嚣张惯了,除了威胁别人此刻她想不到别的法子。

“呵呵呵……太子殿下只会谢谢我,又怎么会杀我呢!实话告诉你,今日便是太子殿下命人让我来此处等着你的。”甄箭说完急不可耐的抱起沐纤离,挪动着肥胖的身躯,朝那床榻走去。

“不会的,太子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太子哥哥我是太子妃,未来的太子妃。”沐纤离脸色煞白,不相信的摇着自己的头眼泪横流。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自己心爱之人竟会如此对自己。原来她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她一直以为太子哥哥是喜欢她的。却不曾想他竟然会为了不娶她,不惜用这样下作的手段让人毁了她的清白。

甄箭将沐纤离好不温柔的仍上了床榻,那肥胖的身子便这么附了上去。不顾沐纤离的叫喊,解开了她的衣带。

“滚开,滚开,你这个肥猪,狗东西,滚开。”沐纤离声嘶力竭的叫着,她沐纤离骄傲一世,怎会落得这般地步。

“东陵烬炎你好狠,你好狠啊!”沐纤离不干的喊叫着,忽然一口气上不来,梗着脖子瞪着眼珠子没了生气。

甄箭未听到身下之人的动静,想她是因那药物屈服了,褪了自己的衣衫,一张大嘴在沐纤离颈间留恋,双手开始解沐纤离的衣衫。

莫云恢复意识时,便看到了蓝色的帐幔,身上有重物压着她,让她有些透不过气来。

胸前的凉意还有那湿热的东西在她胸口游走,她垂眸一看只见一个肥猪一般的男子正趴在她的身上。

莫云这觉得一阵恶心,膝盖往那肥猪身下之处一顶。听到杀猪般的惨叫之后,便一脚将那肥猪踹下了榻。

莫云坐了起来眼中杀机尽显,看着那穿做古怪的肥猪,想一刀结果了那肥猪的性命。

“哎呦,哎哟!”甄箭没料到没了动静的沐纤离,会对自己的命根子出手,双手抱着下身之处在地上打滚。

莫云觉得胸前一片冰凉,下意识的拢了拢自己的衣衫,忽然她发现了一丝不对劲。自己身上穿着的并不是执行任务时穿的黑色套装,而是有着宽大袖子的长袍。白嫩细长的手,也不似她那一双拿惯了狙击枪手雷的粗手,很显然这身体并不是她的。莫云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屋子,古色古香的屋子根本不是她所在之处能有的。

她不是在中东执行任务吗?怎么到这里来了?等等……她好像死了?她与五个队友在中东执行任务,目的是为了毁灭恐怖分子制造出来的生化武器。他们受到了恐怖分子猛烈的阻击,虽然成功的消灭了恐怖分子。但是在毁灭生化武器之时,作为队长为了确保队员的安全,她让队员撤出了基地。没想到那些恐怖分子留了一手,当她毁灭生化武器之时,整个基地爆炸了,她在爆炸声中失去了意识,恢复意识后她便出现在了这里。

“啊……”忽然莫云的脑袋像要炸开了一般痛,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源源不断的涌入了她的脑袋里。过了片刻莫云才觉得好受了些,看着地上翻滚的肥猪,更多了一份杀气。这个该死的猪头,竟然对这身体的主人行不轨之事。

“太后,皇后娘娘,就是这里面。”

外面响起一阵嘈杂之声,莫云不由的勾了勾唇,呵呵来看戏的人到了。莫云是一个接受能力极强的人,既然穿越到这沐纤离的身体上,也承了人家的记忆,她自然会代替沐纤离好好活着。

莫云整理了一下衣衫,不紧不慢的下了榻。

“你、你怎么会?”甄箭不敢相信的看着沐纤离,那药不会能让她浑身无力吗?她此刻怎能站立还伤了他。

这甄箭哪里知道,此时沐纤离这身体里的魂魄已经易主了。

“怎么不会?该死的肮脏东西今日我便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莫云说完扬着下巴,一脚狠狠的踩在了甄箭的肚子上。

“嗷……”甄箭发出一声惨叫,只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被踩破了,这个娘们儿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力气。

伴随和甄贱的惨叫,原本半关的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打开了,屋中瞬间便亮堂了许多。

莫云侧着头看着门处,只见门外站了十几个女人,老的少的都有。为首的是一个穿着凤袍,带着凤钗容貌明艳的中年女子。另一个则是一头鹤发的黄衣老妇,这老妇虽老但是皮肤却依旧紧致,只眼角又些许细纹。这二人不是别人,真是当朝太后和她的亲姑姑皇后娘娘。

“哎哟……这、这这真是……”门外的妇人们,瞧见屋内的光景都纷纷掩面,好似里面之人有多污秽不堪一般。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太后娘娘铁青着脸看着沐纤离问道,这寿宴办的好好的, 却突然有宫人来报,沐家大小姐在宫中与男子私会。

这沐纤离是谁?那可是太子的未婚妻未来的太子妃。听闻此事她便与皇后来此,没想到这宫人所报竟是真的。

这沐纤离发丝衣衫凌乱,颈间的红痕刺目,那甄侍郎家的公子更是衣衫半褪,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何事。

“太后娘娘不是瞧见了么?还需要我多说吗?”莫云语调不缓不急的回答道,脸上也为见慌乱之色。

“纤离啊!纤离!你怎么这般糊涂,做出此番污秽之事。日后姨娘我若是死了下去见了姐姐,要如何与她交代。”一个穿着紫色华服模样中等的中年女子,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摇着头。这女子不是旁人,真是沐大将军的妾氏刘姨娘。

“姐姐?谁是你姐姐?刘姨娘你不过一卑贱奴婢,也敢称我娘亲为姐姐?呵呵……真是可笑。再说了我娘亲是好人,死了自然是上了天,姨娘死后定是遇不上的。”在沐纤离的记忆里她得知,这刘姨娘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以前不过是沐纤离她娘亲从外面买回来的丫头而已,沐纤离她娘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沐大将军极爱沐纤离的娘亲一直未在续弦,在沐纤离娘亲忌日之时沐大将军饮多了酒,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便和这刘姨娘睡在了一处。

再后来这刘姨娘有了身孕,沐大将军无法便扶她做了姨娘。沐将军无其他女人,这刘姨娘便顺理成章的掌了将军府的家,无形的默认了刘姨娘沐家女主人的地位。在沐纤离的认知里这刘姨娘是使了手段才上了她爹的床,加上刘姨娘生的女儿聪明美丽处处比她强,人人都喜欢将二人比较,沐纤离恨透了这母女二人。

离刘姨娘站的比较近的几个命妇,听莫云这么一说,都不做痕迹的离刘姨娘远了一些。妾是什么?比丫鬟身份高一点的奴婢而已,身份低贱跟她们可不是同一阶级的人。沐大将军一直为续玄,她们都快忘了这刘姨娘妾氏的身份了,这沐大小姐今日一提还真是让她们记了起来。

刘姨娘身旁的雪衣女子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一双含水的杏目略带责备的着沐纤离道:“娘亲好歹也是姐姐的长辈,姐姐出了这样的事儿,娘亲分外痛心姐姐怎么能这样说娘亲。”

这个沐纤离不是拐着弯,说她娘亲不是好人吗?

“娘亲?”莫云嗤笑道:“沐纤雪你怕是搞错了吧!刘姨娘不过一个小小妾氏,你竟然唤她娘亲?你该唤娘亲的人,如今可躺在沐家的陵墓之中。人人都道你知书识礼最懂规矩,这规矩竟也不晓得。”

这个沐纤雪生的很好看,面容娇美气质清新脱俗,宛若仙女之资也难怪她是东陵的第一美人了。这刘姨娘长得也不美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小家碧玉,由此可见沐纤雪这张脸还是承了沐家优良基因。

太后斜眼看了沐纤雪一眼,庶出就是庶出,再怎么好看有才终究还是上不得台面儿,一点规矩都不懂。

沐纤雪暗暗咬了咬呀,红着眼睛道:“是妹妹失言了。”

她总觉这沐纤离现在有所不同,竟让她在太后和皇后娘娘面前吃了瘪,但是她却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

莫云翻了翻白眼,沐纤雪那般做派,好似她欺负了她一般。

“哎哟、哎哟”那甄箭痛很了,在沐纤离的脚下叫唤。那甄箭的娘亲甄夫人,看着心抽抽的疼却也不敢出声。虽然说那沐纤离脚下踩着的是她的儿子,可是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在此她那敢造次。她虽然不知道是何缘由,她儿子会与这个沐家大小姐混在一起。但是这沐纤离现下与她儿子已经成了事儿,日后进了她甄家的门她自有办法收拾这沐纤离。

“离儿你怎么这般糊涂,这可是禁宫之中,你怎么能做与人私会,这太子妃你是不想做了吗?”皇后娘娘痛心疾首的看着莫云说道,眼中的灰暗之色一闪而过。她在这后宫之中都了半辈子,又怎么会看不出今日这事儿的门道。这沐纤离那般爱太子殿下,有怎么会一旁人私会。她知道她那儿子不喜欢纤离,今日之事儿多半与他有关。这也不能怪太子,只是这纤离如今这德行,实在是当不得太子妃,要怪只能怪她自己了。

“与人私会?姑妈你这般说,让离儿心中好生伤心。姑母明明知道的,离儿心中只有太子哥哥,又怎么会与旁人私会。”莫云嘴上说着伤心,脸上却无半点伤心之意。她这个姑母也是当朝皇后,她被人设计如此明显,她这姑母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这皇后姑母,如今说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已经放弃了她,这事儿是谁做的想来她这姑母也猜出了几分来。

跟着太后皇后一起来的命妇还有小姐们,闻言也嗅到了些阴谋的味道。整个东陵国谁人不知道,这沐纤离爱惨了太子殿下,有太子殿下的地方就有她。虽说太子殿下不喜欢她,但是这婚约未取消,她便一日是太子未来的太子妃,又怎么会为了甄箭这个蠢猪自毁前程。

“莫不是有人要害沐大小姐?”说话的是荣亲王府的荣王妃。

莫云看了那荣王妃一眼,这荣王妃约莫四十岁的年岁,容貌娟秀气质温婉。这个时候这荣王妃能说出这样的话很明显是在帮她,莫云感激的看了荣王妃一眼这个情她记下来。

“今日有宫女引臣女来此处,说太子殿下在此等候。臣女想这皇后姑母治理下的后宫,自然是倍加森严,自然不敢有人做什么害臣女之事便跟着过来了。那想到一进这屋子里,便中了那迷香这蠢猪便跑了进来,遇对臣女行不轨之事。还好臣女保持自己的理智,努力的让自己清醒才未能让这蠢猪得逞。”说完莫云对着甄箭的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脚。

皇后的脸黑了几分,这沐纤离这话分明就是在说,她会在宫中出事,与她这个皇后治宫不严有关。她这个侄女儿,什么时候也学会含沙射影的说话了,是她想多了吗?

“太后明察,这沐纤离早与小的定了终身,今日约小的来此私会。闻得太后娘娘前来,便忽然翻脸还对小的动手。”那甄箭忽然朝众人大声说了起来。

第二章 秽乱宫闱,力证清白

甄箭语出惊人,此话一出众人便都将视线移到了甄箭的身上。

“口说无凭,你可有证据?”刘姨娘看着甄箭问着,眼中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

“证据在此,此物是沐大小姐赠与我的定情之物。”甄箭从袖中掏出一块手绢来。

太后朝身旁伺候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上前接过了手绢。

皇后一看便道:“此乃天蚕丝做的手绢,前些日子西岐进贡之物,帕子只得两条,离儿喜欢本宫便送了她一条。”皇后说完又转过头来看着莫云道:“离儿啊!离儿!你当真是让姑母好生失望。”

皇后此话一出,便坐实了沐纤离与甄箭的关系,不容她抵赖。

众人看沐纤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鄙夷之色,都在想这沐纤离也太饥不择食了。竟然看上甄箭这个混账东西,当真是丢了东陵女子的脸。

莫云勾唇笑了笑,静静的看着皇后做戏。这皇后的话怕是不假,这手绢怕也真是她赏赐给自己的。这手绢本是她贴身之物,竟然到了外人手里,看来她这姨娘和妹妹怕是也参与其中了吧!

哎哟!她怎么忘了,沐纤离这妹妹也对太子殿下十分倾心呢!而且太子好像也很喜欢这个东陵第一美人儿呢!

“姑母先别失望,事情还没弄清楚,姑母可不能随便定了离儿的罪。”

这时候一个白白胖胖的公公带着几个小太监走进了宫苑,先给太后皇后娘娘请了安接着道:“奴才奉陛下之命前来,陛下已知道此间发生的事,请一干人等到承明殿问话。”

皇后本想这事儿就在此处由她同太后解决了便是,时候再禀报皇上,没有想到这事儿竟然惊动了皇上。

太后是个人精也明白这其中的道道,今日是她的生辰她本就想高高兴兴的过了,只是出了这样的事儿她却也不得不管。不过这事儿既然皇上要插手,那她就不用再插手了。反正这都是她沐家的事儿,这沐玉华想怎么闹就怎么闹吧!

“今日是哀家生辰,若是寿宴之上哀家一直未在也乎不太好。皇后,甄侍郎家的夫人,还有沐家的刘姨娘你们都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吧!其他人都跟哀家一同回去吧!”

“诺”

一行人跟着太后离去,沐纤雪一步三回头,一副十分担心沐纤离的模样。可是她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再怎么掩饰,稍微有些眼力的人便能看出来。

莫云同皇后等人跟着刘公公去承明殿。离开房间的时候,沐纤离忽然看到香案上燃尽的香炉,便让随行的小公公给一起捧上了。

进了承明殿,只见那大殿之上坐着一个穿着金黄色龙袍,头戴金龙冠的中年男子。他鬓角微双双目如矩,鼻梁高挺嘴唇之上留着些浅短的胡须,一副中年帅大叔的模样。不怒而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帝王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之情。

殿下站在两个男子,两个男子一左一后站与两侧。一人身穿蓝色麒麟刺绣锦袍,头戴紫金冠,天庭饱满长眉入鬓,目若朗星挺鼻薄唇容颜俊朗。莫云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原主心心念念着的太子殿下东陵烬炎。也正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设计,原主才会气得一口气上不了死了。

而站与另一侧的男子,却与太子的华丽装扮尽显不同。只见他身月白色的长袍,袍子上月用银色的丝线,绣了朵朵祥云。头发用一条白鹤出运的帛带松松的绑了两缕,手拿折扇绝世而立。他眉若远山不浓不淡,微微上挑的凤眼垂着眼帘,长翘浓密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打下扇子幅度的阴影。同样高挺的鼻梁,一双粉色的薄唇正微抿着。莫云还是第一次见长得这般赏心悦目的男子,细细的在沐纤离的记忆中搜索了一番,终于知道了这个男人是谁。

当今圣上东陵于晋的七皇子东陵珏,东陵第一美男子,曾经的天才七皇子如今的病秧子。别看着东陵珏是个病秧子,却有惊世之才名动四国,也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没有之一。

只是长得这般好看,却是个病美人儿,莫云心中只觉得可惜得很。

“臣妾拜见皇上”为首的皇后朝高位之上的皇帝福了福。

“妾身拜见皇上,太子,七皇子”那甄夫人同刘姨娘跪了下来。

“拜见皇上”莫云极不情愿的下了跪,马马虎虎的磕了个不成样子的头。

那甄箭一到承明殿,便匍匐在地上浑身发抖连头都不敢太。

“儿臣见过母后”太子同七皇子也向皇后见礼。

“都起吧!”皇帝虚扶了一把。

莫云同那甄夫人都站了起来,一起身便看见太子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鄙视着自己。莫云用眼尾扫了他一眼,她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是糟糕透了。妆容花乱衣衫不整,可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

那甄箭本也想颤颤巍巍的爬起来,可是却听皇上提高声音道:“你给朕跪下。”

那甄箭吓得忙趴在了地上,用余光看了一眼太子东陵烬炎。但是太子似乎想要撇清关系,连看都没看甄箭一眼,一副不想看甄箭同沐纤离这对狗男女的模样。

“微臣参见陛下,皇后娘娘,太子殿下,七皇子”

甄侍郎匆匆而来,看见大殿里的众人忙走到大殿之中跪着一一行礼。

“微臣教子无方,这混账东西竟在宫中行不轨之事,还请陛下降罪。”寿宴之中他夫人跟太后一起走了,他也并未多想只想着是陪太后去哪里游玩了。可是过了半刻钟左右,太后与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不见他夫人。他这一打听才知道,他儿子在宫中犯了事儿,便忙来承明殿领罪。

“甄侍郎也不用忙着认罪,先听听这前因后果再认罪也不迟。”皇上看着跪在地上的甄侍郎说道,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臣妾也了解了一下情况,先说与陛下听。”皇后莲步轻易走到了皇上身侧,细细的与皇上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大将军不在皇城,离儿竟然干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儿来,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刘姨娘说完又朝皇上福了福为沐纤离求情。

沐纤离听着皇后对皇上所讲的事情经过,脸上讽刺的微笑幅度也越来越大。这皇后和刘姨娘摆明了就是想要,让她与甄箭两情相悦在宫中私会的事情给坐实了。

东陵珏听着皇后的叙述,眼中的嘲讽之意一闪过儿。心中不由的有些可怜沐纤离,用余光一瞧,只见那女子花着一张脸不怒不悲,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幅度。嘲讽?莫不是他看花眼了,东陵珏眨了眨眼睛,只见她嘴角的笑意已敛去。

“事情就是这样”皇后说完仔细的看着皇上的脸色,但是却什么都没看到。

“阿离你当真与这甄家公子有私情?”

“皇上圣明还看不出来吗?”莫云反问道。

这个皇上对沐纤离有些不同,当初她与东陵烬炎的亲事便是皇上定下来的。皇上对沐纤离十分宠爱,也十分的宽容,以至于沐纤离无才无德,闯祸无数现在却还是未来的太子妃。要不是如此,那东陵烬炎也不会使出毁人清白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来毁亲。

皇上还没回答,那东陵烬炎却义正言辞的看着莫云呵斥道:“沐纤离你竟在宫中与甄侍郎家的公子私会,还秽乱宫闱你可曾有把本太子放在眼里。”东陵烬炎一副沐纤离给他带了绿帽子的愤怒模样,演技十分的精湛。

倒打一耙,典型的倒打一耙,东陵烬炎的无耻程度,颠覆了莫云的认知。

“秽乱宫闱?说得好像太子殿下你亲眼看到了一样。”莫云斜眼看着东陵烬炎说道。

东陵烬炎一愣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从来不会对自己大声说话的女人,竟然会这样反驳自己。

“你与甄箭衣衫凌乱,还需要本宫亲眼看到吗?”

“太子殿下怎么只能因为我衣衫稍显凌乱,就定了我秽乱宫闱的罪呢!谁人不知道女儿家的名声是最重要的,好歹我也是殿下你未来的太子妃。这要是传了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太子殿下,不想让我做你的太子妃,故意毁坏我的名声呢!”莫云说完嘲讽的看了东陵烬炎一眼。

“烬炎慎言”高深莫测的帝王说了太子一句。

“是父皇”东陵烬炎看了莫云一眼,心想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什么?

“甄箭你说沐家小姐与你两情相悦定了终身?还送了你条丝帕做定情之物?”皇上正色看和跪在地上的甄箭询问道。

“是、是的”

“阿离这丝帕可是你的?”皇上接过皇后手中的丝帕问道。

莫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是臣女的”

“陛下虽然本宫也舍不得离儿,但是既然离儿与那甄公子,两情相悦且也有了肌肤之亲,不如就成全了她们吧!”皇后一副虽有不舍,但却成人之美的态度。

“姑姑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做有了肌肤之亲,侄女儿这守宫砂可还在呢!别说的侄女好像与那甄箭怎么了一样。”莫云说着撩起了自己的袖子,那雪白的藕臂上红豆一般守宫砂,十分的刺目。

“咳咳咳”皇上咳了两声,摆了摆手示意莫云把袖子放下。在这个时代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撩起袖子还是奔放了一些。

‘当真是不要脸’东陵烬炎心中暗骂道,同时也在想这甄箭真是没用。他都让人用了情香醉,甄箭这个废物竟然还未成事儿。

莫云放下了袖子,故意做出原主沐纤离任性不懂事的模样看着皇后道:“姑母离儿都给你说了,是有人陷害离儿,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皇上看了皇后一眼,有把视线转到莫云的身上问道:“此话怎么说?”

“这甄箭说与我私定了终身,皇上且让臣女问他几句,是真是假便见分晓。”

“那你问吧!”

东陵烬炎给了甄箭一个眼色,示意他小心说话。

刘姨娘看着沐纤离,她就不信这死丫头还能问出什么破绽来。

甄箭心领神会镇定心神,把自己所知道的情报,都默默的在心里整理了一番。

“甄箭你说本小姐与你私定了终身是吧?”

甄箭抬起头道:“是啊!沐小姐你可不要因为,今日是之事儿被人撞破,心中害怕就不认了啊!咱们之间的感情那般深厚,可不能说断就断啊!”

莫云强忍着要揍他的冲动问道:“我们是什么时候定情的?”

甄箭想都没有想便答道:“半年前”

“可有把酒言欢?”

“有”

“可有相携出游?”

“有”

“可有贴身丫鬟随行?”

“有”

“可有书信往来互诉情肠?”

“有”

“呵呵呵”听到甄箭的回答莫云看着甄箭干笑了三声。

听莫云一笑甄箭顿时便慌了,抬眼一看太子,只见太子黑着脸把视线移开了。

“好了,皇上你也知道的,以前在上书房跟太子殿下一起念书的时候,三个太傅都没能教会臣女念书认字儿。这甄箭竟然说臣女与他有书信往来,这分明就是在骗人。还有那丝帕是我的不假,但是沐家下人那么多,也总有那么些个吃里扒外背叛主子的东西,偷出我的丝帕来给了他也十分正常。臣女今日完全是被人陷害,还请皇上为臣女主持公道。”

刘姨娘只觉得周身一寒,为什么她觉得沐纤离说的那吃里扒外不是人的东西,是在说自己呢!这个甄家公子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个混账东西,皇宫内院竟敢诬陷设计未来的太子妃,这皇宫的主人是不是该改姓了啊?”皇上的语调一转,吓得甄夫人甄侍郎忙跪了下来。

“皇上恕罪,此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儿胆小定不会做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情来。”甄夫人吓得浑身如筛糠,但是却还在为甄箭开脱。

甄箭也蒙了,整个东陵皇城的人基本都知道,沐家大小姐大字不识一个。只是这个木纤离刚才一直问他,可有什么、什么?他一时说顺了嘴,也没思考便直接回答了。

“皇上臣女这里还有一个东西要让皇上瞧瞧”莫云说完接过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公公手里的香炉。

“宫女以太子殿下之名引到那偏僻的宫殿,进屋后便闻到了一阵异香,随即便浑身乏力热的厉害。皇上随便找个御医,应该都能查出这香炉中的燃的是什么?”根据她的猜测,这炉里燃的香多半是具有催情效果的香料。

“刘公公拿给七皇子瞧瞧”东陵于晋朝东陵珏处指了指。

刘公公把香炉端到了七皇子东陵珏面前,只见他白玉般的手,打开香炉捻起了些香灰闻了闻,随即便拿出手帕擦了擦手。

“此炉中燃的香,应该是情醉香。闻后有催情效果,但是女子闻后还会浑身无力。”只是这香是十分霸道的,沐纤离闻了这香后竟还能保持清醒,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个东陵珏不打算说出来,他不过是个看客没必要多说些什么。

“甄家小儿你作何解?”东陵于晋厉声质问。

甄箭吓得浑身上下的肥肉都在抖,:“小的、小的……”

甄箭求救的看着那蓝色的身影,可是那人却未曾给他半点回应。

“小儿无知,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重重责罚。”甄侍郎跪在地上请罚,他知道自己那儿子是混账了些。但是却也不敢在宫中做出这样的事来,而且箭儿一直朝太子殿下求救,向来这事儿怕跟太子殿下脱不了干系。甄家本就是太子党,他自然不能让太子与这事儿有所牵连,不然甄箭也完了,早早认错请罚才是正经。

“甄侍郎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啊!皇上甄侍郎说得不错,一定要重重的责罚这个甄箭。这个甄箭欲对臣女行不轨之事之时,还想诬陷太子殿下。还说是太子殿下让他对我臣女做那污秽之事的,皇上你信吗?”莫云看着皇上问道。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太子:“朕……”他该真有点相信,是太子指使甄箭做的。

被东陵于晋这么一看,东陵烬炎眼中闪过一抹慌乱,背在背后的手有些紧张的握成了拳。这个该死的甄箭,真是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甄箭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皇后厉声看着甄箭呵斥道,眼中的慌乱一闪而过。

如果现在吧是在承明殿,东陵烬炎一定能杀了甄箭。他三申五令让这个甄箭别说漏嘴了,没想到甄箭竟然告诉了沐纤离,是自己指使他这样做的。

“臣女就知道这甄箭是在诬陷太子殿下,太子殿下是谁?一国储君诶!东陵国谁不知道,太子殿下宅心仁厚德才兼备。怎么会对自己未来的太子妃,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卑鄙、肮脏、下流、无耻的事情呢!诬陷太子殿下可也是重罪,皇上你一定不能轻饶了这个甄箭。”莫云一口气把心里想骂的话都骂了出来,顿时觉得无比的舒畅。

她知道就算自己认定了是太子殿下之事甄箭悔她清白,别说太子不会承认,那甄箭也不会把太子供出来。她自不能把太子怎么样,但是纵使如此,她也要在皇上的心里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让他觉得这事儿或许跟太子有关,心中对她更加亏欠她才能提要求。

第三章 手起刀落,绝不留情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不合时宜的响起,东陵珏忽然咳嗽了起来,其实他是想笑的,但是这个时候笑似乎不太好,也不符合他的人设只好用咳嗽来掩饰。这个沐纤离倒是骂得痛快,瞧瞧这太子同皇后的脸都青了。

东陵烬炎的双手在宽大的袖中,紧紧的握成拳头。沐纤离这样说似乎完全认为此事与自己无关,但是那骂声实在是刺耳。

“你这混账,竟然还敢诬陷太子殿下,为父今日定要打死你。”甄侍郎气得满脸通红爬到甄箭跟前,双手对着甄箭便是一阵乱扇。

“还不快认罪?”甄侍郎小声的甄箭说道。

甄箭也怕了听到他爹的话便连忙磕头认罪:“我错了我认罪,我是鬼迷心窍,对沐大小姐起了不该有的心思。才买通宫人借太子殿下之名,把沐小姐引到了偏僻的宫殿内。还对沐大小姐说是太子殿下让我这样做的,只想让沐小姐对太子殿下死心。小的一时鬼迷心窍,犯下此等大错,还请皇上恕罪啊!”

“逆子啊!逆子!”甄侍郎捂着自己的胸口衣服快要被甄箭气晕了的模样。

“皇上开恩啊!皇上开恩啊!”那甄夫人见自己儿子已经认罪,也无法再为自己的儿子开脱,只能求皇上开恩。

“皇上定要严加处置,断不能委屈了离儿。”皇后有做出了一副疼爱侄女儿的模样,让皇上为沐纤离做主。

刘姨娘暗暗咬这牙,看着沐纤离的后脑勺。本来能无一点意外的,撤了沐纤离这未来太子妃的名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演变成了这般模样。这个沐纤离,什么时候变得跟她那短命娘一样能言善道了。以前这丫头遇到了被人诬陷,或者委屈的事儿只会大喊大叫发脾气,今日竟然知道条理清晰的为自己辩白了。

“阿离你是受害者,你说如何处置这混账东西?”东陵于晋看着沐纤离问道,把处置权交道了沐纤离手里。毕竟这丫头在宫中受了委屈,这丫头脾气大,让她自己处置也好解解气。

莫云眼睛一转道:“皇上是让臣女处置这甄箭吗?”

“没错”

“那请皇上给臣女一把刀吧!”

听到莫云要刀,甄箭肥胖的身躯抖了一下,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莫云。

“把刀给阿离”东陵于晋不知道这丫头想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让身旁的带刀侍卫把刀给了她。

带到侍卫把刀给了沐纤离,沐纤离接过刀对了侍卫说了声“谢了。”

那侍卫没料到沐纤离会对自己道谢,先是愣了一些随即退到了一旁。

莫云拿着刀居高临下的看着甄箭,那甄箭吓得直往后缩,这个女人不会要杀了自己吧?

“沐小姐请手下留情”甄侍郎也怕她会杀了自己的儿子,这甄箭虽然不是他的独子,但是却也是甄家长房嫡子啊!他自然也是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被杀的。

手下留情?在这个时代,女子被毁了清白就如同要了她的命。这个甄侍郎还有脸求她手下留情,当真是自己儿子的命就是命,别人的清白就不是清白。

莫云笑盈盈的看着甄侍郎道:“甄侍郎放心,本小姐不会要了他的命的,我只会……”莫云话说道一半停了下来,习惯性的勾起一边的嘴角,一脚把跪在地上的甄箭踹翻。对着甄箭的双腿之间,手起刀落十分干净利落,刹那间甄箭的双腿之间瞬间被鲜血染红。

“要了他的命根子,让他不能再害人。”他们不是喜欢被东陵烬炎当枪使吗?那她自然要给他们留下一点惨痛的教训。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没了自己的命根子,怕是比死了还难受吧!

“啊……”甄箭捂着自己的双腿之间,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那叫声就如同杀猪声一般,让莫云觉得十分的悦耳。她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甄箭对女子不轨,下流肮脏之人。

承明殿里的公公们,看着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这沐大小姐也太狠了,竟然割了甄家少爷的命根子。他们这些有过相同经历的人,自然是能体会甄箭的痛的。不过也是这甄箭活该,惹到了这沐大小姐才会落此下场,从此他们又多了一个同类了。

“你、你……”甄夫人看见自己的儿子命根子没了,本想破口大骂,但是还没骂出来便气的晕过去了。

莫云看着痛的在地上打滚的甄箭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莫云的声音不大,但是那清冷的语调,却十分清晰的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她虽然是对着甄箭说的,但是听在皇后、东陵烬炎、还有刘姨娘的耳朵里,却像是在对她们发出警告 一样。

“荒唐……”皇后见此捂着眼睛直摇头,她最多不过想这丫头会跺了甄箭的手或者脚,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直接跺了甄箭的命根子。

东陵烬炎只觉得沐纤离粗鄙不堪,竟然这般不知羞耻跺了甄箭的男根,这哪儿是一个大家小姐能做出来的事儿。

东陵于晋微眯着眼睛看着莫云,但是眼神却又是放空的,仿佛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一样。

阿离这丫头,真的是跟她越来越像了,处事说话的气势与她如出一辙。就算这阿离再怎么跋扈骄纵不懂事儿,但却也是她的女儿,也继承了她的狂妄和嚣张。

“甄侍郎既然这混账东西,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且带他回去养伤吧!日后定要严加管教啊!”东陵于晋看着甄侍郎说道,随便敲打了这甄侍郎一番。

“谢皇上”甄侍郎跪着谢了恩,在侍卫的帮助下带着他夫人还有儿子离开了承明殿。

甄侍郎走了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道:“阿离今日在宫中让你受委屈了,来说说你想要什么?朕这个做姑父的也好补偿补偿你。”

沐纤离好好的在宫中出了这样的事儿,加上东陵烬炎也怀疑这事儿是不是跟太子有关,心中总觉有些愧疚。总觉得要补偿点什么东西,才能让他心里好受些。

莫云心中暗笑了笑,这个皇上姑父当真是没有辜负她的期待。

“皇上……”

“诶……别叫朕叫的这般生分,还是像你幼时一般唤一声姑父。”这丫头小时候可爱的紧,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都抱着自己的腿声音软软糯糯的喊他皇上姑父。只是随着她年纪越来越大,脾气越来越坏也总是闯祸,便与他生分了不少。

“皇上姑父阿离一时也想不起要什么东西,不如皇上姑父赐我一个以后能向你提要求的权利。而且臣女提的要求皇上姑父一定得答应,如何?”莫云说着故意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娇蛮之态,她还从来没有这样过,也不知道表情用的对不对。

“呵呵……你这丫头倒是个鬼精灵,若是时候你闯了大祸,便可以以这要求保全自己是不是?”东陵于晋原本以为,这丫头会借这个机会让他下旨,让她和太子早日完婚呢!没有想到这丫头,却让他赐她一个能够向自己提要求的权利。这不相当于是有了一块免死金牌吗?看来这丫头倒是想得深远呢!知道自己在闯祸这条道路上,只会越走越远永远不会停歇。

“皇上姑父你知道就算了,怎么还说出来了。哼……皇上姑父你要是不愿意给就算了”莫云瘪着嘴一副我一点都不委屈,一点都不强求的模样。

东陵于晋看着莫云那样,轻笑着点了点头道:“朕允了。”

莫云闻言随即喜笑颜开忙跪地谢恩:“谢皇上姑父。”

东陵珏看和那狼狈的脸上绽放的笑颜,只觉得十分的耀眼。今日的她心思缜密逻辑清晰的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拐着弯把太子骂了个狗血淋头,狠戾的断了甄箭的男根。娇蛮委屈的让父皇赐了她一个能向父皇提要求的权利,今日的她哪里像别人口中那个,骄纵跋扈无才无德,蛮不讲理头脑简单的沐纤离。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原本一直未开口的东陵烬炎,站在了大殿的中央。

“说”

“今日甄箭对沐纤离行不轨之事之时,虽说甄箭并未成事,但是母后同皇祖母你带了不少命妇前去。沐纤离与甄箭那衣衫不整混乱的模样,怕是也被人瞧了去,这事儿要是传了出去,怕是影响皇家……”

东陵于晋那不知道他这儿子打的什么心思,未等东陵烬炎说完便道:“东陵皇室未来的太子妃,只能是沐家嫡女。”

皇上一句话,便绝了东陵烬炎还有皇后和刘姨娘的心思。而且东陵烬炎这么一提,更加让皇上认为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干系。

东陵烬炎错失良机,十分无奈的退到了一边,心中却又十分的不甘心。他堂堂东陵太子,一国储君,让他去沐纤离这样一个无才无德、心肠狠毒的女人为太子妃,他岂不是要被世人耻笑一辈子。他绝对不会让这个蠢妇坐上太子妃之位,他身旁的位置只能是雪儿的。

嫡女狂妃:太子别惹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太子别惹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在时光里等你11章(第11章 一步一跪)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1章(第11章一步一跪)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1章一步一跪医院的人还是那么多,来来往往。刘涵韵用丝巾裹着大半的脸,眼睛四处望着,在医院大门前迟疑着,没有进去。不远处,辰亦铭在盯着她。他指了指头,又做了个割喉的动作。刘涵韵这才气急败坏地扯下丝巾,心一横,扑通往地下一跪,同时大喊:“姜紫,我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众人惊愕,都纷纷停下自己手中的事,看着她。她也是有羞耻心的,可是顾不上了。站了起来,走一步,又跪下大喊:“姜紫,我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路过的人瞪大了双眼,毫不

  • 放下爱情放下你11章(第11章 泄欲的工具)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1章(第11章泄欲的工具)小说: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1章泄欲的工具是夜,林凡从昏睡中醒来,手掌已经裹上了厚厚的纱布,即便如此,那钻心的疼痛还是一样的明显。她没有开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围绕在她的鼻息只见,仿佛还带着些血腥味。她的右手已经残了,连带着她心也在那一刻死了。忽然病房门被推开,一个黑影走了进来,越来越清晰。她不由的一惊,往床边挪了一些,凭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她看见顾泽言的眼睛如同琉璃般闪亮。顾泽言呼吸粗重,喷洒在林凡的肌肤上还带了些酒精的味道。他一遍遍唤着林凡的名字,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1章(第11章 栽赃)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1章(第11章栽赃)小说名字: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1章栽赃录影笔里那顾安在熟悉不过的声音,却那么的温柔对着另一个女人承诺着。她颤巍着双手,将床尾的检查报告拿了过来,看着那黑色的影像,却觉得眼睛胀的酸痛。可下一秒,她的视线被另外一个字眼吸引了过去。这份报告是12.1号的,距离现在已经有了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孩子不是宁林泽的!她将手中的报告甩在地上,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透着无尽的嫌弃还有鄙夷:“余梦玥我还以为你对宁林泽是真爱呢,原来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别人的!”“那又

  • 从此无心仍知痛11章(第11章 意想不到的人)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1章(第11章意想不到的人)小说名称: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1章意想不到的人身边却突然窜来一阵风,下一秒她的手就被紧紧的握住,盛南天蹙眉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展颜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掰开他的手,声音柔弱而坚决:“我说,这个孩子是我的,等你利用完他,你就把他还给我。不过你放心,如果这真的是你的孩子,我将来也绝不会告诉他,他的亲生父亲是谁,我不会让他知道,他的父亲如此心狠,如此卑鄙!”她吐字如刀,一个字一个字说的清晰极了,丝毫不怕盛南天发火。脱离他的桎梏后,展颜立刻迈步离开了办公室

  • 款款深情成眷恋11章(第11章 顾清风)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1章(第11章顾清风)小说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1章顾清风也许真的很开心,叶清灰心的低头,别墅区的人很少,现在没有人发现她,保不准一会就会看见她这幅惨兮兮的模样。思考良久,叶清返回家门,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家了,但是明显也是没有人住的,她进去躲一躲应该没事吧……看着面前比她高两个头的铁门,叶清认命的瘪嘴,只能爬进去了。“嘶……”裹着毛毯行动不便,既要防着毛毯掉落又要让自己不被锋利的铜门刮到,叶清苦不堪言。但是她还是被被刮到了腿,这下好了,本就有斑斑点点於紫的腿又添了一道血痕,

  • 炊烟起,我等你!11章(第11章 莫心颜醒了!)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1章(第11章莫心颜醒了!)小说名称:炊烟起,我等你!第11章莫心颜醒了!这个词莫夕一辈子不敢去想,就好比她从不敢去想她竟然会怀上盛淮安的孩子。莫夕想,这个孩子是上天给她的礼物,她就要死了,所以这个孩子能代替她活在这世上,能够带着她和盛淮安的血脉,替她好好的陪着盛淮安。太高兴了,直到打开大门的时候,莫夕都没能止住唇角的笑意,她想,或许,盛淮安也会为这个消息而开心吧,哪怕他不爱她,可这,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莫夕兴奋的想着,结果却万万没想到,盛淮安竟然今天也在家。这算是命中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1章(第11章 一个人的执念)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1章(第11章一个人的执念)小说名字: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1章一个人的执念绝望的声音像针一样扎在杨笙的心上,他牙根咬得死紧,猛地抱起秦世欢压在床上,终于忍不住说话了。“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被刻意压粗的声音显得分外难听,却瞬间让秦世欢安静了下来。“你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么?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为了活着在死死挣扎吗?你有什么资格觉得死是很轻松的事情?”“那些早早就沉睡在墓地里的人,你知道他们还有多少美好的未来么?”“你这种人,最让人看不起了。”杨笙越说越哀伤,满脑

  • 让爱化作雨纷飞11章(第11章 骂他)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1章(第11章骂他)小说名称: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1章骂他“冷……”陆与江扭头瞥了她一眼,不悦的将衣角从她的手里抽了出来。“你还有脸说冷?刚刚躺在别的男人怀里,怎么没见你说冷?”顾玥蜷缩成一团,又往他的身边靠了靠,“与江,我好冷。”陆与江忽然有些失神,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和他说过话,更多的时候,两人之间的交流,都像是主人和雇主。他向她发号施令,她便遵守。风将她的秀发吹得高高扬起,陆与江定睛看向她,这才发现其实顾玥很美。她的美很是纯净,不带任何烟火气息,即便化着不适合她的浓艳

  • 陪你路过全世界11章(第11章 敲晕)

    原标题:陪你路过全世界11章(第11章敲晕)小说:陪你路过全世界第11章敲晕沈知微心头一惊,说了声马上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外面大雨瓢泼。沈知微匆匆出门,冒雨拦车。手才刚招,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就停在她面前。“沈知微,上车!”车窗打开,季言坐在驾驶座上,邪气的朝她微笑。“你……”“你不记得我?”季言不满,修长的手指点了点嘴唇,动作暧昧至极。沈知微脑子轰的一声,像是被钟撞了一下,整个耳根都慢慢红透了。季言笑了,这女人怎么这么可爱。“上车,雨大,我送你。”季言说道。“不用了。”沈知微摆手,“我自己坐车就

  • 以余生换相思11章(第11章 锁在同一间房)

    原标题:以余生换相思11章(第11章锁在同一间房)书名:以余生换相思第11章锁在同一间房嗯?秦慕扬和上官棠从小长大,从来就没有上官棠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如果得不到,她往往也会选择把东西毁掉。是以,秦慕扬觉得,面前的宋颂人畜无害,根本就不可能是上官棠的对手。有些可笑的是,即便知道上官棠是这样的人,秦慕扬也不受控制地爱了她多年。“一定要小心上官棠。”秦慕扬认真地说道。“我会的,谢谢你。”其实不用他说,刚才他走后上官棠先是耐心后是变脸的样子,宋颂也见识过了,只是她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关心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