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最新最热小说《鬼门棺》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

2018/1/2 19:46: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门棺

第一章 泥人

我第一次觉得我爷有事儿瞒着我,是因为我打开了他藏在房梁上的东西。95女性网

那天,我想找几个压梁用的大钱儿,找卖糖人儿的换糖吃,就搬了把凳子摞在桌子上,三下五除二地爬到了棚顶上。

等我上了房梁一看,我家大梁上横着一个以前那种带着拉锁的帆布口袋,袋子上面用绳子打了一个十字花,正好把帆布口袋给横在大梁顶上。

我这下来精神了,贴着房梁一点点蹭了过去,伸手就想解绳子。可是那绳子也不知道是怎么绑的,我的手都磨破皮了,也不见它松开一点。

后来,我干脆把拉锁给拉开了巴掌大一块,顺着拉锁开口的地方伸手往里掏,头一下我就摸到一厚摞子白布。我伸手往外拽了两下,才把白布给拽出来一截。

那白布给我的感觉就是特别厚,好像冬天做衣服的布都没那么厚。网站http://www.95lady.com/再说,农村用白布的地方也少,除了做被衬子,就是做孝服。我家没事儿往房梁放白布干嘛?

我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儿,可又不甘心就这么下去,干脆往前挪了两下,使劲儿顺着白布往底下一掏。这下,我觉得自己的手像是摸到了刀刃子上,被铁片子蹭的一下从我手上划了过去。我疼得一缩手,差点从房梁上掉下来。

我抱住房梁之后,才觉得后悔了。这倒不是因为我划破了手,而是我爷一向不喜欢我翻他的东西。他把包裹藏在房梁上面,我要是偷偷看完再放回去,估计没什么大事儿,现在包裹里面的白布都血染了,这要是让他看见……

我正合计着怎么把包裹弄下来洗洗,就听我爷在屋里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给我滚下来!”

我一听我爷回来了,赶紧忍着痛从上面爬了下来。95女性网

我爷一开始还没生气,可看见我手上有血,脸色立刻就变了:“你这手是咋弄的?”

“让帆布包里的东西划着了。”我从小就不会撒谎。

“你……你……”我爷气得嘴唇直哆嗦,“你”了好几声之后,抓起烟袋锅子对着我脑袋上就抽:“我打死你!你怎么不反天呢?”

这些年,我一直跟我爷相依为命,他以前再怎么生气都没舍得骂我。我从来就没见他生过这么大的气,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放在以前,我爷看我一哭,肯定心疼,可这回他连我的手都没看一下,拎着我的衣领,把我按在了地上:“对着房梁磕头,快点!”

我让我爷吓着了,什么都不敢多问,对着房梁磕了好几个头,才听见我爷说了一声:“起来吧!”

我站起来之后,我爷的脸色才好了一点,可是直到晚上,我爷都没跟我说过话。

我虽然被他吓得什么都不敢多问,但是有些事儿,却越想越觉得不对。

老辈人都说:梁下住活人,梁上住鬼神。最新最热小说《鬼门棺》在线抢先阅读完整版人不能总在梁下面,时间长了肯定身子骨不好,那是大梁压了人的运气,最后说不定就会自己挂到大梁上面。

可是,我爷不管干什么,好像都在那根梁下面。尤其是睡觉的时候,放着好好的炕不睡,非得弄张折叠床,顺着躺在大梁底下睡觉。

顺着门口睡,更不好。

老话说:人不顺门躺。只有人死了之后,才会脚对门、人头朝屋里的躺在地当间儿,方便鬼魂往外走。

可我爷偏偏就这么睡。95女性网有时候我还能影影忽忽地听见他对着大梁说话,至于说什么,却一句都听不明白。就好像说的不是老家话一样,叽里咕噜的,什么都听不清。

有一天晚上,我想凑过去听听他说什么,没曾想,我爷扑棱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只眼睛瞪着我的时候,眼珠子亮得吓人。我从来就没见谁的眼睛能在大半夜还亮得跟夜猫子一样,当时就被吓了一跳。

更吓人的是,我爷左半边脸还像平时一样显得慈眉善目,右半边脸却是满脸的杀气。就像是有人把他的脸从中间破成了两半,一边儿善,一边儿恶。

我爷头一眼明显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背后。95女性网我仅仅跟他对视了一下,就打了个激灵。我后面就是窗户,我爷看的是窗户外头?

“爷!”我刚喊了一声,我爷眼睛里的精光就没了。他伸手在自己脸上搓了两下,等他把手放下来的时候,面相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当时奓着胆子问了一句:“爷,你脸怎么了?”

他只说了一句“谁刚睡醒,脸上都有点不对劲儿”就不说话了。

我越想越好奇,越觉得我爷有事儿瞒着我。之后的几天,我就特别留意我爷,一直盯了他好几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我觉得没意思,找他秘密的心思也就淡了。

那件事过去大半来月之后,我在外面玩够了回家找吃的,刚走到门口就听见我爷在屋里跟人吵架,他们吵什么我没听着,只听见我爷在拍桌子:“你脑子里有蛆啊!这东西是随便碰的吗?弄不好,我都得折进去!”

那人的动静好像是常来我们村的老货郎:“这活儿,别人已经干了一半儿了,我估摸着,你小心谨慎点,问题应该不大……”

“不大的狗屁!”我爷的火气一点没小:“你当我是孤家寡人?弄这东西没个三五天能行吗?万一让大狗子看见……”

那人不等我爷说完就打断道:“你就不会小心点?你都瞒他这么久了,还能一次就露底儿?再说,这回人家给了这个数……这趟生意做成,你起码三五年之内不用忙活了。大狗子可是要上初中了,你就不给他攒点钱?”

我爷这下不说话了,过了好半天才说道:“我再想想,你先去老屋等我……”

“行!”

我一听两个人说着话就往出走,赶紧找个地方藏了起来。我爷本来是想送完了人就回屋,老货郎却拉着他的手说了几句什么,我爷低头寻思了一下,就跟他往远处走了。

我看他俩走远了,猫着腰儿溜进了屋里。

我一直想知道爷爷究竟有什么秘密,这不就是机会吗?

我在屋里转了一圈,看见里屋的炕桌上摆着一块一尺长短、用白布蒙着的木板,板子下面鼓鼓囊囊的好像是盖着什么东西。

我伸手就把白布给揭了,没想到那下面放着一个直挺挺的泥人。那泥人身上穿着一套白布做的衣服,身上用红线横着打了一个“王”字,脸上却是白花花的一片,连个五官都没有。

我看见泥人之后,不由得大失所望:不就是一个泥人吗?还以为我爷弄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泄气之下往炕上一躺,手却碰到了我爷扔在炕桌上的砚台和毛笔。

“哎!”我玩心一起,抓起笔来,给泥人画了一副五官,正乐呵呵地端详自己的“大作”,却觉着那泥人的脸越看越像我。

就在我心里发毛的时候,泥人眼睛上的那块墨汁一下扩了出去,没一会儿的工夫就把眼眶子占满了,一双眼睛变成了乌黑乌黑的两个黑点,直勾勾地往我脸上看了过来。

我在大白天里,身上一阵发冷,就觉着屋里像是多了一个人,站在我背后,越过我的脑袋盯着泥人看。泥人还偏偏就对着我背后挤眉弄眼。

我下意识地转了个头,想看看身后是不是有人。可我看哪儿都是空荡荡的,看哪儿都觉得藏着人影。我在屋里站了两三秒钟,再也承受不住那种感觉,吓得拔腿就往外跑。结果,刚到门口就跟我爷撞了一个满怀。

我爷虎着脸道:“你跑什么,有鬼追你啊?”

“那泥人,它看我呢……”我吓得话都说不利索。我爷三步并两步走进里屋,对着泥人一看,立刻炸锅了:“你个败家玩意儿!谁让你瞎动我东西……”

我爷本来想要打我,手抬一半才狠狠一跺脚,伸手用白布把泥人包了,一只手拽着我就往出走,一直把我拉到我家菜窖口那儿:“下去!”

以前,我爷从来不让我进菜窖取东西,这次偏偏让我下菜窖。放在平时,我肯定要问上两句,这回惹了祸,什么都不敢说了,乖乖顺着梯子下了菜窖。

等我进了菜窖就傻眼了。菜窖就是东北农村为了储存冬菜,挖出来的地窖,一般能有个七八平见方的,就算是不小了。

我没想到,自己家菜窖竟然有一座房子大小,或者说,就是一座盖在地底下的房子。中间正厅的位置摆着一张供桌,桌子上的灵位写着“先祖卫通神之位”。

那是我家祖宗?

我怎么从来没听我爷说过自己家老祖宗叫卫通神?他不是说,我家祖辈是种地的,老祖宗叫卫铁牛吗?

再往正厅左边看,那里有间厢房,里面摆着一副桌椅,桌子上的茶壶还冒着热气,客座的位置上坐着的那老头,不就是没事儿总往村里走的老货郎子吗?

他好像跟我爷挺投缘,每次卖完货,都到我家跟我爷喝两盅。他怎么跑我家菜窖来了?

我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我爷就把我拽到了正厅右边那屋门口。那屋子用一块红布挡着,我看不清后面有什么。

直到我爷伸手一撩布帘子,我才看见,屋里地下埋着九口大缸,其中八只缸盖上都贴着封条,只有一口缸盖是半掩着的。

我爷抬脚把岗盖子扒拉到了一边儿:“下去!”

第二章 报恩报仇

“啥?”我仅仅迟疑了一下,就被我爷揪着给按进了缸里:“老实在底下呆着,饿了、渴了也给我忍着,我不叫你,就别出来。听着没?”

“听着了!”我刚不情不愿地答应了一声,我爷就啪的一下扣死了缸盖。

我刚想喊我爷,就听老货郎子说道:“我说老卫,你这是干啥?别吓着孩子。”

我爷话里也带起了火气:“你自己看看他都干了啥!我不把他埋起来能行吗?”

老货郎子寻思了半天:“反正事情都这样了,要不让他入行吧?你自己教他?”

“不行!”我爷停了一会儿才说道:“老卫家这行,从我这辈开始就该绝了。我不听我爹的话,硬是入了行。结果呢?把老婆子搭进去了。”

“我家小子也是非要入行不可,结果,把他和他媳妇儿都搭进去了,给我留下这么个嗷嗷叫的小崽子。”我爷说这话时,已经带起了悲声:“要是没有这个小崽子,我早就不想活了……我能带他入行吗?”

老货郎砸吧着嘴道:“你真舍得让这一身本事都跟着你进棺材?”

“舍不得又怎么样?我更舍不得让小崽子往我老路上走。”我爷往缸盖上拍了三下:“大狗子,你好好待着,不管谁喊你,你都别吱声。困了你就睡会儿,时候一到,我就放你出来。”

我听见我爷叹息了一声之后往外走了,我才松了口气。

如果换成平时,我肯定会想我们老卫家究竟有什么秘密,可是现在我被我爷扔在一口大缸里,冻得全身直打哆嗦,除了想着赶紧出去,还能想什么?

我在缸里待了一会儿就待不住了,试着推了一下缸盖,把脑袋伸出一点往外看了看,见我爷没在,一使劲儿,掀开缸盖从里面爬了出来,窜到客厅那屋使劲儿灌了两口茶水,身上才算暖和了一些,可也饿得不行。

整个地窖里只有祖宗牌位下面有吃的,我整整饿了大半天,也顾不上什么“大逆不道”了,跑过去抓起一个馒头就往嘴里塞。我才刚吃了两口,就觉得嘴里冒出一股血腥味。

等我拿着馒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那馒头上面那层白得像雪,下面却像是在血水里泡过一样,红得刺眼。我吓得手一哆嗦,把馒头给扔了出去。

那块浸过血的馒头啪嗒一声砸在了牌位上,卫家老祖的牌位顿时和馒头一块儿滚了下来。我手忙脚乱地想要去接,可我那下冲得太快,不但没接着牌位,还连带着把供桌上的东西给打翻了一片,烛台、香炉摔得满地都是。

我这下傻眼了,这要是让我爷爷看见……

我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听见地窖口那儿传来一阵脚步声——我爷回来了。

我吓得赶紧往回跑,逮着一口大缸,打开缸盖就跳了进去。

没过一会儿,我就听见有人伸手敲缸盖:“大狗子,出来,我来接你了。”

“谁?”我顿时吓得打了一个激灵。上面那人说话的动静跟我爸一模一样,可是我爸几年前就死了,出殡那天我还按着我爷的吩咐打过引魂幡。

“大狗子,你怎么还不出来?”上面喊我的真是我爸,他的声音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好几回做梦的时候,都听见他在梦里喊我。梦里他的声音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我爸在梦里喊我时,都是带着温柔,想要过来却还远远地躲着我。可现在他却想让我出去,想把我带走。

“大狗子……”

我爸的声音像是能勾人的魂儿,我明明被他吓得半死,一听见他喊我,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过去。

农村的水缸都是木条箍出来的缸盖,日子长了,中间总能露出个缝来。

我头一眼看见的就是木缝间伸进来的指甲。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在没光的情况下看东西看得那么清,他那双手就像是刚抠开棺材,手指盖里全是黑泥和木头渣子。

我眼看着一寸多长的指甲分向两边从木缝间伸进了水缸里,拼命地往两边掰扯着木条。缸盖上的木条子被他掰得嘎吱直响。

我吓得想往后躲时,却从木缝里看见了一颗瞪得通红的眼珠子——我爸当时吊死在了一颗歪脖子树上。我听人说,吊死鬼的眼睛就是红的。

“别过来!”我拼了命地往后缩。可是水缸就那么大,我再躲,还能躲到哪儿去?

“啪”——我爸伸进木缝里的手指盖一下断成了两截,带着黑血从缸盖上落了下来。

我清清楚楚地感觉到一截手指盖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顾不上去看手指盖弹到哪儿去了,只知道拼了命地往脑袋上划拉……

就在我差点把头发揪下来时,我爸忽然在上面冷笑道:“你还是出来吧!不出来,你死得更惨。你当这水缸是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那是炼人的缸。不信,你自己摸摸,缸底下有没有一层油……”

“闭嘴!”我哪敢去摸什么缸底儿。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儿,我捂着脑袋使劲儿喊了一声:“你放屁,这缸是空的!”

那人不阴不阳地说了一句:“你确定这缸是空的?”

我脑袋上的冷汗顿时淌了下来。刚才下来得太急了,我忘了自己钻的是哪口缸了。我记得我爷在屋里埋了九口缸,万一我钻错了……

我在缸里吓得要死要活,上面的人偏偏不肯放过我:“你真当你爷爷是什么好东西?你自己回头看看,你身后的水缸壁上还贴着一张人皮呢!”

“啥?”我吓得飞快地转过身,果然看见水缸上有一张人皮。那张人皮应该是个四五岁的小孩,白嫩的皮肤被从头到脚完整的剥了下来,双臂伸展着贴在水缸上,两条腿平伸向了缸底。刚才我正好就坐在了他的腿上。

“啊——”我再也顾不上头顶上还有一个死人,抱着脑袋放声尖叫了起来。

那人却冷森森地笑道:“喊!你使劲儿喊哪!你喊的时间越长,外泄的阳气就越多,等会儿那张人皮吸饱了阳气,就能从水缸上下来,把你活活掐死。想活命,你就上来!”

上去?

我明白了,那人下不来,巴不得我赶紧上去。上去我就是死路一条哇!

可是不上去,我又得对着一张人皮。人皮上那双黑漆漆的眼眶就像是在盯着我看,嘴好像也在一张一合地呼吸着。他真是在吸我的阳气?

我死死地捂着嘴不让自己呼吸,憋得头昏眼花了也不敢松手,除了盼着我爷能赶紧来救我,连哭都不敢哭,生怕哭出声来,再惊动了那张盯着我的人皮。

短短一会儿的工夫,我就坚持不住了,松开手大口大口地喘气。我那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就看见人皮的嘴巴动了两下,蜡黄色的人脸就像是被吹了气儿的口袋,一下从水缸上鼓了起来,一寸寸地靠向了我的面孔。

“啊——”我刚刚喊了一声,就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像是炮仗爆炸似的巨响。我的两只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叫,本来想要喊出来的尖叫被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就像是有口气堵在我胸口里吐不出来。

按我们老家话讲,这叫吓背气了。就是说,人在突然受到惊吓之后,一口气憋在肺里,想吐吐不出去,想喊喊不出来,要是没人及时把这口气顺过来,那人肯定会吓出毛病。

后来我才知道,刚才那声炮仗应该是我爷爷故意放的,为的就是把我那口气憋回去。

我被一口气憋得直翻白眼,却隐隐约约听见我爷在外面喊我:“大狗子,憋住气,千万别呼吸,等着我救你……”

我爷好像还喊了什么,但是已经听不清了,那时满屋子都在乒乓乱响,就像是有人在屋里打架,把屋里的东西都给撞飞了出去,各种各样的声音在屋里乱成了一团。

我看不见自己的脸,却知道肯定把脸给憋得通红,脸蛋子热乎乎的难受,胸口里那口气想顺还顺不出来,只能直瞪眼睛。

就在这时,我眼看着面前那张人皮从水缸上鼓了起来,不几下的工夫就伸出来一颗圆滚滚的脑袋,带着三个黑漆漆的窟窿的面孔一点点地往我脸上靠了过来。

“别……”我伸手向外推他时,他贴在缸上的两只手一下挣开了水缸,像是鞭子一样往我手腕子上抽过来,啪的一下缠在了我手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人皮就已经扑到了我眼前,嘴对嘴地贴在了我脸上,对着我的嘴使劲儿吸了口气。我只觉得憋在心里的那口气像是被人抽出来了似的,一下子畅快了不少,人却跟着一阵头晕目眩,软绵绵地倒在了水缸里。

我昏过去之前,好像听见有人说了一句:“我还会来找你,报恩也报仇!”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我爷沉着脸坐在炕上抽烟,老货郎吊着一只膀子坐在远处,看上去,他的一只手好像是骨折了。

“爷!”

我刚喊了一声,我爷就劈头盖脸地问了一句:“缸里那鬼临走前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还来找我,报恩也报仇。”

第三章 恶师(上)

我爷气得狠狠一跺脚:“你要不是我孙子,我真想活劈了你!”

我看我爷那脸色发黑,吓得直往后躲。老货郎却走了过来:“都已经这样了,你就别怨孩子了,带他入门吧!”

我爷狠狠一跺脚:“熊玩意儿,跟我走!”

我爷拉着我回了地窖,把我带到祖宗牌位前面,让我跪下,自己拿起三炷香对着牌位念叨了半天,才把黄香对到了蜡烛上。

我爷举着黄香点了好半天也不见香头上起火,赶紧跪到我边上,对着牌位连连磕头:“老祖在上,求老祖开恩,收大狗子入门吧!我老卫家可就剩下这一根独苗了……”

我爷的话没说完,老祖的牌位却啪嗒一下扣在了桌子上。我爷气得一下跳了起来:“小兔崽子,你给我说,你是不是惹老祖生气了?”

“我就是把牌位打翻了……”

我话没说完,就挨了我爷一个嘴巴:“给我磕头,使劲儿磕头,什么时候老祖气消了,什么时候起来。”

我爷平时一向惯着我,从来就没在外人面前打过我,这回却当着老货郎的面儿给了我一个嘴巴,我立刻不干了:“凭啥给他磕头?就算他是老祖,也是见死不救的祖宗!他都不认我,我给他磕个狗屁!”

“你这兔崽子……”我爷扬起手来又要打我,供桌上的烛火却像是让风吹了似的,忽的一下灭了。

我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嘴唇哆嗦了半天,才含着眼泪骂道:“你个兔崽子呀!我就是惯你惯得太狠,这下得罪了老祖,你入不了门,将来谁能救得了你啊?”

我看我爷哭了,心里难受得不行,跟着哭出了声儿来。老货郎走到我爷身边:“老鬼,你先别急。天下仙家又不光你老卫家一个,实在不行,就把大狗子许给庙上得了。”

“那不行!”我爷急了:“我还指望着他给老卫家续香火呢,许给庙上绝对不行!大狗子,起来,收拾东西跟我走。”

老货郎先愣了:“你要去哪儿?”

我爷咬牙切齿道:“去找恶老三那个王八蛋!”

“他?”老货郎吓了一跳:“你要让大狗子拜他为师?你舍得?”

我爷的眼泪都出来了:“舍不得也得去。走!”

我收拾了包裹,跟着我爷坐上了汽车,一直走了两天才走到一座乱葬岗子附近。我抬头一看,那座山像癞蛤蟆背似的,密密麻麻的全是坟茔,看得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我爷话都不说的,拉着我就往上走。

我走了两步之后,就停住了:“我不上去!你干啥非得让我拜师?”

我爷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大狗子,咱们边走边说。”

我爷背对着我说道:“咱们老卫家,干的是给古物扫净的活儿,说白了,就是给古物去煞气,驱走上面的鬼魂。老卫家靠着这个搏下了名气,可也断送了好些人。就像你爹,他当年吊死在树上,还不是因为扫净的时候遇上了厉鬼,被鬼骗得吊了脖子。”

“我以前一直都不告诉你这些,就是不想让你走这一行。这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干的活儿,我可不想老卫家绝后。”

我爷叹息了一声道:“这回老货郎给我接回一个没脸的泥人,我就知道那不是什么好玩意儿,本来不想碰这活儿,谁想到你小子给泥人画了脸。那叫索命俑,是专门给人下咒用的,你不知道怎么用,触犯了鬼神,他能不找你吗?”

我抓着我爷的手道:“那天要掀水缸的,真是我爹?”

“不是!那个就是索命俑上面的鬼魂……”我爷摇着头道:“现在没法儿跟你解释太多,将来等你入了门,慢慢去学吧!”

我还是不肯死心:“爷,水缸里那人皮究竟是啥?万一他说的是假话?”

“不可能!”我爷说道:“那张人皮邪门儿得很,把它带过来的人,说是从古墓里顺出来的东西。但是,我瞅着不像……当年是我和几个老伙计废了好大劲儿,才把他镇在了水缸里。送东西过来那人也在那时候死了,谁也说不清他是什么玩意儿。”

我爷凝重道:“最关键是,我封了那东西十年,上面的鬼魂还没灰飞烟灭,我才更不敢轻易碰他。一般,成了气候的东西,都是说一不二的,他说找你报仇,肯定会来。”

我爷说着话,把我领到了一座盖在乱坟当中的平房门口。我顺着山势往下一看,这地方除了满山遍野的荒坟,就只有这么一个能住人的地方了。人住坟堆子里,谁能相信他脑子没毛病?

我爷也不管我怎么想,拉着我就进了屋:“恶老三,你欠我的人情该还了。”

我头一眼看见恶老三时,并没觉得他怎么样,看上去就跟平时那些在村头喝茶水、下五道儿的老头差不多,一点特别的地方都没有。

我爷说明来意之后,恶老三抬着眼睛看了我爷一眼:“他给我当徒弟,那就得归我管,就算我剥了他的皮,你也不许多说一句话。能做到这一条,我就收他;做不到,你怎么领来的,再怎么领回去。”

我爷咬了咬牙道:“行!以后全都听你的。”

恶老三,也就是我师父,也没含糊:“磕头拜师吧!”

我走上去给我师父磕了三个头,拜师的事儿就算成了。我爷在师父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天没亮就走了。我师父也不管我心里难不难受,带着我下山搬进了一个村子里。

我们住下的第一天,我师父就把我叫到了跟前,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一下:“这个村里的人欺生,我给你染一绺子白头发,村里孩子肯定会欺负你。不管谁跟你叫板,你给我打回去。打得好,有奖;打输了,我接着揍你。听明白没?”

“明白了。”我嘴上答应着,手却在找镜子。等我拿到镜子一看,自己额头前面的一绺子头发,不知道怎么弄的,变得像是老头儿似的,从尖儿一直白到了根儿上,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我师父没管这些,伸手往我头上扣了顶帽子,把我从屋里推了出去:“出去转一圈,帽子不许摘。”

大夏天,他往我脑袋上扣顶帽子,谁看了不觉得奇怪?我没走多远就让村里的孩子盯上了,好几个小孩嘀嘀咕咕的从我后面跟了上来,准备摘我帽子。

我看见他们几个过来,赶紧一捂脑袋:“你们干啥?”

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围着我转了一圈:“你脑袋咋拉?怎么带了顶帽子?不能是疤瘌头吧?”

“谁疤瘌头?别没事儿找事儿!”我火气顿时起来了。

“你骂我?”那孩子一瞪眼睛,伸手就要摘我帽子,我抬手一下把他的爪子打到了一边儿。

这时,有人趁我不注意,从后面一把把帽子给抓了下来:“他脑袋上有白头发!胜子哥,你快过来看,他脑袋上长白毛了。”

那孩子喊完,远处就跑过来一个小孩儿。我后来才知道,他小名儿叫陈胜子,他爹陈老四是村里有名的混混,为人横得很,平时在村里没人敢惹,陈胜子当然也成了小孩当中的一霸。

陈胜子看见之后笑得直弯腰:“他脑袋上长白毛?我家大黄脑袋上也有白毛!你们赶紧去我家,把大黄牵过来跟他好好比比,看他们哥俩是不是一个妈生的!”

大黄?肯定是条狗!陈胜子拿我跟狗比,我心里的火气顿时上来了。

我还没等说话,我师父就在远处喊了一声:“大狗子,回家吃饭啦!”

“大狗子!哈哈哈哈……”陈胜子捂着肚子笑道:“他叫大狗子,肯定跟大黄是哥俩。我家大黄就爱吃屎,赶紧弄泡屎过来,看大狗子吃不吃!”

“我艹你妈!”我扑过去,按住陈胜子就打。

旁边几个孩子也冲了上来,对我连打带踹,我却连手都不松,抓着陈胜子,一拳一拳往他脸上打,打得陈胜子鼻孔冒血,都不停一下。

我也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之后,忽然觉得自己让人像是拎小鸡一样从地上拎起来,扔了出去。我正摔得眼前直冒金星,就看见陈胜子他爹陈老四举着一把锄头奔我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抡起锄头就要打我。

陈老四的锄头还没等落在我头上,我师父不知道从哪儿冲了出来,抬手架住了他的锄头把子:“小孩子打架,你参合个啥?”

陈老四一看我师父是个老头,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老子管他大人小孩儿,打我儿子就不行!今天老子就替他爹教训教训这野种……”

我师父的手也不知道怎么抖了一下,一把将陈老四的锄头给抢了过来,两只手抓住锄头把子使劲儿一掰,硬是把胳膊粗细的锄头把子给掰成了两截。师父一只手抡起半截木把子,对着陈老四的脑袋就一下:“老子先替你爹教育教育你!”

我师父那一下,把人高马大的陈老四直接掀翻在了地上,血顺着他脑门子淌了一脸。陈老四捂着脑袋喊了一声:“大黄,上去咬他!”

鬼门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门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永不为奴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永不为奴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永不为奴第一章永生时代公元28年,最后一个由人类建立的国家举旗投降。如奏起哀歌般天上缓缓飘落着鹅毛大雪,覆盖了尸体和血腥,裸露的石块上停着一只乌鸦,沙哑渗人的叫着,天寒地冻,守在王宫门口的士兵却面无表情如雕塑。王宫会议厅的长桌前,一双手颤抖着在《和平公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苏里。最后一笔落下,他的笔被抽走,军装肩头纹着橄榄枝的男人将条约递给了身后的亲卫,并顺手拿过一把乌黑小巧的手枪,轻轻搁在桌面上。一阵狂烈的东风吹开了窗户,猛灌进人的肺部,使人遍体

  • 小说大明纪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大明纪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大明纪事第001章茶楼命案明朝永乐年间,权臣纪纲掌管锦衣卫,为替明成祖朱棣铲除异己,大肆制造冤案,其以铁面御史周新冤屈惨死最甚,一时间,怨声载道,朝堂内忧外患,人人自危,却被强行压制下来。两年后,名臣解缙再次被纪纲构陷至死,再次在朝堂内外掀起轩然大波。永乐十三年,正月,京城。陆氏茶楼。“喂,你们听说了没有?听说解首辅……死了。”茶楼一角,几个男子交头接耳,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被听到。“真的假的?解大人不是被关了五年了么?一直都安然无恙,怎么会突然……

  • 小说我的男票神经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男票神经病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我的男票神经病第一章前男友的结婚请柬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的?就算分手了,但如果你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要不要脸啊!”吕胜男咬牙切齿的把前男友寄来的请柬摔在桌子上,“结婚就结婚,竟然还发请柬给我!”叶可人见好友几欲抓狂的模样,赶忙安慰:“那种渣男,谁嫁给他,谁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收到前男友寄来的结婚请柬,吕胜男是没有心情写稿子了,‘啪’的一声合上笔记本电脑:“叶子,你说我要不要去参加婚礼?去的话就我一个人,完全就是自取其辱。可要是不去,我

  • 小说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枕上豪门:冷酷首席契约妻第一章囚笼里的绝色美女漆黑的夜里,一束灯光打在空旷的物体上。那是一个铁锈斑迹的铁笼,铁笼内伫立着一位长发及膝,有着绝美的美貌的女人,她有双如昼夜般漆黑的眼眸,却充漆黑的夜里,一束灯光打在空旷的物体上。那是一个铁锈斑迹的铁笼,铁笼内伫立着一位长发及膝,有着绝美的美貌的女人,她有双如昼夜般漆黑的眼眸,却充满了哀伤。她微微抬起头望着那束强光,抓着铁锈斑斑的铁笼,轻声道:“我好想你……”‘咯吱——’突然响起的开门声让那女

  • 小说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家有恶妇:公子快点跑第001章老太太心偏“你们这该死的奴才,让开……”春晖园外,一身绿衣少女面露怒色,一双眼眸满是盛怒,对着阻拦自己的婆子丫鬟怒斥。“大小姐,息怒。老夫人昨晚睡眠不足,今早起来一直喊着头疼,万不能听到有人吵闹,还请大小姐稍等,容奴婢进去通禀一声可好?”拦着绿衣少女的是穿着桃红裙衫在苏庄老夫人伺候的大丫鬟芍药,这会看到大小姐生气,说话依旧不急不慢,犹如在闲聊般。大小姐一听,眯着眼睛看着她:“芍药你就算是奶奶身边的大丫鬟,论

  • 小说重生之侯门毒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重生之侯门毒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重生之侯门毒妃第一章姐姐,可还疼?文府张灯结彩正办着喜事,朝中不少官员贵人到场,谁不知道这户部侍郎文云浩如今甚是炙手可热?又是当今贵妃的妹夫,所娶的新夫人也是安宁侯府的庶女,虽说庶女,却因救太后之功,已被封为郡主,身份也是尊贵。况且他之前所娶的正室乃是安宁侯府的嫡女,缠病床榻一年多,已经是油尽灯枯,嫁给文家三年,一无所出,文云浩情深之极的事早被众人所称赞。这娶的也是那位夫人的妹妹,算是平妻,却多了诰命夫人的封号,旁人对这位吏部侍郎十分羡慕。拜堂之

  • 小说恋上高冷足球小王子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恋上高冷足球小王子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恋上高冷足球小王子第001章高调下战贴“陆晨皓,有种你给我滚出来!滚出来见爷爷!孬种!……”“滚出来!滚出来……”“陆晨皓……”“你麻痹,陆晨皓你就他妈的一孬种!”“……”圆梦高中校门口,聚集着三四十号穿着翱翔高中校服的男生,口里叫嚣着难听的话语,嘴里还叼着烟嘴,各种爆炸头、鸡公头染着各种颜色,怎么瞧怎么看也不似正经的高中生。高一A(1)班“陆晨皓同学,请你解释一下校门口到底是什么回事?”班主任踩着七寸高跟鞋,穿着一身黑制服并寒着一张脸,居高

  • 小说邪心首领别碰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心首领别碰我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邪心首领别碰我第1章:意图,调戏‘神兵天降,速速听令’‘一盅毁她容颜、身体变异’‘二盅将其打入蛮荒,永受残害之苦!永受残害之苦……’“啊……”一声破喉尖叫,可云瞬间睁开了朦胧睡眼。“这是哪里?”周围的一切布局,对她来说都很陌生。清楚的记得,刚刚自己还在沐浴,何以,会流落如此?定眼望去,这是一间偌大华丽的房间,在看看自己的身体……“啊……”她赶忙从床上拿起一张被单遮盖住自己赤裸的身体,慌张跑下了床:“小桃?小桃?”一下拉开卧室房门,可外面的一幕令她

  • 小说拐个贵族少爷当男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拐个贵族少爷当男友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拐个贵族少爷当男友第1章满眼桃色HOLD不住!蔚蓝的天空洁净如洗。大片华丽建筑的校园美得如同欧式庭院一般,入眼即是令人目不暇接的美景。平日里学校总是安安静静,可是今日却是大有不同,一声声尖叫简直要震碎人的耳膜!那尖叫声还一波高过一波,都是朝着校门口的方向。一直坐在二楼窗口摆弄着小猪储钱罐的乐桃桃不禁皱起了眉头。“今天怎么这么吵,还让不让人好好数钱了!”乐桃桃只顾专心的盯着摊了一桌子的零钱硬币,不禁恨恨的嚷嚷了一句。她的话才刚刚说完,便见到从教

  • 小说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冷少擒爱:驯服不乖小甜心第1章:负心汉,竟然背叛我灯光昏暗的酒吧内激扬着沸腾的音乐声,一个个穿着性感的女人在舞台中跳着热辣的钢管舞,时不时一个挑逗的动作,让台下的男人们兴奋的吹起了口哨。角落处,一个高挑纤瘦的身影紧盯着VIP桌台前一个正左拥右抱的男人。“那个男人就是蓝翊泽吗?”“嗯,我看过照片,就是他,不会认错!”在她的身旁,一个刻意画着浓妆的女人点点头,然后有些为难道看着她,“小萌,你真的要用这种方法去引起他的注意力吗?上一次丽纱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