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02】

2018/1/2 18:01:52 来源:网络 []

书名: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

第一章 你竟然给我下药!

6月,毕业季。版权http://www.95lady.com/

KTV包房里音乐震天,酒瓶倾斜,男男女女喝的东倒西歪。

音乐大屏幕上放着《再见,朋友。》

大多数人抱在一起,哭成一团。

简予妍从包房里出来,忍着几欲要吐的冲动,按下了手机上的接听键。

“小妍,你能出来一下吗?”电话那头一个男声响起。

酒气上涌,简予妍愣了好一会后,才开口“韩清,今天是毕业散伙宴,你为什么不来?”

“……”电话那头的韩清不语。

身后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喝的东倒西歪的女孩们正结伙朝卫生间走去,人群最后的霍小怡停了下来,伸手拍了拍简予妍的肩膀,问道:“韩清找你?”

简予妍转过身,点了点头。95女性网

“那你快去吧,这里我替你顶着!”

说完,霍小怡也朝着卫生间走去。留下一脸迷茫的简予妍杵在原地。

电话里,韩清继续说道:“小妍,我在罗马时光301等你。”说完挂断了电话。

当简予妍冲上街拦下一辆出租车时,一身的酒气,迎来了司机鄙夷的目光“请问,小姐要去哪里?”职业性的口吻夹杂着几分轻视。

“罗马假日301!”想也不想,冲口而出。

——

罗马假日,滨城最大的假日酒店。推荐http://www.95lady.com/

诺大的总统套房301内,并没有开灯,黑暗中一身西装笔挺的男人正涨红着脸,面部表情微微扭曲,身下的火热正一波波被撩起,任他将加了冰块的冰水悉数灌下,也丝毫减轻不了身下的痛苦。

“温聿筠,你这个畜牲,竟然敢给我下药!”

男人对着手机低声咒骂着,将手中的水杯摔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君腾,你应该感谢我啊,我送你的生日礼物马上就到,祝你能有个开心的夜晚。”

电话那头温聿筠无耻的笑声还没散去,男人已经挂掉了电话,拎起大床上的外套,转身朝门口走去……

……

简予妍第一次来罗马假日。

她站在门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里面。

她不明白,韩清为什么要将她约到酒店里来?

难不成是因为毕业在即,他要了却心中所愿?

的确,和韩清相处这几年来,他们从没有发展到最后的那一步。

即便韩清想要,简予妍都会委婉拒绝,表示等毕业后参加工作,他们就一起同居。《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02】

现在,他们毕业了。

这句承诺,简予妍如今都还记得,韩清又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301就在眼前,看着金碧辉煌的走廊,简予妍有些头晕。

酒劲上涌,头疼的更厉害了。

不管那么多了,简予妍深吸了口气,推开面前的门。

屋内一声闷哼,刚要伸手开门的男人,突然被从外推开的门撞到了额头,痛的低呼了一声。

屋内没有开灯。阅读95lady.com

“韩清?!”简予妍站在黑暗里,不确定的问道。

“他让你来的?”

男人一边揉着额头,一边开口问道。显然这个“他”指的是温聿筠。

这声音?!明明不是韩清。

而这里又是301的确没错,进门之前她就已经确认过了,简予妍有些不明所以,听到男人的询问,勉强答了一声“嗯。”

男人一声冷笑,扔掉手中的外套,将领口的领带左右拉开些,深深呼了口气后,说道“那还等什么?”

“呃?”简予妍有些听不明白。

不等简予妍明白过来,她的腰上已经多出一只大手来。原文http://www.95lady.com/

很快,腰上一紧,她被打横抱了起来。

空中旋转半圈,让酒醉的她更晕上几分,只能紧紧抱紧男人的脖子,深怕被摔在地上。

简予妍被甩到床上,随着床垫的起伏,颤了几颤。

不等爬起来,便被一身冷香的男人压在身下,黑暗中男人胡乱且急促的吻着她的额头,脸颊,以及脖颈……

简予妍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忘记了要阻止男人正伸向她胸前的手,当她赤身luo体的与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相对之时,这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反应过后的抗拒、踢打、撕扯,在男人眼里竟然已经变了味道。

男人的一声冷笑,原来这就是温聿筠口中“特别”的礼物。

当下,所有的反抗都被男人理解为欲拒还迎。

而对于简予妍的反应,接下来是更霸道的征服,以及索取。

简予妍想喊,却被男人堵住了嘴。

男人的吻是霸道的,蛮横中带着怒气,似乎找不到发泄的出口,当一丝血腥气弥漫在口中之时,唇齿相缠,搅乱了简予妍一颗恐惧的心。

当男人身下的炙热抵在简予妍的大腿之处,简予妍不禁全身颤抖起来。

这算什么?!

毕业之际韩清亲手将自己送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身下一阵剧痛传来,将简予妍从混乱的思绪中唤醒,男人的动作似乎顿了一顿,疑惑的看着黑暗中有些模糊的女人,她竟然是……第一次?!

……

第二章 昨夜过的怎么样?

虽然有些不能理解,但被灌下催情药的男人即便还有些理智,箭已经上弦,又怎能停的下来?即便她是处、女,那又如何?左不过又是一个为钱贪慕虚荣的女人,穆然挺身,贯穿直入,丝毫没有在乎身下女人第一次的痛苦。

许是酒精的作用,简予妍原本因疼痛而剧烈颤抖的身体正在慢慢放松,虽然不迎合,却也不在抗拒,身上的男人终于露出胜利般的微笑,是啊,他何曾被女人拒绝过呢?!

……

清早。

简予妍睡的很浅,手机低电量的提示音将她从梦中唤醒。

她伸手去摸床头包里的手机,“咕咚”一声,手机滚落到了床下。

简予妍起身,当发现这迷乱的一晚并非自己的梦境时,心跳差点停止。望着熟睡在自己身边,身上不着寸缕的男人,简予妍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

匆忙起身,抓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胡乱穿好后,轻手轻脚的去床头拎起自己的包包,男人熟睡的姿态很随意,清晨微熹的晨光照进室内,勾勒出男人英挺俊美的侧脸,让简予妍微微有些惊讶。男人轻轻翻身,将脸埋进枕头里,并没有醒,简予妍顾不得再多看,拉开门夺路而逃。

……

手机铃声响起,男人皱起眉角,朝着床头的手机摸去“喂……”

“charles,早。”温聿筠慵懒的声音。

男人哼了一声,算是答应。

温聿筠继续在电话中说道“昨夜是不是很销hun?那可是我能找到身材最火辣的外国妞了,金发碧眼,36e罩杯的性感you物。”

身材最好?男人显然不太认可那勉强还能抓在手中的胸bu“等等,你说昨晚来的是个外国女人?”男人从半睡中惊醒,昨晚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明明是个中国女孩,即便室内没有开灯,可她模糊的面孔自己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并且一头长长的黑发,又怎么可能是温聿筠口中的金发碧眼?!

“怎么了?charles?”电话那头的温聿筠有些疑惑。

“没什么!等你回国,我再收拾你!”说完挂断了电话,回忆起昨晚那女孩身体的生涩,正如温聿筠说说,这一晚的确很销魂……

男人洗了澡,恢复了一身清爽,看着自己散落在地的衣服,皱眉拨通了电话。

“您好,路易威登男士精品,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楚先生。”电话那头职业性的微笑。

“送套男装到罗马假日……”

当男人穿着一新,正准备开门离去之时,被床底下一阵细碎的手机震动声响留住了脚步。

俯身朝床下望去,一款白色的三星手机正转着圈的震动,男人捡起手机,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着“霍小怡”的名字时,犹豫了片刻,终于按下了接听键……

“简予妍,你去了哪里?一整个晚上找不到你……”

后面的话显然已经听不到了,因为手机已经显示自动关机。

男人将手机扔回到了床上,冷冷重复了一声“简予妍……”

……

简予妍记不清自己是怎么从罗马假日的总统套房里出来的,更不敢回头去寻找自己掉了的手机,当她得知韩清今天就要离开滨城时,直接冲去了机场,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

简予妍没有哭,从小到大,很少有人看到她哭过,在韩清面前更不可能。

韩清被打了一巴掌,显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而是满眼愧疚的看着正气红了脸的简予妍,淡淡的说了一句“你都知道了?”

简予妍嗤笑,对于昨晚的事她不想多说,却也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韩清,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做?”

韩清转过身看向一旁正拖着一个粉红行李箱的白衣女孩,正笑着朝自己走来,也朝着女孩笑了笑,直接挽住的女孩的手,转而对着简予妍说道“这就是原因……”

简予妍真想再甩他第二巴掌,却被白衣女孩捉住了手臂,白衣女孩依旧浅笑得体,说道“真想不到韩清你曾经喜欢过的女孩竟然这么粗鲁……”

韩清脸色红了红,看了眼机场的电子时钟,对着白衣女孩说道“算了,白晴,登机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

白衣女孩松开了简予妍的手臂,简单整理了一下的自己的衣着,一身的名牌,拖着粉红色的lv行李箱朝着安检入口走去。

在韩清与白衣女孩一起消失在视线尽头时,简予妍终于流下眼泪,喊道“韩清,你明明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

三年之后。

继续留在滨城工作的同学已经不多了,除了霍小怡动用家里的关系,留在了滨城第一人民医院,简予妍混的算是最差的了。

原因很简单,有哪个听过最有名的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是个晕血的,连手术刀都没动过?简予妍就是这么一个奇葩,她总安慰自己,这完全归结于自己是个中医世家的出身,跟西医本就是天敌。

简予妍的家并不在滨城,而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城秀城,她之所以不选择回去老家从事中医事业,而是留在这里的一个小广告公司做策划,是因为她实在不愿意听着她那总是酗酒的母亲,在她耳边一遍遍重复讲诉着她爸爸是如何利用与她妈妈的婚姻,骗取了外公一个中医世家留下来的祖方,又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

当被领导劈头盖脸的骂过之后,简予妍终于将手中的方案放下,一个电话拨到霍小怡那里,假装哭道“霍小怡,我若是失业了,你会不会养我?会不会?”

电话那头的霍小怡噗哧笑了声“简予妍,你又发什么疯?今天是周五,下午我还有一个手术,晚上我去你那……”

“好吧,何以解忧?唯有啤酒……”简予妍沮丧回道。

“行,那我忙着,先挂了……”

霍小怡大多数时间在忙,简予妍并不会多打扰,不过是两个同在异乡的好朋友,相互偎依,相互取暖罢了。

……

第三章 他在你大腿上掐上几把,你什么反应?

火锅的红油低汤依旧在咕嘟着冒着泡泡,简予妍看着电视里的时政新闻,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致。

霍小怡看了看一脸郁结的简予妍,问道“你那个变态的上司又找你麻烦?”

简予妍点了点头,装着一脸委屈相。

“其实潜规则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你的表现也太差劲了,跟他保持些距离就好了,或者若即若离,反正他也占不到什么便宜,你自己晓得分寸,就不会混的像现在这么难熬了。”霍小怡说的语重心长。

简予妍从沙发上直了直身子,瞪着说的一脸轻松的霍小怡,说道“你去试试被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老男人,在你大腿上掐两把,然后还要假装没事的冲他微笑看看?”

……

霍小怡将最后一口啤酒咽下,顺便关掉了火锅,也坐到沙发上来,指着沙发上的一本“商业风云”封面上面的男人,说道“如果这个男人是你的老板,又在你的大腿上掐那么几下,你还会不会那么大的反应?”

简予妍低下头,看着杂志上那个拥有冷峻外型,事业又成功的男人,幽幽念道“楚君腾,楷融集团的新一任年轻的ceo,经营范围地产,医药,汽车,以及餐饮等领域……估计这样的男人,也没什么时间去掐女人的大腿,不过这人似乎很眼熟……”

霍小怡已经将电视台调成了电影频道,依旧忍不住取笑她“如果一个男人整天出现在杂志或者媒体上,你看着还不眼熟,那只能说明你与这个世界脱轨了,也可以直接定义为‘老了’”

“……”

天还不亮,留宿在这里的霍小怡将正在睡梦中的简予妍摇醒“简予妍,你妈的电话。”

“你骂谁?!”简予妍接起被强塞进手中的电话,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妈……”

“颜颜,你爸爸他……”电话那头,简予妍的母亲在呜咽。

……

在回家的长途客车上,霍小怡一路试图安慰正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意的简予妍,却收效甚微。

简予妍至今无法相信,她的爸爸就这么死了,车祸,连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

她无数次诅咒着她的老爸同那个女人一起死在外面,不要在出现在她们母女眼前,可今天事实真如她所想,她真的痛快了吗?显然没有。

霍小怡看着忍的眼圈发红的简予妍,小声说道“简予妍,刚刚韩清打来了电话,他……问你好不好?!”

简予妍的泪水再也没能忍住,对着霍小怡吼道“好,好的他妈的不能再好了!你就这么告诉他!”

满车的乘客都朝着简予妍望了过来,霍小怡终于闭了嘴,看着简予妍愤愤的抹掉眼泪。

……

秀城的小雨下了整整一天,葬礼置办的很简单,简予妍的母亲林悦已经出现轻度抑郁的情况,却依旧满身酒气。

简予妍知道,这些年她妈妈一直用酒精麻痹着自己,在等待着老公的回归的这些日子里是如何煎熬,不管当初爸爸如何相逼,她都毅然决然的拒绝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可即使是这样,当林悦面对着一个自己的老公同那个养在外面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时,彻底的崩溃,她摔碎了杯子,疯狂的朝着那个十一二岁的女孩扑了过去……

女孩满脸惊吓的躲在简予妍身后,哭着紧拽她的衣角不肯松手。

当亲属正拦着林悦劝慰之时,葬礼场面却再次失控,原因是几个不速之客正挤进来。

出现在门口的并不是什么奔丧的亲属或者爸爸生前的友人,而是几个身材健硕的男人,一同站在门口,没有半点客气的样子,将一张合同拍在了茶几之上。

简予妍不明所以,望向来人,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来人中有人开口,语气粗鲁“你就是简世军的女儿,对吧?”

简予妍点了点头,脸上依旧不解。

男人再次开口“你自己看看吧,你爸爸生前欠我们的钱,既然他死了,我们自然找你来要!”

简予妍不敢相信的从茶几上捡起一张一百三十万的欠款合同,犹如晴天霹雳。

母亲听到声音,从人群中走出,看着来人问向简予妍“颜颜,怎么了?他们是什么人?”

不等简予妍开口,说话的男人便嚷嚷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简世军活着的时候,已经将他名下的百草堂抵押给了我们,如果三天之内,你们还不上欠款,那我们也只好收了那间中药铺子。”

简予妍的母亲林悦听到这样的消息,一头栽倒在地,不省人事……

林悦在病床上终于安静的睡去,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简予妍看了看自己的母亲,轻轻的关上、门,走出病房,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响起“简予妍,我是韩清。”

“……”

简予妍不语,许多年没有听到韩清的声音,依旧温文尔雅,只是想不到竟然会在此时听到,忍不住叹了口气。

电话那头的韩清沉吟了片刻,说道“简予妍,我听说了你爸爸的事情,还请节哀,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我……”

“我很好,谢谢!”

简予妍打断了韩清的话,客气的回道“我妈妈刚刚睡着,我不想吵醒她,所以……再见。”

……

霍小怡周一有个医师学术会,十分重要,不能多留,简予妍只能拜托她先将那个叫简姚的“妹妹”带回滨城去,她无法想象母亲再次见到那女孩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只能等她回去再做安排。

林悦醒后,面色憔悴,紧紧握着简予妍的手,说道“颜颜,妈妈不能失去百草堂,那是你外公的心血……”

简予妍安慰性的拍了拍妈妈的手背,牵强的笑了笑,说道“妈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收了百草堂的……”

简予妍从医院里出来,摸了摸包里的银行卡,那是母亲的所有积蓄,还有一张深红色的房证。

当简予妍在房产中介,以74万超低的价格卖掉家里140平米的房子后,看着手中这70多万的支票,忽然想哭,她清楚,爸爸走了,家也没了。

第四章 拒绝潜规则的下场

简予妍从房产中介走出来后,将母亲的银行卡从钱夹里取了出来,望着景观湖对面的一家工商银行,轻轻的松了口气,再取出这几十万,眼下的难关就算是过去了,钱可以再赚,只要能留住母亲的“百草堂”就好。

手中的档案袋正迎着5级的大风上下翻飞,简予妍收起银行卡,朝着小湖对面的银行走去。

身后一阵尖锐的引擎声响起,一个改装过的动感摩托车正从身边掠过,带起了的一阵强风,档案袋随着大风,直接飘到了东林湖的正中央。

简予妍尖叫,望着飘在湖面上的牛皮纸档案袋,简直要发疯。

摩托车在前方不远处停了下来,带着头盔一脸痞子样的男人正从车上跨下,走到简予妍身边,痞子男将头盔摘了下来,夹在腋窝底下,流里流气的外表下,难掩几分英俊,冲她坏坏一笑,问道“怪叫什么,一个破纸袋而已,你游过去找回来不就得了?”

“你懂什么?那里是……”眼看着牛皮纸袋随着风越飘离湖边越远,顾不得和他离婚,直接将手包扔向一旁,纵身跳了进去。

“唉?!你还真跳啊?”身后的痞子男喊道。

湖边的水并不太深,只到简予妍胸bu,却冰凉刺骨,简予妍不禁打了个激灵,眼下顾不得冷,先把支票捞回来再说。

脚下一滑,简予妍一头栽进水里,咕咚几口脏水咽下,呛的她胸腔刺疼。

“喂,别指望我会救你啊,我不会游泳!”痞子男在身后猛喊。

简予妍从水中探出头,扑腾着要朝湖中央游去,根本不理会身后大喊大叫的男人,只走出几步,便再难维持平衡,一口口水灌进鼻腔,眼前也逐渐模糊起来。

身后的痞子男再难淡定,朝着街上便喊了起来“救命,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简予妍最后的意识,是一个男人将她从水中捞起,简予妍半清醒的状态下,看向湖水中央的牛皮纸袋,咕哝了一句“支票……”便陷入了一片空白当中。

眼前一片漆黑,正有冰凉的嘴唇正一口口的往自己的口中渡着气,简予妍觉得自己要死了,眼皮重如千金,就是睁不开,仿佛梦魇一般。

身边有人大叫“你可别装死啊!明明不是还有呼吸的么?”痞子男的声音,最后一句却是朝着另一个男人的方向问的。

混沌中,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放心,她死不了……”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那里,车窗摇下,一张英俊冷厉的脸正望向这边。

救起简予妍的男人,甩了甩身上的水,看了眼痞子男,说道“我要是你,就叫120来,说不定一会她就真的死了……”

痞子男斜看了眼满身湿透的男人,掏出手机……

车上男人升起车窗,看着满身湿透的男人正挤上车来,平静道“温聿筠,我还真想不到,你回国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见义勇为,真可笑。”

温聿筠狡黠一笑,盯着身旁略有洁癖的男人,阴阳怪气道“否则怎么样?是等着你这患有“腿疾”的楚总裁去救呢?还是等着那只旱鸭子去救?”说着,随手指了指车外穿着怪异的痞子男。

楚君腾透过车窗的黑色玻璃,把目光从躺在地上依旧昏迷的女人移到痞子男身上后,最后对着司机说道“老宋,我们走吧……”

……

医院里的病床上,简予妍正将档案袋拆开,十分的庆幸,支票完好如初,除了卖房合同湿了个边角以外,其它的票据并没有被侵湿。

“还好是牛皮纸袋,要是换成其它纸袋,那里面的东西八成是要废了……”痞子男的声音响起。而这货正靠在门口懒懒的看着病床上的简予妍,还不忘对着门玻璃窗整理那造型另类的发型。

“王八蛋!”

简予妍见到痞子男还在这,起身下床,恨不能举起拳头挥过去。

“宋屹,钱我已经替你付过了。”一个身穿洞洞牛仔短上衣的女孩正朝着痞子男走来。

叫宋屹的痞子男笑嘻嘻的对女孩说道“谢了,妹子!”说完朝着简予妍挥了挥手“你检查的费用我已经全部付清了,这里没我什么事了,走了。”

简予妍厌恶的低声咒骂了句“小白脸”后,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也出了医院。

简予妍还清了欠款后,将母亲林悦暂时安顿在离了婚的小姨妹家,便急着赶回滨城去了,毕竟已经十多天了,公司那边也该回去上班了。

坐了半夜的火车回到滨城,简单的回家洗了个澡后,满脸疲倦的简予妍推开了公司大门。

有句话说的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老天并不会因为你受了多少灾难,而给你半分同情。事实就是这样!当简予妍穿着小西装踏进公司时,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已经有了人,一个新鲜靓丽的女孩。

女孩起身,甜甜的叫了声“你就是简姐吧?”

“是……,你是?”简予妍有些摸不着头脑,愣愣回道。

“吴总说等你来了,让我转告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女孩依旧笑的甜美。

简予妍去财务室领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时,听了财务室的同事们口中的八卦,才明白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失业了,当她抱着自己的整理箱,将目光放在新来的女孩只能勉强包住臀bu的短裙上时,终于昂头挺胸的走出了这家她工作了三年的广告公司,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总裁早安:一睡定终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总裁早安 或 一睡定终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略过岁月去爱你5章(第5章 醉酒对抗)

    原标题:略过岁月去爱你5章(第5章醉酒对抗)小说名称:略过岁月去爱你第5章醉酒对抗林语嫣走进房间后,身上浓重的啤酒味混合着烧烤味,让刚洗完澡的冷爵枭蹙眉。“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去喝酒吃烤串?”面对他的质问,林语嫣转身抬头看他,声音透着怒气:“把你名字告诉我?工牌号也行!”冷爵枭略过她,走向酒柜,却倒了一杯水。举止优雅尊贵,就连喝水的动作都是那么让人流连忘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黑眸透着一丝趣味。林语嫣脱下高跟鞋,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发现身高差距太大,得扬起头看他,顿感气势削弱。她后退两步,大声吼

  • 贴身女杀手5章(第5章 核武器)

    原标题:贴身女杀手5章(第5章核武器)小说名:贴身女杀手第5章核武器作为一个满世界出任务的杀手,这些年游走世界各地,见过无数各类风情的美女,段天道却依然不得不被面前这个大美女的容光所摄。这种美丽完全已经达到了核武器当量的级别!这位高挑美女足有一米七五的妖娆身段,笔直秀美的长发如云般披洒,标准的瓜子脸蛋,那眸子晶亮的犹如水晶般光泽动人,芳唇鲜嫩的犹如樱桃,娇俏的瑶鼻和秀美的微翘的下巴相映成趣。如此完美的五官,简直是要沉鱼就落雁,要落雁就沉鱼。女子身上穿着一件贴身素雅的白色露肩长裙,有一种说不出的古

  • 极品透视5章(第5章 印堂发黑)

    原标题:极品透视5章(第5章印堂发黑)书名:极品透视第5章印堂发黑星期天,高三还要补课,眼看着高考了,基本上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试卷,柳晋自己没手机,不过同桌安纯纯家里条件很好,有一个让许多人羡慕不已爱疯手机。“用一下你的手机。”两个人关系平时不错,加上柳晋这种阳光大男孩学习成绩每次都是全班第一,几乎是大多数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安纯纯正在玩打地鼠,直接就递给他。柳晋借口上厕所,给班长打了个招呼直接用手机上网查到了聚宝斋的电话,这个古玩店在整个东海市都比较出名,也难怪老王头让他去上面看,果然是一列的奇

  • 王者归来5章(第5章 容姐进来吧)

    原标题:王者归来5章(第5章容姐进来吧)小说:王者归来第5章容姐进来吧要说女人的直觉真是敏锐,容姐很快就注意到洛天的眼神,其实也不是容姐敏锐,只不过人家洛天根本没有偷偷的看,而是光明正大的欣赏,腰都躬了起来,就差流口水了,这品相谁看不出来啊。瞪了他一眼,容姐轻轻的收了一个旗袍,顿时春色不见,嗯,不对,是若隐若现,毕竟容姐在开车,那样坐着,想完全掩盖不可能的,除非把那个衩缝起来。“洛天,这次送你回去,还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那就是那个南少的事,他原名叫南春华,是本市南天集团董事长南火龙的独子,上梁

  • 另类医仙5章(第5章 报酬)

    原标题:另类医仙5章(第5章报酬)小说名:另类医仙第5章报酬看着女孩惊慌失措的样子,叶辛十分苦涩,本想等女孩醒了问她要报酬,却没想到被她当成了无恶不作的色狼。而女孩大吼大闹的声音也让他多少有几分担忧,万一招来警察,那可就不是那么好解释了。无奈之下,叶辛的话语变得强硬了,“美女,你别闹了好不好,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如果你再这样胡闹,那我可就真的会做色狼做的事情了。”“你……你敢!”女孩一手指着叶辛,另一手依旧摁住胸前的连衣裙。“呵,这语气是在挑衅了,那本神医今天就要让你瞧瞧什么叫色狼!”叶辛有些头

  • 鬼谷神医5章(第一卷 修心第5章 这是你姑奶奶)

    原标题:鬼谷神医5章(第一卷修心第5章这是你姑奶奶)小说名:鬼谷神医第一卷修心第5章这是你姑奶奶“不干什么?只是我突然改变主意了,美女,我们现在不劫财了,劫色。”为首的混混死死的盯着那女孩胸口的一抹雪白,吞了一口口水。“不要过来,你们再过来我就报警了。”女孩惊恐的后退,手里紧紧握着手机颤颤的道。“报警……哈哈,你去报吧,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三哥是这里的抗把子,警察来了也得卖几分面子,美女,你就从了吧。”一个小混混喷着酒气大笑道。“哈哈,三哥,你快点,这么极品一个美女,平时哪里找的着啊,乐呵够了别

  • 都市无敌医圣5章(第5章 感情风波)

    原标题:都市无敌医圣5章(第5章感情风波)小说书名:都市无敌医圣第5章感情风波刚刚经过两个红绿灯,李天辰就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在路口的超市门口徘徊,似乎在等什么人。李天辰略有些惊讶,来到路边超市门口,“红丽,你怎么在这里?”眼前这个窈窕身影正是他的女朋友,朱红丽。朱红丽一袭淡红色的长裙,窈窕俏丽,还画淡妆,更显妩媚动人。“中午不上课,我来看看你,听说你家里出了点事情。”李天辰笑着说道:“没什么大事。”“不要骗我了。”朱红丽转过身,漫无目的的望着对面街道,神情古怪的说道:“我都听说了,你爸医坏了别人

  • 绝品毒医5章(第5章 出手相助)

    原标题:绝品毒医5章(第5章出手相助)小说书名:绝品毒医第5章出手相助萧逸飞深吸一口气,将心里升起的邪念给强压了下去。闻着小女生的头发散发出的淡淡香气,心里不禁感叹一句。“没想到她看着瘦,该胖的地方却一点都不含糊。”小女生此时也显得很害羞,脸红扑扑的,低着头不敢看他。萧逸飞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小女生,然后自己又站在了小女生先前的位置上,这下顿时将光头男与小女生隔了开来。如此一来,光头男不可能再对小女生动手动脚了。萧逸飞站在光头男的身边,明显感觉对方正目露凶光的瞪着自己,显然对他的多管闲事,感到相当

  • 无敌仙尊5章(第一卷 初入红尘第5章 找工作)

    原标题:无敌仙尊5章(第一卷初入红尘第5章找工作)小说名称:无敌仙尊第一卷初入红尘第5章找工作“什么事情?”薛梅烟问道。叶浮屠依旧挠头,尴尬无比的说道:“烟姐,那个,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手头上已经没多少钱了,我欠你的房租,烟姐能不能再宽限几天,等我找到工作,绝对立马还清房租。”薛梅烟闻言,顿时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浮屠,她是真不知道说这小子什么好了,唾手可得的一两万巨款,摆在眼前他毫不心动,结果现在却请求自己宽限几天不过是一千几百块的房租。“小叶,那房租你不用给了,以后那套房子,烟姐免费给你住,你想住多

  • 5章(第5章 天巫图腾兽)

    原标题:5章(第5章天巫图腾兽)小说:第5章天巫图腾兽“喂,你等等!”少女猛地回过神来,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她好象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对方的联系方式了。若是自己的病以后复发,再要找他,自己去那儿寻找?然而,此刻张横早就挤入了汹涌的人群,却那里还找得到他?张横挤下车,进入了车站旁边的一家肯德基,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在地铁上出手治疗了那少女的隐疾,让张横心中激动莫名,这意味着自己真的获得了天巫传承,那些映入脑海的信息,全是真的。不仅如此,心念一动,意识中立刻现出了一团朦胧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