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大结局

2017/12/30 20:53:0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第1章 走出高墙

  九月的风徐徐吹来,空气之中尚有余热。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大结局

  “洛燕,出去以后好好做人,你还年轻,不要再走弯路了。”教管员将我的东西递给我时,我只觉得喉间似哽着什么东西,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重重点头。

  当我换上入狱前穿着的校服走出高墙的时候,我仰头,展开双臂,很用力的深呼吸,只觉得高墙外的空气是那么的清新。

  我原本是家中的小公主,14岁那年,我爸生意失败,我们被迫从大别墅搬到小平房,连我最爱的钢琴也被拖去抵债。

  我爸为了翻盘,迷上了赌博,从此以后性情大变,对我和我妈动辄打骂,说我们晦气,我身上常常被皮鞭抽的血肉模糊。

  后来我爸欠下了一屁股赌债,我妈终于受不了这样暗无天日的生活,跟一个都能当我爷爷的老男人跑了。

  而我,就因为老男人跟我妈说了一句不喜欢多一个拖油瓶,所以我妈就将我丢给了我爸。推荐http://www.95lady.com/

  再后来,我爸为了还赌债,将我卖给了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我抵死不从,失手伤人,对方有权有势,颠倒黑白,最后以我三年牢狱之灾及一大笔赔偿才了结。

  如果不是当初发生了这样的事,以我连续跳级的成绩,我想我现在应该已经被保送进了大学校园。

  回忆总是最刺伤人心的东西,我以为当我走出高墙的时候,这一切都可以烟消云散,但这些往事就好像扎根在我心里,根本就挥之不去。

  我重重叹了口气,思考究竟是该回家去,还是去别的什么地方,虽然我恨透了我爸,可我还有一个月才满18岁,即便我多么的厌恶那个肮脏的家庭,我还是决定回去,毕竟那里还有我割舍不掉的一个人--袁浩。

  黑色的三年牢狱生活,是他,在我的心里植入了一抹阳光,是他,让我觉得我的人生其实还有希望。

  当我走入破旧的平房,我有些忐忑的顿下脚步。

  三年中,我爸不曾来看过我一次,倒是袁浩,隔三差五的来看看我,并且附上整理好的笔记,但是那些笔记如今还好好的在我的背包里放着,不是我不看,而是我根本没有时间看,每日不停的劳作,已经让我疲累不已。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大结局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熟悉到仿佛刻入到我骨髓的声音,“燕燕,恭喜你重获新生。”

  我眼眶一酸,良久都不敢转身,只怕我一转身,一切都会像易碎的泡沫。

  “燕燕,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呢。”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袁浩出现在我眼前,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时,我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的滚出眼眶。

  袁浩一时有些慌,他想将我拥入怀中,可是又似乎觉得不妥,两只手局促的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我擦去眼泪,带着哭声问他:“不是说有礼物吗?”

  袁浩红着脸,讷讷的将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递给我,我拆开一看,是一架玩具电子琴,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燕燕,以后我肯定给你买一架真正的钢琴,那时候你一定要答应嫁给我。”

  我只觉得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暖流,眼泪再度不受控制的流下,最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主动,总之我被袁浩拥在怀里,他皱眉,“你瘦了好多。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 大结局

  我没吱声,只是很用力的抱着他。

  袁浩是袁阿婆捡的孤儿,比我大三岁,与袁阿婆相依为命,不过我入狱后的一年,袁阿婆便得了重病,不治身亡,袁浩并没有被打倒,凭着自己的努力跟无坚不摧的毅力考上了本市的重点大学。

  良久,我问他:“他呢?”

  袁浩怔了一下,随即有些言辞闪躲的说道:“我给你做了几个你爱吃的菜,先吃饭,然后我们再说。”

  我想我爸一定又去赌博了,无所谓的笑笑,跟着袁浩去了他家,吃了我重获新生的第一顿饭,只不过,我依旧无法改掉在牢狱之中的那些习惯,坐的笔直,吃的很快,可是却吃的很少。

  袁浩一直讷讷的看着我,“燕燕,慢点儿。”

  晚饭后,袁浩问我有没有看他给我的那些笔记,我怕他失望,只点了点头。

  他眼睛里都闪烁着亮色,“今年你肯定是赶不上了,好好复习一年,来年凭你当初的成绩一定可以考入我的学校。95女性网

  我的心突然像是被什么用力撕扯,我蹉跎了三年,浪费了青春,错失了保送的机会,我还能继续上大学吗?

  “燕燕,你一定行的。”袁浩见我眼神有些涣散,握着我的手,给我鼓劲。

  我抬眸看着他,语气很冲的吼道:“如果我不上大学的话,是不是你觉得很丢脸?”

第2章 再次被我爸卖了

  袁浩完全被我吼的懵了,“燕燕,我没有这么想过。”

  我怒瞪着他,“够了,袁浩,我不想上什么大学,你给我的那些笔记我也从没有看过!三年前我们还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可是现在,我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相交在一起的平行线。”

  吼完了,我跑回自己家,房门关上的那一刹,我贴着门滑落下去,泪水却已然泛滥。

  袁浩追了过来,在门外说了很多道歉的话,可是我一句也不想听,“走,我不想跟你吵!”

  袁浩又待了一会儿,知道我向来倔强,重重叹了口气,离开。

  我抱臂坐在床上,只觉得如坠冰窟,浑身都止不住的哆嗦,袁浩嘴上不说,可心里肯定对我坐过牢这件事耿耿于怀,而他,他那样优秀,将来身边一定会出现更好的女人。版权95lady.com

  我就这样一直僵坐到后半夜,快到下半夜一点的时候,我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

  那是我爸的脚步声,可却并不是我爸一个人的脚步声。

  我有些疑惑的开了房门,看到我爸身后跟着的那个瘦高的男人在看到我时双眼一亮。

  “看,我就说我的乖女儿会在家的。”我爸冲男人挑眉一笑。

  我心里莫名升起一丝不安,三年前的一幕幕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子里快速晃过。

  我爸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燕燕,你今天出狱,我回来晚了。”

  我偷偷瞟了一眼我爸身后的男人,顿时觉得浑身汗毛倒竖。

  我爸继续说道:“你坐过牢,肯定是不可能找到什么好人家了,我给你找了个好归宿,你乖乖跟着去,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我。”

  “你又把我卖了?”我下意识的摇头,并且想要逃离。

  然而,我爸迎头一巴掌扇来,彻底阻住了我逃离的脚步,“你一个坐过牢的,有人愿意出五十万,你就偷着乐吧!”

  我只觉得眼前直冒星星,头也嗡嗡的疼,而就在这时候,跟着我爸一块来的男人跟我爸对视一眼,我爸便走了出去,离开前尽管我被那一巴掌扇的迷迷瞪瞪,可是还是听到了清晰的落锁声,接着是我爸离开的脚步声。

  男人一点点的向我靠近,一双猩红的眸子里全都闪烁着如火般的欲|望,我本能的后退,声音发紧,“你想干什么?”

  男人邪笑一声,“你爸把你卖给了我做小,五十万,你要是再能给我生个大胖小子,我再给他五十万。”

  我凄然一笑,真的很后悔为什么要回来。

  我顾不得伤心,愤怒,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绝对不能被男人抓到,于是我想到了跳窗。

  然而,男人却早就识破了我的意图,在我想要跑向窗口的时候,他一把扯住了我的手腕,然后如同丢一个破布偶一般将我丢到了床上,而我的头正好撞在床头上,我“嘶”了一声,挣扎着想要起来,可是头晕沉沉的,刚起来就又倒下。

  男人看到我这个样子,狞笑着开始解裤带,“你乖乖的,我或许还能温柔点儿,可你如果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一定弄得你哭爹喊娘!”

  “求你……大叔……”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滚落,我再次品味到了什么是绝望,也再一次体味到了人性薄凉。

  但是我的哀求在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男人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他邪笑着,“小宝贝,我以后一定好好疼你。”

  “大叔,只要你放过我,我以后一定把你当亲爹一样,做牛做马孝敬你!”

  “你现在让我骑就是孝敬我了。”男人说着下流放dàng的话,扑了上来。

  “不!”我双眸猩红一片,几乎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颈上,血腥气在口中迅速蔓延,男人嘶嚎一声,用力的扼住我的脖颈,呼吸被夺,紧跟着又是“啪啪”几个巴掌,我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

  迷迷糊糊中,男人开始撕扯我身上的衣服,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就如同一条脱离了水的鱼儿,那一刻我想哪怕是死也不能被人如此糟蹋,就在我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拍门声。

  “燕燕……”袁浩焦急的声音宛若一股涓涓溪流滋润了我的心,我绝望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亮色,想要大声呼救,可是男人却用力捂住了我的嘴巴。

  袁浩在外面又喊了几声,似乎是觉得可能刚刚的嘈杂不过是他听错了,于是很快便有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

  男人又等了一会儿,似乎觉得可以彻底为所欲为了,所以那张混合着烟味的嘴开始胡乱的落下,手也越发肆无忌惮。

第3章 生活又跟我开了玩笑

  我凄然一笑,亲妈抛下我跑了,我爸两次把我卖了,我坐了牢,现在连袁浩也那样离开了,我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

  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我只听到男人凄厉的一声惨叫,接着便两眼一翻趴在了我的身上,依稀还有温热的液体滴落在我的脸上。

  我吓坏了,直到袁浩关切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才彻底回过神。

  袁浩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将我裹住,我扑在他怀中,泪水如同决堤一般。

  原来袁浩见我迟迟没有应声,觉得蹊跷,便转到了窗口的位置,当他看到我被人那样的时候,去拿了根棒子,幸好窗户没有闩上,所以他跳窗摸到了男人后边,结结实实的给了男人一下。

  我用力的抱着他,只觉得他的怀抱异常的温暖,可以给我无限的安全感,“袁浩,谢谢你。”

  袁浩拍着我的背,“三年前我没能救下你,可是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面对一切了。”

  我泪流满面,哭到哽咽。

  就在这时候,男人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捡起袁浩刚刚丢在地上的棒子,抬手就给了袁浩几下。

  我惊悸的瞪大了眼睛,袁浩抬手抚上后脑,晃了晃头,将我推开,然后狠狠给了男人一拳,男人向后踉跄数步,“臭小子!你特么的竟然还敢打老子!”

  袁浩冲上去,一双眸子仿佛可以杀人,狠狠揪着男人的领子,“今天打的就是你!”

  男人似乎被袁浩眸中的狠意吓到,软下了声音,“咱们有话好好说,我有钱,我赔偿。”他说着从衣兜里掏出一沓钱,“不够的话,我还有。”

  袁浩咬牙切齿的对我说道:“燕燕,报警。”

  男人讥嘲一笑,“她一个坐过牢的人,你觉得警察来了,会更偏向谁?”

  我打了个哆嗦,脸色苍白的厉害,这些人有权有势,颠倒黑白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再坐牢了。

  袁浩看了我一眼,揪着男人衣领的手骨节泛白,最后他一拳狠狠落在他的脸上,“滚!”

  男人屁滚尿流的跑了出去,袁浩却身子一晃,直接栽倒在地上,我愣了愣,“袁浩!”

  袁浩没有再跟我说一句话,我吓坏了,探了探他的鼻息,幸好,还有呼吸,可是无论我怎样摇他,他都没有再醒过来。

  快天亮的时候,我抓起地上的钱,背上他拦了一辆出租去了医院,经过检查,袁浩后脑损伤严重,随时有性命之忧,即便手术,也很可能会成为植物人,再次醒来的机会只有百分之五。

  我只觉得我的世界一片昏暗,我才获新生,可是袁浩却有可能成为植物人,他那么优秀,为了我可以不顾一切,是我害了他!

  我跪求大夫一定要救醒他,可是大夫的话却再次将我推入深渊,不是不可以救,但必须按照规定先缴费,缴费后医院一定会尽全力去救治。

  我懵了,颤声问:“不能先救他吗?”

  大夫冷着一张脸,“必须先缴费。”

  我看着手里的钱,从没有一刻这样无助,“大夫,我现在只有这么多,可不可以先救他,我立即回去筹钱。”我给大夫磕了无数个头。

  大夫可能被我感动了,对我说:“小姑娘,医院有医院的规定,我只是个小小的大夫,你要真想救他,不如去求求院长。”

  我重重点头,跟着大夫去了院长室,院长是个冷脸,无论我怎么样哭求,他都不同意。

  最后,我说,我身体健康,随便卖个肾,卖血都行,两三个小时之后,院长被我磨得没了法子,点头答应,不过如果我无法在一周内缴齐手术费跟后期的治疗费,就必须回家。

  袁浩被推入手术室后,我的心高高悬起,我不停的祈祷,祈祷他可以平安无事。

  手术室的灯熄灭,我紧张的冲到门口,大夫疲累的摘掉口罩,“手术还算成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不过还是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可能连百分之五都没有。”

  我再次如同被一桶水兜头浇下,可是我坚信袁浩可以创造那份渺小的奇迹。

  为了筹钱,我开始四处找工作,但是得到的答复都只有一个,不合适,因为我坐过牢。

  我心里酸涩无比,难道坐过牢就真的十恶不赦吗?明明我不是犯错的那个人,可是却要承受这么多的苦痛。

  最后,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电线杆上的一份招工广告。

  公关小姐,月收入可达1-2万元。

强欢索爱:凌少的心尖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强欢索爱 或 凌少的心尖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女总裁的妙手仙医8章

    原标题:女总裁的妙手仙医8章书名:女总裁的妙手仙医第八章下面给我吃“你请说。”且说陈霄在这里暗自提防,另一边的药铺老板却心潮澎湃,恭敬有礼。这药铺老板,从十年前便立下了这个解方子打折的规矩,虽然表面一向是说以药会友,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为的只是那常人难以窥破的第九种毒方。然而,在陈霄之前,甚至都没有提到过“毒方”这个概念。陈霄能说出方子有九种解法,就已经说明了他的能耐,所以自然不用走过场,去解答其余八种普通方子了。现在,药铺老板唯一期待的,便是药物试验的结果了,若是和他十年前遭遇的毒方效果一致,

  • 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

    原标题:绝地求生在异界8章小说:绝地求生在异界第八章脱身这人所在的牢房和邢山所在相隔距离不是非常远,也就是中间隔着一个牢房的距离,之所以方才没有注意到这人也是有原因。此人整个人蜷缩在牢房的一角,头发上面还挂着土和其他的一些东西,黏巴巴的粘在一起,一点声息都没有,若不是邢山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头颅还真以为是具尸体。得嘞~这副卖相,也彻底断绝了邢山牢房内遇到江湖上久负盛名的隐藏大佬的希望,不过抱着万一的可能性,他还是试探的向着那边喊了几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你知道外边那些人是谁么?……前辈,前辈!你

  • 一品护花高手8章

    原标题:一品护花高手8章书名:一品护花高手第八章你到底是什么人?“刘总,这是你的保镖吧?任由他这样越俎代庖好像不太好吧。”许飞把目光投向刘菲菲,微微施压,语气有些不悦。“哈哈,没事的,我连性命都交在他手里过,这点事算什么,他谈就好了。”刘菲菲面露微笑,目光中隐隐竟还有赞许之意。许飞的脸色一下便沉了下去,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边李辉却是不想与王帅干耗,直接扣住王帅的脖颈把他提了过来,提起茅台就往他嘴里倒酒。“你最好快点做决定,不然我就一直往下倒了。”现在的王帅再次喝到这酒,只感觉与毒药没什么区别,

  • 校园重生超级兵王8章

    原标题:校园重生超级兵王8章小说名:校园重生超级兵王第8章校园四大恶少林风去住处附近的健身房办了一张会员卡,上午、下午、晚上,都去坚持锻炼两个小时。到星期二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全身腰酸背痛,并且,累成了一条狗一样了。上课的时候,他基本上就是和周公一起度过的,除了曹颖,其他科任老师,已经对林风上课睡觉这件事情,习惯了,只要求,林风睡觉的时候,不准打鼾、流口水污染环境。课堂上,林风还是原来的林风,下课之后,同学们就看到不一样的林风了。一听到下课铃声,林风就会“嗖”的一声,奔出教室,然后,围着操场一圈

  • 贴身男秘有春天8章

    原标题:贴身男秘有春天8章小说书名:贴身男秘有春天第八章:有眼不识泰山这一觉箫连赫睡的非常舒服,从早上六点多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多,醒来之后箫连赫自己都是非常的震惊,睡了十四个小时,中途还不吃不喝,简直快要变成了猪。不过屁股上的伤势似乎好了很多,要用手按上去才会感觉到疼痛,本来伤口也不是很深,只有四五厘米深,由于箫连赫不顾着伤势毅然决然的参加战斗,导致伤口不断的破裂,才有了那些撕心裂肺的疼痛。但是,箫连赫这一觉醒来之后,却发现伤口好了一大半,用手触摸间竟然可以感受到伤口结痂,难道睡觉时间的长短可以影

  • 我和绝色女上司8章

    原标题:我和绝色女上司8章小说名称:我和绝色女上司第八章实施计划任兰觉得很开心,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没有爱情,生活就像吃饭缺少调味品,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呢“兰姐,你开心吗?”赵得三躺在她胳膊上,侧脸看着她,一脸的坏笑。“开心,谢谢你,德三,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任兰喘着气,不免有点感慨。“兰姐就别骗我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像兰姐这么漂亮又有钱的女人,还会缺少男人呀?”赵得三甜言蜜语的说。“你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任兰满脸埋怨的瞋了他一眼,“你以为我是什么女人啊?和什么男人都,那么随便啊

  • 绝品透视小村医8章

    原标题:绝品透视小村医8章小说:绝品透视小村医第8章“妈,你还有事吗?”林蓉打了一个哈欠,下了逐客令,道:“我真的有点困了。咱能明天再说吗?”“好。”苗桂花志得意满,答应的倒是爽快,站起身,转身就向门口走去。呼!林蓉和牛根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林蓉还好些。双腿架在牛根的肩膀,夹着牛根的脖子,不是很吃力,可牛根就不一样了。半跪在林蓉的两条大腿之间,再被林蓉的腿这么一挤一压,刚开始还挺爽,可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苗桂花前脚刚走。牛根就迫不及待的动了动,想要从被窝儿里面钻出来。而郁闷的是,牛根刚动,苗

  • 夫君请笑纳8章

    原标题:夫君请笑纳8章小说名:夫君请笑纳第八章虚拟生活系统饭桌上异常的沉默,几人吃着吃着,时不时的抬头瞄胡蔓几眼,眼光中均带着好奇与探究。胡蔓再怎么心大也受不了被人这么围观,把筷子一放:“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武青赶紧道:“大嫂,你怎么知道五姑是耍了花招的?”她堂堂的大学生会不知道这点儿化学反应?胡蔓轻咳了声:“实不相瞒,以前救过一个摔下山的人,他给了我一本书,是本医书,我都是从书里看的,所以其实我对看病不在行,但对于药材是很懂的。”武原看过来:“大嫂念过书?会识字?”“额。”胡蔓摸摸耳朵,以她

  • 私房男医8章

    原标题:私房男医8章书名:私房男医8、女鬼压床有姿势四肢僵硬,胸口发闷,全身感觉阴气阵阵,好像有冷空调对着胸口呼呼吹一样。跟上次被女鬼嫂子压床一模一样。但刘长青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他没睡着,他醒过来了,还看到了坐在自己胸口上的人……呃,女鬼,他就心里郁闷了,怎么女鬼都喜欢把屁股坐在自己的胸口,难道自己的胸口特别香?正在刘长青一阵心塞,寒气从脚底一个劲往上冒的时候,胸口上的女鬼开口了:“小叔子,小叔子……”“我擦!”刘长青又是一惊,怎么又是个女鬼嫂子,穿着衣服不一样啊,难道大哥在地下换女朋友了?地下

  • 青春之痒8章

    原标题:青春之痒8章小说名称:青春之痒第八章群架不要看吴晨表面上有些消瘦,但是打起架来却跟身强体壮的梁硕五五开,丝毫不落入下风渗湿,在一定程度上还压制着梁硕再打。这确实着实不容易,打头的这两个人一动手之后,周围的十几号人全部散开,疯了一样的厮打在一起,人数上,我们这面的人数要比他们多几个。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王凯朝着我冲了过来。幸亏我旁边的老鼠手疾眼快,一把将我推开,就在我躲开的那一瞬间,王凯一棍子朝着我原来所在的位置抡了过去,风声呼呼的,如果被这一棍子打中了,我脑袋肯定得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