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完整版【毒女归来,腹黑二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30 18:25:29 来源:网络 []

书名:毒女归来,腹黑二小姐

第9章 识破,事有转机

  就在这时,门外的侍婢又走了进来,禀道,“老夫人,二小姐的侍婢袭秋来了,说是给二小姐送今晚要穿缎裙。说明95lady.com

  花凉柒却故作不悦着说了句,“这袭秋真是不懂规矩,怎么把缎裙送到这儿来了。”

  老夫人却是不在意,“不碍的,那缎裙是大夫人给你做的吧,正巧我也看看,让她进来吧。”

  随后,袭秋便捧着那缎裙走了进来,施礼道,“奴婢拜见老夫人。”

  花凉柒眉头微微一皱,训斥道,“你这丫头可还知些规矩?母亲将缎裙送过来你收好便是,我自然会回去瞧的,怎么送到这里来了。”

  这一切都是花凉柒布好的局,袭秋也是配合,“奴婢该死,奴婢想着离小姐出宫的时辰没多久了,便急忙送过来了,奴婢一时疏忽,还望小姐恕罪。”

  老夫人忙是劝说,“罢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将那缎裙拿过来我瞧瞧。”

  花凉柒随后偷偷朝着袭秋往老夫人那个方向使了个眼色,袭秋便起身将缎裙送到老夫人跟前。95女性网

  老夫人瞧过便是赞不绝口,“这缎裙果真是上等,凉柒你若是穿在身上,定是明艳动人。”

  花凉柒含笑起了身,装作是头次见这缎裙,故作惊喜道,“这一群的确好看,母亲定是废了不少心思。”

  随后,花凉柒将目光落在脖领之处,上面绣着一只蝴蝶,又道,“老夫人快瞧,这领口上蝴蝶绣的多逼真,这针法果真细腻。”

  若提到针法,一来是看,二来便是摸了。

  只见老夫人果然抬手去揉摸着那蝴蝶,满意着含笑点头,可就在下一秒,却忽然一惊,“哎呦!”

  一旁的剪春也是吓了一跳,“老夫人,您怎么了?”

  老夫人皱眉瞧了瞧自己的食指,有个针眼,用力一挤,血珠子破口而出。

  花凉柒当吸一口冷气,“老夫人,您的手出血了!”

  剪春也是惊着了,本想开口说话,却听到老夫人冷冷阻止道,“慢着!”

  随后,老夫人又仔仔细细的摸了摸那领口,只是这一次甚为小心,不敢用力。

  花凉柒不被发觉的冷冷一笑,计划很是顺利。推荐95lady.com

  老夫人的面容越发冷了,被刺破的手指又红又痒又疼,弄得老夫人开始忍不住挠起来。

  花凉柒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疑惑着问道,“老夫人,您这是怎么了?不过就是摸了摸那领口,手怎么还破了?”

  老夫人却是这样说的,“没事,我的手啊,早就破了,只是刚刚愈合,被这缎裙的线路把伤口刮开了。”

  花凉柒知道,老夫人这是在帮大夫人遮掩,既然如此,她就顺着老夫人的话说,“那您没事吧?”

  “没事,不碍的,可惜这缎裙沾了我的血迹,只怕你也不能穿了,我再送你个新的。剪春,把我本打算送给李家小姐的那件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拿出来,送给二小姐。”

  剪春应了一声,便转身去里间了。

  花凉柒忙是推辞,“那裙子本是老夫人要送人的,凉柒怎敢收?不过就是一小点血迹罢了,在脖领的地方看不见,不碍的。”

  老夫人却是不肯,“那怎么行,今日可是为你择夫君,哪能有一点疏忽。网站http://www.95lady.com/

  语毕,剪春就将衣服拿了出来,递给了花凉柒。

  花凉柒只好收下,定眼一瞧,顿时一惊,这衣服简直比大夫人所给的那件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还要奢华,这拖地长裙之上,绣着玲珑锦鲤,用金丝勾边,果真精致。

  花凉柒看着这缎裙如此奢华,便有些迟疑,低沉的唤了声,“老夫人……”

  老夫人却赶忙堵住花凉柒的嘴,“你就别推辞了,怎么瞧不上我送的这件衣服?”

  花凉柒忙是摇头,“凉柒不敢,只是这件衣服太过奢华,凉溪有些不敢收,而且若是被母亲知道凉溪没穿她准备的衣裳,只怕母亲会不高兴。”

  “你母亲那边由我来说,你就不必担心了,时辰不早了,你快回去梳妆打扮吧,别耽误了时辰。”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花凉柒怎能再推辞,只得点头应下,“是,多谢老夫人赏赐,凉柒告退。”

  花凉柒临起身之前,偷偷的瞄了一眼老夫人被刺伤的手指,眼下越发红肿起来,随后便转身往门外走,走了不远就听见老夫人吩咐道,“派人去把大夫人叫过来,就说我找她有急事。”

  花凉柒听见这话,唇畔便得意的斜斜勾起,步伐轻快的出了凌云院。完整版【毒女归来,腹黑二小姐】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第10章 计谋,识破收场

  不大一会儿,大夫人就来了,含着笑意朝着老夫人施礼道,“儿媳拜见老夫人。”

  老夫人却是阴沉着脸,怒道,“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大夫人顿时微微一怔,着实有些慌张,“不知儿媳做了什么,让娘这般不高兴。”

  老夫人随手就将那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丢在大夫人的脚下,质问道,“这缎裙的领口上你做什么手脚你自己不清楚吗?”

  老夫人此刻更加慌张了,她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怎么被老夫人发现了,“媳妇不知道啊。”

  “好一句不知道!你这是在我面前装聋卖傻吗?”

  “儿媳不敢。”

  随后老夫人亮出她的手指给大夫人看,比方才更加红肿的,手指肚明显比其他手指粗了一圈,上面虽然涂抹药膏,可还是遮不住那通红的一片。

  “你瞧瞧我的手,被你那毒针刺的肿成什么样子了!这才不到一个时辰就变成这个样子,若是凉柒穿上拿衣服,到时在宴席之上你让她如何是好?这岂不是在丢咱们花家的脸!”

  大夫人见老夫人的手受了伤,而且还是勃然大怒,吓得一下子就跪在地上,死不承认,“老夫人,这定是有人陷害妾身的啊,妾身平日里对凉柒那般好,妾身哪能害她啊!”

  老夫人却是万般不悦的冷哼了一声,“哼!好?她虽不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但也跟了你这十几年?我本以为你也是出自大户人家,是知晓其中轻重,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现在看来你也是糊涂!这就是被我及时发现,眼下花家上下都以为凉柒是你的亲生女儿,这事若是传出去岂不是说不通?我都没有直接告诉凉柒这件事,不然那孩子若是知道你这平日里待她那般好的母亲却在害她,她该多伤心!”

  大夫人见老夫人这般模样,当下也变得有些慌乱起来,“老夫人息怒,我真的是不知情啊。”

  “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痴卖傻,我的确是老了,但是耳不聋眼不瞎,神智清晰得很!当年你是如何挤兑花凉柒的母亲我也不是不知道,你嫉妒丞相宠爱二夫人,便处处都刁难她。95女性网如今二夫人都不在了,凉柒是个没娘的孩子,你怎么还不肯放手?”

  大夫人知道自己是逃不过这一劫了,身子一软,瘫跪在地上,赔了罪,“老夫人,我知错了。”

  老夫人厌恶的白了大夫人一眼,怒道,“你是花家的女主人,就要有女主人的样子,小肚鸡肠、嫉妒怨恨都不该有,你可曾想过,若是今日凉柒在宴席上出了丑,丢的可是丞相的脸,明日丞相上朝面对百官,岂不是让人对他笑掉大牙?果真是妇人之心,一点都不懂得识大体!”

  大夫人咬了咬唇畔,“我知错,还望老夫人责罚。”

  老夫人却是深深的舒了口气,“这件事你知我知便罢了,但别让我再发现第二次,不然我定不会宽恕你!”

  大夫人这下终于是安了心,忙是谢恩,“谢老夫人开恩,日后绝不会再有第二次。”

  老夫人厌烦的回了句,“退下吧!”

  大夫人缓缓起了身,畏惧的朝着老夫人施了一礼,便转身出了内阁。

  当大夫人出了凌云院的时候,面容却是骤然一变,与方才那唯唯诺诺的样子生成天壤之别,换做了更加阴冷且黑暗。

  绝不会再有第二次?这样的话不过都是大夫人说说而已,有的只会是变本加厉!

第11章 未成,母女不悦

  待到傍晚十分,花凉柒身穿老夫人送她的那件青烟紫绣游鳞拖地长裙缓缓走出花府,当等候在门口的花丞相以及花凉溪瞧见的时候,他们皆是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花凉柒此刻简直太美了,青烟紫色的华贵锦鲤长裙拖地,奢华而大气,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花丞相顿时朝着花凉柒满意一笑,“柒儿今天果真是明艳动人,待会儿入宫之后,定能艳压群芳。”

  花凉柒和缓一笑,“父亲言重了。”

  花丞相随后笑着对大夫人道,“这衣服是你给柒儿准备的?”

  大夫人不由面露尴尬,摇了摇头。

  花凉柒却笑着回道,“这件衣服是奶奶送给我的,母亲给女儿准备的那件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也是好看,但被奶奶不小心弄脏了。”

  花丞相也未多问,便叫花凉柒上马车。

  花凉柒上前几步,朝着大夫人如往日般和善一笑,随后问向花凉溪,“姐姐,妹妹今日好看吗?”

  “好看,好看极了。”天知道花凉溪此刻笑得有多难看,那样想发怒却又要笑着的样子,果真是滑稽。

  花凉柒也未再多语,直径越过大夫人和花凉溪二人,面容当即就冷了下来,阴冷的得意一笑,上了马车。

  花凉柒和花丞相同乘一辆马车,花凉溪和大夫人同乘一辆马车,朝着皇宫的方向驶去。

  马车内,花凉溪万般不悦的问向大夫人,“母亲,花凉柒怎么没穿你给的那件衣服啊?”

  大夫人此时也是懊恼得很,生闷气道,“这件事被老夫人发现了,衣服被老夫人扣下了。”

  花凉溪顿时一惊,“怎么还能被老夫人知道呢?”

  “当时花凉柒去给老夫人送茶,偏巧袭秋把那衣服给送了过去,这才被老夫人发现的。”

  花凉溪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母亲,那衣服上的毒针不会是被花凉柒给发现了吧?”

  大夫人却嗤鼻一笑,嘲讽道,“花凉柒哪有这么聪明?在她眼里我可是亲娘,她怎么会怀疑我会害她。一切不过都是机缘巧合,只能说花凉柒运气好罢了。”

  花凉溪也未置疑,因为眼下花凉柒在她们眼里,果真是个单纯又蠢笨的人,已经被她们骗了无数次了,她们谁又能信花凉柒早就识破了她们的诡计呢?

  花凉溪此刻更加生气了,“若是花凉柒穿上那件缎裙,只怕还没到宫门口,她就会因脖子痛痒难耐打道回府,这下倒好,眼下身上穿着的那件缎裙简直奢华至极,我这身衣服简直和她没法比,而且还和父亲同乘一辆马车,这哪里是她该有的待遇?想想女儿就来气,她本是庶出,却偏偏成了嫡出,父亲那么偏爱她,凭什么啊!”

  大夫人本就因这件事郁闷,被花凉溪这么一说哪能高兴,顿时就不耐烦的怒道,“你就少说两句吧!哪里有那么多话!事到如今能有什么办法?你就记住待会儿如何抓住太子殿下的心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花凉溪被大夫人这么一训斥更是恼怒,明明这件事就是大夫人自己办砸了,她反倒还挨了骂,一时间也是心里不爽,可又不敢跟大夫人顶嘴,只能坐在原处生闷气。

第12章 宴席,众人瞩目

  到了宫门口,便有专门的宫人带路,将她们带到承坤殿,皇家专门摆设宴席的宫殿。

  宽敞奢华的大殿内,已经有官宦夫人嫡女比他们早到,当花丞相步入大殿的时候,群臣皆是起身朝他施礼,百官之首,自然赢得众人敬重。

  丞相乃是百官之首,自然坐在席列的最前面,承坤殿宽阔得很,可以容纳百人设宴,所以从殿门口走到座位,足足要走个一两分钟。

  而这个过程,大殿内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眼神都落在花凉柒的身上,那是一种惊叹的目光。

  一身青烟紫色的奢华长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缀着点点紫玉,流苏洒在青丝上。寐含春水脸如凝脂,衣上的金边锦鲤栩栩如生,奢华长裙裙摆拖地,脱显着华丽与高贵。

  待花丞相一家人坐下,由于皇家的人还没到,所以群臣便开始闲聊起来。

  花丞相乃是百官之首,位高权重,群臣自然主动与他搭话,而话题自然是围绕了众人瞩目的花凉柒。

  “微臣请问丞相一句,不知坐在您身边的可是传言已久的京城第一美人?”

  花丞相听见有人这样夸赞她心爱的女儿,自然是高兴得很,含笑回道,“京城第一美人我自是不敢认,不过的确是我传言已久的嫡二女儿。”

  说话的那位官员微微一惊,“哎呦,如此高贵亮丽,果真是有大家闺秀之风范啊。”

  此话一出,花凉溪的面容显得有些难看,藏在广袖下的纤纤玉指微微一紧,不由心头生恨。

  花凉柒今日的打扮的的确确盖过了花凉溪,而且当下还正坐在花丞相的身旁,众人都瞧得出,花丞相颇为宠爱她这个嫡女,那样温柔慈善的目光,含着满满的父爱。

  过了半晌,终于看到一位太监缓缓走上大殿,高声道,“陛下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众位皇子驾到。”

  殿下众人皆是起身,待皇家人走出的时候,整齐施礼。

  一番繁琐礼节过后,皇家人在各自位置坐下,殿上皇帝回了句,“平身免礼。”

  “谢陛下。”

  参拜的众人起身坐下,一个个的都是规规矩矩的,毕竟官宦夫人嫡女很少露面,不免显得有些庄重。

  殿上皇帝扫视众人,目光大致瞧了一眼各个官宦所出,随后提唇一笑,“众爱卿所出的嫡女果真是个个美貌如花啊。”

  坐在皇帝身旁的皇后也含笑附合着,“陛下所言极是,瞧着她们一个个水灵灵的,臣妾都觉得自己年轻了。”

  皇帝并没有接皇后的话往下说,只是瞧着皇后和善的笑了笑,随后又对殿下众人道,“今日宴席乃是皇后主持操办的,其用意不必朕多说,想必各位爱卿都晓得,就是给朕的五个皇子寻嫔妃。”

  随即,皇帝瞧了殿下坐在前排的五个皇子一眼,又道,“而朕的五个儿子,想必各位爱卿也都熟悉得很,不知各位爱卿可有眷属的啊?”

  坐在前排的一品大将军张迟瑞笑道,“能与皇家皆姻乃是身为官员的福分,臣等哪里敢自行选择,全听陛下安排。”

  皇后这时插言道,“所谓姻缘二字,皆是讲究个情投意合,怎么也要双方都心仪才是。”

  接着,陛下和皇后便与官宦们聊了起来,而各府的夫人嫡女自然是不能多嘴插言,只管在一旁听着。

  花凉柒此刻坐在花丞相的身旁,属于是很靠前的位置,而对面就坐着五位皇子。

第13章 赏月,皇家婚宴

  太子漓擎澈,乃是皇后所出,不仅身份尊贵,而且文韬武略,带兵征战沙场两次,皆是大获全胜,是五位皇子当中最有威望的。

  二皇子漓擎冷,兰嫔所出,由于兰嫔身份卑微,不过是一介七品官员的嫡女,所以他的身份自然略显卑微。

  三皇子漓擎墨,懿贵妃所出,身份仅次于漓擎澈,曾征战沙场一次,不过却不是领军人物。

  四皇子漓擎岚,齐妃所出,擅文,是个参谋朝政的好料子。

  五皇子漓擎瑞,端妃所出,是个单纯善良的男子,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

  花凉柒瞧着他们五个人,那都是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前世她为了助漓擎冷登上皇位,可是没少与这五个人打交道,多多少少对他们都有所了解,至于他们都是怎样的人,日后自会让大家明白。

  皇帝和皇后同众位官宦聊了半晌,却不见皇子和各位嫡女们说话,皇后顿时笑道,“陛下,您与大臣们聊得欢,也不见各位嫡女们说话,今日可是为皇子们选嫔妃啊。”

  皇帝也才发觉这个问题,笑着点了点头,“皇后所言极是。”

  皇后又笑道,“陛下,各位官女子们也都是初次与皇子们碰面,要不让他们先熟悉熟悉?”

  皇帝赞同道,“嗯,今日乃是十五,虽不是中秋,但外面的夜景也是甚美,就让他们出去赏赏月色吧。”

  既然是皇帝开的口,谁也不敢有什么疑意,五位皇子和众位官家嫡女一同起身,顺着旁道便走了出去。

  花凉柒由于坐在大殿前排,所以待她出了大殿,殿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可刚走了没几步,就听见花凉溪在身后和善唤道,“妹妹慢些走,等会儿我。”

  花凉柒背对着花凉溪烦躁的皱了皱眉,她果真是不想与花凉溪呆在一起,可眼下她们终究是姐妹关系,她也只能装作很乐意的样子,回身和善笑道,“嗯,妹妹等着姐姐呢。”

  花凉溪忙是小跑着走到花凉柒的跟前,二人结伴来到一旁,花凉柒倒是没兴趣去看那五位皇子,抬眼瞧了瞧天边的明月,果真是圆润皎洁。

  花凉溪忽然开口问道,“不知妹妹中意哪位皇子啊?”

  被花凉溪这么一问,花凉柒便收回目光,装笑问道,“姐姐这话什么意思?”

  “我这话还能有什么意思啊,今日不就给咱们选夫婿来了么。”

  花凉柒怎能让花凉溪知道她的想法,敷衍道,“姐姐也瞧见了,今日来的嫡女可不少,可皇子却只有五个,只怕没有妹妹的份儿。。”

  花凉溪又装作慈善的模样,“妹妹何需顾忌这些?妹妹如此明艳动人,早就把她们给比下去了,妹妹快告诉姐姐,你中意那位皇子?父亲和母亲那么喜欢你,肯定能成全你的。”

  若是在前世,花凉柒一定会信服花凉溪的话,傻了吧唧的告诉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可当下,花凉柒怎会相信花凉溪会这般好心?

  她不过浅浅一笑,“妹妹还不了解各位皇子,所以并无心属。”

  这样的回答果真让花凉溪有些出乎意料,本想开口再说话,就听见原处传来热闹的欢笑声。

  闻声瞧去,只见众多官女子已经和皇子们亲近起来,围着各位皇子言笑畅谈。

  花凉溪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其他官女子先占了头筹,赶忙起身对花凉柒道,“妹妹,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吧。”

  花凉柒却毫无兴趣回道,“姐姐知道妹妹不喜喧闹,妹妹就不过去了。”

  花凉溪想着花凉柒不去也是好事,不然像花凉柒这样的绝世美人跟过去,一定会占了她的风头,随后欣然应下,独自离开了。

  花凉柒瞧着花凉溪离去的背影,眼底露出一丝冷漠,缓缓起身,找了一个静谧的地方独自呆着。

第14章 故人,亏欠太多

  夜风袭过,吹散了花凉柒鬓角的碎发,花凉柒瞧着某处发呆,思绪却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她得以重生,要做的就是两个字,复仇!

  前世漓擎冷无情抛弃了她,毒杀了她,今世她一定要全数奉还!

  忽然,花凉柒心生一计,她也要让漓擎冷尝尝被人抛弃的滋味,也要让漓擎冷尝尝被心爱之人毒杀的滋味!

  花凉柒凤眼阴冷着微微眯起,心头坚定如铁道:漓擎冷,我要让你疯狂的爱上我,然后我再一点一点的折磨你!我要让你事事不顺,不把前世的仇恨全数奉还给你,我决不罢休!

  至此,花凉柒愤怒的握紧粉拳,目光阴冷如冰。

  “花小姐怎么独自在这?”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太过专注于仇恨的花凉柒吓了一跳,猛地回了身。

  说话的那人,却是还以温情的一笑,柔声道,“怎么?吓到你了吗?”

  花凉柒定眼瞧清了眼前这个人,先是一秒的诧异,随后缓缓福了福身子,“参见太子殿下。”

  原来,说话的这个人,是漓擎澈,那个前世爱了她八年的男人。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漓擎澈的颜值果真是高到爆表,用现代话来形容的话,他是再标准不过的高富帅。

  漓擎澈顿时含笑道,“花小姐不必多礼。”

  花凉柒缓缓起身,抬头瞧向漓擎澈,当她的眼眸对上漓擎澈眼眸的时候,只那一秒便赶忙躲开,不敢再看。

  这是一种心虚的反应。

  花凉柒前世终究是负了漓擎澈,漓擎澈可以为她赴汤蹈火,可她却为了让漓擎冷登上皇位亲手杀了他。

  若是要问花凉柒前世为何这般狠心,那便是因为花凉柒太傻,深爱着一个冷漠阴毒的男人。

  漓擎澈见花凉柒逃开他的目光,便以为是花凉柒身为女子的羞涩,英俊的脸再次扬起笑意,声音柔和着,“你还没有回答本太子,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儿。”

  花凉柒礼貌一笑,依旧不敢去看漓擎澈的眼睛,声音也是和善,“凉柒不喜喧闹,所以来到这个没人的地方独自待一会儿。”

  漓擎澈听了这话,唇边的笑意越发深邃了,“是不是绝世美人都喜欢独来独往?”

  花凉柒谦虚回道,“太子殿下赞谬了,凉柒不过是样貌平平,不敢攀附绝世美人一词。”

  若是旁人,定要夸赞花凉柒谦卑,可漓擎澈却是一笑而过,不再去瞧花凉柒,将目光落在原处,悠悠道,“本太子也不喜喧闹,路过此地就碰巧遇到了你,便和你打声招呼。”

  漓擎澈的忽然转变,并不让花凉柒感到意外,她了解漓擎澈的性子,他不是滥情的男人,美貌不能引起他的关注,漓擎澈在意的是一个人的内在。

  花凉柒无声的抿了抿唇角,想起前世对漓擎澈的亏欠,心头便不由微微一酸,她对不起他,对于前世的糊涂,花凉柒真的想对漓擎澈说一声抱歉,所以忽然就冒出来一句,“太子殿下,对不起。”

  下一秒,花凉柒便头也不回的落荒而逃。

  漓擎澈站在原地有些莫名其妙,看着花凉柒远去的背影,忽然失声一笑,“好奇怪的女子。”

毒女归来,腹黑二小姐》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毒女归来 或 腹黑二小姐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2章

    原标题: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2章书名:娇妻萌萌哒:总裁老公轻点宠第2章太迟了神马???安晓晓尽管害怕得脚都软了,还是被激怒了,她才不要陪着一个怪物疯子死呢,想也不想张口狠狠地咬勒子她脖子的手——这点伤害对一个怪物来说不算什么,却激怒了“她”:“敢咬老子!”手一用力,将安晓晓向上一扔,安晓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差点撞上电梯顶,然后掉了下去——“啊啊啊啊……”这个高度掉下去也会很要命的好吗?纪辰野轻易地接住了她,她连忙抱住他的脖子,吓得面无人色,许久才回过神来——尼妹,她一定是在做梦!半晌,这才哆

  • 百鬼茶楼2章

    原标题:百鬼茶楼2章小说:百鬼茶楼第2章午夜公交车“啊!!!”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倒在了地上!可是“大壮”并没有因为我的尖叫而停止笑眯眯的笑容,反而笑得越加开心,慢慢地把绿油油的脸靠了过来!我能很明显地感受到他身上那一股阴冷之气,那一股能令人害怕到窒息的恐怖气息!电梯不大,我很快就被逼到墙角了!“滚开,滚开啊!”我把手中的纸钱和手机同时扔向了他,他不但不躲避,反而伸出干枯的双手把它们稳稳接住了!我心中大叫大骂:这电梯怎么还不到啊!糟了,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他

  • 无尽天下2章

    原标题:无尽天下2章小说名称:无尽天下中秋佳节人欢乐,月圆却是灭门时小吴靖就这样蜜里油里快乐的生活着。如果没有那件事,他可能健康快乐的长大,娶妻生子,守着偌大的家财,过完富足的一生,这样是多么的美满。但是,这世上没有如果,不管再不情愿,却也挡不住事情的发生,尽管这对于年仅十岁的小吴靖是那么地触目惊心,那么地天崩地裂。事情发生在吴靖十岁那年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吴天德跟十多个娇妻美妾,环绕着吴靖,吴青这一对宝贝儿女,家丁奴仆在管家的带领下向主人祝愿问好,当时明月高悬,合家团圆,美酒佳肴,显得一片欢

  • 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2章

    原标题: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2章小说:豪门隐婚:帝少好凶猛第002章:亲自给你穿垃圾两个字让林晓晓太反感,以至于她漏过了‘炎家少奶奶’这个陌生的名词。“那不是垃圾!”林晓晓立即反驳。她紧紧的捏着手上的裙子,手上传来顺滑的手感,即便她不清楚是什么牌子,也知道,这裙子绝对不便宜。可是她的衣服,都是外公辛苦赚钱买的,绝对不是垃圾。“那不是垃圾,这个世界就没有垃圾了。”炎惊墨冷哼。林晓晓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不讲道理,怎么可以随便的评价她珍重的东西呢!她小脑袋丧气的垂下,她不会说话,说不赢他。可是,她绝对不

  • 盗宝历险记2章

    原标题:盗宝历险记2章书名:盗宝历险记第2章:旅馆前的古樟树我擦着额头的冷汗,心灵的镜头情不自禁地又回放了一番梦境。。。。。。怎么这么奇怪?我做了这样一个怪梦,如果说我这梦是由心生可又不像;如果说是有人在暗中托梦,可又不知道是谁?这梦我感觉怪怪的,但我又不相信我刚才做的是梦,仿佛就是我亲眼看见的一样。嗯,一个湖泊,一大片水域,不用猜,那肯定是一片烟波浩渺的水世界。然而,湖泊在哪儿呢?那里是不是真有湛卢剑?我使劲捋着思绪,尽量搜寻着梦中的记忆,但由于梦境被江大头突然惊扰,没有做完的梦就这样断片了,

  • 乱情2章

    原标题:乱情2章小说:乱情第二章新任圣女林婉柔不明白,一条人命的陨落,竟然连个浪花都没有。还没等她想明白,就已经被父母带到了教堂。林婉柔不禁打了个冷战,她第一次觉得教堂是如此的阴森寒冷,就像一个张着大嘴的恶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人吞到肚子里了。“婉柔长得是越来越漂亮了!”教主大人一副慈爱的样子。林婉柔莫名的觉得心里有点冷,“教主大人好!”“教主大人,您快看看,我家婉柔能够成为圣女吗?”方莲迫切的眼神望着教主大人。“婉柔这孩子一向喜欢教会活动的,她跟前任圣女是好友,也许圣女已经将通灵的方法教给她了

  • 异能养成者2章

    原标题:异能养成者2章小说:异能养成者第二章发家致富拆房子第二章发家致富拆房子“小赵,来得很早啊!”身旁蹲下一个人来,很随意地说道。赵之谦扭头一看,是同姓氏的老赵,一身黑不拉几的老袄子,这才九月,早晨有点凉,但至于吗?这一段时间,两人都是干上房揭瓦的活计,倒是很熟悉了,忙掏出烟递了过去,笑道:“你也早啊!来!赵师傅!唉,这活计干得人都没劲了,早点干完,我也早走,去找点好干的事做做。”“想找工资高的,那还不容易,回你家乡带几个女的过来,胜你在这干一年,哈哈!”“赵师傅,你又说笑了……”“哎呀!别赵

  • 封天行2章

    原标题:封天行2章小说书名:封天行第二章命悬一线铁刀寒密室内昏黄的灯光在静静的摇曳着。灯座上滴满的烛泪使人明白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但密室内还是要靠烛光方可视物。“天怎么还没亮?”石床上的谭歌翻了个身嘟囔着。不对,很快谭歌就发现了不对劲。床有点冰凉和板硬。他连忙起身揉眼看看四下的环境空荡荡的。“我怎么在密室里?”下了石床谭歌走到灯座的旁边左推转着灯座。“轰,轰”密室的门打开,谭歌从里面走了出来。“爹,娘……”没有像往常早上熟悉的声音回答,四下无声寂静的可怕。谭歌觉得不对劲,没

  • 风水相师2章

    原标题:风水相师2章小说名:风水相师第二章青藤阁相术,相,可相,不可貌相!可相人,可观天,至上探寻苍穹之密,至下俯瞰九幽之地,一言出,断生死,贫贱,夭寿,可为相术。相术之深,天地无极!古老的字体,并没有因为横跨千年的时光而造成袁朗学习天纲相术的阻碍。反而当他看到这些字体的时候,有一种额外的亲切感,每一个字符都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不停的跳动着。天色渐晚,袁志华并没有回来,想必留在了医院,毕竟袁朗也不是小孩子,完全能够照顾自己。星月的光华从阳台的窗口直射下来,落在了袁朗的身上。等袁朗再次睁开眼睛的

  • 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2章

    原标题: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2章小说:这位爷您的外卖到了第二章沦落青楼王二说完,就从另一扇门离开了厨房。李杰很疑惑,王二为什么说不能让自己住在这楼里。这是个什么地方?小饭馆?还是大酒楼?看这厨房的配置,应该不是什么好的大饭店。李杰正环顾着四周,突然门口进来一个男人,看到李杰站在厨房中央,吓了一跳,问道:“你是哪里来的?”“我我……是新来的……厨……子……”李杰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新来的厨子?你一个小丫头,会是新来的厨子?谁同意你来的?”男人厉声问着李杰,“是老张招你来的?”李杰连忙摆手说道:“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