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17:21: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

第3章 四年前的男人

  热是她唯一的感觉,浑身上下犹如被蚂蚁啃咬一般,她不自觉地抓着身上的衬衣,扣子不禁扯动掉了一颗,胸前的雪白若隐若现。说明http://www.95lady.com/

  许念双颊酡红,一双眼眸闪动着水雾般的迷离。

  游天恒浓眉蹙起,神色警惕。

  许念脑子里涌现了四年前,那个男人在体内强而有力地撞击的画面,身体的渴望随着脑中的画面越来越强烈。

  “许小姐,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游天恒冷漠地起身,准备离开的双腿却不知何时被许念攀附上来,柔软的身体紧紧地缠绕住他。

  “我想要,给我。”

  许念很难受,睫毛轻轻地颤动着,眼眸闪烁着泪花,红艳的唇循着他温热的气息,在他的薄唇边上摩擦,她脸颊发烫,身体的摩擦如愿地令她舒服了许多。说明http://www.95lady.com/

  她想要得更多。

  白皙细嫩的手拉起他的衬衣,抚摸他结实的胸膛,腹部一股暖流渐渐涌动,许念笨拙地吻上他紧抿的薄唇。

  游天恒拧眉,漆黑的眼底一片阴寒,他不悦道:“女人,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接近他的女人,无非就两种可能,要么钱,要么……

  难道是他们派来的?

  “我想要你,求求你给我好不好?”

  许念半眯着迷离的眼眸,呼吸急促,乞求的声音更是激起男人独有的雄性荷尔蒙,小舌头进入到他的口内,往里吸,小手不知何时解开了他的皮带,从裤子里头伸进去,握住他双腿中间的东西。

  身体一个颤栗,游天恒惊诧万分。

  一向清心寡欲的他,居然对她有了反应?

  腹部一股潮热迅速在体内扩散,直至脑门,游天恒短暂性地失去了理智,他扣住许念的脖子,用力吻下。

  霸道,狂野,更像是一种惩罚,舌尖撬开她的贝齿,在她口中更深入地吸取……

  强有力的臂弯将她抱起,来到床边将她放下,身体随后把她压在身下。

  两人身上的衣物尽数褪去,许念磨蹭着他强壮的身体,白皙的长腿环上他精壮的腰肢,身体微微往上拱起,任由自己在这火海中渐渐沉沦,享受。来自95lady.com

  游天恒做着最后一刻的隐忍,浑身的血液却灌注在身体下的部位,难耐沉睡已久的欲望,宽大的手掌抓住许念的臀部,腰身往前用力一挺,紧致感随之将他紧紧包裹,浑身的血液激动地流窜着,一股多年未有过的快感从腹部一路涌上脑壳。

  冲上云霄。

  许念娇小身躯轻微地痉挛着,游天恒强有力地往前冲刺,两人身体密不可分地贴在一起,丝丝快感将二人笼罩,这种感觉一如四年前,激烈、凶猛。

  入夜。

  夜色悱恻。

  激情过后,室内情糜旖旎。

  两人酣睡正甜。95女性网

  月光透过窗帘,从落地窗投入,正好落在许念娇嫩的身躯上。

  她趴睡在柔软的床上,丝质被单只遮盖在腰间的部位,露出线条优美的背部,一双蝴蝶肩魅惑性感。

  许念面容姣好,五官精美细致,安睡的模样静若星辰,浓密的睫毛忽然颤动了几下,双眼缓缓磕开。

  头晕…

  许念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浑身酸痛,身体像是被撕裂过一般,却又有着说不出的满足。

  她身体轻微翻动了个身,撞到旁边滚烫的身体,男人闷哼一声,手掌顺着她平坦的腹部抚摸,揉捏着坚挺的柔软的坚挺。

  “嗯…不要……”

  许念轻皱眉头,嘤咛呻吟声唤醒男人才歇下的沉睡,随后精壮的身体翻身压上。

  男人灼热的吻印在她的锁骨上、唇上……

  许念下意识地回应,纤细的双臂楼上他的脖子,身体难以控制地在他身下扭动。网站http://www.95lady.com/

  男人体内的狂热瞬间被唤醒,托着她的臀,再一次狂野地撞入充满渴望的迳口。这一次,狂热中带着身体咆哮着的释放。

  整整一夜,他们孜孜不倦地来了七次,彻底忘我地投放在整夜的情欲中。

  一夜旖旎。

  翌日醒来,明媚的阳光破窗而入。

  许念坐起来,看着室内的一切,耳边传来的哗哗水声,渐渐清醒。低头,身上吻痕遍布,显示昨晚被人狠狠的疼爱过。推荐95lady.com

  昨天发生了什么?

  她记得当时在采访,接着慢慢地失去了神识,后来……她主动抱住了游天恒!许念倒抽了口凉气,天……她都做了什么?

  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许念目光紧张地投去,那道霸道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他薄唇抿着,下巴紧绷,深邃的眸讳莫如深,盯得许念脑子空白,浑身僵硬。

  如果不是记得昨天是自己主动的,许念起码还能说些什么,可现在……她该怎么办?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男人长腿迈动,来到床边,许念紧张地抓着被子护住春光。

  “游…游先生……昨天都是误会,总之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缠着你。”许念保证道,双目诚恳。

  许念认为,像他们这种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戒心十足,最怕的就是这种投怀送抱吧。只要她表明立场,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游天恒促狭双眸,探究的目光直逼许念,唇边划开一抹趣味,他附身,用力捏住她尖细的下巴:“你接近我,目的是什么,我只会查清楚!许念!”

  雄厚的男性气息威严冷峻,许念目光与他对视,毫无怯意,不由得挺直了腰板,“你会发现,我说的都是真的。”

  游天恒知道她的名字,许念并不意外。同样…她也不会那么下作,以目的性接近他。

  游天恒没能从她眼中探出异样,甩开她的脸,居高临下道:“最好如此。”

  男人转身,只留给许念一道冷傲的身影。

  ……

  离开酒店,已是下午十一点。

  趁着她离开后,一道倩影闪出,摸入房内,再出来时,脸上多了一抹阴狠。

  许念该是庆幸的,关于游天恒的采访,起码有内容交代。

  回到公司,在办公室里迅速整理出莫明微的访谈,交代助手拿去修版。

  准备折返办公室,公司同事刘月玫叫住她:“许念,主编让你过去一趟。”

第4章 离婚?没门

  刘月玫,与她职位一般,同样是负责专访的一级记者,长得眉清目秀,一头短发干练又个性。

  许念目光下意识看了楼上一眼,“知道找我什么事?”

  刘月玫耸肩摇头表示不知,却笑拍她肩,说道:“不过主编心情不错,说不定要升职了。”

  才刚说完,门口那边传来动静。

  两人目光一同看去,俊挺的身影似乘风而来,引得尖叫不断。

  “天啊,顾总真是帅呆了。”

  “对啊对啊,你看他笑容好迷人啊…”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顾家诚停在两人面前,笑容温和,声音醇厚:“两大美女,这是在干什么呢?”

  “恭迎您的大驾啊,许念,你说是不?”刘月玫朝着许念挑了挑眉。

  许念轻笑:“这是自然。”

  顾家诚双手插裤兜里,眉毛上扬:“整个刊社,就属你们两个最会讨我开心。”

  刘月玫笑:“那是因为其他想讨你开心的没法接近您这大老总啊。”

  许念看了眼腕表,时候不早了,“你们聊,我先去主编那。”

  眼见许念要走,顾家诚叫住她:“许念,等等,我跟你一起过去。”

  顾家诚说着,又吩咐刘月玫,“刘美女,麻烦你通知大家,半个小时后开会。”

  刘月玫比了个Ok的手势,“没问题。”

  ……

  主编办公室。

  主编秦昇海主要问许念关于采访游天恒的进度。

  采访一事,并不顺利。

  许念如实坦白,秦昇海面色不善:“许念,你这工作可耽误一段时间了啊。下一期

  版面我可留给你了,无论如何,你要想办法解决好这事。”

  “其实内容也有,只是不大充实……”

  许念被他打断,“那就继续约,继续谈。没有内容,那是你没有抓住重点,知道我们的读者群都是些什么人吧?大部分都是女人,你说他们关心游天恒什么问题?”

  这一点,许念当然清楚。

  只是昨天的采访突然中断,再约的话,游天恒断不可能答应。

  许念十分为难:“主编,我……”

  “别我了,就这么说定了。许念啊,你可要知道,这一期的采访关系到我们公司正面的运营额啊,你要重视知道不?”秦昇海语重心长道,不容拒绝。

  许念知道,多说无益,只能作罢。

  一直沉默的顾家诚终于抬头,他眉毛上挑,“既然也讨厌了,好……那下去开个会。”

  ……

  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游天恒脑中时刻浮现昨夜的激情画面,始终无法专心工作,十分烦躁地丢下手中的钢笔。

  他叫来助理。

  “查一查,许念的个人资料,记住,我要详细的。”沉着的面容上,凛冽的目光闪过一抹探究。

  助手恭敬颌首:“是,游总。”

  游天恒锐眸微眯,唇畔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

  这个女人,给了他四年前的那种释放感,令人难忘,食髓知味。

  会议上,顾家诚着重强调今年的娱乐版面,紧盯游天恒。

  游天恒绝对是各大媒体紧盯的对象。而许念所在的公司在整个市在短短三年,从一个小小的媒体公司到如今的前三,实力不容小觑。

  会议结束,许念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家里。

  冯汐然听到声响,迅速从楼上下来,锐利的目光透着丝怒,他质问道:“一夜不归,昨晚去哪了?”

  许念累不堪言,无视他的质问,提着包包上了二楼。

  在她的吩咐下,女佣收拾了另一间客房,许念进入房间,准备关门却被冯汐然用力推开。

  “你到底想干什么?”许念薄怒。

  冯汐然理所当然道:“这里是我家,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就连你也是我的,我想干什么不行?”

  “你的存在感,可以到外面那些女人那里刷!少在这里恶心我。”许念面露嫌色,轻柔的声音冷了几分。

  “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冷淡到什么时候。你这么做,不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吗,我满足你!”冯汐然拽住她一只手,用力扯入怀中,唇凑近她耳畔呼着热气。

  许念一脸嫌恶,使劲挣扎,“放开我!”

  冯汐然力度更大,温热的吻落在她耳边,呼吸急促。

  许念心下一惊,手肘往他胸口用力一撞,冯汐然松开了手,许念趁机脱离他的掣肘。

  如此,惹怒了他。

  猩红的眼满是戾气,许念暗叫不妙,可逃跑却已经来不及,冯汐然再次拽住她,狠狠一用力,把她甩在床上。

  力度之大,令许念头昏眼花。

  她撑起单薄的身子,还没反应过来,冯汐然高大的身躯覆盖过来,双手按在她肩上,死死地按在床上。

  “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贞烈!是想为四年前的男人守身如玉吗?还是说……怪我这些年碰都不碰你。”冯汐然咬牙切齿道,双眼透着满满的戾气和愤怒。

  不等许念说话,他粗暴地撕碎她身上的衬衣,整个身体完完全全地呈现在他面前,包括昨夜被抚爱过的痕迹。

  冯汐然双目愕然,很快……羞辱、愤怒、绝望如数充斥在脑中。

  该死的女人,忽然一次又一次地背叛他!

  紧握的双拳发出指节咯咯响声,冯汐然怒不可遏,扬手狠狠一巴掌扇在她左颊,“你个贱人,居然背着我偷吃。”

  愤怒的言语夹杂着丝丝怨恨,似乎一巴掌还不够,冯汐然扬手,连着又是两巴掌,扇得许念头昏眼花。

  白皙的脸颊上,一片红肿,五个指印清晰地刻在脸上,唇角溢出血丝,她看着冯汐然羞愤的脸,冷笑了出来。

  “又如何?相比起四年前,难道现在还要令你悲愤吗?别忘了,我有今日,全败你所赐,你何苦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受害者身份来问责我?”

  许念紧皱眉头,任由面上再平静,内心仍止不住地抽搐着,疼得几乎要夺去她所有呼吸。

  四年的隐忍,换来的只是一而再的羞辱,她根本无须这般委屈自己,却偏偏,她深深地爱着这个男人。

  时至今日,对他,剩下的只有悲痛了吧。

第5章 了断

  冯汐然猩红的双眼里,愤怒渐渐褪去,他无奈地看着许念,“许念,你究竟要我如何,你告诉我,到底要我如何!”

  他用力摇晃着许念单薄的身子,声音几近乎嘶哑。

  许念被晃得头昏脑涨,默不作声。

  冯汐然也渐渐平静下来,错开身子,坐在床的一边,许念平静地坐起来,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干净的白T换上,回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冯汐然。

  “离婚吧。”

  冯汐然失望地闭上双眼。

  许念声音平静:“对你我而言,这四年的相处,无疑是一种折磨。离婚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解脱。冯汐然,我从未后悔爱过你,也请你放过我吧。”

  冯汐然双手抓着被单死死隐忍,久不回应。

  许念没有理会,只是拿出行李箱安静地收拾衣物。

  这里,她是住不下去了。

  这几巴掌,就当做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了断,从此以后,互不相欠。

  十五分钟后。

  许念简单收拾了一些衣物,其实在这里,她也没留下什么,不过是文件和衣物罢了。

  有时候想想也真是可笑,家,本是人心灵的归宿。可偏偏在她内心,这里反而成了一种负担,说好听点,也不过是一个住所罢了。

  她与冯汐然之间的关系,就好比邻居,他不时带着女人回来享受,她则忙碌每天的专访稿件,如今想来,甚是可笑。

  听到声响,冯汐然冷静下来,他睁开双眼,下床,紧皱的眉头却是不忍:“你赢了!从今往后,我会跟所有女人断了联系,包括许默。”

  四年的时间,他不断地变换女人,只是为了报复她婚礼上给他的难堪,不曾想……每天纵情声色,却如何也难掩对她的喜欢。

  在这一刻,他宁可放弃一切,也要把她留住。

  “这是你的事情。冯汐然,我们结束了。”许念淡淡道,像是在陈述着一件与她无关的事实。

  她淡漠的眼神,刺痛了他的心。

  冯汐然激动地抓住她的手臂,无力又彷徨:“你究竟要我如何,才肯留下?”

  许念在冯汐然的眼中看到一丝着急,如果刚才不是才受了他几个耳光,她几乎会信了这眼神里的神情。

  然而,她再不是那个单纯天真的许念。

  轻轻地拿下他的手,许念神色决绝:“我会让律师拟好离婚协议书,我会净身出户,什么都不要。”

  轰!

  犹如一道巨雷劈下,冯汐然脸色煞白,双手垂在两侧,面色茫然。

  “许念……”

  这时,尖锐的女生横插而来,打破了本来的沉寂。

  许默昂首走入房间,手里拿着一部平板电脑来到他们中间,她看着许念,下巴微微上扬,讽刺道:“许念,四年前你做了下贱的事情,没想到四年后,你居然故技重施,我看你这是婊子出身,浪惯了。”

  许念眉头微蹙:“许默,你胡说什么?”

  许默冷哼,把平板电脑递给冯汐然,“汐然,你看,她昨晚上一夜不归,就是跟这男人鬼混去了。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像她这种德行的人,有一次背叛就会有第二次,你为什么就是不听,不肯跟她离婚呢。”

  许默愤懑道,心想这一次离婚离定了。

  许念心头一紧,面色微变。

  平板电脑上,虽然没有拍清楚许念的脸,但她腹部的那个蝴蝶刺青冯汐然认得十分清楚,那是为了遮盖剖腹产留下的刀痕,许念在开刀的位置吻下一只展翅的蝴蝶。

  刚才,冯汐然还见到了那只蝴蝶。

  拿着平板电脑的手微微颤抖着,几乎要碎了冯汐然倏然抬起头,阴戾的眼迸发出一股阴寒:“是你么?”

  平板开足了音量,女子发出释放享受的声音,听得许念心头颤动。

  她只看了一眼视频便认出套房里的一切,还有……她被游天恒压在身下,尽情索要的身子。

  许念没有回答,冯汐然当她是默认了。

  愤怒之下,他狠狠砸了平板。

  “许念!”

  冯汐然嘶吼着,抬手又朝着许念挥去……

  许念冷然地闭上眼,做好承受疼痛的准备。

  啪——

  声音清脆响亮,听着都觉得疼。

  许念猛然睁开眼,却见许默怔愣在地上,捂住被打的脸颊不可置信地瞪着冯汐然,朝着他撕心裂肺吼道:“冯汐然,你为什么打我?”

  冯汐然半弯下身子,冷锐的眸子冷寒如霜:“这段视频你哪里来的?”

  “现在整个网上都在疯传这个视频,你打我有什么用?要怪就怪你的好老婆。”许默怒指许念,恨得牙痒痒的。

  平白无故害她吃了一巴掌,这个女人真是该死。

  许念闻言,整个愣住,为什么网上会有他们OOXX的视频?难道说,他们被人算计了?

  从视频的角度看来,绝对是被偷录。

  许念相信,游天恒断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何况还在网上流传,那么……等等……

  她昨天的状态莫名出现问题,记忆中,是她缠着游天恒索要欢爱,也就是说,她一如四年前一样,被人算计了!

  想到这些,许念犀利的目光直逼许默,是她,一定是她……

  许默冷笑,毫不畏惧地迎着她的目光,眼神深处慢慢的挑衅。

  该死!

  许念握了握拳头,若非还有一丝理智残存,她真的会撕了这个女人。

  所谓的妹妹,竟然一次又一次地算计她。

  “这就是你要跟我离婚的理由?”冯汐然质问道,刚才虽然生气,却也看到那个男人是游天恒。

  一个叱咤商场的商业巨头,年近三十岁荣获不少殊荣,曾经上过最顶尖的杂志专访,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之一。

  如此头戴光环的男人,她要为了他而跟自己离婚,这并不奇怪。

  “此事与他无关。其实我是被人算计……”许念忽然停止解释,她望着冯汐然淡漠的目光,一切了然于心。

  一如四年前,这个男人对她毫无信任,她说再多也是徒然。

  冯汐然唇带讥诮:“算计,谁算计你?”

  许念深吸了口气,并未说话。

  事已至此,她不愿多费唇舌。

再婚盛宠:boss轻轻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再婚盛宠 或 boss轻轻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渣男请回:拒婚陆大少1章(第一章 天天对着一个人)

    原标题:渣男请回:拒婚陆大少1章(第一章天天对着一个人)小说名:渣男请回:拒婚陆大少第一章天天对着一个人“薛知遥,什么床你都敢爬,还真是贱出了新高度!”伴随着这股声音的,还有很响亮的一巴掌。‘啪’的一声,疼痛蔓延,还处于极度的惊愕之中的薛知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裹着被单,被单下是未着寸缕的身子,浑身酸痛得跟爬了一整天的楼梯似的。薛知遥抬起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薛子纤正双目含泪,恨恨地怒视着她。而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昨晚跟她共度了一夜的男人--陆宴北,此时正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衬衫挺括,西

  • 狼性少爷腹黑妻1章(第1章 背叛)

    原标题:狼性少爷腹黑妻1章(第1章背叛)小说名称:狼性少爷腹黑妻第1章背叛阳光透过淡薄的云层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银色的光辉晃的人眼睛发花。开学前一周荆慕就该把已经没过眼睛的刘海修一下的,只是遇到一点事情绊了脚,开学了也没能剪短,就连那张脸也因为药物过敏变得通红,密密麻麻的小红疹,难看的要死,也幸亏刘海长能够挡住一些了。自行车在马路上疾驰,荆慕恍惚,不太确定自己把该带的都带齐了没有,这才刹车开始把书包拿下来打开翻了翻。果然没带入学档案。没办法了,只好重新回家一趟了。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荆慕再打开门

  • 回头是爱1章(第一章:但愿未相见)

    原标题:回头是爱1章(第一章:但愿未相见)小说名称:回头是爱第一章:但愿未相见坐了一天诊,终于下班了,宋薇染握着手机,呆坐在问诊室没有走。手机一片安静,她提前好几天就给戚云庭发了短信,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她定好了餐厅,可是他始终没有回她。宋薇染手心攥的发紧,他一个月没有出现过了,应该是……在她那里吧?那个真正的、他爱着的女人,江瓷。也是拿走了她全部幸福的人。按下心口熟悉的疼痛,宋薇染安慰自己,不管怎么样,他娶的人毕竟是自己,还有机会让他爱上自己。宋薇染收拾桌上产妇们的病例,想到她们就诊时幸福

  • 爱你让我勇敢1章(第一章 丢失的爱情)

    原标题:爱你让我勇敢1章(第一章丢失的爱情)小说书名:爱你让我勇敢第一章丢失的爱情“大夫,我是不是快死了?”安七月望着拿着她的化验单一直踌躇不语的医生问道。医生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同情:“你家里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兄弟姐妹也行。”“没有了。”安七月摇了摇头。如果他都不能称之为亲人的话,其他的人,就更不是了。“也不是真的没救。”医生犹豫着:“胃癌中晚期,好在还没扩散。现在住院,立刻手术的话,成功率有百分之二十……”“您就告诉我还能活多久就行了。”安七月摆手制止了医生的劝说,平静的问道。“不手术,大概

  • 用尽爱拥抱你1章(第一章 两个哥哥)

    原标题:用尽爱拥抱你1章(第一章两个哥哥)小说名字:用尽爱拥抱你第一章两个哥哥XX酒店总统套房内,一张大床上,一个娇小的身影悠悠转醒。刚刚坐起,就听到了一声冷冰冰的声音传进耳中。“恶心!”一个高大的身影正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神睨视着她,单海儿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开始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怎么会这样!自己怎么会……“单海儿,你的手段可真行!嘴上说着喜欢我哥,结果却爬上了我的床,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哥么?”她叫单海儿,在她眼前这个相貌俊美宛若神祗一般的男人叫单川。是她的哥哥,她是单家从孤儿院领养的孩子。因

  • 倾尽江山染霜华1章(第1章肚子里的贱种)

    原标题:倾尽江山染霜华1章(第1章肚子里的贱种)小说书名:倾尽江山染霜华第1章肚子里的贱种痛,渗透骨髓。洛青禾拼命的想要张口呼吸着,可是身上冲撞的力道越来越重,身上的男人一边想要彻底撕碎她,一边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洛青禾,你怎么这么狠,当初大婚时,你因妒害得怜心差点儿殒命,现在她好不容易怀上孩子,你竟然连一个未出世的胎儿都不放过!”她瞪大双眼,眼角全是水雾,双手死死的掐着慕玄凌的手臂摇头。她没有,沈怜心中的毒不是她下的,和她无关!她爱了他足足五年,甚至忍耐着在大婚当日允许沈怜心一同嫁入凌王府为

  • 锦年不负明月心1章(第1章 不分场合的羞辱)

    原标题:锦年不负明月心1章(第1章不分场合的羞辱)小说名字:锦年不负明月心第1章不分场合的羞辱林月接到凌锦年电话的时候,灰暗了好几天的心,一下子就亮了。她匆忙把醒酒汤装进保温壶,飞快的冲进了大雪漫天的夜幕。夜已深,她不敢打扰司机送她出门,否则又要被婆婆一顿斥骂,而始终小心翼翼讨好婆婆的她,不敢惹婆婆半分不高兴。从别墅到公路那一段千余米的甬路,是凌家专属区域,她叫来的滴滴司机只能等在外面。雪一直下,路格外滑。一路小跑的林月,忽然就摔了个大跟头。下意识的,她死死的抱紧了怀里的保温壶……那失衡的动作让

  • 当爱已成往事1章(第1章 上了你也不会娶你)

    原标题:当爱已成往事1章(第1章上了你也不会娶你)小说书名:当爱已成往事第1章上了你也不会娶你暮雨微和许庭深从小青梅竹马,明明说好等到她一毕业就结婚的,许庭深却在订婚宴上突然消失,然后带回来一个女人,要和她解除婚约。“庭深,你要做什么?”看着许庭深解着领带目光凶狠一步步向她逼近,暮雨微吓得脸色苍白,直往角落里退。许庭深的大手一把就将暮雨微拉过来,粗暴地压在床上,漆黑的眼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火光。“装什么装?你给我下药不就是想让我上你吗?”肌肤相贴,明明两个人的身体都热得发烫,可内心还是不由自主想要靠

  • 爱到这里刚刚好1章(第1章 你看清楚!我不是苏涟)

    原标题:爱到这里刚刚好1章(第1章你看清楚!我不是苏涟)书名:爱到这里刚刚好第1章你看清楚!我不是苏涟接到苏涟电话的时候,裴宜正在给简东阁挑避`孕`套。她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号码先是一顿,而后把手机放进包里,视线重新转向琳琅满目的货架。无视身后几个店员的窃窃私语,她一排排审查着,认真又细致,和工作时的严谨态度如出一辙。直到找到简东阁指定的那款,才拿去结账,这期间任由手机震动个不停。可对方似乎也有足够的耐性,就那样一直不停的打。到了地下停车场,裴宜顿住脚步,闭了闭眼,终于按了接听键。靡丽的女声一下子填

  • 前夫,慢慢撩!1章(第1章结婚纪念日)

    原标题:前夫,慢慢撩!1章(第1章结婚纪念日)小说名称:前夫,慢慢撩!第1章结婚纪念日夜,微凉。秋后的风总是带着丝丝冷意如同鬼魅一样钻进人的心里。夏二微端坐在餐桌前,桌上,是她亲手做的陆秉琛最爱吃的饭菜,脸上带着温润的笑容,今天,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不管陆秉琛记不记得,但是她还记得。“太太,已经快凌晨了,先生估计是不会回来了。”身后的佣人,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微微俯下身子说。夏二微只是无奈的勾了勾嘴角,咽下喉咙里涌出来的酸涩淡淡的说:“嗯,我知道。”结婚两年,陆秉琛回到这个家的次数不超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