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腹黑萌宝俏娘亲在线阅读

2017/12/29 11:37:4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腹黑萌宝俏娘亲

第3章:再见,不相识

第3章:再见,不相识

  六年了。说明95lady.com

  六年前,父亲凌向天的突然患病,让本就艰苦的家庭陷入了更深地困境。

  凌晚晚在被告知手术费之后,不得不拨通了一则招聘启事上的电话,选择了替人代孕。

  签署保密合同,选定上床时间,服药,送到那个男人房间……

  凌晚晚麻木地接受着一切。

  第二年4月4日,她在产下一名婴儿后,便带着凌向天远走美国。

  至始至终,凌晚晚都不知道她到底为谁生下了孩子。

  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石子落入了湖中,惊起波澜,又很快归于平静。

  只是也是从这一天开始,凌晚晚诡异地发现,自己每天晚上都开始梦见那晚的男人,锋利的眉,深邃的眼,他抱着自己,狠狠地占有。网站95lady.com

  到美国之后没有多久,父亲还是去世了,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也跟着找上门的亲生父母离开。

  凌晚晚孤身一人,拒绝了胡秘书的工作,开始写小说。

  因为好友童欣担任长青报社主编,邀请自己回国,担任报社财经版块的负责人,凌晚晚才再次回到翰城。

  飞机在夜里十点准时到达机场。

  凌晚晚随着人流下了飞机,童欣还没有来,凌晚晚想了想,拎着自己的电脑朝着旁边的一家咖啡厅走去。

  刚要推门,门从里面被人推开。

  凌晚晚侧过身让那人先出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微微一顿的脚步。95女性网

  没等凌晚晚进去,里面又匆匆追出来一个女人,“叔扬,别走,等等我。”

  叔扬?

  凌晚晚下意识地转身朝着先前那个男人看去,却只来得及见到一个高大的背影。

  在他身后,一个踩着十厘米高跟鞋的卷发女人急急忙忙追赶着。

  凌晚晚忍不住笑了出来,叔扬是她在一本小说中写的男主角,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巧遇到真人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叔扬有没有她小说里主人公的英俊帅气呢。

  好笑的弯了弯唇,凌晚晚推门走进了咖啡厅。

  她没有看见,在她进去之后,先前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咖啡厅望了过来,目光讳莫如深。

  唐语嫣见叶叔扬停下来,两眼一亮,连忙加快了脚步跑过去,迫不及待地挽住他的胳膊,带着精致妆容的脸在他的肩头蹭了蹭,撒娇地嘟着嘴,“人家都等了你好久了,你才过来,今天很忙吗?”

  叶叔扬的视线从唐语嫣的头顶越了过去,落在咖啡厅里那抹娇小的身影上,语气平静,“小四子有些事。来自95lady.com

  唐语嫣眉头微皱,想说什么,但很快又松开,恢复了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小四子是叶叔扬的儿子,大名叫叶楚然,因为在四月四日出生,小名就叫小四子了。

  唐语嫣曾经想和他拉近关系,但却没有得到那个臭小子的好脸色。

  唐语嫣哪里受过这种气,不由对叶叔扬抱怨过一次,却被叶叔扬前所未有的阴沉脸色吓得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走吧,我给你带了好多东西回来呢。”唐语嫣收敛好情绪,整个人都快要贴到了叶叔扬身上。

  叶叔扬不动神色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收回落在凌晚晚身上的目光,朝着停车场走去。原文95lady.com

第4章:上周拿到的驾照

第4章:上周拿到的驾照

  喝了一杯咖啡,凌晚晚看了眼人渐渐少了的机场。

  童欣依然没有来。

  凌晚晚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还有周围陌生的建筑,想了想,给童欣发了微信,“怎么还没来?瀚城变化太大了。”

  童欣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凌晚晚!你大爷到底到哪里了!老娘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

  凌晚晚无辜地看着不远处的保安,揉了揉自己被吼得嗡嗡作响的耳朵,回道,“在机场啊。”

  “你在哪个机场?”

  “瀚城的飞机场?”凌晚晚也是一怔,没有反应过来童欣的意思。

  童欣按了按自己的眉心,无语地解释道,“瀚城前年新修了一个机场。”

  凌晚晚走到机场外面看了一眼,十分肯定地回道,“我在城西机场。说明http://www.95lady.com/

  “我去啊,我在城北机场!”童欣低咒了一声,“等着,老娘过来接你。”

  凌晚晚听着好友熟悉的声音,轻笑出来,“好,我知道了。”

  等童欣赶到城西机场的时候,凌晚晚已经喝掉了第五杯咖啡。

  她懒洋洋起身,朝着外面穿着休闲套装,拖着一个牌子东张西望的好友走了过去。

  “你拿的什么东西?”凌晚晚拍了一下童欣的肩膀。

  童欣被人突然拍了一下,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就看见凌晚晚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子饶有兴致的研究着。

  半人高的白色纸牌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一行大字:热烈欢迎凌晚晚同学回瀚城!

  凌晚晚看着那一排醒目的大字,不禁暗自庆幸童欣弄错了机场,不然下飞机的时候,这么多人看着童欣举着这块牌子,凌晚晚没有把握自己不会掉头就走。

  童欣将凌晚晚嫌弃的表情看在眼里,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头顶,“你这什么表情,就不能做出一副感动得痛哭流涕的样子吗,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嗯,我好感动。”

  童欣有些头疼地望着自己的好友。

  两人笑闹着朝着停车的地方走去。

  六年的分别,仿佛只是凌晚晚出门去上了一节晚自习,童欣则一直趴在床上等着她给自己带饭回来一样短暂。

  童欣的车刷得粉嫩嫩的,在其他车里显得格外出众。

  凌晚晚上车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上周。”童欣得意地挑了挑眉,“厉害吧?”

  凌晚晚默默系紧了安全带。

第5章:撞了,撞了

第5章:撞了,撞了

  童欣十分受伤,“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一个深长不露的高手呢?”

  话音刚落,童欣的车尾重重撞到了旁边的车身上。

  童欣:“……”

  凌晚晚看天,“很明显,你不是。”

  童欣无奈地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凌晚晚跟在身后,看了一眼车子的标志,嘴角微微一抽。

  童欣已经抓狂了,“传说中撞坏七辆车之后,可以召唤一辆劳斯莱斯,原来是真的!”

  要不是场合不对的话,凌晚晚已经笑出声来,她走过去安慰着童欣,“没事,只是蹭坏了外面的皮。”

  凌晚晚看车子主人不在,就从包里拿出了便利贴,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和名字贴了上去,说明了情况,表示愿意赔款。

  童欣皱了皱眉,正要上前将联系方式改成自己的,就听见身后一道尖利的叫声传了过来,“天啊,叔扬,我们的车!”

  凌晚晚和童欣转过头去,就看见一男一女正像连体婴儿一样走了过来。

  凌晚晚认出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咖啡厅外面碰见的那人,旁边的男人低头发着短信,看不清楚面容。

  唐语嫣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地走到车子旁边,神色不善地盯着凌晚晚两人,“你们撞的?”

  凌晚晚虽然不喜欢这个人盛气凌人的态度,但车子毕竟是她们撞的,因此也就十分和善的回道,“是,这位小姐,实在不好意思,我朋友是新手上路,倒车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你放心,我们会负责出维修费的。”

  唐语嫣神色一冷,“好好的车子被你们撞成了这样,这样一辆破车,还让人怎么有心情开到路上去?”

  童欣看着那辆车被蹭掉的指甲盖的漆,皱紧了眉,“你眼睛自带放大镜啊,不就掉了一层皮吗,我分分钟给你涂上,保证纯手工,无污染。上次我把别人车头都撞飞了,那人也没有你这么唧唧歪歪。”

  凌晚晚根本不等童欣提醒,就知道她又要玩一个红脸一个黑脸的游戏了,因此温柔地笑了笑,十分无害地道,“你看,我们这辆车是好的,要不我们换一下,你开我们的,我们委屈一下,开你这辆撞坏的?”

  “你有这么好心?”唐语嫣眼珠子转了转,话是这样说没有错,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凌晚晚笑道,“请相信我的诚意。”

  唐语嫣脑子虽然被门夹了一下,但没有被夹到无可救药的地方,她总算是反应过来,自己差点被忽悠了,当下眉头一拧,瞪住了凌晚晚,“你耍我?”

  “怎么会?”凌晚晚一脸惊讶。

  是在玩你。童欣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唐语嫣吃了闷亏,她深吸了几口气,居高临下地道,“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说吧,多少钱,你才肯离开叔扬?”

  这次轮到凌晚晚发愣了。

  唐语嫣见她不说话,以为她还在装,当下更不喜欢这人了,她没好气地道,“这么多车你不撞,非要撞叔扬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像你这种女人我见多了,想利用这种机会,引起叔扬的注意,接近他,想得美!”

  五雷轰顶是什么感受,凌晚晚现在就是什么感受。

  童欣眉梢突突直跳,一句神经病还没脱口而出,就被凌晚晚悄无声息地握了一下手。童欣一怔,会意地没有出声。

  凌晚晚咬着下唇,娇羞无比地瞥了一眼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叶叔扬。

  叶叔扬垂着头,额前的头发在他脸上投下了黑色的阴影,让他的五官看起来不是很真切。

  唐语嫣看着凌晚晚的小动作顿时七窍生烟,她横身挡在叶叔扬面前,冷眼盯着凌晚晚,“五万。离开叔扬。”

  “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我的感情?”凌晚晚两眼微红。

  唐语嫣讥诮地勾起了唇,“十万。”

  凌晚晚双手握拳,字正腔圆,“是真爱!”

  唐语嫣眼睛也不眨一下,“五十万!”

  “成交!”凌晚晚果断改口。

第6章:不,瘦了就只剩丑了

第6章:不,瘦了就只剩丑了

  “呵呵,真爱。”唐语嫣冷笑一声,飞快地从包里拿出支票,刷刷签下五十万递给了凌晚晚。

  童欣在一旁神情紧绷,内心已经笑得不能人道。

  凌晚晚看了一眼支票上面的数字,挑了挑眉,然后将支票“啪”的一下压在了叶叔扬的车上,“这五十万拿去修车,剩下的,拿去买个好点的吹风。”

  唐语嫣还没有反应过来,“吹风?”

  “你脑子进水了,多吹吹。”凌晚晚说完,拉着童欣上了车,扬长而去。

  唐语嫣被汽车尾烟呛了一身灰,这才回过神来,本能地朝着身边的东西狠狠踹了一脚。

  车子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

  唐语嫣一怔,自己竟然踢在了叶叔扬的车上,当下连忙收回了脚,十分委屈而娇弱地望着叶叔扬,忐忑不安地想要解释。

  可惜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好的借口。

  叶叔扬看也没有看她,直接撕下了凌晚晚刚才贴在车门上的便利贴,收入口袋,。

  另一边,童欣坐在驾驶座上,笑得人仰马翻。

  凌晚晚看着车子被她开出了各种各样妖娆的曲线,将安全带抓得更紧了,声音紧绷,“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哈哈,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女人,别人都是胸大无脑,她胸也不大啊,脑子怎么也没有。”童欣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她抬起一只手擦了擦眼角。

  车子顿时转了个弯,擦着路边的防护栏飞了出去。

  凌晚晚的心悬起来,又放下,她有些无奈地看着一旁的好友,“我是说,那张支票不该还给她的。我总觉得你这个开车技术,多留几张支票在身上稳妥些。”

  童欣嗤笑了一声,“瀚城车神就是我。”

  凌晚晚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那车神,你说你上次把人家车头都撞飞了,那个人也没有唧唧歪歪是真的?”

  “当然。”童欣得意地笑道,“就没有我搞不定的事。”

  “我很好奇你怎么搞定的。”凌晚晚谦虚好学。

  童欣脸上的笑容一僵,显示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好一会儿,她才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我赔了她三十万。”

  凌晚晚忍不住扶住了自己的头。

  叶叔扬将唐语嫣送到唐家之后就离开了。

  “先生。”别墅里,管家早早就在门口等候,恭敬的接过叶叔扬手中的公文包。

  叶叔扬一面解着领带一面朝里面走去,“小四子呢?”

  “小少爷在卧室。”管家恭谨地回道。

  叶叔扬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神色有些阴沉地盯着管家,“还没睡?”

  管家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刚想要解释什么,叶叔扬就收回了目光,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卧室里。

  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正缩成一团,趴在床上。

  看到叶叔扬推门进来,他不客气地翻了个身,用白花花的屁股对准了叶叔扬。

  叶叔扬没有理会他的小别扭,坐过去将被子拉了上去,盖住了小四子的身体,“还不睡?”

  “不困。”小四子用手将被子拉了下去。

  他才不要盖被子呢。

  叶叔扬笑了笑,将背对着他的小四子翻了个身,“早点休息,明天一大早就要起床。”

  “做什么?”小四子冷着脸盯着叶叔扬,稚嫩的声音里面,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清冷,给人一种不符合他年纪的成熟。

  “开学仪式。”叶叔扬戳了戳他紧绷的脸。

  小四子面无表情地挡住他的手,“不记得了。”

  叶叔扬看着他眼角的那颗红痣,明明已经看了这么多年,但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那么清楚地透过这张脸,想到另外一个人。

  火红的泪痣,仿佛火一样,将心烧得热乎乎的。

  叶叔扬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软了,“没关系,我提醒你。”

  “我不记得了。”小四子很坚持。

  叶叔扬挑了挑眉,“我已经和你幼儿园的老师联系过了,要是你明天逃课的话,屁股可能会被打开花。”

  小四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毫不客气地嗤笑出来,“我才不觉得李老师是这样的人,你说谎可以高明一点吗?”

  叶叔扬微微一笑,“她不是,我是。”

  “……”小四子败下阵来。

  没等他对着叶叔扬拳打脚踢一番,叶叔扬又放低了声音,似笑非笑地道,“生气了?”

  “没。”小四子的眉头都皱到了一起。

  叶叔扬挑眉,大手凑了过去,用力将小四子眉心间的结给揉开,这才收回了手,“我给你讲故事吧。”

  “不要,给你那个狐狸精讲吧,我不需要!”小四子别扭地转过了头。

  叶叔扬失笑,“狐狸精?”

  “我都听周助叔叔说了,唐语嫣又来找你。”小四子一提到唐语嫣的名字,就忍不住回头咬牙切齿地瞪了叶叔扬一眼。

  这个又蠢又笨的女人居然想用一根棒棒糖哄自己叫她妈妈,开什么玩笑,至少也要十根好吗!

  叶叔扬本不想提唐语嫣,不过,一想到今天在机场碰见的那人,叶叔扬心念一转,鬼使神差地就问道,“你不喜欢她?”

  “这么丑还胖的女人,居然不减肥就有勇气上街。”小四子越说越气愤,白生生的小腿不忘在被子里踹了踹。

  叶叔扬愣了愣,“难道她瘦了就好看了?”

  小四子鄙视不已,“不,那就只剩下丑了。”

  叶叔扬:“……”

  叶叔扬站起身来,“既然不听故事的话,那就睡吧。”

  小四子眼睛眨了眨,神情有些紧张。

  叶叔扬故作不知地就要朝着外面走去。

  小四子一把拽住了他。

第7章:他是高冷的小四子

第7章:他是高冷的小四子

  叶叔扬回头没有开口。

  小四子的五根手指都快扭成麻花辫了,“爸爸……”

  叶叔扬将他的头发揉得乱糟糟的,重新坐回了床边,“想听什么?”

  “漫步华尔街。”小四子直接将书塞到了叶叔扬的怀中,完全没有想到要是别人听着这个名字,会在风中凌乱。

  叶叔扬的声音低沉而好听。

  只不过再好听的声音念着冗长无趣的内容时,也让人昏昏欲睡起来。

  叶叔扬听到小四子的鼾声后,渐渐放轻了声音,然后将床头的灯光拧暗,只觉得自己心里被这小小的鼾声渐渐充满,稍稍一挤,就会荡出水来一般。

  凌晚晚……

  叶叔扬靠在床边,从上衣口袋摸出凌晚晚留下的便利贴,又看了看一旁的小四子,终于是下定了决心,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过去。

  许久,叶叔扬挂了电话,侧身掐了掐熟睡的小四子的脸,“你有妈妈了,不丑,也不胖,还不蠢,你喜欢吗?”

  小四子迷迷糊糊中,一巴掌想要拍开那掐着自己脸的手,却一下子拍到了叶大总裁的脸上。

  叶叔扬又好气又好笑地按住了他的手,想了想,又觉得不解气,在小四子脸上狠狠亲出一口红通通的印迹之后,才关了灯,离开了小四子的房间。

  小四子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就看见了自己脸上的草莓印。

  他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笑容满面春风得意的某人,一路上都没有和叶叔扬说话,

  叶叔扬也不在意,一直逗着他。

  小四子小脸绷得紧紧的。

  那种神情,让叶叔扬不自觉地就想到了六年前那个晚上,凌晚晚也是这种表情,明明很紧张,很害怕,却还是要装出一副一脸镇定从容的样子。

  全然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早就被人一眼看穿。

  这么多年过去,她修练得越发动人,至少就连他,都不能一眼就看穿她了。

  一到学校,小四子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

  他正要进校门,就看见自己的小伙伴童爱凌从一辆粉嫩嫩的小车里面跳了下来,身后还跟着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在车门处恋恋不舍地抱着他啃了好几口,才让都要喘不过气的他快去上课。

  小四子停下脚步,在校门口十分鄙视地看着屁颠屁颠朝着自己跑来的童爱凌。

  隔得近了,小四子都能看见那个人留在童爱凌脸上的口红印,不由退开了几步,“别过来,我不认识你。”

  童爱凌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气喘吁吁地道,“等等我啊,小四子,今天我爸爸妈妈没有时间送我,是我姑姑送我过来的。”

  “这么大了还要人送,你真像个女孩子。”小四子一脸严肃地下了结论。

  童爱凌好不容易追上了他,连忙紧紧拽住他的胳膊,焦躁地辩解道,“才不是,我问过我姑姑了,我是男孩子,不信你摸我小鸡鸡。”

  “太小了。”

  “会长大的!”

  “再长也比我小。”

  “是是,小四子你最厉害了。”

  “知道就好……别亲我,我只会喜欢女孩子!”

  “嘤嘤……”

  “好了,别哭了,难听死了,你就不能换一个哭声吗!”

  “嗷呜……”

  “……”

  小四子被童爱凌缠得没有办法,一直到开学典礼的时候,童爱凌还是红着眼睛委屈万分地盯着他,小四子迎着李老师托付重任的眼神,不得不僵着身子,拍了拍童爱凌的脑袋,“好了,别哭了,我不喜欢女孩子了。”

  童爱凌破涕为笑。

  李老师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这个……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啊。

  童爱凌一直紧紧拽着小四子的手,生怕他再次扔下自己。

  幼儿园的开学典礼一样冗长繁杂。

  童爱凌盯着小四子的侧脸,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道,“小四子,我觉得你长得好像一个人哦。”

  昨天他的姑姑带了一个漂亮阿姨到他们家里面吃饭,童爱凌今天早上看见的时候,就觉得她和小四子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印出来的。

  小四子冷冷地盯着他。

  什么叫长得好像一个人,难道他不是人吗?

  眉头一拧,小四子皮下肉不笑地道,“你长得好像女孩子哦。”

  童爱凌嘴巴一抽,华丽丽地在开学典礼上哭得惊天动地。

  台上的园长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他只是说今天的开学典礼到此结束了,就有小孩子哭得这么厉害,难道他有这么招人喜欢?

  这么想着,园长大人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笑得咧开了嘴……

  凌晚晚到的第二天,童欣就帮她安排好了一切。

  公寓是报社名下的,一室一厅,家电齐全,交通便利。

  凌晚晚本就不是什么挑剔的人,因此吃过早饭之后,就和童欣带着她的行李正式入驻。

  虽然装修什么的都已经搞定了,不过童欣还是特意请了一天假,陪着凌晚晚到处跑,购置家具。

  两人又把房间收拾了一通,最后连床都没有铺上,就累得双双直接躺到了床垫上。

  “太久没有这么累过了。”童欣翻了个身,趴在床上,光洁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腹黑萌宝俏娘亲》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萌宝俏娘亲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绝色催眠师,逆天大小姐7章(第七章 胡同劫持)

    原标题:绝色催眠师,逆天大小姐7章(第七章胡同劫持)小说书名:绝色催眠师,逆天大小姐第七章胡同劫持小药童暖暖一笑,摇头道:“掌柜的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说着便接过那两包东西,打开其中一包。里面的东西类似于干枯的树根,他拿起一根闻了闻,手指轻轻碾碎,又尝了一下,接着又打开另外一包,同样的顺序,里面也是同样的东西,但却见他小小的眉毛微蹙。思虑片刻他便微微一笑,得出结论,掂了掂左手那包,“此物名叫香加皮”,然后又掂了掂右手的说:“而这个叫五加皮。”“两种药材虽然长相相似,质地轻而脆,而且易折断,但却

  • 至尊废后,本宫要独宠7章(第七章:深夜再遇)

    原标题:至尊废后,本宫要独宠7章(第七章:深夜再遇)小说:至尊废后,本宫要独宠第七章:深夜再遇叶筱翻鱼的动作顿了一下,“哼,走了也好,走了这条鱼就是我一个人的了”。祁连云失笑,深深的看了眼叶筱,转身越过宫墙,身形融入黑夜中不见了人影。叶筱看着他的背影有些兴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轻功?等下次遇到他问他能不能交自己。转念一想,叶筱又有些失落,自己一个废后,出入不便,估计以后很难再见到他了。转头忽的发现那男人的外衫还在这儿,看布料这件衣衫应该是不便宜啊,不过想到男人随意的态度,估计是不要了。算了,就当

  • 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7章(第七章)

    原标题: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7章(第七章)书名:独步惊华,腹黑嫡女御天下第七章李允卿抬起宠辱不惊的绝美小脸,目光沉静清冷的看着高台之上的帝王,不急不缓的开口道:“陛下,民女父亲有如何的志向,民女就有如何的期望。”坚定澄澈的声音打在九重殿上。轩辕翟神色微敛,忽然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李允卿:“你要做帝师!”“是!”李允卿毫无惧色的承认,并不觉得这是个无法完成的期望,那是一代帝师该有的傲气!她的雪眸沉静如潭,水润的樱唇轻抿:“肯请陛下给民女一个殿试的资格。”牧公公看着大道上的少女,肉嘟嘟的脸上,不

  • 神偷拽妃:娘子偷个娃7章(第7章 悲剧人生)

    原标题:神偷拽妃:娘子偷个娃7章(第7章悲剧人生)小说名:神偷拽妃:娘子偷个娃第7章悲剧人生“呼……”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云落一手撑着头,一手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桌子上轻敲着。过去的十五年算是废掉了,可是现在她来到了这里,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云落这个名字跟白痴、废物这一类的词扯上关系了!现在她首先要做的就是好好地了解一下自己身处的时代背景,还有这个家族的具体情况。不过与此同时,有一个人她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一下。正想着的时候,一只玉镯从云落的袖中滑了出来,笑着拿起玉镯端详了一下,手一抖,又一个玉扳指掉

  •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7章(第007章 有好戏看了)

    原标题: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7章(第007章有好戏看了)书名: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第007章有好戏看了女儿家最重要的就是清白两字,轩辕灵想要杀她就罢了,偏偏还要在死前对自己下这样的狠手,让人破了她的身子,连最体面的一个死法都没有,既然她不仁也不要怪自己不义了。之所以孤独翎一直利用苏青,除了她背后的势力之外,还有更加重要的一个原因,她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医女,说来也奇怪,在这个大陆上面只有炼药师,并无医师。大家生病了就吃一些丹药即可,并没有人会诊脉,煎药,萧玉锦同苏青现代的时候就是好姐妹,不

  • 倾城狂妃太逍遥7章(第七章 宫宴)

    原标题:倾城狂妃太逍遥7章(第七章宫宴)书名:倾城狂妃太逍遥第七章宫宴宫宴是设在正阳宫的,一路上,沐云澜出奇的安静,除了东张西望外,几乎没有说过什么话。这一点让楚谦很是意外,可是也只是意外而已。他觉得,也许是沐云澜害怕了而已。当然,沐云澜是不会告诉他,自己完全是懒得装傻了而已。来到正阳宫后,已经有人先到了一步。楚谦拉着沐云澜走到属于他们的位置后便坐了下来。周围看到楚谦和沐云澜到来的人,都远远的站在一起,不时张望着这边,还一边议论着。如今的沐云澜虽然不是什么绝世高手,可是已经开始修炼功法的她,耳目

  • 暖婚一世:总裁,别玩心7章(007 夜语拍卖)

    原标题:暖婚一世:总裁,别玩心7章(007夜语拍卖)小说:暖婚一世:总裁,别玩心007夜语拍卖柳雯雯看着床上的曲慕白,一双眸子闪烁着寒光,突然勾唇冷笑,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曲慕白沉睡着被带上车,直接送到了某高端销金窝——夜语。“柳小姐,这人不会有问题吧?”问话的男人尖嘴猴腮,眼神肆无忌惮的打量着曲慕白。这般姿色,这般身段,想必是千金小姐。柳雯雯不屑的睨了他一眼:“人你就放心卖好了,保管你赚得盆满钵满,不会有人找你麻烦的。”“是雏吗?”男人问,满眼精光。柳雯雯神色一僵,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赵哥

  • 神秘小妻带球跑7章(第七章 爸爸就会伤心的)

    原标题:神秘小妻带球跑7章(第七章爸爸就会伤心的)小说名字:神秘小妻带球跑第七章爸爸就会伤心的“好吧!”一脸委屈的林新,嘟着嘴巴望着视频中的萧轩龙:“爸爸,妈妈发飙了,我们明天再聊吧!”“好。”“晚安爸爸。”“晚安新新。”林千柔真是受不了这对父子,不是都说儿子跟妈亲嘛!怎么新新就跟萧轩龙比她还亲呢?!何况他还才跟萧轩龙这个爸爸见面没几天,而她可是生他还养了他五年的亲妈啊!浓浓的醋意在她的心中蔓延。林千柔及其没有好脸色的按下了挂断键。视频对面,萧轩龙收到挂断的消息,再想到这个女人最后时的表情,不免

  • 无赖总裁小小妻7章(第7章 算计)

    原标题:无赖总裁小小妻7章(第7章算计)小说书名:无赖总裁小小妻第7章算计丫的,真够狠的,她伍妍儿从十六岁就陪着他睡,就成了他的情人了。她足足陪了他两年了,可她临走时,他居然连她穿走他一套内衣也要索回。伍妍儿继续无语。可他的声音就是好死不死的萦绕在她的耳边。“哈哈,伍妍儿,你再有种,不是也还是要穿着我出钱买的胸衣和小内裤吗。”他说什么也不能被她甩了,不然,他的面子可就丢大了。就在他以为她一定没种的会穿走那套内衣或者转过身结束他以为的游戏时,伍妍儿居然背对着他就解开了她胸衣的扣子,然后直接从校服里

  • 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7章(第7章 不认识她)

    原标题: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7章(第7章不认识她)书名:兽撩娇妻:狼性老公难伺候第7章不认识她冷氏很大,三十几楼的大厦,跳下的士的时候,仲晚秋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同学们都是争着抢着要进冷氏了,在这里上班一定很舒服吧。可她现在不是来找工作的,她是来找冷慕洵算帐的,不知道冷慕洵今天会不会上班,不过,不管他在不在,她今天一定要把他挖出来。“小姐,请问找谁?”“冷慕洵。”直呼其名,越想越生气,她恨不得将冷慕洵大卸八块。她这气势,有点吓坏了前台的小姐,不过,前台小姐马上就敛了敛心神,总裁的女人她见了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