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谋妃步步倾心在线阅读

2017/12/29 10:30:5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谋妃步步倾心

第002章 只有你懂我

接下来的整个过程中,连珏与林青桐再无交集,两人连个眼神交流都没有。网站http://www.95lady.com/

是何以缘故,让林青桐如此漠视?白起宁对这位师妹还算是有所了解,她性子并不冰冷,不是不念旧情之人。

林青桐态度如此,只有一个缘由,那便是连珏做过什么伤害她的事儿。

一起用了晚膳,白起宁看天色也不早了,向上座的李成辉道:“二皇子,天色已晚,明日我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

“是啊,天色不早了。”李成辉站起了身,“司徒大人要走,本皇子也该走了,不如同行吧。”

白起宁微微一笑,二皇子说了同行,即便是她不愿意,也没办法拒绝。

“皇子殿下,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堂兄了,有些家事想问问堂兄。网站95lady.com”林青桐开口轻笑道。

林青桐的意思是,她跟着林安耀留在这儿?不随李成辉回二皇子的府邸。

白起宁的余光扫了一眼连珏,他依旧冰凉如水,没什么反应。看出来,在公然被林青桐言语嘲讽后,脸上就没什么笑容。

“好。”李成辉微微点头,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不会反对。

连珏送李成辉与白起宁到了府上正门口,李成辉邀请了白起宁上他的马车。版权http://www.95lady.com/

“不敢劳烦二皇子相送,白府与皇子的府邸方向不同,还是……”白起宁有意推辞。

“我也有些话,想和司徒大人聊聊,望大人不要拒绝。”李成辉没有皇室那些贵族架势,是个很温和的人。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白起宁无奈只得上车。

“司徒大人好像不太喜欢和我单独聊聊。”李成辉轻轻笑了笑,“其实我只是想和大人随意聊闲话罢了。95女性网

“皇子打趣我了,下官岂敢。”白起宁和李成辉不过是几面的点头之交,对于这位生性淡泊的皇子,她觉得两人没什么共同话题。

李成辉眸光悠然:“司徒大人是青桐的师姐,听青桐提起,大人很照顾她。”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白起宁心中松了口气,李成辉在乎的只是林青桐这位明艳出众的才女而已。

“青桐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以前我可吃过她不少苦头。”白起宁微微笑道。

“喔?她还有这个能耐,让司徒大人吃上苦头?”李成辉眼前一亮,很是感兴趣。95女性网

“是啊,她行事古怪机智,很讨得师父师兄们的喜欢,当时可我们圣贤庄的宝贝儿。”白起宁柔声答道,遂给二皇子讲了些,有关林青桐的趣事儿。

在说到林青桐的时候,白起宁看得到李成辉黯然的眼神变得明亮了许多,他是真的心底里很喜欢林青桐的。

“你觉得,她会喜欢什么样的男人?”李成辉又忍不住问。

“啊?”这倒是把白起宁给问住了,目光有些躲闪,“我,我也不知道。”

“像她那样傲气的女子,应当喜欢的是英雄,而不是普通人。”李成辉目光变得淡了许多,而他却只想做一个普通人,过平凡的生活。95女性网

白起宁不太会安慰感情方面的事儿,看到李成辉失落的神色,轻轻咬了下嘴唇,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好在这个时候马车停下了,马夫禀报二皇子,已经到了白府门外。

“司徒大人到了,那就下次再会。”李成辉微微笑道。

“拜别二皇子。”白起宁下了马车后,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白起宁回到府邸,路过后院子的时候,看到一抹落寞的倩影。

是七公主李长安,她闲来无事拿着剪刀,为院子里的花剪枝。

父亲白戬回来之后,大哥白戬被皇上一道圣旨,指去了边关。白戬升任了骁远将军一职,在边关安稳军心,魏英将军也升了职,与白戬同去。

大哥白戬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院子里,总会多一个孤单的影子。

前些日子白戬出行的那一天,白起宁前去送行,一直送到了城门外十里。

记得那天,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骑在战马上的白戬挺得笔直,目光严峻:“起宁,回去吧。”

“哥,这次走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白起宁心中只有不舍。

白戬冷峻的眸光微微一闪:“只有相见重逢的时日,何须伤感。”

白起宁的眼中闪烁着泪水:“我知道,其实你也不想留在蓉城,到外面去你反而好受些。”

“起宁,只有你懂我。”白戬轻叹之后,扬唇而笑,笑容美若流星。

好久没看到过哥这么美的笑容,白起宁失了神,淡淡凝视着白戬带着一行军队远去。

不管以后会发生怎样的事儿,在白起宁的心里,大哥白戬永远定格成如斯落寞而完美的背影,无人代替。

白戬走的时候,并没有留下什么话,但白起宁清楚,他带着最深的思念离开了。

后来白起宁听贴身丫鬟雨燕说,大哥走的那天,七公主李长安哭了好久好久,哭得很伤心。

所以白起宁站在颇远处,看着李长安的背影,不免觉得有几分可怜。大哥的一颗心,永远给了宫里的小姨,不会再为其她女子停留了,哪怕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现在大哥应该已经到了边城了吧,在这夜深人静时,他若是睡不着觉,也一定会思念家人的。

……

边城淮都,是蜀国的重要边防城池。

三年前,齐军曾经在独孤延的手里攻下了这座重城,但很快被李昭平带领的军队夺了回来。后来白崛下令,加固淮都城墙,而今如铜墙铁壁般坚固。

白戬立如松柏,站在高高的城墙楼上,一时感叹颇深,这固若金汤的城池是父亲的心血。而荣国公的势力却因此在朝中弹劾重伤父亲,说父亲无度开支军饷,索要钱粮,暗藏私心。

“将军,老魏我还在四处找你呢,想跟你商议练军排阵之事。”魏英气喘吁吁走来,找了好一阵儿,看到城楼下的侍卫才问出白戬将军在城楼上。

“魏将军。”白戬回过了神来,没想到这才刚到了淮都,魏英就急切操心练军,他把住魏英的胳膊,“好,我们回去细细商议。”

魏英刚来军队中,虽然也是将士们心中的英雄,但声望依旧不如白戬,得尽快与军中将士交心齐心。

第2章 回到命运的转折点

白起宁睁开双眼,寒眸中透着无比的阴冷,望着李昭平的背影,英气威武,呵,果然是蜀国百姓称颂的昭惠王!

她心中冷笑,仁德贤名都是狗屁,装得一副好模样,为了登上权力顶峰,弑君杀父,让她万劫不复,更害死她父亲和数十万将士。

缓了好一阵儿,白起宁才平静下心来,不断提醒自己万事定不能冲动。

“敢慕谁家女,嫁于昭惠王。”沐姚满面春光感叹道。

如此天神魄力,不屑功名,保家卫国的大英雄,自然是蜀国女子人人敬仰爱慕的对象。

他一袭黑色锦袍,广袖袖边缂丝花纹是暗云花纹,深蓝束腰腰带系着块名贵的无暇玉坠,英姿卓绝,气势如虹。

那般决然霸气,傲然天姿,在场众人皆为之肃然低昂,沐姚看得一脸痴醉。

“阿姚,若是我和李昭平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会怎么做?”白起宁语气平和地问。

沐姚愕然回头看着白起宁,万万没想过小姐会问这么一句话:“小姐,你不是也很敬慕昭惠王殿下么?”

“我只是说,如果啊。”白起宁轻笑,打趣地敲了下沐姚的额头。

白起宁爽朗的笑颜,感染了沐姚,她也跟着笑了:“不管是谁,小姐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将军府的马车,一直跟在昭惠王府的马后面,一前一后大致保持五六十米的距离。

到了皇宫正门,骑行一律不能进,任何兵器也不能带进去。

国公府的马车候在前方,侍从的搀扶下,走下一位衣香鬓影的女子。

正是独孤国公宠爱的女儿独孤嫣,以其倾城容颜之绝色,而闻名天下。全身穿戴一丝不苟,手中转动着一柄精致折扇,柳如眉,娇似娥,肌如雪,闭月娇容,浑然天成。

独孤嫣凝视着正前方的李昭平,笑眼盈盈,云鬓上点缀蝴蝶金花,颤出珠光贵气。

飘絮飞花,不足以衬其色;鹤立蝶舞,不足以衬其态。独孤嫣所处之地,便是一道最迤逦动人的风景。

这样的美人,无不让人心动,李昭平随行的侍卫们,都忍不住偷偷多看上几眼。

“昭惠王殿下。”独孤嫣微微曲身,向李昭平行了一礼。

“安荣县主。”李昭平侧头扫视一眼,俊朗的脸上没有多余的动容,打了个招呼,便擦肩而过。

独孤嫣本来还想说上几句寒暄话,而李昭平都大步走远了,她只能花容不悦立在原处。

这一幕,恰好被刚下马车的白起宁给撞见了。

“嘿,连我都知道,昭惠王心底最厌恶的便是,安荣县主的父亲荣国公。”沐姚捂嘴笑了,轻声对白起宁耳语,是看独孤嫣的笑话。

“好了,不要多言。”白起宁微笑着提醒,上前走来,一道冷冷目光让她不寒而栗。

白起宁对视上那道冷光,独孤嫣正看着她,美艳的脸上透着对她的敌意。

看到独孤嫣,不知怎的,白起宁耳边回响起上一世临死前,独孤皇后那不堪的骂声:“你这个心思歹毒的荡妇,已赐婚太子,却与那叛臣奸夫纠缠不清!就算是他李昭平成了蜀国的皇帝,又与你白起宁有什么关系?你还不知道吧,李昭平的身边早已经有我的亲侄女独孤嫣相伴。他是不忠于我又如何,可他的皇后还是独孤家的人!独孤嫣容貌倾国,何止胜你千百倍,李昭平就是爱她的一张脸!”

是啊,独孤嫣果然容貌倾城,胜她数倍,白起宁心中冷笑。

独孤嫣与白起宁在此只是照过几面,话都不曾多说,唯一的交集这是,去年同时被封为县主,一个安荣县主,一个君宁县主。

独孤嫣被册封安荣县主,依仗的是她的美貌及家世,而白起宁被册封为君宁县主,却是十四岁随父出征一年,有军功在身。

所以每当与白起宁照面的时候,独孤嫣心底总是有些许不悦的。

不过两人走近还是寒暄了几句,表面上和和气气,一同进了皇宫。

“安荣县主,君宁县主,二位请跟奴才来。”等待的王公公,领她们及随身丫鬟去了青鸾宫。

宫宴将在青鸾宫大殿举行,后妃郡王及钦点的夫人小姐等陆续被引领而至。

青鸾大殿,金碧辉煌,花团锦簇。

数十位乐师配合有序,合奏缶、筑、排箫、箜篌、筝、古琴、瑟,动人旋律不绝于耳。

白起宁来到早已安排好的位置,几盆怒放的牡丹在她身后,开得正艳。

“小姐,皇宫好大气啊,富丽堂皇就是不一样。”沐姚张嘴笑着,惊叹宫宴奢华。

前世也经历了这么一场宴会,宴会上白起宁举止得体,得到皇后独孤禧的称赞。同样的一幕又在眼前,白起宁可没有心思看那些有趣的玩意儿,而是盯着李昭平。

追逐玩弄的游戏,今天仅仅是个开始。

白起宁眼底深处划过一丝狠色,一纵即逝。

与白起宁邻座的是独孤嫣,这两人的目光都投向同一个方向,皆是对面前座的昭惠王李昭平。

李昭平无视独孤嫣,却对白起宁微微点头示好,是因与大将军白崛的交情。

“听说君宁县主亦会参加太子妃的晋选,要不要我在姑母面前,帮你说说话,好让你多有机会伺候太子。”独孤嫣的语气隔着空气,都透着浓浓的酸味。

独孤嫣自持美貌,善忌,白起宁也没打算跟她多有口角之争:“不劳烦安荣县主操心。”

“我那太子弟弟可生好玩了,最喜欢养鸟斗蛐蛐,你要是想讨太子的喜欢,就把这些给多练练啊。若是有幸得到姑母和太子的青睐,你的荣华富贵就享之不尽啊。”独孤嫣的嗓子放开了,故意让四座的其她人听到。

这边都是皇亲国戚的夫人小姐,听到独孤嫣这讥讽的话,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说小姐只配屈膝讨好那傻太子?沐姚听了心里憋屈:“安荣县主说话,可得注意身份。”

“你家主子都不敢哼一声,丫头奴才算什么东西。”独孤嫣手持茶盖划弄茶水,刮出刺耳的声音,宝光流转的绝色容颜下,尽是轻蔑谩骂。

正巧这个时候,只听公公尖声一呼:“太子殿下到——”

十二岁的少年眉清目秀,提着关有两只金丝雀的鸟笼,走进大殿上来。

他便是太子李宣,黑发被金色羊脂玉簪束起,身着杏黄色缎袍,金丝滚边,绣着蛟龙的图案。

“太子弟弟,快过来,让姐姐看看你那金丝雀。”独孤嫣招了招手,把李宣唤了过来。

“嫣姐姐,我的鸟儿再美,也没有你美啊。”李宣欢欢喜喜奔过来,他很喜欢独孤嫣,因为她的美貌。

因为太子的到来,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独孤嫣这个方向。

“太子弟弟,你说话就是这么好听。”独孤嫣笑得乐不拢嘴,指向白起宁:“这位白姐姐啊,恐怕做梦都想做太子弟弟这鸟笼里的金丝雀。”

独孤嫣刻意甩去一个眼色,那种无颜货色,只能跪舔傻太子。

在场的人都哄堂而笑,李宣摇晃着脑袋,傻傻道:“可她不是金丝雀啊,我可养不了。”

白起宁侧头对视上独孤嫣的目光,刚才不回应,只是不想与她多计较,可她不知收敛反而当众侮辱。

既然是送上门来的棋子,那白起宁就收了。

也好,当着傻太子的面,就当一次毒女,欺负那安荣县主,顺道儿让太子畏惧厌恶自己。

第3章恶名远扬

“金丝雀以其美态为称,我自然是做不了,你安荣县主美貌无双,不就配得上金丝雀担当么?”白起宁反笑。

“只可惜,有些人生来俗气,再怎么用心也不过是东施效颦。”

“空有美貌又如何,脑无心思,就像那金丝雀,不过也是手中玩物。”

“你,你敢辱我?”向来都是独孤嫣嘲讽别人,何时受过别人的无礼,恼怒不已的她站起身来,将茶水泼向白起宁。

白起宁反手一击,握住独孤嫣的手,茶杯落在地上摔碎,那茶水都倒在了独孤嫣自己的身上。

这幕好戏,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李昭平淡淡看着白起宁,深邃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不温不火。

“放开我!白起宁,这是什么场合,太子跟前,竟敢动手!”独孤嫣怒目吼道,美人生气起来还是那么楚楚动人。

“你这个粗鄙之人,快放开嫣姐姐!”太子也厉声喊道。

白起宁冷笑着放了手,可是独孤嫣哪里肯善罢甘休,她提着裙子冲了出去。

众人还以为她找个地儿偷偷抹泪去了,可没想到,她抢了外面侍卫的佩剑,怒火匆匆拔剑刺向白起宁。

白起宁立在原地,处之泰然,从容两指夹住独孤嫣的剑,独孤嫣便不能再进一分。

“好你个白起宁,凶悍无德,无耻刁纵。”独孤嫣焦急叫喊,额头上满是汗珠,“快,快帮我啊,太子弟弟,”

李宣见独孤嫣受了欺负,令殿前侍卫冲进来,将白起宁拿下。白起宁偏不肯就范,跟几个侍卫动起手来,桌翻人跑,大殿里一时乱套了。

“快,抓住她,处她重罪!”独孤嫣指指点点头发都乱了,平日里贤淑的姿态全无。

原本面无表情的李昭平,眸光一闪,脸上浮现似有似无的笑意,有趣,好好的一场皇后生辰宴会,竟然被这么个搅黄了。

不知等会儿独孤皇后来了,见到此情此景,作何感想。

李昭平暗暗叹道,这个白起宁,年纪不大的小女子,身手竟然不凡,果真是将门之女!

那些侍卫根本不是白起宁的对手,被她都给打趴下了。

“皇后娘娘驾到——”

在宫女太监的拥护下,尊贵无比的皇后独孤禧来了,刚踏进青鸾殿的大门便傻了眼。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独孤禧忍着巨大的怒火,装着和气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独孤禧高高坐在凤座上,一脸威仪,侍卫宫女们很快打扫好整个殿堂,大殿上宾客席间鸦雀无声。

白起宁与独孤嫣跪在大殿上,李宣走到独孤禧的身边,指着白起宁愤愤道:“母后,就是她,好生无礼,搅乱了宴会!还欺负嫣姐姐!”

独孤嫣满脸无辜,红着双眼,像是受到极大的委屈,楚楚可人,惹人怜爱。

“嫣儿,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说,怎么回事儿?”独孤禧蹙眉问道,不免有些心烦,换做其她人,早就受了惩罚被逐出宫去。

可今天闹事的,一个是她的亲侄女,一个是她看中的大将军之女,此事又牵连到太子,独孤禧只好极力容忍,面上露出丝平和的笑容。

“姑母,这君宁县主,仗着自己有功夫,就欺负我,还不把太子弟弟放眼里!我也有错,不该不让着君宁县主,坏了姑母的兴致。”独孤嫣的声音清脆动人,响亮在大殿里。

听着耳边的控诉,白起宁面色淡定,落个恶女失德的罪名,她正有此意。

如此一来,白起宁被皇后太子以及群臣不齿,那今后还有什么面目和资格担当太子妃的殊荣呢?

“君宁县主,你可有话说?”独孤禧微微蹙眉,这将军府的女儿生性野蛮,看样子真是不好调教。

“回禀娘娘,我无话可说,自知有罪,但凭娘娘赐罪。”白起宁微微叩首,跟这一家子,没什么话好说。

如果处治白起宁,那如何还能品行娴淑册封为太子妃,独孤禧念及此,眯了眯眼,大局为重。

独孤禧站起身来,走下台阶,端庄雍容,扶起白起宁:“恕你无罪,起来说话。”

白起宁身子一僵,站稳了身,脸上十分恭敬,心里冷笑不止,不愧是皇后娘娘,老谋深算,权衡利弊。

独孤嫣傻了眼,姑母为何如此维护白起宁,一时哽咽。

“嫣儿,你也起来吧,都别跪着了。不过是瞎闹折腾,今个儿就不追究了。”独孤禧十分慈爱地看着这两人,一手拉住一个,“你们本都是乖巧懂事的好孩子,以后收收性子,多亲近和睦,不要再惹出乱子。”

本以为经过这样一闹,独孤皇后就会打消立她为太子妃的念头,可就这么轻蔑淡写地过去了。

既然如此,白起宁立即面露微笑,顺从道:“多谢娘娘教诲,起宁谨记在心。”

“娘娘仁德,天地可鉴,不过这君宁县主滋扰生事,竟敢在青鸾殿里动手,冒犯太子,藐视宫规,如果不施以惩戒,恐怕坏了规矩,难以服众!”

本来这件事和和美美过去了,此话一出,所有人大惊失色,独孤禧脸上的笑容也快挂不住了。

白起宁侧过头去,刚才说那话顶撞独孤禧的人,正是昭惠王李昭平。这个时候,他出言费力不讨好,不知是何用意。

李昭平走到独孤嫣的身旁,眼中尽是怜惜,向独孤禧屈身拜了一拜:“安荣县主性行温良,却遭辱打,何以公道?”

性行温良,这四个字还真是够刺耳,在场哪个人不知道独孤嫣刁蛮跋扈,心性甚高,白起宁心里暗笑。

独孤嫣听了李昭平这话心中大喜,平日里昭惠王对他冷漠不堪,没想到心里如此在意她,在皇后面前,为她讨公道。

“母后,你常教我,无规矩不成方圆。”太子李宣也站到李昭平的身边,怒道。

独孤禧眼角微微抽动,李昭平处处喜欢与独孤势力作对:“那昭惠王以为,如何处治得妥?”

“这个娘娘做主便是。”李昭平原本淡漠的脸上,此刻荡起似有似无的微笑。

白起宁的余光扫视到李昭平的身上,以李昭平的智谋,怎么可能真是为独孤嫣说情。不过是以此为由,实则破坏她嫁给傻子太子这门婚事,独孤势力若是得到大将军的支持,更是如日中天,等到那个时候李昭平想斗垮独孤嫣便是以卵击石。

僵持之下,白起宁心有计较,此时正是激化独孤禧与李昭平冲突的机会,若是独孤禧处罚自己,定然会嫉恨李昭平殿上咄咄逼迫。

“娘娘,昭惠王说得有理,大殿之上,我不该与安荣县主举止有失得体,犯了宫规,还请娘娘处治,以示公正。”白起宁跪下请罪,顺道把独孤嫣也拉下了水。

“看来,不惩治你们,有人会说我处事不公。”独孤禧的脸色变得略显青白,好个长皇子,只要他在眼皮子底下,她的日子也安生不了!

白起宁抬头,看向李昭平,对视上他不温不火的目光。两人虽然出发点不一样,但总算是目的相同,要的都是这个结果。

李昭平微微皱眉,他分明看到白起宁眼底深处,那强忍的恨意,仿佛深入骨髓。

于是独孤禧处罚了白起宁、独孤嫣,割去二人县主的封号,逐出宫回家禁足思过。

独孤嫣心中怨气难忍,不明白姑母为何连她一并惩处,只得心里暗骂白起宁,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若是不做到惊天动地,逼迫独孤禧改变心意,白起宁这太子妃之名还真得受着!她心里深深吸了口气,好,小打小闹不够力道,那就再来!

……

第003章 你不要逼我!

林青桐留在了连府过夜,这让连珏坐立不安,无法入睡,他想想都觉得后怕。白起宁是何等精明之人,昭惠王也是睿智英明,若是林青桐在他们眼前晃荡,总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连珏的苦心经营会毁于一旦。

连珏面色阴冷,他绝对不准许任何人,毁了他的梦想。

夜深了,林青桐本来已经卸下外衣上榻入眠,当然她并没有睡着,忽然门外有了动静,她惊坐起身,看到一个高高瘦瘦的影子进来了。

“砰——”门又被用力地关上。

“连珏,大晚上的,你来这儿做什么?”视线很暗,但林青桐看到这个身形,一眼就认出了他。

“应该是我来问你,你来连府做什么?你接近白起宁和昭惠王又有是目的?你,是不是想毁了我?!”连珏的目光变得狰狞可怕,冲了过来,一把抓住林青桐的手腕。

林青桐吓傻了眼,嗅到了他身上极度的危险气息,一双秋水流盼的眸子惊慌不已:“放开我,你放手!”

“放手!是你不肯放过我!”连珏一把狠狠揪住林青桐的头发,“你必须离开离开蓉城,离开蜀国,离我远远的!”

连珏陷入了狂暴,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了熊熊燃烧的怒火,他太过担心太过害怕,怕她会戳穿他所有的秘密。

那个时候,一切都完了,他的复国美梦会彻底烟消云散。

只要林青桐出现在眼前一天,连珏就昼夜寝食难安。

头发被他用力拉扯得很痛,林青桐的心一时凉得彻底,原来她不顾一切来蜀国找他,求他,而他恨不得她永远消失,再不相见。

这真当是对她最大的讽刺,瞬间,十指连心,冰凉刺骨。

“林青桐,你知不知道?毁了我的梦,就是毁了我的命!”没有梦想和信仰的连珏,活着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当然知道,所以到现在,她什么都没有说。甚至,在白起宁面前,装作不认识他。

如果他的身份泄露,他一定会死的,想要杀他的人很多。

“明天,你必须离开蓉城!”连珏像是个疯子,她再不走,他会更发疯。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人灭口,我就不会暴露你的秘密!”林青桐冷冷道。

连珏被她的话彻底激怒,他愤怒地丢了她的头发,右手狠狠摁住她细嫩的脖子,眸子里只剩下彻骨的寒意:“杀你,你以为我不敢吗?”

林青桐满脸通红,被她掐得喘不过气来,求生的本能使得她的双手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掰开他的大手。

她不会武功,只是个柔弱女子,不管她怎么用力,依旧不能撼动那只紧紧掐着脖子的手半分。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林青桐的脑子开始缺氧,越来越难受,只觉得身上的力气像是被慢慢抽干,脑海里模糊了一片。

双手无力地下垂,林青桐闭上了双眼,不再挣扎了。

而这一刻连珏赶紧松开了手,他瞪大了瞳孔,似乎反应过来方才自己做了什么。

“青桐,青桐!”连珏的声音在颤抖,他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对她下杀手。

连珏眼中的愤怒在瞬间转化为了恐惧,她是这个世上唯一真心对他好的人,他怎么可能舍得真的杀她。

他的手不停哆嗦,去试探她的鼻息,顿时心中大石落下,她没有死,只是晕厥过去了而已。

“青桐,我只是想让你离开蓉城,离开我,并不想伤害你的。”连珏满是愧疚的抱住了林青桐,把她抱在怀里,“对不起,对不起。只有你离开我,才是对你对我都最好的,你为什么不明白?”

林青桐呼吸到了新的空气,脸上慢慢恢复了正常,她感觉一个人紧紧把自己搂在怀里。

“如果我不走的话,你会杀了我吗?”林青桐醒了过来,睁开了眼,还显得有些虚弱。

连珏身子一僵,松开了搂住她的手:“会!你不要逼我!”

“好!连珏,我也把心里话告诉你,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看着你一步步疯下去,直到无药可救!”林青桐用力吼道,指着连珏,这个世上没有比他更可笑的人了,“你这个疯子!竟然想玩转列国,复兴陈国!”

“我想做什么,与你何干?”连珏冷冷瞪着林青桐,“你明知道我是个疯子,你还不离我远一点?”

是啊,明知道跟着他会有多危险,落个不得善终,为什么她就是不肯走,还要千方百计留在他的身边?

……

“连珏哥哥,和你在一起,青桐真的好开心啊,你教我放风筝、折纸鹤、画蝴蝶……”

“小青铜这么乖,哥哥当然得让你开心了。”

“我这一辈子,都要跟着连珏哥哥,这样就能永远开心下去。”

“哈哈哈,小丫头,以后你是会嫁人。”

“恩,那我想想。”

“你要想什么?”

“我想好了,以后不嫁给别人,只嫁给连珏哥哥。”

……

林青桐眼中的泪水落了下来,这一刻她也问了自己同样的问题,为什么要留下来。

“因为,我阻止不了你,只能和你一起疯。”林青桐嘴角微微一扬。

如果爱上他,只能下地狱,那她无路可退。

连珏的心剧烈一颤,鼻子酸酸的,双眼不禁模糊了:“你滚!”

林青桐泪眼阑珊,淡淡一笑:“我要是真滚了,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孤独的人,没有人会再爱你。”

她的话,让他好心疼,痛到了骨子里,他的心被撕裂成了一片片,抛到无尽的深渊黑暗中。

而她脸上的笑容,却是那么美,再昏暗的光线,他也能看见她的美。

冰封的心,至少,在这个时候,连珏感觉到了一丝温暖。

下一刻,他只想抱住她,将她抱在怀里,什么都不再想不再听。

他炙热的唇落到了她的红唇上,她整个人都怔住了,木讷地杵在那儿,任凭他疯狂地吻着她。

她缓缓闭上了眼,面对他的柔情,她从来抗拒不了。

第004章 女人的权欲

“青桐。”他的唇落到她的耳垂边,语气无比温柔,“你值得更好的人,求你,离开我吧。”

轻轻睁开眼,眼中的泪水无止境地落下,林青桐伸出了双臂,紧紧抱住他,抓住他,不想失去他。

她的喉咙早被什么东西哽住了,说不出来话来,只是一双明亮的大眼不断涌出泪水。

“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给不了你任何承诺。而我是陈国皇族的后人,那是我命中注定的责任!”连珏的声音无比沙哑。

如果说现在面对这个男人,林青桐现在有痛苦,那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就有多甜蜜。

他狠狠掰开她的手指,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哭得撕心裂肺的她。

连珏走出房间后,忽然间电闪雷鸣,下起了倾盆大雨。

大雨下了整整一个晚上,雷声特别大。

已经酣然入睡的白起宁被一声滔天雷鸣惊醒,感觉身边有个东西在动,吓得她惊坐起身。

“吱吱吱——”小狐狸叫了两声。

白起宁才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小唯。她给小唯特意准备了一张小床,就在她的卧房里,可这只淘气的狐狸还是溜到她被窝里来了。

风雨加交,狂风不断吹着,窗户没关好,被一阵猛然刮得“砰砰”直响。

白起宁赶紧站起了身,走到窗前去关上了窗户。

一个人回到床榻时,白起宁心里忽然有些冷。

坚强了太久,而窗外的风雨声似乎在某一瞬间戳动了她内心的柔软。她想,如果这个时候,有个温暖的怀抱可以依靠,也许她不会拒绝。

翌日,天空恢复了晴朗,依旧是艳阳高照。

午后,青鸾殿的公公来了白府一趟,说是皇后召见白起宁。

已经几乎和皇后撕破了脸皮,自从上次被软件青鸾殿,被李昭平救出来后,她也就再也没有见过皇后。

此次独孤禧传见,显然不是什么好事儿,但白起宁不得不去。

白起宁走进青鸾殿,却不知道有一双眼睛就在青鸾殿外的附近,远远地盯着她。

连珏面色如常,眼中闪过一丝深不可测的光彩。

一大早,他便悄悄求见了独孤皇后,并为皇后对付白起宁,献上了一计。

连珏并不想对付白起宁,可是林青桐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为了自保,他不得不出此下策,只有白起宁自顾不暇,才不会分出精力来调查他。

走进偌大辉煌的青鸾殿,白起宁的心隐隐有些不安。

先前她能一而再掌控局面,忽悠住独孤皇后,是因为独孤禧和荣国公并没有把她当着最大的敌人。

他们没有对她出手,或者说不屑于跟这么个小角色计较,还要在意白崛大将军的兵权,所以对白起宁有所忍让。

而现在白起宁的处境才是真正危险的,父亲大人这座白家最坚实的靠山倒了,而独孤皇后已经重视起白起宁这块绊脚石了。

白起宁深深吸了口气,她和独孤势力之间真正的较量,到现在才拉开了帷幕。

金灿灿的凤榻上,独孤禧高高在上地坐着,白起宁跪拜叩首:“臣下见过皇后娘娘。”

“白司徒有段时日没在青鸾殿走动了,快起来吧。”独孤禧的语气带着一丝冷嘲。

白起宁站起了身,屈身低头:“不知娘娘召唤臣下,是为何事?”

“抬起头来,让本后瞧瞧。”独孤禧露出了笑容。

白起宁仰起头,对视上独孤禧的目光,今天的独孤禧化了特别精致细腻的妆容,长发在左侧挽了个蝴蝶发髻,显得年轻好看了许多。

她不得不承认,独孤禧很美丽也很聪明,但她太过聪明,那双眼睛神采奕奕,像是充满了欲望。

母仪天下的女人有欲望并没有错,但独孤禧的能力驾驭不了她的欲望,就只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这么仔细一瞧,右司徒果然是如花似玉。”独孤禧漫不经心道。

白起宁没有急着回应,她还不知道独孤皇后究竟想说什么,想做什么。

“司徒大人为蜀国殚精竭虑,皇上和本后都看在眼里,很欣慰蜀国能有你这样忠心耿耿的臣子。”独孤禧笑容愈发灿烂,“不过司徒大人也到了该婚配的年龄,不能为国事操劳而耽误了青春。女人的青春,可是耽误不得。所以本后做主,给你选了一门婚事,想必皇上也会极力赞成。”

白起宁懵了,独孤禧给她选了一门婚事,是想逼她嫁给谁?

“聂上卿家的公子聂长生,文武双全,才华横溢,与司徒大人相配甚好。”独孤禧悠悠道。

白起宁还没回过神来,独孤禧怎么突然会想到这么一招,随随便便给她找门婚事。

聂长生,聂上卿的长子,在白起宁的印象里,确实有几分才智,官拜正四品中书侍郎。

独孤禧宣布了指婚,而至始至终,白起宁没有任何反应,她不回应只是懒得顶撞独孤禧。

因为这一世,她的婚命,绝对轮不到别人来做主。

独孤禧一厢情愿地想赐婚,白起宁也就淡淡应了一声:“多谢娘娘挂怀。”

从青鸾殿走出来后,白起宁见到了聂长生。

这个英气年轻人也满脸焦急之色……他也是极为抵触皇后忽然赐婚这码事的。

“司徒大人,我事先全然不知情,娘娘她——”聂长生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口,犯了忤逆之罪。

“娘娘的懿旨,你我也违抗不得。”白起宁的语气轻蔑淡写,“你不想被打得皮开肉绽,就先应了吧。”

聂长生呆住了,还以为白起宁已经想好了拒婚的理由,可没料到就一声,应了吧。

待白起宁回到府上,白崛和杨氏得知皇后赐婚一事,颇为烦恼,因为他们都知道,白起宁性子倔强,是绝对不甘心嫁给不爱的男人。

“爹娘无须烦心,这件事情,我自会处理。”白起宁相比之前,反而冷静得多。

白崛支走了杨氏,说要在偏厅和白起宁单独谈一谈。

“起宁,不要再去玩那些,你驾驭不了的东西。”白崛饱经风霜的脸上,不再有大将军的凛然威武气息,他像是个普通的父亲。

谋妃步步倾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步步倾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热门小说《宠妻恶魔》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宠妻恶魔》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宠妻恶魔第17章他不缺女人“刚刚在看什么?”两个人肩并肩往路边的一家烤肉店走去,顾南忍不住问道,瞧她刚才的神情,似乎有些……失意……“我刚刚看见了席莫庭。”乔念坦白的说道。“哦?然后呢!”顾南又问道。“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次乔念的声音有些小。“所以你失落了?”乔念停下脚步,抬头看着顾南,头一次发现他的眼神如此犀利。“我看起来很失落的样子?”她拍拍脸,笑了笑。她自己也不太明白,刚刚看见席莫庭车子的一瞬间,心里竟然是欣喜的,甚至不自觉的迎

  • 热门小说《倾世穿越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倾世穿越情》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倾世穿越情第17章不钻狗洞若水歪着头,斜睨着他。“说说,你有多少银子?”“你要多少?”小七的口气平淡,却充满一种傲然,那意思显然是说,你要多少,我就有多少。果然够臭屁!“你的银子,本姑娘不要!”若水冷冷一笑。“为何?”“脏!”“……”小七的双眉猛的竖起,眼中怒意聚集,显然火冒三丈。脏!居然有人嫌他脏!她以为她是谁?“你杀人赚到的钱,本姑娘不稀罕!”若水冷冷瞥他一眼,“你的银子上沾的都是别人的血,你不嫌弃,本姑娘嫌弃!”小七目光的怒意迅速减弱

  • 热门小说《至尊狂兵》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至尊狂兵》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至尊狂兵第17章叶玄出手洛冰凝脸颊一烫,当即禁不住就一脚飞踢了上来:“你去死!”不过,洛冰凝显然忘记了自己穿的是拖鞋,这一脚踢出来之后,那拖鞋立刻脱离脚掌,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飞了出去……当然,洛冰凝也不可能踢中叶玄。洛冰凝一脸羞愤,把光着的脚丫子踩在另一只脚面上,好不容易才止住摇晃的身躯:“天天,把妈妈鞋拿过来……”小正太正准备跑去给洛冰凝拿鞋,却被叶玄给一把拽住了:“天天,你去厨房看看方荀妈妈做好早餐没。”“嗯。”小正太转身飞快的跑向了

  • 热门小说《都市极品医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都市极品医王》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都市极品医王第17章端溪血砚郑麒麟也是傻眼了,没想到破石头里面竟然真的藏着宝贝,只是因为血砚表皮那一层钙质实在是太厚了,加上年代久远,光靠眼里以及普通的仪器根本就发现不了。“哼,那又怎么样?一块普通的砚台而已,能值几个钱?”郑麒麟嘴硬道。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突然挤了进去,盯着血砚看了好一会儿,突然神情激动道:“端溪血砚,竟然真的是端溪血砚!”端溪血砚?所有人都是浑身一震!端砚,华夏三大名砚之一,传言用端砚研墨不滞,发墨快,研出之墨汁细滑

  • 热门小说《宦妃还朝》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宦妃还朝》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宦妃还朝第十七章一箭四雕说罢,不等玉璇玑反应,苏绯色已经上前刷刷给了苏静甜几耳光。下手的力道之重,苏静甜的脸瞬间红肿了大片,嘴角还挂着血丝。刚刚还美艳无双的佳人儿,现在已经被打成一个猪头了。现场顿时哗然一片,这是怎么回事?苏绯色不是出来求情的?只有玉璇玑最先反应了过来,眼中的芒光一闪,嘴角轻勾,有趣。苏绯色的确很聪明,这招以退为进,反客为主,同时讨好了两边的人。对于丞相府而言,苏静甜被打,不是因为得罪了玉璇玑,而是丞相府在执行家法,不仅不会丢

  • 热门小说《怎么可能会寂寞》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怎么可能会寂寞》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怎么可能会寂寞第17章她绕过车头,准备去打车,秦南城却下了车,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拽到副驾驶车座上,直接上了中控锁。苏荞工作了一天,已经累得没有力气生气,随他便了!车速很快,两人都没说话,安静的只能听到车轮摩擦地面的声音。男人的车技很稳,身上又散发着一股好闻的剃须水味道,令她一时有些恍惚的心安,好像下一秒闭着眼睛就能睡着。这时,男人却开了口,“和傅北相处的不错?”“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苏荞转头,看着男人处变不惊的侧脸,还是忍不住问了出

  • 热门小说《帝少的甜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帝少的甜妻》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帝少的甜妻第17章我的女人,就该伺候好我冲了一个澡出来,程诺感觉到了困意,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快速进入了梦乡中。卧室的门被推开,贺梓楷走进来,一边向床边走,一边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在书房待了几个小时,工作效率一直在下降,脑子里全是这个女人的身影,最终自己忍不住,丢下没有完成的工作,打算先吃掉这个女人再说。程诺隐约中感觉一双大手抚摸着自己的身体,由于梦境的困惑,程诺朦胧中闷哼了一声。贺梓楷不顾程诺的反应,急迫地想要享受她的味道。程诺感觉到有人压

  • 热门小说《深情游戏》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深情游戏》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深情游戏第17章霍遇北,我们离婚吧似乎是为了加重力度,她还跟着点头。“感情和睦?”在她进来后,陆承骁的视线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他本来正把玩着高脚杯,此刻蓦地停了下来,漆黑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她。苏漾不着痕迹的错开与他相交的视线,微笑着点头,“是呀。”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包间的温度瞬间冷了下去。陆承骁将视线移开,继续把玩面前的高脚杯,冷淡的道:“那还真是恭喜苏小姐了。”苏漾若无其事的点头,心里却莫名的烦躁起来。陈锋见势不对,干咳一声,“我去外

  • 热门小说《总裁我们闪婚吧》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总裁我们闪婚吧》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总裁我们闪婚吧第十七章:拿着剪刀剪布料清晨,身下的湿濡感让叶佳醒了,她奇怪了,晚上也没做春梦呀!叶佳小心翼翼的从男人的怀里挪过去,起床去上卫生间。到卫生间时,看着裤子上的殷红,叶佳知道了,不是春梦,是大姨妈提前了。昨天喝了冷的,她大姨妈本来是明天来,现在提前了,卫生巾还在她的行李箱里。她用纸先凑合,用最快的速度翻找出她行李箱里的卫生巾,再换上干净的衣服。等叶佳都弄好了,她看了一眼陆晔,他还睡的很熟。一定是他昨天晚上给她揉肚子,睡的太

  • 热门小说《诱妻成婚:总裁太狡猾》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热门小说《诱妻成婚:总裁太狡猾》第1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诱妻成婚:总裁太狡猾第17章路斯的心理医生夏寻笙一头水雾的时候,夏洛雪的心思倒是活泛了很多,她千真万确直接听到了路总这个词,而圈内能叫得上总的,大概也只有路南星了。夏寻笙一个华英娱乐的艺人,竟然和路星娱乐的人有联系!“夏寻笙,你要去厕所么?我们一起吧。”夏洛雪突然起身,拉着夏寻笙要离开包间。夏寻笙皱眉看着夏洛雪突然靠近自己,冰冷的拒绝她的邀请:“不去。”“你要去的。”夏洛雪不由分说的拉着夏寻笙向厕所走去。“什么事儿啊?”夏寻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