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前妻来袭在线阅读

2017/12/29 10:27: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前妻来袭

第3章他是我前夫

五年前那个骄傲如孔雀的千金大小姐竟然也有也沦落成如今这般需要弯下要捡着被人扔在地上的钱。来自95lady.com她不是一直都很高傲吗?她不是一直都把她的高傲当做骨气一般挂在嘴边吗?

可笑,她也会有这样的今天……

苏蔓强撑着身上的疼痛,颤微的站起身,牙齿把自己的唇瓣都咬出血来了,她才稳住心中悲怅的情绪,勉强的挤出一抹微笑,“沈总,要是没有其他事情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沈安林薄唇紧抿,双眼冷厉的看着她。

苏蔓脸上的笑容已经有些难以维持了。沈安林不说话,她只好自己垂下头,迈着脚下沉重的步子从沈安林的身边走过。

她走的步子走的极慢极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

“站住!”沈安林咬重声音喊道,“苏蔓,我是你的客人,既然我照顾了你的生意,在离开之前你是不是应该说些什么话。”

苏蔓拼命的咬住自己的唇瓣,回头,深深看了一眼沈安林,低头卑微道,“谢谢您照顾我的生意。95女性网”她知道他这是故意找她的茬,她只希望自己的顺从能让沈安林尽快的放她离开。

沈安林黑眸锐利如箭,俊眉拧了拧,一只手放在裤子的口袋里,压制住心中蹿起的那股暴虐,倨傲的说道,“这还差不多。既然做了这一行就该有这行的觉悟,不能拿着顾客的钱还在顾客面前摆谱装纯情。”

苏蔓的头低的更低了,她双手互相用力的揉搓着,低低的应了声“哦”。

沈安林勾勾唇,又朝她快速的望了一眼,目光如冬雨般冰冷凉薄,心硬道,“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可以从这房里滚出去了。”说道这里,他又故意的停了停,别有深意的笑了笑,讥讽的补充句,“还有哦,既然你是出来做的,想要生意好些,总要置办些像样的行头,可不要像你现在身上穿的那样廉价。推荐http://www.95lady.com/

他这话说的有够恶劣的,苏蔓几乎就快要忍不住了,她的指甲深深的掐入手心的肉里,很用力很用力的再忍着,临到快要崩溃的那个分界点时,沈安林又冷漠道,“还站着干什么?还不给我滚!难道是要让我向你的老板投诉你。”

苏蔓的脸色在那一瞬间又苍白如纸,身子一个摇晃,拼了最大的力气才平复下自己的情绪,她挪了挪脚下的步子,艰难的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走的很慢,每一步都似乎踩在她的心尖上。拉开房门,离开屋子的那一刻,她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还是决堤了下来。

她曾经也幻想与沈安林再次邂逅的情景。

可她却从来不曾想过。

再见,会是在这种出卖声色的欢娱之地,而她更是以这种贱薄的职业与他进行交易。推荐95lady.com

看来,那些过去,真的是永远过去了。

她和沈安林,再也回不去了。

擦干眼泪,她低着头,回到了换衣间。换衣间里,叶雪正焦急的等待着,听到脚步声,她便抬头张望,看见一身狼狈的苏蔓,她眉头蹙了蹙,急忙上前,扶住她的身子,关心的问道,“蔓蔓,你没事吧?”

苏蔓抬起苍白的脸望了一眼林雪,从林雪的眼里看到了担忧,她心里一暖,摇了摇头,喃喃道,“没,没事的。”

林雪细细的把苏蔓暴露在外的皮肤都看了一遍,发现她的身上都是些很重的瘀痕,她忍不住的又关心道,“蔓蔓,刚才拉你走的那个男人,你们是不是认识?你和他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苏蔓眼眶一涩,扭过头,目光不再与林雪对视,小声道,“他,是我前夫。”

第4章伺机而动

林雪惊诧的合不拢嘴,许久,她才恢复过神,轻轻的拍了拍苏蔓的肩膀,用极轻的声音道,“蔓蔓,别难过。”她和苏蔓的关系极为熟络,也曾听苏蔓提过她的前夫一两次。小说:前妻来袭在线阅读而在这仅有的一俩次里,苏蔓提起那个前夫眉梢都带着柔柔的笑意。她知道苏蔓心里还是有那个前夫的位置的。

可是刚才那个男人,全身冰冷冷酷,扯着苏蔓的手又很粗暴,再加上苏蔓现在身上的这些伤……

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那个前夫不是什么善类。

被林雪这么安慰着,苏蔓心里好受了些许,苍白的脸色缓过劲又多了一丝的生气,她苦笑着回答道,“谢谢你,小雪。”

“跟我客气什么。”林雪豪爽的一笑,又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道,“你快点换衣服吧。等下我们一起走。原文http://www.95lady.com/

苏蔓点点头,挪着艰难的脚步开了自己的储物柜,拿出衣服到后面换了换。

十五分钟后,俩人在一个路口互相告别。

“蔓蔓,回去别多想,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就好些了。”林雪关心的嘱咐道。

“好的。”苏蔓点了点头,也同样的嘱咐的说道,“你住的那地方又没有路灯,自己要小心。”

林雪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和苏蔓告别,自己先行离开。苏蔓站在路口,望着林雪平安的穿过人行道,她才转身往自己租住的房子的方向走去。

而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一辆黑色法拉利F430小车一直悄悄的跟着她。坐在车上副驾驶座上的北堂颢勾着戏谑的嘴角看着开车的沈安林,调侃的说道,“我说沈安林啊,你怎么还尾随在人家身后,这可不像你沈安林沈大少的作风啊。难不成,你对这个女人有意思?”

北堂颢对沈安林很是怨念。本来他就还没有玩够呢,可是沈安林自己要泡女人,干嘛把他一起拉过来吹夜风啊。

沈安林一双薄凉色泽的锐眼像凶猛的野兽在捕捉猎物一般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那个女人,听到北堂颢的声音后,他抿了抿有些向上翘起的唇形,凉凉道,“你说对了,我的确对那个女人有意思。”

苏蔓是在凌晨三点回到家的。拖着疲惫的身子,她穿过杂乱无章的狭小胡同。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串钥匙,插进锁孔里,转了俩下,屋子的铁门便打开了。

脱掉鞋子,换上拖鞋,她轻声的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打开橱柜,发现白天她留的那些饭菜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了,屋子的水槽里还放着一些没有洗的碗筷。她袖子一卷,又轻手轻脚的开始清洗那些碗筷。

“姐姐……”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突然响起。

苏蔓洗碗的手微微一顿,抬头看去。灯下,苏未瑾正眨巴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炯炯的看着她,他的手里还抱着一只维尼熊的玩偶。

苏蔓扯了扯嘴角,挤出一抹纯粹无暇的笑容道,“未瑾,对不起啊。姐姐吵醒你了。”

暖色的灯光下,苏未瑾的脸上洒上了一层金色的蜜粉,格外的呈现出一种近乎透明的色泽。他有着一双干净纯粹的眼睛,微微一笑时,嘴边还有俩个小酒窝,十分的可爱。

“姐姐,我饿了……”他抱着玩偶软糯糯的说着。

苏蔓瞧见他那副委屈的神情,心里自责的叹了口气,她真是个没有无能的姐姐啊,不能照顾好自己的弟弟。

她笑着轻声哄道,“未瑾乖,现在已经三点了,你现在要是吃东西,那就不能继续睡觉了。所以你乖啦……姐姐先给你去泡杯牛奶,你等下喝了牛奶,再到屋里去睡觉。明天一早……姐姐带你去看妈咪……然后再带你去吃肯德基……未瑾你看这样好不好?”

苏未瑾的脑袋被车子撞后,医生诊断他的智力永远都只能停留在五六岁的儿童阶段。所以苏蔓的话,他是不能完全理解的。但是有俩个关键点他是听的懂的,一个是“妈咪”,一个是“肯德基”。

“好耶,好耶。明天要去看妈咪了。”苏未瑾抱着手中的那只维尼熊,兴奋的转圈圈,“还能吃肯德基,好耶好耶。”

苏蔓看着他那副模样,忍不住偷偷低头拭泪。

都是她无能,不能赚钱让自己妈咪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现在只是普通的一顿肯德基就能让他高兴成那个样子。

第5章猫捉老鼠

在哄完苏未瑾睡觉后,苏蔓才把自己的身子泡在浴缸里。

看着自己光滑胴体上布满的红印,她心头如刀割。

使劲的揉搓着她身上的红印,她恨不得洗掉那个男人带给她的那些耻辱。

沈安林……

她喃喃的轻唤着,眼泪又一次盈上泪眶。

趴在浴缸上,她难以自抑的哭了出来。

凌晨四点半,她终于收拾好自己失落的心情,爬上床,闭上眼睛……

而在此刻,苏蔓租住的屋子的胡同外,停了一辆法拉利小车。沈安林专注的视线盯着苏蔓家的房子,看见屋里的灯全部都熄了,他才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了起来,吸了一口,他才慢慢的转过头,对身边的北堂颢冷艳的一笑。

北堂颢被他这突来的一笑,搅的莫名其妙,他也往苏蔓家的方向看过去,抱怨道,“我说沈少,你要是对那个女人有意思,我就帮你一把,让我底下的兄弟们把她绑了,送到你的床上。这样你就可以省好多的时间,也不必……”也不必大晚上的拉着他在一起吹冷风。

沈安林的唇角绽出一个冷冷的弧度,这森冷的笑意令他英俊的面孔仿佛罩上了一层十月寒霜,“颢,你知道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

“当然是最后把老鼠吃掉了!”北堂颢扬了扬他那两条跋扈的眉毛,轻快道。

沈安林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淡笑,伸手弹了弹香烟上烟灰,带着深意的口吻道,“错!猫抓老鼠最大的乐趣是可以看着老鼠在自己的手上被活活的折腾死。”

他说话的声音温和感性,脸上还挂着清新而优雅的笑,整个人美好的几乎让人目炫。只是北堂颢看着沈安林,身后的脊梁骨处莫名的就感受到一阵寒冷。他身子抖了抖,伸手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又小声的嘀咕了句,“沈少,你的意思是……”他边说着边同情的往苏蔓住的屋子的方向看过去。

“我的意思是有些人该会她先前犯下的错误赎罪!”沈安林又是冷冷一笑,脚下的油门一踩,方向盘一打,绝尘而去。

苏蔓,五年前,得到你的垂怜,我以为自己是这世间最幸福的男人。

可是,我们之间的那场婚姻,你却让我觉得我是这世上最蠢的男人。

有些东西,是你欠我的。

是时候该讨回来了!

第6章世俗的母亲

第二天,苏蔓起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到厨房煮粥去,而苏未瑾早早穿上他最喜欢的衣服抱着维尼熊等着她。

“姐姐……”

看到苏蔓,他的脸上扬起大大的笑容,像阳光下盛开的向日葵。

“嗯,未瑾早啊。”苏蔓笑着回给苏未瑾一个大大的笑容,瞥见苏未瑾已经换好了衣服再等她,她又扬了扬嘴角,夸奖道,“未瑾今天可真好看。”

得到自己姐姐的表扬,苏未瑾又露出一排白白的小米呀,笑得更加的灿烂了。

苏蔓仿佛也是被他的笑容感染了,嘴角也扬了扬,又继续道,“未瑾等下出去要乖,要跟着姐姐,不能乱跑。”

苏未瑾很乖巧的点了点头。姐弟俩又说了一会儿,等到锅里的粥主的差不多了,苏蔓先是盛了一碗给苏未瑾吃,而她也趁着这个空隙,连忙奔到她们租住的房子旁边的菜市场,买了两斤排骨。又讨价还价的很摊贩买了许多便宜的蔬菜。

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世俗了,以前她家有钱的时候,钱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可是世事难料,现在的她只是挣扎在温饱线的一个普通人,家里的一切开销都等着她去赚,她不敢给自己乱花一分钱。

回去的时候,苏未瑾已经吃好饭了,抱着维尼熊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呢。苏蔓麻利的洗干净排骨,把排骨放进砂锅里,加了一些食材,这才开花炖起来了。

她妈咪一直住医院,医院食堂的伙食差到极点。

而她炖的排骨汤,虽然不是什么珍馐,但总是自己家里做出来,味道口感自然是医院食堂不能比拟的。

收拾好零零碎碎的东西,时间已经到了十点了。苏蔓把炖的排骨汤盛在保温杯里,还有她炒的几个菜都盛在饭盒里,然后牵着苏未瑾的手出门。

到了医院,护士正好在给许婉秋掉点滴。许婉秋无力的半靠在病床上,整个人的神情恹恹的。

“你今天好些了没?”苏蔓边说着话边把自己煮的东西摆到饭桌上。

许婉秋有气无力道,“暂时死不了。唉,你知道住我隔壁的病房的那个刘阿姨吗?原来她女儿最近给她买了一套房子。唉,你说呢,别人养女儿,我也养女儿。别人家的女儿出息又能干,可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老伴走的早,儿子又被撞傻了,就剩唯一的女儿还是个没用的。死丫头,你干嘛那么没有脑子。你当初要是找个有钱的人嫁了,那你爹地哋,你弟弟就……哎呀,我的命好苦啊!”

“先吃饭吧。”许婉秋的这些抱怨的话,她已经听了五年了,已经达到了可以直接无视的境界了。

许婉秋看到桌子上摆的饭菜比昨天的来的丰盛多了,她咽了咽口气,胃口大开。可是表面上,她依旧嫌弃道,“苏蔓,你就不能争气些让你老娘吃好些嘛。每次都是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吃的人胃口都变差了。”

苏蔓脸上浮起一抹微笑,也不反驳她的话,“快趁热吃吧。”

许婉秋这才捧起饭盒,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可是她的嘴巴却没有因为这个闲下来,又是对也苏蔓各种抱怨,各种哭诉。苏蔓静静的,她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好不容易的伺候好许婉秋吃好饭,苏蔓拉着苏未瑾离开病房。又到收费处缴了一些医药费。三千块的钱,真好花。从医院出来后,她口袋里又只剩下五百块了。

带着苏未瑾到了医院附近的肯德基。她给苏未瑾点了汉堡、鸡腿,而自己就在旁边看着。

“姐姐,你也吃。”

苏未瑾拿起一个汉堡,要给苏蔓咬。

“姐姐跟你说过了,姐姐不喜欢吃肉。未瑾自己吃,吃个饱,以后姐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带你来的。”她笑着摇了摇头。

苏未瑾傻气的挠了挠头,嘟嘴不解道,“姐姐,肉那么好吃,你怎么不喜欢吃?”

苏蔓笑着摸了摸他的头。

苏未瑾吃好东西,苏蔓又紧紧的牵着她的手过了马路。俩人回到家,苏未瑾玩了一会儿跑去睡午觉了。苏蔓趁着苏未瑾睡觉的时候,吃了点东西,又把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拿去洗了。忙到下午两点时,她才也去小睡了一觉。到了四点,她又快速的做好两份饭,一份留给苏未瑾,一份又的赶着送到医院去。

第7章给她介绍生意

晚上六点。

苏蔓准时的到了上班的地点。

刚换好衣服,领班便已经来催她了,她气还没喘过来,领班便已经把她拉到六号包间,推开门一看,苏蔓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人扔入了冰窖,整个人冰冷彻骨。

竟然又是沈安林!

他不会是又来羞辱她的吧?

想到这个,她身子害怕的颤抖起来,

“沈总,你要的人我已经给你带来!”领班一张脸笑的像朵开的正旺的菊花。

沈安林彼时正翘着二郎,手里叼着一根咽,眼神很冷,苏蔓觉得自己犹如处在冬日里刀子一般的寒风里。

领班见沈安林没有搭理他,他很识相的退了下去,走之前还把门从外面关好。

沈安林猛吸了一口嘴里的香烟,吐出一个烟圈,然后把烟往烟灰缸里一掐,随即的站起身,走到苏蔓的面前。

“又见面了?”他勾嘴角,用最动人的声音说着最残忍的话。

苏蔓兀自的站在那里,不敢乱动。

沈安林却是突然用力的揽住她的纤腰,苏蔓惊愕的张大眼睛,眼里充满了恐惧。

沈安林邪妄的挑了挑嘴角,伸手慢慢的去挑开她身上穿着的衣服,俯身,轻轻的嗅了嗅空气中的芬芳,邪恶的说道,“苏蔓,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昨天就说过了,像你这样的女支女,最多值一百块钱。可是我回去又想了想,怎么说你都是我的前妻,作为前夫的我怎么都得给你介绍介绍生意吧。所以……你的生意来了。”他说到这里,微微停顿,眼里戏谑的光芒大甚,“今天我给你介绍笔大生意。只要你服侍好他,你肯定能拿到好多消费的。”

凭直觉,苏蔓觉得沈安林不会这么的好心。

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沈安林邪恶的挑了挑眉,说道,“瞧!他来了!”

苏蔓害怕的看向门口,门口,站着一个四五十岁,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而中年男子看到沈安林,抖了抖脸上的肥肉,笑的一脸油腻,“沈总,对不起,我来晚了!”

苏蔓心一寒,怔怔的看向沈安林。胸口里的惧意如喧嚣的尘暴一样,几乎都要克制不住的冲破她单薄的胸膛,破茧而出。

沈安林眼眸底飞快的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随后就做轻松状地笑了一笑,手指从苏蔓的身上撤离,转头看向门口的那个中年男人。“陈总,快进来坐吧。我已经叫好酒了。知道你好那一口,我连人都‘请’来了。你今晚可得尽兴而归啊。”

那个叫陈总的中年男人听沈安林这么说,那双浑浊的眼睛飞快的从苏蔓身上掠过,猥琐的笑道,“既然沈总这般说,那我今天就一定得玩个尽兴咯。”

前妻来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前妻来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若黑暗坠入星河19章(第十九章 林思思,怎么是你)

    原标题:若黑暗坠入星河19章(第十九章林思思,怎么是你)小说名:若黑暗坠入星河第十九章林思思,怎么是你窗外的天气还不错,米瑞儿却烦的很。再次丢下一份文件,她十分确定,她绝对不想再这个办公室再待下去了。匆匆给小助理留了言,米瑞儿偷偷摸摸的就跑了出去。可不能让她的小助理抓到,要不然,等待她的,就又是一大通唠叨了。溜出公司门,犹豫了一下,米瑞儿决定去看她的哥哥。医生说,米瑞晨的感知一次比一次灵敏,情况一天比一天好,都得益于新来的护工的照顾。想要感谢那个护工,米瑞儿才意识到,她甚至还没有见过那个护工一面

  • 且听爱情把风吟19章(第十九章 舍身救命)

    原标题:且听爱情把风吟19章(第十九章舍身救命)小说名:且听爱情把风吟第十九章舍身救命当时,顾心艾发现不对失声尖叫,想通过制造噪音来吸引邻居的注意力,可惜夜深人静,大家都睡得很沉。男人中有一人见情况不妙反手扣住她,另一人立马对公寓里的每个房间搜索着,最后看到了卧室里的顾承,并把他抱了出来。顾承还没有醒。顾心艾看到孩子被束缚住,当下再不敢乱动,担心惹怒了他们。眼看他们要带走自己和顾承,顾心艾意识到情况不妙。即使知道自己不是男人的对手,她仍旧拼命的反抗,使出吃奶力气身体扭动企图挣脱男人的束缚。就这么

  • 不想再次离开你19章(第十九章 被吃掉了)

    原标题:不想再次离开你19章(第十九章被吃掉了)小说书名:不想再次离开你第十九章被吃掉了听着不要脸的抱怨,尤艾儿冷着脸从柜子里又抱出一床被子和枕头,在地上铺好躺下。忽然听到敲门声,两人同时坐起,门外,谢婉容喊道:“睡着了吗?”“这就来。”尤艾儿赶紧冲进浴室整理仪容。冷司冥看着人手忙脚乱的样子,将地上的被子卷成一团丢进床底。谢婉容端着两大碗汤,说是特意问有名中医拿到的方子,对年轻人身体健康特别好,逼着两人喝光。等人一走,冷司冥拎着人到浴室,把牙刷塞给过去,拿了自己的,见人还不动,调侃道:“吃了东西

  • 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19章(第十九章 留印记)

    原标题: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19章(第十九章留印记)书名:暴君总裁的专宠尤物第十九章留印记夜深了,萌萌已经乖乖的在儿童床上睡着了。悄悄的关了灯走出来,许俏儿有些犹疑的走进常住的那个房间。今天,萌萌不知在幼儿园听哪个小朋友讲的,小孩子长大了就要自己睡觉,今天吵着要雷炎霆给他把床搬到了另外的房间去。往常还有个萌萌睡在中间做缓冲带,今天又要怎么办呢……雷炎霆正在洗澡。雾气弥漫在磨砂玻璃上,米白的灯光勾勒出淋浴间挺拔的身影。许俏儿憋住气,飞快的跑进房间,迅速换上了自己最厚实的一套睡衣。等雷炎霆出来的时候,

  • 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19章(第十九章 大小姐要减肥)

    原标题: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19章(第十九章大小姐要减肥)小说名字:如果肥婆女主有春天第十九章大小姐要减肥第二天清早,两个人不知是不是产生了默契,居然同时打开了房门。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看着彼此的黑眼圈,都默契的没有提起昨天的事情。经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努力,杰川的发展规划已经步入正轨。安雪晴慢慢开始学的很有一个董事长的样子了。因为卢鑫带人离开这件事,她特意又开了一次全体大会,仔细的把杰川未来的计划告诉每一个哪怕是最基层的员工知道,并且承诺,如果有基层员工表现优异,立即提拔。得了董事长的话,所有留下来的

  • 我不是大仙19章(第十九章 遇险)

    原标题:我不是大仙19章(第十九章遇险)小说名称:我不是大仙第十九章遇险我也没法在这里待下去了,马上就和马仪凤出了金龙大厦。车开出去,也就是不到十分钟,马仪凤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什么?小李找到了,快说他在哪里?”听以电话的内容,我也是一震,看来我的神跳的还是很有用的。“他就在老道外的家中,那好,我马上就过去。”司机车开的很快,用了半个的时间,我们来到了一个很偏僻地方。看着这里我的心里也是生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拉着她的手说:“我们还是明天在来吧,这里不太妙啊。”“怕什么,你不是大仙儿吗?还有你怕

  • 总裁的独宠夫人19章(第19章 当场对峙)

    原标题:总裁的独宠夫人19章(第19章当场对峙)小说名字:总裁的独宠夫人第19章当场对峙快步走到窗口,那个从车上下来的人正式安启恒!心里的怒火化成了行动力,仿佛是龙卷风一般的离开房间,她要去问个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闹翻脸,她也要问个清楚!安启恒一进家门,就知道这个家已经乱了套了,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女儿,正在客厅里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安陌琪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真的是爸爸回来了!可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一道风就越过了她,直接冲到了安启恒的面前,然后一个重重的巴掌,就落

  • 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9章(第19章 不知天高地厚)

    原标题:丑女重生:倾尽天下19章(第19章不知天高地厚)小说名称:丑女重生:倾尽天下第19章不知天高地厚看着岳璃歌这么怡然自得,自己刚才出了那么大的丑,忍不住羞辱她几句,一旁和岳璃珠玩的好的世家小姐也风言风语嘲讽起岳璃歌来。岳璃歌放下手中的茶碗,眼睛却也不瞧她们,“皇宫内院,天子脚下什么时候连聒噪的乌鸦也能进了,还敢在宴会上大放厥词,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岳璃珠乐得见岳璃歌与众家小姐结仇,最好所有人的厌烦她才好,岳璃歌话音刚落,岳璃珠便在一旁煽风点火,“姐姐,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妹妹知道,

  • 盛宠再恋19章(第19章 真有婚约?)

    原标题:盛宠再恋19章(第19章真有婚约?)小说名字:盛宠再恋第19章真有婚约?早在四年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安北酒已经习惯了所有的事情都自己一个人处理了,依赖这两个字渐渐地离开了她的字典,换句话说,她把自己保护的严严实实,所以她不想欠任何一个人人情。对舒寒是这样,对苏然亦是如此。“安安,这样下去我很担心你的身体会累垮的。”苏然好言相劝,今天在酒会上,他就已经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安北酒的身体素质并没有以前好了。让她一个人为了父亲的医药费,天天扛着相机蹲在车里,蹲在外面就为了拍那几张照片,又挨冻又挨饿,

  • 那天,我入行19章(第19章 第一次)

    原标题:那天,我入行19章(第19章第一次)小说名:那天,我入行第19章第一次李姐看我从洗浴中心出来了,就对我招手,“小陈,这里!”我快步走过去就上车了。我知道上了这辆车我就不能回头了,虽然这一切我都已经想清楚了,但我此刻的心情竟然不知是何种滋味,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我没敢问李姐要带我去哪,只是迎合着她的话,我也知道我即将走上另一条路了。“欢迎光临!”李姐带我去了一间宾馆“我们要一间房!”“好的,麻烦请等一下。”等前台小姐登记完,我拿上钥匙,房间是再七楼,进门之后李姐就躺在了床上,“开车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