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悬疑灵异小说《鬼夫缠爱》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21: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鬼夫缠爱

01.梦

“月月……”

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带着回音,似乎隔得很远。来自95lady.com

“月月……”

又是一道轻声的叹息声传入我耳中,我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想看看是谁在我睡觉的时候恶作剧。

眼皮子好重,根本睁不开。

我张嘴,想要呼喊睡在上铺的室友,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发不出一丝的声音,想要翻个身,却发现了我的身体完全动弹不了。

怎么回事,好难受……

身体也越来越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身上,我的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幽幽的冷风刮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意识清醒了大半,就在这时,一道轻笑声传进耳中,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它就在耳边。

突然间,我感觉到一只冷冰冰的大手搭上了脖子,那一瞬间,我毛骨悚然,不由尖叫起来——

可是我叫不出来,我的嘴唇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冰冰的,凉凉的。

我只觉得浑身传来一阵雪霜般的冰冷感觉,寒意钻进了骨头里。阅读95lady.com

我愤力挣扎着,眼睛好不容易睁开了一条缝,模糊之间,视线陡然撞进一对通红如血的眼睛里。

浑身的寒毛顿时竖了起来,我想要大喊,可是嘴唇却被东西贴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缝隙。

不仅如此,他的一只手捧着我的脸,同样是刺骨的冷,慢慢在我脸颊化开。

那贴着我嘴唇的东西似乎离开了些,一阵阴寒的气息钻进口腔里,低低的男声出现了:“怎么不乖呢?”

我拼命地要想动,可是手脚被死死压着。

救命,有没有人,快救救我——

强烈的恐惧感包围着我,我真的快哭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冰冷的手指突然覆盖上我的眼皮,一道低喃的声音似有似无地响起:“不要看。”

那声音一字一句,带着哀伤和无限缠绵,却又充满诱惑力,我情不自禁着迷于他的声音,如潮水般的恐惧感似乎随着这声音慢慢退去。

“不要看,我不会伤害你……”

沉沉的嗓音透着特有的蛊惑力,我情不自禁着迷于他的声音,渐渐迷失在其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下身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我痛醒了,肚子里的肠子就像是打了结绞着痛,痛得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嘶~”

一道惊讶的声音出现在我面前,听声音应该是住在我上铺的秋秋,她“呀”了一声,道:“七月,你画地图了。95女性网

地图?什么地图?

我下意识低头一看,蓝色的床单中央被鲜血染得乱七八糟,我顿时很不好意思:“那个……我来大姨妈了……”

“早自习你就别去了,我给你请假,你赶紧收拾收拾,得赶上老妖婆的课。”见状,秋秋对我说。

我心生感激,对她道谢。

既然不去早自习了,我等室友都洗漱完离开之后才去了洗手间,冲了个热水澡,脱下弄脏的内裤换了条新的,又垫上姨妈巾,然后视线却突然凝住了。

身上不知何时多了些红色的斑斑点点,那印记偏青,并不是很严重。我正疑惑着,脑海里迅速闪过几个零星的片段:冰凉的大手,血红色的眼睛……

我一吓,抬起头朝着镜子望去,镜子被水雾遮住了,我顾不得其他拿起手里洗澡的毛巾匆匆在镜子上擦了好几下。

“啊!”

狭小的洗手间回荡着我惊恐尖叫的声音,我吓得后退了一步,差点摔进厕所坑里。网站95lady.com镜子里的我,身上布满了斑斑点点,颜色比起之前看到的又深了些,像是被什么小虫咬的,又像是……

脑海里那些零碎的片段不断重复闪过,我心底忍不住生起一阵寒意。

那双通红色的眼睛,是鬼吗?

不怪我这么想,我从小就能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奶奶告诉我,我的体质特殊,容易招惹东西,所以我的脖子上常年带着一颗血色的珠子,据说能辟邪,可事实上,我还是能看到那些东西,不过至少那些东西很少靠近我,骚扰我。

可是现在……

我急忙摸向脖子,那圆润的触感还在,那身上的印记怎么解释,真是被虫子咬的吗?

血红色的眼睛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越想越害怕,我迅速套上了睡衣,惊慌失措地跑出了洗手间,双手颤抖着翻出手机。

我迫不及待地给奶奶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里始终是循环播放的彩铃,我越来越心慌,声音甚至不由自主带了几分颤音:“怎么办,奶奶,有脏东西……”

“脏东西……你是在说我吗?”

一阵低沉的男声突兀地出现在我的身后,我猛地睁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那窗台上的窗帘诡异地向中间靠拢,自己慢慢的,慢慢的合了起来。

房间里的光线瞬间昏暗下来。

幽冷的气息贴上我的后背,我头皮一紧,寒毛根根竖起,手机“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手脚顷刻间变得冰凉……

02.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

冰冷的气息攀上我的脖子,在我颈侧喷了口冷气,我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浑身不受控制地微微抖动起来。

“你,你……”我想要开口问他,声音却抖得厉害,根本说不出来。来自http://www.95lady.com/

“你在害怕。”身后的那道声音发出一记低低的笑声。

背脊爬上越来越深的寒意,我看不到,感知却越发清晰,那身后冰凉的气息似乎要将我吞噬。我努力压抑住自己的害怕颤着舌尖,道:“大,大哥,你我无怨无仇的……你放过我吧……我,我,一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

那声音笑了一声,对着我的颈侧喷了口冷气,不说话。

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就像是一个饱受煎熬的人突然坠入了冰窖,雪上加霜。那近在咫尺的鬼笑声,对我来说不仅是有肉体的折磨,更是在折磨我的精神。

我哭了。阅读95lady.com

“求,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不会……”

“放过你,也不是不可以……”背后的声音缓缓道:“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往西南侧走两里,你一个人来。别跟我耍花招,否则……我会吸干你的阳气!”

我拼命点头答应,眼泪“吧嗒”着掉个不停。

“现在,闭上眼睛。”那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我照着他的话做闭上眼睛,我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希望这只缠上我的男鬼赶紧离开。

脸颊忽然传来凉意,似乎有什么东西触碰着我的脸,缓缓往下…….

许久之后,那包围着我的寒意退去,我小心翼翼睁开眼睛,还是熟悉的环境,宿舍里安静得只听见我一个人的呼吸声。

我来不及松口气,脚一软,栽倒在地上。

刚洗完澡的身子已经被冷汗完全打湿,回想起刚才那一幕,我抱着手臂失声痛哭起来。

如果,如果我看不见那些东西,该有多好……

哭了一场,总算好受些了,我眯着眼看了下手机的时间,八点四十。

第一节课是九点上课,来不及了!

匆匆忙忙收拾了下换了衣服,我拿起桌上的《考古学通论》就跑出了宿舍,转弯准备下楼梯的时候却一不小心撞上了一个人。

我摸着额头轻呼了一声,不经意间瞥见一双纤细的灰白色皮肤的小腿。

隐约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涌上心头,我没多想,连连说了两句“对不起”,匆匆绕过她跑下楼。

一路狂奔从宿舍到一教学楼,可是刚赶到楼下,上课铃声无情地响起。我大口喘着气,抬头看了看盘旋而上的楼梯,深深吸了口气,三步跨作两步一鼓作气爬上了五楼,来到了上课的教室外。

教室里闹哄哄一片,我顿时一喜,太好了,老妖婆还没来。

小心翼翼推开后门,我四处环顾,眯着眼找了半天终于找到坐在最边上的刘秋秋和安小熙,而她们身边还留着一个空位置。

“七月,过来!”

安小熙看见了我,马上冲我招手示意。

我低着头走到她们身边坐下,安小熙递上来一包纸巾,嫌弃地对我说:“你看看你,满头大汗的,还不快擦擦,可别蹭到我身上了。”

话虽然不好听,可是我却很感动地看了一眼安小熙:“谢谢。”

安小熙“嘁”了一声。

“哎哎哎,你们听说了没,今天早上我们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一个上吊自杀的女人。”

“咦,不是吧,我没听说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据说现在后山已经被封锁了,如果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至于这么做吗?”

“天,这么恐怖……”

低头擦汗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几道兴奋讨论的声音。

“咦,真的啊,快快搜一下贴吧!”安小熙和秋秋似乎也听到了,转过身兴致冲冲加入了讨论。

我对这些事情并不感冒,呼了口气,翻开书准备预习一下今天要讲的内容,然而我突然目光呆住。

摆放在桌上的书扭曲在了一起,密密麻麻的小字最后组成几个大字:

“今晚十点,后山小树林。”

周围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只是短短一瞬间的事情,我的世界陷入一片苍白,只剩下我和摆放在桌上那本《考古学通论》。

我的身体控制不住颤抖起来,好不容易退散的寒意从又我的背脊缓慢爬上,蔓延了整个身体。

几乎在同一时间,那扭曲的几个大字又缓慢动起来,化成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她的眼睛是一片黑乎乎的眼仁,就像两个窟窿,腐烂的脸长了短白色的长毛,嘴角流着鲜血。

她的脸越来越扭曲,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冲着我张开血盆大口——

03.撞鬼

“啊——”

我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猛地将那本《考古学通论》抡到了地上,额头不断冒着冷汗,身体抖动得越发地厉害了。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

“七月,你怎么了?”一只手搭上我的肩膀。

我又一次叫了一声,潜意识认为是那个男人的手出现在我肩膀上,如惊弓之鸟吓得手脚乱舞,仓促之间膝盖撞到了桌角,整个人狠狠摔倒在了地上,痛得我脚趾头都忍不住蜷缩起来。

“七月!”我听见了安小熙和秋秋的声音,“你怎么了?”

咽了咽口水,我抬起头,面前已经没有女鬼恐怖的大脸,安小熙和秋秋都看着我,脸上满是担心的表情。

“书,书…….”

我指尖颤抖,指着落在地上的书。

“什么书?”安小熙楞了一下,顺着我指的方向,然后拿起那本被我抡到地上的《考古学通论》当着我的面翻了起来,一股印刷的味道扑鼻而来。

我能感受到旁边的人都在看着我,安小熙抓着书使劲摇了摇我的肩膀:“你怎么回事啊,见鬼了不成?”

其实我真的很想告诉她,我是真的见鬼了,可是我不敢说,从小到大的经验告诉我,即使说了也没人相信,只会将我当成一个白痴。

我深深吸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总算松懈了些:“我……”

“咯咯……咯咯……”

刚开口,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乍然响起,传进我耳中。

那声音时远时近,虚无缥缈,还荡着回音,迅速占据了我的脑海。几乎同一时间,安小熙那张近在眼前的脸慢慢扭曲,扭曲成一张满嘴猩红淌着鲜血的大嘴。

我吓得尖叫,猛地用力将安小熙推开,抱着头连滚带爬,惊慌失措跑出了教室——

“砰!”

慌不择路之下,我不小心撞了人,一下没站稳,摔坐在了地上,屁股顿时一痛。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停冲着面前的人道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想要爬起来逃跑,可不知怎么的手脚使不上力气。

心里慌得不行,我甚至怀疑下一秒那个女鬼就要追上来。

“同学,你怎么了?”一道关切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有,有鬼……”我哆嗦着开口,没有意识到眼前只是一个不熟悉陌生人。

过了几秒,一只大手轻轻搭在我的头顶,低低的声音传入我耳中:“看着我。”

我下意识抬头望着他,对上一双好看的眸子。

他温柔地摸了摸我的头,嘴角挂着温柔的笑容对我说:“没有鬼,是你太紧张了,放轻松,好吗?来,深呼吸……”

他的声音有一种异样的魔力,我情不自禁照着他的话做,吸气,呼气,吸气,再呼气,紧张害怕的心情真的慢慢放松下来。

我这才真正打量起眼前这个男生。

虽然他是面对我蹲着,但是能看出来很高,穿着条纹衬衣,帅气的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温暖人心,气质更是如阳光般温润。

这是我第一次在除了电视以外的地方看到这么好看的男生。

似乎是见我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漆黑晶亮的眸子泛起笑意:“没事了?”

我脸一红,急忙移开视线,很不好意思地开口:“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

“你是哪个专业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历史系考古专业,我叫七月。”我小声回答。

“七月……”我隐约听到他念了一遍我的名字,他忽而冲我微微一笑,“最近学习太紧张了吧,回去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谢谢你,学长。”我的直觉告诉我喊“学长”错不了。

他笑笑,摸摸我的头:“小七月,我们会再见面的。”

说完,他起身离开。

过了一会儿,我如梦方醒,眼前已经没有他的身影。我有些失望,看了下四周,这才发觉我似乎是在转角的楼道里。

我扶着墙壁站了起来,长长的呼了口气,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手机似乎落在寝室了。

想起晚上的约定,我苦笑一声,慢慢往寝室走。

回到寝室拿了手机,我避如蛇蝎般离开了寝室,就在转弯的时候,我脑不经意间闪过一双纤细的灰白色皮肤的小腿。

就这样,我拿着手机只身去了我兼职打工的奶茶店,磨蹭到了晚上九点打烊才离开。

风一吹,我不由抱紧了手臂搓了搓,白天发生的事情再一次浮现在脑海里。

十点,小树林西南侧……

我没有看到那男鬼的模样,可是对方冰冷冷的话语却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如果我放他鸽子,他会不会真的吸干我的阳气?

我很乱,无助地站在路边,我多希望能出来一个人帮我出主意,可是并没有。

犹豫了好久,我最终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往后山的小树林走去,明明只需要20分钟的路程,我却差不多走了一个小时,心也跳得越来越快。

就在靠近小树林的地方,我看到了临时做出来的隔离带,忽然想起今天上午同学隐约提到的尸体的事情。

月光透过树影洒落在地上,倒映出斑斑光影,我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脚步下意识往后退。

“谁,谁在那?”保安室里突然出现一道叱喝声,一个拿着电筒的大叔走了出来,刺眼的灯光冲着我打来。

我反射性地用手臂挡住了这强烈的光,可是下一秒,我脚底的视线范围之内突然出现一双纤细的小腿,灰白色的皮肤,就这么离地面悬空了一公分,挡在我面前。

心“咯噔”跳了一下。

“咯咯咯咯……”一阵恐怖的笑声在我身后出现。

那打在我身上的光线越来越强烈,保安大叔的声音和那诡异的笑声此起彼伏在我耳边响着,我冷汗不断直冒,战战兢兢鼓地转过身——

一个穿着长长的裙子的东西站在我面前,乱糟糟的长发垂直到了小腿,一张脸已经腐烂发霉,长出白色的毛。她整个眼睛只有黑乎乎的眼仁,鼻子留着血,猩红的嘴巴咧得很大,一节裹着血的舌头斜挂在嘴巴外面。

是教科书里的鬼,她找来了!

无尽的恐慌包围着我,我抖得越来越厉害。

似乎是我害怕的模样激起了她的兴趣,她冲着我咧嘴而笑,露出诡异恐怖的笑容,森白的牙齿反射着月光打在我脸上,腥臭的腐烂味扑面而来。

浑身的泛起鸡皮疙瘩,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突然一把将手里的手机朝着恐怖女鬼砸了过去,转身就跑。

“啊啊啊啊——”

04.男鬼慕子彦

身后传来女鬼厉声尖叫愤怒的声音,我一颗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慌不择路地一路狂奔,只希望能够逃得远远的。

突然间,我脚下悬空,重心不稳,身体朝前一倾,巨大的冲劲让我顺着倾斜的地势不断往下滚。树枝石头划破了我身上的衣服,划过我的皮肤,疼痛不断传来,我哭喊着,声音却被不断灌进嘴里的风淹没。

“咚!”

一阵沉闷的声音响起,我额头传来一阵剧痛,下一刻,彻底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感觉到额头冰冰凉凉的,那种感觉越来越深入,到最后已经是深入骨髓的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慢慢睁开眼。

借着月光,我看清楚了俯身在我面前的一张脸。

他的脸庞皮肤苍白,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斜飞入鬓的眉下是一双泛着寒光的深邃眸子,鼻梁高挺,泛青的嘴唇微微抿着。最吸引我注意的还是他的发型,大部分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他弯着身子,有一部分头发顺势垂落下来。

这是我今天看到的第二个长相非凡的男人,和白天碰到的温柔学长截然不同,眼前这个男人十分冷酷,浑身散发的冷意让我不由自主微微颤抖起来。

“你是谁?”我压抑着自己害怕的情绪,轻声问。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漆黑的眸子似乎要将我吸进去。

我不安地扭动起来,试图站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低头含住我的嘴唇,森森的寒意钻进我的身体里,我冷不防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大了双眼——

这个感觉……我记得!

紧接着,我感觉到一股气息从我体内涌上,朝着口腔聚集,缓缓流了出去。

我惊恐的望着面前这个男人,拼命挣扎起来。

他在吸我的阳气!

他就是那个缠着我的男鬼!

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想要从他怀里逃跑。可是我越是挣扎,他锢我锢得越紧,我害怕地哭了,虽然我能遇见到鬼,但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被鬼吸干阳气。

我被压得动弹不得,感受着不断有温暖的气息从体内缓慢而出,我绝望地闭上眼。

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他却松开了我的嘴唇,微冷的气息喷在我脸上,声音冰冷:“不准哭。”

熟悉的声音,冰冷的气息,这一切都似曾相识。

“放过我吧,求求你……我不想死……呜呜……”我哭着求他,绝望的阴云笼罩着我,我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你要是再哭,我立刻吸干你的阳气,让你变成一具干尸。”他目光又冷冽了几分,盯着我。

我一吓,顿时闭着嘴冲他摇头,努力将眼泪收回去,却克制不住它往下掉,哀求地望着他。

周围静寂的有些可怕,听不到丁点儿其他的声音。

身上重量消失,他站了起来,冲着我道:“起来吧。”

我用手撑着地,刚一使劲整个人又重重地摔在地上。我一惊,又试了一次,却发现还是同样的结果。

“我,我使不上力气……”我差一点又哭出声来,努力压抑着哭腔对他说。

隔着泪水,我看面前的男鬼的眉头拧了起来,漠然地对我说:“你只是手脚麻了,过一会就好。”

“真,真的吗,我还能动?”我吸着鼻子,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他没有回答,冷漠孤傲地仰视着我,高贵气质浑然天成。

我被他强大的气势吓住,慌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他。等了好一会儿,手脚终于慢慢恢复了知觉,我站了起来,抱着双臂颤抖着站在一旁,紧张不安地问:“你,你找我有事吗?”

“慕子彦。”他突然说了三个字。

我一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慕子彦,我的名字。”说罢,慕子彦冷冷瞥了我一眼,“我要你帮我做事,当然,作为条件我可以帮你解决骚扰你的鬼。”

“可是……你就是鬼啊。”我小声开口,提醒他。

慕子彦的眸子乍然闪过一抹杀意,强烈的寒意逼得我再次后退了两步:“你不愿意?”

脑袋被我当成拨浪鼓使劲摇动:“没有,没有。”

听到我的话,慕子彦身上的杀意才渐渐退去,接着说:“我需要吸食人气来维持自己的能力,在找到东西之前,你就是我的贡品。”

听他这么一说,我脚一软,坐在地上。

慕子彦似乎看出了我的恐惧,补充道:“当然,我会把握分寸,不会让你死的,只是你会感觉到有些虚弱,睡一觉就好。”

被一只鬼看上当成氧气机,我的心里除了绝望还有无尽的恐惧。我很想拒绝,可是不敢,真的不敢。

除了答应,别无选择。

我嘴唇哆嗦着,正要开口,一道凄厉的鬼叫声忽然打破这片空间的平静。

鬼夫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夫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这5本书,让你成为一个更有深度的人

    6月份的尾巴,夏天的气氛越来越浓。世界杯热火朝天踢了好几天,Pick了好久的小姐姐们也终于出道了,气温上升,空气中弥漫着小龙虾和啤酒的味道……当然啦,除了这些,小编知道爱读书的你,依旧在期待着那些凝结着有趣的灵魂和过人智慧的好书们新鲜出炉。快来看看,小编有哪些好书推荐给你吧!1.岁时记苏枕书著女孩孟荻和陆明相遇在古老的京都,她们发现彼此竟如此相契,直可托付全部的信任与理想。京都往事,赤诚之心。为世上至坚洁、至纯粹的友谊。苏枕书笔下的京都故事一如川端康成所描绘的旧日离合,尽管年代不同,但书中京都四

  • 世界杯开赛!你看好哪个球队,点击竞猜赢取定制T恤及海量甜品饮品券!

    今天是一篇福利推送请仔细滑看,不要错过隐藏的福利哦~首先请让小恒缓和一下激动的心情因为四年等一回的世界杯终于燃情开幕了无论真伪球迷,今夏一起绝地疯狂握不到大力神杯,那就一起举杯贴心如小恒再也坐不住了势必要为广大球迷们带来三重超级福利夏日激情,燃到炸裂!这个夏天,小恒要陪你度过世界杯64场精彩赛事“世界杯竞猜”游戏已上线一起来做“竞猜小能手”吧与2018俄罗斯世界杯赛程同步竞猜世界杯定制T恤及其他惊喜礼物等你来撩~STEP1点击进入http://new.sysaojie.cc/henglong/h

  • 招聘会挤爆北体 体育互联网产业的人才刚需

    由北京高校毕业生就业指导中心、北京体育大学主办,体育产业生态圈、海淀区教育人才服务中心承办的「中国体育产业招聘季」2018体育类专业综合双选会,在北京体育大学成功召开并圆满结束。来现场参加双选会的小伙伴们,是否已经拿到了心仪的offer呢?北京站实况放送北体体育馆的现场却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在上午的招聘活动中,现场氛围非常火爆。其中,由体育产业生态圈组织的80家知名企业吸引了来访同学们的极大关注,其中包括阿里体育、真格基金、国安俱乐部、盛力世家、懂球帝、昆仑鸿星、体奥动力、微赛体育、众辉体育、

  • 艺术家张珺“相约”个人油画展亮相巴黎

    巴黎一年一度的音乐节举世瞩目,今年的6月21日,音乐盛宴如期而至,而就在离总统府爱丽舍宫三百米,或步行几分钟香榭丽舍大街附近的巴黎八区著名的画廊大道马提尼翁(L’avenuedeMatignon)与Delcassé大道金三角的衔接点,索尼亚--蒙帝画廊隆重推出华裔著名女画家张珺个人画展《Aurencontre相约》。法国艺术杂志“Cdel’art这是艺术”6月刊用三页整版对画家张珺提前做了专访和介绍,为画展的开幕预热,该杂志与Artprice,Artsper,Artmajeur等世界著名艺术品拍

  • 都是我的错(深度好文)

    村子里有两户人家,东边的王家经常吵架,互相敌视,生活得十分痛苦;西边的李家,却一团和气,个个笑容满面,生活得快乐无比。有一天,王家的户长受不了家庭的战火,于是前往李家来请教这是什么道理。老王问:”你们为什么能让家里永远保持愉快的气氛呢?”老李回答:“因为我们常做错事。”老王正感疑惑时,忽见老李的媳妇匆匆由外归来,走进大厅时不慎跌了一跤,正在拖地的婆婆立刻跑了过去,扶起她说:“都是我的错,把地擦得太湿了!”站在大门口的儿子,也跟着进来懊恼地说:“都是我的错,没告诉你大厅正在擦地,害你跌倒!”被扶起

  • 大明山歌圩7月场:为“七一”献礼,领略环大明山歌圩文化之马山故事!

    为纪念建党97周年,由南宁大明山风景旅游区管理委员会主办,广西南越山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联合南宁大地飞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广西电视台《绿色广西》栏目共同打造的以“不忘初心,感恩奋进”为主题的大地飞歌·2018大明山歌圩7月场活动将于7月1日在大明山景区大门区精彩上演。大明山歌圩举办两年以来,以开放性、包容性和创新性成为环大明山区域各县区优秀民族文化展演的大舞台。在历届歌圩当中,马山县优秀的文艺队、山歌手曾受邀多次登台,带来了三声部民歌、壮族会鼓、扁担舞等享誉区内外的马山文化三宝,深受观众的喜

  • 新底稳不稳很难说,如有好行情,在秋季

    所谓,熊市无底,千万不要相信什么低,也千万不要抵上身家博性命。这些都不是理财的正确打开方式,作为普通老百姓,老老实实的安身立命,做好本质工作,才是首要的事情。其他都是假的。关于最近的股市行情,我们抛开经济学的传统模型,采用易学的方法分析一下。最新的大盘底部是:2837.14,如下图:回顾一下上次的分析,关于2018年6月19日,端午节后开盘第一天,黑色星期二,大盘创造了一个近两年来的大盘新低点:2871.35,当时起了一个卦象,得兑为泽之九二爻变,得变卦:九二爻辞九二。孚兑,吉,悔亡。象曰:孚兑

  • 人的一生,总在得失之间(写的真好!)

    贫穷时渴望财富,孤寂时渴望爱情,年老时渴望青春年少,死亡前又留恋生命。痛苦伴随欢乐,健康与疾病并行。如同有朝阳的升起,就有夕阳的落下;有天上的月圆,人间就注定有月半。聚散离合,忧患得失,全是一念之间。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得到了成熟,就失去了天真;选择了某种职业的艰辛,却体会不到另一种职业的责任;拥有了喧嚣的城镇,就丧失了寂静的山村;有了安全的港湾,就没有求索的漂泊;想要小溪的清澈,就看不到大海的磅礴……失去也意味着一种得到:磨练换来成长,辛勤带来收获,泪水领略人生百味,挫折引

  • 怎么看待历代诗人眼里的夏蝉

    角蝉与幼崽蝉之絮语也许你早已厌倦了我的声嘶力竭,可是我已无法回到过去的巢穴,唱完这一曲,我就会与你,还有这个世界永诀。换上羽衣的我完美无缺,虽然就要与这个世界告别,在我的歌声里,你也只能听到激越!因为我知道,只要有爱,生命就永不枯竭!螳螂捕蝉即事三首其三(宋·李纲)森森榕木碧参天,夏日初闻第一蝉。美荫羡君诚得计,何须悽怨嘒风前。退居十咏其六柳轩(宋·赵抃)动入和风静惹烟,翠条疏处露池莲。林中尽是能吟物,春有黄鹂夏有蝉。林中能吟物,春有黄鹂夏有蝉……蝉脱壳春晚其一(宋·喻良能)春及瓜期夏景生,鸣蝉

  •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下)

    (接上篇)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上)他的规劝我还是挺怕的,毕竟他曾经经历过。他写过一篇文章来讲述他黑暗的三个月,那篇文章我读过,但是由于太黑暗了,我最终没有读完。所以后来他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没多问,只知道他已经很提防(dīfáng)这种事了,最终我决定相信他。我给同学发消息说:“我不去了”。同学显得有些生气了,他说都跟经理说好了,我突然不去了,这不是让他难做吗?经理那边不好交代,还是过去吧,别让他难堪。我跟他说,反正你这份工作是个兼职,工资这么高,随便找都能找到人。而且你才刚和我说了,那么远总得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