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落跑新妻嫁到》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8:21: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落跑新妻嫁到

第一章 被拍卖

唔……

景婉黎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黑漆漆的一片。原文http://www.95lady.com/她试图起身,然而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全都不知道被什么人用铁链死死的禁锢住。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让我们请出本次拍卖的最后一件商品!”

司仪这句话一说出来,原本厅中坐着的人们的眼睛纷纷闪烁出精锐的光芒,一个个坐直了身体,无比期待的望向台上。

暗色的交易密厅中,漆黑的幕布缓缓的被拉了起来。

尤物。

天生的尤物。

黑色的长发披散在水晶台上,天鹅般优美的光洁脖颈划出诱惑的弧度。

在场的所有人,无一不想一把撕开那碍事的白衬衫,然后好好的品味品味那诱惑的胴体。总裁豪门小说《落跑新妻嫁到》在线免费阅读

眼睛看不到,听着远远近近传来的陌生的男人们的低声,景婉黎的心,更加的慌乱了。

“现在,竞拍开始,底价,一千万。”

竞拍声此起彼伏,巨额金额对于这些男人来说似乎仅仅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数字。

很快,便有人出价到了五千万。

这个时候,司仪要求景婉黎站起来,走下水晶台,在大厅宾客中穿行。

景婉黎想要拒绝,但是已经有人强行将她带了下去。

顿时,周围响起一阵阵贪婪的惊叹声,被迫拖着脚链,被人牵着手链,跌跌撞撞的向前走着。95女性网

娇小纤瘦的景婉黎站在那里,身体止不住的微微颤抖着,再加上那极具诱惑力的白衬衫,简直让人血脉偾张。

忽然,一个手臂突然伸了出来,一把将景婉黎整个人扯到了怀中。

“哟,这不是景家的千金大小姐嘛,怎么现在落魄到这种地步,真是可怜,不如跟三爷我走吧,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疼爱你的。”姜老三是这边的地头蛇,平时极爱女色。

说着,他便朝着景婉黎的脖颈凑了过来,景婉黎甚至感觉到,那男人粗糙的手掌,已经摸上了她的大腿!

不要,不要……景婉黎急得都快要哭出来。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冷不丁的射了过来,从姜老三的鼻子尖擦了过去,在他的侧脸上擦出一道血痕,然后“锃!”的一下,狠狠的嘣在了墙壁上。

“谁他妈敢动老子?!”姜老三摸了一脸血,顿时火大。来自http://www.95lady.com/

一阵骚动声随之响起,一群身穿特种军装的人冲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高大英挺的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步伐矫健,从骨子中透出绝对的威严气势。

量身定做的军绿色特种兵服,宽阔的胸膛看上去结实有力,腰肢精壮,双腿笔直而又修长,锃亮的黑色军靴更是威严万分。

滕烈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他一出现在这里,整个拍卖会场的气氛都骤然发生了变化。

姜老三原本准备破口大骂,在看清楚来认识谁之后,脸色骤变,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原本准备吃景婉黎豆腐的手也不由得收了起来。

滕烈单手插在兜中,另一只手端着一柄通体亮银的手枪,直直的瞄准姜老三的脑门正中。

男人冰冷犀利的视线扫过在场所有人,带着令人臣服的威慑力,“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所有人不许动,依次抱头,蹲到墙角去。来自http://www.95lady.com/

拍卖场的经理闻声赶来,“二少,您这是做什么?咱们一向可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有什么话不如把枪放下来再说?”

滕烈的枪口,依旧没有任何变动。

第二章 你以为,能够威胁我?

“今晚,我们接到情报,’红蝎’的人在这里进行毒品交易。”滕烈声音低沉有力,一字一句,都如同重锤,让潜藏着的犯罪分子心中恐慌。

经理神情变了变,不知道是谁按捺先开了枪,顿时,整个厅中一片混乱。

景婉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人胡乱地推倒在了地上。

拍卖场的安保和“红蝎”组织的罪犯纷纷拿出武器,与滕烈的士兵进行抗争。

然而很快,局势便一边倒的被特种军占领,大多数的人都惶恐地抱着脑袋像墙角蹲去。推荐http://www.95lady.com/

“一个不落,带回去审查!”

滕烈雄厚的声音响了起来,充斥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声音,景婉黎的心头划过一丝异样的熟悉感觉。

“滕烈!把枪放下!否则我就一枪崩了她!”

还没等景婉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就被人大力扯了过去,并且一把冷冰冰的手枪,抵上了她的额头。

眼罩也因此散落了下来,景婉黎骤然接触光亮,一时之间眼睛很是不适应,什么也看不清。

滕烈站在原地,锐利的鹰眸如同利剑一般,直直的冲着姜老三的方向射了过来。

在看到景婉黎的脸的时候,滕烈的神色明显一滞,只不过很快又消失。

“放我们走,现在!立刻!”

挟持景婉黎的姜老三大概是走投无路,所以才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景婉黎能够听出来,其实他的嗓音中,忍不住的带着轻微的颤抖。

“你以为,你能够威胁我?”

滕烈缓缓地开口,幽幽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冷讽。

“你信不信,信不信我现在就开枪杀了她!”罪犯增大了音量,几乎是吼出来的,面色狰狞可怖,“让你的人把枪都放下!我要从南门出去!”

说着,罪犯狠狠的用枪口顶了两下景婉黎的头,痛的景婉黎快要叫出声来。

气氛凝固在了这一刻,沉默蔓延在整个大厅中。

滕烈眯起眼睛,幽深的瞳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景婉黎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自己难道就要这样成为牺牲品了吗?

她抬起头来,一双眼睛渴求的望向对面的军长,却在看到滕烈的那一刹那,浑身猛地一颤。

怎么是他?!

滕烈?!

景婉黎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站在她对面的那个人,确实是滕烈无疑。即使是五年没有见面,她还是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对了,滕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景小姐,和您还是老熟人呢?”绑架者似乎想起来了一些什么。

此话一出,景婉黎和滕烈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异样。

男人沉冷的视线扫过景婉黎,不经意间和她的眼神相撞,然而却只剩下完全的陌生和疏冷

景婉黎在心中苦笑了一声,滕烈,是不可能选择救她的。

这个男人,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恨不得自己五年前就死去,怎么可能救她?

长久的沉寂。

然而,就在景婉黎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开了口——“按他的意思办。”

景婉黎来不及吃惊,就被绑架者推搡着,一步步朝外走去。

在即将经过滕烈身边的时候,景婉黎察觉到那罪犯故意放慢了脚步,似乎是想要谋划什么一样。

果然,下一刻,姜老三忽然将景婉黎朝着滕烈的方向一推,随即拔枪,对准滕烈便扣下了板机!

砰!

巨大的一声枪响。

紧接着,便是一阵枪声纷乱。

姜老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低下头,望着自己胸口的三个正汩汩向外伸着鲜血的黑色洞口,倒在了拍卖场的地毯上。

第三章 你就这么喜欢我?

“你没事吧?没受伤吧?”景婉黎慌忙开口询问,因为之前哑声药物的原因,她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沙哑刺耳。

滕烈紧皱着眉头,望着在刚刚千钧一发之际,扑上前来将自己推到一边的景婉黎。

“起开。”他没回答她的话,只是冷冰冰的吐了两个字。

景婉黎这才意识到自己还趴在滕烈的身上,

她匆匆忙忙的想要站起身子,但是早就无法承受脚踝上的锁铐带来的痛楚,刚刚迈出去一步,整个人便控制不住平衡,重重的跌了出去。

然而,就在景婉黎紧闭双眼以为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一下子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呵,景婉黎,你就这么喜欢我的身体?”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景婉黎下意识的拉开自己和滕烈之间的距离,她不想让滕烈更讨厌自己。

强忍着脚上的痛楚,景婉黎一步一步趔趄的走着。

滕烈的视线落到女人身上遮不住大腿的单薄白衬衫,剑眉不禁微微蹙了起来,再注意到她白皙的脚踝上那已经被磨出了深深伤痕的殷红裂口,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

就在将士即将将景婉黎同另外一些嫌疑人一同带走的时候,滕烈突然发话。

“等一下。”

景婉黎停下,疑惑地转过头,却看到滕烈正拿枪指着自己。

下一秒,枪口向下,砰地一声,金属撞击,禁锢着景婉黎的脚铐,被滕烈径直打断了。

景婉黎先是一愣,随即小声地开口,“……谢谢。”

女人纤瘦单薄的身子渐渐消失在外面,滕烈的脸色,却一直都是阴沉的模样。

滕烈身边的副官,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好友陆少勋,担忧的看着滕烈,他一开始见到景婉黎的时候,也是无比的震惊,但是他更担心的事,滕烈会不会做出什么事情。

毕竟,滕烈对景婉黎的恨意,太深太强……

“二少,景小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可是BlackPalace,全是肮脏的交易。虽然景家破产,但是也不至于到卖女儿还债的份上吧?”

景家原本是s市赫赫有名的商贾大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爆出内幕交易丑闻,股指急剧下滑,在短短时间内被迫宣布破产,债主们纷纷找上门去,闹得沸沸扬扬。

从破产那天起,景婉黎就失去了音讯,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BlackPalace的黑市拍卖会上。

滕烈不悦的瞥了陆少勋一眼,“还有空操心任务之外的事情,陆少勋,你好像很闲?”

陆少勋一愣,没有反应过来滕烈话中隐含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无端端的,已经感受到了从身后传来的阵阵冷风。

“要是你这么闲的话,西南边境那边最近有些不安分,不如把你外派到那边做前线指挥?你觉得怎么样?”

陆少勋大惊,一张清秀俊逸的脸板的像石头一样僵硬,慌乱的摆着手,连声说道:“别别别,我以后再也不多嘴了,您说啥就是啥,只要不把我发派出去!”

开玩笑?上一次滕烈这样说的时候,第二天他就被拖上直升机直接扔进了东北那边的森林,待了整整一个月,差点没变成野人回来。

“二少,您大人有大量,就当刚刚我那些话是空气哈!”

滕烈这才收回自己凌厉的视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二少,那位人质晕倒了!”

滕烈和陆少勋对视了一眼,陆少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滕烈迈着大步冲出了门。

第四章 你不配

灰冷色调的房间,白炽灯沉默地散发着冷冷的光芒。

景婉黎缓缓睁开眼睛,望着眼前陌生的一切,只能够凭借着装潢硬朗的线条依稀感觉出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

仔细的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可是无论怎么样,景婉黎还是只能够想起来自己昨晚被当成人质,然后替滕烈挡了一枪,最后支撑不住晕倒……

“你醒了。”

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走了进来。

滕烈的身影就像是一座移动的巍峨雄峰,带着让人臣服的威严气势,锐利的鹰眸冷冷的盯在景婉黎的身上,似乎是要将她整个人完全看穿。

“滕……”

“闭嘴,我不想从你口中听到我的名字。”滕烈薄唇轻启,带着一丝丝厌恶的情感,“你不配。”

景婉黎的身子狠狠一颤,她曾经设想过无数种和滕烈再次相见的情景,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一种状态下。

滕烈缓缓走到景婉黎的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眼神中带着无限的嘲讽,“怎么,见到我,你好像很不乐意。”

景婉黎摇了摇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她知道,滕烈的心中,一定恨透了她……

“哦对,我忘了,你根本就不想我回来,你可是巴不得我死在战役中,然后和你的新欢白头偕老。”滕烈抬手,一把捏住了景婉黎的下巴,逼迫她抬起头来,不得不直视着男人利剑一般的目光,“对吧,我的前妻?”

“前妻”两个字一说出来,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冰冷到了极致,仿佛被冻结了一般。

景婉黎好几次张开口,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最终,才勉强吐出一句,“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滕烈冷笑一声,很明显,无论景婉黎说什么,他都觉得只是这个女人编造出来的借口。

就在这个时候,景婉黎满满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骚动着一样,异样的热气蒸腾翻涌,那渴求的欲望实在是太不正常了就像是被人下了药……景婉黎忽然想到,在她被锁在水晶台上的时候,被人强行注射了两管针剂,淡色的液体,不知道是什么功效。

难道……跟这个有关?

景婉黎的脸上开始慢慢泛起潮红。她的呼吸,也不由自主的急促了很多。

滕烈强烈的男性气味对于此时此刻的景婉黎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毒药。

“景婉黎,那你倒是说说看,事实是什么样子?”滕烈扣在景婉黎下巴上的手指力道很大,几乎快要将她的骨头捏碎,“有什么理由,让你背叛自己的丈夫,转投别的男人的怀抱?”

景婉黎拼命的摇着头,身体越来越严重的反应使得她根本没有办法好好的回答滕烈的问题。

然而男人见她这样吞吞吐吐,以为是景婉黎无话可说,神色间的嘲讽和薄怒愈发加重。

“离我远点,你……放开我,离我远点……”景婉黎艰难的挤出破碎的语句,伸出手臂,想要将滕烈推开。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谁知道景婉黎的动作不仅没能让滕烈离开,反倒是触怒了这个男人的神经。

滕烈一把抓住了景婉黎的手腕,将她直接拖到了自己的面前,景婉黎身上单薄的被子也因此而滑落,白嫩的肌肤一下子便暴露在了男人的视线中。

景婉黎下意识的便想要遮住自己的身体,哪知道她的手指还没有碰到被角,就被男人强行扫开了来。

“景婉黎,你的身体,我早就已经看过无数遍了,现在你做出一副守身如玉的模样,是演戏给谁看呢?”

男人的手掌探入薄被下,精准的捕捉到了景婉黎的脚踝。

女人纤细的脚踝不盈一握,熟悉而又令人怀念的触感使得滕烈的眼神瞬间发生了变化,原本他只是想要小小的惩戒一下景婉黎,但是现在,这种触感,让他很想再度重温五年前她那香甜迷人的味道......

落跑新妻嫁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落跑新妻嫁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多么艰难

    ▍给你的礼物你不知道给你选一份礼物会那么艰难。似乎什么都不合适。为什么要送黄金给金矿,或水给海洋。我想到的一切,都是像带着香料去东方。给你我的心脏,我的灵魂,无济于事,因为你已拥有这些。所以,我给你带来了一面镜子。看看你自己,记住我。作者/[古波斯]鲁米翻译/原野文明和平的世界,人的感受会逐渐细密。诗人及诗歌应该而且可以满足这个层面的需求。我是2017年夏天意外读到鲁米的诗,立马被迷住了。鲁米全名是莫拉维·贾拉鲁丁·鲁米,是伊斯兰苏菲派诗人,来自东罗马帝国。考虑到东罗马帝国的历史比较长,鲁米本人

  • 上海繁花 | 春天在哪里,我的内心还在等待水仙开花

    不开花的水仙我从山中来,带得兰花草种在小园中,希望开花好一日看三回,望得花时过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胡适《希望》兰花草,胡适词水仙,好友摄影冷冷热热,2018年的春节也过完了,可恨的是,我家的水仙仍长得象韭菜一样,没一点开花的意思。兔兔问我:为什么每年春节前,我都要种一盆不开花的韭菜。问题是,连韭菜都会开花,我的水仙却只长叶子。就象胡适在他白话诗中写的:急坏看花人苞也无一个哪壶不开提哪壶,朋友赶紧从微信里,发来漂亮的水仙照片,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养的、自己拍的,反正花团锦簇,娇嫩欲滴。每次看

  • 南昌发现史前聚落遗址,内有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

    因南昌航空城瑶湖机场建设需要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会同南昌市博物馆对南昌瑶湖吕蒙岗遗址进行抢救性发掘工作目前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果房址全景照吕蒙岗遗址位于南昌市高新区麻丘镇广安村委孙家自然村东南约800米处一块台地上,于上个世纪80年代文物普查中发现,总面积约1万平方米。市博物馆馆长曾海表示,吕蒙岗遗址揭露出的新石器晚期半地穴式房址,为赣鄱地区首次发现,也是南昌地区首次正式发掘的史前聚落遗址。出土陶器组合考古队员在遗址南部发现了新石器晚期墓葬群、半地穴式房址、灰坑等遗迹,并出土了大量陶

  • 【精品悦读@会员展示】思念如酒(组诗) 作者/张新锐(山东)

    作家学会★签约作家思念如酒(组诗)作者/张新锐(山东)挂满树梢的心愿无际的树林里阳光穿梭绿荫匝地静听,密林深处一串串鸟啼一只花喜鹊叼着我的心愿越飞越高擦亮树梢思念如酒一杯老酒温一温,暖胃青瓷杯子装满三千里思念老酒与父亲遥遥相对闷一口香辣遍地我在遥远的江南舀起清冽的长江与父亲碰杯一饮而进爱,和澎湃的祝福爱在黄昏后我们手拉手走过半个世纪如今,拄着蹒跚的岁月望尽落日黄昏一枝风竹搭在落霜的肩头举首,月亮已爬上咱家的老屋被雨淋湿的河童年,站在高高的柳枝上那条河,碎了阳光流成星月长大了风,跟在屁股后头夜,牵

  • 书法结构不正确,非丑即俗!书法结构要领,都在这里了

    毛笔字是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表达方式,它属于造型艺术,,水平高低,最直观地表现便是字形结构。字形结构,即结体,又称为结字、间架结构等,就是安排笔画的法则、规律。结构合理,间架巧妙,字形就耐看,否则,非丑即俗,这是毋庸讳言的。一、结字要明朗结字的形式是丰富多样的,结体之法,当然是针对若干部件而言。一个字,因左右结构、上中下结构、上下结构、内外结构、品字结构等区别,结体之法随之而成。这些结字之法,大多针对正书(篆隶楷)而言,但对于行草等书体,虽不密切,也有借鉴作用。在习练过程中,针对练习的书体,一

  • 春日的诗,子恺的画,醉了整个春天

    草长莺飞二月天,乍暖还寒时候,春天来了。朱自清说:一切都像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张开了眼。张恨水说:夜里没有风,那槐花的香气,却弥漫了暗空。在丰子恺的笔下,春天,却另一番风味...偶寻半开梅,闲倚一竿竹。儿童不知春,问草何故绿。——清·袁枚《偶作五绝句》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高鼎《村居》典却春衫办早厨,老妻何必更踌躇。瓶中有醋堪烧菜,囊里无钱莫买鱼。不敢妄为些子事,只因曾读数行书。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元·吕仲实《闲居诗》曲水溅裙三月

  • 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

    他本是工科出身,一次偶然机会让他与美术结缘;晚年,艺术成就已享誉世界的他,却“较真儿”地将自己不满意的画作全部毁掉……他曾说:“艺术表达的手段是多样的,岂能只是笔墨?能把感情画出来,任何笔墨都是好的笔墨,没有投入感情的笔墨,苍白没有价值。”吴冠中:艺术的学习应从大师的画室回到自己的家园和心底用丹青渲染生命色彩美有如此魅力,她轻易就击中了一颗年轻的心。1919年,吴冠中出生于江苏宜兴一个贫穷人家,是家中长子。父亲是一个教书兼务农的教员,母亲是文盲。文盲却未必是美盲,吴冠中的艺术天赋也许正是来自于母

  • 美女揭露江湖书法骗子伎俩,太有才了!

  • 高雅的梅花!

  • 陈传席:喜欢以美协、书协、主席、院长自居的,其“作品”都是垃圾

    西晋陆机《平复帖》陈传席常常语出惊人。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史论研究方面的专家;有人说,陈传席是艺术批评界的砖家。你说他是砖家,他的很多主张可谓掷地有声、铿锵有力,比如他对人格尊严的呼喊和倡导;比如他对正大气象的论述;比如他对新中国官方美术所作出的几乎是一棍子打死式的彻底否定,均可谓振聋发聩,令人不得不深思再深思。你说他是专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经常能看到常识性的低级错误,而且能看到他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自掴耳光。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居然能把自己画的完全不入门的画,把他写的完全不入门的字,当作宝贝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