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玄幻小说《寒冰总裁娇柔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9 7:59:4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寒冰总裁娇柔妻

第1章 狂狷之气

小城镇是个三面环山的美丽地方,葱绿的树木,漂亮的花海,在那雄伟的大山后面是壮阔的海洋。网站95lady.com

没有城市的喧闹,没有高楼,一排排白色的平民房整整齐齐地坐落在了大山脚下,朴实的居民房前还有清澈的小溪欢快地流过。

公路平坦,路边飘扬着浓郁的桂花香味。居民淳朴,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的笑容。

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中,如果来了辆高档的凯迪拉克,自然会吸引村民们的注意力。

黑色的凯迪拉克拉风地停在了一幢白色的房子前,在这淳朴的地方,高傲得如同俯瞰苍生的帝王。

阳光懒洋洋地照耀在了房子上,给它渲染上了一层亮丽得过分的耀眼金色。房子前面挂着晒干的辣椒,透露出浓浓的生活气息。原文http://www.95lady.com/

“这一年来,你都住在这边?”凌风筱贱慵懒地倚在了窗台前,狭长的幽深眸子眯了眯,英俊完美的脸上似乎蒙上了一层冰冷的青霜,灰暗得让人有些胆寒。

“嗯。”逆着阳光,只看得男人在光线中高大颀长的背影,没有看见他脸上的表情,葛霖有些心虚。

“你真是会享受生活。”凌风筱贱转身嘲讽地看着身后的女人,单手插兜,向葛霖凑近。拇指和食指用力地捏住了她精致好看的下巴,近乎严苛的嗓音里裹着一丝狂狷之气……

“来到这么偏僻的一个地方,我还真是一顿好找。”

“我。玄幻小说《寒冰总裁娇柔妻》在线免费阅读”下巴上传来的剧痛顺着神经末梢传到了心上,葛霖痛苦地蹙着眉头。白皙如瓷的脸上满溢着愧疚之情……

“对不起。”

“对不起?”凌风筱贱锐利地眯起了暗沉的眸子,冰冷的厉光如同世界上最锋利的剑,毫不留情地朝葛霖的心上插去。溅起无情的鲜血,触动更多的伤痛。只要一想起一年前她举枪对准了自己,凌风筱贱就觉得体内燃起了阵阵怒火。口吻不由变得阴狠……

“你真是让我恶心!”

葛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巨大的悲伤犹如平地而起的狂风夹杂着深刻的疼痛席卷而来。玄幻小说《寒冰总裁娇柔妻》在线免费阅读一阵阵几乎将人逼疯的窒息涌上,喉咙像是被棉花堵住。葛霖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面前如野兽般狠戾的男人……

恶心?也许真的很恶心吧。

自己竟然那样欺骗他……

从H市到这边已经一年了。

一年,痛苦愧疚了一年,担惊受怕了一年,这个男人终究是找来了。

“哼。”凌风筱贱嘲讽地笑着,温热的手掌抚上了葛霖莹白美丽的脸蛋,可是透露出来的凉意又让人不寒而栗。俯身逼近,眸子中的冷光像是染上了无数的仇恨,生生要将人逼疯般,……

“我说过的,要是我没有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话音刚落,男人便凶狠地咬上了葛霖娇嫩如樱的唇瓣,她不由得吃痛地闷哼了出来。说明95lady.com

“唔……凌风……我求你,不要这样……我今天还要上课。”葛霖双手抵挡在凌风筱贱结实健硕的胸膛上,哀求地看着他。

清澈眸底泛起的哀怨如同镜花水月,又像是飘渺着薄纱,泛着晶莹的光亮,看起来清纯至极,可是其中透露出来的妖冶又那么的摄人心魄。白玉般的瑶鼻上面带着点点细细的汗珠,莹白肌肤上浮现着一层淡淡的红色,薄而甘甜的唇瓣上沾上了诱人至极的光泽……

她还是像绽放的罂粟般迷人美丽。即使过了一年,自己还是抵抗不了她的诱惑。

凌风筱贱不由觉得口干舌燥,性感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手一揽,便将葛霖带入了怀里,幽深的眼底闪现着更暗的眸光。95女性网声音沙哑,透露着浓浓的情欲,却又无情冷漠得刺痛人心:“那是你的事,我不关心!”

心随着凌风筱贱漠然的话一揪一揪的疼,痛感如同一根根纤长带毒的银针一下下地扎在了心头。清澈的眸底不由漫上了伤痛,葛霖绝望地哀求着:“回来再好吗?”

“那我能求你当年的你不要开枪吗?”凌风筱贱凝着她,口吻冰冷得让人窒息。

葛霖现在浑身酸痛,昨晚她因为学校有事离开得迟了一些。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就碰到了突然找来的凌风筱贱。愤恨着她的凌风筱贱当即就不顾他们还在外面,狠狠地了她。

幽深狭长的眼眸中透露着俾睨天下的狂傲之气,冰冷狠厉的目光坚定得不容抗拒。英俊完美的脸狰狞铁青,凝聚在唇边的是冷冷的笑意,他像是地狱来的魔王,凶狠得让人胆怯。

葛霖紧闭着眼睛,浓密而狭长的睫毛止不住地微微颤动了起来,如同羽翼般每一次颤动似乎都带上了极大的悲伤。樱花般嫣然的唇瓣轻轻抿着,嘴角红肿,散着糜乱的意味。

脸若丹霞,纤细柳腰,灵风秀峦般引人遐思。

凌风筱贱不得不承认,怀里的女人有着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资本。

宽大的手掌抚摸着她绝美的脸蛋,凌风筱贱冷魅的脸上划过一丝尖锐的嘲讽,无一遐思的双眸如同黑夜闪烁着幽暗的光芒。轻薄的唇,吐出如泉般清冽的话语:“你可真是yin荡。”

男人的话语就像是尖利的刀锋阴狠地在心上划过了一刀又一刀。她难堪地别开了头,不敢直视凌风筱贱阴冷的讽刺……

即使不想承认,可是面前这个男人确实每次都会让她不由自主地沦陷下去。

“告诉我。”凌风筱贱俯身恶劣地咬住了她的唇瓣,嘴角微微翘起,口吻阴狠生冷……

“你想不?”

葛霖颤声乞求着:“不要……不要弄了。”

“不要?”凌风筱贱微微抬起了头,冰冷的眸光直直看进了葛霖清澈的眼眸中,就像是狠戾的撒旦一样,唇角漾起了暧昧而决绝的笑意。戏弄般地将葛霖的自尊践踏在了脚下……

“你说不要就不要吗?”

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是没有好下场的!玩弄也好,戏耍也罢,我就是要你知道你对我的伤害到底有多深!

体内像是有一头发怒的野兽在不停地咆哮着,凌风筱贱觉得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般。低头粗暴地吻住了葛霖的唇瓣,硬生生将她的呼痛声淹没在了喉间……

撕心裂肺的疼痛像是要让她铭记这一刻一样,顺着神经末梢快速传到了头皮,胃里一阵翻腾,窒息般的痛感清晰而尖锐地刻在她脆弱的心脏上。

一年前的事情不断地在脑海中回放。冰冷幽深的枪口就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鬼一样,深刻的冰冷不断地侵袭了上来,那一刻只觉得天旋地转,世界轰塌成一片……

他是那么爱她,可是她却无情冷漠到让人心碎……

恨,怎么能不恨!

幽深的眸光倏然加深,染上了刻骨的恨意。像是要吞噬掉葛霖一样,他掐着她纤腰的力度不由加大!

“啊。”难以克制的痛感清晰地蔓延到了心尖,头皮炸了般叫嚣着疼痛。葛霖不由沙哑着嘶喊了出来。

她是对不起他,可是男人不也是一直抱着演戏的态度说着爱她吗?

既然不爱,为何要这么恨她,不肯放过她!

“我真是恨死你了!”凌风筱贱愤怒地低吼了一声,张口恶狠狠咬上了她的脖子,眼里带着凛然的仇恨……

“我一定要让你后悔!”

葛霖痛苦地看着面前暴怒的男人,声音嘶哑,“拜托你,不要这样。”

“不要哪样?”凌风筱贱不耐烦地打断了葛霖的哀求,伸手捏住了她好看稍尖的下巴,嘲讽的笑意渲染了性感的唇角……

“觉得委屈了?难过了?嗯?”

他唇角漾起的笑意就像是染上了无数的毒汁般,透着让人寒心的冷意。

葛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管怎么样,确实是自己对不起他。别开头,尽管不想问,但是心里的想法还是不停地驱动着自己,问吧,问吧,问吧。

深呼吸了一口气,葛霖轻声开口问了句:“你爱过我没有?”

爱?现在不觉得问这种问题都很矫情吗?

可是最后呢?

谎言,全部都是谎言!

“哼。”凌风筱贱不由冷哼一声,心里钝钝的,麻麻的,像是被人用力打了一拳般,疼痛不停地消磨着他仅剩的理智。心底渐渐浮动着一抹蚀骨的恨意,凌风筱贱嘲讽地看着葛霖……

“你当我什么人。我凌风筱贱会爱上你吗?爱上你这个满嘴谎言的骗子吗!”

空前的绝望抵不过现实的残忍。葛霖回过头有些呆怔地看着一脸冰冷笑意的凌风筱贱,看着陌生得让自己胆寒的凌风筱贱,心像是被刀子狠狠地砍了好几刀,抽搐般的疼痛感快要将她逼疯。她突然有些想笑,觉得刚刚问那个问题的自己特别傻……

这是在期待吗?还在期待着那个演戏的男人说出“爱”这样的话吗?

“告诉你,我永远恨你!”凌风筱贱发狠般地用力捏住了她的下巴,幽深的眸子中像是燃起了熊熊的烈火般。一年前的那种绝望如潮般涌了上来,他恼怒地掐住她纤细的柳腰,没有一丝柔情……

“我会让你用一辈子来偿还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现在还说什么爱与不爱,不是太可笑了吗?还想再欺骗他吗?还想让他再一次沦陷在她的世界中吗?

开玩笑!怎么可能!

葛霖不由抽痛地失声喊了出来:“你……啊……放开我!”

第2章 放开手

“放开你!”心中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幽深的眼眸黯淡如黑夜星辰又像是凶猛的野兽透着令人窒息的火气。语调冰冷得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凌风筱贱愤怒地张口咬住了葛霖精致好看的嘴唇……

“我说过了,一辈子都不会放开你的!”

男人眸中的冷意深深刺痛了葛霖的心,悲凉的绝望残忍地吞噬着她脆弱的心脏。葛霖下意识咬住了下唇,无力地承受着凌风筱贱大力的进举,眼角有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看起来是那么的悲凉……

凌风筱贱,记住,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流泪!

接下来,野蛮而疯狂的几乎要了葛霖半条命,待凌风筱贱终于满足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了。无力地顺着冰冷的墙壁滑落在地板上,葛霖本是清澈干净的眸子早已失去了所有的神采,茫然无措地望着前方……

地板的凉意像是带上了深秋的凛冽,冰冷刺骨的寒意顺着肌肤蔓延到了里面,身体僵硬,感觉了连里面的血液也要被冻僵了一般。有那么一瞬间,葛霖觉得自己大概不过是一个搪瓷娃娃罢了,脆弱得好像立即就要破碎了。

“还坐着干嘛!”凌风筱贱面无表情地坐在了床上,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地吐着烟圈。白色的烟雾遮住了他眸底的一丝疼惜。低沉的嗓音中透露着一层不容反抗的命令……

“快点去做饭!”

高傲不羁得如同傲视苍生的帝王,冷血无情得又如同凶狠可怕的撒旦。

葛霖忍耐着身上传来的剧痛,缓缓将衣服套在了身上。清澈的眸子中不带感情,淡淡点了点头。漠然的声音中似乎透露着极致的绝望,让凌风筱贱的心不由猛地颤动了一下:“是。”

她的脸色毫无血色,苍白得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的纸。简单款式的衣服套在她的身上,反而更加凸显了她单薄得过分的身体。似乎很痛,她每走一步,都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量一样,豆大的汗珠顺着莹白的脸颊滑下,滴落在地板上,好像都能看见扬起的悲伤。

她比以前更瘦了。这一年里,她到底有没有好好生活……

凌风筱贱有些无力地拍了一下额头……

啧,自己干嘛这么在意啊。爱她只是从前的事情了,一年前,她向自己开枪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已经走到尽头了!

想想这一年来自己是怎么度过的吧。

全身粉碎性骨折达到了十多处,子弹刚好离心脏一公分的距离,饶是沫小茜医术高明,他还是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半年……

在他伤病的这段时间内,她又在干嘛呢?

躲在不知名的小镇,过起了逍遥自在的隐居生活!

原谅?怎么可能原谅她!

优质木板搭建而成的房子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所以当葛霖在楼下和人谈话的时候,凌风筱贱马上就注意到了。

“王阿姨,拜托,孩子先寄托在你那好不好……我过几天就去抱回来……具体发生什么事,我到时候和你解释。”

孩子!

她竟然还有孩子!

心中本来已经熄灭了的怒火再一次熊熊燃起。凌风筱贱扔掉了嘴上的香烟,黑亮的皮鞋用力地在上面碾了碾……

这个女人,竟然背着自己连孩子都有了!

“我倒要看看是和哪个男人的种!”薄薄的唇角向上一翘,就是一抹危险寒冷至极的弧度,狭长的眸子中如炬如火。英俊非凡的脸上笼罩着一层铁青色。凌风筱贱全身都散发着一种让人不敢靠近的邪狂之气。

葛霖因为昨天临时有事便将孩子交给了邻居照看,邻居本来昨天晚上就抱着孩子想要归还给葛霖,不成想来了几次后发现葛霖都不在家,又看着孩子已经睡着,只好将孩子暂放在家里。这不,一大早就抱着孩子过来了。

“王阿姨,我最近有些事情要处理不能照顾孩子了。”葛霖脸色苍白,嘴唇铁青,清澈的眸子里泛着一层迷雾,深怕凌风筱贱下来,有些着急地请求着……

“等事情办好了,我肯定会好好感谢你的。”

“噔、噔、噔”的声音就像是死神无情的倒计时,那是皮鞋踩在木板上发出的声响。葛霖脑海中的神经在那一瞬间立即就绷直了,脸色因而苍白得更加厉害了,几乎可以看见她白瓷般脸上的青筋……

凌风筱贱下来了!

他会怎么对待这个孩子!

葛霖惊恐地扭头看着缓步下楼的凌风筱贱,脸上的表情像是遇见了恶魔一样,深刻的惧惮来得比任何一次都还要强烈。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反应,她转头焦急地看着抱着孩子的老妇人,哀求地哑声说道……

“王阿姨,孩子拜托你了。我还有事,你先带孩子离开吧。”

“哦哦。”王阿姨不明所以地看着葛霖后面的凌风筱贱,但是仅仅只是一眼,她就害怕得立即有想逃跑的冲动!

那个男人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可怕了!

“站住。”冰冷不带感情的声音响起,犹如森林中突然窜出来的野兽带着凌厉的攻势倏然袭击了过来,恐惧的感觉充斥了心间,让人逃无可逃!

脚上像是灌满了铅一样,尽管害怕恐惧,可是那双脚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劲!抱着孩子的老妇人不由停住了脚步,微低着头不敢看男人。

男人的目光像是冷漠无比的激光线,多看一眼,就有一种被恶狠狠掐住脖子的感觉,窒息感混合着森然的惧惮毫不留情地齐齐冲向了脆弱的心脏!

“凌风筱贱,你。”葛霖转身看着渐渐靠近的凌风筱贱,竟然觉得呼吸困难。仿若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大海,冰冷的海水淹没了她的呼吸道,灼热而难受的感觉焚烧着她的神经。她有些茫然无措地看着凌风筱贱,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孩子给我。”凌风筱贱径直从葛霖身边走到了老妇人面前,威严的语气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直接从老妇人的手中抱走了孩子,英俊完美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厌恶的表情。

“小灵,我……我还有事,先走了。”老妇人只感觉一阵几乎冻伤人的风吹过,而后回过神的时候,孩子就已经不在她手里了。顾不得那么多了,她颤抖地说了句,就立即逃也似的离开了。

“说吧,这孩子是谁的?”凌风筱贱挑了挑眉,单脚勾上了房门,丝丝冷意迅速地撺掇了出来。他扬了扬高昂的下巴,冰冷的目光直直射向了葛霖!

要说是你的孩子吗?知道了他是你的孩子之后你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是怨恨?还是其他的?

“不关你的事!”葛霖强忍着身上传来的疼痛,向凌风筱贱走了过去。面上的神情冰冷,可是眼底那一丝焦虑还是出卖了她此刻浓浓的伤痛,“把孩子给我。”

她脸上的怀疑和不相信让凌风筱贱反感,非常的反感!

她难道认为自己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婴儿做什么事情吗!

怀中的小孩最多只有三个月大,小小的轮廓非常的漂亮,看不出是男的还是女的。白皙的皮肤嫩而光滑,如同白瓷般让人怜惜。小孩子睡得很沉,眼睛紧闭着,并不知道此刻因为他所引发的争执。

“不关我的事吗?”凌风筱贱冷漠地挑了挑眉,看向葛霖的眼神中是强烈的不满和怒意。寒冷如冰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孩子光滑白亮的小脸,嘴角挑起一抹如地狱恶魔般的笑意……

“既然如此,干脆就让他永远消失在我面前好了。”

宽阔的大手向下滑去,罩住了小孩子细小的脖子。凌风筱贱脸上闪过一抹阴狠,英俊完美的脸特别的狰狞恐怖。好像所有的一切在他眼里都是如尘土一般的存在,没有怜惜,没有同情,没有温暖……

“不要!”葛霖的心仿佛被绳子吊了起来,失声凄厉地尖叫了出来。她死死抓住凌风筱贱的手,清澈的眼眸中溢满了晶莹的浓雾……

“他是你的孩子,你不能那么残忍。”

眼眶快要涨裂了般,钻心的疼痛充斥着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泪水不受控制般轻易地滑落,很快就覆满了整张绝美的脸蛋,看起来是那么的凄凉。凌风筱贱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

为什么看到她伤心自己的心还是这么难过。

低头认真审视着怀里的孩子,小小的脸蛋,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他的身体是那么柔软,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小,可是他的确是一条生命的存在。而且这个孩子,她说是自己的孩子……

“啧,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呢。”凌风筱贱嘲讽地勾了勾唇,幽深的眼眸中迸射出了摄人的光芒。就像是平地起了惊涛,风云似的危险气息扑面而来,他寒冰般的口吻带着极大的怒气……

“如果是我的孩子刚才为什么不承认,为什么等他有危险了才说是我的孩子。还有,你好像并不想让我看到这个孩子吧。”

如果真是他的孩子为什么刚刚要让人带走,为什么不能让自己知道?

这一切岂不是荒诞得让人想笑!

“当年是你换了避孕药药吧。”葛霖痛苦地低下可头,泪水不断滴落,每次落在地上似乎都能听见空气悲伤的震动。她的声音沙哑而难过,“他真的是你的孩子。”

心猛地一怔,似乎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一年前,自己知道她在服药的时候,心里很难受,以为只要有孩子的牵绊,他们两个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她也就不会离开自己。

第3章 欺骗

但是既然是他的孩子,为什么他这个作为父亲的不能看见孩子?她到底还要欺骗他多久!

“那为什么要让被人带走他不让我知道?”凌风筱贱的声音更冷了,那种被欺骗的绝望化作了一波强过一波的怒气。他单手捏住葛霖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着自己,尖锐的声音化作了一根根冰冷的银针狠狠扎向了葛霖的心脏……

“到现在你还想着对我说谎吗?”

“对……对不起。”葛霖的声音像是滴落在莲花上的雨滴,轻轻的,可是却带动了无数的伤感。酸涩一股股如浪潮般拼命往上涌去,而后化作大滴大滴的泪水滑落。

不想让你看见孩子,是因为对你没有那种安全感。凌风筱贱,我怕啊,很怕你对我的仇恨会转移到孩子的身上。他是无辜的,不是吗?

“对不起?又是对不起。告诉你,葛霖。”体内像是有一团炽烈的火在燃烧,凌风筱贱英俊的脸上若蒙了一层寒冰般,铁青冰冷得可怕。心底浮现一层憎恨……

“我要你一辈子痛苦,以此来偿还你对我所欠下的债!”

凌风筱贱不想再看葛霖凄凉的表情,转身就要离开,可是一向超常的反射神经却在此刻出了漏洞。身后的椅子绊住了他的步伐,为了保持身体的平衡,他的手习惯性向上一扬,还在安然沉睡的孩子倏地被抛了出去……

“不要!”葛霖嘶哑尖叫了一声,几乎是头脑还没有反应,身体已经飞一般地跃了出去。腾空抱住了孩子,可是她的身体却无法承认地心重力的吸引狠狠砸在了地上。腰部顺着八仙桌刺啦着滑了下来,巨大的疼痛袭上,葛霖的喉咙干涩了一下,才失痛喊了出来……

“啊。”

“哇哇。”手中的孩子似乎是受到了惊吓,开始大声哭了出来。清脆的嗓音中带着对未知世界的恐惧。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葛霖轻轻摇着孩子安慰起来。

现在该关心的不是她的伤势吗?为什么还有心情照顾孩子?

凌风筱贱觉得心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般,难过得连呼吸都疼痛了起来。他向葛霖走去,弯腰伸出了手,声音平淡不带感情:“孩子给我。”

“你到底想做什么!”怒气盖过了所有的悲痛,恐惧,惊慌,委屈,这些负面情感全都如火山爆发了般,她冲着凌风筱贱尖声哭喊了出来……

“就算你不相信他是你的孩子,你能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做这样的事情吗?你恨我就针对我好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

“孩子给我!”听到她对自己的指责,凌风筱贱只觉得心中那头残暴的野兽又开始苏醒过来了。

她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不小心才将孩子摔了出去的吗?在她心里,自己就是这样一个暴君吗!

看着他幽深眸子里涌出来的怒意,葛霖不禁有些害怕地抱紧了孩子,嗫诺地低着头不敢看凌风筱贱。沙哑的声音有些破碎,“求你,不要靠近孩子了。”

好像是有人在又在心上狠狠踩了一脚。凌风筱贱疼得呼吸骤然加重,喘着粗气,近乎野蛮地将孩子从葛霖的手中夺过,不等葛霖反抗,他起身站了起来,冰冷地说道:“暂且相信他是我的孩子,放心,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什么叫“暂且相信”?葛霖看着凌风筱贱冷漠淡然的身体有些想笑。明明就是他的孩子,明明就是他一手设下的局,现在还说着这样让人寒心的话。如果不喜欢孩子的话,当初为什么要换了避孕药!

眼眶里有开始湿润了,葛霖强忍着身上传来的剧痛颤抖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背部似乎被划伤了,感觉粘稠湿热一片。伸手向后摸去才发现原来是流血了。鲜红的血液浸染了衣服,蔓延着扩散开来……

这种触目惊心的疼痛大概还是无法比过心上的创伤来得严重吧。葛霖嘴角一咧就是一抹凄惨无比的笑容,颤颤巍巍地向厨房走了过去,温热的血液从背部滴落,在地板上开出了绚烂夺目的烟花。

她受伤了。

凌风筱贱看着地上延伸出来的血滴,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但是下一秒他就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无情,转身坐进了沙发,双腿交叠着伸到了茶桌上。一手环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托着下巴,稍显寒意的目光紧紧盯着厨房里的女人,嘴角微微一翘,就是一弯嘲讽万般的弧度。

苦肉计吗?她可真会演戏啊,又想让自己上当受骗吗?

绝对不会轻易原谅她的!

“呜呜~”口袋里手机的震动打断了凌风筱贱的思路,他微微皱了皱眉,接起了手机。冰冷的嗓音没有一丝缓和的迹象,好像所有的人都和他有着深仇大恨一样:“什么事?”

“旭,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透,你跑去哪里了?”沫小茜焦急的口吻透过电流清晰地传了过来。

“暂时回到了中国,过些日子就会过去。有什么事吗?”凌风筱贱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不管和这个女人相处多久,他似乎永远没有耐心听她认真地讲完一句话。

“没有,找不到旭,我就是担心旭而已。”沫小茜还想着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地那话那边似乎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音,她的心骤然一窒,不由脱口问了出来……

“旭,你现在到底在哪里?为什么会有小孩子的声音?”

“我没义务和你汇报!”凌风筱贱眉头不由皱得更紧了,不想再废话,冷漠地关掉了手机,直接关机。怀里的孩子不知为何突然又哭了出来,他只好转而哄起孩子来。

听筒里传来了没有感情的“嘟嘟”声,沫小茜疑惑地再次拨了过去,却听到了关机的提示音,心里不由一颤,焦躁地来回走动着。

为什么会有孩子的哭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脑中像是有什么一闪而过,而后沫小茜的身体倏地僵住了。犹如五雷轰顶般,有那么一瞬间她脑海里的意识一片空白……

葛霖!

朗朗的读书声透过晨曦的薄雾划开了绚烂的阳光,回荡在这小小的天空中。

晚秋的风吹过枝叶,立即就惹来了无数的颤音,沙沙的声响宛如一首悲曲缭绕。萦绕在耳畔边,竟然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葛霖站在讲台上,看着教室里那些单纯纯洁的孩子,那股悲戚的感觉就像是在心里炸开了锅一样,不停地蔓延扩散着。

强忍着内心不停上涌的疼痛,牵起嘴角,她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温和的声音犹如山间清泉万般好听:“同学们,静一下。”

本来还认真读着课本的孩子们全都下意识地放下了书本,安静期待地看着她。

他们都是即将高考的孩子,无论是谁,都想在最后的阶段努力地往前冲刺一下。睁大了眼睛看着台上的葛霖,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浓的求知欲。

葛霖只觉得心猛地一颤,眼里潮湿得好像马上就要有谁落下来一样。强忍着伤感,她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教你们也快有半年了吧。半年来,虽然你们给我惹了不少麻烦,经常让我头疼不已,但是……我真的很开心,很感谢你们的关心,你们的尊重。我……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

哽咽的嗓音就像是琵琶的颤音,看到学生们脸上的笑容逐渐转为深深的疑惑,眼中的浓雾再度蔓延开来,长长的睫毛无助地颤动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落,挂在绝美白皙的脸上,尤为凄美。

葛霖抽了抽鼻子,声音像是透着一层薄纱传出来的,嘶哑而且颤抖:“我……我不能陪你们走到高考了,从明天起,将会有别的老师代替我给你们上课。”

“为什么!”下面有学生哗然了起来,“葛老师你不是教我们教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是因为我们不乖吗?葛老师。”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家里有事,所以。”葛霖抬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极为勉强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新来的老师很好的,而且教得肯定比我还好,你们不用担心。”

“不是这个问题。”有个男生站了起来,俊美的脸庞带着些许冷冽,有些不满,又有些怨恨,“我只想要你教我的语文!”

“对,我们只要葛老师教!”教室里的其他男生附和着说道。少年特有的清润声线带着些许沙哑,“老师,不要走好不好?”

“必须走!”教室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如撒旦般清冷的嗓音,威严得好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谁也无法反抗他的命令。身材修长的男人慵懒地倚在了门框上,可是浑身散发的强势气场却是谁也无法忽略的。

“你是谁!”最先站起来的男生眼神愤怒地看着教室门口的人,生气地反驳道,“是你要带走老师的!”

“我是谁?”男人站直了身体,幽深狭长的眸子眯了眯,锋利的目光中透露着一股浓浓的寒意。单手插兜,往台上的葛霖走了过去,嘴角游离着一抹嘲讽般的笑意……

“我是你们老师的男人,想要带她走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嗯?”

第4章 无情冷漠

最后翘起的尾音就像是无情冷漠得犹如锋利的刀剑,透着强势的杀生大权。配合着冰冷幽深的眼眸,男生竟然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教室里似乎笼罩上了一层浓浓的寒意,学生们不禁被男人惊怔住了,所有的话像是噎在了喉咙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凌风筱贱,不要这样。”葛霖轻声乞求着,“我都已经同意跟你走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哼。”凌风筱贱不由冷哼一声,俯身逼近,尖锐的笑意带着蚀骨的恨意,“别讲得好像你很委屈一样,我告诉你,这是你欠我的!”

炙热的呼吸扑洒在脸上竟然有一种寒彻心扉的感觉。葛霖难堪地别开头,低声说着请求的话:“学生还在看着,你别这样。”

“别这样?”凌风筱贱手一伸,用力捏住了葛霖精致好看的下巴,嘲讽地勾了勾唇,难听的话语不堪入耳……

“你为了自己的目的都可以和我上床,现在还怕在学生面前暴露你那肮脏淫荡的本性吗?”

“凌风筱贱,你。”所有的委屈和伤感像是一根纠缠的绳子缠绕在心上,葛霖快要被逼得喘不过气来了。恼怒攀升,葛霖羞愤地瞪着凌风筱贱……

“你放尊重点!”

“你还需要尊重这样的东西吗?”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凌风筱贱紧紧凝着她清澈干净的眼眸,刻意压低的嗓音中染上了深刻的讽刺……

“这不和妓女说要立贞洁牌坊一样让人难以置信吗?”

仿佛置身于万年冰川上,所有尖锐的寒意都如狂风暴雨般狠劲地侵袭了上来。心瞬间就像被冻住了般,葛霖甚至连最起码的呼吸都忘了怎么运转了。清丽绝美的脸蛋瞬间像是失去了血色一样,格外的惨白。

绝望般地拍开了凌风筱贱捏着下巴的手,葛霖重新对上了目瞪口呆的学生们,极为勉强地牵动了嘴角,露出了抹淡淡的笑容,“对不起,我该走了。”

转身从凌风筱贱的身边经过,她几乎难以克制心中潮涌的悲伤。眼眶胀痛得好像马上就要有水滴落……

凌风筱贱,你真狠……连我在学生心目中最后的形象也要残忍地打碎吗?

学生朝她看去的目光中带着质疑,惊怔,甚至还有浓浓是鄙夷,葛霖只觉得心早已经支离破碎了。偏偏凌风筱贱还在上面残忍地撒了一把盐,巨大的伤痛很快就席卷了全身各处脆弱的神经,葛霖连怎么走出教室都不知道。

“你胡说!”男生对着依旧在台上的凌风筱贱愤怒地吼了出来,“葛老师不可能是那样的人!她……她。”

“她怎么了啊?”凌风筱贱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万般鄙夷的神情……

“她看起来洁身自好?哼,那请问这位纯情小男生,你知道为什么她这么年轻就会有孩子?而且,她似乎一直一个人生活,孩子的爸爸好像从来没有出现哦。至于我,你觉得我会是她唯一的男人吗?”

男生被凌风筱贱说得一句话都讲不出来,身侧的拳头不由握紧,心中的愤怒如同烈火般一样燃烧着。他失声怒意盎然地吼了出来……

“我相信葛老师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哼,随你怎么想了。”凌风筱贱单手插兜,讥诮的表情似乎在看一个可怜的蝼蚁般,转身毫不留情地走出了教室。幽深的眸底划过了冰冷的恨意……

葛霖,我就是要让所有人恨你!让所有人厌恶你!让你尝遍所有的痛苦!

彼时,隔海相望的日本,漫步在富饶美丽的东京街头,幸运的话,便可以看见被日本民众奉为“圣岳”的富士山。

玉扇倒悬东海天,富士白雪映朝阳。

梦幻得如同仙境的活火山,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把悬空倒挂的扇子高昂地立在了日本的土地上。而在漂亮的富士山脚下,有一座日本平民的房子静静伫立着。

青色的墙壁,木质的台阶,门前种满了樱花树和红富士,到春天的时候,这里的情景肯定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沫小茜穿着酒红色的和服坐在了木板铺成的走廊上,美丽的脸上像是蒙上了一层清霜般,灰冷得有些可怕。微卷的长发盘成了一个漂亮的发髻,露出了好看的耳垂,以及散发着冷意的银色耳环。

“查到旭现在在哪里了吗?”她的声音狠厉冷绝,所有的字眼中唯有那个“旭”子带上了柔软的暖意。

“在中国的一个小城镇中。”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静静站在了一遍,低声汇报着自己调查到的事情,平静无波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就在这两天内,他就会回来的。”

沫小茜不由皱紧了眉头,白皙如玉的手指轻轻敲着身下的木板,清脆的木质声泛着真真的寒意。她的嗓音像是一道清冽的泉水,细长的眸子倏然一眯,透着无数的冰冷……

“他去那边做什么?是不是和葛霖那个贱人有关!”

保镖下意识地低沉了声音,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的,凌风总裁已经找到了葛霖。”

不知是不是要加上“小姐”两个字,但是保镖知道自己要是说出来的话,大概会马上被沫小茜剥皮的吧!

“什么!”身侧的手指狠狠嵌进了手掌心,丝丝血迹渗透,沫小茜原本铁青的脸色更加差劲了。细长的眸底像是燃起了愤怒的火焰,森然的目光冻住了流动的空气……

“废物!为什么会让旭最先找到那个贱人!”

保镖默默地站在了一边,低着头不敢看沫小茜尖锐冰冷的目光。

葛霖,我说过的,敢和我争男人,绝对要让你下地狱!

起身站了起来,沫小茜径往里屋走去,看着里面瓶瓶罐罐的药水,嘴角微微一翘,充斥着恨意的狰狞笑容浮现……

葛霖,到时候你可别怪我太狠……

一样东西是不是只有失去它的时候才会发现它的好,以及无法轻易察觉的珍贵?

黑色的凯迪拉克停在了镇子的前头,阳光倾泻,反射出万般耀眼夺目的光彩。

路边的桂花似乎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纷纷扬扬落在了地上,一地的金黄像是珍贵的绸缎,随风扬起的还有阵阵的清香气味。

启程去日本并没有多少行李,生活了一年的东西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带走的。

葛霖有些呆怔地站在凯迪拉克旁边,看着保镖将她装着衣服的行李塞进了后备箱,看着保镖面无表情地抱着她的孩子,看着凌风筱贱一脸冰冷地对手下下达命令……觉得很不真实……

20岁之前她是一名优秀的警察,出入各个黑帮,坚定的信念隐藏在心从未改变过。可是后来呢,她被派去了找出凌风筱贱的犯罪证据,而后她的生活就彻底被那个男人篡改了。

说到底是谁的错?

爱上他,尽管知道男人一直在演戏,却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最后呢,却不得不欺骗,甚至向男人开枪。特地给男人留下了生路,最后的最后,男人千里迢迢找到了自己,却是为了报复自己……

虽然说,在举枪对准男人的那一刻就已经猜测到了未来。可是当未来真正到来的那一刻,她却不禁有些想笑。

自己果然是傻得透彻了吧!

“葛老师!”急促的呼唤声打断了葛霖的思绪,也引来了凌风筱贱犀利如剑的目光。

那个男生,凌风筱贱记得那个男生,先前替葛霖辩驳的学生。

“什么事?”看到俊美的少年慌张地朝她跑来,葛霖不禁有些吃惊。她原本以为经过上次凌风筱贱那么一闹,在所有的学生心中,她的形象大概早就一毁千里,极其不堪了吧,没想到还有学生过来送她。

“呼。”男生气喘吁吁地跑到了葛霖面前,双手扶着膝盖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年轻稚气的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热情和洒脱……

“还好赶上了,Lucky~”

“怎么了吗?”看到男生脸上的汗水,葛霖温柔地伸出手替他擦了擦,绝美的脸上浮荡着轻柔的笑意,“赶得这么急。”

脸上传来的触感冰冰的,凉凉的,像是秋季的微风,格外的舒适。男生俊美的脸不禁染上了羞涩的红晕,嘴角的弧度咧得大大的,笑容里像是游离着阳光的耀眼,格外的灿烂……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老师,但是有一句话我觉得一定要说。”

“什么话?说你们镇子里的轻浮女人终于离开了,很开心之类的吗。”寒冰般毫无感情的声音打断了温情的师生画面,男人的口吻尽管慵懒,可是嗓音中透露出来的冷意还是让人畏惧。凌风筱贱单手插兜径直走向了葛霖他们,唇角浮现的笑意染上了一层轻蔑,以及难以察觉的愤怒……

他的女人竟然在他面前替别人揩汗!

“你。”他的话永远都像是世界上最无情的利剑雕刻出来的,每一次响起都会给人以莫大的伤害。葛霖羞愤地瞪着凌风筱贱,气得脸色苍白,握在身侧的拳头也不由颤抖了起来。

“我不知道你和葛老师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男生毫不畏惧地迎上凌风筱贱漠然的目光,清脆略带的沙哑的少年嗓音带着如磐石般的坚定……

寒冰总裁娇柔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寒冰总裁娇柔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不同泥料紫砂壶匹配不同茶系图解!

    紫砂泥料富含27种对人体有利的微量元素,如铁(Fe)、钙(Ca)、镁(Mg)、钾(K)、锌(Zn)、硒(Se)、硅(Si)、锰(Mn)、钠(Na)、碘(I)、铜(Cu)、钴(Co)、铬(Cr)、氟(F)、锡(Sn)、钒(V)等,这些微量元素能分解食物中的脂肪,降低胆固醇,减少油腻,有“天然养生”之功效。然而,不同泥料的紫砂其匹配不同茶系的茶还是有一定的讲究。1、以朱泥为泥料制作的紫砂壶,宜泡铁观音、台湾高山茶、普洱生茶,乌龙茶,龙井等茶品。2、以清水泥为泥料制作的紫砂壶,宜泡各种系列的普洱茶,对

  • 紫砂壶养出漂亮包浆的秘密!

    很多人问:养壶要养多久才能看出效果?其实这个并没有统一标准。一把新壶从开始泡第一壶茶的时候就开始和你结缘了,你要细心地呵护它。新壶显现的光泽往往都较为暗沉,然而紫砂天生具有吸性,倘若任其吮吸壶内的茶液,时间久了,便能使壶色光泽古润。如果“养壶”的方式得当,就能养出漂亮的包浆,晶莹剔透、珠圆玉润的最佳艺术效果。紫砂壶是有灵性的,养壶的过程中,壶吸收了主人的情感和灵性,甚至是智慧、豁达、果敢、孤傲等个性特征。这就是为什么,不同的人养出来的壶是不一样的原因了,其中除了方法的不同,还有投射在壶身上的情感

  • 南宋官窑葵口碗拍卖成交记录

    葵口碗,出现期间为北宋时期。因碗口沿为四、六、八瓣葵花式而得名。碗造型美观大方,比例匀称,敞口,碗口部和腹部为花瓣形,斜壁,腹微鼓,小圈足,器形秀雅。釉色为明亮清澈的蓝色,釉面灵活,胎质细密,器形规整,器表开片深浅不一,釉色温润如玉,透明晶亮。南宋官窑葵口碗尺寸高9cm;口径18cm创作年代南宋估价HKD3,800,000-3,800,000成交价RMB3,697,020HKD4,370,000拍卖时间2016-06-12官窑葵口碗尺寸高:4.8cm口径:14.8cm底径:3.8cm估价RMB5

  • 紫砂壶快速入门手册

    一、新手选壶,从哪里开始?选壶前先要知道自己买壶的目地,买壶做什么用的,是送人还是自用。1、送人:(1)男或女(2)喝什么茶(3)南方人还是北方人(4)大概什么职业、职位(5)领导还是同事(6)为什么送(7)想送什么价位的2、自用:(1)准备泡什么茶(2)平时几人用(3)喜欢什么泥料什么器型(4)心理价位多少(5)只需实用,还是买来收藏以上这些想明白了,才能针对性地选到合适自己的紫砂壶。二、关于紫砂泥:有哪些种类,哪种最好?紫砂泥又称为五色土,通常认为有紫泥、段泥、红泥、黑泥、绿泥,实则紫砂原矿

  • 致意母亲们的悲鸣,彭翔短篇小说《秋日的稻田》(2)失去孩子

    很高兴您愿意阅读彭翔说文化的文学作品!2016年5月2,失去孩子时间:中午人物:尚宇,毅飞,毅飞的妻子场景/地点:尚宇来到毅飞的房子前,房子周围安静无人,旁边有一座残垣断壁的房子,里面种着蔬菜。尚宇敲门,“毅飞,毅飞,毅飞在吗?”门很快打开,毅飞睡意未醒。毅飞:“你来啦。”尚宇:“打扰你们了。我因为很久没有来看望你们,所以趁近期闲暇,来看望你们。”毅飞:“请进屋里来吧。”尚宇随毅飞进屋。毅飞站在房间门口朝房间里说:“尚宇来了,起来见面吧。”毅飞的妻子(微弱的声音):“好的。”尚宇:“现在农事繁忙

  • 京山有个牛人,对家乡的山山水水、历史名人如数家珍

    近日,京山县经济开发区八里途村三组村民董国华被荆门市博物馆、荆门市收藏家协会授予“荆门市民间特色收藏家”的称号。这次评选,荆门市只有五人,董国华是京山县唯一获此殊荣的。笔者在董国华简朴的家里看到,两组四米宽三米高的书柜占据了整面墙壁的两边,地方志排得满满当当、蔚为壮观,俨然一个小型图书馆。笔者仔细看了看,有《天门市志》、《沙洋县志》、《武汉市志》.....基本上湖北省境内的县、市、区志都可以找到,甚至还有些生疏的《铁山区志》、《下陆区志》都被他一网打尽。旁边的柜子里、沙发上、桌子上堆得如一座座小

  • 路是自己选的,再难也要走下去!

    路是自己走出来的,也是自己选择的,跪着也要走下去。除了靠自己靠谁都是不靠谱的。这世上没有谁会心甘情愿一直被你依靠。靠自己才能把事情做到最好。靠自己才能学到真本事,真正解决问题。靠自己人生才不会输。路是自己选择的,无论怎样都要用最乐观的心态走下去,努力过就不后悔!有时会迷惘会挣扎,但别人的风景与你无关,待在自己的轨道上才能找到自己的风景,勇敢往前走不要回头。曾经尝试着走一个人的路。当踏上一个人的旅途时,可以一个人逛路边的小店,一个人看场电影,一个人吃掉一整盒冰淇淋,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看完一本书,一

  • 鸡汤有多好喝,泪就飚得有多快,这样的诗词得多读几遍

    你以为只有现在的网络时代才盛产鸡汤高手?那是你没看到古人煲的心灵鸡汤,清香四溢,滋味浓郁,真是分分钟让你飚泪。你不信?来,干了这碗鸡汤!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逝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明日歌(节选)明·钱福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宋·苏轼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很多的人,很多的

  • 紫砂壶到底应该怎么清洗?去除茶垢?

    你一般都是如何清洗紫砂壶的?——前言紫砂壶是一件耐用的茶器,只要没有磕破损伤是一直可以使用的,但是如果使用不是很注意,经常会有很多问题,比如异味、茶垢之类的,那么『紫砂壶到底应该如何清洗呢?』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关于清洗的问题。异味、茶垢清洗茶壶长期不用,或因疏忽未能及时将茶渣倒出,就会发生霉变或产生异味,这种情况的清洗其实古人早有记载:『壶宿杂气,满贮沸汤,倾刻没冷水中,亦急出,冷水泻之,元气复矣』▲清理茶渣其意是先注满开水,稍摇晃数下倒出,旋即没入凉水之中,则异味可除,反复多次即可。茶壶经常使

  • 谷雨来过,春渐深

    这一刻,是雨后晴朗,阳光洒满大地。枝头新绿摇曳,蜂飞蝶舞。偶尔一滴清露,滴在手背。像一个人寂寞时落下的泪,一样冰凉。是昨夜,谷雨来时留下的痕,洇染一眉清爽。喜欢站在风里,就这样与美好相遇。多像那年谷雨时节,匆匆写下的一阙小令。青青着,明媚着,且透着岁月的沉香。这样的时光,多好呀!我不说话,只是轻轻把窗打开。让风,吹进淡淡的花香。或者,把小鸟的叫声,挂在檐下。让自己,安静的如同一阕词。目光盈盈,心无杂念,一份悠然。这词,山水清透,草木清香,云淡风轻。还有时光的嘀嗒,和刚刚沏好的碧螺春。倘若,花间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