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卧龙岭的嫂子们 大结局

2017/12/29 7:01:3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卧龙岭的嫂子们

浸猪笼
“不要脸,一对狗男女。书名:卧龙岭的嫂子们 大结局

    “奸夫淫妇,活该浸猪笼,没想到刘二狗竟然是这样的人。”

    “刘二狗也真是的,家里的媳妇那么漂亮,是咱们卧龙岭的第三美女,怎么会跟刘桂花相好呢,真是让人搞不懂。”

    “嘿嘿,你们不知道吧,刘二狗是咱们卧龙岭有名的怕媳妇,每天都被媳妇骂得狗血喷头,没有一点男人的尊严,而刘桂花却风.骚得很,最懂得把握男人的心思,姿色又不比刘二狗的媳妇差多少,刘二狗当然就轻易被她迷住了。”

    “唉,可惜了,刘桂花也是咱们卧龙岭有名的美人儿,我想她很久了,没想到竟然被刘二狗给占了先。”

    “大柱,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难道你也想尝一尝这浸猪笼的滋味不成?”

    ……

    卧龙岭的卧龙江边,密密麻麻站满了人,差不多有数百人,或高或低地分散着站在卧龙江边,齐齐望向卧龙江的方向。

    今天,是卧龙岭的一个大日子,不过却不是过年过节,而是因为刘二狗和刘桂花通奸,被人抓了个现形。

    根据卧龙岭的规矩,但凡是男女通奸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一律会被处以浸猪笼的刑罚。95女性网

    浸猪笼,是卧龙岭千百年来传下来的一种风俗,如果发现女子与其他男子关系不正当,或者女子背着自己的丈夫在外面与其他男人**,就可以报给绝龙岭的长老会,或者非常有威望的长老,一旦被确认成为事实,男的就会被乱棒打死,女的就会被放进猪笼扔入河中淹死。

    当然,千百年来,也有水性极好,运气又极好的女人,被装进猪笼扔入河中后并没有被淹死。对于这样的情况,卧龙岭是不会第二次再将她装入猪笼的,而是任由她继续在卧龙岭生活,不过呢,如果再被发现跟人通奸,就会再一次受到浸猪笼的刑罚,到时候就未必会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如果男的意图强奸女人,刑罚就更严重了,男人会被阉掉,然后剪掉舌头,日后任何人见了他,都可以随意打他骂他出气。女人是受害者,虽然不会被浸猪笼,但却不会再有男人娶她了,也就是说,卧龙岭的女人一旦被人强奸了,一辈子就嫁不出去了。

    一个女人,被男人强奸,一辈子嫁不出去,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不但她丢人,她的家人也会因此抬不起头来,自然也不会给这个女人好声气。

    “啊…,救命啊,别打了,求求你们,我是被冤枉的,我根本没有跟她通奸,你们要相信我……”刘二狗浑身**着,身上被粗粗的绳子捆成了一个大粽子,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正挥舞着扁担,一下又一下地重重击打在刘二狗的身上,引来刘二狗几乎杀猪般的哀号声。阅读95lady.com

    那边,刘桂花被几个女人剥了个精光,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自然是这几个女人的杰作。

    但是,刘孤寡却一声也不吭,咬牙忍住,目光中闪烁着冷冷的愤怒,偶尔会转向看刘二狗一眼,投射着浓浓的恨意。

    人群的中间,还有三个比较特殊的位置,第一个是最中间的一块十余平米的巨石,巨石上坐着卧龙岭长老会的五个长老,一个个都是白发白须的老者,最年轻的一个也有八十二岁了,最大的一个已经一百二十五岁了,是目前卧龙岭上的最长者。

    别看他们五个都是走路也颤颤巍巍的老家伙,但却是卧龙岭上绝对的最权威者,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相关机关的权利全都集中在他们五个的手中。村长,名义上是卧龙岭的最高长官,但那只是对外,只能算是摆设,在卧龙岭,村长的权威远远小于这五个长老。

    在四根扁担的此起彼伏之下,刘二狗身上血肉横飞,挣扎的力度也慢慢弱了下来,直到最后一动也不动,任由扁担一下又一下地落在身上。

    这时,长老会五人台最中间的一个长老将手一挥,台下马上有一个人高声喊道:“停,三虎,你去看看刘二狗是不是被打死了?”

    “是。95女性网”这时,四个小伙子中的一个将扁担一收,蹲下身子,将手指放在刘二狗的鼻下。

    足足两分钟后,三虎才站起身来,对着台上大声喊道:“回大长老,刘二狗已经被打死了。”

    “啊”的一声,长老台左边的一块小一号的石头上的一个蓝衣女子惊呼一声,软软地倒了下去。

    这个蓝衣女子,就是刘二狗的媳妇,名叫春妮儿,是卧龙岭上有名的美女,排名第三位。

    对于这种情况,五个长老早已是见怪不怪,丝毫不加以理会,大长老又说道:“刘桂花,你可还有什么话说?”这是规矩,刘桂花如果能在这个时候供出还有谁跟她通过奸,一经查实,她的罪行就能减轻不少,或者可以被赐给三尺白绫,留一个全尸,又或者还能不死。

    但如果她是诬陷的话,罪行就会加重,死的会更惨。

    所以,每一次到这一个步骤,很多男人的心里都特别的紧张,唯恐刘桂花将他们供出来,那样的话,他们跟刘二狗的下场就会完全一样。版权95lady.com

    刘桂花虽然是女人,但却比刘二狗硬朗多了,一副悍不畏死的英雄气概,凄惨地哈哈大笑道:“绝龙岭的老少爷们,我刘桂花虽然只是一个女流之辈,却不像刘二狗那般没有骨气,不就是一个死嘛,我上无老,下无小,无牵无挂,没什么害怕的,不就是浸猪笼嘛,老娘我自己钻进去。”

    刘桂花这样说,就是不准备揭发别人了,或者说跟她通奸的人只有刘二狗一个。

    “好,既然刘桂花不愿招供,那就行刑。”

    “慢着,谁说我不愿招供了?”就在那四个女人准备打开猪笼的时候,刘桂花突然脸色一变,把手一挥,冷冷的目光从左到右,似乎在所有人的脸上全都扫视了一遍。

    每一个感受到刘桂花目光的男人,尽管是问心无愧的,也都是忍不住心里一颤,唯恐刘桂花点中自己的名字。

    “嘿。”刘桂花冷笑一声,高声说道,“还有一个人,他就是吴三孬。书名:卧龙岭的嫂子们 大结局

    “什么?”所有人都震惊了,不可思议地望向了长老台。 
救人
  “放屁。”四长老“嚯”地站起身来,气得满脸通红,白须飘飘,右手指着刘桂花,大声喝骂道,“刘桂花,你勾引刘二狗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诬陷我的孙子,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吴三孬,就是四长老吴王善的三孙子,也是吴王善最疼爱的一个孙子,难怪吴王善会如此失态。

    “四长老,注意身份,注意形象。”二长老瞄了他一眼,淡淡说了一句,随即就眯起了眼睛。

    “刘桂花是在诬陷我的孙子,你叫我怎么能不激动。”吴王善转首看向二长老,近乎咆哮起来,“她若是诬陷你的孙子,你能坐得住吗?”

    “嘿,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你的孙子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再说了,既然刘桂花供出你孙子了,你怎么能断定她是在诬陷呢?”

    “我……”吴王善顿时语塞,恨恨看了二长老一眼,转首对刘桂花大声吼道,“刘桂花,你既然说我的孙子跟你通奸,你可有什么证据,不然的话,你所受的刑罚就不止是浸猪笼这么简单了。”

    刘桂花冷笑道:“既然我敢供出吴三孬,自然就有证据,吴三孬呢,你把他喊出来,我跟他当面对质。”

    “就是啊,吴三孬呢,刘桂花如此指证他,他不可能这样沉默啊。”所有人都很奇怪,分别向旁处看去,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吴三孬在什么地方。

    吴王善也觉得奇怪,他这个孙子最喜欢热闹,这样的场合他是绝对要参加的,今天怎么就不见了踪迹了呢,难道他真的跟刘桂花有一腿吗?

    二长老淡淡说道:“四长老,三孬呢,既然你说刘桂花是诬陷,那就把三孬喊出来当面对质啊,我也想看看刘桂花的证据是什么呢。”

    “你……”吴王善气得浑身发抖,心中更是忐忑不安,他真的害怕吴三孬跟刘桂花有一腿,那么纵然他身为长老之一,也无法保全他。

    “爹,爹,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三孬在家里上吊了。”就在这时候,后面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哭喊声,带来的消息让所有人再次大吃一惊。

    几百年了,男人自杀的事情在卧龙岭屡见不鲜,而且大都是在这个时候,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心中有鬼,担心被就要浸猪笼的女人供出来,然后被人用扁担活活打死。

    “气死我了。”吴王善大吼一声,张口吐出一口血来,身体向后倒去。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长老的孙子跟浸猪笼的女人通奸,而且还上吊自杀了,近百年来,这还是第一次发生。

    长老会,不是任何一个年长的人都进来的,必须要是德高望重之人,而且家里的男女都不能犯有这样的错误,否则的话,这个人的长老生涯也就结束了。

    “肃静,肃静。”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大长老忽然开口了,双手一挥,大声吼了一句,声音洪亮,底气十足,丝毫不像是一百二十多岁人的样子。

    大长老在卧龙岭的威望是最高的,他这么一喊,乱糟糟的人群顿时再一次安静下来。

    大长老缓缓站起身来,目视着刘桂花,沉声问道:“刘桂花,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刘桂花似乎对大长老也是比较敬畏,丝毫不敢冒犯,摇了摇头道:“没有了。”

    “好。”大长老点了点头,说道,“刘桂花,你刚才供出了吴三孬,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条就是浸猪笼,第二条是赐给你白绫一条,可以不用遭受浸猪笼的痛苦,不知你选择哪一样?”

    刘桂花毫不犹豫地答道:“大长老,我情愿浸猪笼。”

    选择浸猪笼,那是想在九死中寻找那一生了,所有人的心里都在暗想,可是,双手被绑,猪笼被打了七个结,里面更是又装了一百斤重的石头,想要从猪笼里逃生,太难了。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好,按照卧龙岭千余年来的规矩,如果你能从猪笼里逃生出来,以往的事情就一笔勾销,现在开始行刑。”

    大长老的命令下了之后,那四个女人将双手被捆在身后的刘桂花抬进了猪笼里,接着又将准备好的石块一一放进猪笼里,然后又将猪笼的盖子打了七个结。

    所有男人的目光都盯在刘桂花曼妙的雪白身体上,不少人暗暗咽了不知多少口吐沫,心中暗想,可惜了,卧龙岭排名第八的美人儿,很快就会香消玉殒了。

    准备完毕之后,这四个悍妇将猪笼抬上江边早就等候着的一艘小船,然后划着船向卧龙江的中心而去。

    十分钟的时间,小船就已经远离河边约莫数百米远,众人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小黑影,再也看不清船上的人。

    来到指定的位置之后,四个悍妇中的一个“嘿嘿”笑道:“刘桂花,你可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不该跟男人通奸,不该长这么漂亮,如果你长得跟我们一样,怎么会有男人会看上呢。”

    刘桂花冷哼一声,也不答话,更是将脸扭向一旁。

    “嘎嘎,还真够硬的,好,那我们就再送你最后一程。”说罢,四个女人一人抬起猪笼的一角,狠狠地扔进了江里。

    “扑通”一声,猪笼狠狠地击在了江面上,溅起两米多高的水花,将四个悍妇的衣服全都打得水湿。

    将刘桂花扔进江里,四个悍妇并没有马上就调转船头返回,而是静静地观察着江面足足五分钟,这才放心地离开。

    这里是卧龙江最深的地方,深达十米,而且下面到处都是一两米高的水草,不要说人了,就算是鱼游到这里,也会被茂密的水草缠住,只有死路一条。猪笼里加了一百斤的石头,还有人的体重,一旦被扔下去,绝对会直沉到底,更会被水草层层缠住,就算能挣脱绳子,打开猪笼,也难以逃出水草的纠缠。

    五分钟后,四个悍妇架着小船离开了,江面上忽然冒出两个人的头来,其中一个正是刘桂花的,另外一个是一个剑眉朗目的英俊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

    只是,刘桂花闭着眼睛,脸色苍白,不知是生是死。

    刘桂花竟然让这个英俊男子给救了,若是卧龙岭的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大吃一惊,一千多年了,刘桂花是第三个从猪笼里逃生的女人。 
偷窥被发现
  皎月挂天边,傍晚时分,还很热闹的卧龙江现在却是冷冷清清的。

    卧龙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是天黑之后,就不会有人来到卧龙江边,不为其他,就因为千百年来,就在这卧龙江边,不知道打死了多少男人,扔进江里多少女人,有该死的,投胎重生了,但也有冤死的,每天晚上就在卧龙江边游荡,只要见到有人,就会把他抓走。

    但是,今天晚上,卧龙江边有人,而且不是一个人,是两个。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刘桂花醒过来,看到这个英俊男子就在他身边坐着,芳心一阵宽慰,笑着坐起身来,也不顾着自己身上光光的,正好坐在这个英俊男子的对面。

    英俊男子并没有躲闪目光,而是在刘桂花的娇躯上不住地扫视着,咽了两口吐沫之后,问道:“你怎么这么确定,难道就因为当初我答应了救你吗?可你想过没有,万一我不救你,现在你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而且是永沉卧龙河的尸体,以卧龙岭的老话来讲,永世不得超生。”

    刘桂花不但没有躲闪英俊男子的目光,反倒是尽可能地将身材的曼妙尽情展现出来,不住地扭动着娇躯,娇笑道:“我相信我的直觉,今天,在刘二狗被乱棍打死的时候,在我被扔下卧龙江的时候,我的心里没有任何的害怕,我坚信你会来救我的。”

    英俊男子微微一笑道:“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把你救了,你也如愿以偿地除掉了刘二狗和吴三孬,我这一次算是帮了你大忙,希望你能遵守你的诺言,不要把我会武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刘桂花轻笑一声道:“怎么,你很害怕别人知道你会武功吗,能告诉我原因吗?”

    英俊男子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情,不是你该知道的,否则的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只要遵守你的诺言就行了。”

    刘桂花笑道:“当然,我可以遵守我的诺言,不过呢,我也把话说清楚,你帮我除掉了吴三孬,我的确很谢谢你,但是除掉刘二狗,却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你,这一点,想必你比我心里更明白吧。”

    英俊男子心里一惊,沉声问道:“什么意思,桂花嫂,你是不是喝卧龙江的水喝多了,脑子进水了,你除掉刘二狗,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听说过,以前刘二狗的确打过你的主意,不过却被你拒绝了,所以他就怀恨在心,一直想找机会把你上了,不过那一次没有得手而已。”

    刘桂花轻笑道:“没想到,你来卧龙岭的时间不长,知道的事情却是挺多的,这件事情似乎只有两三个人知道,而且这两三个人都是不会向别人说起此事的人,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了,让我想想,啊,我明白了,莫非你跟佟二丫头有点什么?”

    英俊男子微微一笑道:“桂花嫂,你不要乱猜了,我是不会跟你说是谁告诉我的,反正我是知道这件事情了。”

    刘桂花撇了撇嘴道:“杨烈,虽然刘二狗打上我的主意了,但有卧龙岭的规矩,只要我不落单,不再去那种偏僻的地方,他刘二狗是没有任何机会的,倒是你,如果刘二狗不死的话,你就永远不可能跟春妮儿发生点什么事情,不知我说的对不对?”

    杨烈心头一震,暗想,难道那晚上的事情,被她看到了嘛?一时之间,杨烈倒也不敢回答刘桂花的这个问题了。

    刘桂花见英俊男子沉默不语,呵呵笑道:“杨烈,我也不瞒你,从你偷看春妮儿洗澡的第一天开始,就被我发现了,从那之后,你偷看春妮儿洗澡,我就躲在暗影里偷看你,为此,我不知被蚊子叮了多少口。”

    杨烈暗想,三个月了,我偷.窥春妮儿洗澡已经三个月了,而桂花嫂却偷看我三个月了,什么意思,难道她看上我了?只是,这寡妇平日太风.骚,不知道跟多少个男人上过床,太脏了,不能要。

    杨烈微微一笑道:“你被蚊子叮咬,不是为了看我,而是跟别的男人露天大战的时候被蚊子咬的吧。”

    刘桂花闻言,脸色一变,笑容顿时消失全无,冷冷说道:“杨烈,我知道,你跟卧龙岭的很多男人一样,看不起我,看不起我平时搔首弄姿,经常跟男人眉来眼去,但是,我告诉你,老娘我是清清白白的,自从我家那个死鬼去世之后,老娘一直守身如玉,寂寞的时候都是用红萝卜自行解决,从来没有跟任何男人苟合过。”

    “不错,卧龙岭上的确有很多男人都在打我的主意,他们认为老娘我从结婚的第二年就守寡,已经过了六七年了,肯定早就受不住寂寞了。但是,老娘我偏偏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我就算是被猫x,被狗x,也绝对不会让那些混蛋男人碰我,不然的话,老娘早就跟刘二狗或者吴三孬他们好上了,至于会这样吗?”

    杨烈闻言一愣,暗想,莫非刘桂花说的是真的,嗯,倒也有这种可能,只是,她既然什么男人都看不上,怎么能看上我这个刚刚来到卧龙岭半年的外人呢?

    刘桂花说着说着,竟然小声抽噎起来:“杨烈,我本以为你是与众不同的一个人,是一个值得我甘冒风险跟你好的男人,没想到你也跟他们一样,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一个坏女人,走,咱们现在就走,我让你去我家里,看看我曾经用过的,以及还没有来得及用的红萝卜。”

    “不…不用去了……我相信你就是……”杨烈一惊,刘桂花已经拉着他的右手,站了起来,他正要阻止,却见刘桂花瞪了他一眼,“一听就是言不由衷,哼,杨烈,救人救到底,就算你不看我家的红萝卜,也得把我送回家啊,难道你想让我光着身子自己回家啊。”

    的确,刘桂花现在的确是光着身子的,杨烈点了点头道:“行,那我就把你送回家。”

    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卧龙岭的人都有早睡的习惯,这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上了炕,是以,杨烈带着刘桂花回到了家,一路上连一个人都没遇到。

    不过,两人刚刚进入到刘桂花的院子里,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对男女的粗喘声,不禁面面相觑,尤其是刘桂花,她一个人在这个房子里生活了六七年,不要说男人,就连女人都极少有人来她家的,没想到今晚会来了两个人,而且是来办那事的。 

书名:卧龙岭的嫂子们》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卧龙岭的嫂子们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我的性感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我的性感嫂子》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我的性感嫂子目录预览:重生未婚妻?嫂子,你等等震惊的杨倩重生“啊……”迷糊中,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萧凌的耳朵中,像是要把他的耳膜给刺穿一般。“这是哪里?我不是在古墓内考古么?”萧凌心中一阵疑惑,同时想要爬起来。但是手掌一动,却感觉手掌下面有个奇怪的东西,下意识的捏了捏。“好软,好有弹性……”尽管中间隔着一层布料,但是萧凌还是能够感觉到布料下方那惊人的弹性。“啊……流氓!”一道更加尖锐的声音,传进萧凌的耳朵中,声音中满含羞

  • 《爱了又错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爱了又错了》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爱了又错了目录预览:第1章就算是死,也是罪有应得第2章她耽搁不起了第3章是她的报应第4章她是不是不会再死了?第1章就算是死,也是罪有应得“你这个贱人!你把伶柔害成这样,你怎么还敢待在这里?!”“为什么现在躺在里面被抢救的不是你?!”“我要掐死你!!”…不错,的确是她开车把江伶柔撞成了这样。所以在面对江家人歇斯底里的谩骂和拳打脚踢,萧梦跪在地上,低着头默默承受。门突然被推开,萧梦脑子里嗡了声,抬头去看时,从急救室出来的谢景霄已经站在她

  • 《首席甜心太抢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首席甜心太抢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首席甜心太抢手目录预览:第1章让她撞死在西裤下吧第2章全看了第3章请把拉链拉好第4章重磅头条第1章让她撞死在西裤下吧“请听我解释!”冯萌萌要哭了,清甜的嗓音里全是焦虑和颤抖。俊美的男人面无表情的攥着她纤细的手腕,沉默着,似乎是在给她时间解释,但更像是某种无言的压迫。“这些照片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妈蛋,为什么紧张的舌根发麻,连话都说不利索了。是因为,眼前这个俊的让人喘不过气的男人,是她的顶头上司吗?冯萌萌想一头撞死他的西裤下

  • 《色鬼夫君请自重》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色鬼夫君请自重》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称:色鬼夫君请自重目录预览:第1章误踩死人血第2章被鬼缠身第3章惊魂家访第4章神树倒第1章误踩死人血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做为实习护士的我跟着主治医生出过一次外勤。几个富二代在酒店里玩嗨了,嗑了药神志不清,跑到露台上玩展翅高飞,结果其中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等我们到达的时候,富二代根本就谈不上什么生命迹像,脑浆子溅了一地不说,连眼珠子也飞出来一只。当时我和刘医生上前看一眼,就知道已经没救了。警察取证什么的跟我们也没关系,当下便打道回府

  • 《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契约游戏之恶魔霸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巨星归来第二章壁咚第三章9999号房第四章他的家第一章巨星归来“今天晚上是安林夫人的私人宴会,你作为今晚的特邀嘉宾,可一定要好好表现!”“回国这一个月,你称霸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安林夫人在各界都有很好的名声和很高的威望值……”“啧啧,如果她能喜欢你,在媒体面前夸奖你几句,你以后的路更会一飞冲天。”舒元希任由经纪人百合一边帮她整理头发,一遍喋喋不休的嘱托。“还有啊,今晚,古月阳也会出席。这个男人

  • 《乡野热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乡野热火》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乡野热火目录预览:01遇美02师娘03狗王蛋04三粒蛋蛋01遇美“开车了开车了,还有五分钟啊。”售票员象树上的知了,不知疲倦的叫。李福根给她叫得晕了,闭上眼晴,却突然听到一声叫:“是到化县的吧。”那是个女声,特别的圆润好听,李福根忍不住半睁开眼晴。为什么只是半睁开呢,因为他有过经验,好多嗓子好听的,长得其实不怎么样,他打了几年工,见过不少妹子,这种当上过不少。“是咧是咧,马上就开了啊,还有五分钟。”售票员的表,永远差五分钟。随着话声,

  • 《阴阳夺宝逆苍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阴阳夺宝逆苍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阴阳夺宝逆苍天目录预览:第1章为伊落得自尊尽第2章看破红尘得传承第3章万古堂前两不欠第4章玉佩之中藏怨念第1章为伊落得自尊尽东昌市,万宝堂古董行。万宝堂古董行地理位置很奇怪,不在繁华的古玩一条街,而是处于东昌市东边,一条人流量很稀少的街上,不过让秦奋更奇怪的是,这么偏僻的地方,每天竟然有不少人前来买卖古董。按照老板牛来财的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不过秦奋心中知道,这个大腹便便一脸奸相,一笑就露出两颗大金牙的老板,一定有着自己买卖

  • 《夜,不要那么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夜,不要那么深》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书名:夜,不要那么深目录预览:第一章香不香第二章好像一条狗第三章苹果手机第四章接客-肥胖女人第一章香不香十六岁辍学之后,为了养活妹妹和自己,我做过各种工作。但是我的脾气有点儿犟,一不小心就会得罪领导,前段时间导致我再一次失业了。金碧辉煌夜总会刚刚开业,需要招聘各种职位的员工。我没有文化,更没有其它的技能,于是报名了服务生,这种最低层次的员工,没有太复杂的手续,面试了一次,第二天我就正式成了金碧辉煌的员工。眨眼间,我在金碧辉煌已经做了半

  • 《别跑,纯情小新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别跑,纯情小新娘》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别跑,纯情小新娘目录预览:第1章豪华婚礼第2章伴娘变新娘第3章她不嫁第4章姐妹怨恨第1章豪华婚礼M国,春天。一场盛世豪门的婚礼将在这里举行。新郎,龙御琛,拥有千亿身家的龙氏集团太子爷,今年二十六岁,新娘,裴颜,裴氏大家族掌上名珠,今年二十岁,两个大家族的强强连手,更是轰动国际的商界结盟。婚礼在M国最大的教堂举行,一切就绪。十点,婚礼如期的按照流程进行,教堂最上方由九万九千九百朵彩红玫瑰搭建的花台,是新人交换誓言的地方,牧师已经

  • 《豪门的私宠宝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

    原标题:《豪门的私宠宝贝》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622】小说名字:豪门的私宠宝贝目录预览:第1章最后一次第2章竟然是他第3章她不愿意第4章好尴尬啊第1章最后一次奢华的酒店总统套房内,衣服落了一地。凌乱的大床上,是缱绻过后的平静。夜,静得可怕。浴室里有水声传来,淅淅沥沥。洛轻云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双清澈黑眸紧盯着浴室的门,藏在被子下面的小手紧拽成全,将床单揉皱。“哗啦”一声,浴室门打开,身材健硕的男人带着沐浴露的清香从里面走出来。他没有看床上的人一眼,径直弯腰将地上的衣服捡起,走到穿衣镜前,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