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凶猛世子妃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9 5:03: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凶猛世子妃

第11章:逆鳞莫触
  “呵呵……大小姐的说辞本夫人头一次听说,可真新鲜。推荐http://www.95lady.com/”柳侧妃嘴角牵扯,面前露出笑容:“行了,王爷也快回来了,本夫人得把今日的事情给他说道说道!”   千璃点了点头,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柳侧妃咬牙,还以为这丫头一听王爷会下跪求饶自己不要说呢!哼……不怕是不是?那就试试。   送走了柳侧妃,琉璃看了一眼躺在院子里死了的冬雨,对着院子里的奴才说:“把冬雨送到柳侧妃院内,怎么说都是她的奴才。如何安排自然也是柳侧妃的事,咱们可不能乱了规矩……”   刚走出院外的柳侧妃,再一次的踉跄。整个人晕了晕,牙齿在口中那是咯吱咯吱的响。奶娘被那瘆人的声音,惊的抖了抖。   良久,柳侧妃缓缓的吸气吐气,随后对奶娘说:“去安排个人把冬雨送回去,就说是惹恼大小姐被大小姐杖毙的!”   那冬雨的家人一看自己的闺女死了,自然是哭的呼天抢地。说明95lady.com尤其是听说只是顶撞了大小姐一句,便被打杀了。这心中的愤怒自不必言说,没过多久外面就传荣王府嫡女随意打杀奴婢,毫无人性的传言。   此时,一处幽静的院内。   里面的人在听到手下人的汇报后,嘴角一弯。抚琴的手也随之停下,一身月牙白的锦袍腰缠玉带,上面只是简单的缀着一个玉佩,玉佩一面雕着龙飞凤舞的容字,而另一面却什么都没有,光滑无比。此时修长白皙的双手握着玉杯,放在嘴边轻抿几口:“这丫头打小就不让人省心!”   “世子……”身旁的人一愣,看着眼前的男子不禁腹诽。主子,您打小就对人家上心,所以才会觉得人家不省心。来自http://www.95lady.com/   那人放下杯子,平静无波的眼睛望着窗外的紫竹林:“若是那丫头听到只怕又要哭上个几天……”随后音调顿时变的犹如千年寒冰:“拔了那些人的舌头送到柳侧妃的床边挂着,让她好好记着有些话该不该说!”啪嗒,只见他手中上等的玉杯顷刻间成了一堆灰烬。   “属下知道怎么做了。”说完,消失不见。   这时一个婢女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看着那个身形如竹的男子背影目光多了几分温暖:“主子,该喝药了。”   那人低头看了一眼药碗,似眉头轻皱,模样多了几分的无奈。那婢女忙把蜜饯递了过去,世子却是摇了摇头。   “妙琴,你说我会有健康的一天吗?”那人犹如温玉般的嗓音,让身后的女子身子一颤随后应道:“主子自然会有康复的一日!”   那人听了不语,只是轻笑几声望着外面的紫竹林。来自http://www.95lady.com/过了一会才开口:“三皇子生辰我还未送出礼物,你让断流把尚书家的小姐送去给份大礼。”   “那其余的人呢?”妙琴问道。他们家主子的逆鳞就是那外人所不齿的荣王府大小姐……夜琉璃。小打小闹也就罢了,可今日之事着实惹恼了她的主子。   “留着,总要慢慢找乐子才是……”那人似乎想着什么好玩的事,嘴角弯起弧度。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越是这般,被惦记的人最后死的越惨。
第12章:狠心父亲
  “是……”妙琴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原文http://www.95lady.com/   半夜,三皇子的房内传来几声沉重的声音,不过却丝毫没有惊醒三皇子。   翌日。   三皇子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昨晚睡的格外的沉。   起身,随后被映入眼帘的东西让他惊的失去了脸色。   自己的床上,竟然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她双目爆睁,胸口缺了一个大窟窿,样子相当骇人!   仔细一看,赫然是他生辰日羞辱奚落夜琉璃的尚书家小姐。   三皇子再也忍不住,蹲地就狂吐起来。   这个女人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的房内的?   又怎么会死在自己床上?   而他为什么毫无知觉?   三皇子感觉自己是被人算计了。95女性网房内的异样,惊动了守在外面的人。随后破门而入,在看到房内的景象后也是惊的没有反应。   “三皇子……”倒是一直伺候三皇子的侍从刘福反应过来,忙上前扶着三皇子眼露担忧:“您没事吧?”   “让人把这个女人给我处理掉,不可露出一丝踪迹!”三皇子此刻十分的狼狈,一晚没进食就剧烈的呕吐让他整个人虚脱的几乎摔倒在地。若不是刘福扶着,估摸着早就跌坐在地上了。   刘福听了,应了一声。随后忙对身后的守卫吩咐了几句,那几个守卫此刻也是回过神来。忙上前处理,在他们临走之时,三皇子阴森森的说道:“今日之事谁要是泄露了半句。本皇子便让他的家人消失。”   几人面色一白,应了声把人抬了出去。刘福则是扶着三皇子去了隔壁的房内,亲自弄了热水让他净身,紧接着又是安排一些亲近的手下清理了房内的血迹。   重新换了一身衣服的三皇子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会是谁在他生辰第二日就弄个死人放在他的床上!   难道是她?三皇子脑海中突然闪过夜琉璃的身影,昨日她的眼神的确是阴狠带着戾气的。不过随后,他又否定了。她又不会武功,怎么可能会进到守卫森严的皇子府上?   可若不是她,那又会是谁?三皇子想破脑袋也不知道是谁,竟让他多了几分的恼怒。   话说荣王爷回来后,便迎上了柳侧妃。   柳侧妃带着一众人迎接,随后亲自伺候,又是净手又是端茶,无限殷勤。   夜琉城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有什么话要跟本王说?”   柳侧妃目光一闪。随后拿起帕子佯装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回王爷,大小姐受伤了。”   夜琉城一听,倒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理了理袖子:“她不是三天两头都是受伤吗?何故这次特意来说?”夜琉城的话中的意思颇多。   柳侧妃一愣,不过看着夜琉城的神情并不像为夜琉璃说话的样子,便佯装不明白。眉头轻皱,似有些棘手般望着夜琉城:“回王爷,这次受伤与以往不同……”   “哦,你且说说怎么个不同。”夜琉城端起杯子漫不经心的喝了几口。   柳侧妃轻叹一口气:“妾身也是听说的,说大小姐去参加三皇子生辰宴会,也不知怎么与三皇子起了冲突,竟,竟……”   “竟什么?”夜琉城的神情有一些不耐。
第13章:死人作祟
  “竟自己撞柱自尽,弄的自己头破血流!”柳侧妃说到这里的时候,小心的看了一眼夜琉城:“不过王爷莫要担心,老王爷已经让孟宪带来太医给大小姐诊治了,休养一段时间便好!”   “爹?”夜琉城有些诧异。   “嗯,其实妾身也不知道老王爷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另外……”柳侧妃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大小姐回来后,便打杀了她的奶娘,不但如此,妾身前去看她,冬雨不知怎么得罪了她,也被打杀了!”说完擦了擦眼角,神情颇有些哀伤。   夜琉城有些诧异,自己那个女儿他虽然不常过问,可也是知道她的性子的。十分胆小怯弱。连见到自己的时候都能够吓晕,又怎么会打杀了人呢?实在想不透,便站起身,去了琉璃居。   柳侧妃看夜琉城面色不善的过去,心中窃喜。可面上却露出一脸紧张的模样,陪着他跟了过去。   到了琉璃居院外,夜琉城的脚突然有些动不了了,看着那琉璃居三个已经失去原本颜色的牌匾目光闪过一片复杂。自己养了十三年的女儿,见面的此书一个手指头能数的过来。这些年她遭遇的事情,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过问罢了。   “王爷……”柳侧妃不知道夜琉城为什么站在院外,轻声唤了一句。   夜琉城回过神来,看了琉璃居一眼竟然转身离开了。   柳侧妃突然心中敲了一个警钟。   王爷不是不喜欢他这个女儿,而是因为太过于喜欢才不愿去看她。一想到这个可能,柳侧妃衣袖下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就连指甲嵌入肉内都感觉不到痛感。   夜琉璃,这个祸害自己当初就不该手软!就应该让她娘跟她一起消失在这个世上,不过,现在也不算晚,柳侧妃的眼中闪过一抹萧杀。   期间柳侧妃又侧面说起了夜琉璃对自己身份的嘲讽,然后暗中观察着夜琉城。夜琉城似乎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看了柳侧妃的一眼:“别以为你心中那点小九九本王不知道!你最好收起那些心思,本王能让你在这府内得宠也能让你失宠……”   柳侧妃一听,惊的跪在地上。夜琉城眼中闪过一抹厌恶:“挽香,荣王府的王妃只会有一位,以前是,现在,以后都是……”   血色瞬间从柳侧妃的脸上流失,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夜琉城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去。   奶娘忙上前去搀扶。   柳侧妃满脸泪水,目光凄楚的看着奶娘,似有些无助:“奶娘,原来这些年来王爷从来都没有忘记过那个贱人,没有忘记……”   奶娘听了,心疼了起来:“夫人,你是不是多想了?王爷怎么可能还会记得?这些年来你得宠可无人能及……”   “我倒真希望是我自己多想了,可刚才他竟对我说王妃只会有一位,任何人都别肖想!”说完扑到奶娘的怀中呜呜的哭泣:“我一个将军府的嫡女,为了他甘愿为妾。这些年来一直打点着府内上下,可他,可他……”说到这里泣不成声。奶娘抱着柳侧妃轻拍她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   想想,也的确心碎。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告诉她王妃的位置谁都别想,只会给那个死去的贱人!一个活着的人竟比不上一个死去的人?如何甘心?!
第14章:夜半惊魂
  柳侧妃的心碎,对千璃来说是毫不知情。就算知道了,也根本不在乎,还巴不得让她直接心碎撞墙或者上吊死了算了,省的浪费空气。   这边夜琉璃在休息,门外传来几个细小的动静。   此时,管家捧着盒子走了过来,管家云海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小声的问迎春:“大小姐是休息了?”   候在门外的丫鬟迎春点了点头:“回管家,小姐喝完药已经睡下了!”   管家一听,点了点头随后把盒子递给迎春:“这里是王爷给大小姐送来的药材,让大小姐好好吃了。另外这两个奴婢给送过来了。”管家话音一落,院外走进来两个穿着粗布衣裳,模样有几分憔悴的丫鬟。   迎春一看,便知道是之前被奶娘赶走的临冬,夏雪。对着管家福了福身:“奴婢知道了,待大小姐醒来便让她们去见大小姐。”   送走管家,迎春对着她们客气的说:“两位姐姐先去梳洗歇息吧,大小姐恐怕明日才能起床见两位姐姐呢!”   临冬和夏雪两人有些诧异的看着迎春,这个迎春什么时候换了个性子?放以前,那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对她们两个也是十分的排挤。只因她们是老王爷送过来的,而她则是柳侧妃身边的人。难道真的像下人说的那般?大小姐换了个人?   “那就辛苦妹妹了。”临冬不动声色的应了声,拉着夏雪退下。迎春看着她们离去后,眼眸中闪了闪,又看了一眼房内。似乎有一些惧怕,吞了吞口水尽职的做好站岗的职责。   深夜,柳侧妃感觉自己的床边阴风阵阵甚是恐怖,不由得睁开眼睛。这一看,惊的她失声尖叫,可随后又死死的按住自己的红唇。   “夫人?”门外传来守夜丫鬟征询的声音,柳侧妃按下住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努力平和自己的情绪。“没事,只是做了不好的梦罢了。你们让奶娘进来。”   待奶娘走进来,看到床帏上悬挂的物件时一张老脸也瞬间失去了血色:“娘娘……”   柳侧妃给了她一个眼神,奶娘心领神会,强压住心中的恐惧。   “奶娘,你说这会是谁做的?荣王府守备森严,寻常人根本无法进来,更别提悄声无息的在本妃的房内放这些恶心的东西了。”柳侧妃此时面色依旧苍白,但似乎也没有刚才那般惊恐。   奶娘摇了摇头:“这,这奴婢也想不通会是谁……”   柳侧妃一听,紧咬下唇。在她的床上悬挂这么多的舌头,其用意是什么?她隐约猜到了一点,可却又有些疑惑。到底是谁竟会能够悄声无息的做这样的事情?   “夫人……”奶娘轻声唤着。柳侧妃收了收心神,对着奶娘说:“今晚的事情不要泄露出去……”奶娘听了点点头。   睡了整整一夜,千璃总算觉得身子舒服了一些。虽然还有些无力,但好歹有了几分精神。伸出手,握了握随后闭眼集聚力量,却发现四周毫无动静,有些挫败。   随后有一些释然,换了具身体又怎么可能还有那能力呢?
第15章:异世王朝
  起身,千璃这才好好打量了一眼自己的房内。入眼都是一些复古的梨花木的家具,上面都有一些漆脱落看上去颇有些陈旧。千璃知道,这都是柳侧妃做的好事,给的都是府内那些淘汰不要的家具,随便的挑挑拣拣扔给了自己。呵……千璃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一夜的休整,也算是把脑中的那份记忆吸收的干净。   如今自己她身处的是一个架空的朝代,这个国家叫天启王朝。话说这天启王朝建国的时候,先帝感谢当时的四大家族的鼎力支持为他夺得了江山,便分别赐了德、贤、忠、荣王爷的称谓,且是代代世袭。   这四大王府的权势也是十分显赫的,几乎凌驾皇上之上。好在几代王爷并没有造反的心思,只是安分的在皇帝的管辖下守着自己的产业过活罢了。   不过,到底是功高盖主,到了这一代的皇帝已然把四大王府视为了眼中钉,总想找个机会除掉。但奈何四大王府的根基十分深厚,动一下轻则国家震荡,重则只怕天启王朝要翻页了。所以这代皇帝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暗中寻着四大王府的错处。   同时,这四大王府还有另一个皇上不轻易动的原因。便是先帝曾经许诺历代皇后都会从四大王府内选出,且每一任的皇后都会轮流出现在四大王府。就算不是皇后,在后宫的位置也是同等于皇后的,地位颇为尊崇。先帝的遗训,后代的皇帝都不得不遵守,所以算是让这代皇上又多了几块心病。   如今的四大王府早就知道皇上要除掉他们,可他们以图后世的安宁自然是恪守本分,从不逾越。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不出错晾皇上也不能怎样!   唉……千璃歪了歪嘴角,总觉得皇上是纯属吃饱了没事干,总想找点事情给自己添堵!也不想想,这四大王府世袭到现在,手中积攒的那些财富和势力岂是皇上能够随便动摇的?惹急了,到时候四大王府联手轻而易举就灭了天启!若换成她,自不会理会这四大王府。这都世袭几代了?那么多的纨绔子弟,有几个成大器的?早晚有天会被他们败坏了,何必急于一时?   甩头,不再管这些事情。对着门外喊了声,很快就看到有几个丫鬟捧着洗漱用具走了进来。这几个,千璃都是认识。走在前面的迎春是她昨个在院内的奴婢中挑出来的,也知晓她是柳侧妃送过来的。她挑迎春是存心的!   另外两个就是夜琉璃身边的两个丫鬟临冬和夏雪,当初老王爷送的。   洗漱完,对着一旁的迎春说道:“你去让院子里的奴才全都在外面候着,本小姐有话要说。”   “是!”迎春不知道千璃要做什么,但想到昨天奶娘的下场,忙去安排。   “大小姐……”临冬,夏雪两人轻声喊着。千璃从铜镜中看着两人,对着她们微微点头:“回来就好,以后就留在身边伺候吧!”   “是……”临冬,夏雪两人应了声,随后便给千璃梳头。
第16章:上门找事
  夜琉璃的衣衫并不多,且品质也不是很好。夏雪从这些衣服里选了一件浣纱坠地荷叶裙,然后配着紫色外衫再一个披帛倒也有几分的姿色。   千璃看着镜中那个面色蜡黄,头发枯黄干燥的人,多少有点不适应。印象中,夜琉璃的爹不丑,相反十分的俊朗。虽然不曾知道夜琉璃的娘亲是何般模样,但是依照那个便宜爹的审美,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怎么轮到夜琉璃就如此平庸了呢?   装扮完后,便起身带着自己的两个奴婢走了出去。   院子里,站着约莫十来位奴婢。临冬搬来椅子让千璃坐下,随后与夏雪一同下去站在那群下人中。千璃扫视了一眼,虽然不时有几个人抬眼打量一下,不过扫到夜琉璃的眼神后身子一抖随后规矩的站在那里。   “本小姐今个让你们来这里就是要告诉你们,你们之前是如何对待本小姐的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千璃话顿了一下:“今后我要你们必须效忠与我,若是有人胆敢背着我耍什么幺蛾子或者玩什么心眼。呵呵……”千璃笑了,只是那笑声甚是让人觉得胆寒:“奶娘的下场那是最好的情况,若是有人不信大可试试!以前本小姐性子软任由你们胡作非为,涨了你们不少的性子。可现在你们给我从心里记着,奴才就是奴才。”   千璃的话没有说完,可偏偏让在场的下人们感到了心惊。奶娘的下场是最好的情况,那最坏的是什么?这是在场每个人心中的想法,可没有人敢问更没有敢去试。   看着自己的威慑有了效果,千璃站起身:“安分的做自己的事情,想明白什么话该听,什么事该做。”   “是!”众人齐声的应道。   “散了吧”千璃挥手让她们退下,自己则是回到了房内。不多会,夏雪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大小姐,该喝药了。”   带着苦味的药味让千璃轻皱眉头,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端起便是喝了个一干二净,随后拿起帕子擦了擦嘴巴。“大小姐,今个可觉得好些了?”   “嗯”   “让开,让开……”门外传来一声高过一声嚣张的声音,随后就听到外面传来几声惨叫。千璃眉头一皱,对于那嚣张的声音她可一点都陌生。   柳侧妃的儿子夜琉星此刻一脚踹一个,一路走来踹了五六个下人。   “大小姐……”临冬和夏雪两人担忧的看着千璃,却发现她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夜琉星打小就欺负夜琉璃,仗着自己是柳侧妃的儿子,在府内横行霸道,凡是遇到心情不顺的时候都会来到琉璃居对着她这个姐姐一番的拳打脚踢。   千璃嘴角划出一抹冷笑。是谁给他的胆子竟敢对她动手?只怕他今日这般,都是柳侧妃暗中默许的。   吱呀,紧闭的房门打开。正在院内踢人的夜琉星抬头看向夜琉璃。这一看似乎有些发愣,娘昨个说夜琉璃变了,他不信,那个软柿子有什么变的?无非就是被三皇子羞辱后有点魔怔而已,竟把她娘亲吓成那样。   就连夜琉湘都跑到自己的面前说,夜琉璃有点古怪。   今日一看,却是有点古怪。可他偏不信这邪……
第17章:嚣张庶子
  夜琉星打量夜琉璃的时候,千璃也在看着他。面前的少年只有十岁左右的年纪,容貌则是完美继承了爹娘的好基因,生的那叫一个俊俏,一个帅气,当然,前提是忽略他过于厌恶和嚣张的眼神!   “夜琉璃,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三皇子的生辰会上让家姐难堪!谁给你的胆子?”夜琉星看着夜琉璃缓缓的走向自己,指着她就是一顿的大骂。   突然,夜琉璃一个抬脚,对着他的膝盖骨狠狠的踢了过去,随后抬手……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扇了过去,夜琉星愣住等回过神来,一双眼睛几乎喷火:“你个贱人!”   啪!   又是一个巴掌,夜琉璃表情淡漠,双手左右开弓。惊了一院子的人……   夏雪和临冬两人的下巴惊的差点脱臼,这,这大小姐竟敢真的打了大少爷。且那巴掌抽的那是一次比一次狠啊!   “还骂吗?”夜琉璃冷冷的问道。   夜琉星双目喷火,转脸看着那些傻了似的随从对他们吼道:“你们瞎了,还不给我揍她!”   夜琉璃(此后全部叫夜琉璃)眼中露出嘲讽,还没等那几个随从扑过来,就侵身上前,一脚一个,踹的那是一个自然,一个潇洒,一个狠戾。   不一会儿,那些随从就痛苦的捂着裆部躺在地上惨叫。   琉璃居的一些男仆都不约而同的捂着裆部。咕咚……吞了吞口水,大小姐对他们真是格外开恩呢!   “你,你,你……”夜琉星的脸由青转黑,再由黑转红,颤抖的指着夜琉璃。似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曾经被自己欺负无数次的少女,会如此对待他的下人。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你想让我断了你的手吗?”嗖嗖的眼刀射向夜琉星,夜琉星一怔。耳边那一声声的惨叫,让他摸不准夜琉璃会不会对自己下手,但还是悻悻的缩回手。   “你竟敢打我,就不怕爹,娘来质问你吗?”夜琉星还不想认输。被一个长期欺负的人欺负,是件让人很呕血的事情。   “我是长姐,所谓长姐如母。你竟然口出狂言,对母亲不敬该打……”夜琉璃说到这里,又是甩了一个巴掌给夜琉星,“不懂尊卑,对嫡姐辱骂。该打!”啪,又是一个清脆的巴掌甩给了夜琉星。   “是非不分,该打!”   “纵容恶奴殴打嫡姐,该打!”   “你再用这种眼神看我,信不信我打的连你亲娘都认不出你?”夜琉璃那似要把她吃了的眼神,让夜琉璃十分的不悦。微微挑眉,举起那只一直扇着他耳光的手,轻描淡写的吹了吹。   夜琉星此刻气的都快要吐血了,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打了几十个耳光。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脸已经肿的像个包子。   “柳侧妃的事情,爹都不曾来质问我。你一个庶子有什么资格跑到琉璃居放肆?”夜琉璃随后坐在夏雪搬来的椅子上,一脸不屑的看着夜琉星。   可怜夜琉星被她打的双颊肿痛,说话不利索。只能瞪着大眼,眼神狠毒的望着她。
第18章:算计爷爷
  “弟弟,这都是后院的事情,你一个男人搀和进来算什么?”说完一手支着头模样似嘲似讽的望着他。   夜琉星一听这话,呼呼的喘气。   “把大少爷送回去。”夜琉璃视线淡淡的扫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那些下人。一听大小姐的话,那些人慌忙起身,不顾夜琉星的挣扎抬着离开。   听着那小子含糊不清的咒骂声渐行渐远,夜琉璃嘴角露出浅笑。一早就有人送上门锻炼身体,果然是浑身舒畅呢!   然夏雪和临冬两人却十分的担心,柳侧妃十分疼爱大少爷,这次大小姐打了大少爷,只怕柳侧妃是决计不会善罢甘休。看着心情不错的夜琉璃欲言又止。   “临冬,夏雪你们两个准备一下,待会随我去看望老王爷!”夜琉璃想到被自己气走的老王爷,不由的轻叹。他是真心疼爱自己这个孙女,只可惜夜琉璃不懂也不明白。活脱脱把一大尊佛给气走了。   临冬和夏雪听了夜琉璃的话后,面上一喜随后应了声便忙去准备了。   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迎春:“待我走后,你与小六给我看好院子。不许任何人进入,听到吗?”   “大小姐放心吧,小六就是赔了这条小命也不会让人来琉璃居捣乱的。”一脸鬼精灵的小六,扬着笑脸对夜琉璃说道。   夜琉璃看了他一眼,这个是昨天管家云叔送过来的。说是有一点拳脚功夫,人也不错。   “我听管家说你会一点拳脚功夫?怎么刚才不见你出手呢?”夜琉璃瞄了他一眼,小六一听笑嘻嘻的回道:“小六昨个听了大小姐的勇猛事情,十分的好奇。今个就想看看大小姐是否如传说般厉害!当然了,大小姐要是打不过,小六也不会袖手旁观。”   夜琉璃一听,嘴角扬起一抹弧度。看了一眼小六,抬起手轻拍了一记小六的脑袋:“放心,这场面以后你看的多了去,会生厌的。”   小六一听,双眼晶晶亮。   “大小姐,准备好了。”   夜琉璃点头,站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衫,摸了摸额头,想了想又让夏雪弄了一些新鲜的猪血抹了一点在上面。夏雪,临冬依样照做。等到夜琉璃满意后,主仆三人这才离开琉璃居。   “大小姐,这是……”坐在马车里,夏雪忍不住的问道。夜琉璃嘴角挂着笑容,看了她一眼:“总要找个人帮我讨要医药费不是?”   夏雪,临冬两人一惊,惊骇的看着夜琉璃。这,这,这大小姐是准备算计老王爷?!!   马车徐徐的停在了老王爷府门口,守门的一看是荣王府的马车,早一步的先去通知了管家孟宪。夏雪和临冬先后下了马车,随后掀起帘子。只见夜琉璃面色苍白,双唇无色,模样甚是怜弱。   围观的一些百姓,看到夜琉璃那额头上的血迹时不时的发出惊呼。尤其是看着她病态的模样,多少有了一些心疼和同情。   “瞧瞧这荣王府的大小姐,可怜人呢……”人群中有人看不下去的说道。   “唉……在姨娘手下生活,大小姐这日子苦的!”又有人忍不住的落泪了。

凶猛世子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凶猛世子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老公不离婚3章(第3章 拆礼物)

    原标题:老公不离婚3章(第3章拆礼物)小说名字:老公不离婚第3章拆礼物“辛彦,看来我的出现还是造成了不方便。车借给我,我开车回去吧。”林昭颖永远明白什么叫以退为进,摊开的掌心嫩白柔滑,没有半分侵略性。“不用。”顾辛彦挥手坐下,眉宇间的不悦浓的像化不开的墨。许久之后才缓缓起身,径直走进了房间里。舒蔚一拳一拳地重重往枕头里打,上好的棉絮被仔细地缝在布料里,没有半分外泄。她觉得自己就像这颗被蹂躏的枕头,被顾辛彦握在掌心里搓圆捏扁。“叩叩。”房门打开,男人颀长的身影遮了不少灯光:“只是一晚上,明天就送她

  • 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3章(第3章 虾丸)

    原标题: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3章(第3章虾丸)小说名:闪婚霸爱:老公太难缠第3章虾丸在参加同学聚会之前,秦臻就做足了心理准备,要被人问房子、车子、票子,嗯,大概还会被问到男朋友。这不,在围绕着苏奕的话题进行完以后,就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她。“秦臻啊,现在在哪工作呢?”提问的是以前的班长,陆征。“我啊,”秦臻笑笑,开口自嘲道:“现在还是个无业游民。”她的回答让不少人都大吃一惊,毕竟她是班里唯一一个考进Q大的,而第二名的杜晨,也跟她差了十几分,只进了S大。“咦?你辞职回T市之前都没有找到下家吗?”有人问

  • 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3章(第一卷 破而后立第3章 错进房间惹是非)

    原标题: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3章(第一卷破而后立第3章错进房间惹是非)小说:邪王本色:盛宠腹黑妃第一卷破而后立第3章错进房间惹是非外面的夜色依旧静谧而安详。沈清墨长长呼出一口气,感觉心里快意无比。就像多年前那个夜晚一样,谁都不知道在安国寺这样古朴宁静的地方,居然会酝酿着这样丑恶的事情。她以为王氏再怎么不喜欢她,再怎么痛恨她占了嫡长女的位置,也不会在佛门清静之地加害于她。甚至,当初天真如她,还傻乎乎的信了王氏的话,为了示以心诚,身边一个婢女也没有带着。谁知道,错了一步,便是步步皆错。她从沈家端庄清

  • 宠婚虐爱3章(第一卷 无可奈何嫁豪门第3章 来个英雄救美)

    原标题:宠婚虐爱3章(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3章来个英雄救美)书名:宠婚虐爱第一卷无可奈何嫁豪门第3章来个英雄救美一直冷眼看着的顾其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那女人怎么这么倒霉,一个小时之前刚失恋,现在又被人下迷药。虽然脾气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但是长得还真是不错,就这样白白便宜了这胖子,好像有点暴殓天物。顾其然偏头思索了一下,放下手里的酒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嘴角抹出一丝笑容。反正宴会这么无聊,来个英雄救美好像也不错。他走到林诺刚才坐着的桌边抓起她留在桌上的小小的宴会包,朝着两人走

  • 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3章(第3章 活该你结不成婚)

    原标题: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3章(第3章活该你结不成婚)小说名:婚内贪欢:老婆休想逃第3章活该你结不成婚她是恨这个女人的,她抢走了应光熙,抢走了她的幸福,对于她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好。秦晓蓝冷嗤了一声,蔑视的口吻对洛思暖道,“你之前一直缠着光熙也就算了,为什么现在又和景深在一起!洛思暖!你怎么这么贱!”她以前就经常听应光熙提起洛思暖,每每一说到这个女人他脸上的表情总是温柔又深情,她一直想看看究竟能够吸引应光熙的女人是怎样的,对于洛思暖充满了好奇。但是刚才,她与陆景深的一同出现的亲蜜画面彻底地惹怒了她

  • 逆世为凰3章(第一卷 轮回不破第3章 扭转乾坤局势变)

    原标题:逆世为凰3章(第一卷轮回不破第3章扭转乾坤局势变)小说名称:逆世为凰第一卷轮回不破第3章扭转乾坤局势变甫一见到那字条,宁皇后没由来的一惊,眉间疑云重重,良久才问道:“有何缘由,说来听听。”雪衣从容道:“不瞒娘娘,容家三公子乃雪衣表兄,自从表兄两年前偶遇了郡主之后,便不能忘,曾多次进京至苏府拜访,老王爷对表兄也是颇为满意。”坐在对面那个身着淡蓝色锦衣、正执杯饮酒的年轻男子闻言,手中动作骤然一滞,抬眼向雪衣看来,却见雪衣已经将目光转向他身旁的莫启凌。“莫将军少年英才,自小便征战疆场,脾性爽朗

  • 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3章(第3章 白雪重生,直面仇人)

    原标题: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3章(第3章白雪重生,直面仇人)小说名:豪门重生:逆天商女席卷全球第3章白雪重生,直面仇人沉重的夕阳,洒满了整片大地,妖娆的绽放,夜幕即将降临。上市最豪华的一家私人医院的顶级病房内,一个身着白衣,浑身绑着绷带的少女静静的卧在病床之上,眉头紧锁,嘴巴一睁一闭的呢喃着什么,努力着呼吸着空气,不安分的小手死死的揪住身下的床单。突然,少女的眼睛猛地睁开,宛若一湾黑泉,深邃,看不见底,但是里面又满是惊恐!这里是!白雪环顾四周雪白的一切,是医院!我没有死!白雪猛地起身,警惕

  • 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3章(第一卷 穿越,遇见你第3章 你未娶,我未嫁,真是太有缘分了)

    原标题: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3章(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3章你未娶,我未嫁,真是太有缘分了)小说:神医萌妃:奔跑吧,相公第一卷穿越,遇见你第3章你未娶,我未嫁,真是太有缘分了那两个小太监挠着脑袋回来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尸体”已经不见了。吓得湿了裤子,却也不敢不回禀,连忙去了惠妃的寝宫。齐萝安顿好那个女人,便肆意的溜达着,那女人的毒是解了,可原先身体亏损的厉害,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痊愈,而且她从活过来到现在没说过一个字。她其实也有些担心,是不是那药有副作用,她不会说话了,这些都有待求证。齐萝走着走着,

  • 腹黑鬼王俏王妃3章(第3章 天真无邪不知羞)

    原标题:腹黑鬼王俏王妃3章(第3章天真无邪不知羞)书名:腹黑鬼王俏王妃第3章天真无邪不知羞“你问我是谁,记住我可是你恩人,是我救了你。”程悦终于舍得把放在少年脸蛋上的爪子缩了回来,露出一口小白牙,笑眯眯的说道。白墨卿发现这女孩不仅脸蛋圆,那双眼睛更圆,又圆又大,眼眸漆黑明亮,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可爱,圆滚滚的眼睛一笑就变成了两弯月牙,整个的形象就是一天真无邪。这一笑将白墨卿肚子里存着的一点儿火气全消了,他其实对于有人亲自己这回事特别气恼,就连他已经“去世”的母亲也只是亲过自己的脸蛋而已,现在一想这女

  • 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3章(第3章 不仅要去,还要大闹一场)

    原标题: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3章(第3章不仅要去,还要大闹一场)小说名字:蜜糖婚宠:权少的独家新娘第3章不仅要去,还要大闹一场反正睡都睡了,还有什么好尴尬的。他有过的女人不少,包括跟小雪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一样。只不过那些都是床伴,只有小雪才是他想要娶的,也是发自内心爱的。在他的观念里,肉体和灵魂是属于两个分割的独立体。肉体不过是欲望的所在,而灵魂才是最纯洁的存在。他把最纯洁的给了小雪,自然也是最爱他了。权子楚的话像是一把冷箭插在聂幽月的身上,让聂幽月的脸色骤然跨了下来。什么都没发生?“权子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