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9 2:51:28 来源:网络 []

小说: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

第三章 时间倒流

中午到外面吃了饭,回到办公室,张恒还是没事做,又因为已经睡了一上午睡不着,于是打开公司电脑开始看电影。阅读http://www.95lady.com/

“哈哈,超哥实在是太搞笑了。”

张恒看的是最近上映的周星驰的电影《美人鱼》,笑的嘻嘻哈哈。

办公室里,所有职员都在忙碌的工作,被他这样吵吵都皱起了眉头,一脸不满。

“公司怎么来了这么个极品。”

“就是,还当总裁助理呢?这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

“不是关系户吧,沈总的亲戚?”

“谁知道?”

职员们小声的议论着,都是投来厌恶和鄙夷的目光。

而这时,一位大腹便便、地中海秃的四五十岁中年一脸寒霜的走到了张恒的办公桌前。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小说txt全文阅读

“是黄主管,有好戏看了!”见到这一幕,所有职员的眼中都流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黄主管在风华证券公司,绰号黄大姨夫。性格尖薄苛刻,对待手下的员工稍有不满就大加训斥,言语侮辱,就像女人来大姨妈一样,他的性格就像是更年期的大姨夫。

但毕竟在公司中是老资历,职员们平时被骂个狗血淋头也都自认倒霉。

“上班时间,你竟然看电影,还大呼小叫,影响其他人工作,你是不想干了吗?”黄富贵一巴掌拍在张恒的办公桌上,狠狠的瞪着他,怒喝道。

张恒此时腿还敲在办公桌上,听到他的训斥,白眼一翻:“我现在没事做,看看电影怎么了?”

黄富贵显然没想到张恒敢顶嘴,脸上怒气更胜:“其他人都忙成狗,你没事做还有理了?!没事做是吧,我现在就给你事做!”

说着,他将手中的一叠文件啪的摔在了张恒的办公桌上。

“这些是公司的统计报表和项目核对文件,给你一个下午时间,全部给检查一遍,找出其中的纰漏!”

张恒撇了撇嘴,抬手拿起其中的一份文件,翻了翻。网站95lady.com

“看不懂!”

文件被甩到了黄富贵怀里。

“这个也看不懂!”

“不会!”

“这些的都是什么?不明觉厉!”……

只一会儿,这叠文件就全部被张恒给扔了回去。

办公楼里目睹这一幕的职员们都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张恒竟然如此嚣张。

“你!”

黄富贵也是一怔,接着大怒,跳起脚指着张恒的鼻子吼道:“我让你处理好,你就必须给我处理好!我管你会不会!”

张恒丝毫不在意他的暴怒,懒洋洋的反问道:“你在公司是什么职位?”

“资产管理部主管!怎么,还使唤不了你一个小小的助理!”黄富贵面露不屑的说道。

风华公司的几大部门部门,有投资银行部、资产管理部、市场部、并购部、自营部、研究部、经纪业务部、机构销售部等等,其中资产管理部是其中的核心重头部门,因此在公司中,除了总裁和两三个部门的部长,黄富贵在公司中的分量不逊于其他高管。

可听到黄富贵的话,张恒却哂然一笑。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小说txt全文阅读

“那实在不好意思,你估计没搞清楚状况,我在公司的职位是总裁助理,你好像不是总裁吧,所以你没权使唤我。拿好你的文件,该哪凉快蹲哪去!”

张恒散漫的说了一句,接着一转办公椅,直接给了黄富贵一个后脑勺,压根不再理会他!

我去,实在是太狂了!

黄富贵眼睛瞪着滚圆,脸都胀紫了,却硬是被噎得说出话来。

总裁办公室中,沈梦琪正在紧张的处理着一项业务,听到了外面张恒和黄富贵的争吵,不禁将目光投了过去。

“呵呵,黄主管的脸都被气紫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般无可奈何的样子,看样子,公司里招了这样一个活宝,也不是坏事。”

沈梦琪看到张恒的表现,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不禁莞尔偷笑。

她之前在面试张恒的时候,可是见识过张恒专业知识的深度,她可不像其他职员那样,真的认为张恒连处理文件报表都不会做。

正这般想着,办公大厅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钻进了沈梦琪的耳中。来自95lady.com

“跌了,怎么会跌?”

惊呼的是一位戴眼镜的青年,此时他瞪大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一副见了鬼的模样,面色惨白,额头上都簌簌冒汗。

他是资产管理部负责股票交易业务的业务经理。

“什么?!怎么出现腰斩下跌!”

紧接着,旁边几位股票交易员也都纷纷惊呼出声。

总裁办公室里的沈梦琪听到这喊声,心弦猛地绷紧,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

“小李,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梦琪冲到李经理的办公桌前,焦急的询问。

“是6000xx股票!腰斩下跌!”李经理声音都有点哆嗦。

听到这话,办公大厅的职员都是一愣,接着哗然!尤其是黄主管,脸色刷的一下子就毫无血色,根本顾不上对张恒发怒,也晃着一身肥肉跑了过去。

600xx股票,可是资产交易部这段时间押宝的最大投入业务啊。原文http://www.95lady.com/

“怎么会这样,600xx是华东XX集团吗?这只股票‘基本面’、‘政策面’都很强健,最近股票也一直看涨,怎么会跌?而且是大跌?”

看到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走势,沈梦琪俏脸顿时冷了下来,柳眉紧紧的蹙起。

前两天的公司高层例会上,才一致通过决议跟进这只股票,怎么会这么短时间就开始大幅下跌。

“这只股票,公司入场了多少资金?”沈梦琪询问李经理。

“公司的股票投资资金,大部分都已经跟进去了。”李经理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大部分?”沈梦琪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黄富贵。

“公司的股票业务想来讲究分散投资,怎么把所有鸡蛋都放到一个篮子里了!”

黄富贵哭丧着脸,“沈总,这不能怪我啊,最近也没什么强健的股票,例会上又通过了对这只股票的跟进,我也只能主跟这只股啊,谁知道会突然狂跌。”

“这股票的涨跌太不符合市场规律了,一定是有大鳄在狙击这只股票。”李经理此时补充道。

电脑屏幕上的股票曲线还在震荡着下滑,沈梦琪只沉吟了两秒钟,就当机立断,斩钉截铁的说道:“把这只股票全部放掉止损!这只股票肯定之前被大鳄做空做高了,现在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价值,全部卖掉!”

听到这话,李经理连忙点头,就要开始进行操作。

可让人崩溃的是,此时电脑屏幕上赫然显示————600xx股票竟然跌停了!

这意味着,他们就算想卖掉过票都已经不行。

“怎么会这样?”

沈梦琪俏脸惨白,这可是公司创办以来第一个重头资产管理项目啊,竟然直接遭遇了迎头浪。

收此损失,公司都不知道多久才能修整过来。

“沈总,大鳄狙击是根本人为预测的风险,你也别太在意。”李经理在一旁安慰。

沈梦琪心乱如麻,气馁的说道:“大鳄狙击也是证券投资风险之一,如果对于这类风险我没有能力做到预测和规避,那还开什么公司。”

听到这话,一帮人都面色惨然,尤其是黄富贵,这个项目虽说是沈梦琪拍板跟进的,可具体操作和投资数额的决策,可都是他在负责。

张恒一直站在一旁,观察了良久。此时见到沈梦琪这副心灰意冷的样子,不由有些心疼。

“就让我帮你们一把吧,十分钟前再见!”

张恒嘴里嘀咕一声,摸出了胸前的怀表。

轻轻在怀表上摩挲了一下,他眸光一闪,轻喝一声————“back!{回去!}”

下一刻,时光怀表被开启,指针剧烈摆动,猛地往后跳了十分钟的间隔,一阵流光溢出……

时间回到了十分钟前。

大腹便便、地中海秃的黄富贵,一脸寒霜的走到了张恒的办公桌前,正要对在看电影的张恒大加训斥!

可这时张恒却猛然从办公椅上弹跳起来,一下子将黄富贵给撞开。黄富贵一下身形不稳,手里的文件都撒了一地。

“我知道你想对我瞎比比,不过我现在要处理事关公司存亡的大事!没空理会你!”

张恒头也不回,直接奔入总裁办公室,留下黄富贵站在原地一脸懵逼。

事关公司存亡的大事?

什么玩意啊!

总裁办公室。

沈梦琪正在紧张的处理着一个业务,张恒却猛地冲了进来。

“沈总,赶紧卖掉600xx号股票!”张恒一点也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

沈梦琪抬起俏脸,还有些懵懵然,怔了一下,然后眸光中溢出了一抹怒意:“你胆子不小,进我办公室门都不敲门!”

“敲什么门!大概五分钟过后,将会有大鳄开始狙击600xx号股票,届时股票会瞬间跌停!必须赶紧将这只股票清仓!”张恒毫不在意沈梦琪的愠怒,解释道。

“什么,你说会600xx号股票会被狙击跌停?”

听到这个消息,沈梦琪也吓了一跳,这可是公司资产投资的重头啊。可紧接着,她就质疑道:“这消息是从哪里得知的?我怎么确定是是不是说胡话。”

“消息从哪里知道的,你不需要知道,总之,我敢为这句话的真实性负责任!而且你只要稍加分析就可以得知,600xx号股票之前是被人可以给催高的,价值虚浮,迟早会跌断崖!”和沈梦琪双目对视,张恒一脸的真诚和严肃。

办公室的门是一直开着的,因为办公大厅中的一些职员,也都听到了张恒和沈梦琪的对话,顿时都开始议论起来。

“600xx号股票可是全公司都看好的投资管理项目,这家伙竟然说会跌!简直是信口雌黄。”

“还金融大鳄狙击呢?以为自己是神棍啊,能掐会算!”

“我看他是看电影看傻了!总裁才不会相信这个神经病!”

第四章 打赌

见张恒严肃的表情,沈梦琪不由的一阵犹豫。

可张恒却不敢再耽误时间,直接拉过沈梦琪的个人电脑,头也不抬的询问:“公司户头的账号和密码是多少?”

他的声音中仿佛带着一股不可置疑的自信,沈梦琪竟然鬼使神差的将账号和密码都报了出来。

张恒进入了股票软件页面,直接就开始清仓。

“到底是谁在卖600xx股票!”

股票业务组有职员发现了公司股票库存的变动,开始惊呼。

接下来,黄富贵和李经理都匆匆的跑到了总裁办公室汇报。

当他们知道是张恒在清仓股票时,都极力劝阻。

可因为600xx股票之前在股票市场上表现一直很强劲,是大热门,他们还没说几句,股票已经全部清仓完成!

沈梦琪也仿佛才回过神来,俏脸阴沉的可怕,全身散发着煞气,盯着张恒:“希望你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

“哈哈,我当然知道我自己做了什么,我为公司立了一大功,挽救了公司的生死存亡!”

张恒非但不害怕,还不客气的一把抄起了沈梦琪桌子上的一杯espresso咖啡,咕咚咕咚喝了两口。

“这咖啡就当是你对我的奖励吧!”

“……”

沈梦琪望着那杯被张恒喝了两口的咖啡,一阵咬牙切齿,眸光中尽是嫌弃。

这咖啡刚才自己喝过,这个家伙竟然抓起了就喝了,岂不是碰到了自己刚才的口水……

张恒喝完咖啡,还心满意足的舔着舌头回味了下,感觉这咖啡味道跟平时喝的咖啡都不一样。

“嗯,时间差不多了,股票应该开始跌了!”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听到张恒的话,沈梦琪、黄总管、李经理都集体无语。

沈梦琪正好发难,可就在这时,大厅中的股票小组办公区又传来一阵惊呼!

“我擦,是不是眼花了,600xx股票竟然开始跌了!”

“哇撒,是大跌!”

“晕,跌停了!”……

一瞬间,沈梦琪三人脸色都布满了错愕。

真让这家伙给蒙对了?

几分钟后,黄富贵和李经理已经从办公室回去,沈梦琪也从深深的震惊中平复过来。

“你怎么知道600xx股票会跌停!”沈梦琪心中还是充满了疑惑,又询问之前问过的问题。

刚才事情的转折折对公司影响太大了,公司在600xx股票上可押了这么大的宝,要是真的搞掂了,在跌停之前没能清仓,恐怕真的是生死存亡的大危机。

不过现在这个问题却被张恒被完美解决了!

公司非但没有蒙受巨大损失,反而在600xx股票上大赚了一笔,及时安全退场!

“嘿嘿,沈总,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我可是你从一大堆精英中千挑万选选中的追求者,要是连这个本事都没有,怎么对得起你啊!”张恒嬉皮笑脸的说道。

沈梦琪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信你这鬼话才怪!你不想说就算了,总之这次公司多亏了你。嗯,待会你到财务部领3万块奖金。还有,这是西城鼎盛裁缝店的名片,你领了钱,到那里做两套合适的西装,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穿着这破衣服进公司!”

“呀,3万块啊,你不是准备包养我吧,这价格可是有点低!”张恒打趣着说道。

“滚!”

从沈梦琪手中接过名片,张恒吹着口哨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办公大厅中。

一些平日里对沈梦琪暗中爱慕的男职员们见到这一幕,都有些吃味。

“看他得意忘形的样子,不就是瞎猫碰个死耗子,蒙对了一次了!”

“一副屌丝混混的样子,真恶心!”

……

对于这些人的酸言酸语,张恒根本没心思理会,继续腿搭在桌子上看电影。

“你实在是太嚣张了!”

终于一位股票组的小职员按耐不住自己的嫉妒心,拍案而起,指着张恒的鼻子骂道:“真当自己是股神巴菲特了,刚才也不过是靠运气而已,公司要想长远发展,可不是靠你那狗屎运!”

听到这话,张恒不高兴了,摘下耳机站起来身,毫不客气的讽刺道:“老子就是靠着狗屎运,为公司赚了这么多钱。倒是你,你不靠狗屎运,倒是为公司赚了多少钱,说来听听。”

小职员被一句话顶个满脸通红,支支吾吾。

“那些钱可不是你自己赚的,还不是依仗着全公司的资本转到的,你单独一人又赚了多少!”

又一位看张恒不爽的小职员跳了出来,瞪着眼睛,不服的说道:“有本事,敢不敢和我比一比!看看谁操纵股票获利更大!”

可张恒却懒得搭理他,直接摆了摆手,不屑的说:“切,就你,一个小职员而已。老子可是堂堂总裁助理,和你比不是掉价吗!”

“那和我比呢!”

就在这时,张恒背后响起一道透着浓浓高傲的声音。

张恒转过头,只见一位穿着考究定制西装、发型一丝不苟、皮鞋锃亮的青年走到了跟前。

“你哪位啊?”张恒抱着胳膊,斜睨着青年。

“你不认识我?不会是没胆子和我比,故意装腔作势吧!”青年昂着脑袋,倨傲的说道。

“小子,这位可是我们公司上个月请来的王牌操盘员洪天,在公司虽然没有挂管理职,但作为最核心的点金胜手,对于公司的价值可一点不逊于部长、主管。比你什么总裁助理地位高多了,还敢不敢比!”

股票组的几位职员见到这一幕,都对青年一番吹捧,同时幸灾乐祸的看向张恒。

对于券商这种纯粹是靠实力、赚钱吃饭的行业,技术岗位的核心职员,很多时候地位是不比管理层差的。

洪天就是这样的例子,他的水准在股票业界都受到广泛肯定,甚至经常被邀请到财经节目做常驻嘉宾、专家。因此在风华证券中,不认识他的人根本不存在。

本来他这样实力的股票操盘手,本来按理说进国内各大投行券商都不是问题,之所以会选择风华证券这个新公司,也是因为他对美女总裁沈梦琪存有爱慕之心而已。

之前,方浩这样的世家公子对沈梦琪有觊觎之心,他也就忍了。可今天他发现一个新入职的小小总裁助理,竟然似乎也有癞蛤蟆想吃鹅肉的企图,简直是不爽到家了!

所有小职员都盯着张恒,猜想他肯定不敢应战,却没想到张恒此时却嗤笑了一声,轻蔑的扫了洪天一眼:“想和我对赌,可以啊!不过,就你这段位一个人还不够塞我牙缝的。不如这样吧,你,你,你,你……还有你!”

张恒一连指了十几位职员,这些职员都是之前集体嘲笑过他的人,“你们所有人一起上!每人十万的起始资金,一天的时间,要是最后的获利加起来的总额能超过我,我就算你们赢!”

狂妄!

实在是太狂妄了!

所有职员都瞠目结舌的瞪着张恒,一副自己是不是听错的表情。

尤其是方浩,更是被激怒了,气极反笑:“好,你小子够狂,找死我就成全你!谁输了,跪下来叫对方爹!”

“好,一言而定。”张恒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仿佛是已经胜券在握一样。

所有惊愕过后,一个个都冷笑起来,看白痴一样看着张恒。

“空说无凭,我去把总裁将来,给我们做个见证,防止某些贱人输了敢不认账。”洪天冷笑一声,然后转身走向总裁办公室。

其实不用他去找,办公大厅这么大的动静,沈梦琪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很快,她就跟着洪天走了过来,白了张恒一眼,有些头疼的说道:“张恒,算了吧,给洪天道个歉,这赌局作罢。”

“赌局作罢也不是不可以,让他给我道歉。”张恒耸肩摊手说道。

“妄想!”洪天怒视。

“那就你等着履行赌约,跪着喊爹吧。”张恒讥讽道。

“……”

沈梦琪擦了擦冷汗,这两人竟然赌的这么大,谁输了都肯定没法下台啊。

洪天不用说了,是公司不可或缺的王牌操盘手,张恒的洞察力也更是不一般,刚才就为公司挽救了一个关乎生死的重大损失。两人起内讧,对公司可没好处。

“张恒,你以前没有操盘经验,是不可太能赢得了洪天的,还是算了。”沈梦琪继续劝张恒。

张恒嬉皮笑脸的说道:“总裁,你这么确定我会输,要不你也参加赌局。”

沈梦琪没想到张恒这么不听好人言,顿时气乐了:“好,我也赌!你肯定赢不了洪天!”

“那要赢了呢。”张恒反问。

“你不是之前说来公司是为了追我的吗?你要是赢了,我就让你追我。”

沈梦琪气的想也没想,随口说出,说完才醒悟过来。

接着,她发现此时所有职员都一个个表情愕然的盯着自己,顿时更加羞怒气恼,狠狠的瞪着张恒这个罪魁祸首。

可张恒听到这话,却大喜的跳了起来,眉开眼笑拍着手说,“赢这种虾兵蟹将,我闭着双眼,绑上双臂,用一个大脚趾戳键盘都能赢的他落花流水!你等我开始追你吧!”

“小子,你说什么!”洪天的脸顿时都绿色。

沈梦琪显然也没想到劝说莫名其妙变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只能无奈的做了评委:“好,现在是下午两点,等明天两点,出结果吧。”

第五章 不可思议

洪天在公司有自己专门的私人办公室,这待遇和部长、主管是一个级别。和张恒打赌后,他就直接进了私人办公室,开始进行奋战。

股票组的几位职员也都每人拿了十万块本金,开始进行各种操作。

“这小子,竟然敢一个人vs我们所有人的获利总额,简直是脑门被车撞了。”

“呵呵,我们也都是加进入玩玩而已,就算洪天一个人,也能轻松将他碾压。”

“走了一次狗屎运,真以为自己就是股票之神了,看他输了怎么哭爹喊娘。”

……

与所有加入对赌的职员不同,张恒此刻毫无紧张感,那就一个悠闲。仍然抱着一杯咖啡,点开没开完的电影《美人鱼》,继续看的哈哈大笑。

“这个废物,估计是自暴自弃了吧。”看到这一幕,周围的职员都嗤笑着议论。

一直到下午三点,股市停盘,张恒电影都还没看完。

没多久,洪天从私人办公室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公文包,看样子是准备下班回去。

洪天这种王牌技术员,在公司工作都是弹性制,随时可以上下班。

此刻他脸上浮动着自信满满的笑意,一看就知道是刚才一个小时股票操盘,成果斐然。

经过张恒身旁时,他还瞥了一眼张恒,当发现对方还在看电影时,目光中透出一抹轻蔑:“小子,等着明天下跪吧。”

“下跪是肯定是你,晚上回去找键盘练练,别明天跪的太难看。”张恒毫不吃亏的反讽道。

一直到下午五点,张恒也没有进行任何账户股票操作。

起身关掉电脑,张恒下班走人。

券商的工作想来是繁重,加班更是家常便饭,此时公司里的大部分员工,还都正忙的找不到北,却见到张恒拎着个破包、步履优哉悠哉的离开公司,一个个都嫉妒的发狂。

什么玩意嘛,总裁都还没走呢,你一个小小总裁助理竟然这么不自觉先下班了。

尤其是,沈总裁竟然也不管,就由着他这样走了!

“奥,对了,得去一趟裁缝店!”

走到公司门口,张恒又猛然想起什么,嘀咕了一声,接着从口袋上掏出沈梦琪给的名片,看了看,走到街边拦了一下计程车。

梦琪都说了,明天不想在看到自己穿一身破衣服,当然不能让她失望。再说了,嘿嘿,明天自己赢了赌局,就可以正式追求沈梦琪了,穿的太破的确没面子……

坐在计程车里,张恒还心中兴奋的想着。

很快,到了西城鼎盛裁缝店门口,张恒付钱下车。

“这店面外表装饰的倒很有风格,看样子老板的品位一定不错。”

张恒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嘴里嘀咕道,双手背在脑后,往里面走。。

裁缝店的老板是一位时尚的小美女。

可悲剧的是,当她看到张恒那一副寒酸样的时候,都不想让他进门。

美女老板是法国学服装设计回国的,开了这间申城盛名的裁缝店,平日接的都是高档手工定制业务,顾客圈非富即贵,张恒一身地摊货,大老远都能闻到屌丝味,怎么也不像是能在店里消费的起的样子。

不过,当知道张恒是沈梦琪介绍过来的之后,小美女老板却一反态度,变得热情起来。

聊了几句,才知道美女老板叫涂小雅,和沈梦琪算是好友。

一般的手工定制,从量体裁衣,到拿到成品手工西装,至少需要个把月,张恒可等不及。

正好店里本来就有各种尺寸的成品,也是手工制作,涂小雅给他选了一件最佳的尺寸。

当张恒换上一身西装,衬衫领带和皮鞋,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涂小雅的眼睛都瞬间亮了起来。

“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你穿着这身衣服,简直跟明星一样,就是发型需要整一下。”涂小雅啧啧赞叹。

“妈的,这西装穿的真是难受,勒死我了,还没有背心穿着舒服。”张恒一个劲的扯着领带,不爽的说道。

“……”涂小雅白眼直翻。

“多少钱?”张恒问道。

“你是梦琪的朋友,那给个亲情价打九折,一万八。”涂小雅说道。

我去,一万八!

张恒眼睛一瞪。

还九折呢,老子从小到大穿的衣服加在一起,都不值这个价,抢钱啊。

不过他还是付了钱,只是心中滴血,然后在涂小雅的建议下,到了旁边的一家理发店做了一个发型。

第二天九点,当张恒来到证券公司时,所有职员都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

“丫的,之前这小子穿着地摊货,没发现他竟然有当小白脸的潜力。沈总招他为助理,不会是……”

张恒可不知道这些职员再想什么,发现公文包打开电脑,看电脑,还冲了杯咖啡喝的悠闲。

九点半之前的几分钟,是集合竞价时间。

这几分钟对于股票操作尤为重要,昨天打赌的几位股票组职员一个个都瞪红了眼。

九点半正式开盘。

没多久后,洪天的私人办公室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难听的狂笑。

张恒撇了撇嘴,知道洪天这家伙应该是在集合竞价时斩获了不小的利润。

可他却丝毫不着急。

整整一个上午,张恒都没有进行任何股票操作。

不是睡觉,就是看电影。

直到午餐时间过后,一直快一点了,沈梦琪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她蹙着柳眉走了过来,敲了一下张恒的办公桌,不满的白了他一眼:“喂,我说你能不能认真一点。赌约还有一个小时就截止了,你都没买卖股票,看样子根本不想赌,那你之前为什么还逞能。”

听到沈梦琪这话,张恒顿时来了精神,一下子直起了身。

“原来你是希望我赢,然后追你了!哈哈,我懂了,这就勉为其难的认真一下,别担心,我是不会输给虾兵蟹将的!”张恒目露兴奋的说道。

谁希望你赢了?谁担心你输了?真不要脸!

沈梦琪连连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转身离开。

沈梦琪走后,张恒扭动了一下脖子,接着打开了公司的专用操盘系统,直接选择了期货交易,开始一系列的操作。

“我靠,这家伙疯了!竟然用了十倍杠杆!”

一些职员发现了张恒的操作后,都一个个大惊失色,惊呼起来。

期货市场使用杠杆这种操作方式风险十分巨大。十倍杠杆用上,那期货指数只要下跌一些弧度,很可能就立马被平仓,毫无返生希望。

杠杆一时爽,裤衩输光光!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过,真正让所有职员惊讶的还在后面。

接下来,张恒直接选定的指数波动极大的格林期货棉花,鼠标一点,在指数下跌最猛的时候直接全盘买入。

见到这一幕,所有职员的心脏病没被整出来!

“这个傻逼!”

“脑残!”

“到底懂不懂期货操作?”

张恒这作死行为,引来职员们的一阵怒骂和嘲讽。

可很快所有职员又愕然的发现,这只被张恒买入的期货,指数下跌的趋势竟然止住了!

接着,强势反弹!

“我去,这也行。”

众人都使劲揉了揉眼睛,盯着屏幕,都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这指数刚才明显都快跌停了,按理说不可能反弹才对!

“真是神了。”一位职员喃喃的说道。

可这话很快引起旁边几位职员的反驳:“神什么神,走了狗屎运罢了!”

“对,这样的股价曲线,平时很难出现,属于小概率事件。脑袋正常的操盘手,根本不能进行这样的操作!”

职员们还在醋意满满的议论,感叹张恒出门老是踩狗屎,就这时张恒却突然将这只长势喜人的期货全部卖掉!

众人见此,又准备开骂!

可接下来的现实,又给了他们一记响亮耳光。

原本攀升的指数,仿佛是响应张恒的号召一般,在他卖掉的这一刻,竟然开始急剧震荡下跌!

“靠!”

所有人这下都彻底傻眼了,再也憋不出一句话来。

这些职员们都闭嘴了,可张恒的操作还没有结束。

直接他又迅速跟进了另外一支期货,全杠杆而入……

和之前类似的情景,开始重复上演!

半个小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中,张恒终于停止了操作,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

看了看时间,还差一刻钟就到两点。

扫了一眼旁边那些仿佛失了魂的职员,张恒勾起一抹冷笑,心中暗想:“嘿嘿,都吓傻了了!老子可是有着时光怀表这个超级bug,就凭你们也想和我斗,简直是不自量力。”

合上电脑,张恒直接抱着电脑,走向了总裁办公室,其他几位参加赌局的股票组职员,也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总裁办公室中。

沈梦琪还在写资料,这时候张恒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直接开口说道:“沈总,来来来,我们商量一下,我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追你好。是先去看电影呢,还是先到法餐厅吃蜗牛……”

沈梦琪抬起俏脸,一脸怔然。

可当看到跟在张恒身后,那一个个脸色难看到极点的职员,顿时反应过来:“怎么,难道赌局你赢了?”

“赢什么赢?!”张恒刚要开口,一道傲气十足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接着,只见洪天抱着电脑,大步走了进来。

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美女总裁的近身特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我爱你,身不由己5章(第5章 想跑,似乎有点晚)

    原标题:我爱你,身不由己5章(第5章想跑,似乎有点晚)书名:我爱你,身不由己第5章想跑,似乎有点晚斑驳的晨光,透过朦胧的窗帘,一点点撒进房间。柔软的大床上,顾甜心缓缓睁开眼睛。明媚的眸子中迷离散去,带着一股清纯灵动。疑惑的看着陌生的房间,她猛地坐起身。“这是什么地方?”疲惫的身子仿佛被车碾压过一样,浑身使不上一丝力道。锦被滑落,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上面还染着一抹抹红晕,暧昧过后的痕迹映入眼帘,她忍不住惊慌失措的尖叫,“啊……”记忆如同潮水般涌来。冷绍寒劈腿苏陌,他们有了孩子。她偷偷的溜进了慈

  • 极品夫君5章(第一卷 缘起第5章 那你想要什么)

    原标题:极品夫君5章(第一卷缘起第5章那你想要什么)小说:极品夫君第一卷缘起第5章那你想要什么“不够?”北冥承枭吸了一口雪茄,吐出了烟雾,“那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不是,我真的没有什么想要的,只想离开这里就行了。”北冥承枭双眸直直的盯着乔芷菲,眸色极深,最后,缓缓的说道:“既然不知道想要哪个,那么就等到你想出来为止。”如果是以前,只要有人敢忤逆他,敢拒绝他,下一刻,早就不在人世。可是该死的,每当他对这个矮个子男人起了杀意的时候,昨夜的那股幽香又钻入了他的脑海里,左右了他的决定。这个矮男人,他

  • 以爱强宠5章(第5章 为他牺牲)

    原标题:以爱强宠5章(第5章为他牺牲)小说书名:以爱强宠第5章为他牺牲苏蜜走到病房门口,还没开门,就听到病房中传来苏嘉宝和苏嘉贝软软糯糯的歌声。Myfatherwouldliftmehigh,Anddancewithmymotherandme……两个小家伙唱的是一首献给父亲的英文歌,苏蜜隔着门上窗户望进去。龙凤胎嘉宝和嘉贝穿着一样的校服,站在窗户下的阳光中,手拉手,摇晃着小身子唱的很专注投入。病床上,周清扬靠着床头,也沐浴在阳光中,合着歌声打着节拍,身上宽大的条纹病号服和苍白消瘦的面容却并不折损

  • 独宠妖妃5章(第5章 少年宫千夜)

    原标题:独宠妖妃5章(第5章少年宫千夜)小说名:独宠妖妃第5章少年宫千夜“是你救了我?谢谢!”少年先是诧异,接着是由衷的感谢,清朗的嗓音如山泉动听,似羽毛拂过心间。那样湿漉漉纯粹又干净的目光看着自己,让她忍不住庆幸,还好刚刚出手相助,否则,这般美好的少年,岂不是要永远封在这冰棺之内。“不用谢,你的身体怎么样了。”慕如风关切地看着怀中少年。“我很好,我,你……”少年点头,待反应过来自己正被慕如风抱在怀中,那张晶莹剔透的俊颜忽地染红,从耳根一直红到脖子下面,纯净的紫眸染上羞涩与无措,顿时变得慌乱起来

  • 总裁竟是牛皮糖5章(第5章 钻戒求婚)

    原标题:总裁竟是牛皮糖5章(第5章钻戒求婚)书名:总裁竟是牛皮糖第5章钻戒求婚慕筱夏这句话没说完,就被男人的眼神给吓的声音越来越低了,男人的声音既霸道又狂傲,“在我欧聿夜的字典里,只有丧偶,没有离婚,既然结了婚,就是一生一世的。”这句话,让慕筱夏的心神,猛地震荡了一下,激荡过后,尽是酸楚难受的感觉。曾经,在儿时,也有一个人对自己承诺一生一世,可是,那人还是离开了她。欧聿夜起身向她走过来,慕筱夏感觉的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向后退了两步,被男人一下子圈在了怀里,温柔的抚着头发。“你怕我?”不怕才有鬼。咕

  • 夜夜生情5章(第5章 高估了演技)

    原标题:夜夜生情5章(第5章高估了演技)小说名称:夜夜生情第5章高估了演技第一个,从头到尾都只有他一个。她不是没想过告诉他,她曾经不甘心的问过他:“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他当时怎么回应的?他冷笑:“这样的烂伎俩用在我身上,你是不是高估了自己的演技?”说出的话可以口是心非,可是那一脸反感,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却是真的。他是真的将她忘得干干净净了,在他眼里,她是接近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钱……他刚用过的浴室,湿漉漉的,水雾还未彻底消散,仿佛他残留的气息,环绕在她周围。那是曾经让她安心和渴求的温暖气息,如

  • 相公注意腰5章(第5章 异石侵体)

    原标题:相公注意腰5章(第5章异石侵体)小说名:相公注意腰第5章异石侵体“娘子似乎很紧张。”陌弘逸手中抬着两杯水酒,一杯送到了夜倾城面前,不得不说夜倾城生得很美,特别是这身独特的大红嫁衣穿在她身上,绝对担得上倾国倾城一词。夜倾城看着眼前与外界传说根本不一样的男人,一时间竟然失了语,他今日如此竟然是为了她!“王爷就这样将自己隐藏多年的真面目抛诸在世人眼前,合适吗?”“春宵一刻值千金,娘子不该担忧这个。”勾起夜倾城的手臂,陌弘逸引着她行完了交杯之礼,放下手中的杯盏,陌弘逸一个旋身,带着夜倾城便来到了

  • 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5章(第5章 前夫,请自重)

    原标题: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5章(第5章前夫,请自重)小说名字:豪门蜜恋:这个老公有点冷第5章前夫,请自重“不管我会不会后悔,路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会自己承担,不会怨天尤人。”她无所谓地笑了笑。霍东赞许的目光在她身上游移着,或许做下留下这个丫头的决定,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他翻开行程表,瞟了一眼,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说道,“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你陪我去。”“我的荣幸。”就这样一锤定音,她成了她丈夫对手的私人秘书。她不知道容祁会什么时候愿意和她离婚,但愿知道自己做下的这个决定

  • 孩子他爹不安分5章(第5章 孕检报告)

    原标题:孩子他爹不安分5章(第5章孕检报告)小说书名:孩子他爹不安分第5章孕检报告接下来的日子对康雨霏来说,更是煎熬。这天,她买了验孕棒,自己悄悄地做了个测试。“一定要怀上,一定要怀上……”她低喃着,闭上眼,拿着验孕棒的手有些颤抖。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她就一直低喃着,大约五分钟后,她再睁开眼,当验孕棒上那两条红线映入眼中,康雨霏一阵晕眩,而后惊喜涌上心头。妈妈可以手术了,不必再等了。晚上,康雨霏留在医院陪妈妈,直到那边何律师打电话过来。第一次的时候,康雨霏并没有接,她不否认,自己存了点小

  • 嫁入豪门5章(第一卷 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 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

    原标题:嫁入豪门5章(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小说书名:嫁入豪门第一卷有一种美叫智障美第5章他不行,你要和我试试吗连自己精分这话都说出来了,顾衍知道这小傻子脑子里一团乱,他笑道:“有这么难接受?你难道不觉得我没有顾祈言可怕吗?”这话说得桑梚完全没办法反驳,她迟疑着点了点头,总觉得被这坏叔叔给骗了。“你遮住脸不给他看,无非就是因为你们桑家胆大包天,竟然欺骗到顾家太子爷的头上,现在你知道了我的存在,也就是知道了顾祈言的秘密。”顾衍眼里的笑意很深,“那你就不需要惧怕你的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