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8 22:03:5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
第14章 可别毁容了

那一刀,如果再往上一点都砍到脑袋上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我觉得自己真是可笑,这么长时间了,都是他在帮我,我竟然这么没良心的怀疑他。版权95lady.com

麻醉的关系,他夜里睡得还算安稳,只是凌晨的时候有点烧,医生说正常现象,给拿了些退热贴,物理降温。

我还是不放心,这种外伤就怕高烧感染,一直在旁边守着。

天刚放亮的时候,他的体温已经正常,我也有些昏昏欲睡。

“砰!”

我一个激灵站起来,见林羽瑶面色紧张的走了进来,她直奔床边,看着还在沉睡中的夜慕辰,眼泪唰唰的就落了下来。

“辰哥哥——”

被她这一哭我的眼睛也有些胀,仰头空了空,吸了吸鼻子,“林小姐,夜慕辰他没事,医生说……”

“啪!”

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打得我倒退两步,差点没站稳。

“辰哥哥都躺在医院里了,你还说没事。”林羽瑶指着我的鼻子骂道:“昨天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要不是因为你,他能这样吗?”

她说的话,我的确是哑口无言。版权95lady.com

“你不用在这装可怜,你的事情我早都听说了,一清二楚,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勾引辰哥哥,但是他喜欢,我也不说什么,男人嘛,谁年轻的时候不玩,尤其是他这种身份,逢场作戏的时候多了去了,但是你,害他受伤,害得他差点丢了命,我林羽瑶要是还能容你,我就倒着走。”

说着冲门口喊了句,“进来,把她给我扔出去,以后我都不想在滨市看见这个女人。”

眼见两个穿着黑西服的男保镖冲进来,不由分说的一左一右架着我就往出走。

“放开,你们放开我。”我不断的踢着腿挣扎,“林小姐,你凭什么赶我走?”

眼下这种情况,活脱脱电视里那种以正牌未婚妻自居上门赶人的戏码,这是要发生在我身上了。

我可不是那种任人宰割的蠢女主,这也不是在演电视。

林羽瑶几步冲上来,又甩了我一巴掌,“就凭我是辰哥哥的未婚妻,我们俩从小就订了亲的,你不过就是他空闲时发泄的工具。95女性网

我要是你,绝不会愚蠢的问出凭什么。辰哥哥对你好点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当夜夫人是怎么着,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你自己那些破事你自己清楚,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赶紧滚出滨市,否则你就不只是被网络人肉这么简单了。”

我被他的保镖钳制着,硬生生的挨了她的打,但不代表我就怂了。夜慕辰是为我受的伤,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还没查清楚,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他半步。

“林小姐,是不是未婚妻不是你说的算,那要慕辰来说。就算是要我离开,也不是你赶我走。至于我做过什么,慕辰也清楚,但他还是喜欢我。小说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你想对我做什么尽管去做,但是依照慕辰的性格,他醒来了要是知道你趁着他昏迷对我动手,我们不妨猜猜看,你这个所谓的未婚妻还能耀武扬威吗?”

说这些话,其实我也是心里没多少底的,毕竟我很确定林羽瑶跟夜慕辰的关系不一般,而且林羽瑶的家世地位都摆在那。

但是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多少也摸透了他的脾气,他是个很护短的人,而且他特别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别人指手画脚。

林羽瑶似乎被我的话震住,她的手垂在身侧握了握,片刻,不甘心的瞪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看不出还挺伶牙俐齿的,不过,就算被辰哥哥骂我也认了,我告诉你,我林羽瑶有的是手段整你。”

“哦?你有什么手段,说出来给我听听。”

林羽瑶话音刚落,病房里响起轻飘飘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

我心中大喜,扭头看去,夜慕辰已经下了床,动作十分慵懒。

我知道他一定是牵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心里一阵酸涩。阅读95lady.com

“辰哥哥,你醒了!”林羽瑶瞪了我一眼,急忙过去扶他,被他轻松的甩开。

“我还从来不知道,你也有这么嚣张跋扈的一面。”他说:“又或者,你以前在我面前都是装的,这才是你的真面目。”

“我不是,我就是担心你……”

夜慕辰一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打断了她的解释,也打的我们愣住了神。

林羽瑶捂着侧脸不敢相信,而我早已经瞪大了眼睛,完全懵了。

“怎么,你们想跟我动手?”夜慕辰在我面前站定,冷冷的对两个还架着我的保镖说。

那两个人虽然是林羽瑶的,但对他好像很畏惧,放开了我。推荐95lady.com

夜慕辰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摸着我被打的红肿的脸,“疼吗?”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皱了下眉,明明是看着我,但话却是对林羽瑶说的。

“林羽瑶,我的女人你也敢打,今天这一巴掌,算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

林羽瑶总算是回了神,声泪俱下,“你为了她打我,我才是你的女人!”

夜慕辰嘴角轻扯,似笑非笑,揽着我转身,“我的女人?我睡过你吗?”

这话一出,让我很不自在,而林羽瑶脸上的表情已经扭曲。

“可我们是订了婚的……”

“是长辈的口头亲。”夜慕辰不屑的瞟了她一眼,“举行过仪式?”

他让我坐在床上,又道:“林羽瑶,我夜慕辰不想要的,谁都没办法塞给我。”然后又看向我,“相反,我想要的,逃也逃不掉。”

话落,他的吻重重的落下,不给我任何抗拒的机会,而我又顾忌他身上有伤,不敢推拒。他唇角微勾,满意的推着我倒在床上,那微凉的唇,也渐渐下移。

一阵愤怒的高跟鞋声,渐渐远去,如果不是这地板够坚实,我想都能被她踩破几个窟窿。

“嘶!”脖子上一痛,就听到他凉凉的声音传入耳膜,“这么不专心,是我的吻技不够好吗?”

我囧,咬着下唇,刚想说话,就见夜北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早餐。见到我们这种情况,忙要退出去。我这下更是想钻地缝了,情急之下一把推开夜慕辰。

“嘶!”他仰躺在身侧,五官痛苦的缩成一团。

我顿时慌了,急忙去扶,“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你还有伤。”一边说一边去脱他的病号服,要查看伤口。

没想到他却轻声笑了起来,“这回,可是你主动的。”

什么?

我手一抖,他的上衣就被我扯了下来。

他手掌托着我的腰往上一提,两个人的唇就差了零点一毫米的距离,邪魅的笑容在他脸上荡开,薄唇一张一合。

“这么急的脱了我的衣服,看来你刚才不是走神,是控诉我的动作太慢太温柔,原来你喜欢激烈的。”

我这下彻底缓过神来,明白了他的意思,脸颊顿时烫的不行,伸手又要推他,却被他握住,“你这三番两次的勾引我又推开我,是欲擒故纵,还是真想让我,二,次受伤?”

后半句话他咬的很重,还故意说的很色*情,我羞愤的不知如何是好,既不敢推他,又不知怎么接话,偷偷的瞟了眼站在门口的夜北,更不知道这脸要往哪搁。

半晌,他忽然又咯咯的笑出声,屈指点了下我的唇,然后又觉得不够,低头吻了吻,“行了,不逗你了,就算你现在想,我也没那个精力。”说着又咬住我的耳垂,“委屈一下,忍两天。”

我:“……”

“夜北,叫个医生过来给她处理下脸上的伤。”他对夜北吩咐,自己重新穿好了衣服。

不一会儿就有医生进来,直奔他走去,他却朝我一指,“先看她,别毁容了。”

医生愣了下,给我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事,上了药膏,这才又去帮他处理伤口换药。

做完这一切,他从夜北的手里接过早餐递给我,“哝,这两天养胖点,肋骨太扎人,不舒服。”边说还边把我从上到下瞟了一眼。

我心里腹诽这男人今天是怎么了,挨了一刀也没伤到脑子啊,怎么这么不正常。

“都查清楚了?”他转头,脸上的表情立马严肃起来。

“是林峰干的。”夜北也不拖沓,“昨晚的那些人一个都没跑掉,警局那边一审就都招了,是林峰不堪承受打击,狗急跳墙。”

“呵,我当他这么多年在滨市混也该有点脑子,没想到就这点能耐。”夜慕辰说:“打架斗殴他就是个雇主,无凭无据的嘴一歪不承认,警方也拿他没办法。但是建设非法网站,传播黄赌毒,组织卖淫,情节恶略,这些够抓了吧。”

“够了。”夜北点头,“我这就去办。”

夜北走后,我迫不及待的问夜慕辰,“你在打击林峰?”

他看白痴一样的瞟了我一眼,“那天我说的话你是没听到吗?我本来想给他留条路的,但是他太不聪明,那也就不怪我了。”

他伸手把我拉进怀里,“他做的违法事情太多,光我收集的证据就够他判个十年二十年了。”

倾一世温柔,暖一场相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倾一世温柔 或 暖一场相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10章

    原标题: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10章小说名:灰色轨迹:毒海浮沉录第十章义薄云天回到出租屋,郑小高又取出海洛因吸食起来,朱永伦陪坐在一旁和他聊了起来。郑小高似乎心情不错,洋洋得意的对朱永伦说:“兄弟,到现在可以告诉你了,是我推荐你去做重庆那件事的,伟哥本来不放心,因为你才来不久,他不了解你。不过我给他详细介绍你的为人后,他又很欣赏你,你看现在,你不仅得了一大笔钱,而且下一步你将替代我咯……”“嗯……这个……”朱永伦本该致谢,但此时心中却有很多疑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郑小高白了朱永伦一眼说:“靠!你支

  • 混也是一种生活10章

    原标题:混也是一种生活10章小说名称:混也是一种生活第十章“我陪你玩吧!”稚嫩的声息再次清晰的回荡在耳旁。“东哥哥,你这几年生活的怎么样,这位是你同学?”长拥之后尚若惜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略带红晕的脸蛋更加迷人。“恩,很好,这是我兄弟魏子明。你怎么样,还是那么啕气?”面对这个可爱的女孩,帝凯东放开了许多,说话也有了生机。若惜和魏子明礼貌的打了招呼,又马上对帝凯东嗔道:“哼,刚一见面就说人家的坏话,我可是知道你小时候的臭事,小心我去你女朋友面前告你一状,让你立马做孤家寡人!嘿嘿,本故娘可不是好惹的

  • 通天武神10章

    原标题:通天武神10章小说书名:通天武神第10章厉鬼现“表兄可真是大方啊。”看到唐铭如此作派,唐若曦忍不住冷笑,她自然知道唐铭的意思,丝毫不掩饰语气里中的讥讽之意。本来她就对这唐铭不怎么感冒,现在又以一个唐家子弟的身份去如此为难一个下人,更是让她心生厌恶。唐铭也听出了唐若曦的不悦,不过他并不敢对唐若曦说什么,只能将这怒气转到了秦易的身上。不过秦易并不去看他,而是转身走向了侍卫统领唐庭。“统领大人,秦某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大人能否答应?”秦易道。“噢?说说看。”唐庭意外的看了秦易一眼,不过还是点头答

  • 王爷宠妃火力全开10章

    原标题:王爷宠妃火力全开10章小说书名:王爷宠妃火力全开第10章:门前恩爱男人眉眼精致,男生女相,微挑的桃花眼不笑含情,看得王东临耳根子泛红。他心里暗道:一个男人长这么妖艳做什么,燕辰就很好看,这人也不差。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故意拔高了音量道:“等什么等,赶紧走。”说完,瞪了他一眼拂袖而去。男人嘴角直抽,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他潇洒地一展折扇,路过的人都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经过他身边时互相咬耳朵。“这人大冬天扇风,肯定是傻子,找沐大夫治病的。”“沐大夫可治不了傻子,不然她的夫君怎么治不好。”“可不是

  • 一号红人10章

    原标题:一号红人10章小说名字:一号红人第10章争执薇薇姐过来扶着我,我感觉她的身体好像有点抖,但她脸上的表情还是和平常一样,平静里甚至带着点冷漠的味道。我知道,薇薇姐其实是个好人,虽然她平时不喜欢表达,对我也总是冷言冷语,但每天晚上都是她起来给我盖被子,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拿回来给小花,小花又会分给我。薇薇姐把我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另一只手用力的扶着的我腰,语气冷漠:“不用了,我给得起钱,老板,把他们的账一起算在我头上。”李艳丽一听就不干了,带着身后那几名洗脚妹,上来把我们围了起来。“郑薇

  • 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10章

    原标题: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10章小说名:先婚后爱:前夫请躺好第10章:这家公司姓陆作为乔雅跟班,小李立刻明白自家老板的意思,在外人的眼里她温婉可人、完美的无懈可击,只有相识的人才知道现实中的她并没有外界传闻那般好:脾气大、爱斤斤计较、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模样。“二小姐,请这里坐!”小李很快将位置放在总裁位置右手下方第一个位置,长时间保持一个“请”的手势,未免会手酸,小李耐着性子又小声提醒一句,半晌不见移位的声响,小李诧异抬起头,发现对方稳坐在总裁位置上把玩着手指,似笑非笑的打量着他,小李对上陆妍

  • 豪门宠妻10章

    原标题:豪门宠妻10章小说名:豪门宠妻第10章我也是想帮你第二天。京城,豪庭大酒店。13楼,会议室内。《盛音》是大电影《盛世》的原创曲目,因此选角时,导演陈凯旋也亲自出席了。除此之外,电影的主创以及MV导演等全都在场。“陈导,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听说这一次是薄特助亲自要求重新选角的……”制片人吴宇豪话只说了一半。谁都知道,薄特助就是薄锦言对外的代言人,并且因为与薄家关系特别,所以外界对这个特助很是看重。这一次录制《盛音》是为了配合大电影《盛世》做宣传使用的,而《盛世》则是皇朝娱乐今年度投资最为宏大

  • 铊案风云10章

    原标题:铊案风云10章小说名称:铊案风云白玉麒麟郭德这突然一叫,把两人吓了一跳,盒子差一点从郭晓雯的手里掉下去。回头一看是郭德马上叫道:“阿德哥哥是你。”郭德一个箭步窜了上来道:“晓雯你手里是什么东西,给哥哥看一下,我们郭家老宅的东西我可是有份的。”令致远心道,事情不妙,这可怎么解释。马上打笑道:“郭大哥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睡?”郭德不搭理令致远的话,简直走到郭晓雯面前道:“晓雯,我们老宅的东西不管谁找到,都应该我们后辈分掉,你说是吧?”郭晓雯脑筋一转道:“阿德哥哥说的是,如果是什么宝贝我肯定分给

  • 深圳爱情故事3倾颜计10章

    原标题:深圳爱情故事3倾颜计10章小说书名:深圳爱情故事3倾颜计诡异的似曾相识感不过打字难不倒我,我长期混迹于各大聊天室,打字的技术早就练得炉火纯青,100字/分不在话下,吭哧吭哧,十指如飞,不到两个小时就把十多页文档打完了。哈哈,这下可以下班了吧。我长驱直入走进如来佛的办公室。“颜总,我打完了。”声音里颇有点小人得志的意味。他头都不抬,依旧专注的看着电脑。“颜总。”我声音稍稍提高一点。他这下抬头了,一双好看的眼睛微微觑着,X光毫不留情的扫射过来。我讪讪的笑了,局促的低头看胸——我发誓以后再也不

  • 鬼夫快到碗里来10章

    原标题:鬼夫快到碗里来10章小说名称:鬼夫快到碗里来第10章夜里进山那女鬼看了我一会儿,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就急急的拍打着车窗,然后吼叫道:“开门,放我进去,放我进去!”我特么有病才放你进来。因为有了诸多前车之鉴,而且身边有白谨我也不怎么怕。于是又拉了拉白谨的衣袖,凑到他耳边去轻声道:“你说这.....那啥是不是跟司机有什么关系啊!”白谨闻言点了点头,然后说:“是,她从在城里的时候就一直跟着了,应该说她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一听更加瘆得慌了,艾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那你还打这辆车?有病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