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小说等到时光等到你第2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8 17:18:1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等到时光等到你

第2章人生若只如初见(2)

"凌!桃!夭!"震天的吼声从办公室里传出来,坐在外面的人浑身一震。原文http://www.95lady.com/他们的老板出了名的冰山脸,没表情,现在居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大学生耍得团团转,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凌桃夭战战兢兢地推门进去:"老板,什么事?"

"什么事?"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单修哲的俊脸铁青地仿佛染了墨,他将手上的文件扔到凌桃夭脚边,满腔的怒火已经烧到了喉咙口,"你来告诉我,为什么我明明告诉你赔偿金额是一百万,现在合约上多了一个零?!"

凌桃夭啊了一声,连忙捡起文件看,果然,一百万变成了一千万,白纸黑字。她一拍脑袋,大概是自己在整理的时候多敲了一个零。她连忙赔笑:"不好意思,老板,好像我打错了。"

面对罪魁祸首的嬉皮笑脸,单修哲气得手指直发抖:"凌桃夭,你是其他公司派过来卧底的吧?"外面的人都探着脑袋往办公室里看。这么大的热闹,不看多可惜。凌桃夭看上去小巧伶俐,好像挺精明的,没想到内心和外面是成反比的。说明http://www.95lady.com/"你要是再敢多犯这种低级错误,就给我卷铺盖走人!"

只是这样的对话每天都要上演两三遍,直到外面的人听得耳朵起茧,就算里面骂得震天响,他们也无动于衷了。就老板这属性,完全属于抖S了吧。哪有人敢把这么一个秘书带在身边,时时刻刻提防她给公司带来为数客观的损失呢?有钱人的世界,他们这等凡夫俗子果然不懂。

一星期之后,单修哲在收到凌桃夭把甲方乙方写错的文件之后,终于忍无可忍,打发凌桃夭去了公关部。

单修哲这一系列的动作让旁人看得一头雾水。直到C城要举办一个商业舞会,凌桃夭作为单修哲的女伴出席,才让大家恍然大悟,看向凌桃夭的目光不禁多了几分同情。凌桃夭却后知后觉,知道自己即将跟单修哲一起参加上流社会的聚会,不停地担心着自己的举止和穿着会不会得体。说明http://www.95lady.com/

办公室中有几个牙尖嘴利的女同事见凌桃夭紧张又兴奋的模样,嘲笑道:"你只要学会怎么取悦男人,这场舞会你就已经成功了。谁在意你会不会跳舞呢。"凌桃夭似懂非懂,总觉得她们话里有话,可是一下子又想不到什么意思。忐忑之中,那一天终于到来。

单修哲没想到,三无人员凌桃夭稍稍打扮了一下,居然还有能让人惊艳的资本。长发松松垮垮地盘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眼睛就像小鹿一般清澈澄亮,皮肤在灯光的照耀下,犹如水晶一般透明。鼻子小巧玲珑,抹了水密色的嘴唇粉嘟嘟的,让人忍不住地想要吃一口。推荐http://www.95lady.com/身材匀称,细长的高跟鞋衬着线条极好的小腿。紫色的晚礼服前面露出一片风光,让男人血脉喷张,胸前挂着一窜珍珠,偏巧落在高耸的柔软上,欲露还遮的样子更是性感无比。

她忐忑不安地坐在高档轿车里,总是下意识地用手去提领口,但还是阻挡不了胸前一片风光。单修哲瞄了她一眼,道:"你的身材完全不用担心走光,因为,"他微微一笑,风情万种,"不够大。"

凌桃夭几乎在心里鞭尸了单修哲几百遍,气呼呼地用手捂住胸口,坚决不再跟他说一句话。

当凌桃夭挽着单修哲的手出现在酒店入口,里面强烈的灯光恍若白昼。里面的女人目光贪婪,男人的目光嫉妒巴结。95女性网凌桃夭不习惯甚至说不喜欢这样的引人瞩目,她下意识低揪紧了单修哲的衣袖,胆小的模样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

单修哲察觉到她的害怕,娇小的身躯尽全力躲在他的身后,这种无意识的小动作却让他的心软得像一滩春水。单修哲感觉自己总有一种想要保护她的欲望,因此不知不觉中,他居然将她的小手包在自己手掌中,偏头微微一笑:"别怕,有我在。"

那样安心温暖的笑容让凌桃夭愣怔了几秒,单修哲不笑的样子很威严,有一种王者的霸气,可是淡淡的笑却让人想到冬天的暖阳。凌桃夭不争气地红了脸。

只是之后,单修哲不断地向那些秃头谢了顶的老板介绍自己,像是介绍一件商品。此时此刻的凌桃夭终于明白办公室里那些人目光里的深意,也懂得了那几个女人话里的意思。网站http://www.95lady.com/难怪让她穿得这么漂亮,原来是为了交易。难怪把她调去公关部的时候,同事们看向她的目光那么奇怪。从一开始,他已经设计好了。可是,如今她已经被赶上了架,落了单修哲的面子,恐怕连工作都保不住。

勉强维持着笑脸一个小时后,凌桃夭借口上洗手间,提着裙子匆匆往厕所跑去。在这样人人都戴着面具的舞会中,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件等待拍卖一样。贪婪的目光赤裸裸地打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就像是毛虫一般,爬满了她的身体,让她恶心。

只是当她一头扎进厕所时,眼前的景象却把她震惊到了。两个身穿西装的男人站成一排,背对着她,听到声音都转过了身,然后在大眼瞪小眼的情况下,其中一个男生尖叫着双手护住了胸部。

凌桃夭也被吓到了,刚才她看见了什么?天哪,那是什么东西??混沌的大脑在看见那物体上面的脸之后,于是捂住了眼睛,尖叫起来。她是白痴啊,居然这样也能进错厕所!三个人,两个人在尖叫,剩下一个单修哲,很淡定将裤子拉链拉好,好奇地看着他们俩尖叫。

凌桃夭尖叫完以后,她偷偷地从指缝中露出那双清澈的眼睛,然后小声地对那个尖叫的男生说道:"那个,先生……你是不是捂错位置了?"说着,她的手指了指他洞开的大前门。

男生愣了一下,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好像被强奸一般,狠狠地撞了一下凌桃夭,羞愤地冲出了厕所。凌桃夭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生叫得比刚才更加凄惨。她说得没错嘛,他的的确确是捂错位置了,哪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是双手护胸的?

单修哲丝毫没有形象地大笑起来,朝凌桃夭翘起了大拇指:"凌桃夭,你简直是奇葩届的极品!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吗?"他笑得上接不接下气,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居然能够那么淡定地说出你捂错位置这种话,简直就是个天然萌啊。

凌桃夭扑闪着大眼睛,懵然地摇摇头。又不是明星,她怎么会知道他是谁?话说这个男人笑起来真是光芒万丈啊!而她笑起来,用唐暖薇的话来说,就是恨不得把整个牙花子都露给别人看?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就这么大么?漂亮的男人和寻常的女人之间差别就这么大么?

凌桃夭羞愤地想要把自己的头摁进马桶。

"刚才那个被你吓得花容失色的人是市长儿子,刚才向我告白来着。"单修哲还在头疼要怎么拒绝,凌桃夭就横冲直撞地进来,反倒给他解了围。

凌桃夭愣了一下,"那,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单修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凌桃夭的脑袋,道:"凌桃夭,正常人不是应该惊讶市长儿子竟然是同性恋这个问题么?"这个女人的思维方式为什么会跳跃地这么离奇?不过,她一脸的无知懵懂倒是挺可爱。

单修哲很高,凌桃夭需要仰视才能看清他的脸。他的手掌宽厚冰凉,和沈习哥哥温暖的手不同。这么一个绝世帅哥近距离靠近她,凌桃夭不争气地红了脸,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

单修哲走过她身边,见她还是愣愣的,于是打趣道:"怎么,还想要在男厕所解决个人问题?"凌桃夭这才回过神来,慌忙地提着裙摆想要离开,一慌张,高跟鞋绊住了裙摆,眼见着就要在男厕摔个脚朝天了,一双有力的臂膀稳稳地接住了她。

"真是,不长脑子也就算了,现在连路都走不了了?"单修哲不耐烦地扶起她,觉得当时雇佣她当秘书简直是脑子进了水。完全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对不起,单总。"

"对不起不能当饭吃。我的手下,只要做事,不需道歉。"单修哲声音清冷,背对着凌桃夭却递给她一方手帕,"洗个脸补补妆,你还有用。"

"哦。"凌桃夭听话地接过手帕,刚想打开水龙头,就听见单修哲隐忍快要爆发的声音。

"那、边。"

"哦。"凌桃夭像只松鼠一样,低着头快步走到对面女厕,心中千万个小人已经将她凌迟无数遍。凌桃夭你这个笨蛋!进错厕所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撞破市长公子和单总的奸情啊!遭报应了不是,不知道以后单总要怎么折磨你呢。明天要不要暗示一下自己其实是同性恋支持者呢?唉,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真想撞死在男厕算了!

在单修哲眼里,凌桃夭的存在就是陪笑陪喝酒陪聊天的"三陪"人员,因此当孙雄将贪婪的目光打在凌桃夭身上时,他并没有觉得奇怪。他在观察,面对这种不怀好意的男人,凌桃夭这只纯良小白兔会怎么解决。

宫屿晃着红酒杯,靠近单修哲,他看了看远处正在和孙雄周旋的凌桃夭,饶有兴趣地问道:"呵,最近改吃素了?"怎么看,那个女孩子都不像是单修哲会喜欢的类型。

宫三少不解,凭他对单修哲的了解,那种看上去会对感情认真的女人,单修哲不会染指。大概是当初的伤害太大,让单修哲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同样,也不愿意被人所爱了。

"最近新来的秘书,"单修哲抿一口酒,漫不经心的回答,"思维方式和行动举止都很奇怪的女人。"

"哦?"宫屿挑眉,"能让你这么觉得,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了。"

单修哲微微一笑:"要说有什么过人之处,大概就是,笨得可以吧。"一想到在男厕凌桃夭用单纯无害的表情对市长公子说:"那个,你捂错地方了……"下意识地,他居然轻声笑了出来。

孙雄不知道为什么,在美女如云的晚会中,居然看中了相貌和身材都不出众的凌桃夭,热情地搭着话,还邀请她一起跳舞。

凌桃夭一面挡着酒,一面推辞,心中的小人已经哀嚎连连。她对这种交际场合一窍不通,这一刻,她才感觉到了自己的无能。之前,唐暖薇一直是她的保护伞,她心安理得地躲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不愿走出来。现在,她就像一只从动物园放出来的狮子,丧失了猎食的本能。

孙雄的手已经有意无意地摸上来了,凌桃夭尽力保持着自己的笑容不僵硬,还要闪躲地不留痕迹。这里的每个人都惹不得,凌桃夭虽然笨,这一点,她心如明镜。

"单修哲,你的小秘书快要被孙雄那头色狼吃掉了。"宫屿在一边幸灾乐祸。

"唔,无所谓,这个不行,换一个就是了。"单修哲冷淡地回答,一只手习惯性地把玩着打火机。但是当他看着孙雄拉着凌桃夭往走廊去的时候,他狠狠地将打火机摁灭,吧嗒一声,特别清脆。

无来由地,他想起了酒店的那个晚上,她流着眼泪一遍遍地叫着沈习的名字,求他不要再离开的模样,猛地就刺中了他的心。好像,那个傻乎乎的人,也受过很重的伤。

凌桃夭被强拉到走廊的角落里,孙雄不规矩的手愈加放肆。

"凌小姐,我第一眼看见你就觉得很眼熟,我们一定在哪里见过吧?"孙雄的声音有着中年人特有的低沉,还带着猥琐的笑意,让人想到油腻腻的肥肉。

凌桃夭躲过那只想要搭在她肩膀上的手,强压住恶心,脸上的笑容已经挂不住:"孙总,我口渴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口渴了我带你去酒店房间,那里什么好喝的都有。"说着就去拉凌桃夭的手。

"不用不用,单总这会儿估计找我呢,找不到我他会很生气的。孙总,您别让我难做。"

"没事儿,我待会儿给他打个电话,就说你跟我很投缘,想单独培养感情,他不会说你什么的。"

凌桃夭也不傻,这一旦培养感情,指不定就培养到床上去了。下意识地,她给唐暖薇发了求救短信,也没有思考这种情况唐暖薇到底能不能帮得上,反正死马当活马医。

单修哲和宫屿过去的时候,战况已经愈演愈烈。孙雄肥大的身躯已经紧紧地将凌桃夭围住,他个子还没有穿高跟鞋的凌桃夭高,整个头就像埋在凌桃夭的胸脯中似的。

"小凌,只要你跟了我,我给你钱买包买衣服,给你房子住,怎么样?"

"孙总,你放开我!"凌桃夭涨得脸通红,用力地挣扎,"请你自重!"好不容易从他的禁锢中挣脱,原本就穿不惯高跟鞋的她脚一崴,生生地跌到在地。

脚上传来的疼痛,加上心中的委屈,凌桃夭不争气地掉下了眼泪。虽说她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但也是父亲捧在手心里的明珠,凭什么要被这种男人欺负?

"哟,孙总好兴致,居然找了这么一个地方和漂亮姑娘谈心呢。"宫屿背靠着墙壁,明明笑得像一个痞子,却没有一点流氓之气。他的身后,单修哲面无表情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凌桃夭。那幽深的眸不带一丝温暖,冷得犹如几千米深的大海。

孙雄被逮了个正着,表情尴尬,但是心有不甘也不想失了面子,于是挺起胸脯,质问单修哲:"单总,你这秘书怎么回事?我见她长得单纯可爱,想认了做干女儿,好让老婆高兴一下,结果她倒好,说我非礼她!还自己倒在地上冤枉我!平时你就是这么教人的?!"

凌桃夭一听这是非黑白颠倒的说辞,气得眼泪流得更加凶了,她不禁哭喊出声:"你胡说!明明是你……"

"闭嘴。"单修哲冷冷地打断凌桃夭,眸光暗沉,"凌桃夭,向孙总道歉。"出口的那一瞬间,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让人无法呼吸。

凌桃夭呆呆地张着嘴,喉咙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她诧异地抬头看着单修哲,仿佛在问为什么。他明明都看见了的,明明知道孙雄对她动手动脚,为什么还要她道歉?凭什么?错的不是她!凌桃夭死死地咬住唇,眼睛通红。

狭小的空间,空气流动缓慢,悠扬的萨克斯从外面的大厅传来,清晰明亮。鼻尖下,漂浮着淡淡的香味。这一些,凌桃夭都无暇去顾及。她脑子里只有三个字,为什么?

时间走得很是缓慢,每一秒都好像重重地踏在凌桃夭的心上。

"算了算了,小孩子不懂事,我不计较了。"孙雄看似大方地摆摆手,脚步匆忙地离开。他做了亏心事,自然不敢久留。他也知道,单修哲不过是给他台阶下而已,他还没有到不识相的地步。这个社会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权无势,就算真理站在自己这一边,也会被人踩在脚下。

"喂,小白兔,你没事吧?"宫屿蹲下身,关切地问道。单修哲那小子的烂摊子永远都是他来收拾,真该向他讨要工资了。

话音刚落,一股杀气扑面而来,一秒钟的功夫,刚刚还蹲在凌桃夭身边的宫屿已经坐倒在地,一手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

"臭男人,敢欺负我们家妖桃,活得不耐烦了!"

等到时光等到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等到时光等到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 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

    原标题: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之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8】小说:爱过一场兵荒马乱第8章到底是她会隐身还是我眼瞎房间里果真有女人!“旭,你果真把她的孩子做了?”。女人兴奋的声音与我在窃听器里听到的那个放浪的女声是一个人。这声音我觉得熟,可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是,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何旭的语气很温柔,很讨好,同先前拿掉我孩子时与我说话的语气完全不同。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又来了。我觉得自己真是又蠢又失败,明明在书房里已经发现了蛛丝马迹,还是宁愿自欺欺人。可我又实在觉得荒唐,到底是她

  • 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 一个人等死【8】

    原标题: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之第8章一个人等死【8】小说:红妆余毒:栀子香第8章一个人等死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脸上的血已经干了,血痂糊在脸上感觉很不舒服。我下意识的挠了挠,碰触到额头上的伤口,一阵刺痛传来,疼的我差点再度晕过去。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拿了十万支票的张兰此刻早已不知所踪。我去了她的房间,发现她把衣柜和桌上的东西都带走了,只留下一些乱七八糟的没用的东西,狼狈的躺在地板上。我看着这一切,不由冷笑出声。十万块,张兰就连夜跑了,留下我一个人躺在地板上,等死。看着这一幕,我突然很想哭,

  • 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 你没得选【8】

    原标题:小说《亿万婚约》之第八章你没得选【8】小说书名:亿万婚约第八章你没得选萧楠夜脸色铁青看着她,完美的唇角勾起一抹冷意,“用自己来交/换,我看你这交易做的挺熟练的吗!”没有错过他眼底的厌恶,他打心底里瞧不起她,他,不愿意出手救她。苏沫害怕极了,见他要起身,连忙用手勾住他的脖子。冰冷的唇印上他的,含泪的眼一刻不敢松懈的看着他。求你,救救我!被吻住的那一瞬,萧楠夜并非没有反应,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更加烦躁。感受到那具身体在自己怀里颤抖,手按在他肩上,却始终没办法将她推开。身体失重,苏沫吓得尖叫一

  • 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

    原标题:小说《军长的宠爱小娇妻》之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8】小说名称:军长的宠爱小娇妻第八章:不愿意就不能(第二更了哦,求红票票,求评论求收藏!)听到‘欧以轩’三个字,夏凝傻了眼!易大军长想干什么?!“欧主编,我是易云睿,给电话你是帮小凝请几天假……”易云睿顿了顿:“小凝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多谢关心。”易云睿话毕,未等那头说话,果断的挂了电话。夏凝目瞪口呆,易大军长亲自帮她请假?!慢着,易云睿说的是请几天假……那么这几天……夏凝脸上一红!回到雅思山庄,易云睿换下一身正规军服,穿上了军绿色的休闲服。

  • 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  小心凌菲儿!【8】

    原标题:小说《前妻不要逃》之第八章小心凌菲儿!【8】小说名:前妻不要逃第八章小心凌菲儿!“那个,我有话要说。”冷清溪径直走到慕寻城面前,男人皱了皱眉头。冷清溪知道他们是两看相厌,所以也就不多废话,直接说道:“上次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这一个多月来,我一步也没有出过慕家的院子,但是你总不能软禁我一辈子吧,现在我要去找工作了。”“找工作?怎么你嫌慕家给你的零用钱太少?”这个女人还真是心机深沉,才过门没几天就想着用这种方法提高自己的零用钱。冷清溪这才想起,她过门的时候,慕家的管家确实给了她一张卡,并说是

  • 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

    原标题:小说《相思君知否》之局中局【8】小说书名:相思君知否局中局她哭着扑来,丑妃敏捷转身,令她扑了个空,险些被院中树根绊倒,舒婕妤又是哭叫,“姐姐是记恨了妹妹,便不管妹妹死活了么?”“你的死活,”丑妃淡淡道,“与我何干?”说罢,转身要回屋去,舒婕妤紧随其后,寸步不落,亦朝里间走。“还有何事?”“姐姐不肯帮我,”舒婕妤哽咽道,“妹妹便只能长跪于此。”说是要跪,却不见她有半点矮身的意思,段灵儿懒得与她周旋那些姐姐妹妹的把戏,便道,“有话直说。”舒凤把袖子卷起来,白皙的小臂上赫然落了一块伤疤,皮肉脱

  • 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 玉佩【8】

    原标题:小说《半生情缘半生劫》之第8章玉佩【8】小说名称:半生情缘半生劫第8章玉佩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

  • 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 纠缠不清【8】

    原标题:小说《先生,我们不约》之第8章纠缠不清【8】小说名字:先生,我们不约第8章纠缠不清萧毅然无情的话,猛地将林语嫣拉回到痛苦的现实。她想不到,他的速度比她还快!是等不及和陆小桃在一起了吗?“林语嫣,你愣着做什么?当时你可是答应的很爽快!”萧毅然眼底映入林语嫣的痛楚,尽管她装的平静,可她眼角的湿意所折射出来的光,还是让他捕捉到了。林语嫣从那份离婚协议书上移开目光,抬眸看他,明明心里已经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的问出口:“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爱情?萧毅然,难道当初你对我的誓言都是玩

  • 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 买醉【8】

    原标题:小说《烟波江上余音绕梁》之第8章买醉【8】小说名字:烟波江上余音绕梁第8章买醉这么的理所当然。她彻底顿住了,脚下像是灌了铅,足足有千斤重,一步也不能动。她的丈夫,这么理直气壮的让她给小三挪位子?萧月拧着眉头,嘴里像是被人塞了一只苍蝇,恶心不已。“陆温泽,你搞清楚,这是我家,凭什么让我走!”她被气昏了头,不顾一切的对他怒吼着,完全不管这样会不会让他最自己更加厌恶。一旁的江楠,见势不对,伸手拉住萧月,小心翼翼的说道,“小月姐,你不要生气,我手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才暂时住到你们这里,你要是不

  • 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 一起搬过来【8】

    原标题:小说《相思满心间》之第008章一起搬过来【8】小说:相思满心间第008章一起搬过来“哎呦,没事,我的小乐宝儿乖得很呢,老爷爷想死你了!”沐老爷子布满皱纹的脸上写满慈爱,哪有半点被叨扰的样子啊,欢喜之情简直溢于言表。方小鱼在一旁看着,瓷白的小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一抹微笑。自从五年前逃家后,她开始一个人的生活,几个月后竟然查出怀孕了,她也曾一度考虑过要不要这个孩子,最后还是决定留下他,这个和她血脉相连的小生命。乐宝儿出生后,她就和他相依为命,没有亲人走动,有时候难免会感到孤独。没想到乐宝儿会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