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暖夏夜未央》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1:33:19 来源:网络 []

小说:暖夏夜未央

第1章 再次相遇

 暖夏夜未央,三月,阳春时节。95女性网暖朵错过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邂逅,从此,一切都仿如昨日一般的烟消云散,爱情,去的越来越快,似乎从不曾遇见。

 他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的隐藏了起来,却是隐藏在了暖朵心底最黑暗的角落里,再也不肯出现。每当暖朵彷徨的不知所措的时候,想要去抓住他时,却发现,他早已经消失在了天际之中,根本察觉不到。

 暖朵开始疯狂的迷恋了夜的生活,开始沉醉于酒醉灯谜之中,然后,认识了一个新的男人,夏夜。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暖朵笑了。曾几何时,暖朵开玩笑告诉那个以前的他,暖朵说,有一天,暖朵必定会喜欢上夏夜,原本只是玩笑话而已,然而当有一天,一个真的叫做夏夜的人站在了暖朵的面前的时候,暖朵却呀然了。

 夏夜,你真的叫夏夜吗?也许是喝醉了,暖朵一遍遍的问,但是他却在暖朵闻到第三遍的时候拿出了证件来给暖朵看,华裔人事,出生在国外但是长大后回国决定报效祖国了,现如今这样的爱国人士应该是不多了,只是怎么看这个男人,都不像是一个热血青年,却更像是一个奸商…

 只是接下来的对话,却真的让暖朵呀然了。《暖夏夜未央》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以前只是听说国内的女孩子含蓄,今天看起来,不太尽然。

 夏夜的手轻轻的抬起了暖朵的手,凑到嘴边像是轻浮的男子一般的碰触到了他的唇角。暖朵愕然的抽手回来,才发觉,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上了一个陌生男人的车子。更让人呀然的是,车子的另一边,竟然是夏未央!

 夏未央…

 高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学习的时候,暖朵谈了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而暖朵的对象,便是夏未央了。

 这个男人,当时是学校里面的刺头,说好听点是坏学生中的老大,说的难听一些,便是扛把子。只是这个坏学生,即便是他所有的课程都挂科,校长也不敢拿他怎样,他的文化课差的离奇,但是却出奇强悍的电脑操作水准,在编程方面自十六岁,已经是一个佼佼者了。

 只是,那时候的暖朵还不明白,会编程如何,直到我们分手的那天暖朵才明白,那很重要,他可以黑进任何人的电脑,查看任何人的秘密。95女性网

 暖朵的电脑里没有秘密,只有从初中开始便记录起来的日记,然而这个习惯,却毁了一切。

 未央,你为什么不叫夏夜呢?那是在高二的夏天,夏未央的一个小游戏软件被植入到了某大型游戏中,据说他拿到了很可观的费用。

 那一天,夏未央决定带着暖朵这个女友去好好的玩一番,暖朵只是太迷黑夜了,暖朵从来没想过,真的有个人叫夏夜,还是夏未央的亲哥哥。

 见到他不说话,暖朵自然是不太乐意了,于是再一次问到。

 夏未央,你怎么不叫夏夜呢,如果有一个叫夏夜的话,暖朵想暖朵以后一定要嫁给他。

 那时候的夏未央突然一愣,然后问暖朵为什么,暖朵笑着说,因为名字好听。

 暖朵的不好听吗?夏未央问,脸上的表情带着前所未有的沉着,眉目间当时的怒意思,现在想一下,大概是有个七八分的。《暖夏夜未央》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只是那时候的暖朵还太年轻,不知道,那就是生气时候男人的样子,一直都把他当做只是那样,一直都是那个样子而已。

 终于,在之后的好几天,夏未央都不曾理会暖朵,暖朵才发现,原来他已经那么重要了。

 每天早上的早饭,从那时候开始没有了着落,因为夏未央的不出现,暖朵早上开始挨饿,因为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在书桌里面找早饭吃,然后暖朵开始学着习惯不吃早饭。

 终于,在第四天,暖朵觉悟了,暖朵知道自己也许是哪里惹了他,但是暖朵却不自知。那天,暖朵在夏未央的教室门口等他出现,但是却被告知,他已经有三天没有来学校了。

 没有来学校?暖朵惊奇,甚至觉得有些可疑。那是暖朵第一次打通他的电话,二那时候,他的电话已经给了暖朵两年了。原文95lady.com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通,无非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暖朵一直觉得是那样。

 暖朵一直在想,暖朵从学校消失多久,你才会发现暖朵不在你身边。

 夏未央说着,电话里面的声音有些憔悴。

 你为什么消失。那大概是暖朵觉得,夏未央做的最坏的事情了,习惯了他一直在身边的日子,突然消失的时候才发觉,原来是那么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心底的一块长着的肿瘤,却不是恶意的,当然也不会带来什么好处。

 但是已经长在那里了,就是长着了,割掉会痛苦,不割掉,也就长着,无大碍。

 接下来的沉默,却是让人有些压抑,暖朵原本以为,他会问暖朵在哪里,而或是直接能找到暖朵。95女性网夏未央总是能找到暖朵,无论在哪里,偶尔通着电话十几分钟,甚至一个小时,然后他就会从暖朵身后出现。

 暖朵大概是习惯这样的相处方式,才会觉得,无论暖朵在哪里,他就会出现在哪里。

 但是这一次…

 我妈妈走了。一直都觉得,夏未央是那种,即便是天塌下来了都不会有任何情绪的人,但是今天,暖朵却看到了脆弱的像是一块玻璃一般的他,听起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有力的支点,想要依靠。

 但是,他错了。暖朵并不是能给与他依靠的那个人,暖朵连自己都不信任自己,都不敢要依靠自己,又怎么肯让别人来依靠暖朵呢?

 沉默,代表着所有。

 声音,像是来自于深谷,太深,却带着淡淡的愁云。

 回来家吗?

 暖朵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做走。

 记得小学的时候回家,突然接到电话,舅舅也是这样说的。他说,你外婆走了。那时候,暖朵竟然天真的以为,外婆只是去了想去的地方,回老家,或者是去旅游了。然后,紧接着便是被打击到了。

 其实,这一切谁都不怪。是暖朵先入为主,是暖朵将一切的事物,都想的太好,没有平常心而已。

 她死了。

 夏未央太淡定了,这让暖朵有些可怕,那并不是暖朵认识的那个未央,他会淡淡的笑,然后咧着嘴漏出一排白白的牙齿,明明笑的很浅,但是却依然能看到他完成月牙一样的眼睛。好几次暖朵都想说,他是故意的,那样的笑容真的很夸张,但是,却看的人很开心,想要和他笑的一样。

 哦。对不起。

 是暖朵想太多。

 那一刻,暖朵仿佛听到了夏未央的哭声,但是真实的情况是,暖朵哭了。

 很小的时候,暖朵问婆婆,爸爸妈妈去了哪里,最终却得到了未解的答案,没有人告诉暖朵。

 在长大一点暖朵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像孙悟空一样,没有出身,就像是石头缝里面蹦出来一般的活着,为了吃,为了活着而活着。虽然简单,但是却幸福。

 暖朵不会去问谁生下了暖朵,为什么不要暖朵。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暖朵活下来了,暖朵觉得,自己很幸福。

 然后,终于暖朵的幸福被夺走了。

 外婆离开,便是暖朵噩梦的开始。

 暖朵住在舅舅家里,舅舅继承了暖朵的一切。

 理论上来说,是暖朵吃他们的,住他们的,用他们的。实际上暖朵却知道,他们住了暖朵的,吃了暖朵的,用着暖朵的,暖朵却不能做任何的反抗。因为,他们是暖朵的监护人。

 这个三月,注定了骚动。

 暖暖,跟我走吧。夏未央的邀请,在暖朵看来,就像是去看电影一般的简单,暖朵以为,他不会轻易的放弃,他会持续的邀请暖朵,即便是被暖朵拒绝。

 人类,总是在试探中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暖朵也不例外。

 暖朵想知道,在夏未央的心理,暖朵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地位,暖朵甚至想要知道,如果暖朵说,不然他离开,他是否会听暖朵的话。但是暖朵还是太高估自己在他心理的地位了,他什么都不曾说,什么都不曾想要知道,他只是在等着暖朵的一个回答而已,仅此而已。

 去哪里?暖朵试探的问道,低着头,不愿意让聪明的他看到暖朵脸上的表情。

 任何人都不愿意被人试探,何况是夏未央,他大概是更不愿意被暖朵试探,只是,暖朵一而再的在他的底线上徘徊,暖朵想要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结果却是,他没有底线。

 你想去的地方,我养的起我们,你没必要过寄人篱下的生活。

 对于暖朵的情况,暖朵从来都不跟任何人说。暖朵并不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事实上,却是舅舅一家人寄人篱下在暖朵的底盘,暖朵只是什么都不说,绝口不提这些事情而已。他们是暖朵的家人,家人住在暖朵的地盘上,没有任何的错误,暖朵不介意,那时候,暖朵还不明白,为什么夏未央会介意那么多。

 他们是暖朵的家人,会担心暖朵。

 暖朵说,反驳了夏未央的话,这样的呵斥,暖朵觉得足够让他知道,暖朵对于那个家的留恋了,暖朵想知道,夏未央还有什么办法让暖朵跟着他走……

 最终,夏未央什么都不曾说,他没有说服暖朵,只是在几分钟后,暖朵听到一声开门声,和一个女人的声音,然后电话被挂断。

 

第2章 没那么简单

 夏未央,不曾在出现在学校,还有暖朵的面前,没有任何的交代。暖朵的生命里就像是从来都不曾出现这样的一个人,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而暖朵,暖朵,只是暖朵,暖朵。从来没有任何人叫暖朵暖暖,所有的人都叫暖朵朵儿,或者是直接叫暖朵的名字,而或是,叫暖朵小朵。

 只是,没有那个人,叫暖朵暖暖。像是夏日里的一抹阳光一般的眯着眼睛,清澈的双眸透着迷人的气息,然后温馨的叫出暖朵的名字,暖暖。

 他说,暖暖,你的名字跟你的人是相反的,你应该叫做温寒,明明冰凉凉的,却叫了一个温和的名字。

 他说,暖暖,天冷了,你的手怎么不像名字一样暖和呢,还是多穿一点的好,不要感冒了。

 他说,暖暖,你的决定决定了暖朵的未来,你以后想要去哪里读大学,等暖朵高考的时候暖朵就报考到哪里。

 然而,他却不在了,这个叫做夏未央的男人,骗了暖朵,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虽然这碍于暖朵从未打过他的电话,找过他,或者是去麻烦他。

 事实上,只要是他不曾找暖朵,在暖朵看来,他就已经消失在了暖朵的面前。

 暖朵不是矜持的不去找他,而是觉得没必要。一个不会来看你,关心你的人,你不需要花费任何的时间去麻烦人家,你愿意,人家却未必喜欢你去寻找。

 暖朵的高中顺利毕业了,但是这确是暖朵被舅舅一家人彻底遗弃的开始。

 高中毕业的当天,暖朵到学校办理了手续,然后拿了毕业证,甚至拿到了新大学的通知书,暖朵想要快速的回家,把这些好消息告诉暖朵的家人。然而,迎接暖朵的却是冰冷的一切。

 那天暖朵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的一切都搬空了,钥匙也换了,最可笑的是,当暖朵敲开门时,里面正在装修,而装修工人告诉暖朵,他们在半个月前已经开始准备了。

 这座四合院是外婆留下来的,高一的时候,外婆担心她离开后没有人会照顾暖朵,专门将院子做了产权继承的合同,甚至找来了律师做了公正。

 但是外婆去世的那天,舅舅拿了合同给暖朵。

 暖朵看了。暖朵觉得,家人是不会害暖朵的。

 没有人会去管暖朵的大学上了没有,会不会被饿死,这就是世界。当人们在面临利益的时候,就会变脸,然后如同恶神一般的凶神恶煞,接下来,便是反目成仇。

 暖朵原本就什么都没有,也不在乎接下来有什么。

 昂贵的大学费用,暖朵是赚取不回来了,甚至暖朵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然后,暖朵做了人生的第一次选择,决定用自己的身子去赚钱…

 第一份职业,便是成为一个平面模特。

 幸运的是,暖朵还有一个较好的身材,和一张还看的过去的脸。此时,暖朵才发现,生了暖朵却没有养育暖朵的父母其实还是留给暖朵了一些好东西的。比如这身体和脸蛋,也算得上是一笔财富,虽然不是很巨大的财富,但是却在这个人人都会以貌取人的现实生活中,有了实质的用处。

 暖朵开始感谢暖朵的父母给了暖朵现有的一切先天条件,然后顺利的成为了一个平面模特,却是最廉价的平面模特。

 小时候一直觉得,做模特应该是很轻松的职业,但是做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更加的困难,像暖朵这样从未接触过这样的行业的人员,几乎是从最底层做起。

 一年的光景,当暖朵攒够了钱,可以去上大学的时候,暖朵却上了这辆车,夏未央的车。

 如果,他早一年出现。如果,当初他肯花费一点点的时间说服暖朵。但是,没有如果,暖朵将这一切定义成了,他只是比暖朵看的清楚一些,早一些而已。但是,这一切他似乎并不在乎,与他又有什么关系。

 看起来,你过得不错。夏未央的语调很轻,和以前的他比起来,似乎沉着了许多,只是他的声音里却带着更多的雌性了,听起来,也比以前要好听许多了,暖朵小心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头,再不去看他。

 当初,他可以什么都不曾问,什么都不曾说的离开,这么久都没有找暖朵,现在遇到了算什么,再说了,暖朵过的如何了跟他有什么实质的关系吗?应该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的。

 托你的福,还好。这话说起来,是有点讽刺的意思了。暖朵确实是托了他的福,只是这福利中,掺杂着不少的水分。但是,如果不是夏未央,也许暖朵现在过的不是这样的生活,可能会更辛苦,还可能,暖朵连攒钱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不写日记了吗?

 这话问的有点意思,以前写日记的事情也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他怎么会知道的呢?暖朵好奇的又看了他一眼。夏未央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下巴上也许是因为忙碌了一天的原因,已经能看到一点点的胡茬了,虽然不多,但是冒出了头。

 也许是暖朵喝醉了,想要伸手去拔掉,然后手就抬起来了,果然摸到了查虎虎的东西,然后就是咯咯的笑声,觉得很好玩。

 还在写,只是不用电脑了而已。

 说起电脑,一年前,那台夏未央送暖朵的电脑,被连带着房产权一起带走了,那一天,暖朵身上所剩下的东西,紧紧是一个装着三百零一块钱人民币的零花钱的钱包和一张公交卡,还有一个同样是夏未央送的手机。

 只是为了生计,暖朵将手机卖掉了,在当时来说,还算是个好价钱,满足了暖朵两个月的房租和一个月的生活费,以至于在那时候,暖朵没有被饿死。

 暖朵黑进了你的电脑,你要结婚了?

 暖朵猛然的扭过头看向夜未央,以前暖朵一直都知道,电脑会莫名其妙的鼠标动几下,只当做是电压不稳或者什么,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告诉暖朵,他黑进了暖朵的电脑,浏览了暖朵电脑里面的东西,暖朵还是会很好奇的。

 那你把暖朵电脑里面的东西都考出来吧,文档里面的东西,暖朵加密隐藏的那些东西。

 婆婆还未去世的时候,曾经留下了一些资料给暖朵,但是当时觉得麻烦,就随意的将U盘里面的东西存进了电脑里,但是又觉得重要,便随意的加了密隐藏了起来。

 这些,都是曾经看夏未央做的学会的…

 夏未央的表情里有些差异,不明白暖朵在说什么一般。

 暖朵的电脑丢了,手机卖掉了。

 车里有些黑,但是暖朵却还是能看到夏未央脸上带着淡淡冰冷的双眸的寒光,像是一只伺机而动的豹子一般。

 原来是这样,暖朵还以为,你是在躲暖朵。夏未央一副煞有其事的样子,似乎什么事情都是他预先不知晓的,然后刚知道,一切都很新奇一般。

 暖朵为什么要躲你?这句话,说的却是有些好笑,暖朵哼了一声。

 如果说真的躲,恐怕也只是因为暖朵卖掉了他的手机吧。但是话说回来了,那东西是他白送暖朵的,再说了,他黑进了暖朵的电脑,甚至知道暖朵以前有写日记的习惯,也就是说,他以前已经无数次的黑进暖朵的电脑,而暖朵却什么都不知道。

 夏未央张了一下嘴,想要说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他总是这样,什么都不说清楚,却总是一副什么都是为了暖朵好的样子。每次看到他这个样子,暖朵都受不了,有什么事不能说的,什么是一定要做出来才行的。

 暖朵真的讨厌这样的夏未央,一次次的如此。刚认识他的时候,明明很想要和他撇清关系,但是他却觉得,为了暖朵好,专门每天守在暖朵班级的门口,好几次班主任找暖朵麻烦,之后他又自作主张的为了暖朵好找暖朵班主任谈了几次。

 再后来,暖朵被请家长了,舅舅被外婆派遣到学校作为暖朵的家长受到了强烈的批评教育,然后回家就是把暖朵一顿毒打。以早恋的罪名,差点就把暖朵赶出家了,好在外婆疼暖朵,拦了下来。

 不过那次后,夏未央做事也收敛了很多,外婆还是挺喜欢他的,偶尔还叫暖朵叫他到家里吃饭。外婆说,未央那孩子不坏,好好调教,以后肯定有一番大作为。

 暖朵总是心不在焉的说,外婆想多了,暖朵跟他不熟,然后外婆就使劲的笑,笑容里都是对暖朵的宠溺。

 外婆说,暖朵的小朵儿,虽然没有爸爸妈妈的照顾,但是有一个很不错的男朋友。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不过现在,婆婆不怕小朵儿以后孤单了……

 后来暖朵才发现,原来这只是暖朵某天午后趴在学校桌子上睡觉时候的一场梦,但是醒来的时候,却记得很清楚。

 当然,舅舅揍暖朵确实是真的发生了,所谓梦,不过是外婆说的那些话……

 也许暖朵心理,是喜欢着夏未央的,不然怎么会做出了那样的梦境呢?但是,暖朵就是不想承认,自己的心理竟然有一个那样的人,总是装作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冰冷样子,总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

 那年,他离开的时候,他还没有毕业。

 夏未央比暖朵大一届,当初认识的时候,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去参加他朋友的生日宴会。饭桌上,不知为什么就拼起了酒来,然后当暖朵喝下第三杯啤酒的时候,明显的感觉翻江倒海的想吐,结果就真的吐了出来,而当时,夏未央就站在暖朵旁边,淡黄色的衬衣被吐的凌乱不堪。

 还记得当时朋友扯了一下暖朵的衣袖让暖朵赶紧撤,据说夏未央有洁癖。

 

第3章 曾经的曾经,暖朵爱你

 再后来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有洁癖,而是心里有问题。被吐当场,他就脸色惨白的晕过去了,然后一直都叫不醒。

 后来他从医院醒来的时候,暖朵趴在另一张床上睡觉,也没见到夏未央发脾气,只是他很不给面子的自己走了,连出院手续都没有办理,然后暖朵大清早被护士叫醒,教育了一顿。

 再后来,似乎夏未央做什么都会把暖朵带上,偶尔他编程也会叫暖朵去他家里,拿些零食给暖朵,搬个凳子让暖朵坐在旁边吃,暖朵能听到自己吃零食咬碎那些膨化食品呲呲的声音,暖朵那时候觉得,他大概是喜欢听那种声音。

 久而久之,习惯,竟然延续了近乎三年的时间。

 暖朵从来没有躲过夏未央,甚至在最困惑的时候,举步维艰的时候联系了他。

 但是,他没有接听。

 手机原本就是他给暖朵的,没有接听,便是不想听,留着这样的联系方式用来做什么。

 夏未央在送给暖朵手机的时候说过,只要是暖朵的电话,不出三声,他必定会接听,他食言了。

 其实当初暖朵打电话只是要告诉他,暖朵准备把手机卖掉了,毕竟认识的时间也算是长,暖朵吃了他的零食也不少,算是给予他点告知的补偿吧。

 但是他没有接,又不能怪暖朵。

 他大概是忙,顾不上。

 暖朵没有任性,真的没有。

 曾经,暖朵以为那叫做爱情,后来发现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其实他走的时候只要说服暖朵一句,哪怕只是说:暖暖,跟着暖朵比跟着你的家人好。

 暖朵就会义无反顾的跟着他走,什么都不担心。

 但是他没有。

 暖朵不是想要一个承诺,也不是需要什么担保,只是想要一个能让暖朵敢去依靠的人,如果那个人都不确定,是否会让暖朵依靠,那么…还是算了。

 暖朵看着夏未央,最终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大概是有一年多,快两年没有见过他了。成熟了不少,只是笑容却不像以前了。

 暖朵问你为什么躲着暖朵。

 印象里,他不是会做出这样暴力动作的人,手紧紧的握着暖朵的胳膊,有些攥痛,胳膊都红肿起来了。

 暖朵看向车里的另外一个人,想要求救一般,却想起,那个人叫夏夜…

 扭过头来,看着夏未央,却是直白的问了一句。

 你怎么变成这样,痛…

 酒意还没有完全的苏醒,便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里。终于,一年里的委屈,还是有些坚持不住的倾泻而出。

 你们为什么,都不要暖朵,不过暖朵还有自己…

 只是记得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便什么都不太记得了。

 醒来的时候,躺在夏未央的旁边,衣服被换了新的,但是暖朵可以肯定的是,一定不是夏未央帮忙换的。因为屋子里还有一个女人。

 暖小姐醒来了。

 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甜甜腻腻的,眯着眼,却看得暖朵有些不寒而栗。

 你是谁!

 防备的看着自己的衣服,暖朵盯着那女人,有些无语道。

 任何人在迷糊中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不熟悉的地方,身边睡着熟悉的男人,旁边站着陌生的女人,应该都会跳起来吧。

 暖朵觉得自己现在这样的状况,应该是算得上还好。至少暖朵知道,暖朵和夏未央之间必定是没有发生什么的。现在的他,对暖朵应该没有任何的兴趣才是。

 夏总说,如果暖小姐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有醒来,便让暖朵先带暖小姐去洗漱用餐。女人说着,蹲在床旁边的地上整理鞋子,暖朵倒吸了一口冷气。

 暖朵一直都知道,夏未央家里有钱,但是却不曾想到,竟然到了这样的程度。

 富丽堂皇的地板上,铺着绒毛地毯,以暖朵看过的质量来说,绝对是纯人工的高级地毯,无论是成色还是价值,都是很有客观性的。

 再来,便是抬起头时,上方的那盏灯。暖朵断定,那灯绝对是限量的,一盏灯,足以暖朵上几十年大学的学费了……

 暖朵开始有些懊恼,为什么当初就没有选择跟着夏未央走呢?也许现在是另一番境界了。只是,随之而来的便是对自己的嘲笑,暖朵闭上了自己半张开的嘴,然后有礼貌的穿好了鞋子,看着女人道:不必了,你可以告诉你们夏总,暖朵回去了。

 女人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跟在暖朵身后,一路跟着。

 就在暖朵穿过了好几扇门都不曾找到离开的路时,终于忍不住回头问道:暖朵不是在做梦的,对吧。

 女人持续着笑容,依旧没有回答暖朵的问题。

 暖朵印象里,夏未央已经死了。

 这话说出来,暖朵自己都傻眼了。

 夏未央一直都活着,只是,这个人在暖朵的心理已经死了。从他什么都不曾说的那天开始,暖朵笃定了他对暖朵的不在乎,笃定了他不是暖朵的良人。

 然后,暖朵把他的世界尽量的跟暖朵的世界扯清关系,希望这样就能够让我们之间不那么暧昧,只是他似乎更绝。

 我们彼此赌气一般的不联系,一直到暖朵变卖手机前给他打电话。这一切,暖朵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夏未央不屑于暖朵解释,暖朵自然也不屑跟他说过多的话来,暖朵觉得,这样很公平,足够了。

 上学时候,可以说是年少的冲动。从暖朵把他,从暖朵的心理,脑子里,彻底的遗忘的时候,他竟然还敢再次出现,还跟一个暖朵开了玩笑说会嫁的名字的夏夜一起出现。

 浑浑噩噩的感觉,宿醉的感觉,让人头昏脑涨。暖朵似乎还记得,昨天又吐了夏未央一身的脏东西,大概他又是像以前一样,把那些衣服都丢掉了吧。

 以前到夏未央家里陪着他一起做编程的时候,都是他开车直接到他家里的车库,然后从车库直接上电梯到他房间的楼层的。

 当时暖朵问夏未央,他家里才六层楼,为什么装电梯,他说方便。

 再后来,暖朵终于发现了电梯的方便的地方了。

 那是高一时候暖朵滑旱冰,把两只脚都崴了的时候。

 夏未央当时骂暖朵笨,说一般人崴一只脚已经了不得了,暖朵一下子崴了两只。然后,暖朵就坐在地上,打死都不起来了。

 瘸了,走不了了。

 暖朵死活都不站起来,四切摆列的看着夏未央,不过是想要恶整他一顿。

 然后,夏未央蹲在了地上,背对着暖朵让暖朵趴在他背上。

 暖朵看了半响,自己悄悄的从地上爬起来像反方向走,走了好几步,虽然脚脖子疼,还是忍着,就是想要在他发现暖朵不在了之前消失掉,让他着急。

 但是才站起来,就被发现了。

 夏未央索性转过身把暖朵打横抱了起来。

 臭流氓。

 暖朵骂他,他也不吭声,只是一个劲的向前走。

 有本事你一直这么个抱着,暖朵保证你等下求着暖朵下来。

 暖朵大概是知道自己有多重的,虽然看起来,暖朵似乎并没有很重,但是站在秤上的时候,绝对比在人面前看起来的分量要重很多。

 买轮椅是始料未及的,他就那么买了,然后暖朵被推着来回走了将近一个月,真丢人。

 然后,那段日子,夏未央带着暖朵回去看他编程的时候,都是推着轮椅带着暖朵坐电梯的。

 暖朵一直都不知道,夏未央家里有佣人,今天是第一次知道。

 门在哪里?

 终于,暖朵不淡定了。

 在这样像无头苍蝇一样的找一会,暖朵大概会疯掉。

 夏总说,他没有醒来之前,不能让暖小姐离开。女人的存在像是幽灵一般,她始终都跟在暖朵身边,令人匪夷所思。

 暖朵不想等到他醒来,暖朵不认识他。

 与其说是不想,倒不如说是不敢。

 其实对于暖朵原本来说,没有什么是不敢的,但是偏偏在面对夏未央的时候,暖朵还是有一些理亏的。毕竟当初最终暖朵还是在卖掉手机的时候没有告知他一声,于情于理的是亏欠他一句道歉的话的。

 只是,这样的话还来不及说,就被彻底的推翻了。

 但是夏总说,他想在醒来的时候看到暖小姐。

 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从暖朵的脚底直接袭向了暖朵的头顶,贯彻一般的泼了暖朵一身的冰冷。

 暖朵奇怪的看着那女人,有些不解,却还是能够明白的。

 她,大概是一直照顾夏未央生活起居的女人,虽然暖朵从不曾经历过这样的待遇,但是在之前,暖朵却听夏未央说过,在这样的家里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专用的女佣。暖朵只是听夏未央这样说,当初还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罢了,想不到今天却是真的见到了。

 暖朵并不没有你们夏总那么想要见到暖朵那般的想见他,所有暖朵还是先走吧,告诉暖朵,门在哪里。

 暖朵以为,只要暖朵强硬的要求要走,就没有人能拦得住暖朵的去路,但是暖朵却大错特错了。没有人会在乎暖朵是什么想法,对于她来说,听夏未央的安排,听夏未央的话,便是最重要的工作,听了,便是称职。

 她沉默了,笑着看着暖朵,容不得暖朵说出个不字,她没有拒绝,只是不按照暖朵说的去做罢了,但是这样,足以让暖朵想要抓狂了。

 暖朵说暖朵要走!

 暖朵的暴脾气,也不知道是继承了谁了。

 以前还不知道,一直觉得,自己是那种能耐下性子来的人,外婆也一直都觉得,暖朵是个耐性很好的孩子。

 第一次发火,大概就是跟夏未央吧。就是经过三番四次的老师的折磨后,暖朵去叫他不准在站在暖朵班级的门口……

 接着,暖朵的脾气就像是洪水一般的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起初是几天,甚至半个来月才能发出一次火来,绝对是夏未央做了对于暖朵来说,欺师灭祖甚至是在暖朵看来,必定是十恶不赦的事情。

 

第4章 就是赖皮赖着你

 

 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久而久之的就习惯了发火,因为每一次的结果都是不了了之,而暖朵发火也变成了一种习惯。

 暖小姐稍安勿躁,夏总也是为了暖小姐好,这座别墅处于湖中央小岛,如果没有夏总送您离开,其他任何人都带不出陌生人的。岛上随处可见杜宾犬散步,如果暖小姐能够有足够的与动物相处的能力的话,暖朵想暖朵是愿意告诉暖小姐,别墅大门的方向的。

 一番话,顿时让暖朵整个人都脸色惨白了起来。

 悠然的记得第一次被夏未央拽着到他家里陪着他编程的时候,明明很郁闷,但是却碍于旁边蹲着一只比利时牧羊犬而无处顿足。暖朵只能翘着暖朵的两只脚,抱着一包零食,坐在被调高的椅子上,一边吃,一边扔吃的在地上,防止椅子下的狗一只盯着暖朵看。

 从此,暖朵便开始害怕狗的存在了,暖朵觉得他们简直就是万恶之源,一只况且如此,更何况是告诉暖朵,有一群狗随处可见的在岛上散步……

 暖朵不语,脸上的肌肉在不断的抽筋,甚至颤抖,暖朵想要告诉她暖朵有多么的不满,只是暖朵站在原地,已经无法动了。

 暖朵看到昨晚叫做夏夜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弯着一双眼,笑眯眯的看着暖朵,就像是一只猫一样。

 你醒来的好早,未央又睡懒觉了吧。

 夏夜的手揉着他那原本就已经很乱了的头发,暖朵看在眼里,心理却有说不出的不爽,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看着他走到夏未央的房里,然后紧接着便是夏未央的怒吼声音,虽然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但是暖朵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夏夜一定狠狠的惩罚了一下夏未央,至于为什么,跟暖朵没关系,暖朵也一点都不想知道。

 暖朵现在,不过是想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与暖朵的过去有关的男人,暖朵不是讨厌自己的过去,而是不喜欢与自己过去有关的人,而夏未央就是其中的一个。

 一个男人,暖朵认为伤害了暖朵自尊的男人,怎么可以站在暖朵面前无碍的来回移动呢?

 暖朵是你的新老板,所以以后就在暖朵身边做事好了。

 这一刻,大概是暖朵思想彻底崩溃的时候,这么久,暖朵都不曾找他,不过是为了自己那倔强的尊严罢了,但是现在,一切却被他的一句话,只是那么随意的一句话所打破。

 在没有经过暖朵的任何准许的情况下,他要暖朵留在他身边,从此以后为他做事。

  

 似乎他总是可以如此,不问任何人是否愿意,只是一厢情愿的让人为他做事情,以前是如此,现在,却又是如此。

 你就这样,把暖朵先前所作的一切都否决了吗?

 大概,暖朵是不愿意的。

 也许只是不甘愿就这样结束了暖朵自己人生的旅途,但是,即便真的是暖朵的人生,暖朵又能做些什么呢?做平面模特,不过是当时为了糊口罢了,若是有其他的糊口的办法,想必暖朵早已经离开那个并不讨喜的职业了。

 不论如何,总之,你以后是暖朵的员工了,今天你就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

 暖朵听到了夏未央这样说。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夏未央,凭什么说是暖朵的老板就成为暖朵的老板了,说不要暖朵动暖朵就不要动啊!

 暖朵不相信你说的话。

 暖朵执拗的说着,别开了脸庞,并不去看,更不想去听接来下夏未央要说的话。

 但是,一张白纸黑字写满的合同,却被竖直的立在了暖朵的面前。合同是昨天暖朵拿了大笔的钱后签的字,原本是一个经纪公司的合同,怎么会在夏未央的手里!

 暖朵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却有些了然了,他耍暖朵。

 虽然夏未央已经成为了暖朵的老板,但是暖朵的身体还是暖朵自己的,所以,即便是暖朵真的要离开,也没有人能够奈暖朵何,只是,脚为何怎么都迈不出步子?

 暖朵就这样的来回的扭动着,思想不断的翻江倒海的涌动,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好。夏夜看了自然也是非常的不舒服,从昨天开始起,他似乎就发现了暖朵和夏未央之间,有着莫名其妙的小九九。

 这样的事情任何人在经历过一两次以后,都会习惯性的避而不见。这次夏夜也只有笑笑作罢了。

 夏未央,你耍暖朵!

 一年不见,现在出现又签了暖朵的合同,这是作甚。如果说是真的想要见暖朵,根本不需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出来。

 暖朵只是随意看到了你的广告,暖暖,其实你可以不必这样辛苦。

 夏未央的声音,还是那么的讨打,只是在这样的情况听起这话来,却是觉得鼻子酸酸的,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才是。

 那段日子,大概成为了暖朵人生的第一次考研一般的日子,夏未央就像是一个魔咒一般的存在。

 暖朵的平面模特的工作,瞬间变成了夏未央的助理,还是私人助理一般的存在。公司里似乎并没有什么人敢用暖朵,只有夏未央。

 在这个公司里做事,自然就要听命于这个老板一些奇怪的指令。

 虽然夏夜现在已经不作为老板的助理了。但是这个老板还是时时刻刻的没有放过他。经常的让他做东做西。虽然夏夜长得非常讨女人喜欢。但是他说话的坏坏的样子还是让暖朵无法接受。

 不过,暖朵与夏夜似乎在某件事情上,是有共识的。就是对于夏未央的某些做事的风格。可以说,夏夜也是从心里对这个叫做夏未央的老板有一些抗拒的。

 公司里的那些小年轻的女同事一个个的看到了这个帅哥都非常的情不自禁。看看小秘书的样子就知道他似乎已经迷恋上了夏未央这个老板很久。

 暖朵看着这么多的人都迷恋着夏未央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不是有一些心理上有问题。

 难道夏未央真的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在很久以前,似乎暖朵对他来说,还是有些迷恋的,只是时间这个东西,有时候确实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它消磨了暖朵太多的情绪,太多的言语,还有太多暖朵不愿意想起的过去。

 说起来从外表上看夏未央,长的还是非常的好看。

 但是说话的语气中的真实有一些十分的接受不了。所以暖朵总是在心里想要躲夏未央这个老板远一些,生怕会生出什么枝节来,只是,这一切还是经不住暖朵控制的,不过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公司上下已经对于一些事情沸沸扬扬了。

 暖朵一直不太懂,夏未央和夏夜的关系,在后来,却得到了完全的解释。

 当初,在夏未央的妈妈私自离开了家没几天,夏未央的爸爸便带回家里了一个男孩和另外一个女人,而这个男孩,就是现在的夏夜。

 夏未央一直都知道,父亲在外面有一个私生子,叫做夏夜。只是,从未见过。所以,在第一次暖朵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夏未央的脸色变得很差,因为暖朵揭开了他的伤疤,虽然是无意的,却是深深的刺痛了他。

 夏未央的妈妈离家出走,多半的原因是因为夏未央的爸爸在外面有了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一直都是存在的,可以说是夏未央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存在了。

 只是让暖朵有些想不通的是,夏未央和夏夜现在的关系似乎很不错,而且,夏夜也很乐意在夏未央的下面做事,他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的跟着夏未央,从来都不曾反驳夏未央的话,这样的一个哥哥,如果暖朵有一个,也许暖朵会很开心。

 或许并不是暖朵看的这样,但是暖朵看到的却是这个样子。

 公司里每天的上班,夏夜变成了暖朵唯一的乐趣。

 还让我们说什么呢?为了生活,都必须要在这里干下去。要想在这里干下去。就必须,听这个叫做夏未央的老板的话。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夏未央把暖朵叫进办公室帮他煮咖啡的时候,暖朵闷着声音不肯出声,只是在赌气。

 其实暖朵心理的小九九,还是有一些明白自己的心意的。

 早上夏未央和一个女同事在电梯里开了一个小玩笑,暖朵没有耿耿于怀,暖朵觉得很正常,但只是当时。出电梯的时候,夏夜开玩笑说:未央总是这样,公司的女职员都被你玩笑的都跑了,以后哪个女人还敢在未央的身边做事。

 但是很快,夏夜又说:不过未央总是能挽回局面,你看今天就是这样,这些女人似乎就是为了未央而生的一般,无论如何的戏耍,都不会离开未央。

 那时候,暖朵的心似乎彻底的对夏未央亮了红灯,他的存在,就像是一根扎在肉里的刺一般,碍眼,疼痛。

 暖朵经常喜欢看一些电影。所以没有事的时候下班了就去电影院。现在还没有男朋友,所以说暖朵就一个人或者是叫上自己的一些闺蜜。只是现在,似乎身边的闺蜜都因为暖朵忙碌的赚钱工作而渐渐的消失,没有什么朋友了。

 今天没有什么事情,下班得非常的早。

 暖朵便想起了去看一下出现的最新上映的电影,以此来减轻一下自己的工作的压力。同时也可以让自己得到一些放松。

 

暖夏夜未央》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暖夏夜未央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五章 灭顶之灾【5】

    原标题:小说《永远再见,慕先生》之第五章灭顶之灾【5】小说名字:永远再见,慕先生第五章灭顶之灾江城是南方的幽静小城,不大,但很美丽富饶。群山环绕,湖泊明镜般,阳光如碎金洒落。我的家,就在湖畔豪宅区。我父亲是江城第一富商,江氏企业更是百年来老字号的绸缎企业。我是家中独女,养尊处优,生的精致美艳,自然得了个“江城第一名媛”的称号。我以为,这样简单平静的日子将是永远。而一切,在我17那年夏天,彻底改变。余姨,是我家邻居,她性格温和,素来深居简出,我们关系一直很亲密。这一年,余姨独自出了一趟远门。回来的

  • 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5章 浴室的发泄【5】

    原标题:小说《悬崖上的爱情》之第5章浴室的发泄【5】小说:悬崖上的爱情第5章浴室的发泄“不……”我一把推开他,来不及道歉。我又逃了……和上次不一样,这次的我慌了,我的心里我的身体都在期待,可是我害怕。我不知道是害怕接下来的一切让我沉沦,还是害怕我发现心里已经悄悄对他有了心动。这不是一件好事。我飞快的跑回了家,夏洛宸还是没有回来,想到乔雪涵示威的电话,我的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他们两具白花花的身子纠缠在一起的画面。我的丈夫,进入到了别的女人身体里。我痛苦的快要发狂。就在这时,夏洛宸回来了。我转身就跑回房

  • 环湾高铁开建、惠州8条轨道直通深圳 交通将迎来大爆发

    作为招商局蛇口工业区控股股份公司董事长,孙承铭委员表示,身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区域的企业,非常关心湾区城市的互联互通和分工合作,希望共赢。据了解,建设环湾高铁的提案,得到了多位在深省政协委员的联名。现有轨道网络不能满足高效流通需求“把核心地区串联起来的城际轨道网,是世界级大湾区的成功经验。”孙承铭委员说。东京湾是以“环状+放射”的城际轨道交通,构成都市圈交通出行的主导模式。东京都市圈城际轨道环线有两条:一是以东京站为圆心,在15公里左右半径位置的山手环线,该环线连接新宿、涉谷、池袋、品川、新桥等现

  • 摄影读书会潘庆华闪光灯基础知识(1)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公众号:摄影读书会

  • 陈君宝讲述陈嘉庚毁家兴学 办企业只为支持学校

    陈君宝讲述陈嘉庚毁家兴学办企业只为支持学校

  • 让《道德经》帮您远离焦虑,成为快乐的人

    活动预告黄明哲:《道德经》,助你决策人生之路活动时间:2018年1月27日下午14:00活动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南路2号宝信行宝马4S店参与热线:400-633-1678及二维码报名打开媒体,您也许会因为看到一个词而颤抖,那就是“焦虑”。现在的中国人,生活水平高了,物质条件好了,可是为什么不快乐呢?追求成功是每个人的理想,但是也让我们倍感疲惫。追求成功带来了更多的焦虑,究竟如何在人生的各种变化来到时调整自己,究竟什么是正确的做法?也许在《道德经》中能得到答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博士,中国劳动关

  •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记浙江永康溢油事故应急救援队

    连日来,浙江永康市中翼工贸有限公司环境污染治理应急救援队的队员,一直在关注“桑吉”号油船在东海爆炸和沉没造成的溢油事故。国家海洋局根据卫星遥感数据分析发现,截至1月21日,海面已出现3处条块状溢油分布区,面积最大的分布区约328平方公里,总面积达到332平方公里,为17日的3倍左右。永康市中翼工贸有限公司环境污染治理应急救援队技术总监黄建社和队长胡武军心急如焚,他们很想让有关部门知道,他们有一种可以海洋油污危化品吸附清除新技术,可以有效减轻油污泄漏对海洋的污染危害。希望能把这项新技术使用到东海这

  • 什么恋与制作人,什么青蛙旅行都弱爆了,快看这里

    前一段时间,开始风靡恋与制作人游戏;现在,又开始风靡青蛙旅行。刚享受完恋爱的甜蜜,就要感受养儿子的苦楚。这两个游戏前者让你有个男朋友,后者让你养了个儿子。先是沉迷于四大“纸片人”的美貌然后是各种沉迷于养蛙,不可自拔。基本日常就是:虽然一个是养男朋友,一个是养儿子,但是两者有个共同点就是都是日系游戏。为什么一些日系制作这么受欢迎呢?其实归根结底在于日系的治愈感。当你在忙着跟纸片人谈恋爱,忙着养蛙儿子的时候,我们的“沙县大酒店”竟然也被日系治愈风改造了!你记忆中的沙县是不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但是

  • 腊八: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一些地区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岁终之月称“腊”的含义有三:一曰“腊者,接也”,寓有新旧交替的意思(《隋书·礼仪志》记载);二曰“腊者同猎”,指田猎获取禽兽好祭祖祭神,“腊”从“肉”旁,就是用肉“冬祭”;三曰“腊者,逐疫迎春”,腊八节又谓之“佛成道节”,亦名“成道会”,实际上可以说是十二月初八为腊日之由来。腊八习俗腊八节自古以来都是人们非常重视的节

  • 小说:一起泡温泉了

    六月的江南是多雨的。青石板路上总是湿漉漉的,好像雨水便不曾停歇过。清晨刚至,一辆马车驶入内城,嗒嗒的马蹄声清脆极了。守门的兵士看着马车上的标志,命人打开城门,准许放行。马车一路向南而去,终于在一座高大的府门前停了下来。“这次怎么这么晚回来?”门口有人问道。“这几日一直下雨,路上不好走。”粗鲁的汉子从马车上跳下,摘下斗笠,对来人笑问:“王爷可还好?”顾明点了点头,道:“近来倒是没有闹脾气。”“我先去见过王爷。”汉子说着,便要朝里走。“等等。”顾明连忙伸手将他拦下,一脸无奈道:“昨个儿夜里王爷疼了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