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17: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暴君独宠嚣张妃

第1章当朕是三岁小孩?

痛,好痛。推荐http://www.95lady.com/

常乐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尽头的景象却吓了她一跳。一只体格庞大的狼正用它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瞪着自己。

她心一颤,猛的就从地上爬起来,大脑“嗡嗡”的响,一片空白。

“……都说女人会装,朕看来到真不假。刚才还装死的人,现在看到狼,还不是乖乖的爬了起来。”一个冷若寒冰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常乐乐茫然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原文95lady.com这一看带给她的震撼比刚才还要甚。只见离他几丈之外的铁栅栏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锦袍的男子,那男子瞧见她看过来,性感的薄唇便微微扬起,笑容鬼魅俊邪,而他修长的指腹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怀里抱着的那只毛色纯白的狐狸。

常乐乐愣愣的注视着男子身上穿着的锦袍,“这是哪里?”

她记得她好像是被沈朝庭抓去挡枪了,如果她现在还活着,那她应该待在医院,而不是这种空间狭窄的铁笼里。还有面前的男子的穿着……心中一个不安的念头渐渐的盘旋起来,难道她是穿越了?

男子嘲讽的眯了眯眼睛,嗤嗤的笑了起来,“你这女人倒是会演戏,还是一出一出的演。刚才装死,现在装失忆。你当朕是外面的三岁小孩吗?”他嘴角边漫不经心的笑痕深奥了起来,“不管你怎么演,你今天都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做狼的盘中餐。来自http://www.95lady.com/要么,你就将打败那只狼,这样朕心情好,说不定会放过你一把。”

常乐乐心中的猜测被他说的几句话给证实了。她是穿越了!

而且一穿就直接穿越到了铁笼里。

男子笑容诡谲,又命令旁边的人侍卫持木棍敲击铁笼。铁笼里的那只狼很快就围着常乐乐躁动的跑了起来。眼里的绿光也更加慎人。

而男子则是将怀里的那只小白狼递给旁边的侍卫抱着,他本人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铁笼里的一人一狼。来自http://www.95lady.com/

常乐乐心里暗骂这个男人是变态。不过骂了几句她就又想到她以前的未婚夫沈朝庭。在婚礼当天,同父异母的妹妹来闹,说是怀了他的孩子,悲痛之余还用枪,青梅足马这么多年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拿她来挡子弹,更不用说其他的男人了。想到这些她彻底对男人绝望。

在她失神想事情的时候,迎面的那一只狼突然双腿一蹿,向她的方向跃来,锋利的爪子眼看就要朝她的脸抓来。

强烈的求生欲让常乐乐的身子往旁边一滚,险险的躲开了那只狼的进攻。而那只狼在扑了一个空后,立马又调转方向还要朝常乐乐扑来。95女性网

常乐乐以前也学过一些跆拳道,但在这种时候,她实在是使不出以前学的那些。这个时候,她只能依靠自己的拳头。她拳头紧紧攥起,牟足了劲头想要向扑来的狼的狼头打去。但那只狼却狡猾的在半空中闪了下身子,往常乐乐的腿上袭击去。

常乐乐意识过来时,腿上已经被那匹狼抓出一道伤口了。殷红的血珠马上就染红了她身上的裙子,而那匹狼也在闻到血腥味更加的躁动起来。

常乐乐一边要警惕狼对她的进攻,一边对铁笼外的男人喊道,“不公平,狼还有锋利的爪子,我却什么武器都没有。95女性网你既然想看一出好戏,那最起码也的给我提供一根木棍来。”

那男子微微一诧,嘴角的笑痕便扩的更深……竟然还有女人敢跟他讨价还价。不过,她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明修,给她一根木棍。”男子眯起眸子,阴鸷的冷眸带着邪魅的笑意,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一出好戏。

那个叫明修的侍卫上前,拿了一根木棍扔到常乐乐的身边。常乐乐若获至宝,立刻抓起那根木棍戒备的望向那只暴躁的狼。

狼的两只前爪在地上抓出俩条痕迹,前脚一个弯曲,又突然向常乐乐的方向扑来。

“啊!”常乐乐大喝一声,手中的木棍向那狼头打去。

外面的那男人想要看好戏,她想活命,这就注定在她和狼的这场较量里,她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半点的松懈。

那狼高高跳起,常乐乐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朝狼头打去……狼被木棍打到头,身子从半空中跌倒在地,可是它只在地上轻蹬了几下腿后,便又迅速的跃起,再次牟足劲头向常乐乐袭来。

第2章巧笑嫣然偎怀里

常乐乐心里的恐慌已经褪去了一些,她又是大声的喝了下,手中的木棍朝狼的两只前爪重重打去。那狼被常乐乐接连两次打落在地,气势上也不如先前的那样凶猛。从地上爬起来后,它便退到角落里,用两只幽幽的目光防备的望着常乐乐。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常乐乐依旧不敢松懈,手里紧攥着那根木棍,戒备的盯着不远处那匹狼的一举一动。

铁笼外,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鸷,诡谲的眸瞳含上一抹淡淡的狎谑,扬声道,“女人,朕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出来,那朕就让人放了你。”

“说!”常乐乐厌烦的大声道。

楚风蹇噙着邪气的笑,挑眉道,“朕想考你的是,先有鸡蛋呢还是先有母鸡?”

呸!常乐乐心里暗自唾弃了一声,这男人哪里是要问她问题啊,显然是看她此刻处于上风,所以想分散她的注意力罢了。真够腹黑的!

她撇撇嘴,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先有母鸡?”

楚风蹇邪眸一狎,吃吃的笑道,“若是按你说的那般,那母鸡又是怎么来的?”

常乐乐毫不客气的答道,“对不起,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君子一言还驷马难追。更何况你还自称朕,更应该重诺。”

楚风蹇的眸子阴鸷的眯起,随后又吃吃的笑了起来,“有趣,有趣!朕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了。明修,放她出来,把她带到景秀宫。”楚风蹇说完话,就又抱起那只小白狐离开。

有趣个鬼啊!常乐乐心里暗自吐槽。

不过在听到要放她出去的消息后,她还是在心里小小的高兴了下。

那个叫明修的男子拿了钥匙,开了铁门,走到她身前,用一种“自求多福”的语气望着她,然后将她的身子直接往他肩膀上一扛,随即便带着她出了监牢的房门了。

直到被宫女按到浴桶后,她才知道景秀宫其实就是皇帝的寝殿,而那个变态的男人其实是想让她去侍寝的。

想到这里,她身子恶寒的颤了颤。

热气氤氲缭绕的浴桶里,常乐乐望着那群宫女像是不要钱似的把花瓣洒到水面上,她真心觉得奢侈。

当然了,她也趁着这个机会向服侍她的宫女打听出来了她这具身子的消息。

原来,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宣王楚风逸还未被宠幸的小妾。据说那个宣王楚风逸本是想趁着当今皇帝狩猎之际,发兵叛变。没有想到,反倒是被当今皇帝反将了一局。结果兵败只身一人逃走了,把他的女眷都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常乐乐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这男人和沈朝庭一个德性,关键时刻,只顾着自己的安危,至于别人的死活,就根本不关他的事情了。

当然了,从她刚才观察的结果得知来,那个皇帝楚风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她思考事情之时,宫女们已经伺候好她穿衣服了。然后有专门的嬷嬷“押”着她进了一顶软轿,抬着她往景秀宫里去了。

轿子没多久就到了景秀宫。常乐乐被人从轿子里扶了出来,仰头向景秀宫望去。此刻的景秀宫丝竹管弦之乐不绝于耳,美姬歌舞缭绕,完全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而她在监牢里看见的那个变态男人此刻正斜躺在虎皮铺陈的软榻上,左右俩臂各揽着俩个绝色的美人。俩个美人也是极尽暧昧讨好之势,巧笑嫣然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常乐乐承认那变态男人长得很美,美的几乎把左右俩个美人衬的失了光彩。不过,变态男人那副荒淫的神情让她看着很不爽。

明修瞧见站在角落里的常乐乐,他便面无表情的走到楚风蹇的面前,覆在他的耳畔说了几句话,楚风蹇微眯了眯眼睛,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就向常乐乐看来。常乐乐心咯噔一跳,连忙走上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楚风蹇行了个跪拜礼。

楚风蹇睥睨的望着跪在地上渺小如蝼蚁的女人,深邃的眸瞳闪过一抹戏狎的眸光,他拍手让那些舞姬乐人退下。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景秀宫,一下子便寂静下来。

楚风蹇诡眸眯起,声音凉如水,“起来吧。”

常乐乐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头刚抬起,却是一下子就瞧见了两道不善的目光向她飞来。她撇撇嘴,用更仇视的目光瞪向楚风蹇身边的俩个绝色大美人。

第3章变态皇帝的游戏

楚风蹇暗自将这副景象收入眼底,嘴角的笑痕扬的更大了。

“你们三个也算是老相识了,不用朕介绍了。”楚风蹇淡淡的开口。

楚风蹇左边的女子不屑的瞪了常乐乐一眼,然后伸出她柔软无骨的柔荑轻轻的抱住楚风蹇的腰,吃吃的笑道,“陛下,那个女人就是罪臣宣王宵想了许久的女人。宣王对她可是一往情深的,比王府里的其他女人更加的上心。”

楚风蹇右边的女人也接过话,酸酸道,“陛下,您招她来,难道是想让她侍寝?”

楚风蹇将两个女人的酸意看在眼里,左手在女人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右手在右边女人的纤腰上偷掐了一下,惹得俩个女人巧笑嫣然。

常乐乐漠然的看着这三人的打闹,心里还巴不得这俩个女人赶紧把这个变态皇帝收了,滚床单去。这样她就可以幸免于难了。

楚风蹇同俩个女人嬉闹了一小番,眼角的余光瞥见底下完全没有反应的常乐乐,他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敛,猛的就用力将床榻上的俩个女人直接推下床榻。

那俩个女人猛的被他这样推下来,直接摔成狗啃屎模样。

常乐乐赶紧鄙夷的垂眸。

要么怎么都说男人薄幸啊。前一秒还甜甜蜜蜜的,下一秒就直接让人摔成猪扒状。这皇帝变脸比翻书还快。

楚风蹇依旧靠在软榻上,他诡谲的眸光从殿中三个女人的身上一一漫过,最后停留在常乐乐的身上。

轻挑了挑眉,他幽幽开口道,“你们三个女人,一个是宣王的正王妃,一个是侧王妃,还有一个呢……是他痴心的女人。不过在朕看来,宣王的目光也不过如此,你们三个都很……糟糕。”

“嘴里说糟糕,刚才还对人家的女人动手动脚的。敢情占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无耻!”常乐乐垂着眸,心里暗骂了句。

楚风蹇继续开口道,“本来呢,朕是想把你们三个女人都投去军营的。但今晚朕的心情好,所以呢……”他邪阒的挑眉,“所以朕大发慈悲,准备在你们三个女人之中选一个今晚伺候朕。至于其他的俩个女人,那只能去军营了。”

他的话刚落下,其他俩个女人便颤着身子给楚风蹇跪下了,求饶道,“陛下!开恩啊!”

常乐乐看着跪下来不停给楚风蹇磕头的俩个女人,眼里闪过不忍。

楚风蹇微挑眉,眯眼看向常乐乐,“你为什么不求朕?难道你不怕?”

尼玛!去军营当军妓,是个女人都怕。

只不过她知道即使求了也是白求,楚风蹇这个变态皇帝没有抓到宣王,所以他想通过羞辱宣王的女人来羞辱宣王。到时候给宣王送几顶无敌环抱大绿帽。这样宣王即使跑了,他也成了整个天下人嘲笑的对象。不得不说,楚风蹇这是在诛心啊!

既然这样,她还不如多留点力气到后面,说不定后面还有奇迹发生。

现在她宁愿相信奇迹也不相信楚风蹇。

“说话!”楚风蹇不爽道。

常乐乐轻轻勾了勾唇,垂着眸,淡淡道,“因为婢妾知道求您也没用。”所以我才不干那种吃力又得不到好处的事情。

楚风蹇脸上暗透着不愉,“你不求,怎么知道没用。说不定你一求,朕就放人了?”

常乐乐抬头看着楚风蹇,红唇微启,略带敷衍道,“那婢妾恳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不满她的态度,邪妄的挑眉,“就你这态度,想要朕放人?”

不放人就不放了,还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常乐乐心里暗自这样想着,面上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只低着声音道,“婢妾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脸上的神情微微转好,但诚如常乐乐想的那般。他可不会轻易的放人。他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又缓缓道,“想要活命就的自己去争。你们三人中谁能取悦到朕,朕就放过她,反之,就得去军营。”

一听楚风蹇这话,宣王的正王妃和侧王妃身子又像筛糠子似的抖了抖,不听的给楚风蹇磕头。楚风蹇高高在上的俯瞰着那两个女人,嘴角勾出一抹轻视的鄙夷。他阴阒的眸瞳微微一抬,目光突然瞥到依旧笔直的站着的常乐乐,眸瞳一沉,用慵懒性感的声音道,“那现在……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跪在地上的两人互视了一眼后,两人看向彼此的目光也一下子变的仇视起来。

第4章你喜欢宣王什么

正王妃柳馨儿先是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华裳半裸,自己在楚风蹇的身上蹭啊蹭,一双眼睛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模样极为惹人怜爱。

可楚风蹇却无动于衷,他嘴角噙着的一抹冷笑,阴鸷的眸瞳此刻不知道盯在哪里。

柳馨儿有些着急,便拿过案上放的一串葡萄,轻轻的捻了一颗,去皮剥籽,然后轻轻的含在嘴里,最后再将她的樱桃小唇送到楚风蹇凉薄的唇瓣前。

楚风蹇依旧是不为所动,他的身子往软榻上靠去,本就半徜的衣领一下子因为他动作幅度太大,就斜披下去,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肌肤。

柳馨儿轻咽了咽口津沫,收回自己的樱桃小唇,然后不管不顾的低头亲吻起他的肌肤。楚风蹇突然伸手非常轻佻的勾起柳馨儿的下巴,诡寒道,“你说,如果你的夫君宣王看见你现在这幅模样,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柳馨儿被他眼里的冷光威慑住了,身子颤巍巍的抖了抖,小心翼翼道,“宣王……他……无情无义。人往高处走,宣王他既然撇下贱妾独自离开,那……贱妾当然可以……另投高就。更何况,陛下您丰神俊朗,是一国之君,贱妾亦是早就仰慕久矣……”往日里她在宣王府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但现在这个正王妃带给她的是灾难,她恨不得直接抹除她和宣王的关系。

楚风蹇嘴角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却在下一刻,突然用力的将柳馨儿重重的往地上一推,用厌弃的口吻道,“下一个!”

“陛下!陛下!陛下饶命啊!陛下……”柳馨儿脸色刹那间转灰,连忙的爬到软榻下,又去给楚风蹇磕头。她真的不想去军营做军妓。听说那些军妓很少能活超过三个月的。

楚风蹇冷嗤,阴森森的对柳馨儿道,“你好聒噪啊。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让人把你拖出去喂狗。”

柳馨儿连忙闭上自己的嘴巴,乖乖的往后退了退,不敢再多说话。

随着柳馨儿被淘汰,场中便只剩下两个女人了。常乐乐望了望躲在一边的柳馨儿,眼里有同情。这个变态皇帝真的是以折磨女人为乐。

宣王叛乱,那也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仇恨。他现在把气都撒在女人身上。他是到底是卑鄙呢还是卑鄙。

侧王妃蓁蓁看见柳馨儿遭殃,她眼里闪过一抹得意,当然,她也很害怕常乐乐会先于她一步近身。于是她赶忙上前。她没有向柳馨儿那样一上来就直接半裸衣服,反而用她的一双手轻轻的轻轻的在楚风蹇的身上点火。楚风蹇嘴角勾了勾,似乎是很期待她下面的动作。

蓁蓁见火候差不多了,她更是胆大,楚风蹇脸上露出一抹荒淫的媚笑,也是突然伸手挑起蓁蓁的下巴,逼着她直视他那张俊美无暇的脸。

“你喜欢宣王的什么?”他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让蓁蓁一惊,慌乱间,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甚至于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了害怕楚风蹇会动怒。可如果不回答,又担心楚风蹇会怪罪她。

就在双重为难之际,楚风蹇脸色陡然一寒,又用力的将蓁蓁推下软榻。鉴于柳馨儿的前车之鉴,蓁蓁也不敢再多言。

场中一下子就剩下了常乐乐。

柳馨儿和蓁蓁又互相对看了一眼,两人心里皆不希望常乐乐北楚风蹇选上。

楚风蹇双手环胸,又将鸷冷的目光望向场上的常乐乐,等待她主动来“取悦”他。

可常乐乐的双脚似是被什么钉住了一样,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楚风蹇微蹙眉,问道,“你,为什么不动?”

常乐乐抬头直接迎向出风蹇,“陛下,婢妾愿意去军营。”所以当然不用去“取悦”你了。

现在的她真的是宁愿相信奇迹,也不会相信这个暴君。

留在宫里虽然不会被人凌辱,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楚风蹇这样的暴君,留下来的命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今天让她和狼斗,明天说不定就把她关进老虎笼子里。她能打的过狼已经是奇迹了,像老虎这种庞大的猛兽他是无福消受了……所以,与其整日与那些野兽相斗,还不如拼一把。看看到时候在去军营的路上可不可以做什么手脚的。

暴君独宠嚣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暴君独宠嚣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限时闪婚:纯禽老公狠傲娇18章

    原标题:限时闪婚:纯禽老公狠傲娇18章小说:限时闪婚:纯禽老公狠傲娇第十八章我到底嫁了个什么男人!余婧诗见他傲慢无羁的神情,当场急红了眼.她愤怒的嗔道:“好!我们俩……就算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形婚,可我名义上是你的妻子,这个错不了吧!啊?你就不能好好跟我说话吗?老是这么怪里怪气的有意思吗?”耳朵听着她的抱怨,眼睛看着她生气的捋着自个儿的长发,顾言程似乎失去了用餐的胃口,放下碗筷站起身来。“站住!”余婧诗火冒三丈,拍案而起,“你就不能关心我一下,为什么我要摔电话吗?”顾言程冷冷回眸:“那是你的事!我没

  • 末世之生存为王18章

    原标题:末世之生存为王18章小说:末世之生存为王第十八章内讧“欢迎进入长兴区!国家级重点现代化农业示范区欢迎您!”曾几何时,长兴区是燕京市重要的蔬菜、肉禽蛋的来源,这里有170多万人口,其中绝大部分从事的是和现代农业有关的职业。进入之前,葛天军已经通过电台和基地联系,汇报了中途作战的情况。马应生听到王小山战亡的消息,重重的叹了口气。但是,任务还没有完成,马应生指示小队必须按时完成任务。这就是冷酷的军人,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是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赵小乐则是通过翻查基地的资料,了解到长兴区这边的情况,

  • 最强死神混都市18章

    原标题:最强死神混都市18章小说书名:最强死神混都市第十八章什么叫机智时间匆匆而过,谷平在这里也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和陆雪芳母女也越来越融洽,关系也越来越好,就像是一家人一样。而当初他这个被人指指点点的小店,来来往往的人也见怪不怪了,偶尔有几个人看到之后笑着摇摇头。“怎么没有人来呢!希望在逛街的人赶快生病来找我看病。”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谷平十分的郁闷的想到。现在他的小店已经开了半个月了,却连看病人的影子都没有。好不容易进来个人,却发现人家是问路的。苍天可鉴啊!谷平在这里开了这么个小医馆纯

  • 我把你当基友你却想睡我18章

    原标题:我把你当基友你却想睡我18章书名:我把你当基友你却想睡我第18章召魂“怎么?是不是做噩梦了?”郑少扬擦擦他额头的汗。“刚才天雅在这儿。”王梓晗指着郑少扬桌前放到那张转椅。“你那是做梦了,我一直在儿,没别人。”“你看看这椅子,跟刚才的位置都不对,是天雅动过的。刚才在这里的是她的魂魄,少扬,天雅可能出事了。”王梓晗急了。“哦,我们出现场,找到叶长安了,他已经死了,可是在那里没有发现天雅的踪影。难道说天雅也……我这里还有一个天雅的戒指,是从叶长安手里拿到的,你有办法吗?”郑少扬把那个戒指拿了出

  • 重生之霸道皇太后18章

    原标题:重生之霸道皇太后18章小说名称:重生之霸道皇太后第十八章:假戏做足杜妤还在欣赏这一“恩爱盛况”愣神,身后的杜博远突然低吼,这才叫她回过神来。“成什么样子?杜夏,你给我过来,多大了还这样不听话,你给文杰添乱。过来!”杜夏挣脱开刘文杰的手,看杜妤一眼,分辨不出任何情绪来。可杜妤知道,她此时应该是非常想扑进自己父亲的怀里大哭一场,自己不能生育的事情可是天大的事,有了爱人的陪伴也更需要家人的陪伴。“爹,我,我就是……”杜夏走到杜博远跟前,支支吾吾了半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良久喟叹一声,这才说,“

  • 超能进化18章

    原标题:超能进化18章小说书名:超能进化第十八章愤怒的李鹏“你先走一步,李家的其他人,总有一天会和你团聚的。”吴海冷酷的声音响起,李帅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什么,可是喉咙都被割了,脖子漏气根本说不出话。而且,随着生命源的不断消失,李帅也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身体一阵阵发冷。嗖!嗖!吴海伸手一招,那两柄已经抛落在地上的长剑,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引,来到他的身前,悬浮在吴海的胸前,最后准确的落入吴海的背包中。“啊!”这一刻,李帅的双目圆睁,好似看到了无限恐怖。他想要说些什么,可惜身体却猛然的颤抖了几下,而后

  • 地狱黑客18章

    原标题:地狱黑客18章小说名字:地狱黑客第一章重返阳间通过人工智能手表,萧云飞非常直观地了解到自己目前的状态。【姓名】:萧云飞。【身份】:初级鬼差。【编号】:9527。【行政级别】:游方鬼卒。【功德值】:10。【罪恶值】:1000。看着这相差巨大的功德与罪恶值,萧云飞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不管现如今的地府有没有判官,有没有阎罗天子,也不管自己现如今的身份如何,天道依然有自己的正确识别法则,功德与罪恶可以较为直观的反应一个人的善与恶。根据萧云飞的了解,在阴间,功德可以修圣,罪恶同样可以修圣。只

  • 危险的遗嘱18章

    原标题:危险的遗嘱18章小说名字:危险的遗嘱第18章回到A市刘流在湖边找到了宋春竹,坐到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搂到自己怀里,在她耳边说道:“我会回来的,有人告诉我你是我这辈子注定的老婆。”宋春竹顺从的靠在他的怀里,两手围住他的腰,一句话都不说。刘流把她的头抬起,狠狠的吻了下去,两人忘情的吻着,忘记了身外的世界。不一会刘流的小弟有了反应,刘流又把宋春竹放到草地上,狠狠的压了上去,宋春竹没有反抗,她顺从的配合着,刘流这才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宋春竹没有问他房子、汽车、工作、收入甚至未来。两人忘情的亲密着

  • 危险婚宠:Boss,吃药!18章

    原标题:危险婚宠:Boss,吃药!18章小说名:危险婚宠:Boss,吃药!第18章这都是拜你所赐苏云琅当然记得。要说她这辈子最不会忘的男人,大概就是秦桑了。从大二开始,苏云琅就在唐池打工。她不知道唐池是带点声色意味的酒吧,稀里糊涂就签了约。等施月月强迫她穿着暴露的短裙,向客人推销酒水时,云琅才明白“夜场公主”这个名词的意思。可是一切都太晚了。秦桑来唐池那次,纯粹是出于对苏云琅的好奇。在秦野口中,苏云琅是最圣洁、最坚强的小仙女,假如秦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他宁可舍弃亿万家产,也要娶苏云琅为妻。秦桑想

  • 挽朝歌后18章

    原标题:挽朝歌后18章书名:挽朝歌后第18章:一百年不准变赫连庭的嘴巴都变成了O形状:“没有了?就这么简单?”“当然!”顾挽歌拍拍手,肯定的点点头:“好吧,现在轮到你了!”赫连庭瞪着他的小鼻子小眼睛,显然对于顾挽歌的这个秘密感到失望。不过他却不是个轻易失信的人,拍拍胸脯就保证:“我不做小狗,所以我偷偷告诉你噢。前些日子我去找太后,听见她和别人说什么一定要把笔记模仿的一模一样,否则就要坏大事。好像是说要把三哥扶正,第一个就要铲除什么顾什么府的人……我当时怕太后发现我,所以不敢多留,就跑的远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