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8 10:17:4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暴君独宠嚣张妃

第1章当朕是三岁小孩?

痛,好痛。网站http://www.95lady.com/

常乐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视线尽头的景象却吓了她一跳。一只体格庞大的狼正用它那双绿幽幽的眼睛瞪着自己。

她心一颤,猛的就从地上爬起来,大脑“嗡嗡”的响,一片空白。

“……都说女人会装,朕看来到真不假。刚才还装死的人,现在看到狼,还不是乖乖的爬了起来。”一个冷若寒冰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常乐乐茫然的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说明95lady.com这一看带给她的震撼比刚才还要甚。只见离他几丈之外的铁栅栏外站着一个穿着华丽锦袍的男子,那男子瞧见她看过来,性感的薄唇便微微扬起,笑容鬼魅俊邪,而他修长的指腹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怀里抱着的那只毛色纯白的狐狸。

常乐乐愣愣的注视着男子身上穿着的锦袍,“这是哪里?”

她记得她好像是被沈朝庭抓去挡枪了,如果她现在还活着,那她应该待在医院,而不是这种空间狭窄的铁笼里。还有面前的男子的穿着……心中一个不安的念头渐渐的盘旋起来,难道她是穿越了?

男子嘲讽的眯了眯眼睛,嗤嗤的笑了起来,“你这女人倒是会演戏,还是一出一出的演。刚才装死,现在装失忆。你当朕是外面的三岁小孩吗?”他嘴角边漫不经心的笑痕深奥了起来,“不管你怎么演,你今天都只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做狼的盘中餐。网站95lady.com要么,你就将打败那只狼,这样朕心情好,说不定会放过你一把。”

常乐乐心中的猜测被他说的几句话给证实了。她是穿越了!

而且一穿就直接穿越到了铁笼里。

男子笑容诡谲,又命令旁边的人侍卫持木棍敲击铁笼。铁笼里的那只狼很快就围着常乐乐躁动的跑了起来。眼里的绿光也更加慎人。

而男子则是将怀里的那只小白狼递给旁边的侍卫抱着,他本人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的打量着铁笼里的一人一狼。《暴君独宠嚣张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常乐乐心里暗骂这个男人是变态。不过骂了几句她就又想到她以前的未婚夫沈朝庭。在婚礼当天,同父异母的妹妹来闹,说是怀了他的孩子,悲痛之余还用枪,青梅足马这么多年的男人在关键时刻还拿她来挡子弹,更不用说其他的男人了。想到这些她彻底对男人绝望。

在她失神想事情的时候,迎面的那一只狼突然双腿一蹿,向她的方向跃来,锋利的爪子眼看就要朝她的脸抓来。

强烈的求生欲让常乐乐的身子往旁边一滚,险险的躲开了那只狼的进攻。而那只狼在扑了一个空后,立马又调转方向还要朝常乐乐扑来。阅读95lady.com

常乐乐以前也学过一些跆拳道,但在这种时候,她实在是使不出以前学的那些。这个时候,她只能依靠自己的拳头。她拳头紧紧攥起,牟足了劲头想要向扑来的狼的狼头打去。但那只狼却狡猾的在半空中闪了下身子,往常乐乐的腿上袭击去。

常乐乐意识过来时,腿上已经被那匹狼抓出一道伤口了。殷红的血珠马上就染红了她身上的裙子,而那匹狼也在闻到血腥味更加的躁动起来。

常乐乐一边要警惕狼对她的进攻,一边对铁笼外的男人喊道,“不公平,狼还有锋利的爪子,我却什么武器都没有。95女性网你既然想看一出好戏,那最起码也的给我提供一根木棍来。”

那男子微微一诧,嘴角的笑痕便扩的更深……竟然还有女人敢跟他讨价还价。不过,她说的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

“明修,给她一根木棍。”男子眯起眸子,阴鸷的冷眸带着邪魅的笑意,他倒是要看看这女人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一出好戏。

那个叫明修的侍卫上前,拿了一根木棍扔到常乐乐的身边。常乐乐若获至宝,立刻抓起那根木棍戒备的望向那只暴躁的狼。

狼的两只前爪在地上抓出俩条痕迹,前脚一个弯曲,又突然向常乐乐的方向扑来。

“啊!”常乐乐大喝一声,手中的木棍向那狼头打去。

外面的那男人想要看好戏,她想活命,这就注定在她和狼的这场较量里,她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有半点的松懈。

那狼高高跳起,常乐乐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朝狼头打去……狼被木棍打到头,身子从半空中跌倒在地,可是它只在地上轻蹬了几下腿后,便又迅速的跃起,再次牟足劲头向常乐乐袭来。

第2章巧笑嫣然偎怀里

常乐乐心里的恐慌已经褪去了一些,她又是大声的喝了下,手中的木棍朝狼的两只前爪重重打去。那狼被常乐乐接连两次打落在地,气势上也不如先前的那样凶猛。从地上爬起来后,它便退到角落里,用两只幽幽的目光防备的望着常乐乐。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常乐乐依旧不敢松懈,手里紧攥着那根木棍,戒备的盯着不远处那匹狼的一举一动。

铁笼外,那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鸷,诡谲的眸瞳含上一抹淡淡的狎谑,扬声道,“女人,朕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出来,那朕就让人放了你。”

“说!”常乐乐厌烦的大声道。

楚风蹇噙着邪气的笑,挑眉道,“朕想考你的是,先有鸡蛋呢还是先有母鸡?”

呸!常乐乐心里暗自唾弃了一声,这男人哪里是要问她问题啊,显然是看她此刻处于上风,所以想分散她的注意力罢了。真够腹黑的!

她撇撇嘴,想也不想的回答道,“先有母鸡?”

楚风蹇邪眸一狎,吃吃的笑道,“若是按你说的那般,那母鸡又是怎么来的?”

常乐乐毫不客气的答道,“对不起,这已经是第二个问题了!君子一言还驷马难追。更何况你还自称朕,更应该重诺。”

楚风蹇的眸子阴鸷的眯起,随后又吃吃的笑了起来,“有趣,有趣!朕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伶牙俐齿的女人了。明修,放她出来,把她带到景秀宫。”楚风蹇说完话,就又抱起那只小白狐离开。

有趣个鬼啊!常乐乐心里暗自吐槽。

不过在听到要放她出去的消息后,她还是在心里小小的高兴了下。

那个叫明修的男子拿了钥匙,开了铁门,走到她身前,用一种“自求多福”的语气望着她,然后将她的身子直接往他肩膀上一扛,随即便带着她出了监牢的房门了。

直到被宫女按到浴桶后,她才知道景秀宫其实就是皇帝的寝殿,而那个变态的男人其实是想让她去侍寝的。

想到这里,她身子恶寒的颤了颤。

热气氤氲缭绕的浴桶里,常乐乐望着那群宫女像是不要钱似的把花瓣洒到水面上,她真心觉得奢侈。

当然了,她也趁着这个机会向服侍她的宫女打听出来了她这具身子的消息。

原来,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宣王楚风逸还未被宠幸的小妾。据说那个宣王楚风逸本是想趁着当今皇帝狩猎之际,发兵叛变。没有想到,反倒是被当今皇帝反将了一局。结果兵败只身一人逃走了,把他的女眷都留了下来。

听到这里,常乐乐心里止不住的冷笑,这男人和沈朝庭一个德性,关键时刻,只顾着自己的安危,至于别人的死活,就根本不关他的事情了。

当然了,从她刚才观察的结果得知来,那个皇帝楚风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在她思考事情之时,宫女们已经伺候好她穿衣服了。然后有专门的嬷嬷“押”着她进了一顶软轿,抬着她往景秀宫里去了。

轿子没多久就到了景秀宫。常乐乐被人从轿子里扶了出来,仰头向景秀宫望去。此刻的景秀宫丝竹管弦之乐不绝于耳,美姬歌舞缭绕,完全是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

而她在监牢里看见的那个变态男人此刻正斜躺在虎皮铺陈的软榻上,左右俩臂各揽着俩个绝色的美人。俩个美人也是极尽暧昧讨好之势,巧笑嫣然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常乐乐承认那变态男人长得很美,美的几乎把左右俩个美人衬的失了光彩。不过,变态男人那副荒淫的神情让她看着很不爽。

明修瞧见站在角落里的常乐乐,他便面无表情的走到楚风蹇的面前,覆在他的耳畔说了几句话,楚风蹇微眯了眯眼睛,凌厉的目光一下子就向常乐乐看来。常乐乐心咯噔一跳,连忙走上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楚风蹇行了个跪拜礼。

楚风蹇睥睨的望着跪在地上渺小如蝼蚁的女人,深邃的眸瞳闪过一抹戏狎的眸光,他拍手让那些舞姬乐人退下。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景秀宫,一下子便寂静下来。

楚风蹇诡眸眯起,声音凉如水,“起来吧。”

常乐乐这才从地上站起来,头刚抬起,却是一下子就瞧见了两道不善的目光向她飞来。她撇撇嘴,用更仇视的目光瞪向楚风蹇身边的俩个绝色大美人。

第3章变态皇帝的游戏

楚风蹇暗自将这副景象收入眼底,嘴角的笑痕扬的更大了。

“你们三个也算是老相识了,不用朕介绍了。”楚风蹇淡淡的开口。

楚风蹇左边的女子不屑的瞪了常乐乐一眼,然后伸出她柔软无骨的柔荑轻轻的抱住楚风蹇的腰,吃吃的笑道,“陛下,那个女人就是罪臣宣王宵想了许久的女人。宣王对她可是一往情深的,比王府里的其他女人更加的上心。”

楚风蹇右边的女人也接过话,酸酸道,“陛下,您招她来,难道是想让她侍寝?”

楚风蹇将两个女人的酸意看在眼里,左手在女人的脸颊上摸了一把,右手在右边女人的纤腰上偷掐了一下,惹得俩个女人巧笑嫣然。

常乐乐漠然的看着这三人的打闹,心里还巴不得这俩个女人赶紧把这个变态皇帝收了,滚床单去。这样她就可以幸免于难了。

楚风蹇同俩个女人嬉闹了一小番,眼角的余光瞥见底下完全没有反应的常乐乐,他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敛,猛的就用力将床榻上的俩个女人直接推下床榻。

那俩个女人猛的被他这样推下来,直接摔成狗啃屎模样。

常乐乐赶紧鄙夷的垂眸。

要么怎么都说男人薄幸啊。前一秒还甜甜蜜蜜的,下一秒就直接让人摔成猪扒状。这皇帝变脸比翻书还快。

楚风蹇依旧靠在软榻上,他诡谲的眸光从殿中三个女人的身上一一漫过,最后停留在常乐乐的身上。

轻挑了挑眉,他幽幽开口道,“你们三个女人,一个是宣王的正王妃,一个是侧王妃,还有一个呢……是他痴心的女人。不过在朕看来,宣王的目光也不过如此,你们三个都很……糟糕。”

“嘴里说糟糕,刚才还对人家的女人动手动脚的。敢情占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无耻!”常乐乐垂着眸,心里暗骂了句。

楚风蹇继续开口道,“本来呢,朕是想把你们三个女人都投去军营的。但今晚朕的心情好,所以呢……”他邪阒的挑眉,“所以朕大发慈悲,准备在你们三个女人之中选一个今晚伺候朕。至于其他的俩个女人,那只能去军营了。”

他的话刚落下,其他俩个女人便颤着身子给楚风蹇跪下了,求饶道,“陛下!开恩啊!”

常乐乐看着跪下来不停给楚风蹇磕头的俩个女人,眼里闪过不忍。

楚风蹇微挑眉,眯眼看向常乐乐,“你为什么不求朕?难道你不怕?”

尼玛!去军营当军妓,是个女人都怕。

只不过她知道即使求了也是白求,楚风蹇这个变态皇帝没有抓到宣王,所以他想通过羞辱宣王的女人来羞辱宣王。到时候给宣王送几顶无敌环抱大绿帽。这样宣王即使跑了,他也成了整个天下人嘲笑的对象。不得不说,楚风蹇这是在诛心啊!

既然这样,她还不如多留点力气到后面,说不定后面还有奇迹发生。

现在她宁愿相信奇迹也不相信楚风蹇。

“说话!”楚风蹇不爽道。

常乐乐轻轻勾了勾唇,垂着眸,淡淡道,“因为婢妾知道求您也没用。”所以我才不干那种吃力又得不到好处的事情。

楚风蹇脸上暗透着不愉,“你不求,怎么知道没用。说不定你一求,朕就放人了?”

常乐乐抬头看着楚风蹇,红唇微启,略带敷衍道,“那婢妾恳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不满她的态度,邪妄的挑眉,“就你这态度,想要朕放人?”

不放人就不放了,还找那么多理由干什么?常乐乐心里暗自这样想着,面上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只低着声音道,“婢妾求皇上开恩,放过婢妾。”

楚风蹇脸上的神情微微转好,但诚如常乐乐想的那般。他可不会轻易的放人。他唇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又缓缓道,“想要活命就的自己去争。你们三人中谁能取悦到朕,朕就放过她,反之,就得去军营。”

一听楚风蹇这话,宣王的正王妃和侧王妃身子又像筛糠子似的抖了抖,不听的给楚风蹇磕头。楚风蹇高高在上的俯瞰着那两个女人,嘴角勾出一抹轻视的鄙夷。他阴阒的眸瞳微微一抬,目光突然瞥到依旧笔直的站着的常乐乐,眸瞳一沉,用慵懒性感的声音道,“那现在……游戏就正式开始了!”

跪在地上的两人互视了一眼后,两人看向彼此的目光也一下子变的仇视起来。

第4章你喜欢宣王什么

正王妃柳馨儿先是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华裳半裸,自己在楚风蹇的身上蹭啊蹭,一双眼睛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模样极为惹人怜爱。

可楚风蹇却无动于衷,他嘴角噙着的一抹冷笑,阴鸷的眸瞳此刻不知道盯在哪里。

柳馨儿有些着急,便拿过案上放的一串葡萄,轻轻的捻了一颗,去皮剥籽,然后轻轻的含在嘴里,最后再将她的樱桃小唇送到楚风蹇凉薄的唇瓣前。

楚风蹇依旧是不为所动,他的身子往软榻上靠去,本就半徜的衣领一下子因为他动作幅度太大,就斜披下去,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肌肤。

柳馨儿轻咽了咽口津沫,收回自己的樱桃小唇,然后不管不顾的低头亲吻起他的肌肤。楚风蹇突然伸手非常轻佻的勾起柳馨儿的下巴,诡寒道,“你说,如果你的夫君宣王看见你现在这幅模样,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柳馨儿被他眼里的冷光威慑住了,身子颤巍巍的抖了抖,小心翼翼道,“宣王……他……无情无义。人往高处走,宣王他既然撇下贱妾独自离开,那……贱妾当然可以……另投高就。更何况,陛下您丰神俊朗,是一国之君,贱妾亦是早就仰慕久矣……”往日里她在宣王府也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但现在这个正王妃带给她的是灾难,她恨不得直接抹除她和宣王的关系。

楚风蹇嘴角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却在下一刻,突然用力的将柳馨儿重重的往地上一推,用厌弃的口吻道,“下一个!”

“陛下!陛下!陛下饶命啊!陛下……”柳馨儿脸色刹那间转灰,连忙的爬到软榻下,又去给楚风蹇磕头。她真的不想去军营做军妓。听说那些军妓很少能活超过三个月的。

楚风蹇冷嗤,阴森森的对柳馨儿道,“你好聒噪啊。你信不信朕现在就可以让人把你拖出去喂狗。”

柳馨儿连忙闭上自己的嘴巴,乖乖的往后退了退,不敢再多说话。

随着柳馨儿被淘汰,场中便只剩下两个女人了。常乐乐望了望躲在一边的柳馨儿,眼里有同情。这个变态皇帝真的是以折磨女人为乐。

宣王叛乱,那也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仇恨。他现在把气都撒在女人身上。他是到底是卑鄙呢还是卑鄙。

侧王妃蓁蓁看见柳馨儿遭殃,她眼里闪过一抹得意,当然,她也很害怕常乐乐会先于她一步近身。于是她赶忙上前。她没有向柳馨儿那样一上来就直接半裸衣服,反而用她的一双手轻轻的轻轻的在楚风蹇的身上点火。楚风蹇嘴角勾了勾,似乎是很期待她下面的动作。

蓁蓁见火候差不多了,她更是胆大,楚风蹇脸上露出一抹荒淫的媚笑,也是突然伸手挑起蓁蓁的下巴,逼着她直视他那张俊美无暇的脸。

“你喜欢宣王的什么?”他突然问道。

这个问题让蓁蓁一惊,慌乱间,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甚至于她还在考虑要不要回答这个问题。

回答了害怕楚风蹇会动怒。可如果不回答,又担心楚风蹇会怪罪她。

就在双重为难之际,楚风蹇脸色陡然一寒,又用力的将蓁蓁推下软榻。鉴于柳馨儿的前车之鉴,蓁蓁也不敢再多言。

场中一下子就剩下了常乐乐。

柳馨儿和蓁蓁又互相对看了一眼,两人心里皆不希望常乐乐北楚风蹇选上。

楚风蹇双手环胸,又将鸷冷的目光望向场上的常乐乐,等待她主动来“取悦”他。

可常乐乐的双脚似是被什么钉住了一样,一直站在原地不动。

楚风蹇微蹙眉,问道,“你,为什么不动?”

常乐乐抬头直接迎向出风蹇,“陛下,婢妾愿意去军营。”所以当然不用去“取悦”你了。

现在的她真的是宁愿相信奇迹,也不会相信这个暴君。

留在宫里虽然不会被人凌辱,常言道伴君如伴虎,尤其是楚风蹇这样的暴君,留下来的命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今天让她和狼斗,明天说不定就把她关进老虎笼子里。她能打的过狼已经是奇迹了,像老虎这种庞大的猛兽他是无福消受了……所以,与其整日与那些野兽相斗,还不如拼一把。看看到时候在去军营的路上可不可以做什么手脚的。

暴君独宠嚣张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暴君独宠嚣张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美食时尚推荐

  • 莫言: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

    过去的年作者:莫言退回去几十年,在我们乡下,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那时,在我们的心目中,只有春节才是年。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春节是一个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的节日,春节一过,意味着严冬即将结束,春天即将来临。而春天的来临,也就是新的一轮农业生产的开始。农业生产基本上是大人的事,对小孩子来说,春节就是一个可以吃好饭、穿新衣、痛痛快快玩几天的节日,当然还有许多的热闹和神秘。我小的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往往是一过了腊月涯,就开始掰着指头数日子

  • 人民日报:物质幸福时代已经结束,新时代来临

    Lessismore.(“少即是多”)在过去物质匮乏的年代,不断做物质加法——为家里添置冰箱,买回电视机,配齐洗衣机,再买辆车……从一无所有的状态到“全副武装”的过程,确实能给人幸福的感觉。但现在,物质空前丰富。在一个万物俱备、什么都不缺的年代,占有物质很难再刺激我们的感官,让我们获得长久的满足。在新的时代,比起金钱和物质,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的充实感。从实物中获得的满足感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但是我们宝贵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知识,将永久地入驻我们的生命。如果一个人清楚了对自己来说什么是最为重要的,

  • 新年沉思| 正是孤独让你变得出众,而非合群

    现代社会,我们马不停蹄地抱团和融入,过度社交的直接后果就是:自己的可支配时间、金钱、生命被浪费,尤其是时间。正如刘同所说的“十年前以为孤独是自己只能和自己说话,现在才发现孤独原来是自己忘了和自己说话”。享受孤独。适度脱离群体,学会和自己相处。01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实际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最终要学会的,还是和自己相处的能力。鲍尔莱说:“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就是明白每天发生在自己身上的99%的事情,对于别人而言毫无意义。”成熟就是理解孤独,接受孤独,享受孤独。蒋勋说:“当我们惧怕

  • 一盆煤,一掬铁,竹捆一甩,凤翔县的“打铁花”就成了!

    【正月初二晚凤翔竹园村打铁花精彩上演】一盆煤,一掬铁,在粗制的火炉中,熔练成泥碗里的赤红,用竹捆猛烈一击,将沸腾的铁水泼向空中,洒下满天流金,灿烂了万丈黑夜,燃烧了千人素心。这不一样的烟火啊!纷飞出炫目的火树银花,惊艳了一方水土风情,欢腾了一代代纠纠秦民。文/|百合图|李一平打铁花是中国传统的烟火,具有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它与中华民族的冶炼采矿炼铁业几乎同步兴起,至今已有千余年的历史。打铁花具有深厚的文化内涵,这一千年绝技起源于老乐山道教文化,后来演变为综合性民间传统庆祝仪式。素有

  • 外甥给舅舅拜年,笑坏了…

    .

  • 世间最珍贵的幸福

    世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做一个简单的人,有自己的心,有自己的原则,学会优雅的转身,走好自己的路,别让它扭曲,夭折人生的旅途!人与人之间没有谁离不开谁,只有谁不珍惜谁,一个转身,二个世界!一生中能有一个爱你,疼你,牵挂你,并且能真正懂你的人,就是幸福!如果心累了,在宁静的夜晚,沏一杯清茶,放一曲淡淡的音乐,让自己溶化在袅袅的清香和悠扬的音乐中......人生,该说的要说,该哑的要哑,是一种聪明。人生,该干的要干,该退的要退,是一种睿智。人生,该显的要显,该藏的要藏

  • 【新春快乐】德仕公司销售部、生产部给大家拜年了

    过年好!

  • 大年初三为什么不可以拜年?赶紧看看吧……

    留给大家逍遥的日子不多了小伙伴们春节都过得怎么样了啊不管你们开不开心正在加班的小编可是满脸写着开(xiang)心(ku)今天是大年初三大年初三又叫赤狗日年初三又称赤狗日,是一个不吉利的日子,赤狗是熛怒之神,遇之则有凶事。所以老一辈的居民,在这天足不出户,留在家中祭祀神明。如一定外出,可放一道化口舌符袋于身上,以化解口舌。不知道今天大家打算怎么过呀?不管你想怎么过我觉得这份大年初三禁忌清单你有必要收下不外出拜年因“赤口”,正月初三一般人们不会外出拜年,以此避免与人发生口角争执。安睡迟起经历了除夕和

  • 关于灵魂的思考:“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将到何处去?”

    有一位西方人,去探索一道险峻雄奇的山脉。当他历尽艰辛爬上万仞绝壁之巅时,却意外地发现,有一位东方老人正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西方人惊呆了,忍不住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老人淡然一笑,答道:“我已经等了你上千年!”西方人又问:为什么沿途之上没有你留下的任何痕迹?老人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通向山顶的路,其实不止一条啊!”虽然殊途同归,但选择的道路不同,所见到的景象就有可能完全不一样。不要以为,只有自已的经历才是一种传奇,而别人经历只是一种传说。壹“此时此刻,在你周围,比原子还小的粒子正在不

  • 唐巍:梅花心易外应案例诠释天人合一

    唐巍赋言:很多朋友在数术应用中,爱把外应单独列开甚至忽略,其实不然,无论是梅花易数,还是八字命理、无论是六爻还是奇门等,在任何预测中,外应都无处不在,这就是一句老话:老天有眼看着你。大自然这个概念,不仅包含人类自己,还是最重要的环节,点点滴滴,精微之至,妙在无声无息,精在不经意间,微在转瞬即逝。应天道、接地道、合人道。外应一:年前,朋友相聚闲聊时,他对我的外应学非常感兴趣,他边吃苹果边问:“你看我今天打牌赢了还是输了?”我张口就说:“你赢了”,“那么是多少?”他来劲了穷追不舍,我说不到三十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