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暖夏因你而来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9:31:3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暖夏因你而来

第1章 初夏

沐泽打了鸡血一样的在街上到处找人,而安茹从酒店出来了,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以前住的地方。版权http://www.95lady.com/当车子停在自己家的门口时,安茹的心里很是酸楚。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物是人非,而自己也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真的不知道未来的路还有多艰难。

安茹给师傅父亲了车钱之后就下了车,安茹的脚步很轻很慢,一小步一小步的走着,慢慢的走着,一点一滴,看着自己家的院子里面,曾经的花草茂盛已经变成了杂草丛生,那些小草蔓延到台阶上面,挡住了阳光,青苔慢慢的爬了上来,还真是苔痕上阶绿啊!

安茹小心翼翼的走着,每一步都勾勒起她的会议,那锈迹斑斑的铁栅栏,那些曾经她亲手浇灌的树木,现在这样的荒凉是安茹不愿意看见的,这小台阶上,小时候安茹在这里做有戏,当时自己的妈妈还在吧,自己的亲生妈妈还陪在自己的身边,就像花儿一样娇媚的妈妈,是那样的宠溺着自己,从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可是那一天,安茹看着妈妈落寞的背影离开这个家的时候,任凭她小小的嗓音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办法,那一天安茹哭的饭都没有吃。

后来,这个家里来了一个新的女主人,也就是那个自己的哥哥恨之入骨的女人,但是年幼的安茹却从她身上得到了失而复得的温暖。所以安茹一直很依赖这个后妈。

只是这一切都变了,安茹的手指在外墙上划着,上面的灰尘已经很厚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块砖都留着安茹成长的痕迹,安茹小心翼翼的从包里掏出钥匙,还记得小时候安茹的个子还没有门锁高,那时妈妈牵着安茹回家,这个小家伙非要自己开门,结果,踮起脚尖也够不着,想到这里的时候,安茹的眼里忽然闪出了泪花,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我好想你!

进到房间之后,安茹赶到了那种压抑,那种在此之前一直控制着自己的压抑,就在自己父亲走的那一天!家里已经被打扫过了,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家具还是以前的位置,看着这里熟悉的一切,安茹是心如刀绞,屋子里的灰尘也是很重的,看得出来没有打扫过,是啊!

一年了,这里还是一年前的模样,只是安茹变得更加的成熟了,围着家里转了一圈,安茹看着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家,默默的祈祷了一下。就在安茹准备要离开的时候,安茹的电-话响了起来,安茹看了看,是苏逸夏的来电,电-话里,苏逸夏问安茹在哪里,怎么没有在酒店,安茹撒谎说自己在外面买东西很快就会去,出来之后,安茹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酒店,看见沐泽和苏逸夏都在。无删节暖夏因你而来免费阅读全文

从沐泽那个沮丧的表情看来,沐泽今天的找寻没有什么结果,安茹就问道苏逸夏,“你今天和李总的秘书联系的怎么样了?”

苏逸夏回答道:“还算好,我只是给他秘书说我们是苏氏集团的人,有事要找李总,然后她又问我们是哪个工程部的,我怕他知道我们是为了颜夕的事情找他,我就没有说子昂的事情,就说我自己找李总有事。

那个秘书一听说是我,就给我安排了,应该来说,明天可以见到李总。这个消息对于沐泽来说,可是说是最好的消息了,接连几天找寻依旧没有结果,沐泽的精神又在泵快的边缘了。这算是让沐泽的心暂时的活了下来,听到了这个消息,安茹也是很开心了,至少大家就快要多了一个线索了。

休息了一整晚之后,安茹的状态不是很好,或许是昨天下午回家了之后,看到了太多的以前的东西,回忆起了太多的伤心的事情,睡觉的时候,安茹一直是梦境不断地,回忆着小时候逇事情,有开心的,有不开心的,就这样一晚上的浑浑噩噩,就像放电影一样的会议这过去,没一幕幕都情绪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将之前的回忆一幕幕的展现在安茹的眼前。

早上起来,安茹的黑眼圈有些重,但是还是笑了笑,安茹随着镜子说道:“有些事情,该翻篇的,不要去多想。”几个人用过早饭之后,就冲冲的出门了。版权http://www.95lady.com/还是苏逸夏开车,因为苏逸夏实在是不放心沐泽来开车。

一路上沐泽显得很是焦急,一直催出着苏逸夏,好不容易到了李氏集团的大楼下。很明显沐泽的那种激动已经是溢于言表了,感觉上有点躁狂,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保佑保佑之类的话语。

这段时间以来,是安茹见过的沐泽最没有出息的时间了,以前的沐泽都是很阳光帅气的,给人一种开朗干练的形象,可是眼前的这个沐泽还是以前的沐泽么?

安茹不禁的都一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为了避免待会儿上去之后,沐泽的情绪过于激动,苏逸夏让沐泽在楼下休息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秘书小姐自己吓到了楼下,准备将苏逸夏他们接上去,上楼之后,秘书小姐安排苏逸夏他们在一个小的会议室里休息一会儿,说的是李总现在正在开会,不能马上来,让他们先坐坐,苏逸夏没有说什么,只是看出了沐泽的不耐烦,安茹稍微的劝慰了几句之后,沐泽稍微的平静了一些,大概坐的有二十分钟左右的时候,李总终于出来了。

看见苏逸夏,李总还是很激动的。很热情的和苏逸夏他们打招呼,转过头来,李总看见了安茹,脸色一下就变得很是悲哀的说道:“这不是安家的安茹小姐么?”安茹浅浅的笑了笑,说道:“李叔叔,你好!”

李总看见安茹说道:“安茹小姐,你要节哀啊!不要太伤心了!”

安茹很客气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李叔叔,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也走出来了,谢谢您的关心。说明95lady.com”寒暄了几句之后,李总问道:“不知苏公子这次来是谈哪个项目的啊?”

李总一脸谄媚的笑道。这时还没有等苏逸夏开口,沐泽就安奈不住的说道:“李总,你知不知道颜夕在哪里?”沐泽的样子很是激动,估计也是憋屈了很久的样子了,看见之前的寒暄,恐怕是将沐泽给等得很是交集了。

李总听见忽然沐泽这样的一句话,不由的笑了笑,说道:“我们还是先谈工作上的事情吧!”本来苏逸夏想要开口的,但是沐泽很激动的说道:“李总!请你务必告诉我颜夕的下落!”

看见沐泽那个激动的样子,李总也不好说话的看着苏逸夏,苏逸夏拉了一下沐泽说道:“子昂,你冷静一点!”

看样子话都说道这里来了,安茹说道:“李叔叔,实在是不好意思,不知道您知不知道现在颜夕在哪里?我们很着急需要找到她!”

听见安茹这样说,李总的态度忽然就变了,说道:“也就是说,你们今天不是来谈生意了咯?”翘起二郎腿很是不屑的样子,这时苏逸夏才说道:“李总,如果你知道颜夕的下落,请你务必要告诉我们!”

看见几个年轻人这样,李总才幽幽的说道:“你们上次不是打电-话问过我了么。我说了我不知道的。”李总停了一下说道:“再说了,苏少,颜夕是被你妈妈带走的,这件事情,你应该是去问你妈妈呀!怎么问起我来了?”

看见李总那样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沐泽火了,一下子冲上前去,抓住李总衣领说道:“你给我小心一点,最好知道什么说什么,否则我会给你好看。”

李总抓住沐泽的手说道:“你这算是威胁我么?难道我说错了么,颜夕是你妈妈带走的,带走的时候我就说了,她的时期与我无关了。你现在来咬人,我怎么知道在哪里?”

听见李总这样的话,安茹也火了,说道:“你怎么能这样,那可是你的侄女儿啊!”“侄女儿?哼!”

李总忽然很邪魅的笑了一下说道:“我们李家才不会出这样的孽障!”听见这句话,沐泽抓住衣领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原文95lady.com

这时安茹说道:“李叔叔,我们不想对你怎么样,你要是这的不知道颜夕的下落的话,麻烦你给我们提供一下颜夕爷爷奶奶家的地址好么?我们好去找找!”

安茹很是诚恳的说着。

“我不知道!”李总依旧傲慢,“你!”沐泽想要揍他,但是苏逸夏拦住了,说道:“李总,你最好看清楚眼前抓住你的人是谁,他姓苏,今后是苏氏集团的股东,你要是想要好好的继续和苏氏合作的话,你应该要掂量掂量!”

第2章 找寻1

还是苏逸夏比较的淡定,这样的一句话一处,李总像是被什么给电了一下一样,沉思了一下,说道:“小苏少爷,你要是今天是来问问题的,麻烦你注意一下你的方式,你这样掐着我的脖子,你以为我会说么?”

李总说完很是恶狠狠的看着沐泽,苏逸夏看见沐泽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就说道:“子昂,你是来找李总请教问题的,你这样子是请教问题的样子么!”

苏逸夏故意将语气说的很重,好给李总一个台阶下,沐泽听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放开了手,说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颜夕爷爷奶奶家的地址了吧!”

“哼!”李总很不削,不过苏逸夏在的话,还是能怔住场面一些,只见苏逸夏坐的很是霸气,在气势上一点都不输给李总,说道:“李总,麻烦您好好的会议一下,我呢,也想想我们公司在西山那边的项目部似乎还在找寻合作商。”

苏逸夏的意思已经是比较的,明确的了,李总马上说道:“那你让我想想!”说着李总还真就开始很仔细的回想了。

说实在的,以前李总也就是在他姐姐死后去接颜夕的时候去过一次,已经这么多年了,谁还记得住哪个小破地方,现在让她回忆,还真的有一点强人所难的意思,李总响了很久才说道:“我记得不是很确切,不知道哪个地方究竟是里南镇下的一个小村庄,还是里元镇下的一个小村庄。”

听到这样的答案,沐泽几乎是又要发表了,好不容易给苏逸夏劝了下来。安茹说道:“李叔叔,你就不能好好的想象么?你要知道这两个地方可是两个方向啊!”

只见这李总是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安茹小姐,我是真的很认真的想过了,你要知道我看管这样大的一家企业,什么都是我亲力亲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记多少的。”

看见这家伙也没说谎,几个人终于是没有再准备找他们的麻烦了。说明http://www.95lady.com/

出来之后,安茹说道:“这下好玩了,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我们先找哪一个啊!”沐泽倒是有点兴奋的说道:“至少是有希望了,知道了地方,慢慢找就对了,我一定要找到颜夕!”看见沐泽那打了鸡血的样子,其实安茹还是很欣慰的,至少像颜夕这样的女子,能够遇上沐泽这样的男人是她的福气,看着刚才那个颜夕所谓的舅舅,对于颜夕失踪这样的事情就是那样的一个态度,安茹真的觉得心寒。

在知道了颜夕可能所在的地方的时候,大家就在商量怎样的行程了,毕竟两个方向是相反的方向,安茹的意思是三个人分成两队去找寻的话,会节省一点时间,可是却意外的被沐泽给否决了。

当大家都很疑惑的时候,沐泽说道:“不是我不愿意早一点找到颜夕,而是她的性格我太了解了,你说我们三个人分组的话,肯定是我单独一组,可是万一是我找到颜夕藏身的地方,她是肯定不会见我的,要是将安茹单独分组,我哥又会担心你的安全,所以,现在最好的就是我们大家一起去找寻,然后如果真的找到了,我不路面,你们先和颜夕交涉,可以么?”

听了沐泽的说法,苏逸夏倒是比较的赞同的,因为逼近这几个都是苏逸夏所了解的,只是现在,应该从哪里找起呢?

“要不抓阄吧!”安茹说道。“现在这两个地方隔我们的距离都一样,都一样的元,而且这两个地方还是相反的方向,我们抓阄,抓到哪里,就先找哪里,好么?”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安茹的这个方法算是很快提供的一个快捷方法了。

抓阄的结果是大家先去里元镇,于是大家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要去的地方是乡下,对于这几个从小就在大城市里面长大的公子哥儿,美小姐,还真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如此原生态的生活,再者,这两个地方都是出了名的贫困。

而且李总提供的地址只是一个模糊的地址,拼着这个找人,安茹的心里是没有什么地的,倒是沐泽是抱有很大的希望,要是再找不到颜夕,估计程子昂就真的疯掉了,谁也不愿意看见这样的情况。

这段时间,苏妈妈一直想要联系上这两个孩子,可是这两个家伙换了手机号码,还“离家出走”,现在的苏妈妈也是急的团团转,虽然两个孩子都这样打了,但是还是担心他们的安慰,尤其是这样的大家大业,万一被什么人给顶上了,那就不是小事情了,给点钱都还是其次,关键是孩子的性命啊!

这边的苏妈妈一个静儿的担心着,害怕两个孩子被什么人给绑架了,又或者沐泽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来,现在回想起来,自己也真是的,已经出国一次苏逸夏的事情了,但是苏妈妈还是不死心,想要超空儿子的幸福,给他们她所谓的幸福,现在连自己最疼的儿子也和自己翻脸了,难道自己真的错了?

苏妈妈也不知道。

此时此刻的苏逸夏正在开着车在泥泞的山路上艰难的潜行者,磅礴大雨阻断了前进的路途,天色也越来越黑,几乎是没有办法在前行了,沐泽很躁动,安茹只好劝慰道,希望沐泽能够平静一点,这路今天是走不了了,苏逸夏找到一篇较为开阔的树林,将车子暂时停在那里,“我们今晚恐怕只能在车里休息了!”苏逸夏说道。

看着这样大的雨,大家都没有说什么,只是沐泽的焦躁是挂在脸上的,安茹将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有一丝丝的寒凉,苏逸夏看见了,问道:“是有点冷么?”

安茹点了点头,苏逸夏将车窗关闭了,将暖气打开了一点点,车里的温度渐渐的升起来了,安茹这才缓过来一点点,苏逸夏递给安茹一瓶牛奶和一些饼干,说道:“先迟一点吧!等到找到了人家之后,吃一些暖和的东西就不冷了。”

这些食物是苏逸夏之前准备的,就是为了应对不时之需,看样子这个暴力的家伙也有细心的一面。

第二天清早,安茹很早就惊醒了,可能是在车上睡得并不是很好吧,安茹将车窗摇了下来,看看外面的天色,清早乡村的空气果然是清晰的,就像薄荷一样,雨已经没有下了,只是经过一夜的雨水洗刷,空气里都是湿漉漉的气息,空气变得比较透明了,虽然说是雨停了,但是远处的天空却还是阴霾重重的,看样子这雨还会继续。

安茹走下车去活动了一下,下过雨的造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凉意的,安茹第一次接近这样原生态的大自然,虽然以前也去过什么原生态的景区旅游,可是毕竟那都是人为早就的,没有什么自然和生活的气息,现在这个地方确实那样的生机盎然。

安茹闭上眼睛,似乎耳朵变得更加的通透了,能够听到早起的小鸟儿在歌唱,草地上的虫子有着低鸣的声音。

这时安茹赶到了有一件衣服披在自己身上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看,是苏逸夏,只见苏逸夏笑了笑说道:“冷吧!回车上去吧,子昂醒了,我们今天早一点赶路,看这个样子,这雨还会再下啊!”安茹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乖乖的回到了车上。

沐泽果然醒了过来,只是那憔悴的表情,明显是没有休息好的状态,哎!现在这种状态都是常见的状态了,要让这家伙睡一个好觉,估计也只有等找到颜夕的时候了。

车子就这样潜行者,下过雨的乡间路很湿滑,很泥泞,车子小心翼翼的前行了,走到这天路的尽头的时候,车子就没有办法在前行了,因为这一条本来就不宽的泥巴公路变成了羊肠小道,“看样子只能步行了!”苏逸夏说道。

下车之后,安茹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雨伞发给大家,看样子这次出门东西还是准备的很充分的,苏逸夏锁好了车子之后,大家步行着前行着,还好安茹没哟穿高跟鞋出门,要不然她肯定没办法走路在这样泥泞的道路上,走了可能十分钟不到吧,大家就碰见了一个扛着锄头出来劳作的乡民,沐泽赶紧追上去问有没有颜夕的消息。

那个乡民说没有听见这样一个人啊,也没有见过自己的乡里来过外人啊!

说完那个老乡就走了。

这个消息对于沐泽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在遇见后面的乡民的时候,沐泽学乖了,先上去询问有没有颜夕爷爷奶奶的消息,那个人说没有听过这个人,这个消息对沐泽的打击是更大的,苏逸夏只好上前安慰到,没事儿,可能是我们地方找错了,我们重头开始吧。

第3章 找寻2

的确,他们的方向是错了的,在这个小镇的所有下属乡村里面,都没有接近于颜夕爷爷奶奶的住家户存在,看样子是真的找错地方了,安茹在心里说道,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因为她不忍心打破沐泽那美好的愿望。

看见眼前的沐泽,安茹勾勒着过去一年里苏逸夏的生活,这一刻她是那样的坚定要帮助沐泽找到颜夕,是那样的坚定要和苏逸夏走下去!

一个男人为你受了那么多苦,不怨不悔,自己也应该有这份信念。

终于在寻人无果之后,沐泽意识到了自己的方向错了,就在沐泽对着他们说要回去重新开始寻找的时候,老天下起了瓢泼大雨,一下就是接连几天,泥泞的道路没有办法驱车,大家只好在乡下住了下来。

乡间的空气很清新,尤其是在下了雨之后,这几天沐泽没有那么躁动了,不知道是不是乡下优美的环境,让他比较的安静,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宁静的雨滴让他比较的沉默,至少在安茹看来,她是在沐泽的眼睛里面看见了这段时间以来难得的平静。

雨就这样缠缠绵绵的下着,似乎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安茹也觉得这是难得的日子,看着屋外的雨滴,安茹静静的站在门口,远处的山是那样的小巧玲珑,就像一只只可爱的碗碟被倒扣了过来.

那远处山上的青绿色蔓延到近处,颜色由堔到浅,在雨水洗礼过后,显现出一种很亮丽的本色,似乎在雨水的作用下洗去了粘在上面往日的灰尘,显得是更加的美丽.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逸夏已经悄悄的站在了安茹的身后,看着这样安静的安茹,就像平常的她一样,只是现在的安茹是那样的寂静,寂静的就像维纳斯一样的美丽,沐泽轻轻的说道:“要不要出去走走?”

安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稍稍的吓了一跳,不过好在苏逸夏的语气很是轻柔,已经将这种惊吓降到了最低的伤害,安茹看着眼前的苏逸夏,也是那样的安静,似乎就像这天地间安静的花草一样的美好.

安茹点了点头,轻轻的笑了一下,那一抹轻柔的弧度真的是好美,就像弯弯的月牙一般。

苏逸夏问老乡借来了一把很大的雨伞,然后苏逸夏撑着伞,护着安茹,两人沿着乡间的小路向院方走去.

一路上,雨不是很大,但是滴滴答答的,沾在伞上面就像音符在跳动一样,安茹不禁伸出手去想要接住那雨滴。

苏逸夏笑了笑,安茹问他在笑什么,苏逸夏说道,没有笑安茹,只是觉得这样的场景就像宫崎骏的动画一样,苏逸夏问道安茹还记不记得宫崎骏的动画龙猫,苏逸夏说,在龙猫里面就有这样的一副很相似的画面。

记得小月背着妹妹去等爸爸下班回家,结果龙猫也来了,那天雨很大,小月看龙猫淋着雨,就将多于的伞给了龙猫,结果这家伙忽然对雨滴滴答答的滴在伞上面的声音来了兴趣,凭借庞大的身躯一条,将树上的雨水全部抖落了下来。

听到这里,安茹不禁的笑了起来,甜甜的,就像孩子一样,苏逸夏问她在笑什么,安茹没有回答,只是甜甜的笑着。

或许苏逸夏不知道,小时候苏逸夏牵着安茹的小手带着她到电影院里面去看宫崎骏的动画龙猫,当时安茹是哭了的,这不动画很美好,很清新,就像童年的安茹一样,安茹哭不是因为这部动画,而是因为看见动画里面的美好,安茹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幸福,为什么自己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去经历自己认为美好的东西。

当时安茹的泪水里面掺杂着开心和希望,只是安茹没有想到的是,曾经留着泪水许下的愿望,没有想到居然会实现,看着这样美丽的雨景,看着眼前一直将自己搂在怀里而导致大半边的胳膊都淋湿了的苏逸夏,安茹忽然觉得自己好幸福,然后想起了那句话,我们都是被宫崎骏爱过的孩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安茹所以笑的是那样的笑靥如花。

看着苏逸夏的衣服都淋湿了一大片了,安茹让说道前面的大树下休息一会儿,苏逸夏同意了,站在大树下面,安茹很开心给苏逸夏擦着身上的雨水,这一刻仿佛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很快在村庄里面的日子就借宿了,毕竟他们的任务是要尽快的找到颜夕,现在的这个里元镇已经是确定没有颜夕的下落了,所以在雨停了之后,沐泽就急冲冲的提醒大家该上路了。

车子在泥泞的道路上缓慢的前行着,安茹看着窗外的天,忽然安茹觉得她不想离开这么美丽的一片填了,城市里面的天永远是灰蒙蒙的,白天看不见小鸟,晚上看不见星星的。

当车子驶回城市的时候,已经完全仍不出来了,甩起的泥巴几乎是站到了车身全部的地方,现在就剩下前挡风玻璃上市干净的了,当苏逸夏将车子开进洗车店的时候,那个员工都不经意的说道,这车是从沼泽地里面出来的么。

在打理好了车子的一切,又购买好了干粮之后,大家准备出发了。但是却就在大家想着里南镇出发的时候却又发生了一件乌龙事件。

大家买好了所有的必需品,在酒店里面休整了一晚上之后,本来打算大二天早上就出发去里南镇的,可是第二天早上一早起来,安茹就被一个酒醉的男子给熊抱住,说什么非得要和她开放,安茹一个耳光给那个男人扇区之后,对方反而更加的兴奋,苏逸夏问询上来就和那个酒醉的男子扭打在一起,一直到了酒店的工作人员到来,将两人松紧了派出苏这件事情才算有了一个暂停。

但是那一天确实大家都不开心的一天,因为岑子阳在派出所里呆了一宿,大家都慌乱着早一点将苏逸夏揪出来,虽然说这件事的起因错误不在苏逸夏,但是他都把人打进医院了,就不能善罢甘休了。

本来这件事要是只是几个小孩子闹闹也就算了,可是最让人不能理解的就是这件事不知怎么的就传到了苏总的耳朵里,话说这自家的儿子进了派出所,恐怕没有那一家的家长能安心的吧,这苏总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立马就放下了手中所有的食物,赶忙来到了派出所,看着眼前的儿子,苏总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表达了,在场的三个孩子当中,估计也只有安茹现在是能正常交谈的对象了。

苏逸夏本来就一肚子的火,看见了这个“惹是生非”的爸爸,苏逸夏自然是不想搭理的,再看看沐泽,满脑子的颜夕的事情,完全不像搭理任何人。现在沐泽的全部精力就是哥哥什么时候能出来,大家什么时候能触发。

一旁的苏总想要给苏逸夏说说话,但是苏逸夏一脸的冷漠,没有激烈的反抗,不像让苏总接近的意思,但是对于他的话语,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回应,沐泽则是一个人在角落里走来走去,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看见这两个孩子都没有办法交流,苏总只好将希望寄托在安茹的身上。

可是苏总一看见安茹的脸,也就觉得是务必的愧疚,想起这个孩子现在身边连一个照顾的人都没有,而这一切却还偏偏是自己造成的,苏总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当然安茹也没有主动的去和苏总搭话什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安茹虽然知道造成自己的不幸有他一定的原因,但是安茹还是极力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去做一些冲动的事情,说一些冲动的话。

苏总看了看眼前的三个孩子,真的是千言万语到这个时候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苏总也不知道苏妈妈在背后用了什么伎俩,使得局面成为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但是苏总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几个孩子在派出所逗留的时间少一些,果然有钱有势有名好的人办起事情来效率就是不一样。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民警就来通知安茹他们几个可以离开了,离开的时候,他们没有见到苏总,将一切的事情都置办妥当了之后,苏总就离开了,再见到几个孩子他也不知道能够说些什么,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弥补吧,弥补对这几个孩子造成的伤害。

颜夕的事情,苏总也有所耳闻了,毕竟自己的小儿子在外面风风火火的找人,这样的事情他总会知道的,苏总默默的找到了一名私家侦探,让他尽快的找到颜夕,但是不要打草惊蛇,只要保证在沐泽找到颜夕的时候她人在就对了,或许这样能弥补一点内心的愧疚吧。

第4章 找寻3

从派出所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晚上了,这样的条件,不适合开车,再说了就算开车出去找了,到了半夜也没有休息的地方,这样的话,大家就只好暂时的住了下来。

但是这样一拖再拖的节奏,显然是让沐泽的躁动更加的加剧了,只见办理住宿手续的时候,沐泽显得异常的狂躁。

这么多天了,这家伙一直都没有睡一个好觉,但是他却还是那样的亢奋,这样的亢奋是一种病态的,那种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可以好几宿都不睡觉的状态,只是现在的沐泽的暴怒情绪几乎已经是达到一个上线了,现在的沐泽就是一种疯魔状态,看见安茹他就要乱吼,因为沐泽已经完完全全将今天拖延了一天的原因怪罪给安茹了。

他觉得要不是安茹今天招惹到了不该招惹的人,今天他们早就出发了,这样的话语一出,苏逸夏的拳头就挥舞到了沐泽的脸上,一拳就将沐泽给打趴下了,这一拳头也包含了。

这几天以来大家对他忍受的极限,虽然知道这次的事件,沐泽绝对是一个受害者,但是他过度的反应早就让苏逸夏和安茹的神经已经不能再继续的绷紧下去了,所有的怨念都在这一刻爆发了!

当看着沐泽将一切的委屈都接着安茹这一个契机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候,苏逸夏的拳头也和小时候一样重重的落在了沐泽的身上,好久都没有像小时候一样的扭打在一起了,急的旁边的安茹不知道怎样将两个人拉开。

安茹只好在旁边急的直跳脚,只见两兄弟撕扯在一起,将这段时间以来的所有怨恨都爆发成力量用在手脚上,终于在两个人都没有力气的时候停了下来,安茹赶快找来紧急药箱给两人处理着伤势。

或许安茹没有注意到,在扭打完的时候,两兄弟的嘴角都有一丝丝的微笑,很细小,但是它却实实在在的存在过。

苏逸夏明白,其实自己也不是怨恨弟弟,这段时间他的压力也大,两兄弟接着这一次的打架,将这段时间以来的委屈怨恨,愤怒全部的爆发了出来,这样的话,两人的内心会平和一点。

扭打完了之后,两人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睡下了,第二天一早,出发了,出发的时候,两人就像没有打架一样,这让安茹琢磨不到,起来的时候,安茹还在想怎么缓和两兄弟的关系呢,没有想到的是,这完全是安茹多虑了。

车子缓缓的向着目的地开去,因为两人身上都有着伤,所以苏逸夏开车的速度很慢,但是慢不达标者没有希望,大家似乎都将这最后的砝码压在了这最后的一个地方,就是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也不能懈怠。

当车子驶进小镇的时候,安茹的眼眶有一点点的湿润了,这个地方,比他们先前取得里元镇还要差,小镇上的房子是破败的,镇上最高的建筑也就一栋三层楼的砖瓦房,貌似是一家条件很差的招待所。

这样的地方能住人么?

要是颜夕真的在这里的某一个村庄,那么她该如何的生活啊!

毕竟这个孩子从小是在城市里面长大的,而且还是在李氏集团这样的大家庭下长大,虽然说没有在神经上得到多少的关爱,但是至少在物质上,颜夕一向也是用的最好的东西啊,现在这样的环境,这个姑娘可怎么生活下去啊!

安茹、感慨着,车子行驶到镇上,就没有办法前行了,因为道路的状况实在是不允许车子再向前走一步,这不是用不用米其林轮胎的事情。

苏逸夏将车子找了一户有着院子的农户家挺好了之后,给了老乡一点钱,让他好好的帮自己看着车子,然后三个人徒步下来步行,看见镇上突然来了三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还不是领导视察,大家的目光也是很好奇的。

这里是出了名的贫困县,以前,那些官员为了显摆自己的功绩,或者说提现自己有多么的心里牵挂着来百姓,多半会选着这里考察,让自己树立一个为人名服务的好形象,可是这几个年轻人,一看就不是领导啊!

怎么会跑到这样偏僻的地方来呢,沐泽很是兴奋一下车就开始逮着老乡询问颜夕的下落,老乡们纷纷表示,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女子,很快沐泽的高昂斗志,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了。

这时安茹走上前去询问一位老乡,她没有直接大厅颜夕的消息,而是尽量的回想,李总给他们提供的有关颜夕爷爷奶奶的消息,因为李总也不了解颜夕的爷爷奶奶,所有他提供的资料也不是很确切,安茹精良的回想着,生怕错过了一丁点的信息,终于是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一位年纪较大的奶奶那里,安茹问道了一些端倪。

哪位老奶奶说,在这里好像是有这样的一户人家存在,只是不是在镇上,在乡下,但是乡下的路都离这里有很远的路程,而且就只能步行过去,路很不好走啊!

听到这里大家都兴奋了,不管路还不好走,现在是找到颜夕爷爷奶奶的家是最重要的,毕竟现在这是他们最后的一条线索了,沐泽叫嚣着立马要走,但是被苏逸夏给拦了下来,苏逸夏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很兴奋,或者说是更加的亢奋,但是你也不肯看看现在的时间和天气,我们好好的休整一晚上,明天一大早出发,都走到这里来了,也不怕耽搁这么一点点的时间。”

听到自己的哥哥这样说,沐泽也没有反驳什么,因为确实从刚才那位老妪的描述看来,这步行就要将近一天的时间,现在要是出发的话,三个人晚上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要是是自己也就算了,关键安茹这样的一个女孩子,不能就让人家就在荒郊野外睡着吧。

想到这里沐泽算是同意的点了点头,大家来到先前看见的招待所里,准备住下来,这里常年没有人光顾,就连前台的服务员都没有一个好脸色在哪里懒懒散散的拍打着苍蝇,沐泽他们要了三间房间住下。

可是刚一进去,安茹就被里面的味道给呛得受不了了,这是多久没有人来的状况了啊!

没有办法,安茹后者脸皮让管理员给她换了干净的床单和被套,起初这管理员还不愿意,说什么安茹他们城里人讲究多之类的,直到安茹懒得听她啰嗦直接的掏出了票子,这家伙才闭嘴,立马手上的活计就边麻利了,不经给安茹换了干净被套和床单,还将屋子里打扫了一遍。

这下,安茹才觉得这样的屋子能住人了,在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大家的经历还是比较的充足的,因为知道今天会步行很远,所以昨天晚上大家很早就休息了,希望今天有一个饱满的精神。

不过看上去还不错,大家都比较的精神,能看见沐泽的眼睛里面有一丝丝的身材,安茹已经觉得这是极致了,要恢复要以前的状态,估计这幅良药也只有颜夕了,准备好了足够的食物和水之后,大家按照哪位老奶奶指路的方向出发了。

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因为这样的路途大家都没有什么话语可说,大家不是出来郊游的,对于身旁的风景也无暇顾及,苏逸夏看着远处的山脉,心里一直默念菩萨保佑,要让这一次的找寻一定有结果,他实在是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弟弟再这样的痛苦下去了。

安茹的体力没有两位男士的好,只好慢慢的在后面走着,但是安茹没有喊过一个累字,哪怕是是在是累的不行了,她就稍稍的休息一下,然后再去追前面的两个人,就这样终于熬到了中午时分。

苏逸夏提议大家休息一下,迟一点东西再前进,沐泽同意了,毕竟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孩子,这是大家应该要照顾的,不能只顾自己,终于安茹可以休息了,只见她一下子瘫坐了下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了,她就这样靠在苏逸夏的背上休息这,沐泽递给安茹食物。

这家伙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沐泽站起来看了看远方,说道:“根据哪位阿婆的描述,我觉得应该进了,大哥你看,前面不是由一座土地庙么,翻过这个山头,再直行几百米就到了。”

此时的安茹已经是没有了力气的说道:“是不是最后的一个山头了?”

“应该是的,”沐泽说道:“如果我们没有走错路的话,翻过这个山头就应该是了。”苏逸夏看了看远处也说道,“应该没有走错路,一路上我们走来,都和哪位阿婆说的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应该不远了,子昂,我们再让安茹休息一下吧,等一会儿再前行!”

听到大家都这样肯定,沐泽也没有再说什么,让安茹多休息一会儿。

暖夏因你而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暖夏因你而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热门随机

  • 古玉收藏的门道

    若以新石器时代为始,中华之玉文化已历经八千余年,其间,虽经世事纷攘,风雨苍桑,朝代更迭,而国人崇玉好玉之风尚却至今犹存。从远古时期各具地域文化特色之玉作,至历代之继承与创新,可谓洋洋大观,即便终其一生,能手摩亲睹者又有几何?自赵宋迄今仿古之风大兴,作伪谋利者铺天盖地,真伪之间,更是令人目迷神昏。玉道之深,多少人能悟得其中三味?虽玉器不如青铜、陶瓷有“标准器”之说,然一具体至某个特定时期之玉作,从其“形”、“纹”、“工”、“沁”、“质”入手,也是有律可查的。一、观其形要点:时期不同,玉作在形制、风

  • 【中恒文创】弘扬中国文化,开拓文创未来

    中恒控股集团(中恒控股)是一家集建筑设计、建筑施工、建筑科研、国际工程、地产、金融、投资、学校、劳务、文化等混合发展的多集团产业生态;下设建设集团、产业集团、吉泰控股(金融平台)、中恒大学(文化平台)。中恒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作为集团核心企业,始创于1980年,合同额突破160亿元,产值达到120亿元,创优创杯700项,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开设分支机构55个,并向海外拓展。江西中恒文化创意产业有限公司(简称“中恒文创”),以中恒控股为直属投资,中恒大学为平台依托,立足于品牌全案服务、文化IP运营、企

  • 这么多人吐槽机雕玉,为什么它还是这么火?

    机雕一如既往被人诟病,机雕玉死板生硬,亵渎手艺人劳动成果,粗制滥造......自机雕诞生以来,关于它的争议就从来没有停止过。但这种现象,却丝毫不妨碍机雕玉在如今市场上的盛行,这说明市场对它是有需求的。今天我就带大家从多角度窥探:机雕玉凭什么上不了台面,却能大肆流行于市场呢???对于消费者来说不要跟普通消费者谈艺术性,大众在乎的只是性价比。能够一眼认出机雕和手雕的区别,除了资深行家和手雕师傅,估计大部分消费者都没这么“独具慧眼”吧!所以消费者首要关注的并不是机雕还是手雕,价格的高低还有玉石的真伪才

  • 古代句章县令张举利用两只猪巧断无头案, 令人佩服

    张举担任句章县令期间,句章县有个女人杀死了丈夫,还放火烧焯房子,假装丈夫是被火烧死的。丈夫的弟弟表示怀疑:“好端端的家里怎么会起火呢?起火了,为什么嫂子没事呢?”就告到了张举的公堂上。这个案子在于大火毁灭了证据,又没有别的人证物证,成了一个无头案,围观百姓都觉得无从下手。张举闭目思考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办法。他命手下人弄来两头猪,一只死的,一只活的,将它们放在木柴堆中焚烧。很快,活的那只猪也被烧死了。张举命人灭了火,观察后发现:“死猪口中无灰,而活猪口中有灰。这就是这个案子最大的破绽。我检查过了,

  • 童年的游戏

    童年的游戏江初昕要说童年最难以忘怀的是什么,我个人的答案就是童年里的各种精彩的游戏。过去生活单调,没有什么玩具可玩,不少玩具都是农村就地取材,亲自动手做成的。虽说单调,却也令人难以忘怀。在这些游戏当中,我最喜欢的还是捉迷藏了。捉迷藏看似简单,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智慧。倘若躲藏得掩蔽,就不会轻易被别人所发现。乡下的村庄范围大,要躲藏的地方也特别的多,柴火堆里,稻草垛中,树上草丛中无处不可以躲藏,躲藏的时候要不断更换地方,这样,才不容易被同伴捉到。有次捉迷藏,我左顾右盼,正愁没有合适的地方可躲藏,就在无

  • 东晋名将陶侃生活节俭, 提早准备, 让手下心服口服

    东晋名将陶侃出身寒门,虽然战功赫赫,但还是生性节俭,善于变废为宝,把别人丢掉的垃圾巧妙的利用起来。有一次陶侃外出,看见一个人拿着一把未熟稻谷在玩。陶侃就问他:“你在做什么?”那人还吊儿郎当的说:“走在农田边看见的,我就随手拿来玩了。”陶侃立刻勃然大怒说:“你自己不种田,还糟蹋老百姓的稻子!你知不知道老百姓有多么辛苦!”啪的一鞭子就打在那个人身上,打的他血流满面,跪地求饶。其他士兵听说了这件事,再也不敢轻易糟蹋粮食了。还有一次,陶侃命令造船官要收集木头碎屑,有多少收多少。手下人莫名其妙:“这垃圾收

  • 如何断定龙柄鸡首壶真品?-王志平

    首先我们来看下它的器型和它的年代是否相符,然后再来观察细节的地方,龙柄鸡首壶我们在历史上差不多在东晋到南北朝之间,三彩最早是在北齐出现的,但是一般来说龙柄鸡首壶是在南北朝的洪洲窑和越窑出现的比较多。这个口沿的上面有点往外撇,下面是竹节纹,这个和我们看到的南北朝的器型是比较接近的,鸡头世俗化了,并不是我们早期抽象的那种感觉,这个鸡首是有点昂着的,造型有点别扭,再看这两个系,还有上面的钉子在少数民族一种马背上的器具皮囊壶上经常可以看到,造型也是很别扭,再来看下它的釉色,这个彩非常的满,施釉到底,在整

  • 展览预告丨“尚彩·李强绘画艺术展”即将开幕

    高山流水谢导秀-碧涧流泉-中国音乐大系器乐篇-古琴由荣宝斋(香港)有限公司、美国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主办,中国国家画院艺术基金承办的“尚彩·李强绘画艺术展”将于六月二十一日在香港中环皇后大道中2号,长江集团中心3楼302室荣宝斋(香港)展厅举办。此次画展是画家李强在香港的首次个展,画家高度重视,精挑细选了各类题材的精品力作共50余幅,可以说基本呈现出画家的绘画面貌。在这些作品里我们可以感觉到画家李强于静谧中产生的冲击力,也能体会到他对自己作品寥寥数语的诠释,更能感受到画家将自己克制的爆发力绵绵不断

  • 余光中:西欧的夏天

    天气晴好,细读一篇游记,能否勾起你出行的心?旅客似乎是十分轻松的人,实际上却相当辛苦。旅客不用上班,却必须受时间的约束;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却必须受钱包的限制;爱去哪里就去哪里,却必须把几件行李蜗牛壳一般带在身上。旅客最可怕的恶梦,是钱和证件一起遗失,沦为来历不明的乞丐。旅客最难把握的东西,便是气候。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旅客。从西班牙南端一直旅行到英国的北端,我经历了各样的气侯,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此刻我正坐在中世纪达豪士古堡(DalhousieCastle)改装的旅馆里,为“隔海书”的读者写稿,

  • 乾隆三大家之一的赵翼, 年轻时也爱玩闹

    赵翼与袁枚与蒋士铨并称“乾隆三大家”,是著名的诗人和史学家。不过很多人不知道赵翼年轻时也爱玩闹。根据《北东园笔录》记载,赵翼年轻时曾经入直军机处。赵翼的同僚中有个叫陈纯祖的人,和赵翼年纪差不多,两人公务之余,无聊的时候经常玩闹。那时候没有网络游戏,他们就经常相互扳手,相互打闹,比谁的力气大。不过很明显,陈纯祖的力气大多了,经常把赵翼的手捏的通红,让赵翼苦不堪。赵翼就一直在想什么办法,来“报仇”一下。有一天,两个人又准备“打架”了。赵翼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搬过来一只凳子,说:“我等下要闭上眼睛,用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