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完整未删节版在线阅读

2017/12/28 9:03:07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
第11章 躲不掉
 秦俊鸟把手放到刘镯子的背脊上开始轻轻地抓起来,秦俊鸟看着一根横勒在她后背上的黑色带子,想起刘镯子在买乳罩时那个粉色的乳罩上就有这样的带子,原来这是刘镯子穿的乳罩。来自95lady.com

    虽然乡里的服装店都有卖这个女人穿的东西,可是龙王庙村地处偏远,女人们几乎很少与外界接触,村里大部分的女人都不愿意穿这个东西,都嫌弄个罩罩把胸脯裹起来太难受。

    可这刘镯子不一样,她是个新派女人,喜欢穿这个东西。

    刘镯子觉得秦俊鸟手劲太轻,大声说:“俊鸟你这是占我的便宜,还是给我抓痒呢。”

    秦俊鸟说:“当然是给你抓痒了。”

    刘镯子说:“你用点力气,好像没吃饱饭一样。”

    秦俊鸟的手上加大了力气,刘镯子很舒服地哼了一声,身子也跟着扭*动了几下,她这一扭,前边那黑色的乳罩就被秦俊鸟看到了,看着半边被乳罩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肉峰,秦俊鸟的下身一下子就顶了起来。

    刘镯子的手又向后指了指,说:“向下边一点儿。版权95lady.com

    刘镯子这一指胳膊无意间碰到了秦俊鸟顶起来的那个东西,刘镯子好奇地说:“这是什么东西呀,硬邦邦的。”

    刘镯子说完已经想到了那是什么东西,她急忙回过头来,看着涨红脸的秦俊鸟,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拧了一下,抿嘴笑着说:“俊鸟,你干啥呢,心里动什么歪心思呢?”

    秦俊鸟赶紧把脸转到一边,不好意思地说:“我心里没打什么鬼主意。”

    刘镯子笑着说:“看你那个没出息的样,我是过来人,你瞒不过我的眼睛。”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我真没打什么鬼主意。”

    刘镯子说:“俊鸟,我问你,你跟女人弄过那种事儿没有。”

    秦俊鸟问:“弄哪种事儿?”

    刘镯子瞪了他一眼,说:“你是真傻啊还是装傻,男人跟女人还能弄什么事儿。”

    秦俊鸟摇摇头,说:“没弄过。推荐95lady.com

    刘镯子一撩衣襟就把上衣给脱了,然后转过身来,盯着秦俊鸟,笑着说:“那想不想跟我弄那事儿?”

    秦俊鸟看着刘镯子那对被乳罩兜得浑圆的肉峰,还有那一条深深的肉沟,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

    刘镯子见秦俊鸟有了反应,说:“你要想跟我弄那事儿也没什么,不过你得给我一百块钱,我的身子可不能让你白弄。”

    秦俊鸟虽然很想尝尝刘镯子那熟透了的身子究竟是个啥滋味,可是一听刘镯子说的话,他就觉得刘镯子这个女人很脏,要跟弄那种事儿还得拿一百块钱,她不就是在卖屁股吗?

    不过秦俊鸟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刘镯子。刘镯子的男人是个酒鬼,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一回家就跟她要钱喝酒,她要是不给就打她,刘镯子受不了她男人的打就得出去给他弄酒钱,她一个女人想要弄钱,除了靠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

    秦俊鸟把目光从刘镯子的身上移开,说:“镯子嫂子,你的痒痒我也给你抓完了,我看我们还是回村吧。”

    刘镯子愣了一下,没想到秦俊鸟居然不上钩,她说:“咋,你不喜欢我的身子。”

    刘镯子说完,两条白花花的胳膊就缠上了秦俊鸟的脖子,她胸前的两个肉峰不停地秦俊鸟的胸前磨蹭着,弄得秦俊鸟手忙脚乱的。95女性网

    秦俊鸟猛地一把推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我们不能这样。”

    “咋不能,我说能就能。”刘镯子又凑了过来,一伸手把乳罩后面的卡扣解开,然后把乳罩拿掉,她那两个雪白丰满的肉峰就暴露在了秦俊鸟的眼前。

    秦俊鸟这个时候很想把眼睛闭上,可是刘镯子的两个肉峰就像两块磁石一样把的目光牢牢地吸引住了。

    刘镯子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肉峰,眯缝着眼睛,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好好看看,我的身子比起村里那些没嫁人的姑娘没差哪去。”

    秦俊鸟的下身的那跟神经猛地一阵抽*动,有种麻麻痒痒的感觉。

    刘镯子知道秦俊鸟快有些忍不住了,她将两个手指夹在如花生米大小的肉疙瘩上,很享受地哼哼了几声。阅读95lady.com

    秦俊鸟的身子猛地一阵颤栗,全身跟被火烧了一样。他喘着粗气看着刘镯子,伸手在刘镯子的肉峰上狠狠地捏了一把,刘镯子痛得叫了一声。

    秦俊鸟再也忍不住了,抱着刘镯子的身子开始摸起来。

    就在秦俊鸟伸手要去脱刘镯子的裤子时,在离他们两个人不远的地方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咳嗽声。

    听到这咳嗽声,秦俊鸟和刘镯子都是一惊,两个人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一听有人在附近,刘镯子急忙穿好衣服,秦俊鸟也吓得脸色一变,紧张地向高粱地的四处看了看,可是连个鬼影都没看到。

    两个人急忙出了高粱地,路上也没有什么过路人,很显然那个人还在高粱地里。

    秦俊鸟跟刘镯子钻高粱地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显然那个在高粱地里咳嗽的男人什么都看到了,而且这个人还认识秦俊鸟和刘镯子。95女性网

    秦俊鸟跟刘镯子钻高粱地的事情很快就传到了孟水莲的耳朵里,孟水莲心想不能让秦俊鸟这样胡闹下去,他年纪也不小了,该给他找个媳妇了。

    于是,孟水莲就托村里的媒婆韩巧嘴在乡里打听谁家没嫁出去的姑娘给秦俊鸟介绍一个,可是女方家一听说是给秦俊鸟介绍对象,都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韩巧嘴正在发愁的时候,一户人家主动找到了她,要把自家的女儿介绍给秦俊鸟。

    这户人家就是窑厂村的苏家。苏家的姑娘叫苏秋月,上边有一个哥哥,下边有两个妹妹。

    要说苏秋月的长相没得挑,可她已经二十三了还没有嫁出去。

    农村人结婚早,别的姑娘在她这个岁数,孩子都生了。而她之所以还没有结婚,是因为她的名声不好。乡里人都传她是个大破鞋,跟多少个男人有过那种事。

    农村人封建,要不是家里实在没办法,谁愿意让自己家的儿子娶个破鞋当媳妇。可是苏秋月到底有没有跟男人弄过那事儿,谁也没见过,这样一来就把苏秋月的婚事给耽误了。

    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一听说韩巧嘴要给秦俊鸟介绍对象,就找到韩巧嘴,想把苏秋月嫁给秦俊鸟,韩巧嘴当即与他一拍即合,把话递给了孟水莲。

    孟水莲当即决定让两个人见上一面,孟水莲的老伴死的早,她那两个亲生儿子秦俊山和秦俊河都已经订了婚,家里面为了给两个儿子拿财礼钱几乎都已经一穷二白了,再加上秦俊鸟平时一副傻里傻气的样子,有姑娘愿意嫁给他那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

    孟水莲乐得嘴都合不上了,她急忙来找秦俊鸟,把相亲的事情告诉他。

    孟水莲来时,秦俊鸟正在门前洗衣服,孟水莲说:“俊鸟,你进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哎,妈。”秦俊鸟放下手里的衣服,跟着孟水莲进了屋。
第12章 山中救人
孟水莲坐到炕上,笑着说:“俊鸟,你也老大不小了,该娶个媳妇了。我托人在窑厂村给你介绍了个姑娘,明天你跟我去相看相看,女方虽然名声不太好,可是咱家没钱,你上边还有两个哥哥,人家能跟你,能给咱生儿育女,咱就烧高香了。可不能挑人家。”

    秦俊鸟想了想,点头说:“妈,我听你。”

    孟水莲说:“那好,我这就给人家回话,等你把地里的活忙了,咱就跟女方见上一面。要是女方没啥问题的话,等秋底你两个哥哥结完婚,娘就给你操办婚事。”

    秦俊鸟乐呵呵地说:“我都听妈你的。”

    孟水莲又嘱咐了秦俊鸟几句,就回去跟韩巧嘴商量秦俊鸟和苏秋月见面的事情了。

    一听说要给自己娶媳妇,秦俊鸟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跟苏秋月见面的事情很快就定了。跟苏秋月见面这天,秦俊鸟早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最好的一套衣服找出来穿上,又把头发洗了洗,还跟冯寡*妇借了发胶喷在头上。

    秦俊鸟收拾完了,孟水莲和韩巧嘴也来了,三个人一起去了窑厂村苏秋月家。

    苏秋月家就在村口,院子很大,正房是三间宽敞的大瓦房,院子大门敞开着。

    秦俊鸟跟着孟水莲和韩巧嘴进了院子,心里忽然跳的很厉害。

    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时笑着迎了出来,把三个人往屋里让:“韩家婶子,你们来了,快进屋。”

    韩巧嘴向屋里看了看,笑着说:“来了,秋林,你妹子在家里头了?”

    男人说:“在呢,今天给她相亲,她咋能不在。”

    这个男人就是苏秋月的哥哥苏秋林。

    几个人先后进了堂屋,在进屋之前,苏秋林不动声色地仔细打量了秦俊鸟几眼。

    堂屋里对着门口站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一看到这个姑娘秦俊鸟的眼睛就直了。

    这个姑娘个子中等,长着一张粉嫩嫩的瓜子脸,眉清目秀,唇红齿白,就跟画上的七仙女一样。一对肉峰挺的就跟小山一样,腰细的就像那新发的柳条。这个漂亮的姑娘就是苏秋月。

    秦俊鸟直勾勾地看着苏秋月,不由自主的咽了几口口水,心想自己要是能娶上这样漂亮的媳妇就是少活十年都值得。

    堂屋里还坐着苏秋月的爹娘,这两个老人都是老实厚道的庄家人,一看到秦俊鸟他们三个人走进来,两个老人先后站了起来。

    韩巧嘴给男女双方和两家的老人互相做了介绍,两家老人客套了几句,就去了另一个房间,就把秦俊鸟和苏秋月单独留在了堂屋里,这样安排当然是为了让秦俊鸟和苏秋月能互相了解了解,彼此说说话。

    秦俊鸟很想跟苏秋月说些什么,可是心里非常紧张,不停地搓着双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倒是苏秋月先说话了,她问:“听说你今年二十?”

    秦俊鸟点点头说:“嗯。”

    苏秋月说:“我今年二十三,比你大三岁。”

    秦俊鸟笑着说:“我妈说女大三抱金砖,女人大点儿好,懂得疼人。”

    苏秋月又问:“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你想跟我结婚吗?”

    秦俊鸟想都没想,就回答说:“想,当然想了。”

    苏秋月盯着他的眼睛问:“我可是乡里人都知道的破鞋,你不嫌弃我吗?”

    秦俊鸟笑着说:“不嫌弃,我就怕你嫌弃我。”

    苏秋月问:“你想跟我结婚,是不是就因为我长得好看?”

    秦俊鸟没有回答,而是痴痴地看着苏秋月,他脸上的眼神已经替他回答了苏秋月。

    苏秋月说:“你回去准备准备吧,我同意跟你结婚。”

    “真的?”秦俊鸟简直有点不敢相信,没想到苏秋月这么痛快就答应嫁给他。

    苏秋月说:“你回去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挑个好日子,我们就把婚事办了。”

    秦俊鸟激动地说:“中,我回去马上就准备。”

    秦俊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娶上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回到家后高兴的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

    很快两家人就把秦俊鸟和苏秋月的婚事给定了下来。

    秦俊鸟要娶苏秋月的事情很快就在乡里传遍了,乡里人都说苏秋月是乡里的头号大破鞋,秦俊鸟娶个破鞋当老婆,他就是乡里第一号的活王八。别人怎么说秦俊鸟根本不在乎,他满心欢喜地等着娶苏秋月过门。

    天气很快就转凉了,地里的庄稼也熟了。

    秋收完了之后,孟水莲先给大儿子秦俊山办了婚事,没过多久又给二儿子秦俊河办了婚事,孟水莲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她怕苏秋月反悔,这样就可以早点给秦俊鸟办婚事,以免夜长梦多。

    这天天刚见黑,秦俊鸟正打算烧火做饭,廖小珠和廖大珠一人夹着一个行李卷走了进来。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一副落难的样子,好奇地问:“大珠,小珠你们这是咋了,咋跟要逃荒似地。”

    廖小珠说:“俊鸟,我和我姐可能要在你家里住上几天。”

    秦俊鸟一听说这姐妹俩要在他家里住,有些为难,要是以前他巴不得两个人能在他家里住,可是现在他已经订了亲,他怕苏秋月知道了会不高兴,万一她一生气提出来要退婚,那他可就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廖大珠见他有些不情愿,可怜巴巴地说:“俊鸟,我们要不是逼不得已,也不会到你家里来住,昨天有两个坏人摸了进了家里,要不是我和小珠发现的早,我们就遭殃了,这几天我爸不在家,我们先在你家里住几晚上,等我爸一回来,我们就回家去。”

    秦俊鸟见两个人挺可怜的,就点头答应了。

    自从上次廖金宝被打伤住院以后,廖大珠和廖小珠就不到瓜地看瓜了,秦俊鸟本来以为姐妹两个住在那个四下透风的窝棚里会有危险,没想到这个人住在家里会遇到坏人,看来越是安全的地方越危险,越在危险的地方越安全。

    秦俊鸟因为白天干活干的累了,所以他就早早的就睡下了。

    睡着之后,秦俊鸟做了梦,在梦里他又梦见石凤凰了,梦见石凤凰跟了城里的一个有钱男人,还跟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后来他就被尿给憋醒了。

    秦俊鸟从炕上爬起来,跑到屋外的狗窝旁撒了一泡尿,这时他忽然听到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说话声从离房子不远的仓房里传来。

    这个仓房是秦俊鸟前一阵子刚刚盖好的,准备过几天打粮的时候装粮食用的,现在里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秦俊鸟心想她们两个跑到仓房里去干什么,他好奇地走过去,仓房前后的窗户都被姐妹俩用花布给挡上了,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这也难不倒秦俊鸟,仓房的山墙上还有一个换气孔,这个换气孔是为了防止粮食受潮而留的。

    秦俊鸟趴在换气孔上往仓房里看。仓房里面亮着灯,只见廖大珠和廖小珠两个人都光着身子,廖大珠拿着一块白手巾在一个洗脸盆里洗了洗,然后拧了几下,把水拧干净后轻轻地在廖小珠白*嫩的屁股上擦了起来。
第13章 谁规定女人不能进
廖小珠说:“姐,这几天爸不在家,我们连澡都不敢洗,就怕后院的那个蒋光头偷看,身上真是脏死了。 ”

    廖大珠说:“我们这回搬到俊鸟他家来住,我看他怎么偷看。”

    廖小珠说:“你以为搬到俊鸟就没事儿了,你别看俊鸟呆头呆脑的,心里比谁都明白,说不定这会儿他就在外头偷看呢。”

    廖大珠笑了几声,说:“放心吧,姐,我们把窗户都挡严实了,他就算想偷看也看不到啥。”

    廖大珠给廖小珠擦完了身子,廖小珠又给廖大珠擦起身子来。

    秦俊鸟看着廖大珠和廖小珠如白绸缎一样光滑细嫩的身子,两个人浑圆坚*挺的双*峰,还有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他的下身高昂地抬起头起来。

    廖大珠和廖小珠不但人长得好看,身子更好看,可惜就是仓房里的灯太暗了,看的不过瘾,秦俊鸟真后悔当初没安个度数大一点的灯泡。

    廖小珠手里的毛巾在廖大珠的身上随着她身体的曲线而上下移动,廖小珠伸出另一只手在她的身上摸了摸,笑着说:“姐,你的身子真好看。”

    廖大珠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说:“好看有啥用,又不能当饭吃。再说你的身子也不差,你没看到村里那些没娶媳妇的小伙子见到你眼睛都直了。”

    廖小珠撇撇嘴,说:“那些人我都没看上眼,他们就算看也白看。”

    廖大珠叹了口气说:“姐知道你心气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眼。可是咱俩的命不好,咱爸一天就知道赌钱,他哪天要是输急了说不定就会把我们两个给卖了。”

    廖小珠抬高声音说:“他敢?别说我不认他这个爸。”

    廖大珠说:“你认不认他,他都是咱俩的爸,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廖小珠说:“他要是敢把我给卖了,我就跑,跑的远远的,让他永远也找不到我。”

    廖大珠长长地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秦俊鸟看着两个人勾人的身子,全身上下就跟要冒火一样,下身的东西更是绷得难受,弄得秦俊鸟没办法只好在墙上蹭了几下。

    仓房里廖小珠给廖大珠擦完了身子,两个人开始穿衣服,秦俊鸟怕被两个人发现,急忙又跑回屋子里,然后把被子蒙在脑袋上装睡。

    很快,廖大珠和廖小珠进了屋子,两个人没有说话,铺好被子就躺下来睡了。

    秦俊鸟可就苦了,折腾了半夜才睡着。

    第二天,廖大珠和廖小珠很早就起来了,一个生火一个做饭,等秦俊鸟起来时,两个人已经把饭菜端上桌了。吃过了饭,廖大珠和廖小珠就回家了。

    秦俊鸟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就想下地里去看看他种的那片玉米怎么样了,这片玉米已经收完了,金灿灿的玉米棒子一堆一堆在堆地里,这些玉米怎么也能卖上三四千块钱,到时候他跟苏秋月结婚的钱就有了,秦俊鸟在心里得意地盘算着。

    “俊鸟大侄子,你咋这相看啥呢?”廖金宝贼头贼头地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向秦俊鸟走过来。

    秦俊鸟笑着说:“是金宝叔啊。”

    廖金宝说:“俊鸟,听说你跟窑厂村的苏秋月定亲了。”

    秦俊鸟点点头,说:“嗯,是我妈做的主。”

    廖金宝咂咂嘴,说“你以前不是跟我说你喜欢我家小珠的吗?怎么又跟那个破鞋苏秋月凑到一起去了,那苏秋月是啥东西你没听说吗,你这没结婚就戴上了顶绿帽子,我都替你抬不起头来。”

    廖金宝说的话虽然让秦俊鸟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笑了笑,说:“那都是别人瞎说的,我不信。”

    廖金宝又问:“大侄子,我想问你一句,你还喜欢我家小珠不?”

    秦俊鸟说:“喜欢,可我知道我配不上小珠,喜欢也是白喜欢。”

    廖金宝说:“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能拿出五千块钱的财礼钱,小珠的婚事我可以做主,你可以不用娶那个破鞋。”

    秦俊鸟说:“金宝叔,这婚事我妈已经跟苏家定好了,要是反悔的话,我咋向我妈交代。”

    廖金宝说:“俊鸟,这事情你可要想好了,那苏秋月可是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过的破鞋了,我家小珠还是个黄花闺女,这哪头轻哪头重,你仔细掂量一下。”

    秦俊鸟有些被廖金宝说动了,他说:“叔,这事儿可不是小事儿,你容我再想想。”

    廖金宝一见有门,就趁热打铁地说:“俊鸟,我家小珠那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姑娘,全乡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她呢,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要不是我现在手头缺钱,你就是给我五万,这样的好事儿都轮不到你这个傻蛋的头上。”

    廖金宝说完背着手,一边唱着小曲一边向栗子沟村的方向走去。

    秦俊鸟琢磨着廖金宝说的话,也觉得如果苏秋月真是个破鞋的话,那他还不如娶廖小珠。但他转念又一想,乡里人都说苏秋月是破鞋,苏秋月自己也说自己是破鞋,可她究竟是不是破鞋,自己毕竟没有亲眼看见,他忽然萌发了一个念头,他想去窑厂村看看苏秋月到底有没有跟别的男人上炕睡觉。

    就在这时,秦俊鸟的身后传来了一阵拖拉机的声音,他回过头去,只见孟庆生开着拖拉机拉着两头大肥猪从村里出来。

    在拖拉机开到秦俊鸟的面前时,孟庆生把拖拉机停了下来,他笑着说:“俊鸟,听说你要娶媳妇了。”

    秦俊鸟说:“快了,到时候庆生哥你可要到家里来喝喜酒啊。”

    孟庆生说:“放心,我一定去。倒时候我还要闹洞房哩。”

    接着,孟庆生又说:“俊鸟,我有个事情想求你帮帮忙。”

    秦俊鸟说:“庆生哥,啥求不求的,你想让我做啥就直说。”

    孟庆生说:“那好,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了,咱家你嫂子刚刚生了孩子,可是没有奶水,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抓几条鲫鱼给你嫂子下奶。”

    秦俊鸟说:“我知道了,我一定给你多抓几条。”

    孟庆生说:“那我先替你嫂子谢谢你了,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养猪在行,抓鱼就外行了。”

    秦俊鸟说:“庆生哥跟我你还说啥谢字,我保证给你抓几条活蹦乱跳的大鲫鱼,到时候一定给你家嫂子催下奶水来。”

    孟庆生笑着说:“那好,我还要去窑厂村给三迷糊送肥猪,我们回头再说。”

    秦俊鸟一听说孟庆生也要去窑厂村,眼睛一亮,说:“庆生哥,正巧我也要去窑厂村,你能捎上我不?”

    孟庆生点点头,说:“中,上车吧。”

    秦俊鸟坐着孟庆生的拖拉机到了窑厂村的村口就下了车,他不想被别人瞧见,只想悄悄地到苏秋月的家看一看她究竟是不是个破鞋。

    苏秋月家院子的东面有一个斜坡,坡上有棵一人多粗的杨树,秦俊鸟上了斜坡,把身子躲到杨树后向苏秋月家的院子里观望着。
第14章 两个骗子
斜坡的地势比苏秋月家要高出很多,所以苏秋月家院子里的情况秦俊鸟能看的一清二楚。

    院子里,苏秋月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地头洗衣服,她爸坐在离她不太远的一个石墩子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袋。

    苏秋月她爸抽完一袋烟,把烟袋锅在石墩子使劲地磕了几下,说:“秋月,你真打算嫁给那个秦俊鸟?”

    苏秋月说:“嫁给那个秦俊鸟也没有什么不好,我他挺老实的,女人嫁男人不就图能过个安稳日子吗。”

    苏秋月他爸犹豫了一下,说:“麻乡长昨天又托人来捎话了,说你要是愿意嫁给他家的麻铁杆,他就把你弄到乡里当干部。”

    苏秋月抬头看了她爸一眼,冷笑着说:“让我嫁给那个猪狗不如的麻铁杆,他做梦去吧。麻铁杆是什么东西全乡的人谁不知道,我就是守一辈子活寡也不会嫁给他的。”

    苏秋月她爸叹了口气,说:“真是个犟种,就依你好了,嫁给那个秦俊鸟,有你哭的时候。”

    听到这里秦俊鸟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自己就真的配不上苏秋月吗?

    苏秋月又说:“我哭也好,我乐也好,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反正一句话,让我嫁给那个麻铁杆,门儿都没有。”

    苏秋月他爸从石墩子上站起身来,背着手向院子外走去,这时苏秋月她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说:“他爸,这眼看就要吃饭了,你要干什么去?”

    苏秋月他爸没好气地说:“我不饿,我心里憋得慌,出去走走还不行吗。”

    苏秋月她妈讨了个没趣,小声嘟囔着说:“这头老倔驴,我又没惹着你,说起话来怎么阴阳怪气的。”

    这时,苏秋林肩上扛着一把铁锹进了院子,看样子是刚干完活回来,他还无意中向秦俊鸟这边看了一眼,秦俊鸟急忙蹲下身子,生怕被苏秋林看见。

    苏秋林进门就问:“妈,我爸是咋了,我看他好像心气不顺。”

    苏秋月她妈说:“他心气不顺能咋样,我们还不是一样吃饭。”

    苏秋林看了他妈一眼,又看看苏秋月,苏秋月冲他使了个眼色,苏秋林不再说话进屋去了。

    苏秋月她妈接着又对她说:“秋月,你哥回来了,别洗衣服了,进屋吃饭,一会儿吃完了饭再洗。”

    “哎。”苏秋月答应了一声就跟着苏秋林和她妈进屋吃饭了。

    秦俊鸟一见院子里没了人,就往家走去,自己看了这么长时间,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后来又一想,自己真是没脑子,男人和女人弄那种事儿都是在晚上,自己大白天跑到这来当然是什么也看不到了。

    秦俊鸟答应要给孟庆生抓几条鲫鱼好给他的媳妇下奶,吃过早饭后他就去了西梁河边。

    秦俊鸟从小在西梁河边长大,抓个鱼摸个虾没有什么难的,所以不到小半天时间他就抓到了五六条鲜活的鲫鱼。

    秦俊鸟把抓上来的鲫鱼都放到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水桶里,打算给孟庆生直接送过去。

    这时,他忽然看见刘镯子端着一个洗衣盆从村里出来,她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直奔西梁河边走来。

    秦俊鸟急忙拎起水桶,他想躲开刘镯子。不过他看到刘镯子的时候,刘镯子也看到了他。

    刘镯子见秦俊鸟要走,加快脚步走过来,大声地说:“俊鸟,你站住,你看我来了躲啥。”

    秦俊鸟一看没法躲了,只好笑了笑,硬着头皮说:“镯子嫂子,我没躲,我就是着急把这新抓的鲫鱼给庆生哥送去。”

    秦俊鸟的话当然骗不了刘镯子,刘镯子撇撇嘴,没好气地说:“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拿这种鬼话来骗我,我问你,你躲着我是不是害怕了?”

    秦俊鸟心虚地说:“害怕,我怕啥?”

    刘镯子冷哼了一声,走到秦俊鸟的面前,说:“你说你怕啥,你跟我钻高粱地的事情被别人给看见了,现在全乡都在传咱俩的事情,你是怕被我男人知道了找你算账。”

    秦俊鸟的脸色一变,不敢看刘镯子,像犯了错误的小孩子一样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刘镯子忽然一笑,说:“你放心,我家那个缺德的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喝完了酒就躺在炕上睡觉,他才没心思管我的事情呢,只要有酒喝,就是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把我给睡了,他都不会拦着的。”

    听刘镯子这么说,秦俊鸟一颗揪着的心才稍微地宽了一些,他说:“镯子嫂子,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给庆生哥送鲫鱼去了,他媳妇还等着这鲫鱼催奶呢。”

    刘镯子见秦俊鸟要走,身子拦在他的身前,一对丰满高*耸的肉峰差点就撞到了秦俊鸟的胸口。

    刘镯子大声说:“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秦俊鸟无奈地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你还有啥事儿啊?”

    刘镯子把半边脸送到秦俊鸟的嘴边,笑着说:“你亲我一下。”

    秦俊鸟把身子向后退了两步,为难地说:“镯子嫂子这不好吧,万一让村里人看见又要说咱俩的闲话了。”

    刘镯子有些不高兴了,拉下脸来说:“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你忘了你在高粱地里都对我干了啥了,那个时候也没见你这么软蛋。”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高粱地里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对你那样。不过以后我不会了。”

    刘镯子说:“为啥?”

    秦俊鸟说:“我已经定亲了,我不能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

    刘镯子“格”“格”地大笑起来,笑够了才停下来说:“你可真够傻的,那个苏秋月是个大破鞋,这是全乡人都知道的事情。也就是你还把她当个宝贝。人家呀早就跟别的男人风流快活够了,才来找你这个冤大头,说不定是她怀上了哪个男人的野种,让你给那个野种当爹哩。”

    秦俊鸟有些生气了,他瞪起眼睛说:“她不是破鞋。”

    刘镯子说:“她不是破鞋,我是破鞋行了吧。人家把你当猴耍,你还把人家当好人,有你后悔的时候。”

    秦俊鸟的心里有些乱了,虽然嘴上对苏秋月说他不在乎她是个破鞋,可是在心里头他是还是非常在乎的,有谁能愿意自己娶的媳妇是个人人瞧不起的破鞋呢?

    秦俊鸟拎着水桶,皱着眉头想着心事走了,没有再搭理刘镯子。

    秦俊鸟回到家时,廖大珠和廖小珠没有在家里,她们两个几乎都是白天回自己家,到了晚上才来睡觉。

    秦俊鸟把水桶放在厨房的水缸旁,然后一头倒在炕上,眼睛望着顶棚,想着刘镯子刚才说的话,又想起苏秋月那张俊俏的脸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时,房门一开,大甜梨拎着一个皮包喘着气走了进来,秦俊鸟以为是廖家姊妹,就没在意。

    大甜梨见秦俊鸟像死人一样躺在炕上,也不看她,抬脚在秦俊鸟的腿上踢了一下,说:“你想什么美事儿呢,我来了你也不知道吭一声。”
第15章 白给都不要
秦俊鸟急忙坐起来,一见是大甜梨,意外地说:“你咋来了?”

    大甜梨白了他一眼,说:“我咋就不能来,你凤凰姐让我来看看你。”

    秦俊鸟一听说是石凤凰让大甜梨来看他的,眼睛一亮,笑着说:“凤凰姐她还好吧?”

    大甜梨说:“好着呢,她现在可是过着神仙一般的好日子,有洋房住有票子花,还有小汽车开。”

    “凤凰姐过的好就好。”知道石凤凰过的好,秦俊鸟也就放心了。

    大甜梨把手里的皮包扔到炕上,说:“这是你凤凰姐给你带的东西,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秦俊鸟没有看皮包里的东西,说:“凤凰姐,什么时候能回村里来?”

    大甜梨笑着说:“咋了,你想她了?”

    秦俊鸟脸一红,没说话,默认了。

    大甜梨一屁股坐到炕上,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说:“走了这么远的山路,我渴了,快给我倒杯水喝。”

    “我这就给你倒水。”秦俊鸟下炕去厨房找暖壶给大甜梨倒水。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端着一碗热水进了屋。这时,大甜梨已经把外套脱了,里面只穿着一个紧身的毛衫,而且领口开的很大,两个白花花的肉峰几乎是半露在外边,一条窄窄的肉沟看得秦俊鸟心慌意乱。

    大甜梨接过水碗,一口气喝了半碗水,大甜梨虽然已经在城里生活多年,可是大大咧咧的脾气一直都没有改,更谈不上什么修养了。要不是穿了一身好看的衣服,她跟那些粗俗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两样。

    大甜梨放下水碗,接连打了几个呵欠,用手揉揉了眼睛,说:“俊鸟,我昨晚没睡好,在你家里睡一会儿,等天黑了叫我。”

    秦俊鸟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秦俊鸟给大甜梨拿了个枕头,又给她在身下铺了一床干净被子,大甜梨躺在炕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秦俊鸟看着大甜梨的身子,心里忽然如百爪挠心一样痒痒。

    大甜梨这几年在城里住着,别的变化没有,就是肉皮比村里的女人白了也嫩了。

    尤其是她那对圆滚滚肉呼呼的肉峰,看着就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这时,大甜梨翻了个身,侧着的身子正好把她身体的曲线显露出来。

    秦俊鸟把目光从大甜梨的身上移开,尽量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

    秦俊鸟走到厨房,看着放在水缸旁的水桶里的鲫鱼,走过去拎起水桶向孟庆生家走去。

    到了孟庆生家后,孟庆生家的大门紧锁,秦俊鸟叫了几声,也没人答应。

    秦俊鸟一问旁边的邻居才知道,孟庆生的孩子病了,他开着拖拉机带着媳妇孩子去乡里看病了。

    秦俊鸟把鲫鱼放到孟庆生的邻居家,让他交给孟庆生,然后一个人往家走去。

    回到家时,大甜梨还躺在炕上睡着,秦俊鸟看着大甜梨那两个鼓胀饱满的肉峰,心里又不安分起来,全身上下更是一阵难耐的燥*热。

    秦俊鸟到厨房里打了一盆凉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走到屋外劈起柴禾来。

    天快黑的时候,秦俊鸟走进屋里,叫了大甜梨一声:“梨子姐,醒一醒,天快黑了。”

    大甜梨“嗯”了一声,轻轻地翻了个身,现实是睡意正浓,不愿意起来。

    秦俊鸟又叫了一声:“梨子姐,你该醒醒了。”

    大甜梨还是没有醒,秦俊鸟坐到炕边伸手在大甜梨的小腿上轻轻地摇了一下,说:“梨子姐,你醒醒,醒一醒。”

    大甜梨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睡眼朦胧地看着秦俊鸟,伸出一个胳膊,打了个呵欠,说:“俊鸟,你拉我一把。”

    “嗯。”秦俊鸟站起来伸手去拉大甜梨,他的手刚碰上大甜梨的手,大甜梨忽然一把握住他的手,用力一拉,秦俊鸟没想到大甜梨会来这一手,身子一下子就扑在了大甜梨软绵绵的身上。秦俊鸟的脸也贴在了大甜梨的脸上,他没想到大甜梨的脸非常光滑,就跟绸缎一样。

    大甜梨的双手顺势搂在了秦俊鸟的脖子上,笑着说:“俊鸟,现在屋子里就我们俩个,你想不想跟我弄那事儿?如果你想的话,我愿意把身子给你。”

    秦俊鸟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大甜梨那一对弹性十足的肉峰就顶在他的胸膛上,秦俊鸟有种麻酥酥的感觉,全身就跟要飘起来了一样。

    大甜梨伸手在秦俊鸟的下身摸了一下,说:“你不会不懂怎么跟女人弄那种事儿吧。”

    秦俊鸟喘着粗气说:“谁说我不懂。”

    大甜梨的手在秦俊鸟的身上很有技巧地抚弄着,秦俊鸟被他弄得非常舒坦,一双手也不老实地在大甜梨的身上摸索起来。

    大甜梨咬着红艳艳的嘴唇,说:“凤凰说你还小,我倒想看看你到底什么地方小。”

    看着身下大甜梨勾人的身子,秦俊鸟几乎要丧失掉最后的一点儿理智,他的心里在激烈地挣扎着。

    忽然,屋外传来廖大珠和廖小珠的说笑声,秦俊鸟心头被大甜梨燃起的火苗一下子就熄灭了,他急忙从大甜梨的身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大甜梨急忙把自己的外衣穿好,毕竟两个人刚才干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要是被廖大珠和廖小珠撞见了两个人就丢死人了。

    这时,廖大珠和廖小珠先后走进了屋里,廖大珠和廖小珠一见大甜梨在屋里都有些意外。

    廖大珠笑着说:“梨子姐,你咋到这儿来了?”

    大甜梨也笑笑,说“许你们两个人来,就不许我来呀。”

    廖大珠急忙解释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没人稀罕到这里来。”

    大甜梨说:“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凤凰让我给俊鸟带了些东西,我给他送过来。”

    廖小珠一听是石凤凰让大甜梨给秦俊鸟带东西来,问道:“梨子姐,凤凰姐在城里咋样,他们都说城里人过的生活比我们村里人滋润多了,喜欢吃啥就吃啥,喜欢穿啥就穿啥。”

    大甜梨说:“要说吃穿城里是比我们村里强,挣钱也比我们村里人容易些,不过城里也不是啥都好。”

    廖大珠愣了一下,问:“咋,梨子姐,城里也有不好的地方?”

    大甜梨说:“城里不好的地方多着哩,等你们以后有机会进城就知道了。”

    大甜梨又跟廖大珠和廖小珠说了会儿城里的事情,借故要回家吃饭就走了。

    尽管大甜梨说城里不是什么地方都好,廖大珠和廖小珠对城里人的生活还是很羡慕。

    廖小珠说:“姐,以后我也要嫁个城里人,过上城里人的好日子。”

    廖大珠笑着说:“你想得美,就是不知道人家那城里人能不能看上你这个山里的土包子。”

    廖小珠说:“我就不信城里的姑娘个个都是天仙,就没有比咱俩长得丑的。再说土包子咋了,要没有我们这些土包子种粮,城里人吃啥喝啥,没吃的没喝的,他们城里人还不得都饿死。”
第16章 娶个媳妇不让碰
廖大珠笑着说:“你这张嘴呀比刀子还厉害,那城里的小伙子要是见了你还不得全都吓跑了啊。”

    秦俊鸟笑着插话说:“我看小珠挺好看的,城里那些小伙子见了肯定不会跑的。”

    廖小珠得意地说:“还是俊鸟会说话,一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好好奖励你一下。”

    晚饭是廖小珠做的,她不但炒了鸡蛋,还炖了蘑菇,三个人美美地吃了一顿饭。

    第二天秦俊鸟找孟庆生帮忙用他的拖拉机把堆在地里的玉米拉回来,然后平摊着晒在院子里。

    秦俊鸟看着这些玉米心里就美滋滋的,因为这些玉米能变成他结婚的钱。等过几天把这些玉米卖了他就能娶苏秋月过门了。

    一想到苏秋月很快就要成为他朝夕相伴的媳妇了,秦俊鸟的心里就有些激动,虽然对于苏秋月破鞋的名声秦俊鸟的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但是一想起苏秋月那张俏脸,秦俊鸟觉得娶苏秋月当媳妇还是值得的。

    这几天廖大珠和廖小珠一直没有来秦俊鸟家里住,不过她们的行李还都放在秦俊鸟家,秦俊鸟那天在村口看到廖金宝了,想必是廖金宝回家住了,所以她们两个就在家里住了,不用到他家里来了。

    对于廖大珠和廖小珠的事情他并不太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苏秋月。

    这天,秦俊鸟正在家门口干活,眼看着就快要跟苏秋月结婚了,所以他想把家里屋外好好地整修一下,把有些东倒西歪的土墙加固加高,这样让外人看起来不至于太寒酸。

    眼看着活就要干完了,这时一个人走到了秦俊鸟家的院门口。

    这个人个子不太高,长得又黑又瘦,一双三角眼滴溜溜地乱转,一看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这个人冲着秦俊鸟笑了笑,龇着一口黄牙,问道:“你就是秦俊鸟?”

    秦俊鸟点点头,一脸困惑地看着这个人,说:“对,我就是秦俊鸟。”

    这个人走到秦俊鸟的面前,上下打量了秦俊鸟几眼,说:“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麻铁杆。”

    “麻铁杆”这个名字秦俊鸟并不陌生,秦俊鸟问道:“你就是麻乡长的儿子麻铁杆?”

    麻铁杆得意地说:“没错,我爹就是麻乡长。”

    秦俊鸟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麻铁杆说:“我想跟你谈谈关于苏秋月的事情。”

    “苏秋月?”秦俊鸟有些意外地看着麻铁杆,忽然想起来他曾在苏秋月家的院子外偷听到麻铁杆也想娶苏秋月的事情。

    麻铁杆皮笑肉不笑地说:“听说你就要娶苏秋月了?”

    秦俊鸟说:“是的。”

    麻铁杆说:“你难道不是道苏秋月是全乡人都知道的大破鞋吗?”

    秦俊鸟面无表情地看着麻铁杆说:“我知道。”

    麻铁杆说:“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娶她,这样的女人你娶回家就不怕被村里人笑话吗?”

    秦俊鸟有些不快地说:“不怕。”

    麻铁杆冷笑着说:“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想得开,我劝你一句,苏秋月这样的女人不适合你,你还是把这门婚事给回绝了吧,这样对你对她都好。”

    秦俊鸟说:“我已经跟秋月说好了要娶她,悔婚的事情我干不出来。”

    麻铁杆把眼睛一瞪,冷冷地说:“小子,你最好识相点,乖乖地听我的话,不然以后有你小子后悔的时候。”

    秦俊鸟说:“我想娶谁就谁,我娶苏秋月又没碍着你啥事儿,你凭啥跑这来多管闲事儿。”

    “你……”麻铁杆一时理屈词穷,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俊鸟说:“苏秋月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都认了,想让我悔婚,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虽然你爹是乡长,可我娶媳妇又没有犯法,还轮不着你来管。”

    麻铁杆咬牙切齿地说:“小子,看来你是王八吃称砣铁了心了,咱们走着瞧,在棋盘乡老子就是王法。”

    秦俊鸟冷眼盯着麻铁杆,说:“苏秋月我娶定了,你爱咋样就咋样。”

    “小子,这都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麻铁杆恶狠狠地看了秦俊鸟一眼,气急败坏地转身走了。

    秦俊鸟皱着眉头看着麻铁杆,看来那天苏秋月她爹说的一点也不假,这个麻铁杆对苏秋月看来也是垂涎已久,可是苏秋月好像非常讨厌他,他想娶苏秋月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秦俊鸟起了个大早,吃过早饭后,带上了一些昨晚蒸好的馒头,背上装满水的军用水壶,然后拿上一把锯子和一杆防身用的猎枪就进了山里。

    眼看着就要跟苏秋月结婚了,秦俊鸟想到山里找些好木材打几样像样一点儿的家具。

    虽然秦俊鸟没有什么钱,可结婚毕竟是人生大事,不能办得太马虎,让别人笑话。

    秦俊鸟经常进山里砍柴,所以哪里有好木材他非常清楚。

    秦俊鸟翻过了两道山梁就来到了金鸡岭前,翻过金鸡岭有一片茂密的树林。秦俊鸟曾经在树林里看到过几棵树龄至少在三十年以上的大树,因为这几棵树长在比较陡峭的悬崖边上,所以一般人就算是知道也没有胆子去砍。

    秦俊鸟打算砍两棵拉回家,虽然这些树都是长在比较险峻的地方,但是为了能把苏秋月顺利娶进门,秦俊鸟觉得自己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金鸡岭是这一带的最高的山,坡度不算太陡,秦俊鸟找了一块石头坐下,喝了几口水,又吃了一个冷馒头,打算好好补充一下*体力再上金鸡岭。

    这时,秦俊鸟忽然看到前面的树林里好像有人影在晃动,秦俊鸟警觉地拿起猎枪向树林走去。

    秦俊鸟小心翼翼地进了树林,没走出几步,他忽然看到一个人躺在一棵松树旁,这个人脸冲下背朝天,从身形上看应该是个女人。

    秦俊鸟走到这个人的身边,把她的身体扶起来,让她背靠着松树坐着,秦俊鸟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她柔软的胸脯上,这个人果然是个女人,看样子年纪不大。

    秦俊鸟趁机看了几眼,这个女人的一对肉峰非常丰满,与她瘦条的身体很不相配。她双目紧闭着,脏兮兮的脸上可能是被树枝一类的东西刮破了好几道口子,不过都是刮破了皮而已,没有什么大碍。她身上的衣服也被划破了好几个地方,里面的衬衣都露了出来。

    秦俊鸟把手伸到她的鼻子底下试了试,还好,她还有呼吸。

    秦俊鸟打开军用水壶,给女人喝了几口水,过了没有多久,女人有气无力地睁开了眼睛。她先是打量了秦俊鸟几眼,然后声音微弱地说:“你有吃的吗?给我点儿。”

    “有。”秦俊鸟拿出两个馒头递给女人。

    女人接过馒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很快女人就把两个馒头给吃光了。看样子女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

    秦俊鸟又把水壶递给女人,说:“喝几口水吧。”

    女人接过水壶,喝了两口水,然后用手背擦了擦嘴,问:“你是哪个村的?”
第17章 一定要看
 秦俊鸟说:“我是栗子沟村,不过我在龙王庙住。 你是哪个村的?”

    女人没有回答秦俊鸟的问话,她从裤兜里掏出一叠钱塞到秦俊鸟的手上,说:“这些钱给你。”

    秦俊鸟急忙把钱又塞给女人,摇头说:“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

    女人说:“你救了我的命,这些钱就算我报答你的。”

    秦俊鸟说:“我就是给你吃了两个馒头,给你喝了几口水,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

    女人说:“这些钱我不白给你,我想让你帮买些东西,然后帮我送到这里来,你愿意吗?”

    秦俊鸟想了想,说:“买东西我可以帮你,可是你一个女人在这山里头呆时间长了会有危险的。”

    女人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你只要帮我把东西买来就好了。”

    秦俊鸟说:“那好吧,你想买什么?”

    女人说了很多要买的东西,不过都是一些生活必需品,大到锅碗瓢盆,小到火柴针线,看样子这个女人是打算在山里常住了。

    秦俊鸟说:“这些东西我得到乡里去买,要过两天才能给你送来。”

    女人说:“我知道,等你买来这些东西后,就送到前面的那块石头旁,我会在那里等你的。”

    女人说完,指了指树林外的一块大青石。

    秦俊鸟看了一眼,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女人又问:“你身上还有吃的吗?”

    秦俊鸟说:“我还有几个馒头。”

    女人说:“把馒头都给我留下来吧。”

    秦俊鸟把身上剩下的几个馒头全都给女人留了下来,把水壶也给女人留下了。

    秦俊鸟说:“这些馒头你先凑合着吃,等我再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东西。”

    女人说:“你在山里看到我的事情,千万不要对别人说,我希望你能做到。”

    秦俊鸟说:“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说的。”

    秦俊鸟收好女人给的钱,沿着原路返回了家。秦俊鸟虽然在心里觉得在山里救的这个女人有些可疑,正常人谁会一个人跑到山里来,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可是秦俊鸟既然已经答应了女人就要说到做到。

    第二天秦俊鸟去了乡里,按照女人说的东西一样不少地全给她买了回来,女人一共给了他两千块钱,给女人买东西一共花掉了一千五百多,还剩下不到五百块钱。

    秦俊鸟把剩下的钱收好,把买好的东西放在了陈铁匠家,然后去了离乡政府不太远的马家羊肉馆,他想给山里的那个女人买点儿羊肉吃。

    秦俊鸟刚迈进羊肉馆就看见刘镯子正在跟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在喝酒,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看样子好像很熟的样子。

    刘镯子也看到了秦俊鸟,不过她没有跟秦俊鸟打招呼,装作根本不认识他,跟那个男人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酒。

    秦俊鸟看刘镯子装作不认识她,也没有过去跟她打招呼。自从上次钻完高粱地后,他就再也不敢招惹刘镯子了,在村里看到她都是绕道走,要是刘镯子主动跟他说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好。

    秦俊鸟要了一碗羊杂汤,又要了一斤烧卖,还要了烤羊腿和烤羊排,这烤羊腿和烤羊排是秦俊鸟给山里的那个女人买的。

    在棋盘乡这个穷乡僻壤能吃上羊肉就算是顶好的了,而且你就是想吃山珍海味,在这个闭塞的地方也没有卖的。

    趁着羊杂汤和烧卖没上来的时候,秦俊鸟去了趟厕所,在乡里的集市上溜达了半天,秦俊鸟憋了一泡尿一直没有地方撒,这回终于有地方撒了。

    秦俊鸟进了厕所,解开裤袋舒舒服服地尿了一泡,没等他提上裤子,刘镯子突然走了进来,她笑着说:“真是巧啊,每次我到乡里都能遇上你,这说明我们两个人还挺有缘分的。”

    刘镯子说完话已经走到了秦俊鸟的身边,秦俊鸟没想到刘镯子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他手忙脚乱地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这里好像是男厕所,你咋进来了。”

    刘镯子说:“男厕所咋了,谁规定男厕所女人就不能进了。”

    刘镯子说完,还向秦俊鸟的下身瞄了一眼,幸好秦俊鸟已经把裤*裆里的那个宝贝给收好了,要不然就被刘镯子给看光了。

    秦俊鸟急忙把裤子提上,然后把裤带系好,脸上有些发烫地说:“你找我有啥事儿啊?”

    刘镯子笑着说:“没事儿我就不能找你吗?”

    “当然可以。”秦俊鸟转身向厕所外走去。

    “站住。”刘镯子叫住了他。

    秦俊鸟急忙停下脚步,问:“还有啥事儿?镯子嫂子。”

    刘镯子说:“一会儿吃完饭了先别走,等着我,我们一起回村去。如果你敢先走的话,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秦俊鸟老老实实地说:“我一定等着你,跟你一起回村里。”

    秦俊鸟说完快步走了出去。刘镯子也随后跟了出来。

    回到饭桌前秦俊鸟真有些后悔了,当初他实在不该跟刘镯子钻了高粱地。如今小辫子在人家刘镯子的手里攥着,刘镯子让他干啥他就得干啥。

    这时,服务员把羊杂汤和烧卖端了上来,闻着羊杂汤的香气,秦俊鸟咽了咽口水,拿起筷子和汤匙大口吃喝起来。

    刘镯子回来后跟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又喝了几杯酒,那个男人有些喝多了,说话都不利索了,可是刘镯子却一点事儿都没有,就跟没喝酒时一样。

    在村里的时候秦俊鸟就听人说刘镯子的男人是个酒鬼,刘镯子比她男人还能喝,只是刘镯子不像她男人那样整天抱着酒瓶子喝得醉醺醺的,她是到了必要的时候才喝。

    今天秦俊鸟算是开了眼了,以刘镯子的酒量,就是那男人三个都喝不过她一个。

    刘镯子笑眯眯地看着那个男人,说:“张老板你喝多了,就不要再喝了,有机会我们以后再喝。”

    那个男人“嘿”“嘿”笑了几声,说:“谁说我醉了,我没醉,我还能喝。”

    这种情况下一般说自己没醉的人实际上早就已经醉了,这个张老板再喝下去就能醉成一滩烂泥。

    刘镯子说:“要不,我扶你去休息一会儿吧。”

    那个男人摇摇头说:“不用,我们继续喝,我就不信我一个大男人还喝不过你一个女人。”

    刘镯子没有听男人的,她架起男人向羊肉馆的后院走去。男人不想走,可是他的腿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其实他现在还能站着说话就应该谢天谢地了。

    男人在刘镯子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向后院走去,男人一边走一边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妹子,今天大哥我没喝尽兴,下次我来棋盘乡收山货的时候,我们接着喝。”

    刘镯子陪着笑脸说:“放心吧,张老板,你对我这么够意思,下次我还陪你喝。”

    男人在刘镯子高挺的肉峰上使劲地摸了两下,笑着说:“妹子,可惜了你这个好身子,你要是跟了大哥我,我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都享福。”
第18章 三个人洗
  刘镯子狠狠地打了男人的手一下,瞪着眼说:“往哪乱摸呢,要是让我男人知道了,还不骟了你个狗日的。 ”

    男人说:“你要不说,他怎么会知道。再说就凭我们俩的关系,你不会告诉你男人的。”

    出了后院有一家小旅馆,刘镯子要了一间房间,把男人扶了进去。

    没过多久,刘镯子一个人从小旅馆里走了出来。这时秦俊鸟的饭也吃完了。

    秦俊鸟付过帐后,起身说:“镯子嫂子,我们回村去吧。”

    刘镯子说:“不着急,我们说会儿话再回去。”

    “这……”秦俊鸟犹豫了一下。

    刘镯子笑着说:“怎么,高粱地都敢跟我钻,跟我说会儿话就不敢了。”

    秦俊鸟想了想,说:“好吧。”

    秦俊鸟跟着刘镯子又进了那家小旅馆,刘镯子又让开了一间房。秦俊鸟忐忑不安地跟着刘镯子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刘镯子就把外衣脱了,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说:“真热啊。”

    进了房间以后,秦俊鸟一直规规矩矩地站在门口看着刘镯子没有说话。看到刘镯子把外衣脱了,露出里面紧身的衬衣,她那对肉峰被衬衣裹得紧紧的,几乎就要顶破衬衣冲了出来。

    看到这里秦俊鸟急忙把头低了下去,此刻他真感觉到全身有些发热了。

    刘镯子问他:“俊鸟,你热不热?”

    秦俊鸟说:“我不热。”

    刘镯子说:“可能是我酒喝多了,我全身上下就跟火烧的一样热。”

    秦俊鸟说:“那我去给你倒杯凉水。”

    刘镯子摆摆手,说:“不用了。”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你找我来不要跟我说话吗,你想说什么?”

    刘镯子走到床边坐下,用手拍了拍床垫说:“你站在门口干什么,像个电线杆子一样,来,到这边坐,就是说话,咱们俩也得离近点啊,这样才能听得清楚。”

    秦俊鸟只好走到刘镯子的身边坐下,床垫很软,秦俊鸟却觉得屁股底下就跟坐着一根钢针一样。

    刘镯子看着秦俊鸟说:“俊鸟,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嫌我年纪比你大。”

    秦俊鸟说:“不是。”

    刘镯子笑着说:“那你亲亲我。”

    秦俊鸟为难地看着刘镯子说:“镯子嫂子,这样不好吧。”

    刘镯子说:“这有什么不好的,这屋里就咱们两个,你就是亲了也没别人看见,你怕啥?”

    秦俊鸟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口。

    刘镯子忽然伸手把衬衣也脱了,一个黑色的胸罩兜着她那两个浑圆雪白的肉峰,中间被挤出了一条细细窄窄的肉沟。

    秦俊鸟的呼吸马上变得急促起来,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来说,根本无法抵挡像刘镯子这样的成熟*女人。

    秦俊鸟急忙把脸扭到一边,不敢看刘镯子的身子,他说:“镯子嫂子,你还是把衣服穿上吧,你这样忽冷忽热会着凉的。”

    刘镯子伸手把秦俊鸟的脸扳了过来,说:“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

    秦俊鸟的眼神有些躲闪地说:“镯子嫂子,你穿成这样,我不能看你。”

    刘镯子说:“你都看过一次了,再看一次又能咋了?”

    秦俊鸟喘着气说:“我怕我看了会忍不住。”

    刘镯子笑着说:“你要是忍不住的话,我的身子可以给你。”

    秦俊鸟说:“镯子嫂子,还是算了吧,我没钱。”

    刘镯子说:“我今天高兴,不要你的钱。”

    秦俊鸟愣了一下,说:“镯子嫂子,我不能做对不起秋月的事情,真的不能。”

    刘镯子有些不高兴地说:“那个苏秋月有什么好的,一个破鞋值得你这么做吗?我看你真是傻透了。”

    秦俊鸟一脸认真地说:“镯子嫂子,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对,我今天给你赔礼道歉了,以后你还是别这样了。”

    刘镯子看秦俊鸟说的都是真心话,知道他是不会碰她的,她有些扫兴地说:“天底下我还没见过你这么笨的男人,活该你娶那个破鞋,你走吧。”

    秦俊鸟站起身来说:“镯子嫂子,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刘镯子不耐烦地说:“你走吧,快点走,我不想听你说话。”

    秦俊鸟推门出了房间,到了小旅馆外他才长长地出了口气,转身向陈铁匠家走去。

    秦俊鸟拿着在乡里买来的东西再次进了山,他救的那个女人果然在大青石旁等着他。

    看到秦俊鸟来了,女人笑着主动跟他打招呼说:“你来了。”

    “来了,这是你要的东西。”秦俊鸟看着女人愣了一下。

    要不是女人脸上那几道已经结痂的伤口,秦俊鸟简直不敢相信她就是那个脏兮兮的女人,女人虽然还穿着那件被刮破了的外衣,但是脸已经洗干净了。秦俊鸟发现这个女人长得非常白净俊俏,一看就不像是山里的女人。

    女人从秦俊鸟的手里接过一些零碎的东西,说:“这些东西太多了,我拿不动,还得麻烦你帮我送到我住的地方。”

    秦俊鸟点点头说:“中,你带路吧。”

    那个女人把秦俊鸟领到了树林深处的一个用木头搭起来的简直木棚前,她指着木棚旁边的一个用木头简单拼凑起来的木桌说:“你先把东西放到那上面。”

    秦俊鸟在放东西的时候向木棚里看了几眼,他发现这个女人很可能不是一个人住,因为木棚里挂着一件男人的衣服,地上还放着一双男士皮鞋。不过木棚里并没有别人,那个男人很可能是躲出去了。

    女人坐到木桌旁开始整理秦俊鸟给她买来的东西,一样一样仔细地清点起来。

    秦俊鸟把在马家羊肉馆买的烤羊腿和烤羊排拿了出来放到木桌上,说:“我们这个地方小,没什么好东西,我给你买了些羊肉,也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女人一看见羊肉,眼睛里顿时放出光来,她放下正在清点的东西,一把拿起烤羊腿大口地啃起来。

    秦俊鸟又从一个布兜里掏出几瓶果汁汽水,说:“这是果汁汽水,是我买被子时老板送的,我不爱喝甜的,所以给你拿来了。”

    女人一边津津有味地嚼着羊腿肉一边说:“谢谢你了,还能想着给我带汽水,我最爱喝果汁汽水了。”

    女人啃完了烤羊腿,又喝了两瓶果汁汽水,然后满足地打了几个嗝,笑着说:“我看了一下,我让你给我买的东西你都给我买来了,一样不少。”

    秦俊鸟说:“要是没啥事儿的话,我就回去了,家里还有活儿要干。”

    女人从裤兜里又掏出一叠钱塞到秦俊鸟的手上,说:“这些钱先放在你那儿,以后每隔半个月,你给我送些粮食和菜过来,等这些钱花光了我再给你。”

    秦俊鸟推辞说:“这钱我不能要,你给我的那些钱我还有。”

    女人态度坚决地说:“我给你,你就拿着,你以后多给我买些好吃的东西拿过来。”

    秦俊鸟没办法只好收下,说:“你想吃啥东西告诉我,只要是乡里有的我一定给你买来。”

书名:一枝红杏出墙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一枝红杏出墙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小叔子,我不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叔子,我不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小叔子,我不约目录预览:第一章盛大的婚礼第二章初进夜家第一章盛大的婚礼帝都最大的教堂里,一场恢宏而又盛大的婚礼正在进行中。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帝都的媒体界炸开了锅,夜家大少爷要结婚了,这种爆炸性的新闻,使得各家媒体把教堂围的水泄不通。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男男女女扛着摄像拿着话筒,镜片后面一双双有神的眼睛似乎在窥探着什么。然而,里面的人却连一只餐饮都不会放过,教堂里面一丝一毫都无法看到,也听不见。最外面一层保安推搡着记者,最外围的里面还有高大威武的保镖,一

  • 浮生未歇别经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浮生未歇别经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浮生未歇别经年目录预览:楔子第一章云想衣裳花想容楔子一尺深红胜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唐·温庭筠《南歌子词二首》)寒冬,西风凛冽,鹅毛般的大雪从天空中飘落,随意的散落在这繁华的街市上。今年的冬天似乎又比往年更冷了一些。摄政王府里的仆人一如既往的天不亮就开始忙碌。在摄政王府的一个比较偏僻的院子里住着他们的王妃。王府里每个人都心知肚明,这个王妃并不受宠,不然也不

  • 追爱索欢:禽性总裁难驭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追爱索欢:禽性总裁难驭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追爱索欢:禽性总裁难驭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命运安排的再次相遇第二章:被男人给带走了?第一章:命运安排的再次相遇“是她……是苏兮诺主使我们的!人也是她杀的!”“苏兮诺!我真是看错了你!你就去监狱里好好忏悔余生吧!”三年了,苏兮诺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两句如同梦魇的话。就因为这短短的两句话里,一句是绑架她的绑匪说的,坐实了她绑架杀人的罪证。一句是她最爱的男人说的,生生将她送进了监狱,嘱咐了工作人员要“好生招待”。三年了,作为杀人犯蹲了三年监狱的

  • 总裁错过不再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错过不再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总裁错过不再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和他上床了?第二章苗青和方凌宇正式交往第一章和他上床了?“轩络,今天的聚会你一定要去啊。”说话的不是别人,而是青轩络的好友,苗青。青轩络微笑,点点头。来到聚会地点。“青姐,怎么这么多人啊?”青轩络抓住苗青的衣角,因为自己实在不太适应有这么多人的场合。“哎呀,就让你平时多出来和我们一起玩,今天的聚会是我们专业的,一个专业的人当然多啦。还有,今天会来一个大人物,是个大帅哥。”苗青说完话神秘的笑了。“青姐,到底是谁啊?让你这么卖

  • 梧桐萧萧楠叶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梧桐萧萧楠叶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梧桐萧萧楠叶落目录预览:第一章昨天把自己给奉献了?第二章差距第一章昨天把自己给奉献了?卷一:楠木叶落。正午的阳光明晃晃的,秦楠叶被刺的眼睛有些疼,才慢慢睁开眼。这是什么时间了,准备转身拿手机看一下钟点,一伸手,扯得全身都酸疼得很。“嘶~”秦楠叶不禁倒吸一口气,才算是清醒了一些,这才想起,昨天晚上到底是什么个情况。昨天……似乎是她结婚的日子……昨天晚上……似乎是她洞房的日子……那现在,她旁边睡着的……秦楠叶一转头,对上身旁还在熟睡的男人的脸,好像……这是

  • 总裁的亿万小冷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的亿万小冷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总裁的亿万小冷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出卖第二章伺候第一章出卖夜晚的星空将东吴照射的更加闪耀,豪爵里面现在此刻来了几个大人物,侍者都在小心伺候着,生怕一个不是得罪了里面人物。“先生,人带到了。”一个黑衣人在门外守着,看到沈腾飞和伊紫溪便敲门道。“进来。”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当伊紫溪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阵阵浓烟扑鼻,心跳莫名加快,她不知道姑父沈腾飞为什么把她带到这里。还没等她看清里面情形,刚才开门那个男人一把拉过她的手臂,往前走着。这

  • 契约恋情:总裁老公狼来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契约恋情:总裁老公狼来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书名:契约恋情:总裁老公狼来了目录预览:第一章:意外第二章:你出去第一章:意外刺鼻的消毒水味洋溢在空气之中,苏子馨被这股味给弄醒了。她茫然地睁开眼,入目的是洁白干净的天花板。这里是……医院?脑海瞬间倒流了许多回忆,昨日发生的每一件事此时如电影一般不停地回放在脑海之中。昨天本来是她和好朋友林嘉晴去旅行,就在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涌上一群警察说是要以贪污的罪名逮捕她的父亲。“什么?!警察先生,是不是您们误会了?!”苏子馨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连声音都拔高了好

  • 契约情人:放浪总裁不二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契约情人:放浪总裁不二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契约情人:放浪总裁不二妻目录预览:001恩怨002冤家路窄001恩怨D市,一座低调的别墅之内,叶浅笑正躺在一个男人怀中。男人拥有一张完美堪比天神的脸,精致如刀刻般的五官,以及一张薄情微抿的薄唇。这个男人也是D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公子——慕谦。而除此之外,慕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身份,那便是叶浅笑的金主。因为一次意外,慕谦救了她,同时也看上了她那清纯的容貌,正好那时的叶浅笑也无处可去,更没有任何的倚靠,她便答应了慕谦提出的要求,成了慕谦的情妇。慕谦

  • 绝世鬼夫:家有灵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绝世鬼夫:家有灵妻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绝世鬼夫:家有灵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噩梦的开端第002章夜半阴婚第001章噩梦的开端不大的房间里,挂满了白色的素锦,和身上如血般的鲜红嫁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着这一切,我依旧不敢相信,我真的要嫁给一个死人。其实也不算是死人,因为它只是一个庙里的阴司。“爸,妈,我是个人,我是你们的女儿,我不要嫁!”对于这一切,我的心里充满着恐惧,看着在门口站着的父母,做着最后的挣扎。看着我伤心欲绝的模样,母亲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忍,拉了拉父亲的衣袖,张了张嘴,正

  • 总裁等我攒够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等我攒够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小说名:总裁等我攒够钱目录预览:第一章回国第二章回孟宅第一章回国“恋恋,有客人订了一束花你给送过去。”店长将花和写有地址的纸条交给恋恋。“是,保证完成任务。”恋恋将花放在自行车前面,“店长我走了。”“路上小心点。”我叫张恋恋,目前还是大学生,放假的时候出来打工赚钱。今年20岁,和孟奕帆交往三年了。打算等到我毕业了就结婚。“奕卿你看那个小妞长得如何?”坐在奕卿旁边的杜御寒指向开着自行车的张恋恋。“你如果闲的发慌,就去把昨天没有完成的方案做完。”孟奕卿看着电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