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新闻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无删节古灵郡主下山记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8 8:30:5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古灵郡主下山记

第1章 林蓉

 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地方,无论是江湖还是官场,或许一般的平民农家,都偶有传闻,这其中就包含着田海山。阅读95lady.com

 传说红国之中有一座田海山,山色怡人,四季如春。

 林蓉是红国的郡主,可没有享受过奢华的生活半日,也从不在王府居住过一刻,因为她的妈妈只不过是一个并不受宠爱的小妾。

 她自己更是被一名自称半仙的算命老道说成是,天煞孤星。

 其实他并不介意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那些都不是她所能改变的,她认为自己在田海山长大没有什么不好,虽是少了点父母的爱,可却是自由的很,如同一只无忧无在空中翱翔的小鸟。

 并且除此之外她还有很多的师兄姐妹,她的生活不孤单。

 不过林蓉明白,这样的生活注定会随着她的长大而有所变化,现如今也是该结束这样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了。

 “下了山要多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要再那么没大没小。网站http://www.95lady.com/”说是一杆自己的弟子下山,不过蓉儿的师父眼中却尽是不舍与关切。

 “我可是郡主,难道还不知道分寸不成?你想太多啦”林蓉拍了拍胸膛一副我都知道的模样,同时她也是极力的掩饰心里的不舍,强迫自己不流下眼泪。

 “就你了不起!”大师兄吴天走了过来,扬起手自己给了林蓉一当头拍,只不过眼底却是溺爱之色。

 “行啦行啦,不和你们瞎扯了,我得走了,不然啊天黑之前就到不了镇子了。”

 林蓉将包袱背好。

 “哈哈,不打自招了吧,你如果一千不曾偷偷的溜下山去,你怎能知道去镇子的路?”一个师姐讪笑道。

 “时辰真的不等人的,师父,弟子下山去了,他日有缘再见,几位师兄师姐,多保重,你们放心只要我有空就会回来看你们的。说明95lady.com”林蓉外表看上去只会淘气,但是毕竟是女子,内心深处还是潜藏着女子的柔弱的,在这分离之时更是难以控制,为了让自己不被众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林蓉匆匆道别,而在快速离开后,她有绕着小路折返了回来,在暗处看着师父和师兄师姐们,回去的身影。

 她含着泪无声地跪在地上,师父养育多年恩情之重,无以为报,如今临别理应跪拜,刚才在众人面前之所以不拜,那是因为她害怕自己会不舍得离开,他不想师父为难。

 醒了跪拜之礼,林蓉长长地呼了一口气,放下心中的不快,抬起脚步往山下而去。

 天海山并不高大也不陡峭,不过名气却是巨大很受世人的推崇,林蓉顺着山路走了大约十里地,这才走到一个小镇子当中,她身上的钱不多,不过她她无须担心,如果她算计的不错的话,不出十天就会有人前来找她,

 就算她算错了,已经到了镇子上,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是有办法让她活下去的。

 扔掉那些叫人懊恼的琐事,林蓉准备为自己的新人生做规划,吃喝玩乐那是必须的,游山玩水那是必然的,逍遥自在更是必然中的必然必须中的必需!

 在镇子上走过几条街,林蓉忽然闻到一股怪味道,这像是一个中毒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更重要的是这个气味就在方圆十米之内!

 林蓉毕竟年纪尚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立刻想要一探究竟,这中毒的人是谁?是谁给他下的毒?

 扭头四望,她找到了根源,不高当看到根源的时候,她神色一顿,竟然是一具尸体。

 那具尸体直接就被仍在一棵大树之下,没有丝毫的遮掩,可见杀人的人张狂程度非比寻常,又或者是故意这么干的。

 大树下的尸体,死亡时间大概三个时辰,应该是不久前被运送道这里扔的,目光移动,看到尸体的里面,此人的面色昏暗,唇部漆黑,而掌心与指甲之处却是诡异妖艳的暗红。95女性网

 “这是什么毒药?杂这么奇怪?”林蓉完全不在意面前的是一具尸体,蹲下身子继续检查,经过一番细细的检测,她心里得出了一个结论。

 就在她想要离开的时候,却被一群匆匆赶来的人堵住!

 “你是谁?为何在这里!”

 看着身穿衙役服装的一群人,林蓉额头黑线之下,白眼一翻知道情况不妙,虽然说是光天化日之下,但是尸体在旁边呢!

 “我是一个路人,刚路过发现这尸体,我此刻正要去衙门报馆。”

 林蓉朝着尸体怒了努下巴,可当看到尸体的时候,她的眸子骤然一缩,尸体竟然还没有僵硬!她的脸色忽然沉寂下来,陷入沉思当中。

 “此事我等已经知晓,只是还是要麻烦姑娘与我们去一趟衙门。”那人并不相信林蓉的话语,叫了个仵作先生过来。

 “陈先生,请您过来瞧瞧这尸体。”

 那被叫做陈先生的男人微微昂首,无声的抬起步伐走到实体面前,查看起来。推荐95lady.com

 “尸体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常日劳作应是平农,死因为中毒身亡,死亡时间在三个时辰前。”

 陈先生检查完之后,忽然陷入沉思,因为在检查中他发现一个不符合常理的原因。

 “陈先生?”衙役轻轻的推了推沉思的陈先生,道:“可还有其余发现?”

 “把暂时没有,先把尸体给抬回去吧,这里不过是一个抛尸的地点而已,还有需要尽快的查出尸体的真实身份,看看是否与前些日子的案子有关。”

 陈先生摆了摆手,示意众人做事。

 “这姑娘?”衙役以询问的口气道。

 林蓉嘴角弯了晚,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笨的衙役?事情不是已经明摆着了吗?这里不是毒发现场,而她区区一个女孩子能把这么大块头的尸体搬来这里?

 “姑娘得罪了,此事与你无关,你可以离开了,不过今日姑娘的所见所闻还请忘记免得招来杀身之祸。”

 陈先生显得冰冰有礼,与林蓉说完话之后,却没有立即离开而是查探起四周来。95女性网

 “我不走,你们把我带回去吧,不然的话我明天一定让全镇子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林蓉嘴角勾起,笑道。

 本来她也打算离开,可当听到陈先生话语中的凝重时,她却是好奇心作祟,想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反正她现在也没有地方可去,不如凑个热闹兴许还能有什么奇遇也说不定,师父总是说顺其自然,那她就顺其自然一次呗。

 陈先生先是一愣,随后露出莫测的微笑,便不再理会林蓉。

 “喂,你咋这么不负责?我可是都看到了,都记在脑子里了,你真的不怕我宣扬出去?”见衙役们不管她,林蓉心里有些不爽。

 “陈先生,帅哥陈先生,我可是能帮你的哦,我对毒很了解的,说不定我还能帮你查出这赌的来源呢。”林蓉把强硬的态度一换,变成软计,软磨硬破,她就不信对方不要她。

 然而陈先生只是看了眼林蓉却不再理会。

 “你不想知道尸体的手脚处的毒色为什么和脸面的不一样的吗?你不想知道他为什么死了这么久身体却没有僵硬吗?”林蓉对着陈先生的耳朵大吼,

 对方闻言,向林蓉投以惊奇的目光。

 “姑娘你……。”陈先生道:“你们几个速速请姑娘一起回衙门!”

第2章 龙岩

 经过了解得知,这个小镇名叫发财镇,此刻林蓉被请到发财镇府衙的客厅洞中,林荣锡纸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景色,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虽然并非在牢狱当中,不过周围的条件确实和牢狱相差无几,一张木床,做下去会摇晃的木桌,以及一盏乌漆墨黑的油灯。

 无聊的在房间中逛了逛,林蓉端坐在木床上,小眼珠灰溜溜的转动,脑袋里想着许许多多的恶作剧。

 她很小心的踮起脚尖,悄悄地出了房门,身子一轻,如同一只燕子一般飞过墙头,落到另一处院落当中,微微抬头一间房屋落入眼中。

 一样的府衙,不过这后院看起来确实要好的多,甚至可以说是华丽!并且在房屋的面前还有两个衙役守护,林蓉嘿嘿一笑,知道自己一定没有找错地方。

 飞上屋顶,轻轻的将掀开一块瓦片,房屋里柔柔的灯光落在她白嫩的小脸上,从此处看去,房屋之中面对面的坐着两个人,一人是今天所见到的陈先生,另一个则是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人。

 “陈先生,案子可有什么进展?”中年人的声音从地下传了过来。

 闻言,林蓉暗自窃喜,这是要说重要事情的节奏啊。

 “有些眉目,不过我不敢妄加评断,算算时间在下的好友差不多要到了,不如等他前来之后,再作计较。”陈先生打开手扇,笑道。

 “不知陈先生口中的好友……。”中年男人话说到一半,没再继续,不过其中的意思显而易见,这是在怀疑他好友的能力。

 “待人一到,大人便知。”

 陈先生犹然扇着风,完全不在意知府的怀疑。

 林蓉听到这话心里一惊,难道下面那个肥猪就是发财镇的知府大人?也不知他们在等一个什么人。

 忽然,就在林蓉好奇无比的时候,她感觉背脊一阵发凉,似乎遭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骤然回头,只见一道影子就在自己身后十米的地方正正的看着自己。

 林蓉暗道不好,迅速的把瓦片盖好,站立起来,与那人四目相对:“不知兄台是?这半夜三更的在外面可不是很安全的哦,最重要的是一不小心听了一些不该听的东西就更不好了。”

 “哈哈。”那人长笑一声,丝毫不怕被发现:“姑娘,貌似你说的是你自己吧?”

 “我……我是出来赏月的,现在月亮我看完了,不多陪了哈,拜拜!”林蓉吐了吐舌头,大袖一甩,只见书根细针从她的袖子里被甩出,接着林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迅速的飞起。

 在林蓉想来这件事情会这样了结,却没有想到身后的家伙武功并不弱,只见对方大手一挥立刻将细针给挡掉,而后迅速的发起向她追来。

 林蓉自认为武功不错,只是他却低估了身后的那人,只见那人也不立刻追上她,就是跟在身后。

 “姑娘,你身手这么普通也敢学人家做偷听贼?”

 闻言,林蓉心里一惊,一咬牙使出全力向前奔跑,只是无论她怎么努力却始终都无法甩那人。

 郁闷之下,林蓉直接又朝着那人甩出数把暗器:“轮得到你来管吗?”

 那人脚下一听,闪过暗器,却又是再次追逐了上来,如同一贴狗皮膏药一般。

 “有趣,真是有趣!”

 “又去你爷爷个奶奶,你追我做啥?赶紧回家洗洗睡吧,不然我可就报官了!””林蓉气得不行不过却不敢停下来,对方的武功不弱,她没有把我打败对方。

 “报官?好呀,下面就是官府,不然我陪你一起下去?”那人声音很冷,不过此刻话语中却是打趣的意思。

 林蓉心里那叫一个怒,可又没把握打得过对方:“你要是在靠近我,我就用毒直接把你送去阎王殿。”

 “姑娘,你就不怕闪了舌头?”那人哈哈大笑,依旧在身后跟随。

 “就算被抓也不跑了!累死我了。”林蓉直接站住,回头怒视着那人,此刻天色昏暗无法看到那人的样子,不过确实能看清大概的轮廓,这是身体壮硕的青年男子。

 “你到底要怎么样?”

 “你早该不跑了,现在你看,距离衙门这么远,又得走回去,不是脱裤子放屁多管闲事嘛。”

 男人轻笑,一双眼睛淡淡的看着林蓉。

 “你究竟是谁?三更半夜的跑来衙门是不是想要行不轨之事?”林蓉反咬一口。

 “在下龙岩,受邀过来追查凶案,姑娘你如何称呼?”男人打趣的声色以转变的礼貌起来。

 “追查凶案?你就是陈先生口中所说的人?”林蓉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真不知道说自己倒霉还是幸运。

 “正是!”男人笑了笑回答道:“先前罗费给我来信,其中提起有一个会认毒的女人,难道就是你?”

 林蓉闻言,呵呵一笑,拍了拍胸膛,道:“就是我!我叫林蓉,龙岩公子幸会”

 “有礼了。”龙岩忽然微微躬身,显现出修养气质。

 就这样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罗费正坐在衙门后院之中与知府闲聊,忽然看到两道人影走进,都露出惊异之色。

 “林姑娘与龙岩相识?”罗费意味深长的看了两人一眼笑道。

 “你若敢再多说一句,信不信我现在立刻就离开?”龙岩看见罗费的眼神,一阵不爽,因为每一次他都是这样打趣他的。

 “我们只是碰巧遇到的,先前不认识,不过现在倒是认识了。”林蓉赶忙开口道,同时也是暗自担心刚才偷听的事情败露。

 “龙岩笑了笑却是知道林蓉的用意,他将目光转移到知府身上:“这位可是发知府?”

 “是我,公子贵姓?”知府上前走来,朝着龙岩行了礼数。

 “龙,单名一个岩字。”知府礼贤下士,龙岩也是彬彬有礼,两人到显现出了几份儒雅谦让。

 “龙岩?”发知府目光一凝,大叹道:“莫非你就是江湖上传闻的神算龙岩!”

 “不才,正是。”龙岩淡然一笑:“只是那都是虚名而已,不提也罢。”

 “青年才俊!年轻有为啊!”发知府赞赏的看着龙岩,连连点头,似乎对于龙岩很是满意。

 “听起来,你似乎很有名气啊,神算不是江湖骗子吗?”林蓉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问道。

第3章 配毒

 “哈哈,姑娘你理解错了,神算之意,说的是他心算了得,料事如神!能够猜测道一些常人无法猜测到的东西。”罗费笑道。

 “这样……这样的吗?”林蓉吐了吐舌头,有些心虚的看向龙岩,刚才遇到龙岩时周围昏暗,看不清容貌,此刻灯光照耀,他的面容却是颇为俊俏,看得林蓉一呆。

 “龙公子请坐,让老夫好好的将案子的来龙去脉与你一说。”

 发知府请龙岩坐下。

 “您也请!”龙岩没有立即入座而是等到发知府入座后才坐下来,表现出内心深处的修养。

 坐下的同时,龙岩也示意林蓉坐下,林蓉也不客气,坐了下来。

 能知道来龙去脉,那可是她大大的满足她的好奇心的。

 发财镇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不过却是有着自己的繁荣,一切都和和和睦睦是一方净土。

 可就在不久之前,这个镇子出现了叫人难以想象的事情,连续地出现杀人事件,并且每一次死者都是中毒而亡,可中的什么毒药,却难以查起。

 “第一宗命案,死的是什么人?”龙岩认真而仔细的查看着暗自的卷宗。

 “是刘府的独子,龙公子你有所不知,刘府可是咱这里的富贵之家,可惜唯一的儿子却这样去了。”发知府话语中全是惋惜之意。

 “但我听说,刘府发家之道有些不太光明,原本他家很普通,坐着茶叶生意,不富不贵,可近来也不知是走了什么样的好运气,忽然就发了财,起了宅子,还扮起了钱行的生意。”

 龙岩微微昂首,又问:“那刘家可与什么人发生过矛盾?做生意的难免会与他人有些磕磕碰碰,相信很容易与人发生矛盾。”

 发知府微微沉思,脸色怪异,道:“话虽如此,不过镇子并不大,大伙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就算有冲突也不至于要了人命啊。”

 “陈先生,能问你个问题吗?”林蓉开口向罗费问道。

 罗费先是茫然,而后露出笑容,点头。

 ”你是衙门的仵作?“从一开始林蓉看到罗费就非常的好奇,只因为知府对于罗费的态度并不像是上下属的关系,知府对于罗费更是有着恭维的态度在其中。

 她的问题一出,罗费没回答,倒是龙岩开了口:“姑娘你是刚出江湖吧?连民医罗费都不知道?居然还问他是不是衙门的仵作?”

 林蓉一副茫然状:“什么民医?没听说过呀。”

 “你赢了。”龙岩竖起大拇指后,又继续埋头看卷宗了。

 后来倒是发知府给林蓉解释了一番,原来罗费并非是衙门的仵作,而是听说了这里发生命案才赶过来帮忙的,再者罗费在江湖上的名气极其响亮,专门做善事,查大案。

 听完,林蓉这才恍然大悟。

 “如此说来,陈先生的名气还真不小啊。”

 “虚名而已。”罗费谦虚的摆了摆手。

 “第二宗命运的死者是沈老板?开钱庄的?”龙岩似乎看到了什么端倪再次问话。

 “嗯,是的。”

 龙岩若有所思,接着将目光看向罗费。

 “你查得出死者身上所中何毒?“罗费眉头一压,摇了摇头,死者的死状让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他将目光投向林蓉:“林姑娘或许能给出答案?”

 林蓉一愣,随即开口道:“很可能是火毒和冰毒的合成毒药。”

 “冰毒火毒两种混合体,罗费也是有所考虑,但是这两种毒物,独特非常,冰火交加放到一起,很可能会相互抵消,若是按照平常,两种毒物是不会引发中毒身亡的。”罗费摇了摇头,否定道。

 “这未必啊,冰毒和火毒,单方面看的话,和你说的一样,不过要是放在一处地方,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可惜的是这两种毒药很难找,不然试一下就件分晓了。”林蓉托起下巴,认真道。

 “我认为林姑娘说的不错,罗费你可能配置出来冰火二毒?”龙岩看着林蓉,眼里闪烁着耐人寻味的光芒。

 “有些困难。”罗费道。

 冰火二毒是秘制之毒,根本不是一朝一夕能够配置出来的。

 “这有啥难的?我能做。”林蓉咧嘴笑了笑,在山上的时候,她就喜欢玩这些东西,兴趣所致她的用毒制赌能力也是非常的高超的。

 “你能配出?”三人同时惊奇的看向林蓉。

 “也……不一定可以配出来,我试试,试试!”林蓉吐了吐舌头,她也是不敢把话语说得那么满,说得难听点,要是他们怀疑是她杀了人那咋办啊?

 而后,林蓉把一些如何配置的打算一一的给三人讲解,精确到丝毫的药粉用度,听的三人连连称奇。

 “林姑娘的方法真是独到。”龙岩仿佛第一次见到林蓉一般,上下打量。

 “这让在下不禁好奇,究竟是何方宝地养育出了林姑娘这样的奇才?”

 “我啊?田海山啊,不过你们可能不知道。”

 林蓉笑道。

 “田海山?林蓉?”知府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双大眼直直的看了林蓉好一会儿,接着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下官叩见平通郡主!”发知府突如其来的举动,不仅让林蓉目瞪口呆,也让其余两人面色怪异。

 “知府大人,你咋跪下了呢,快起来。”林蓉赶紧把知府扶起。

 “您不恕罪我就不起来。”知府有些惶恐,前些日子,平通王爷就发现令来,说近日可能平通郡主会从田海山下来,让他看到了,好生照顾,可他却让郡主居住那破旧的客房,如此一想,知府浑身都在颤抖。

 “你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我就恕罪。”林蓉眼珠子一转,问道。

 知府维诺,迅速将原因说出。

 原来平通王爷不知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知道她下山,而后通知了周围的所有官府让官府的官员看到她后,就对她好生的照顾。

 “平通王爷?他怎么知道我下山的消息?”林蓉看向罗费和龙岩:“你们知道这个什么平通郡主?”

 “听过一点。”罗费道。

 龙岩也是点头,算是回答。

 “我困了,你们继续,我回房去了。”林蓉咬了咬唇,心里有种怪怪的酸。

第4章 异动

 半夜,林蓉来到了罗费和龙岩的房间。

 刚进门,就听到,龙岩讽刺的声音:“林……哦不,应该称作平通郡主才对?”

 “随便你叫,姓名只不过是一个称呼,叫我啊猫,啊狗都行。”林蓉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同时毫不客气的直接坐在两人的面前,似乎不为那些繁文缛节,所拘束。

 “不知林姑娘这么晚了还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罗费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我很疑惑,我虽然没当过郡主,可听起来似乎郡主的身份似乎不低把?可你们两个怎么听了之后,却反映不大呢?”林蓉低声说出了她的疑惑。

 “郡主地位高贵,不过那是朝廷之中,与我等这些江湖人士,毫无关系,你难道指望一个江湖人跟你行礼?”龙岩冷冷道。

 “龙岩你吃炸药了?这话我怎么听起来那么不舒服呢?是话里有话吧,我也没得罪你吧?至于这么讽刺我吗?”林蓉咬了咬牙,小脸有些微红,颇为气愤。

 “你是郡主,我们是平民,不敢,不敢!”龙岩依旧是冷冷冰冰,讽刺道。

 “虽然我是郡主,可我也是人,先不说我没当过一天郡主,就算我当过,你以为是我愿意的吗?我能决定自己的父母是谁吗?"林蓉说着,带起了哭腔,盈盈的眼泪从眼眶中滚动而出。

 见此,龙岩到喉咙的反驳又给吞了回去。

 林蓉说的很对,她确实是无法选择父母的,他这样的责怪有些过分了。

 “大家都退一步吧。”罗费道。

 两人闻言,都低下头,龙岩也不再言语,。

 “林姑娘,我与龙岩因为一些事情与朝廷不和,而听说你是郡主,也就自然而然啊的有所牵扯怪罪,还请姑娘海涵,在下在此向你道歉。”

 “我不是怪你们,其实我并不喜欢所谓的朝廷,更加不喜那个什么垃圾平通郡主的称号,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在王府呆过一天,只因一个算命的说我是灾星。”

 林蓉对于郡主这个号称一项不削一顾,这虽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和朝廷站在同一个位置上的!

 “龙岩号称神算,不如你帮我算算吧,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是灾星。”

 “不算!即便是神算也无法断人命运。”龙岩瞥了眼林蓉,道。

 “那是你的能力不够吧!”林蓉撇了撇嘴,算不都是算嘛,为什么别人能他就不能?

 “对牛弹琴!”龙岩冷哼一声,气鼓鼓的不再言语。

 “你要是不懂直接说就好了,我只是问问而已嘛,我不会因为这个而看不起你的,你放心好了。”这龙岩怎么小气的跟个女人一样?

 罗费在一边偷乐,对于两人的对话笑而不语,实则心里感叹,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我懂不懂,你能知道?无知女人。”龙岩本已经无言,可实在受不了林蓉的连续炮轰,于是反驳道。

 “你不懂!你就是不懂!怎么了?难道你要杀了我不成?”

 跟她比不讲理?还差得远呢!

 “行啦,照你们这般争吵下去,恐怕再给你们四辈子也不一样的能说到重点。”

 罗费打断两人的争持。

 “那我就不客气的直说了。”林蓉知道面前两个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平通王爷既然知道我的所在想必不久后就会来找我,说实话我并不想去王府,我喜欢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林蓉低着头装出一副可怜的模样,而事实上她也确实可怜。

 “和你说的若是一样,那么郡主高贵的地位,不是正好弥补你这么多年的创伤吗?”

 罗费道。

 “不!我向往的是和陈先生一样的生活,江湖的生活!救死扶伤,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做一只空有翅膀,却身在金丝笼里的金丝雀!”

 林蓉几乎是在嘶吼,吼出她的心声。

 这话落入耳中,罗费不再言语,只是点头微笑。

 “你叫他陈先生,可你却直接叫我的名字?要知道我的名号在江湖上可是比他大多了。”龙岩似有些争锋之意。

 “你也就一个算术的。”林蓉低声嘀咕道。

 “我是神算!神算你懂吗?说的是我料事如神!”龙岩语气中带着几分怒意,你可以怀疑我人格,但是绝对不能怀疑我的能力!

 “陈先生,你能帮我吗?我真的不想去当牢笼里的金丝雀,我要做翱翔天际的小麻雀!”林蓉无视龙岩,将目光看向罗费。

 “你听见我说话没有?”龙岩对着林蓉的耳边大吼。

 林蓉虽然是反感,不过此刻有求于人,她也就忍了下来,继续无视龙岩,再次对罗费道。

 “陈先生,你是不是有什么担忧?你可以说出来,我和金百分之两百的努力配合你。“这是自由的钥匙,她必须牢牢抓住!

 她知道面前这两个人,比看起来更要深,如果能求得他们的帮助,那她绝对不会成为牢笼里的金丝雀。

 罗费微微压下眉头,有些为难:“刚才罗某的话语以已经很清楚,罗某不想与朝廷有任何的接触。”

 “那不是刚好吗?刚合适啊,我们一起远离朝廷!”林蓉使劲浑身的气力去说服对方。

 “我所指的不是这件事情,往后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林姑娘可得多多宽容一些。”

 “这么说你愿意帮助我!”听出了对话话语中的意思,林蓉一阵兴奋。

 “我……同意。”一直念念碎碎的龙岩发表了意见。

 “谢谢!陈先生你真是大帅了,太好了!”

 林蓉蹦跳起来,口中全是感谢罗费的话语,完全的将龙岩给忽视掉。

古灵郡主下山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古灵郡主下山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健康体育旅游母婴推荐

  • 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9章(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

    原标题: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9章(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小说名称:一婚到底:暖妻宠上瘾第9章璟少的女朋友周一。温暖一大早走进公司,本以为会立即被温梦琪刁难,却不想踏进办公室的那一刻,就被里面一群叽叽喳喳的同事惊住了。“哇!妍姗真的是太美了!女神终于回国了!想念想念啊!”“妍姗不仅人美而且演技好,她如今可都已经拿下三个国际影后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偶像啊!”“哎,这样优秀的妍姗,也就只有璟少能够配得上了,你们看这张照片,妍姗和璟少双眼对视,天哪,我仿佛都能够看到之间的浓情蜜意!他们可真是般配啊,简直是天

  • 轻舟已过万重山9章(第九章 轻语的目的)

    原标题:轻舟已过万重山9章(第九章轻语的目的)小说名字:轻舟已过万重山第九章轻语的目的慕轻舟睁着眼睛一直到了黎明时分,几个宫人打开大门给她梳洗一番,随后将她拉到了慕娘娘的寝宫门口。远远的,里面,传来慕轻语的娇喘声音。“皇上,人家还没有坐完月子你就这么着急,哎呀,你弄疼人家了。”慕轻舟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声音面如死灰。她早就知道他喜欢的人是慕轻语,哪怕是阴错阳差,他喜欢的还是那个成天装作白莲花的女子——慕轻语。刑重山给她按开了肩胛骨的经络,笑道:“最近不给你揉揉,你就发脾气。”“人家生了战儿之后就一

  • 傅少的亿万甜妻9章(第9章:这就要哭了?)

    原标题:傅少的亿万甜妻9章(第9章:这就要哭了?)小说名称:傅少的亿万甜妻第9章:这就要哭了?但一想到刚才傅斯寒那将近杀人的眼神,她只好忍住了伸手去挠后背的冲动,双手平稳地放在膝盖上,咬着下唇一直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就在顾清歌觉得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段手机铃声在狭隘的空间里显得很突兀,顾清歌身子一僵,这好像是自己的手机铃声。冷不防的,傅斯寒的眸子睁开,顾清歌登时感觉周围的温度下降了些许。他醒了……顾清歌僵在原地不敢动,两人就这样僵持了好半晌,傅斯寒扭过头看向

  • 总裁的亿万小妻子9章(第九章:讲坏话)

    原标题:总裁的亿万小妻子9章(第九章:讲坏话)小说:总裁的亿万小妻子第九章:讲坏话归山的落日,散发柔美的光芒,既不强烈,又不刺眼,十分温暖。司徒雅结束了学校的工作后回到婆家,偌大的客厅里空无一人,她直接上了楼,推开上官驰卧室的房门,径直朝她的密室走去,走了一半忽尔停下脚步,视线往右一瞥,顿时无语了。上官驰竟然真的命人把床给换了,昨天还是白色的床黑色的床品,今天就换成了黑色的床白色的床品,她围着床转了三圈,想破了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男人讨厌女人讨厌到这种程度……就算她碰了他的床,

  • 我曾爱你如命9章(第9章 我被学校开除了)

    原标题:我曾爱你如命9章(第9章我被学校开除了)小说:我曾爱你如命第9章我被学校开除了她简单地收拾了一点东西,她画的漫画,一些证件,用纸箱装着,抱着纸箱,趁着天黑,离开学校。天下起了大雨,她撑着伞,摸着黑,往学校外去。刚出了宿舍区没多远,一群女生突然出来,有人拿着钢管,围住了她。“就是她,被包养的贱人,我们女生的名声都被她败坏了。”“给我打,打死这个贱人。”“砰!”一根铁棒落在她的背上,她倒下,白色的伞落在一旁,纸箱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摔出来,落在水里。钢管,拳头,脚……像雨点一样落在她的身上,

  • 萌宝暖暖爱9章(第9章 不同的生日)

    原标题:萌宝暖暖爱9章(第9章不同的生日)小说:萌宝暖暖爱第9章不同的生日江漓那张期待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他透着窗户看向外面,发现这里比仓库还要难逃跑。饭菜很快就送进来,江漓像一只小仓鼠一样吃着饭,一边瞄向钟表,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她的妈妈一定急坏了,他吃饱了就想办法逃出去。江晚吟进去洗碗,谢焱熙一个人在家里随便的转了转,虽然不是很大,却很是温馨,和他那永远只是冰凉的家不一样,他好羡慕她真正的孩子。转着转着,他看到了桌子上面摆着相册,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的瞳孔猛的一收。这个孩子怎么和他长得一样

  • 三界第一妃9章(第九章 少主溟寂)

    原标题:三界第一妃9章(第九章少主溟寂)小说名:三界第一妃第九章少主溟寂因为青黎的声音太大,一梦怀中的小狐狸都有些炸毛,一梦赶紧将小狐狸放在自己的床上,拿过被子给它盖好,这才转头看着瞠目结舌的青黎道,“你这么大声干嘛?去灵泉有什么好惊讶的。”只见青黎一脸惊喜和震惊的表情,好半晌,她这才努力的咽了口口水,然后冲到一梦面前,一把拉住她的手,虔诚的道,“姑娘,你真是一颗福星!”一梦被青黎说的云里雾里,她眼中带着一抹警惕,似笑非笑的道,“青黎,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青黎回过神来,压抑着兴奋的心情,“我

  • 妃凰纪:锦绣嫡女9章(第9章 楚墨宸)

    原标题:妃凰纪:锦绣嫡女9章(第9章楚墨宸)书名:妃凰纪:锦绣嫡女第9章楚墨宸将军一步上前来,伸手就掐向云锦绣的脖子,云锦绣抬头看着他,他的手停在她的脖子前。“小庄,不得无礼。”慕先生忙制止身边的将军,“云大小姐是云将军的女儿。”小庄这才收回手,不是因为云锦绣是云将军的女儿,而是眼前的少女,没有任何威胁,反而让人感觉安心,好像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情。慕先生向云锦绣行了个礼,“原来云大小姐,失礼了。”“幕先生客气了。”小庄抢先一步问道:“你叫那个少年墨宸,他可是楚帅府的……”他的声音哽

  • 余生皆赠你9章(第九章。你叫傅伊?)

    原标题:余生皆赠你9章(第九章。你叫傅伊?)小说书名:余生皆赠你第九章。你叫傅伊?王梓见自己的动作被躲过去了,当下脸黑了,这有点丢人啊。“有本事你别躲!”“我不躲?我是傻子么?”傅伊平静的反问。“你!”王梓又想发怒,还是旁边的人拉着他。“别闹了,被人看笑话。”王梓愤恨的想着,甩开了拉着他的人,撂了一句:“你给我等着!”傅伊看着王梓带着愤怒离开,而王梓离开以后,原本围着她的人,也都离开了。略微无奈。无心跟人争执,然而矛盾自己上门。傅伊摇头,自己找了个角落休息。这时候,有个人,自己走到了傅伊的面前。

  • 绝品隐龙9章(第九章 你是不是想死?)

    原标题:绝品隐龙9章(第九章你是不是想死?)小说:绝品隐龙第九章你是不是想死?乔治顿了顿,眼里出现一抹愠怒,随即声线平缓的说道:“没错,比起罗斯德家族我们确实不如,你们开的条件也确实非常高。”“但是你以为罗斯德家族会和一个小小的魅勋合作吗?罗斯德可是欧洲古老的大家族,无论财力物力都远远强过魅勋,差距可谓是云泥之别,你们有什么资格和他们说合作?”一番话虽然很刻薄,但林音涵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魅勋不过是一个华夏的二流企业,与卡特家族都有很大差距,更别说一个一线的古老家族了。换句话来说,就算罗斯德